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六章 恨是一把利刃
第六章 恨是一把利刃 文 / 未艾 更新时间:2012-6-2 19:07:44
 

这日,永和宫很安静,听说皇后不舒服,太后亲自去了储秀宫探望,有份量的宫人也跟随了去。

于是永和宫的宫人都闲懒了下来。

默言的伤好了一些,忍不住下床走动。

这些日子,既要养伤,还要时时提防着小瑜,神经绷得很紧,没有一刻轻松过,当走出了门口,闻着清新的空气,她才轻叹一声。

琥珀轻轻地说:“妹妹,别走太远。”

默言回头,望见眸中的担忧,轻轻地笑了:“姐姐放心,现在在永和宫,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琥珀说:“真的没有人吗?”

闻言,笑意从她唇畔消失。

中午的阳光很温暖,默言还是忍不住踏出了宁和宫的后门。

琥珀心疼她躺了那么久的床,想着反正今日的主子都很忙,不会有人管她们这些人的了,于是不知不觉走到了皇宫后花园的凉亭之上。

平日的嫔妃嫌这里远,很少来这里,倒是从前琥珀和默言经常在这里聚头。

凉亭的旁边是一颗上百年的大树,四月的天气,郁郁葱葱,微风拂过,沙沙的树叶声传进耳膜,仿如天籁。

默言靠着柱子,坐在石栏杆上,听着这沙沙之声,眯上了眼睛。

“妹妹你在这里坐一下,等一会我过来陪你回去。”琥珀在永宫的杂务房工作,事情本来就多。

默言:“谢谢姐姐。”睁开眸,凝视着琥珀,目光尽是无限感激。

等琥珀离开,她又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来,她一直不愿意去想,但,如何离开这个皇宫,她每一刻每一秒都在想着,筹谋着。

皇宫里的路几乎被她摸了个熟,才知道离开是那么难,重重的围墙,重重的侍卫,后宫是巡卫军,皇宫是御前侍卫,还有神武军,想离开这个后宫,除非有直升飞机——那只是异想天开,怎么可能会有直升飞机呢?

只能等一个出宫的机会!

皇上的近身侍卫青阳想要喝醒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宫女,却被眼神阴沉的玄光帝摆手阻止了。

他今日让宫人准备了糕点菜肴,打算和他身边的两位侍卫商量事情,只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里的清静,而且不怕有任何人的耳目偷听。

不料,这僻静的地方有人捷足先登。

他当然知道她为了太后受伤的事,这个小宫女太聪明了,深谐后宫之道。

大伤初愈的她,脸色苍白,嘴唇带着透明的粉色,睫毛仿佛两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在微风中轻轻震动,看不见她那倔强而隐忍的眼神,这样一派安详静谧地半躺在这里,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升起一抹不甘心……

一道凌厉的光芒在他眸中闪了一下。

突然,默言陡地睁开眼睛,很快看见了玄光帝充满着阴戾和寒意的脸孔,心中一惊,差点从栏杆上滚了下去。

“奴婢该死,冲撞了龙颜!请皇上降罪!”她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觉得倒霉,为什么会遇上他?

皇宫那么大,越不想遇见的人,偏偏会遇上。

“降罪?你以为你应该是什么罪?死罪?活罪?”凉薄的嘴唇吐出了冰冷的话。

死罪?

这里又不是皇宫禁地,有必要赐她一个死罪么?

她猛地抬头——他的目光如深不见底的寒潭,仿佛跌入了这寒潭,默言只觉得浑身冰冷,连心也是冰冷——哦不,不,她不要死!她不要死!

“皇……上……”她浑身抖索着,不知道该怎样向面前这个暴君请罪!

玄光帝用手地捏着她的脸庞,然后一用力,她吃痛,忍不住站了起来,目光逐渐变得倔强起来。

“是不是很痛?你怕死?”他的神情很冷酷,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是不是很怕?求朕!”

“……”默言不回答,只是瞪着他,他若要她死,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求他有用么?

“你不求?别后悔!”他的唇角浮起一抹残忍的笑意:“脱衣服!”

他突然松了手,默言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背上的痛顿时蔓延了全身,忍不住皱眉,为何要脱衣服?

他不会是想在光化天日,在这个地方再次强暴她吧?

“脱!”他再次命令道。

“不!”她断然拒绝,平日那个隐忍怕事的神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带着反叛的倔强。

他一愣,这女人敢拒绝他!

冷冷地笑了,没人能拒绝他!

“嘶啦”一声,她的衣袖被撕开了一大半,露出了嫩白的手臂来。

真是无耻!

“皇上身为九五至尊,绝对不会做强迫宫女的事!”默言跪在地上,沉声说道。

他笑了,像毒蛇一般,让人心寒:“用朕的名号来压朕?朕既然是九五至尊,当然不会强迫你,可是你不是心甘情愿的么?”又捏着她的脸庞,一用力,把她提了起来,只见他唇边残忍的笑意更明显了,眸中却是一片冰冷。

“不愿意侍候朕?很好,是不是想侍候边境的军兵?他们应该比朕更解温柔!”他的语气充满了威胁。

默言心中一惊!他想让她当军妓?

“皇上……饶了我!”她颤抖起来,声音也跟着颤抖。

示弱,现在只有示弱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不料,他的语气更无情残忍了:“现在才求饶?会不会迟了一些?还是你觉得当军妓比较痛快?”

“……”她咬了咬下唇,考虑着要不要反抗,本能地眸底闪过一抹杀意。然而,在不远处站着两个侍卫,即使伤到了玄光帝,她也不会全身而退。

“想杀朕?”玄光帝敏感地察觉到了她的杀意。墨眸更加幽深。后宫的女人竟敢对他起了杀意?真是有趣!他用力地一推,把她狠狠地推撞到柱子上!

默言闷哼一声,喉咙一股腥甜涌了上来。她连忙又跪在地上磕头,沙哑着声音说道:“只要皇上……饶了奴婢,奴婢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愿意!”

玄光帝挑眉,莫名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怒火。他是天子,一国之君,普天下的女人都对他投怀送抱,为了讨他欢心更是使尽浑身解数,该死的是这四年来,他心心念念着那一晚,那一朵妖娆鲜艳的刺青,那青涩的胴体!

那身体简直就是天生的尤物,时至今日,那一晚,他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欲罢不能!

可她,却不愿意自己碰她!

所有的兴致顿时消失,阴阴沉沉地望着她,“饶了你?你做什么都愿意?”

“是的,做什么奴婢都愿意!”

他指着石桌上的菜肴糕点,冷冷地说道:“吃光!不许有剩!迅速!”

默言抬头,只见满桌的菜肴糕点,是七八个人的份量,这皇宫的一切都是奢侈的,纵然是一个人吃的食物,也是做得十个八个人的份量,御膳食更离谱,通常他一个人用膳,却摆满了整个长桌。

吃光这些东西,恐怕她的胃会受不住,但与强暴相比,她宁愿胃被撑死。这时候,她只能忍!她刚站起来,想扑了过去,不料玄光帝长腿一踢,准确地踢中她的后膝盖。紧接着,她脚一软,跪在了冷冰的地上。

只听得他冷冷地说道:“谁允许你站的?跪着吃!”

她的额头冒出了冷汗,膝盖很痛!这暴君还真是够狠!

“还不快点吃光!朕没什么耐性!”

默言连筷著都不用,直接用手抓起糕点塞进嘴巴,然后吞进去,速度却是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只觉得食物没办法再吞咽下去,她停了下来,只差一点点而已。

“饱了?”他的声音一沉,“吃光!”

默言抓起最后一块糕点,困难地塞进嘴巴,咀嚼着,却是难以下咽,他却不肯放过她,眉毛一挑,俯下身子,直视她,然后说道:“要不要朕帮你!”

帮她?

她又怎会相信他会大发善心,帮她?害她吧?

正想着,玄光帝用力地拍了拍她的胸口!

“呕……哇……”她忍不住呕吐了起来,吞进肚子里的食物全部她呕了出去,很辛苦,很辛苦!

他却还不放过她,捏着她的嘴巴就把食物塞进她的嘴巴里面,吞不下,也吐不出来……

他再次用力拍了拍她的胸口,食物再次喷了出来……

她痛苦地倒在地上,恨恨地望着他,喘着气,她恨他!从来没有试过如此恨一个人,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恨不得毁了他的江山,让他也试试她今日所受的一切!过了一会,等喘过了气,然后她把石桌上的残余的食物吞进肚子里,再狠狠地一抹嘴唇,头磕在地上说道:“奴婢已经吃光了,请皇上饶了奴婢!”

“吃光?你以为你吃光了吗?”他望着她,只见她的神情越发冷淡,目光越发清亮,所有的情绪仿佛瞬间消失了,连那冒起来的杀意也消失。

但——他不想放过她!

他要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的主人!他要她生,她不能安然地活着;他要她死,她要死得令他痛快!

 他轻哼了一声,拎起她的后领,目光阴戾:“以后还敢拒绝朕不?”

她垂着眼睑摇头,想为自己再次求饶,却是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软硬不吃,求饶的下场恐怕只会把自己又推进另一场灾难。

他逼视着她,目光紧紧地锁着她:“无论任何时候,朕让你如何就如何?无论是让你生还是死!这后宫的规则是朕来决定,而不是你!”

语毕,手一松,她倒坐在地上,浑身颤抖,无力。

他仿佛看穿了一切!

仿佛洞悉她所有的一切!

一想到这一切,她就觉得害怕,这个男人,为何要像恶魔一样对待她?她只是后宫一个无足重轻的小宫女,为何偏偏就那么倒霉遇上了他?

“还不赶快滚!”

听了这话,她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这地狱,那一天,她躲在床上,做了一整晚的噩梦,梦中那双像利刃一般的目光一直凌迟着她……她只想逃……逃出这个让她窒息的皇宫……逃离那个暴君!

 



 

待到回到太后身边的时候,已到了四月上旬。

这次回归永和宫,终于重新得到太后的信任,成了永和宫的真正女官,负责打理永和宫的一切事务。

晚上,夜色清冷。

默言想要回房间休息,听到一个小太监说有人找她,并且已经在后花园等候,小太监说完就一溜烟跑掉。

后花园,她一向很少踏足。

她平日不是去太后侍候,若有空就在房间做手工品。

后花园是永和宫的宫人平日散心聚会的地方。

不知道是谁找她。

平日这宫里也只有刘姑姑和她有来往,可是刘姑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找她了,大概担心她的行为祸及针管房吧。

想了想,她还是信步来到后花园。

三月的天气,隐隐闻到玉兰的香气,让人精神一振。

寂静的后花园空无一人,阵阵风吹来,只觉得皮毛耸然,恐怕胆小一点的人,是不敢独自出现在这里的。

何况这个时候,大家忙了一天,早已上床就寝,到底是谁?

有诈!

心中的警钟大响。

默言断然地转头要离开。

“姐姐,怎么要走了?不等我了吗?”如意清脆的声音传来。

默言心中大喜,回身,只见如意笑容灿烂地望着自己,她喜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如意跳了过来,握着她的手,高兴地说,“我本来想看看姐姐怎样了,可是姐姐没空,所以那位叫小瑜的姐姐人很好,让我在这里等姐姐呢。”

小瑜?

默言见到如意实在很开心,一时也没想到小瑜为何这么好心,也不想去想。

她牵了如意的手,坐在阶级之上。

“姐姐,这是我带来给你吃的糕点,可惜已经凉了。”如意拿出一包东西,打了开来,果然是几块精致的糕点。

默言笑,“太后对我还好,别怕我会饿肚子。”

说着,她拿了一块,吃得津津有味,赞道,“凉是凉了,但还是好好吃。”

“姐姐——”如意欲言又止。

默言笑着说,“有什么话就说,你我之间不必拘泥呀。”

“姐姐,我听说,太后对你不是信任,这里的人都欺负你,可是当真?”如意担忧地问道。

“谁告诉你的?”

默言凝视如意,只见她眼中闪烁着,躲避她的目光。

“大家都这样说的,姐姐你还为了太后受了重伤,多不值得。”如意有些忿言,也有些愧疚,“不如,你来金华殿吧,娘娘说了,只要你来金华殿,必然不会亏待你,娘娘还说,当日,若不是刘姑姑推荐了我,本来娘娘想要的人是你,都怪我,抢了你的事。”

手中一糕点吃完,默言拿出自己乡的手帕抹了抹嘴唇,然后敛了笑容,问道,“这些话,都是宁淑仪对你说的吧?”

她知道凭着如意的脑力,是不会想到这番话的。

果然,如意羞窘的点了点头,说道,“娘娘让我劝姐姐去金华殿的。”

默言点头,轻轻拍了一下如意的手背,“宁淑仪对你可好?”

如意用力地点了点头,“嗯!”

默言轻轻地笑了,“如此甚好,你别担心我,太后对我很好,宫里的闲言碎语,大可不用理会。”

“可是姐姐,她们都说——”

默言摇头,打断她说下去,正色说,“如意,宫里人心险恶,你做事,不要妄自强出头,给人利用,姐姐我很好,太后对我也不错,你回去后和宁淑仪说,姐姐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只会辜负了她的一片好意。”

如意不解地问,“姐姐,如果你到了金华殿,我们就又像以前那样,开开心心地一起做活了。”

默言苦笑,“如意,别想以前了,你现在在金华殿,多拿些宫例,对你家人的生活有所改善,你就应该脚踏实地去做事,知道不?”

她知道说太多,如意也只是似懂非懂,只好一再劝她不要再卷入无谓的浪潮。

见如意还是担忧,默言又是劝了一会,这才让如意放心地离开,并且还答应以后都不会为这事来劝默言。

默言把如意送出了永和宫,由于如意不方便走前面的路,而小径经过永和宫的那拱桥有些偏僻,所以默言一直送到了外面,才急急往回走。

那小径对她来说还有点阴影。

德善公主就是在这里被她杀的。

虽说她心理素质够强,杀了人还能安睡若怡,但是重新走过,那日的情形就会不由自主在她脑海重复一次,心中就忍不住有点歉意。

脚步走得更快了。

后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仿佛是脚步声。

仿佛是树枝被风吹的声音。

诡异、心寒!

默言的心忍不住冷笑,这世间除了玄光帝会让她害怕之外,即使真有鬼神她也不怕!

还是在跟着她,亦步亦趋的。

默言停了下来,转身。

无人。

默言冷冷地对着空气说道,“出来吧,我不是耳聋的。”

一个身影从黑暗的林中踱步出来,只听得轻笑一声,“姐姐和如意这么快就聚完了?为何不再聊聊?”

是小瑜!

小瑜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和平时总时绽着天真烂漫的截然不同。

默言面无表情地说,“你让如意进来,无非是让我来这里罢了,说吧,到底想要做什么?”

小瑜突然笑得灿烂起来,“姐姐今日好严肃,和平常判若两人呀。”

“彼此彼此。”

默言牵了牵唇,眼中露出讽刺的目光,“夜深人静,宫女不可以在宫里走动,小瑜你一向遵守宫规,今日怎么出来赏一下月色?”

“我睡不着啊,哪里像姐姐,甚得人心,不但太后喜欢,就连皇后娘娘和宁淑仪也争着抢着要你呢。”小瑜笑得很灿烂,语气却是嘲意十足。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哪里比得上你呢,年纪小小,心计却是让我自叹不如,靠着自己就能被太后看上,收在了内殿。”

默言对于这一点,倒是心悦诚服,若是如意也懂得这样为自己打算,那也就不会处处被宁淑仪利用了。

小瑜遗憾地说道,“既然皇后娘娘那么看得起你,姐姐你就另择高枝,何苦留在永和宫呢。”

“我的去留,好像和你无关吧。”默言淡淡地回答。

“怎么会无关!”小瑜眼神一沉,笑意尽消,变得阴沉,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了许多。

这大概才是真实的她吧?

默言暗默了一下,她早就应该猜到,能在宫里生存的女人,都不是简单的。

小瑜恨恨地说,“若不是你抢了我的位置,我怎么会没机会让太后垂青?明明蝶玉答应过,她走了之后,我就可以代替她的位置的。若不是你,三元那贱人怎么会处处欺负我,凭什么?”

“这关我什么事?我本与你素不相识,从未想抢你什么东西,被太后看中,也只是偶然,你安守本份,太后总有一天会赏识你的忠心。”默言更淡然了。

“你懂什么!”小瑜激动地说,“作为宫婢,没有主子的垂青,没有主子给的体面,和一只狗有什么分别?谁都可以喝斥你,谁都可以指使你做事,更甚的是,谁都可以拿你顶罪,你可试过这其中的艰辛?”

默言望着她,平静地说,“就因为如此,所以你千方百计要除去我?甚至在太后面前诬蔑我,更严重的是,想置我于死地?”

小瑜装傻地笑了,“你说的是什么?我只是在太后面前说你想吸引皇上的注意,平常就爱打扮,不是一个安份的人罢了,什么想要你死,我哪有这种胆子。”

“这里只有我二人,别装了,你跟在我后面,无非是不解,为何我这么久都没有毒发身亡,可对?”

小瑜一僵,也不想再装了,承认说,“是的。”

然后眼中闪过一抹愤恨,“我在蝶玉身边那么久,非常了解太后的性格,太后一旦不喜欢一个人,就不可能再看她一眼,可你挡了那一刀,让太后重新相信了你,你这苦肉计,使得真好!”

默言悠然地盯着她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道,“苦肉计也是计,比你的算计更胜上一筹。”

小瑜冷哼一声,“这后宫里面,不管是主子还是奴才,都斗个你死我活,你就算赢了我又如何?”

“你打算怎么样?”

“你不知道我想怎样?你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默言姐姐,你不会这么善忘吧?”小瑜不怀好意地轻哼。

默言心中一惊,小瑜不会是知道是她杀的公主吧?

她不动声色地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日,我也经过这里,然后看见姐姐和一个女的在挣扎……”小瑜说到这,就不说下去了,神秘一笑,“后来,我也是和姐姐后来才知道,那个,也许是公主。”

她果然猜到了。

默言的眼底闪过不着痕迹的杀意,手暗暗地握着了拳。

“那你为何不向太后告密?”她镇定地问道。

小瑜笑了笑,“告密?我才不会那么笨,说出来,太后不但会问罪于你,更会怀疑我。”

“哦?那你想如何呢?事情都过去了,再向太后告密,恐怕太后也不会相信你。”默言挑眉,眸中杀意更浓了。

小瑜没有向太后说过就更好,杀人灭口永远是最有效的保守秘密。

“太后也许不会相信,但是,皇后就未必这么想了。”小瑜胸有成竹地笑着。

默言沉默了一下,然后温柔地笑了,用温柔的语气说道,“小瑜,你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宫女,非常聪明,也非常有忍耐力。”

“那是当然,不然,怎么得到你的信任,收下我的药膏呢。”小瑜颇得意。

“你以为,我用了你的药膏,为何一点事都没有?”默言唇边挂着讥意。

小瑜一愣,反问,“难道你……”

“没错,我没用你的药膏!”默言肯定地回答她。

“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她又悠悠地问,“你若是只是诬蔑我,让太后厌恶我,我真的不介意,只是我不明白,非要我死来解决你的欲望么?”

“是的。”小瑜狠狠地瞪着她,“你太有手段,才几天功夫,太后就让你留下来,如果你不死,我又如何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杀了我,难道就不怕被人发现?”

“哼,我给你的毒药都是以前蝶玉姐姐留下来的,她走了之后,我才发现她的房间有些我从来没见过的药,一开始我不知道是毒药,后来,宫里飞来了只受伤的小鸟,我给它上那些药,结果,几天以后,小鸟死了,我才知道,那些是毒药,幸好,我当时没有吓得全部扔掉。”

“结果,我的到来,给你大派用场了?”

“是的。”

“很好。我最喜欢这样坦白的人。”默言微笑,“说说看,跟着我是为了什么?有什么目的?”

默言的表情森冷,仿佛是嗜血的动物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小瑜心里不由得涌起一涌寒意。

她安慰自己,一定是错觉。

只要她在同样的地方杀了默言,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定不会有人发现是她做的。

想着,她暗暗抓紧了一下藏在背影的小刀,一边慢慢地向默言走近,准备在默言不提防的时候给她致命的一刀。

那小太监真是没用,怎么就刺不死这贱人!

她一定会刺中她心脏的!

小瑜紧盯着默言的胸口,暗中冷笑,只要刺下去,看她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她回答说,“当然是来陪姐姐走这一段路,这里太黑,姐姐不会觉得心里有鬼而觉得害怕么?”

走到默言的面前,她停住了脚步。

默言淡淡地说,“我一向胆大,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是我做人的宗旨,看来你不是很了解我。”

小瑜哈哈地笑了起来,“你?看你小心翼翼,低微说话,连大声一点都不敢,敢说如此狂妄的话?”

“嗯,所以,我才说,你不是很了解我。”默言高深莫测地望着她的脸。

“我才不要理解你,你死吧……”小瑜迅速地挥刀向默言心脏刺去——

默言唇一牵,眸底升起的是浓浓的血色,那是杀人前的快感。

她右手迅速地抓住了小瑜握刀的手,然后反身一压,脚狠狠地踢向了小瑜的膝盖后面,小瑜一吃痛,跪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默言另外一只好已夺了小瑜的刀,并把刀压着小瑜粉嫩的脸孔之上。

小瑜的眼神闪烁着惊恐,这女人的速度好快,快得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被制服了。

默言的笑容充满了血腥的味道,眼珠幽黑得可怕。

“默……默言姐姐,你……”她声音抖动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不是呢?你根本不了解我。”默言慢吞吞地说,一边逼得小瑜仰面望着她,一边用刀来回在小瑜的脸上慢慢地动着。

看见小瑜的惶恐和不知所措,心中忍不住涌起一股痛快,“我除了很会装宫女之外,杀人才是我最拿手的技术,你要不要试试看?”

“……姐姐……饶我!”小瑜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求饶,“我……知……知道错了……”

“是不是迟了一些?”默言露出残酷的笑意,“你刚才有没有想过要饶我?”

“我……我……姐姐别杀我!我以后会好好侍候你,绝对……绝对不会再有非非份之想!”

“嗯,本来我是不打算杀你。可是,你知道我的秘密呢,叫我怎么放心让你活着呢?”

“我……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不然……”

“不然如何?”默言笑得更残酷了,“死?对了,那一个在背后推我的人是不是你?”她还没有忘记这一件事。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放过我?”

“不会!”默言的回答很果断。

顿时,小瑜吓得瞳孔扩张,面前的默言不是那个沉默寡言、不懂规矩的宫女,而是来自地府的罗刹。她的眼神、她的神情、她的行为都意味着,她是逃不掉了。

后悔万分!

当初她不应该因为一己私心,把默言杀害公主的事瞒了过去。

若是当日一发现,就向太后禀报。

若不是她妄想除去她……

若不是……

现在她的心情不是后悔来表达了,最重要的是要如何保住自己的命。

她挣扎,却再次被默言压住。

“不……要杀我!”小瑜绝望地求饶,“我告诉你一件事,不是我推你的,是三元,是她在背后推你!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什么都跟你的……”

嗯?三元?

默言的目光陡然一冷,“你以为,我会放过一个要杀我的人么?这个人不但掌握着我的秘密,还千方百计陷害我?”

“我会……保守秘密的!”升起一抹希望。

默言残忍地说,“只有死人,才会永远地保守秘密!”

刹那间,小瑜绝望了。

“放心吧,不会痛的。”默言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咣当”一声,刀子掉到了地上。

……小瑜眼中升起一抹光亮,她不杀她?

一只手温柔地抚着小瑜的脸,抚摸着,缠绵着往下抚摸,在她的脖了上轻柔地抚摸着。

“好完美的脖子。”默言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

小瑜惊骇,她,到底想怎样?

“不会痛的!”默言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声音却是轻柔,柔得几乎滴出水来。仿佛看出小瑜的疑问,她解答,“放心吧,我不会把刀子刺进你这柔软的身体里面,何况,不是我杀你,是你想不开,投河自尽。”

什么?

小瑜摇头,她不要自尽,她不要死!

默言的手捏着她的脖子,正在慢慢地收紧。

呼吸的困难,她想尖叫。

默言知道她会这样,另外一只手覆盖了她的口鼻——

惊骇地张大眼睛,“呜呜”地挣扎起来——

不,不要杀她!

她不要死……不……不要死……

默言残忍而兴奋地望着在自己的手里逐渐失去的生命,眼中浮着嗜血的残酷……

良久,她才松手,小瑜的身体僵硬地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

她毫不犹豫地抱起了小瑜的尸体,小瑜的身体和她差不多,都很娇小,不沉。

再加上默言长年的宫中生活,力气不比从前差许多,基本上轻而易举就把她抱起来了,她走到湖前面,把小瑜抛进湖中,“扑通”一声,很快地,小瑜就沉了下去。

默言的眼中闪过一抹满意,如此,大家都认为,小瑜是失足掉进湖中,或者是认为她自杀想不开而跳湖自杀。

不会有人想到第三个原因。

      

 

 
上篇:第五章 暴君的待遇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4292)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