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四章 杀机四伏
第四章 杀机四伏 文 / 糖衣古典 更新时间:2012-6-6 18:39:12
 

三人站在石桥前方,极目向桥对岸望去。一片漆黑之中,似乎有无数的萤火闪动。

小五一呆,奇道:“那是什么?”

风冷情皱了皱眉,对于这桥对面漆黑一片之中浮动的无数萤火,他也是索然无解。

“龙卷风”将小五放了下来,慢慢道:“咱们过去看看便知道了。”

风冷情点点头,道:“这里应该是那金国大墓的外围。这条暗河便是防止大墓里面进水,特意设置的一条排水沟。咱们沿着石桥过去,便知道里面那些萤火是什么物事。”

艺高人胆大,“龙卷风”和风冷情当即带着小五向那石桥走了过去。三人踏至石桥中央,只听轰然一声,那一座石桥陡然坍塌,三人都是身不由己地向石桥下面落去。

就在这一瞬间,“龙卷风”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小五,跟着左掌向下面虚空一拍,掌力激荡之下,顿时将身子弹了起来。半空之中“龙卷风”借力使力,借着这反推之势,轻飘飘地跃到对面岸上。

与此同时,风冷情也已拔出斩鲸刀,身子下落之际,斩鲸刀对准石桥崩塌的两侧残留的一段青石,刀尖一点,身子弹了出去,落到“龙卷风”身旁。

二人惊魂稍定,回头望去,只见那一座石桥中间部位已然坠入暗河河水之中。

小五眼睛望着二人,脸上带着艳羡之色,道:“你们的轻功这么好,能不能哪天教教我?”

风冷情摸了摸小五的头,微微一笑道:“这个自然可以。咱们这一次出去之后,我便将我淘沙派的轻功传授给你,好不好?”

小五大喜,连连道:“太好了,太好了。”

“龙卷风”指着那一座坍塌的石桥,缓缓道:“这石桥怎么会在咱们经过之际,自行坍塌?莫不是这其中有些古怪?”“龙卷风”望向风冷情,眼中满是疑惑。

风冷情缓步走到那石桥跟前,仔细看了看,然后缓缓道:“这石桥之中确实有些机关,只要经过这石桥之人踩到石桥中间,这石桥便立时坍塌损毁,让来人坠入河中。而那河水之中必定有些什么物事会将来人吞没。”

风冷情眼睛向那一旁的暗河之中望了过去,只见那暗河河水一平如镜,哪里看得出有什么古怪?风冷情心中一动,从身后行李之中取出一件衣服,而后在这石桥附近找了一块碎石包上,将那裹着碎石的衣服猛地向暗河之中掷去。

三人站在岸边,目不转睛地向那暗河之中望去。只见那裹着碎石的衣服还未落到水中,水里面便是一阵水花四溅。跟着一颗黝黑的头颅从暗河河水之中跃了出来,一张口将那裹着碎石的衣服吞了下去,而后迅捷地没入河水之中。

小五咦了一声,满脸惊奇之色,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那怪兽出没的地方对风冷情道:“风大哥,你看那是什么怪物?”

风冷情摇摇头。这个怪物只露出一个黝黑的头颅,随即迅速钻入水中,让他如何分辨得出这是什么东西?

风冷情不禁大是头痛。进到这金国大墓之中,先是遇到独脚怪兽,此刻又遇到这在暗河之中出没的不知名的黑头怪物,却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古怪。

“龙卷风”望着那黑黝黝的河水,缓缓道:“这黑头倒是只在暗河之中出没,只要不靠近水边,不落入水里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前面那一片萤火是什么东西,让人堪忧啊。”说着目光转了过来,望向前方。

风冷情还未及说话,只见一点萤火从远方晃晃悠悠地飘了过来。那点萤火飘到距离三人还只十丈之遥,便停了下来,悬在半空之中。

风冷情、“龙卷风”、小五三人站在岸边,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一点飘过来的萤火,心中大是疑惑。

不知道那萤火有什么门道,这般飘到众人身前有何用意。正自心中疑惑之际,只见那萤火蓦地往下一沉,跟着闪电一般飘到风冷情面门之前,向风冷情眼睛扑了过来。

好在风冷情一直留神,暗自戒备,那萤火一动,风冷情的食中二指蓦地提起,一下夹住。这一下也是快如电光石火。

那只萤火般的物事便被风冷情这一记灵犀指捏个正着。那物事身上的亮光噗的一下灭了。

风冷情将手指慢慢提起,就着左手之中的火折子一照,只见那只萤火全身血红,大小跟萤火虫并无区别,只是颜色鲜艳夺目。就是不知在这漆黑一片的墓室之中,这只全身血红的萤火虫是如何形成这一身绚烂的颜色。

风冷情正自思索这为何物的时候,那小五忽然大声道:“风大哥,快将这萤火虫放下,这萤火虫有毒。”

风冷情一怔,急忙将那物事向地上掷了下去。它又亮了起来,而后迅捷异常地向远处飞了过去。

风冷情再低头看向自己适才捏住它的两根手指,赫然发现两根手指上沾染了一丝血色。而且那血色正自一点一点向肌肤里渗透进去,跟着便有一点点麻痒的感觉涌了上来。

风冷情皱起眉头,问小五道:“小五,你知道那是什么来头?”

小五着急道:“一会儿我再跟你详细述说,我先给你把这萤火虫的毒解了。”说罢,走到风冷情跟前,伸出右手,将袖管之中的小白龙抓住,提了出来,而后将小白龙的蛇口对准风冷情的食指指端。一声吆喝,那条小白龙立即张开蛇口,咬了上去。

风冷情只觉自己食指指端一痛,急忙强行忍住。

只见小白龙咬在风冷情的食指指端,不住吮吸,片刻之后,便有一丝殷红的血色顺着风冷情的食指指端慢慢流入小白龙的体内。那小白龙便如同一条粉龙一般。

过得片刻之后,风冷情的食指指端红色尽去,小五随即吆喝小白龙松开食指,继而咬在那根中指指端之上。片刻之后,风冷情的中指指端血色也尽都被小白龙吸去。小白龙这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口,再看小白龙,已然腰身粗了老大一圈。

小五将小白龙收了起来,而后转过头来,询问风冷情有无异状。

风冷情晃了晃手指,只觉两根手指麻痒尽去,已然无事,这才复又问起这古怪的萤火虫的事情。

小五沉声道:“我记得小的时候,我姥姥跟我说过,这种萤火虫跟一般的萤火虫不大一样,这种萤火虫叫做血萤火,是一种常年栖息在墓室暗洞里面的萤火虫。最初这一种萤火虫还是透明的,只不过这萤火虫长期吸食动物的血液,血色入体,慢慢也就变成了红色。”顿了一顿,小五眼睛望向那一条暗河,缓缓道,“而这血萤火之所以有毒,也是因为吸食了这暗河之中怪兽的血液所致。”

风冷情和“龙卷风”都是心中一凛。风冷情缓缓问道:“姥姥可否说起过这暗河之中的怪兽叫什么名字?”

小五点点头道:“姥姥说,那怪兽叫做乌头铁鳄,喜欢住在阴凉潮湿的地方,而且有血萤火的地方便一定有这乌头铁鳄。”

风冷情奇道:“这却是为何?”

小五道:“据我姥姥说,好像这血萤火和乌头铁鳄仿佛共生的一般。那乌头铁鳄头骨坚硬,且身上披着一层厚厚的皮肤,便是寻常的刀剑也攻之不入。只不过这乌头铁鳄的肚腹之下却是它的薄弱之处。

“乌头铁鳄肚腹下面的皮肤间有大量薄薄的褶皱。那些阴湿之处的虫蚁之属便吸附在乌头铁鳄的褶皱之间,将乌头铁鳄肚腹下面叮出一个个血包。

“那些虫蚁多半有毒,毒素侵入乌头铁鳄体内,便将乌头铁鳄折磨得全身麻痒不止。幸好那些虫蚁的毒素有限,不致将这乌头铁鳄毒毙当场。但是这些虫蚁聚集在乌头铁鳄肚腹下面,也会让乌头铁鳄疼痛不已。

“幸而有那些血萤火,血萤火一见到虫蚁聚集到乌头铁鳄腹下,便上前将那虫蚁驱走,将血包里面的毒血吸干吸净。是以乌头铁鳄离不开血萤火,而血萤火日久天长,也便习惯了以乌头铁鳄血包内的毒血为食,终年围聚在乌头铁鳄身周百丈之内。”

风冷情点点头道:“原来如此。”眼睛向前望去,只见前方黑暗之中漂浮着无数只血萤火,不由得心里一动,缓缓道:“既然是那些血萤火不离乌头铁鳄身周百丈之内,那前面一定还有乌头铁鳄存在。”

“龙卷风”也点点头,道:“风兄弟说得不错,这里的乌头铁鳄一定不止河里面的这一条。”

风冷情沉声道:“咱们向前走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龙卷风”和小五都是点点头。三人当即缓步向前行去。走出数十丈之后,只见前方黑暗之中一双凶残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三人。

风冷情当即伸出双手,拦住“龙卷风”和小五,而后低声道:“说曹操,曹操到,前面似乎就是乌头铁鳄。”

一言未毕,只见前方那一双凶残的眼睛慢慢向三人靠近。不一会儿工夫,便来到三人身前十余丈开外。

风冷情等人借着手中火折子的光亮,已然看清这乌头铁鳄的样子。只见这乌头铁鳄身长四五丈,全身似乎披着一层漆黑的铁甲一般,一颗头颅之上两只小眼凶光毕露,望着三人。

蓦地,那乌头铁鳄头颈向前一探,跟着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口白森森的牙齿,向着三人低吼一声。吼声如雷霆一般,在这幽暗的墓室之中来回激荡,震得屋顶石屑簌簌而落。

小五向那乌头铁鳄怒目而视。

风冷情正自筹思是否挥出斩鲸刀,一刀将这乌头铁鳄杀了。便在此时,站在一旁的“龙卷风”迈出数步,眼睛瞪着那只乌头铁鳄,而后也是张开大嘴,仰天一声大吼。这一声大吼较之适才那乌头铁鳄的吼声,更要震耳欲聋。

风冷情和小五都是心头巨震。那一只乌头铁鳄似乎也被“龙卷风”的气势所慑,垂下头去,而后调转身子,嗖的一声,向远处飞奔而去。看此情形,竟似被“龙卷风”这一吼之威吓得落荒而逃。

小五不禁哈哈大笑,道:“你这一吼之威竟将乌头铁鳄吓跑了,看来这乌头铁鳄也是欺软怕硬,不值一哂啊,哈哈!”

“龙卷风”一怔,他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吼,竟有如斯威力。

风冷情笑道:“‘龙卷风’,你这一吼,不亚于少林寺的佛门狮子吼神功。”

“龙卷风”摆摆手,道:“让风兄弟见笑了。”顿了一顿,“龙卷风”皱起眉头,缓缓道,“不过我总觉得这一只乌头铁鳄不是惧怕我的吼声,而是另有原因。”

小五奇道:“另有原因?”

“龙卷风”缓缓道:“是啊,也许那一只乌头铁鳄是搬救兵去了。”

小五奇道:“救兵?”一句话还未说完,只听墓室前端蓦地传来数声低吼。那吼声和适才那一只乌头铁鳄发出来的一模一样。

风冷情脸色一变,心中暗道:“不好,那一只离去的乌头铁鳄一定是如‘龙卷风’所说,招聚同伴来了。”

风冷情当即招呼“龙卷风”道:“‘龙卷风’,咱们退到那断掉的石桥旁边,背靠石桥,免得被那些乌头铁鳄来个前后夹击。”

“龙卷风”点头,当即抱起小五,飞步向那石桥奔了过去。风冷情紧随其后,三人来到石桥旁边。

“龙卷风”将小五放到那石桥一侧,嘱咐小五站在那石桥残缺的栏杆旁边,千万不要下来,而后和风冷情二人一左一右相隔数丈之遥,面向前方。

只见黑暗之中,七八只乌头铁鳄慢慢爬了过来。一个个目露凶光,眼睛望着风冷情和“龙卷风”,眼神之中带着无边煞气,似乎要将这二人撕得粉碎。

风冷情和“龙卷风”站在石桥旁边,纹丝不动。

最前的那一只乌头铁鳄猛地张开大口,仰头一声吼叫,随后四蹄踏地,向风冷情冲了过来。其余数只乌头铁鳄也是一起发力,向风冷情和“龙卷风”所站的方位直冲而来。

“龙卷风”口中一声大喝,道:“来得好!”左脚迈出一步,一只铁拳蓦地向奔向自己的一只乌头铁鳄迎头打了过去。

这一拳击出,快似闪电。那只乌头铁鳄来不及躲避,被“龙卷风”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面门之上。只听砰的一声,那只乌头铁鳄的脑门被“龙卷风”这一拳击中,竟然没有碎裂,而是晃了一晃,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看来“龙卷风”这一拳虽没有将那乌头铁鳄头骨击破,但是也将那乌头铁鳄打得昏晕过去。

“龙卷风”眉头一皱,心道:“看来这乌头铁鳄的确是名不虚传,头颅坚硬得像是铁铸的一般。”眼见第二头乌头铁鳄又向自己扑了过来,“龙卷风”当即身子往左面一冲,避开乌头铁鳄的正面,冲到那乌头铁鳄的一侧,而后铁拳再次挥出,这一次却是向着那乌头铁鳄的腹部击了过去。

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那乌头铁鳄的腹部,势如破竹,如击败革,顿时贯腹而入。

那只乌头铁鳄发出痛苦的一声低吼,身子往左面一歪,顿时倒在地上。

“龙卷风”右拳拔出,那乌头铁鳄的腹部血如泉涌,身躯不住抽动,眼见是活不成了。

其时,紧随这一只乌头铁鳄身后的三只乌头铁鳄,眼见这一幕,竟然是转头便跑,只听石地之上咚咚声响,不一会儿工夫,那六只乌头铁鳄便跑得无影无踪。地上只剩下了一只被“龙卷风”洞穿腹部而死的乌头铁鳄,还有一只被“龙卷风”刚猛拳力打晕的乌头铁鳄。

小五笑道:“风大哥,都不用你出手,‘龙卷风’哥哥就把这乌头铁鳄解决了,看来这些乌头铁鳄也不过如此。”

风冷情道:“还是‘龙卷风’的铁拳厉害。”

“龙卷风”微微一笑道:“是这些乌头铁鳄太没本事了。”

风冷情道:“剩下的乌头铁鳄被你的铁拳吓走,估计是不敢再出来的了。咱们这就赶快向前,找寻那点穴观音。”

“龙卷风”当即抱起小五,点点头,和风冷情纵身向前奔了过去。

一路之上,那些血萤火看到三人过来,都是纷纷避走,再也不敢靠前,似乎知道这三人的厉害。

三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一直奔出里许,前面赫然出现两扇巨大的石门,石门足足有七八丈高。在这地下墓室之中蓦然见到石门,三人都是心中一震。

小五好奇地打量了这石门几眼,这才向风冷情问道:“风大哥,这石门里面是不是主墓室?”

风冷情沉声道:“我看看再说。”而后,走到那两扇巨大的石门跟前,抬头望去,只见这石门之上左右各自雕刻了两颗狰狞的狼头。每一颗狼头都有磨盘般大,狼牙突兀,狼眼狞厉,看上去竟似大有妖异之气。

风冷情心中一动,心道:“这两颗狼头看上去竟是非常熟悉。这是怎么回事?”

风冷情心头一转,猛然想起,自己曾经在“龙卷风”的肩头看过一颗狼头——那一颗狼头和此刻面前石门上雕刻的狼头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刻在肩头,一个刻在石门之上;一个大,一个小。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差别。

风冷情转过头来,向“龙卷风”道:“‘龙卷风’,你过来看一看,这一颗狼头是不是和你肩头的一模一样?”

“龙卷风”眉头微皱,缓步走到那石门跟前。抬头望去,这一望之下,“龙卷风”心头的震惊更是大过风冷情。

“龙卷风”残存的记忆之中,有一幕就是自己少年的时候,无意之中在铜镜上看到自己肩头的那一颗狼头。那时候心中便震撼莫名,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小孩子身上没有,而偏偏自己身上便有这一颗狼头,是以对这狼头的记忆尤为深刻。此时此刻看到这石门之上的狼头,心中便怦怦大跳起来,心中陡然升起一个念头:“莫非这一座地下鬼城竟然和我们突厥皇族大有干系?”

风冷情此时也已想到此节,当即沉声道:“‘龙卷风’,也许这里便是一座墓中墓。”

“龙卷风”一呆,奇道:“什么叫做墓中墓?”

风冷情沉声道:“这古时王侯遴选陵墓的时候,有时候会看上相同的一处龙穴。比如说,大金的皇帝看上大宋皇帝的墓穴,建造之时,未曾发觉,直至建造一半的时候,这才发现地下还有一座陵墓。其时也不便更改,又兼所相中的那一处龙穴天生藏风聚气,风水绝佳,是以也就不再迁往别处,就在原址开掘,修建。建好之后,这便成了一座墓中墓。

“有时候因为种种原因,便留下一些痕迹,也未可知。这里说不定便是如此形成。”

“龙卷风”眼睛望着面前这两扇厚重的石门,缓缓道:“倘然如你所说,那这里便真的是我先祖的皇陵了?”

风冷情道:“这还要咱们进到大墓里才能知晓。”

小五眼睛转了一转,道:“既是如此,那咱们赶快进去吧。”

风冷情点点头。

小五看了看这厚厚的石门,对风冷情道:“难道咱们要破门而入?不过这两扇石门这么厚,怕是要动用‘龙卷风’哥哥的神力了。”

风冷情摇摇头道:“这一次倒不用麻烦他。”

小五奇道:“为什么?”

风冷情伸出手,指着这两扇石门上方,道:“你们看,这石门之上留有印迹,那点穴观音的两大高手一定和我师妹顺着这石门上面的天眼钻了进去。”

小五奇道:“什么叫天眼?”

风冷情沉声道:“天眼就是陵墓之中类似于天窗之类的一种孔洞,原本是建造陵墓的工匠以防陵墓建造完毕之后,被活埋于墓室之中,做了人殉,这才留了一个天眼,好在危急的时候,得以逃生。这和虚位一样,都是建造陵墓的工匠留下的保命后招。”

小五这才恍然大悟。

“龙卷风”凝神望去,果然看到那石门之上有几行浅浅的印迹,似乎是有人爬至其上,留下来的。

“龙卷风”抬起头,向上望去,只见在那左面石门顶端果然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孔。只不过那洞孔也就只有尺半见方,从下往上望过去更显狭小。

小五望着那天眼,看了看“龙卷风”的身躯,嘻嘻一笑道:“‘龙卷风’哥哥,风大哥过得去这天眼,你这身材恐怕要会缩骨功才可以过去。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缩骨功。”

“龙卷风”没有答话,吸了一口气,右手从腰间拔出一柄雪亮的匕首,而后纵身而起,向着那石门扑了上去。

这一扑之势迅疾异常,只见“龙卷风”贴到那石门之上,跟着右手之中的匕首向那石门上用力一插。那石门甚是坚硬,“龙卷风”手中的匕首虽然锋锐异常,但是也只在那石门之上插出一个小小的白印。但“龙卷风”借着这一插之力,复又向上一跃。如此三番,“龙卷风”已然攀到那天眼之下。一伸手,便勾住了天眼的边缘,借势一跃,钻了进去,消失在天眼之中了。

小五一呆,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喃喃道:“想不到‘龙卷风’哥哥真的会缩骨功啊,我可看走眼了。”

风冷情沉声道:“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小五歪着头,看了看风冷情,心道:“你又何尝不是?”

就在这时,只听从那天眼之中传来一阵砰砰的打斗之声。

风冷情脸色一变,道:“不好,莫不是在里面遇到敌人了?咱们快些进去。”

小五奇道:“这里面哪有敌人?”随即转念一想,心道:“莫不是那两个点穴观音?”

风冷情低声道:“这陵墓里面不仅是机关重重,咱们能够进来,别人也能进来。”当即让小五攀上他的肩头,而后施展壁虎游墙功,顺着石门一路向上攀了过去。攀到天眼跟前,慢慢爬了进去。

风冷情顺着天眼后面的石门一路下滑,不一会儿工夫便溜到了地上。晃动手中火折子,向前看去,只“龙卷风”此时正和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斗在一起。

那人影身形不高,但是身手敏捷,只见那黑影围在“龙卷风”的身旁,出手迅捷,不时伸出拳头,向“龙卷风”背后击来。

“龙卷风”站在那里,也不见他如何作势,但是那黑影每一拳击出,“龙卷风”便一拳打回。这一拳便正好和那黑影击来的拳头相撞,两拳相撞,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风冷情奔到“龙卷风”和那黑影身旁,火光之下,只见那黑影是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妪。老妪脸上蒙着一块黑巾,只露出一双眼睛,那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杀气。

风冷情朗声道:“‘龙卷风’,用不用我来助你?”这一句话其实是说给那黑衣老妪听的。言下之意自是要那黑衣老妪明白当前情势,莫要在此纠缠恋战。否则的话,二人联手,那黑衣老妪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黑衣老妪其实心中早已叫苦不迭。自己本想在黑暗之中偷袭这大个子,谁料想这大个子早已发现,闪过了自己那暗中一击,和自己动起手来。自己每一击都是打在那大个子的拳头之上。自己的一只老拳早就隐隐作痛,本想逃之夭夭,谁料想又冒出这么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来。自己这一下可是腹背受敌了。

黑衣老妪心中打鼓,心中暗道:“看来情势不好,还是脚底抹油,开溜吧。会合师妹再和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少年斗一场。”黑衣老妪心中打定主意之后,当即一拳向“龙卷风”击了过去。

“龙卷风”一拳迎上,就在两拳堪堪相交的刹那,那黑衣老妪的拳头忽然散开,一股浓烟随即从那黑衣老妪的掌心弥散开来,刹那之间将黑衣老妪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而后那一团黑烟便裹挟着黑衣老妪向前急冲而去,转瞬间消失在前面的墓道之中。

“龙卷风”停了下来,眼睛望着那黑衣老妪离去的方向,微微皱眉,对风冷情道:“风兄弟,你说这黑衣老婆婆是什么人?会不会是点穴观音?”

风冷情也是双目望着那黑衣老妪离去的方向,缓缓点了点头。只不过那黑衣老妪为何会埋伏在石门里面,伺机偷袭,这倒甚是古怪。

风冷情将小五放了下来,晃动火折子,向四下里照去,只见这石门后面乃是一条笔直宽阔的墓道。

墓道足足有三十余丈开阔。墓道两侧每隔十余丈便站着一尊手持兵器的铁甲铜人。

那铜人手中兵器或是开山大斧,或是百炼钢枪,或是丈八铁钺,兵器不一,每一尊铜人却都是威风凛凛。

三人沿着这墓道中央慢慢走了过去。穿行在这一列列铜人之间,三人心头都有一种逼仄之感,甚是压抑。

小五摸了摸鼻子,皱眉道:“风大哥,我怎么总是觉得这些铜人有些古怪。只不过到底有哪些地方古怪,我还一时说不出来。”

风冷情也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听了小五的这一番话之后,心头一动,当即走到左侧石壁前方一尊铜人跟前,细细端详起来。这一望之下竟是心中一寒。

小五和“龙卷风”见风冷情驻足不走,不知何故,当即也走到风冷情身前,向那一尊铜人望去。这一望之下,二人心中也是同时打了一个突。

原来,走近那铜人跟前,三人才发现,那一具铜人身上披着一层厚厚的铁甲,脸上罩着的却是一张青铜面罩。

那青铜面罩依照脸形所铸,只在眼耳口鼻之处留出数个洞孔。在这面罩眼孔之处,三人赫然发现一双呆滞凝固的眼睛。那眼神之中早已了无生气,似乎这铜人体内还装着一具死人的尸骸。这是怎么一回事?

风冷情绕着这一具铜人转了一圈,这才发现,这一具铜人身上除了铁甲覆盖之外,余下尽皆为铜铸。只不过在铁甲下面露出的铜铸腕臂、膝盖之处都有一条细细的纹路,纹路笔直通了下去。

风冷情心中一动,当即拔出斩鲸刀,顺着那细细的纹路插了下去。

斩鲸刀削铁如泥,只听嚓的一声,便插入那纹路之中。而后风冷情手腕用力一抖,斩鲸刀在那纹路之中一蹦,只听咔啦一声,那一尊铜人左腿外面的一层铜罩一分为二,露出里面尸骸的左腿。

那一具尸骸早已没有了衣服遮蔽,露出光秃秃的一根腿骨,血肉肌肤早已消失不见了。

小五吃了一惊,道:“想不到这铜人里面还真的有一具死人的尸骨。”

风冷情点点头道:“看来这一具尸骸是死后被装入铜人里面。这铜人就如同相对的两个铜罩子一般,将这一具尸骸罩住,而后又罩上青铜面罩。这一下倘然不仔细观看,便看不出这其中的秘密。”只不过将这一具尸骸如此处心积虑地放入铜人之中,目的为何?风冷情一时却索然无解。

“龙卷风”缓缓道:“莫非是一门失传已久的邪术?这金国大墓的墓主建造这陵墓之时,为了防止后世有人盗墓,便想出这一门邪术,用以克制那些胆大包天的盗匪?”

风冷情沉吟片刻,缓缓道:“我也不太清楚。”顿了一顿,道,“或许真的如你所说,这一具尸骸乃是为了防止有人倒斗摸金,才刻意为之。”

小五摸了摸鼻子,奇怪道:“但是这铜人摆在这里,有何用处?用来震慑那些进入大墓的盗匪吗?可是这样一来,这些铜人岂不是动弹不得,又如何威吓震慑那些盗匪?”

风冷情眼睛望着面前这一具铁甲铜人,缓缓道:“也许这些铜人可以动的。”

小五吓了一跳,道:“风大哥,你说什么?这些铁甲铜人可以动?”

风冷情点了点头。

小五奇道:“那它们如何动?”一语未毕,只见面前的这一具铁甲铜人蓦地挥起手中的那一把巨斧,猛地一下向着“龙卷风”迎头劈落。

小五惊呼一声,急道:“快闪开!”

好一个“龙卷风”,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身子猛地向后飞了出去。这一下倒飞,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嗖的一声,倒飞出数丈开外。

那铁甲铜人手中的巨斧劈头斩落,直直地落在地面之上,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一把巨斧直将地面上的青石砍成两半。这一斧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那铁甲铜人一击不中,单手抬起斧头,眼睛望向三人。透过那青铜面罩,依稀可以看到面罩里面那毫无半点生气的眼神。

风冷情早已抱起小五,奔出数丈开外站定,将小五放下。而后和“龙卷风”成掎角之势,一左一右。风冷情右手按在那斩鲸刀之上,随时要拔刀而上。

那铁甲铜人眼睛扫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龙卷风”的身上,而后剩下的一只独腿在地上一撑,猛地向“龙卷风”奔了过来。

人未到,那一把巨斧已然破空疾斩而至。斧风劈面而来,直将“龙卷风”的脸颊刺得生疼。

“龙卷风”将头一低,身子往前一滚,一记狸猫扑鼠,从那铁甲铜人的身下钻过。而后身形急转,右腿一勾,正正勾在那铁甲铜人的一只独腿之上。那铁甲铜人砰的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

铁甲铜人手中巨斧往地上一撑,正欲翻身而起。这边,风冷情早就一个虎扑,手中斩鲸刀一刀砍下!这斩鲸刀何等锋锐,只一刀便将这铁甲铜人分为两半!

那铁甲铜人断为两截之后,右手中的那一把巨斧晃了两晃,终于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小五大着胆子,走到那铁甲铜人跟前,用脚在那铁甲铜人身上踢了两下,那铁甲铜人毫无反应。小五这才放下心来,抬起头,向风冷情道:“风大哥,这铁甲铜人怎么还可以自行出手攻击?”

风冷情缓缓道:“古时候的帝王陵墓建好之后,为了防止有人倒斗摸金,便在其中设置了种种机关。这铁甲铜人想必便是其中之一。至于这铁甲铜人缘何会动,大概是一种借尸还魂之术。”

小五奇道:“什么是借尸还魂?”

风冷情沉声道:“小五,你看过乡下农村之中,人死之后,便搭建一座灵堂,将那死人的棺材停于灵堂之中,其后必须有人守灵吧?相传,若是无人守灵的话,有野猫从这棺材之旁经过,便会将那棺材之中的尸首惊起。乡间所谓的诈尸,便来源于此。”顿了一顿,风冷情继续道,“借尸还魂便也是由此而来。野猫身上据说有一种灵气,一俟接近那棺材,便能将棺材之中的尸首惊得诈尸。而这古墓之中的铁甲铜人身上一定是放了某些药物,一俟生人靠近,便将这铁甲铜人体内的僵尸唤醒,而后自行攻击进入这古墓之中的来者。这便是借尸还魂之术,和那湘西赶尸差不多。只不过赶尸匠也是驱赶那些僵尸自行前进,那些僵尸轻易不会伤人,而这古墓之中的僵尸泰半是保护古墓的护卫。”

小五听得连连咋舌,而后抬起头,看着这墓道两侧一列列的铁甲铜人,倒吸一口凉气,伸出手,指着这周围的铁甲铜人,道:“那这些铁甲铜人都会动了?”

风冷情目光从这些铁甲铜人身上一一掠过,而后缓缓道:“应该如此。是以咱们要更加小心。前行的时候,尽量离这些铁甲铜人远一些,以免将这些铁甲铜人惊得诈尸起来。”

小五伸了伸舌头,心中道:“这些铁甲铜人体内的尸骸看来是不怕毒,如果怕毒的话,那就方便得多。自己身上带的这五毒便足以对付。”

三人再次向前而行。墓道之上,两列铁甲铜人中间有数行浅浅的足迹。

风冷情凝神望去,看见这数行足迹甚浅,足迹娇小,宛然便是女子留下的。心中一动,心道:“看来那两名点穴观音和我师妹便在前方。”心中一热,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复又走出数十丈,只见地上似乎有灼烧的痕迹,而那女子的足迹便在这灼烧的痕迹旁边绕过。

三人游目四顾,只见这墓道两侧,在那两列铁甲铜人中间的墓壁之上,各自露出一个圆圆的洞孔。洞孔里面笃自冒着一股火油的气息。

“龙卷风”看着那洞孔之中冒出的袅袅青烟,沉声道:“风兄弟,咱们快追,你看这青烟未散,显是触发这墓道机关不久,想必那点穴观音就在前方不远。”

风冷情心中一凛,道:“好,快走。”说罢,一把抱起小五,提气向前直奔。“龙卷风”紧随其后。

三人奔出十余丈开外,突然之间,墓道左侧石壁旁边的一具铁甲铜人迈开大步,向着三人奔了过来,猛地拦住三人去路,手中巨斧凌空而至。

这一下突如其来,三人都是一怔。

风冷情急忙止步,向一旁闪了开去。

“龙卷风”却是斜刺里往前一冲,转到那铁甲铜人身侧,蓦地伸出手去,一把抓住那柄巨斧的斧柄,只一下便将这巨斧夺了过来。

那铁甲铜人一怔之下,还不及反应,便被“龙卷风”手中巨斧拦腰一抹,生生断为两截。

小五这一边刚刚喊出叫好声,便见三人身周的铁甲铜人一起舞动兵器,迈开大步,向着三人噔噔噔冲了过来。跟着三人便听得一个女子阴恻恻道:“三个小子,看看你们抵不抵得过这铁甲铜人阵。”

这声音显得甚是苍老。三人心中已然猜到这老女人的声音,一定是适才那黑衣老妪所发出的。这黑衣老妪的声音来自前方暗处,风冷情等人听了都是心中暗怒。

风冷情心道:“我们三人跟你无冤无仇,为何三番两次暗算于我们?难道是怕我们进到此间来分一杯羹吗?”当下朗声向那黑暗之中道:“前辈,我们前来此间,只是想找回我师妹水灵。此间冥器绝不染指,这一点前辈大可放心。”

前方黑暗之中,那黑衣老妪嘿嘿冷笑数声,而后缓缓道:“你们先过这铁甲铜人阵吧,过得了的话,一切好说。过不了的话,那就只有命丧此处了。嘿嘿。”

小五越听越怒,忍不住大声道:“放你娘的屁。”

黑衣老妪在黑暗之中冷冷道:“不过是个小娃娃,嘴便这般臭,该打该打!”

小五怒道:“你这老乞婆,出来,小爷教训教训你。”

黑暗之中,那黑衣老妪却嘿嘿冷笑数声,不复答言。

就在这时,那五六尊铁甲铜人已然各自手持兵器,扑了过来。火折子亮光之下,只见那五六尊铁甲铜人青铜面罩底下露出的是一双双带着死亡气息的双眼。

小五心中一寒,只听“龙卷风”沉声道:“风兄弟,你照顾好小五,我来收拾这些铁甲铜人。我就不信,咱们三人收拾不了这几尊铁甲铜人。”这后面一句话自是说给那黑衣老妪听的。

风冷情听“龙卷风”话中甚为自信,当即道:“好。”右手斩鲸刀拔了出来,站在小五身前。

只见六尊铁甲铜人已然冲到三人面前十来丈开外。“龙卷风”虎吼一声,手中提着先前那铜人手中的巨斧,猛地迎了上去。只见他一斧头便向打头的一尊铜人拦腰斩了过去。

那一尊铜人冲得过猛过快,哪里来得及躲避,被“龙卷风”一斧头切为两半。紧接着只见“龙卷风”手持巨斧,足下毫不停留,身形犹如风驰电掣一般,奔来奔去,转瞬间便听得一阵砰砰砰的声音。

那六尊攻上来的铁甲铜人无一幸免,都在这顷刻之间被“龙卷风”一阵砍瓜切菜一般斩为两半,狼藉一片。

小五哈哈大笑道:“老乞婆,你看看,我们可对付得了这铁甲铜人阵?”

只听黑暗之中那黑衣老妪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声息俱无,似乎已经离开。

“龙卷风”手持巨斧,站在原地,威风凛凛,有若一尊战神一般,便连风冷情看了也颇为心折。风冷情心道:“这‘龙卷风’不知先前跟谁学得一身的好武功,似乎什么武器在他手里都能使得出神入化。这巨斧就似给‘龙卷风’打造的一般。”

“龙卷风”向风冷情一摆手,道:“走,咱们去追那点穴观音,莫被她跑了。”说罢,提气纵身向前追了过去。

 

 

 
上篇:第三章 初入古墓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314)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