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少年文学 > > 离家出走的恐怖经历
离家出走的恐怖经历 文 / 周博文 更新时间:2012-4-13 10:55:09
 

离家出走的恐怖经历

要说这几天麻老太对球球小姐的冷待,那可真让人伤心。麻老太的那番话,彻底戳破了球球小姐敏感而又脆弱的内心。

事实上,至少有三天,球球小姐没有和自己的妈妈说一句话。

小宝,我想也许是小宝让麻老太再一次发现了母爱的伟大。球球小姐在屋里生的闷气,我敢说,麻老太一定也知道,但麻老太并没有做什么增进她俩感情的事情。

“你一点也不像我……哦……瞧你那丑样子……哪有一点像你美丽的妈妈……而你……任性……骄纵……不如趁早把你嫁了出去……老油条是不错的人选……哈哈哈哈……老油条将是你的丈夫……我的女婿……哈哈哈哈……”我敢说,这几天,我们亲爱的球球小姐已经出现幻听了,好像在房间里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时刻都飘荡着麻老太的话……

球球离开家的时候,只带了一瓶她最爱吃的香油。亲爱的球球小姐三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哦,天哪,至少瘦了三圈,她现在可一点都不像麻球,倒像块饼干了。

现在球球小姐的样子,真让人心生怜悯,唉,她那黑黑的眼圈,肿起的大眼泡。她出门的时候,就连平常天天要戴在头上的油菜花发夹也没戴上。我的天哪,现在的样子,根本无法让你相信你看到的是之前认识的那个球球小姐。

临行之前,球球还挨家挨户,道别。但她可没向任何人透露,她要开始流浪的信息,她只是跟所有的朋友见了最后一面。

“哦,球球小姐,你怎么会光临寒舍,我看今天太阳一定是打西边出来的,或者,事实上,我现在在做梦。”洋葱头并没有正眼瞧球球小姐,只是自顾自地往身上喷着防止生虫的药水,“我想球球小姐你该不会是想要我点什么东西吧,洋葱须?洋葱酱?哦,我想我是不会给你的,要知道,我自己还不够用呢。”

在洋葱头帆帆家的隔壁,没错,我说的就是那个绿色塑料盆,住着黄瓜青青女士。

麻老太为了得到更多的黄瓜胶囊和黄瓜片,总让球球认黄瓜做干妈,但事实上,球球这个孩子从来不听麻老太的教唆,连声阿姨也没叫过。

青青,我想她一定还在敷着面膜呢。事实上,她一天到晚脸上都贴着黄瓜片。看见麻球小姐,青青连忙把黄瓜片从脸上扯了下来迅速地塞进枕头里,她心里一定在想:这个该死的麻老太,一定又是派她来取黄瓜片了,哦,我不能再给她们了,是的,我想我储存的这些还不够过冬呢,绝对不够。

“那是谁啊,麻球小姐?”青青从床上直起身子,走到门口,“哦,你的脸色,哦,这是怎么了?球球,我想……其实……也许……一定……你的皮肤缺少水分了,哦,你一定要多喝水,我可怜的孩子。事实上,你的年龄太小,皮肤太嫩,你不适合用任何的护肤产品,你知道吗?包括所有的面膜。哦,我可怜的孩子,你要是要水的话,我想我家里还有几桶可

以给你的。”

“我妈妈……妈妈……她……”球球小姐本想诉说一点心事的,毕竟,在整个铺子里,就还算青青和麻老太走得近些。

“哦,不。”青青女士突然表情凝重,然后又迅速地放声笑了出来,“哦,孩子,我想说你妈妈也不需要。要知道,现在是秋季,水分流失得太快,其实,最好的方法是——喝水,这样做不仅能让皮肤拥有充足的水分——像我这样滑嫩嫩的——这也是最安全的美容方法,对的,只需要喝水,孩子,你懂吗?”

“可……妈妈……”球球小姐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黄瓜一把推出了门外。

“哦,是啊,事实上,你妈妈已经是我见到过的最美丽的面团了,她的皮肤是那样光滑,肤色是那样均匀。”黄瓜青青郑重地看着球球,“孩子,回家一定要转告她,每个人都要选择适合自己的美容方法和产品,依我这么多年专业的眼光来看,你们俩,至少是在明年春天以前,哦,尽量地多补充水分吧。好了孩子,回去告诉她吧,我可不想看到一对干瘪的麻

团呢,好了,再见。”

说完,黄瓜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哦,我可怜的球球,她甚至连向人倾诉的机会都没有。

她无精打采地继续往前方走着,突然不知道哪来的一阵风,我们球球小姐被绊倒了,疼得她哇哇地哭了出来,定睛一看,我的天哪,原来是球球小姐最不想遇到的双截棍。双截棍正想物色一位红颜知己跟他一起修炼什么《葵花宝典》呢。

球球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迅速地跑到了还睡在汤勺里的肉包子身边。

双截棍并没有跟来。事实上,当球球倒在地上的一刹那,双截棍住的那个洞里也掉出来了一块大石头,他可顾不上球球摔疼了,三步并两步地飞回了自己家里。

肉肉还在呼呼地睡觉呢,口水都流到了身体的褶子上,同样是面粉,做出来的效果和气质怎么就会相差这么多呢。唉,我和麻球小姐的想法是一样的。

或许球球该去见见最最帅气逼人的小馒先生,是的,只有见到他,球球小姐才会开心一点。但是,现在的球球头发没梳,发夹没戴,甚至,她早上醒来脸也没洗呢,如果让小馒先生见到她现在肿眼泡、黑眼圈的样子的话,哦,我想这一定会改变小馒先生对自以为美丽无双的球球小姐的看法的。球球左思右想,还是没有做好决定。

正在这时,糯糯和花花却一起出现在球球小姐的眼前。

“嗨,这不是可爱的球球小姐吗?你怎么在我家门口,哦,你想上去坐会儿吗,或者让你嫂子给你泡杯热茶?”糯糯对球球说道。

“哦……不。”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花花松开糯糯的手,走到球球身边抚摸着她的头发,“哦,我的天哪,我敢说你至少有三天没睡觉了,你的眼睛,哦,真像个煤球,这是怎么了,我的孩子?”

“没……没什么。”

“但愿如此,可你的情况看上去并不妙,是吗,亲爱的?”花花转头看着糯糯。

“哦,我想你嫂子的观察能力还是很强的,球球小姐,你该不是生了什么病吧?哦,我想不会的,你妈妈一直都贴心地服侍你,我想她一定不会让你生什么病的……对了,小烧饼在你们家过得怎么样?你可没有欺负他吧?”糯糯走过来勾了一下球球的鼻子。

“哼,那个鬼东西,我巴不得……不得……”听到糯糯提起那个在球球心里早应千刀万剐的臭烧饼,球球不免来了一肚子的气。

“我说孩子,你可不能这样,哦,你看看你,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说脏话。”

“可不是吗亲爱的,这个孩子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花花补充着说

道,“哦,我看需要一个,怎么说呢,高大的男人才能降服我们骄傲的球球小姐,我想是的,她的年纪也大了不是吗,亲爱的。”

球球越听越气,她的火都快憋到嗓子眼上了,哦,她可不想再听下去了。球球小姐奋力一冲,撞开了自顾自说话的花花和糯糯。

“哦,我的天哪,这个孩子一定是疯了!”花花死命地抓住糯糯的肩膀,她差一点摔倒。

球球的眼泪像开了闸的大坝,不停地飞出来,哦,她的眼睛是要更肿了。她伤心地往前方跑着,甚至都没看到我们神情悠闲的小馒先生呢,哦,她猛地一撞,正好撞到小馒先生的怀抱了,我断定,这次,球球不是故意的。

“球球小姐,你这么急冲冲地是要去干吗呢?”小馒把球球扶正,谁知道球球听到声音后,立即转身背对着小馒了。

“哦……没……没要去哪里啊。小馒先生,你刚刚应该什么……什么都没有看到吧。”球球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迅速地梳着头发,擦干眼泪,哦,其实不过只用了三秒钟,最多五秒,她就转头含情脉脉地看着英俊的小馒先生了,“哦,亲爱的……馒馒,你这是从哪回来啊?”

“也没去哪,只不过去糖糖家了一趟。你见过她的,就是最最迷人的糖糖小姐,哦,我敢说,再没有人像她那样漂亮、风韵、智慧,哦,的确如此,没有。”小馒先生陶醉着。

“可是,馒馒,你也说过我很美丽啊,是的,我记得不止一次,难道你都忘了吗,馒馒?”

“呃……有过吗?或许我已经忘了,但说实话,球球小姐,你还小着呢,确实如此,其实你们俩没有任何可比性,你知道我说话的意思吗?”

“没有……可比性?”

“是的,可能现在的你还领悟不了。哦,球球小姐,我可没有别的什么意思,要知道,大伙虽然都是面粉做的,但是你终归是油炸出来的。就像黄瓜和洋葱一样,哦,如果谁把他们俩放到一起比较的话,那真是太愚蠢可笑了。”

可怜的球球小姐,又一次迅速地飙泪了。

我想,现在球球心里一定堆满了质问和愤懑:难道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你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难道你就没有办法喜欢我?哦,诸如此类。

球球小姐不顾一切地、不回头地向大门的方向跑了出去。

哦,在跑出门口之前,她还用力,我想是使出了她吃奶的力气猛地一头撞倒了小馒先生。

我想球球小姐踏出门的那一刹那,一定是铁了心了,也许她会对天发誓:我麻小球此生此世、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回来了!

现在的天空灰蒙蒙的,球球可从没出过远门,也许,她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包子铺呢,可是现在,她却要独自面对整个世界。也许她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球球小姐她径直走了快有两百米,如果她现在回头望的话,已经看不见自己的家了。

她……确实回头望了,并且不出我所料,她也确实看不到自己住的那间包子铺了,就在这时,球球小姐又放声地大哭了起来。

而这一边的麻老太呢,也许你不知道,她发现女儿不在家后快急疯了。

原来,小球球在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纸条给麻老太,字迹工整,语句简单:“我的妈妈不爱我。”事实上,球球走的时候连自己家里的门也没关好,麻老太察觉到了这一切,她感觉女儿可能离家出走了。

麻老太翻箱倒柜,她认为女儿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妈妈的,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藏了起来。但是,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床底下没有,衣柜里没有,天花板上没有,就连马桶里麻老太也找了——她差点没吓晕过去。

情急之下,我想也只有开全体面团大会才能解决问题了。

“你们……你们谁见到了我的女儿,知道她去哪了吗?有知道线索的吗?哦,求你们了,一定要实话实说。”

“您女儿,她怎么了?我今天上午还见到了她啊。”糯糯说道。

“我上午也见过她了。”

“我也见过了。”

“是的,我见过了。”

“我见过了,她很好。”

“哦,我见到她的时候,说实话,也许她的脸色并不是太好。”黄瓜说道。

“她没跟我说一句话,事实上,哦,你们家的闺女,实在是有点不礼貌。”洋葱头说道。

“尊敬的太太,您的女儿确实,怎么说呢,据我的观察,她并不愿意听到周围朋友的好消息,是的,她的表现似乎一贯如此。”小馒对麻老太说道。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球球很美,而且很可爱。”老油条抿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

……

整个会议开得一团糟。麻老太重重地拍着桌子,公布了麻球小姐已经失踪的惊人消息。自面团家族成立以来,还从没有人失踪过呢,若不是有这样惊人的消息,也许,谁也控制不了这样混乱的局面。

大家开始分头寻找,我想说,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

双截棍扒开了所有的洞穴;黄瓜找遍了所有的水槽水沟,还是没有找到球球;洋葱头滚来滚去,好像也没发现什么踪迹;肉包子费了一下午的时间打开所有的橱柜;糯糯和花花,所有的锅碗瓢盆都被他们翻了个遍,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小馒先生呢,他在拼命地回忆上午的事情,哦,他突然来了一句:“是的,是的,我看到球球小姐是往门外方向去的,是的。”

月亮爬上了天空,田野被银色的月光映衬的——哦,其实我想说这幅画面有多么美丽,但是对于我们胆小的球球来说,这一定阴森得要死了。

要知道,她出门的时候,连个手电筒都没带,整个下午,她也只喝了一口香油,现在的她饿急了,只要听到风声呼啸,球球小姐就会起一身的麻球疙瘩,哦,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就在这时,球球听到了什么动静,哦,确实,是从她身后大概五十米的地方传来的——一阵迅速错乱的脚步声,我的天哪,是只大老鼠,这可怎么得了。我想,老鼠只是站在球球小姐的面前,她都会吓死的,一定。

那脚步声,哦,不,是跑步声,四只脚疾驰的声音离球球小姐越来越近了。球球小姐,她确实吓呆了,杵在原地,眼睛无光,浑身哆嗦。我想再过不了十秒,至多也就是十秒,那只耗子就会冲她飞来。

十、九、八,这个小球球怎么还愣在原地呢,哦,我的天哪,七、六、五,快跑啊,四、三、二,哦,不,所有的朋友,请你们闭上眼睛吧,我敢说,惨案即将上演,一点五、一点四、一点三、一点二,一!哦,不,说不定,现在的小麻球在老鼠的胃里待着呢。

但,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想说,这实在是太让人欣喜了,老鼠继续往前跑去了,我们球球小姐依然完好无损地杵在那儿。哦,是的,她只是吓得张开了嘴巴,我想,也许她吃了满口的灰了,谁说不是呢。

不,可别高兴得太早了,我的天哪,我敢说,我现在听到的脚步声要比刚才的声音大得多、重得多呢,天哪,这会又是谁呢?哦,那声音离球球小姐越来越近了,哦,不,我的天哪,我敢打赌一定是又大又凶恶的黄鼠狼,哦,天哪,球球!

球球确实又听到脚步声了,哦,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敢说,只差三秒黄鼠狼就能跑到球球这里了。幸好,是的,一定要庆幸球球小姐将四肢抱成一团,迅速地朝路边斜坡滚了下去。哦,就在滚下去的那一瞬间,黄鼠狼朝老鼠奔跑的方向冲了过去——它赶上那个老鼠了,哦,也许它还放了个臭屁,再把整只老鼠装进自己的胃里。

球球小姐昏迷了将近半个钟头,才被一株莴苣叫醒。哦,她现在在种满莴苣的菜地里呢。

“嗨,姑娘,醒醒,嗨。”莴苣用叶子抚动着球球的身体。

球球慢慢地睁开眼睛,哦,她从没见过莴苣,我想,或许她以为自己身在地狱,这是她的判官呢:“哦,我是不是死了,哦,我不要死,我不要死。请你不要让我死,我还有妈妈,哦,还有亲爱的馒馒,请你不要让我死。”

“嗨,孩子,你还没有死呢,你没有死。”莴苣脸上浮起一抹微笑。

“那这是哪里,难道这不是地狱吗?”球球费了好大力才直起身子。

“哦,不。”莴苣小声地对她说,“孩子,小声点,大家都睡了呢。

你刚刚从坡上面滚下来,撞在了我的脚上,把我撞醒了,哦,看样子,你还没有受什么伤。”

“是吗,哦,那太对不起了。我这是在哪啊?”

“莴苣园。你家住哪呢,这么晚了怎么出来了?”

“哦,我迷路了。”球球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孩子,别担心,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或许我知道它在哪。”莴苣用叶子抚摸着球球的脑袋。

“包子铺。”

“包子铺?哦,孩子,我知道那里。”莴苣微笑着,“包子铺离这儿并不远,是的,你上这个坡,然后沿着这条泥土路,往……哦,就是你的身后方,走大概六百米,就能到了。是的,我现在都能看到你的家,也许你不能,哦,如果你能长得像我这么高的话,也许你就不这么容易迷路了。”

“那……那我现在就回去。哦,谢谢你,莴苣阿姨。”

“哦,不,孩子,现在太晚了,这样吧,你今晚上就睡在我身边,等明天天亮你再走。”

“哦,您真是太好了,如果您是我的妈妈就好了,唉,她现在已经不再爱我了。”

我敢说,那天晚上,莴苣和麻球聊了很久很久。哦,莴苣确实是个宅心仁厚的女士,她一定给球球小姐讲了很多很多的道理,要不球球小姐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都已经舍不得走了。

“我以后可以再来看你吗,莴苣阿姨?”

“不,我想说,并不是不可以,但是球球,你有你的家庭,你的妈妈,你爱的人,你还是多跟他们在一起,你会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是用心爱你的。别再让家里人担心了,赶紧回去吧。”莴苣阿姨的话意味深长。

面粉团团呢,找寻了一夜,还是没有结果。正在大家以为再也见不到球球小姐的时候,球球小姐突然拿着自己的香油出现在了面粉团团的视线中。

“球球,那是球球小姐,哦,她回来了。”双截棍第一个发现动静。

哦,可球球小姐第一个想见到的却是小馒先生。

“球球啊,哦,我的宝贝心肝乖女儿球球,妈妈再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麻老太跑到球球小姐的面前,一把把球球抱在自己的怀里。要知道,整个夜晚她都守在门口,她确定,自己的女儿一定会回来的。

之后呢,哦,球球小姐的生活,终于恢复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的派头。

说实话,她还是老样子——娇气外加专横,也许你不知道,她甚至把自己的弟弟烧饼小宝赶出了家门。现在烧饼小宝和小馒先生挤在一间屋里,哦,那个可怜的小烧饼啊,总是被扔来扔去。可麻老太又拿自己的女儿有什么办法呢,哦,我想她再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有离家出走的念头了,哦,那就好好地服侍着我们的大小姐吧。

 
上篇:烧饼小宝的爱心老妈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656)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