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睁开她的眼睛
睁开她的眼睛 文 / 纤纤 更新时间:2012-4-19 13:01:57
 
为了维持生计,我找了家网络公司打工。先是干些打下手的杂活,慢慢地凭着是文学系科班出身,竟也混成了个编辑。有了点闲钱,于是迫不及待地从美术学校那又脏又挤的八人宿舍里脱身而出,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租了间房子,每天早晨都为能够自由地呼吸而欢呼。   但是自由总有代价。晚上熬夜赶网络公司的活,清晨早起赶第一班公车上学,严重的睡眠不足开始摧残我尚还年轻的脸庞。渐渐地,每天早起后的欢呼被歪倒在公车里的瞌睡取代。于是我常常因为打瞌睡而坐过了站。那阵子班里请了个标致的美女做人体模特,每次我挟着一股寒流冲进画室里,都不免害她掉一地鸡皮疙瘩。望见她恨恨的目光,我也恨自己怎么在车上就是睡得那么沉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暗夜后的黎明到来了,空荡荡的邻座被一个男士的身影填满。他似乎比我晚几站上来,但天天赶的也都是第一班公车。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担负起将我从梦中唤醒的义务。“小姐,醒醒,你到站了。快醒醒吧。”他总是这样在我耳边轻轻地呼唤,轻轻地。而我总是在睡眼惺忪中见他上车,在一塌糊涂中冲下车去,所以,总是忘了看清他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有一天上车前,我特地买了份《新民晚报》,想看着报纸等待他的出现,想在清醒的状态下向他道声谢。可是闭上眼睛的诱惑实在不可抗拒,于是,我又睡着了。在他上车的时候,那份报纸正盖在我的脸上。隐约觉得他替我取下了报纸,然后静静坐着翻看,不时有一阵纸张摩擦的唰唰声伴着油墨的清香送来,包围着我。莫名地就觉得很惬意,仿佛自己已经睡够了几百年,真舒服。   快到站了,他照例俯在我耳边唤我醒来。我睁开眼的一刹那,突然发现他的眼睛那么近地盯着我,闪亮而干净,有微微笑意,脑子里不知怎么地就想起“睡美人”的传说,想我足睡着的公主,而他……于是,脸红了,暗骂了自己一句“神经”,抱着画夹就下了车。走到车门口,忍不住回望一眼或许足自己看错了吧,那双眼中似乎隐藏着什么,跃跃然喷薄欲出,在那纯净的笑容下面。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波澜不惊。直到一天网络公司交给我一个网络文学系列让我编辑……   我匆匆地审视着众多网民的投稿,一掠而过的目光突然被一篇文章吸引——   《我的睡美人》,心里莫名一跳,一字一字地读下去:“我想我是爱上了她。……我们每天在公车上相遇,我看着她,每天的这一个多小时,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她总爱在车上打盹,所以我想她记不清我的容貌。可是,我却能借此机会用目光接触她的每个轮廓。她在我脑海中的印象是如此清晰,清晰到我不知该如何用言语来描绘,我只能说,当她睡着时,她足睡美人,我的睡美人。……有一次,睡着的她无意中将头靠在我的肩上,轻柔的发丝划过我的脸,我将永远记得那个时刻的感受。……我们之间的故事太少,因为我不敢对她多说一个字,除了将她唤醒,眼睁睁看她离去,然后期待着明天的相逢。……我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接近她,因为不想被她当作浅薄无礼的男人而看轻,但我不可遏制地想让她和我之间的故事充实起来。记得她曾经看过《新民晚报》,又听说这次网络征稿活动的佳作将刊登在《新民晚报》上,所以抱一丝希望,或许她真能在报上看到我想对她说的话,那么一切就有了希望有了理由。”   当看到这倒数第二句时,我被极度的幸福所覆盖,几乎要窒息。天哪,我对自己说,是他吗,是他吧,这也许就是心灵感应,他也说我是他的睡美入。   可是,最后一句话,短短的六个字,他幸福的呐喊,却将我的所有幸福摧折。他写道:“我的520路公车!”而我天天乘的,是47路公车。   47减520,答案是负数吧;为什么所有的细节都丝丝入扣,偏偏结果错得离谱?   要结束进修了,我的结业画作是《不愿醒来的睡美人》,那忧伤着不愿醒来的睡美人,就这么永远闭着眼吧,宁可在梦中想像一切,也别睁开眼面对失望的折磨。我用这幅画给那篇网络文章作了插图,推荐到了《新民晚报》。然后,打点行装离开了上海,离开这个梦幻之都。   不知过了多久,我认识了我的男朋友。他是个勇于表达勇于行动的人,我需要他的敢作敢为,被他的真诚坦率感动。那天是情人节,他往我的传呼机里发了一串奇怪的号码:5841314520。既不是传呼号,也不是手机号,我看了半天还是弄不明白。拿去问公司里的同事,终于有个年轻的女孩说出了答案:“这是谐音嘛,584就是‘我发誓’,1314就是‘一生一世’,520就是‘我爱你’!”   520……520……我在心中默念,多么熟悉的数字,在什么地方见过,在什么地方?——仿佛有一道记忆的门,电光石火间被打开,于是一切都明白了。只是太晚。   其实,也许并不晚。睡美人的心中如果有了希望,终将睁开她的眼睛,只要睁开了她的眼睛,她一定不会失望。 韬光是我高中的同桌。她是那种很爽气的女孩,活脱脱一个假小子。整个高中,好像就是短发白衬衫牛仔裤的形象,整天咋咋呼呼扎在男生堆里打篮球,比较令人费解的不是一个女孩子会打篮球,而是这个会打篮球的女孩的成绩几乎是班里最好的。弄不清是什么时候把韬光当成铁哥们儿的。幸而是韬光,如果换了别的女生,我会被男生笑死。高中男生瞧不起只知道死读书的女生,更瞧不起跟女生玩的男生,好在韬光赢得了几乎所有的男生的尊敬与认可。我至今觉得,单单从“弟兄”情谊上韬光在我的交往范围内就无人能代替。我们是高二那年班级元旦晚会上评选出的“黄金搭档”和“默契同桌”。   应该讲韬光待我真的不错,甚至不厌其烦地帮我实习物理,给我讲解数学题,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是不是女孩子如果起了个男孩名,就能同时拥有男孩的性格和理性思维。我对韬光说如果我以后生了个女孩,就借用她的名字。她笑笑说,那要看孩子她妈是不是顺眼,如果是唐菲就批准。   高考前只有韬光知道我对唐菲“不怀好意”,如果不是毕业喝醉了乱说话,恐怕世上只有她知道我从初二就开始暗恋唐菲,且被唐菲拒绝了一次又一次。   唐菲是我初中的同桌,高中只有同窗的缘分。她是静如止水的那种,很甜也很温顺的样子。如果说全校的男生认识韬光是因为韬光富有传奇性的个人魅力,那么,认识唐菲的理由则简单得不能简单,唐菲是校花,虽然大家没有公开评过谁是校花。   韬光曾经无数处问过我为什么会对唐菲“执迷不悟”,屡败屡战,如果她觉得我爱唐菲理由充分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我托着下巴想了无数堂自修课仍然找不到答案,于是只好作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感情的事是没有原因的。   无论韬光解物理题的本事多大,她终究是个不懂女生心事的假小子,除了从电视学来的毫无实战性的馊主意,她能做到的,也只能是当个听众,不厌其烦地听我讲我的lovestory,或者皱着眉听我特抒情地唱《同桌的你》。比较公道地讲,韬光做到这点非常不易,我有一副难以忍受的破喉咙。   韬光跟我同桌整整三年,从高一到高三。这三年,我压根没当她是个女生,因为我觉得我不会对一个女生怀有崇拜、信任、甚至依赖的感情。   高考像过滤器般把大家区分出高低优劣,我考进浙江一所理工大学,韬光到北京理所当然地进了梦寐以求的名牌学府,唐菲则到江苏读了外语系。   大学里,我只跟两个女生有书信来往:依然痴心不改地写情书往江苏寄,依然不时跟北京的韬光天南海北的扯皮。韬光依然力图帮我追唐菲,而且已经真的帮上不少忙,比如,她把别人写给她的情书寄给我摘抄参考。   韬光进了大学后变化很快,一年后再见她时已是长发披肩。   那次同学聚会,韬光破天荒不是跟我们男生扎堆,而是坐在角落里跟唐菲聊天,使得男生们总觉得少了什么人。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喝酒太多,再加上没适应韬光的长发,竟然两次把韬光叫成了唐菲。   这竟然惹恼了一向跟男生一样大度的韬光,我哄了她很久才使她不再生气,这使我越发觉得自己的铁哥们儿越来越女性化。但我心里仍然清楚,追上韬光比较难,我若干次亲眼见过优秀男士兵败如山倒。韬光是个优秀的女孩,用她的话说是“找个男朋友至少也要找个比自己强点的吧”。   我没这个实力,我愚蠢地认为我贵在有自知之明。   大三暑假,我放弃了继续写信给唐菲,好像没有什么由头。韬光说我可笑,八年了,一个抗日战争都打完了还没把一个“同桌的你”搞定。我说,唐菲不是你呀,你这个“同桌的你”可能比较容易搞定。韬光定定地看着我:“拿我当替补?”我回答:“你们俩差别太大……”韬光做忿忿状,“长得难看连替补都没有机会?”   其实,韬光一点都不难看。   大学快读完了,韬光继续直升了研究生,我也在考虑是考研还是工作。韬光是个激进主义者,她认定了考研或出国才更有能有所作为。我早就知道,这女孩壮志凌云,一心只想往前飞。   关于我的前程选择,韬光终于不再“意见仅供参考”了,她邀我考到北京读研,态度坚决而诚挚。我踌躇着不知如何是好,跟韬光同城市读书应该很好,毕竟她是我最贴心的知己朋友,但是,随着年龄的逐渐成长,我似乎更愿跟她以通信的方式沟通而不是见面,虽然真的很想她。我不知道是不是虚荣心在作怪,这个女孩总叫我觉得自己技不如人,我还没过英语四级的时候她在长叹六级没拿优秀,我考国家计算机二级那天她也坐在考场里,不过考的却是三级。然而,我不可救药地竟越来越想超过她。   韬光写来一封信,洋洋洒洒数千字,系统分析了我目前的现状,罗列我了考北京的十大理由,信的结尾,一行字灼痛了我的眼睛:“如果你仍觉得理由不充分,还有第十一条:我很喜欢你,认真的。”   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真的,耳边都是嗡嗡的声音。   两个星期后,我回了信,“认真”地在信中说,我从没有考虑考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清华有没有广告系(我的专业)我都没问过,同样我从没考虑过你是女孩……寄也这封信之前,一个哥们看过,摇摇头说我迟早会后悔的。   我是个极讲“协调”的人,宁可让红棉吉它空弦也不会降档配根差点的凑合;决不肯套了臭袜子穿新鞋,就连洗了澡经后,我也会尽量把物理作业写得干干净净以显得配套。在没有“实力”配得上韬光以前,我不会让自己有所表白。   韬光似乎对那封信没什么反应,至少没说什么,只是从那以后我们之间有些冷场。   日子一天天过去,考研很快结束,寒假回家,韬光不在。没有了考研的压力,没有韬光的笑容,整个假期突然觉得很空。唯一挂在心上的,就是考研的成绩。它似乎不但决定着我的求学生涯,更决定着我的爱情。   那段日子一直联系不到韬光,直到四月份,我才收到一封她的电子邮件、“伊妹儿”里她恭喜我考上了研究生。   我立马核实了韬光的消息,不错,我当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上海一所不错的大学,虽说比不上韬光的清华,但尚属名校。韬光的消息居然比我这个当事人还灵。   我开始写情书了,给韬光。   我发现情书与情书之间的区别很大,虽然有写过不下数百封的经历,但我仍然不知道如何向韬光开口。韬光太了解我。   不知道韬光是否收到了我写了一个星期的信。我不敢问,只是等。   整整等一个月后,韬光发了封电子邮件,只有一个单词,no。   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唐菲带给我的“失恋”都不曾让我用崩溃这个词。韬光的性子我最清楚,她说不的事没有悔改的余地,她有好马不吃回头草的脾气。而且,我可能永远地失去她了,无论作为朋友、铁哥们,还是女朋友。   果然,韬光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电话那端永远是她的室友;写信永远石沉大海;发电子邮件竟然老被“拒收”;假期里去她家,她没回家;曾以旅游的理由去过北京找她,没想到她竟然也去“旅游”了……   我觉得自己“玩真的”了。但爱情是双人游戏,我在这边起劲地跑跳蹿叫,可是对手不在。愤怒也好,忧伤也罢,都只是对着空气。研究生一年级过得晕晕乎乎,干什么都有点漫不经心,跟室友伟整天泡在寝室里上网。伟是电脑鬼才,不是黑客却爱在网上干些无伤大雅的坏事,曾“破译”了不少了的电子邮件密码。人有时候并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一日,闲极无聊,我鬼使神差输入韬光的电子信箱,学伟的样子试着输入了觉得可能的密码,最后,我进入了韬光的信箱。   没人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韬光给我的信,或者,韬光给自己的日记。21封没有发出却是以我的名字为抬头以信的格式写成的文章,一封封堆在草稿箱里。   于是那个黄昏我明白了很多很多:为何她会对我错叫她唐菲那么生气,为何她会一心一意要我考到北京,为何她会把别人写给她的情书寄给我……原来她比我希冀友情转化成爱情早了那么久!   没有人明白我看到那些邮件的感觉,甜、痛、酸、悔,心里狂跳不止,大脑像严重缺氧一样。数年来上海漂流终于看到了一叶小舟,有救了。   然而,当看到一封名为《替补》的邮件时,一个惊雷在我脑上炸开了,我蓦然明白了一个现实,我终于失去了她了:“他有她的生活和选择,我也是。毕竟,我只是她的高中同桌。更为重要的是,我不是他”同桌的你“。没想到他也像其它的男人一样学会退而求其次,其实,我可以在他身边默默做任何他需要的角色,除了那个“替补”……”
 
上篇:狂傲不羁的洒脱 返回目录 下篇:决定放弃
点击人数(501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