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四章 一了百了
第四章 一了百了 文 / 糖衣古典 更新时间:2012-6-6 18:37:09
 

风冷情虽觉这件事情匪夷所思,但也不是全然不可能。

熊姥姥一夜过后,精力已然恢复,在服用了那肉仙芝母以后,伤势也是痊愈大半。此时看到那青衣老者似乎未死,反而向那后山的万蛇之窟而去,眉头一沉,道:“小五,咱们去看看。”说罢,当先向通向万蛇之窟的那条路走了过去。

小五紧随其后。

风冷情和“龙卷风”二人相互看了一看,心中都担心熊姥姥的安危,于是跟在后面。

一行四人脚步都是甚快,半个时辰之后,便来到了那万蛇之窟的外面。

四个人站在蛇窟外面,凝神望去,只见那两行足印确实是向蛇窟里面而去。

风冷情侧耳倾听,只听蛇窟里面静悄悄的一无声息。风冷情低声问道:“姥姥,咱们要不要进去看一看?”

熊姥姥阴沉着脸,慢慢摇了摇头,缓缓道:“咱们便等在这里,我倒要看看那老鬼出不出来。”

风冷情心道:“那青衣老者中了剧毒,又加之受伤不轻,如此虚弱,在那山洞里面即使找到满身蛇鳞的男子,估计也是无法将之救出,最后还是要自己爬将出来。在这里守株待兔,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四人俱沉默不语,静静守候。过得两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然过午,还未见那青衣老者从万蛇之窟里面出来,小五渐渐有些焦躁起来。熊姥姥沉声道:“别着急,再等等。”话未说完,只听那山洞里面一阵铁链擦地的声音传了出来。

熊姥姥面色一变,低声道:“那老鬼也许要出来了。”四个人随即屏住呼吸,慢慢退入山洞两边的灌木丛中隐住身形。盏茶时分之后,那铁链擦地的声音来到洞口,静了一下之后,跟着一个苍老的面孔从那山洞里面探了出来。此人正是那青衣老者。

只见那青衣老者脸色灰白,眼神疲倦,向四周望了望,确定无人之后,这才又返回洞中。不一会儿工夫,那青衣老者又从洞中矮身爬了出来,在他背上还背着一个男子,一个满身蛇鳞的男子。

青衣老者背负着那满身蛇鳞的男子从山窟之中艰难地爬出之后,直起身来,向前走出数丈。忽听得身旁灌木丛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青衣老者浑身一震,抬起头来,向着那灌木丛后面望了过去,只见熊姥姥正满脸阴郁地看着自己。在她身旁还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孩童,那孩童一身红衣,像血一般。

青衣老者一惊之下,身后背着的满身蛇鳞的男子立时掉下地来。满身蛇鳞的男子掉地之后,一动不动。

熊姥姥的目光从那青衣老者的脸上慢慢移了开来,最后落到那满身蛇鳞的男子的脸孔之上。只见他脸色惨白如纸,身上的鳞片在阳光之下显得甚是诡异。熊姥姥慢慢走到那男子的跟前,站定,而后冷冷地看着他,眼睛之中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

青衣老者看到熊姥姥走到那满身蛇鳞的男子跟前,脸上肌肉抽搐。片刻之后,青衣老者忽然跪了下来,向熊姥姥低声道:“你就放过我哥哥吧。”说罢,低垂着头,目光不敢和熊姥姥对视,只是望向地面。也许在这一刻,青衣老者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毕竟那个满身蛇鳞的男子将风家寨上千位乡民一一毒死,而且将自己的亲生女儿作为挡箭牌,使之中毒而死,此人实在是无恶不作。熊姥姥将之困居在万蛇之窟之中,身受蛇鳞遍体之苦,他也是罪有应得。

熊姥姥嘿了一声,一字字道:“你觉得我该放他吗?”这话语之中的仇恨之意依旧浓烈得无以复加。

青衣老者脸色惨白,只是不住地在地上磕头。昨夜中毒之后,青衣老者侥幸不死,醒来之际,偷听到了熊姥姥和风冷情、“龙卷风”、小五等人的谈话。等众人休息之后,才从广场上悄悄爬起来,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进到万蛇之窟中。他被那数万毒蛇围住,幸好那数万毒蛇似乎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和那满身蛇鳞的男子身上的气息相同,才放他过去,进到龙祖的密洞之中。

看到遍体蛇鳞的男子,青衣老者惊喜之下,抱住他仔细端详,发现这人果然是自己苦苦寻觅多年的大哥。心中激动之下,便要将这男子从那密洞之中救走。谁料想那满身蛇鳞的男子琵琶骨中玄铁链和石壁紧紧相连,青衣老者一拉之下竟然是纹丝不动。

青衣老者随即取出背后行囊中的短刀,意欲将那玄铁链斩断。奈何短刀连挥数下,玄铁链一动不动,只在上面留下了几星白印。

无奈之下,青衣老者随即挥动短刀将玄铁链拴缚在石壁的一端整个切削下来。

石壁虽然甚硬,但终不及那玄铁链的坚硬。一个时辰之后,青衣老者终于将拴缚在石壁上的铁链连同那个铁环一并挖了出来。青衣老者将那满身蛇鳞的男子连人带铁链背负着,慢慢钻出蛇窟。不巧的是,熊姥姥正等在蛇窟外面。

青衣老者经过昨夜一番恶斗,又兼中毒,身上已然虚弱不堪。此番将满身蛇鳞的男子从万蛇之窟之中千辛万苦地背负出来,更是耗费了大量精力,此时此刻,青衣老者实已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

青衣老者深知已然无法和熊姥姥相抗,更兼另外一侧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大汉。当此之际,也只有苦苦哀求,希冀熊姥姥一念之下能放自己兄弟一马。

熊姥姥望着那满身蛇鳞的男子,脑海之中一瞬间掠过许许多多的画面——想当年鸳鸯一般,双宿双飞,何其幸福;后来远走他乡,孤身抚养爱女,心中怨念无穷;再后来,爱女长大,自己回了老家,意欲平安度过晚年,谁料想那贼子突然将一个好端端的风家寨毁了,也将他们的女儿害死在自己面前,令她饱受天人永隔,白发人送黑发人之苦。这一切都是眼前这贼子做下的孽……

熊姥姥瞳孔慢慢收缩,一只左手慢慢抬了起来,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匕首刃锋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

青衣老者正伏在地上,那匕首的光芒投射到他的双手之上,一闪一闪。他一惊之下,猛然抬起头,看见熊姥姥正欲挥落匕首将那满身蛇鳞的男子杀死,大急之下,站了起来,挡在那满身蛇鳞的男子身前。

青衣老者嘶声道:“你不能杀死他。”

熊姥姥森然道:“为什么不能?”

青衣老者嘶声道:“他已经被你整治成这个样子了,你还不能放过他吗?”

熊姥姥嘿然一声道:“他这叫做恶贯满盈,罪有应得。”

青衣老者眼里冒火,只是拦在满身蛇鳞的男子面前,眼睛死死地望着熊姥姥。就在这时,青衣老者只觉一只手臂拉住自己的衣襟。青衣老者回过头来,只见那满身蛇鳞的男子此时已经醒转过来,一只满是蛇鳞的右手正抓着自己的衣襟下摆,似欲站起身来。青衣老者急忙将那满身蛇鳞的男子扶了起来。

满身蛇鳞的男子两只灰蒙蒙的眼睛望着前方,却是什么也看不到。良久良久,侧过耳朵,似乎是在寻找熊姥姥所站立的方向。

熊姥姥眼睛慢慢眯成一条缝隙,缓缓道:“我在这里,狗贼!”这“狗贼”二字说出之际,其间带着刻骨的仇恨。

那满身蛇鳞的男子甫一听到熊姥姥的声音,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似是惊慌,似是恐惧,又似夹杂着无边的愤怒、痛苦。他缓缓道:“熊,天华,你,又来了。”

熊姥姥冷冷道:“你盼着我来吗?我看过你两次了。”

满身蛇鳞的男子默然半晌,复又缓缓道:“熊天华,我已经变成,如此,模样,你还想如何?”

熊姥姥仰天一笑,笑声传送出去,山窟前方的林间都是她这尖锐笑声的回声。良久良久,熊姥姥笑声一停,眼睛望着满身蛇鳞的男子,厉声道:“你这狗贼,你说我要如何?你难道不知道么?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到后来,语声之中满是无尽的仇恨之意。

满身蛇鳞的男子脸色不变,沉默片刻,这才开口道:“你杀了我吧。”

熊姥姥狞笑道:“杀了你?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我要将你还囚困在那万蛇之窟里面,一直到死。”

青衣老者怒火上涌,迈步上前,拦在满身蛇鳞的男子身前,大声道:“我既已将我大哥救了出来,自是不会再让他过那暗无天日的日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说罢,拔出短刀,护在那满身蛇鳞的男子身前。

熊姥姥嘿嘿两声道:“你以为你拦得住我们么?”

青衣老者咬牙道:“拦不住也要拦!”

熊姥姥衣袖一摆,从她的左袖之中蓦地钻出那只黑色的蜘蛛来。

熊姥姥伸出手指,一指青衣老者,那只黑蜘蛛立时慢慢地向青衣老者爬了过去。

阳光之下,黑蜘蛛每一步都爬得极其缓慢,每一步都像是爬在青衣老者的心上一般。

熊姥姥知道昨夜青衣老者未死的原因,极有可能是五毒咬在青衣老者身上,以致以毒攻毒,相互中和,反而解了这五种剧毒。倘若自己只是使出一只毒虫,那么青衣老者便极有可能一下毙命。是以这一次熊姥姥便只使用了一只黑蜘蛛。

青衣老者似乎也看出目前自己有性命之忧,但是却仍然紧握短刀,横在胸前,护住满身蛇鳞的男子。青衣老者一脸视死如归之意,倒是叫风冷情和“龙卷风”二人刮目相看。

熊姥姥阴恻恻地冷笑,看着那只黑蜘蛛一点一点向青衣老者爬了过去。

满身蛇鳞的男子忽然叹了口气,缓缓道:“熊天华,你放过我二弟吧。”语声疲倦至极,跟着只见他一把抓住面前青衣老者握着短刀的手,向前一扑。那把短刀从他身上贯胸而过,鲜血狂喷而出。

青衣老者再也顾不得越来越近的那只黑蜘蛛,转过身来,将满身蛇鳞的男子抱在怀中,大声叫道:“大哥,大哥,你这是何苦?”

满身蛇鳞的男子气若游丝,低声道:“将我埋在这附近吧,多谢你了,二弟。”一句话说完,似乎心事已然了结,气息顿绝。

青衣老者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熊姥姥看着自杀而亡的满身蛇鳞的男子,一时之间心中一阵迷茫——这十年的宿仇大敌毙命于斯,自己不知为何竟然毫无高兴之意。自己这十年来的期望便是要让那贼子受尽折磨,那贼子一朝离去,自己反而没有了目标。

熊姥姥看着痛哭流涕的青衣老者,叹了口气,心知自己也无法再下手杀死他,当即便将那黑蜘蛛唤了回去,递给小五。而后熊姥姥招呼小五、风冷情、“龙卷风”四人慢慢向山下而去。

一路之上,四人都是默默无语。回到风家寨,熊姥姥回到昨晚休息的那间木屋之中,关上屋门。

小五敲了数声,熊姥姥在里面低声道:“姥姥休息一会儿,你自己玩去吧。”

风冷情和“龙卷风”跟随小五来到广场。风冷情见小五怏怏不乐,随即安慰他道:“你姥姥没有事的,我估计只是疲累了,休息一天自然会好。”小五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吧。”“龙卷风”和风冷情看小五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心里暗暗发笑。

风冷情心道:“此时不便打搅她,待她休息几日以后,再行向她讨要那五蛊断魂钉的解毒之法。”

盏茶时分之后,三人忽见寨子门口的羊肠小路上一个高大的人影一闪,风冷情眼尖,早已看清那个人正是那青衣老者。只见那青衣老者一副落寞孤单的样子,沿着那条羊肠小路,向寨子外面慢慢走了过去,片刻之后,消失在树林之中。

风冷情心道:“看这青衣老者独自行去,显然是已经将那满身蛇鳞的男子埋在了万蛇之窟的左近山林之中。那满身蛇鳞的男子一生只为求得《毒经》,却最终埋骨在这荒芜的山林之中,一生遭际也甚坎坷。只不过那满身蛇鳞的男子手段太过毒辣,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此番埋骨异乡,也算是应得之报,怪不得旁人。”

广场之上,那数十具僵尸此刻却不知去了何处,只在广场中心还有那堆篝火的余烬,以及余烬上面那口能够招致百毒前来此地的聚仙鼎。聚仙鼎白日看来,外面黑乎乎的一层,似乎是被烟熏火燎才致如此。

三人坐在那聚仙鼎跟前,望着天边的浮云来来去去,望着山林之中的风去去来来,听着松树发出阵阵松涛之声,一时之间浑然忘了身在何处。直到夕阳西下,暮色四合,三人这才慢慢站起身来,走回木屋。

此时那熊姥姥所住的木屋屋门还是紧紧关闭。屋里面无一点动静,死寂得可怕。

风冷情心知熊姥姥一定是因为满身蛇鳞的男子的一朝离去,心里忽然升起一丝失落。茫然不知所措之际,她这才将屋门紧闭,在屋里面静静思索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

当下三人也不打搅她,在外面木屋早早睡了。

一直到第三天的早上,那紧闭的木门才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熊姥姥从那木屋里面缓步而出。只见熊姥姥脸上一片木然,没有丝毫表情,也不知道是喜是怒。

小五迎了上去,一把抱住熊姥姥,关切地道:“姥姥,你让我担心死了。”

熊姥姥望着小五,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拍了拍小五的肩膀道:“乖,姥姥没有白疼你。”转过头来,望向风冷情。

风冷情正在犹豫自己该如何开口。

熊姥姥缓缓道:“年轻人,还未问你的名字呢?”

风冷情道:“在下风冷情,这位朋友叫‘龙卷风’。”

熊姥姥点点头,道:“‘龙卷风’?好霸气的名字。”

“龙卷风”微微一笑道:“让姥姥见笑了。”

熊姥姥缓缓道:“风冷情,此间事情已了,我这便告诉你那五蛊断魂钉的解毒之法。”

风冷情心头一震,心道:“姥姥看来还真的知晓五蛊断魂钉的解毒之法。”一想到自己所中之毒可以治愈,风冷情心头一热,激动不已。

熊姥姥沉声道:“五蛊断魂钉确是我苗疆一种蛊毒,制练之法极其繁复,倘然没有得到制毒之人的解药,十有八九便要送了性命。五蛊断魂钉里面有五种蛊毒,分量不同,毒物各异,其中一味解药加错了,都会立时送了中毒者的性命。而我们熊家乃是苗疆蛊毒的集大成者,所有苗疆蛊毒的种种细微变化,俱都知悉,你这一次找到姥姥,也算你走运。”

风冷情喜道:“那就有劳姥姥施以妙手救治晚辈,风某感激不尽。”

熊姥姥道:“此时说能救你为时尚早,待姥姥看过你的征象之后,才能知道有几成把握。再说了,姥姥也不想做那食言之人,答应过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

熊姥姥伸出手将风冷情的一只右手袖管卷了起来,而后左手拿出一根金针和一个小小的白玉瓷瓶,取下瓶盖,右手持瓶,将白玉瓶子放到风冷情的手臂之下。而后左手两指捻起金针,在风冷情的右手手腕上轻轻刺落,一滴鲜血顺着风冷情的手腕轻轻滴入白玉瓶中。那滴鲜血在白玉瓶中仿佛开了一朵血花一般。

熊姥姥将风冷情的右手放下,而后转身走进木屋之中,双脚迈进木屋之际,留下一句话:“小五,不许进来打扰我。”

小五呆了一呆,努起嘴,看着熊姥姥走进木屋,将房门关上,喃喃道:“姥姥冤枉我,我什么时候打搅过你?”一转头,看见风冷情和“龙卷风”都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不觉一阵大窘。过了片刻,小五才不好意思道,“姥姥开玩笑的。”

风冷情笑道:“我们知道。”言下却哪里有相信之意。

小五急忙转移话题,道:“风大哥,你和这位大哥要去哪里?”

风冷情摸了摸鼻子,道:“我们此次来到这苗疆,就是来找人给我解五蛊断魂钉的奇毒的。”

小五道:“那解完毒呢?”

风冷情一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解完毒之后去哪里,风冷情还真没有打算。此番南来,自己只不过是想找一个鸟语花香、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安静静地死去。谁料想洱海边上遇到“龙卷风”,经他一番开导之后,他才升起了一丝希望。乃至找到这苗疆风家寨,遇到熊姥姥,得知五蛊断魂钉并不是无药可救,这才心里一块石头落下地来。至于未来去向何处,自是想都没有想。

此刻听到小五如此一问,风冷情心里忽然想到水灵——灵儿现在可好?

风冷情心里一痛,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水灵也许此刻正在和铁中坚双宿双飞吧?但那样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吧……

风冷情叹了口气,不再胡思乱想,向小五静静道:“我身体大好了之后,便看看这名山大川,和‘龙卷风’大哥游山玩水去也。”

小五脸上露出羡慕之色。

风冷情道:“你去不去?”

小五歪着头,想了想道:“姥姥该不会让我去,我还要陪着姥姥。”

看着小五一脸纠结的样子,风冷情笑道:“带姥姥一起去不就行了?”

小五恍然大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一转念间,小五忽然皱起眉头,又道,“可是姥姥不愿意去怎么办啊?”一时间大感头痛。

风冷情和“龙卷风”都是肚里暗笑。

便在这时,只听屋门吱呀一声开了,熊姥姥从那木屋里面缓步走了出来,一张满布皱纹的脸上还是没有丝毫表情。

小五叫了一声:“姥姥。”

熊姥姥向小五点了点头,而后一步步走到风冷情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风冷情被熊姥姥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忍不住道:“姥姥,有什么话你直说好了。”

熊姥姥沉默片刻,缓缓道:“有治,但有些麻烦。”

风冷情听到熊姥姥说出“有治”这两个字,不由得大喜,一把抱起小五,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子。但是听到熊姥姥后面说的五个字,不由得一怔,一怔之后随即笑道:“姥姥,风某不怕麻烦,只要这条命能保下来,再大再多的麻烦风冷情也不怕。”

熊姥姥点了点头,道:“你身上所中的五蛊断魂钉之毒需要一种守宫才能解得,可姥姥这里没有。咱们须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捉那守宫。”

风冷情知道熊姥姥口中所说的守宫乃是壁虎的别称。

这壁虎也是五毒的一种,善攀爬。武林之中有一门功夫叫做“壁虎游墙功”便是因了这壁虎而来。

风冷情知道熊姥姥口中所说的守宫一定是极为难找,又极其难捉,是以才会说有些麻烦,而且这麻烦一定不小。

风冷情沉声道:“姥姥你只要告诉我那守宫在哪个地方,我和龙大哥一起去,将那守宫捉来,然后姥姥再给我调配解药。”

熊姥姥嘿然一声道:“那个地方姥姥只去过一次,这次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姥姥不陪你们一起去,你们哪里找得到?姥姥陪你们走一趟,正好也带着小五历练历练。”

小五大喜道:“姥姥,咱们这一次去哪里?”

熊姥姥眼睛抬起,望着远处层层叠叠的大山,缓缓道:“姥姥带你去看一座传说之中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陵墓。守宫就在那陵墓之中。”

小五听姥姥如此一说,更是兴奋起来,大声道:“好啊,好啊!姥姥咱们什么时候去?”显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熊姥姥笑了一笑道:“事不宜迟,咱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风冷情略一犹豫道:“姥姥,你身上的伤势还未痊愈,不如就在这寨子里多休息几日。”

熊姥姥摆了摆手道:“这倒不妨。咱们一路之上慢慢行走,半个月就差不多到了。这半个月之中,姥姥身上的伤势自会慢慢痊愈。”

风冷情点点头,只是不太明白,熊姥姥口中的守宫为何会在一座陵墓之中,那又是怎样的一座陵墓?

风冷情将这些疑问一一问了出来。

熊姥姥沉思片刻,缓缓道:“这五蛊断魂钉解药里面的守宫并非寻常的守宫。那座陵墓之中的守宫经年居于阴寒之地——九重幽泉,是以体内乃属至寒,非寻常守宫可比。寻常守宫加在解药之中,也可解这五蛊断魂钉之毒,但是却不能将这剧毒根治去除。是以姥姥才带你们去那陵墓寻找那极寒之地的重泉守宫。那座陵墓乃是昔年中国第一位女帝的陵墓。”

风冷情浑身一震道:“第一位女帝,那不是武则天么?”

熊姥姥摇了摇头,道:“不是武则天。这位女帝乃是北魏的一个皇帝,谥号殇帝。

“据说北魏孝明帝元诩被当时把持朝政的胡太后杀死,然国不可一日无君,胡太后遂从后宫抱来一个女婴,假称是孝明帝之子,让女婴做皇帝,改元‘武泰’。不久胡太后为了避免被众人知晓此事,于是杀死该名女婴,另立元宝晖之子元钊为帝,是为北魏幼主。这名女婴在胡太后的操纵之下,匆匆登位又匆匆死去,昙花一现。然而后人多不知晓,这女婴其实并未死去,只不过隐姓埋名,远走他乡,流落到苗疆之地。她挟胡太后赐予的重宝,做了苗疆蛊婆的传人,最后荣升为蛊王。

“这蛊王一脉之前俱都是传男不传女,自殇帝成为苗疆第一位女蛊王之后,这才改了规矩,传女不传男,且不得再叫蛊王,以致后来便有了‘草鬼婆’这一说。

“这女蛊王死去之后,当地苗人便在猛虎滩上游十里的箭瀑给她造了一座王陵,将这女蛊王的遗骸安置在那王陵里面,而后封住箭瀑后面的洞口。千百年来,无人进入。直到数十年前一场地震过后,那箭瀑后面封住洞口的巨石被震得塌了一块,方才显出洞口。后来有人进入里面,才让那座王陵重见天日。只不过去过那座王陵的人们在出来之后,大多三个月内就会死去。

“有人便说那王陵之内有女蛊王施下的大量蛊毒,人们进入之后,便会中毒慢慢死去。时间一久,便没有人再敢进去了。那座蛊王陵墓也便成了一座蛊毒王陵,死亡禁地。”

熊姥姥讲到这里,停了下来,眉头不知不觉皱紧,似乎想起那座蛊毒王陵,她的心里也有着太多的畏惧。

风冷情心里一沉。蛊毒王陵如此险恶,那藏在蛊毒王陵深处的九幽重泉守宫恐怕也是极其难捉,否则的话,熊姥姥也不会甫一提起蛊毒王陵,便即眉头深锁。

只听熊姥姥继续道:“当年我曾经独自进去过那蛊毒王陵一次,虽然没有找到那蛊毒王陵的王棺所在,但是也从一侧的深渊进入到王陵的第二重,里面险恶重重,也幸好我是蛊术传人,这才有惊无险地闯了出来。那守宫便在第三重的王陵里面。”

风冷情不解道:“第三重?”

熊姥姥点点头道:“据我先祖口耳相传,那蛊王的王棺建在箭瀑后面山洞之中。而那山洞尤其深邃幽远,仿佛黄泉一般。山洞之中有一口深渊,深渊之下还有深渊,如此相连,一共有九重深渊。那蛊王的王棺便深埋在深渊之中的一层。

“那山洞深渊地势如此奇诡险要,蛊王后人将那王棺千辛万苦地放置其中,便是为了防止有人闯入,轻易将蛊王的王陵破坏,损毁王棺。”

风冷情沉声道:“姥姥,那蛊毒王陵如此凶险,你还陪着我们前去,此番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熊姥姥呵呵笑道:“姥姥答应你的事岂能不算?再说,你和这位‘龙卷风’贤侄,姥姥是相见恨晚啊。你们二人和我这乖孙子又是很对脾气,相谈甚欢,你的事情,姥姥自会尽心竭力。也希望他日姥姥离开这个世上的时候,你们二位看着姥姥的面子,能够多多照顾小五。”说罢,目光炯炯地望着风冷情和“龙卷风”。

风冷情听熊姥姥这一番话语之中有托孤之意,当即点头允诺道:“这个自然,姥姥但请放心。”

熊姥姥目光落到小五身上,心道:“小五生来孤苦,我一直有愧于他,这番身受重伤,即使好了,也是大伤元气,能够再活多久,自己也无法估计。眼前这个青年,看上去重情重义,当是照顾小五的最好人选。”过了片刻,熊姥姥抬起头来,对风冷情和“龙卷风”道:“你们二人先休息去吧,咱们明天一早就上路。”

风冷情和“龙卷风”点点头。

熊姥姥随即牵着小五的手,走回木屋之中,关上木门,似乎祖孙二人有什么体己话要说。

风冷情和“龙卷风”随即到一旁木屋之中休息。

二人知道这番前去那蛊毒王陵,又是一场恶仗。是以都是调适身心,准备齐全。

第二日一早,四人起来,草草吃了一点早饭,便背起行李,向南而去。

熊姥姥牵着小五的手,在前带路。风冷情和“龙卷风”在后面跟随。行出风家寨,到得官道之上,四人脚步加快。中午时分,赶到前方一处镇子之上,打尖吃饭。而后买了三匹马,三人策马而行。

小五坐在熊姥姥的身前,大是兴奋。这还是小五第一次骑马上路。小五不住挥动马鞭,那匹马在他的马鞭抽打之下,不住向前飞奔而去。

看到小五所骑的那匹马速度如此之快,风冷情不由自主又想起水灵的那匹黑玫瑰来。那匹黑玫瑰现在是不是和水灵在一起?

想至此处,风冷情的心便隐隐作痛……

 

 

 
上篇:第三章 毒蛊克敌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32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