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少年文学 > > 八
文 / 宋美凤 更新时间:2012-4-10 9:33:11
 

大学的最后一年即将来临。

翟一明回来过暑假。

他已经逾越了异国生活最初的不适,举止越来越潇洒,面相多了几分挺拔英伟。

看,这就是人的适应力,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变迁。

很多你以为永远不会变的东西就那样慢慢地变得面目全非。

嘉宝摸摸他的脸,百种滋味涌上心头,说出来的是:“好帅好帅,放出去真不放心。”

眼前的翟一明眼睛里多了一些层次,脸上长了些许胡须,凑上来扎得嘉宝生疼,嘉宝尖声求饶,心里却是甜的,甜得快要落下泪来。

怕不怕突然失去他?

真是怕得要死。

嘉宝和一明吃晚饭,他一口一口地喂她吃,她突然发问:“一明,假使有一天我变得面目全非,你还会不会爱我如今天?”

一明答:“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嘉宝泪如雨下。

她想,这一辈子,只要有他,什么样的命运她亦可以承受,她亦不会有怨言,因为,她已经获得了最佳补偿。

一明摸摸她的脸,目光看到她眼睛的深处:“放心,我不会变。”

那时那刻,电话响起,是林千千找她,叫她回她家取鞋子。

她立刻站起来。

一明心疼她,说:“吃完了再走。”

嘉宝急急回答:“没有时间。”

一明说:“我送你。”

嘉宝点头。

匆匆赶往广告拍摄现场,临下车时,一明突然问一声:“嘉宝,工作真的有那么重要?”

嘉宝一怔,随后“嗯”一声,然后下车,和一明挥手告别。

他也许不能明白的,她亦不能要求他明白。

看,这就是她和他之间的界限。

他们的界限开始渐渐浮出水面。

一明默默注视女友匆忙的身影,突然觉得一阵心疼。

那么瘦弱的一个人,却要承担那么多。

他虽然不能明白她的世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至关重要的是,他非常确定,他爱她,他愿意付出努力理解她。

一瞬间里,他决定去看看她的工作。

不出所料,那是一个俊男美女的世界。

喧哗,热情,靓丽。

嘉宝正站在林千千的旁边,动作敏捷地伺候着那位骄傲的女皇。她小心翼翼,任劳任怨,扮足了一个灰姑娘的角色。

聚精会神服侍女皇的嘉宝并没有发现一旁站着的男友。

有人突然对翟一明说:“你是林千千影迷吧?我们已经尽力封锁消息了,你们这些铁杆粉丝真是有办法。”

一明莫名其妙,但并不打算解释,笑了笑。

男孩又说:“只要不拍照,不抢上前去签名,你就待在这里吧。”

一明回他一个感激的眼神,朝他点头。

在他的眼里,全世界的女性都没有嘉宝美丽,他的眼睛永远只能被她吸引,虽然她只着一成不变的粗布裙,白T恤。

这天,他在楼下的车子里等嘉宝到晚上十点多,第一次学会了抽烟。

等到几乎所有的人都离去后,瘦小的嘉宝终于出现在楼前,苍白着一张脸站在路边茫然四顾。

一明下车,走过去接他的灰姑娘。

嘉宝看见一明,惊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泪盈于睫。

那时那刻,她以为上天待她不薄。

在车上,她靠在一明身上,缓缓说出:“无论以后怎样变化,我会记得你曾经对我这样好,我会始终感激你。”

一明不语,握紧女友双手。

隔一会儿,他问她:“快要毕业了,要不要读研究生?”

嘉宝一怔,困惑话题的跳跃性,没有做声。

但她立刻意识到:他怕她会离他越来越远。

最终,她轻声说:“还没有考虑。”

一明突然发火:“马上要毕业,每次问你,总说没有考虑,那你说个时间,什么时候考虑?”

嘉宝吃惊。

记忆中,他对她从来没有发过火。

也许,他们的世界真的开始分道扬镳了。

“你说啊?”他穷追不舍。

嘉宝张张嘴,最终又闭上。

叫她怎样开口?

对她来说,从来都是,只有眼前。

但是,也许,是该面对现实了,嘉宝想。

“我不可能继续升学。”嘉宝平静地说。

“为什么?”他极力压住胸中怒气。

车子缓慢行驶在公路上,灯光明明灭灭,他们的脸在夜色中忽隐忽现。

嘉宝突然很想笑,又很想哭。

为什么?明知故问。

“我没有钱,我要还债。”她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叫人简直以为她是在说别人的事。

一明突然长长叹一声气。

这句话让他想起了往事。当年,他第一次约她吃饭,她也说:太贵了,我买不起。

刹那间,他完全理解了她。

他腾出一只手,无比怜惜地摸摸女朋友的脸:“嘉宝,有我在,让我帮你。”

怎么帮?

他不过是一个学生,吃喝都要向家里伸手。

嘉宝不说话,许久,她听见一明说:“嘉宝,你毕业后,我们就结婚怎样?”

一时间,嘉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结婚?那是一个离她多么遥远的词汇。

况且,怎么可能?

首先,他的父母就站在路中央,高高举着“此路不通”的牌子;其次,结婚真的能解决她的问题?她表示怀疑。

但是,嘉宝的一颗心感动得无以名状,她泣不成声。

她是那么感激他。

他那么诚心想要帮她,想要照顾她。

可是,她不配。

一明一时间手足无措,絮絮叨叨地安慰:“嘉宝,不要哭,我再也不对你发火,嘉宝,不要哭,一切有我在。”

可是,嘉宝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落在他的衣服上,脖颈上,手上。

然而,一明已经准备将这件事情落到实处。

几天之后,在客厅里,一明鼓足勇气向父母摊牌。

他坚决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要与嘉宝结婚。

末了,他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应该由我自己来决定,我希望爸妈能支持。”他一脸倔强,首先表明了对立的态度。

他的父母面面相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快。

好厉害的女子。

从小到大,儿子还不曾顶撞过他们,这一次,竟然为了一个女孩子来和他们叫板。

父母双双咽下一口寒气。

客厅里一下子陷入寂静。

母亲冷冷问一句:“养你这么大,这就是你报答我们的方式?”

这句话一出口,一明已经气馁。

他一向孝顺,在亲戚里,以尊老爱幼闻名,又是独子,对父母的感情似海深,最怕父母伤心。

看到母亲失望的一张脸,他道歉的话已经到嘴边。

 

这时,电话铃响起,是嘉宝。

他立即出门。

这一日的嘉宝,漂亮得不似真人,看得出来,她特意地打扮了自己,穿了有明黄小花的裙子,头发披散开来,眼睛乌亮发黑,皮肤白皙透明,真像广告画册里走出来的人儿。

见了一明,嘉宝兴冲冲地晃晃手中的相机:“你快要回美国了吧,和我多拍点照片吧,否则,我会忘了你。”

一明看她难得好兴致,立刻努力配合。

可是,她那么高兴,让他感到隐隐不安。

坐下来喝水的时候,他闲闲问一句:“你是怕再也见不到我吗?”

嘉宝对着他调皮地眨一下眼,表情天真烂漫,四两拨千斤道:“这么帅,不多拍点,太暴殄天物。”

他怕她心有不安,立时说出压在心底的承诺:“嘉宝,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不会让你……”话还没有说完,嘉宝已经用手轻轻堵上他的嘴,一脸笑容,说:“好端端的,做什么承诺,我又不是不相信你。”

一明一颗心终于落地。

嘉宝聪明明敏,第六感极强。

果然,那次的见面竟成为诀别。

谁等谁都是错,有缘自然会走到一起。

那年夏天,天气出奇热,嘉宝完全失去了爱人的消息。

嘉宝没有落泪,她甚至也没有主动发一封邮件来问问为什么。

有朋友这样评论她:小小年纪,有这样的克制,还怕有什么事情做不成。

她只是越来越沉默,她只是在一个夏天里瘦得形销骨立。

当她背着包裹回到老家时,妈妈突然泪如雨下,她说:“嘉宝,苦了你。”

嘉宝苦涩地笑笑,并不说什么。

可是,她对他究竟还是恨不起来。

可是,他就这样辜负了她?事实上,是的,但是,事情有些千回百转的曲折,也许不重要,但,这就是人生。

 

那年夏天,翟一明的父母去美国看他。

一明父母的老同学邀请两人参加家宴。

在那次家宴上,翟一明认识了她。

她叫孟佳凝,有长长的黑发,有阳光一样的明媚笑脸,有一双雪白的双手。还有,出生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那时那刻,他并不知道,那是一场事先安排好的见面。

起先,他反抗,斩钉截铁地告诉父母:这个世界上,除了嘉宝,我谁都不爱,我只要嘉宝。

可是,事情的关键之处在于,孟佳凝对他一见钟情,而且,她也是个不认输的女子。

聪明的孟佳凝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逼迫,只能等待转机。

她愿意等待转机,因为,她确信她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已经现身,而且,就是翟一明。

然后,转机来临了。

翟父的胃病突然发作,住了医院。

医生诊断,如果不能很好控制,会有引发胃癌的危险。

听到这个消息,翟母在一夜之间老去十岁。

一明是个独子,从来没有想过父母有一天会离他而去。可是,刹那间,孤独感浸入心脾,他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很多。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突然醒悟,原来,人生还有很多的责任需要尽。

父亲的重病成全了他的成长。

他知道了妥协。

那个时候,他的课业最最繁重,每天在学校和医院之间奔走,要照顾父亲,要安慰母亲,整个人心力交瘁。

孟佳凝抓住机遇,爱屋及乌,默默帮他。

这个聪明的女孩,知道如何攻心。

她每天往返于医院,做了一切该由他做的事情。

父亲对这个未来的女医生,深觉称心如意,每每提及,满心满口都是感激和欢喜。

翟一明也真心感激她。

他知道,她一个读医学院的研究生,不见得会比他有时间。

孟佳凝有勇有谋,能够成功,也属意料之中。

尤其是,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他所有科目统统拿下,而一向优等生的她竟然挂科两门。

但是,她的高明之处还在于,她不说。

直到有一天,一明发现她无意留在医院厨房里的挂科通知单。

翟一明先是惊,然后是深深的歉疚感。

他找到她问:“会不会影响毕业?”

她微微一笑,举重若轻,说:“放心。”

他自幼生活一帆风顺,从未陷入困境,也从未体会别人为他牺牲,一时间感动的眼睛快要湿润,尽量克制情绪,问:“为什么?”

她的一张笑脸立刻迎上来,头一歪,调皮地说:“为你。”

他的一颗心开始微微牵动,又问:“值得吗?”

她轻松答:“我觉得值得就值得。”

多么爽朗,多么肯定,多么坦白。

嘉宝从不这样,那时那刻,他不由得在心里做了对比。

可是,还是不能代替嘉宝的,全世界的漂亮女孩子都不能代替嘉宝,因为全世界只有一个嘉宝。

遇到事情,他想说话的人只有嘉宝一个,让他心痛的人只有嘉宝。

可是,他开始找不到嘉宝。

在他需要她的时候,他总是找不到她。

他并不知道,她正在努力寻找存活之道。

毕业马上来临,嘉宝加入了找工作的大军。

可是,没有工作能让她在还债的同时,还能在这个大都会存活下来。

她看不到前途,感觉到了生存的困难。

于是,她改变初衷,决定做林千千的专业助理。

她在这个缤纷的城市里找到了一处地下室,没有窗户,十平方米,省下的所有薪水都打入那个神秘的账户。

一明找不到她,还有一个原因,他住在高层公寓,而她住在地下,祖国的电信事业不能被爱情所打动,他们总是接不到彼此的电话。

夏天终于熬过去,那间小小的地下室冰冷如地窖,嘉宝经常彻夜无眠。

姐姐打来电话安慰嘉宝:“一切会好的,阳光总在风雨后。”

嘉宝对着天花板发笑,“为什么生活越来越不堪,与我的想象差好远好远。”

姐姐苦涩地回答她:“是我们想的太好了……”

可是,差距之大太让嘉宝灰心,她一时悲从中来,不能说话。

秋天的一天,是一明的生日。

嘉宝一直等到半夜2点,想在12点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电话通了。

“啊,嘉宝。”一明失声。

不仅仅是惊喜,准确地说,是惊诧。

紧接着,嘉宝听到了女生的声音隔着遥远的空间传过来:“一明,一明,咖啡杯子在哪里?”

嘉宝的一颗心瞬间碎成无数片。

大颗泪珠汩汩流下。

电话两边的人一时沉默。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嘉宝听到电话里一明喃喃的声音:“嘉宝,我是爱你的,可是……”

嘉宝情不自禁道:“我要挂了。”

 

最好最好的,最珍贵最珍贵的东西,她没有看好,她失去了。

从此,一切已经无所谓。

那天晚上,嘉宝蜷缩在床角,裹紧被单,上下牙齿一直在打颤。

她以为她不会再有第二天。

她生命中唯一的安慰已经失去,生活露出了满目疮痍的恐怖现象,年轻的她被吓到了,怕得要死。

她以为,早死早超生。

可是,毕竟年轻,还有很多契机。

第二天,一个电话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将她从茫茫无别的绝望情绪中捞上了岸头。

是债主来催债,他们恐吓说,如果再收不到本月的还款数额,她就再也不可能看到哥哥。

嘉宝立刻应声,上午就去汇款。

无论如何,家人还是她的牵挂。

 

 

 

 

 
上篇: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74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