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二章 正位的恶魔
第二章 正位的恶魔 文 / 暗地妖娆 更新时间:2012-6-6 18:52:29
 

杜春晓皱着眉头翻开未来牌,正位的恶魔。

“大太太,恶魔牌若被男人抽到,意味着他会惹杀身之祸或暴病而亡;女人抽到可就奇了,说的可是堕胎。”

 

 

 

 

 

1

秦氏把几只酱缸搬到阁楼上之后,已香汗淋漓。她知晓自己素来干不得重活,却总也在干,雪儿去世后,她仿佛也跟着她下了葬,已死过去了。头七刚过,她便开铺做生意,怕再没有收入自己都要饿死的。谁知头一个客人便是她没见过的,五官玉雕一般齐整,站在门口,约摸只比她高半个头,看上去却是极标准的身量。头发剃得很平,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架住深陷的眼眶,月白色镶云纹的长绸衫松松地贴住细长身材,唇角的笑容,是轻浮里有诚意的那一种,令她感觉新奇。

她没有上来招呼他,只是点头笑一笑,结果面颊肌肉却隐隐作痛,是因前些日子哭得太多,笑起来都困难了。他在铺子里转了好几圈,似乎不晓得要什么,她心想完了,又遇上狂蜂浪蝶,这是她自十四岁开始便在人生里不断经历的戏码,已看到麻木,乃至心烦。她知他的目的不是购物,却莫名地期待起来,因这样俊朗的男子,没有女人见了会不动情的,所以她心也怦怦地跳,直到他提及女儿的名字,才瞬间停止。

“你女儿的事,请节哀。”

她似乎有些听出弦外之音,然而又不敢细问,只等着他也会拿出钱来给个安慰。这些天来,黄家已托人送了不少东西来,从前是这样赎罪,如今还是。杜亮跑了一趟又一趟,像块抹布,正奋力擦掉黄家留下的污迹,从前田贵是污迹,现在雪儿也是。她自然不甘被视为麻烦,于是不哭不闹,面若冰霜,只等他们良心发现。杜亮有一回忍不住脱口,讲她像极了另一个女人,问是谁,他却怎么都不说了。

黄莫如跟她好,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她原觉得该远离这样的人,完美得让她害怕,可对方似乎也有同样的顾虑,这令她多少有些放心。她将他握在手里的时候,脑中浮现雪儿躲在厨房里大口吃面的情景,她脚背浮肿,脸色却红润细嫩,宛若初生婴儿……于是她下意识地握得更紧,他含住她的耳垂,最后说要把性命都交予她,她却在等他讨饶,要求进入她的幽秘之地。

两个人就是这么拉锯战,到最后谁都没有赢。天一光亮,她便下床倒了田贵的痰盂,煮一锅小米粥,将榨菜切成细丝装碟,假装是个贤淑的妇人。而他却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托弟弟的福,黄家的孩子都不用一大早去给各个房里请安,爱懒成什么样都是可以的。他不是懒,却是累,只要沾到她的肉身,闻不到掺杂了酱香的体味便浑身不得劲。不像弟弟,怎么弱都是强悍的,单恋使人坚韧,偷情教人气短,这错位的反应令他不免气结。

 

桂姐一面捅莲心,一面与杜春晓对谈,她似乎一点也不怕丑,即便被对方指认为贼,也是从容不迫,甚至有些大义凛然的模样。所幸这份坦然,杜春晓心知肚明,所以只乐呵呵问她:“可在那帮小蹄子房里发现了什么?”

桂姐摇头,笑道:“别问我发现什么,你不是算得出来吗?”

杜春晓只得涎着脸求对方:“好啦!你也晓得我这是撒谎骗人的把戏,就告诉我你得了些什么,保不齐我还能算出点好东西来。”

桂姐道:“那好,反正我也是想先让你看了东西,你再来算算,未尝不能算出些什么来。”说罢便摊开手掌,里头竟是一枚纯银顶针。

“这是哪里找到的?”

“在小月的梳妆匣隔板里找到的。”桂姐将顶针戴在食指上,眼里发出狡黠的光,“看起来是个银的,其实里头包了金子。这几个小蹄子里头,其实只有雪儿的针线活最拿得出手。她平常不喜欢炫耀,所以知道她有这个的人不多,我便是仅有的一个,竟不晓得这东西怎么到小月那里去了。”

杜春晓这才把顶针拿过来仔细琢磨,东西确是比一般的铜货要沉许多,经桂姐一说明,便显得愈发金贵了。她笑道:“这事儿你要不要跟保警队的人讲一声?”

桂姐又摇头,说:“要讲也是你去讲,小月这丫头心眼儿比平常人多,她发现东西没了,做事必定会万般小心,虽表面上不戳破,私底下肯定还有别的小动作。我都怕着了她的道。”

“哟。怎么说得她像鬼见愁似的?哪里就怕成这样了?依我看,这顶针也说明不了什么,桂姐你自己都这么方便潜到哪个屋搜东西,对其他人自然也是一样的。你也讲过,小月心思活,平常一个不留意,就把雪儿的东西放在眼里了也不是不可能,说不定早就拿走了,断不会为了这种小东西谋财害命。”杜春晓随手摸出一张牌,放在那碗洁白发亮的莲心旁边,乃命运之轮。

“瞧,同一个现象的产生,有多种可能性……不过,倒是可以吓一吓她。”杜春晓看着那张“命运之轮”,表情里都是恶毒的欣喜。

杜春晓与桂姐告别之后,还是回到黄梦清那里住,她最近又心焦又无聊,因生意太淡,天气太热,尽管已临近夏末,可一想到“十八只秋老虎”,她便没了力气。所以径直往里头凉席上一躺,连旁边摆的满满一盆西瓜都不看一眼。

“稀奇了,大肚王今天居然没有胃口?”黄梦清一面笑一面从书桌边站起,将铺在那里练笔用的雪浪纸团起来丢掉。

“梦清!”杜春晓突然在床上翻了个身坐起来,动作之快,像换了个人似的,“你说,我给黄大少爷再算一次怎么样?”

黄梦清愣了一歇,皱眉道:“你又生什么鬼主意了?”

“没!没有!”杜春晓突地又躺下,拿背脊回应她。

“再不说,我可就练琴了!”

杜春晓只得再起来,说要回家去了。黄梦清也不拦她,像是知道她早晚还会再回来这里,于是让玉莲准备了一罐冰镇八宝粥,并两只甜瓜,让她随身带去。杜春晓只得一手捧了一只瓜,将罐子的环柄套在右臂上,摇摇晃晃回了书铺。却见那里的门竟开着,以为有贼,便蹑手蹑脚贴着门边儿往里探,只见已晒成黑炭条的夏冰正往地砖上洒井水。

“喂!我这里可都是书,你弄湿了怎么办?”

见是熟人,杜春晓便放下心来,将甜瓜往夏冰怀里一放,便坐到柜台里来,俨然老板的派头。夏冰边抱怨整个书铺都长了草,边打开罐子,饮了一口粥汤,随后舒服得叹起气来。

“说,在黄家又打听到什么新鲜事儿了?”

杜春晓也不理,只顾皱眉发愁。半晌才喃喃道:“我说呆子,你讲这几宗命案之间,会不会其实没什么联系呀?”

“怎么说?”夏冰知道两人分析案情的时候到了,便坐下来,将罐子里的八宝粥吃完。

“黄家死了五个丫头,如果说被切去腹部的那四个,是因为怀了孽种而被灭口,那么吟香被害,应该和前边没什么关系吧?”

“这个可讲不准,或者是吟香知道让她们怀孕的人是谁,于是被灭了口。但是李队长他们非说她只是被劫财,因为小厨子说她逃跑的时候身上带了巨款,咱们发现尸体的时候,却一块钱都没找着。”夏冰觉得这案子别扭,却又讲不出哪里不对,所以表情像便秘。

杜春晓拿起一张星星牌,咬在嘴上,笑道:“其实这几日,黄家内部也不太平,凶案之后的一些余波已经出来了。”

“哦?是哪一些?”夏冰要的便是杜春晓做这免费的探子。

于是她一五一十将事情全讲给他听,讲完后还不忘加上一句:“总而言之,哪里都不对劲,这家人真是奇怪呀……除了梦清。”

看她一脸茫然的兴奋,夏冰欲言又止。其实在随李队长在黄家上下询问一圈之后,零零碎碎掌握了一些信息,却都是不怎么有用的,对各人摆出的时间证据也进行了核对,可说是毫无收获。唯独那位唤作桂姐的下人,说翠枝死后的某一晚,她因要准备祭祖的东西,很晚才休息,临睡前想到二少爷交代过要把茶水摆在他伸手便能够到的地方,以便他夜里渴了来喝,于是披了衣服起来,拿着茶壶穿过庭院往二少爷房里去。半路却见桂树底下站了一个人,提着昏黄的牛皮灯笼。仔细望去,对方梳了两根辫子,花边半袖白衬衫被灯火染成诡秘的红,她从那玲珑剔透的侧面,认出是二小姐黄菲菲。当时因怕二少爷发现她漏做了事,便也顾不得打招呼,只悄悄走过去了。回想起来,确是蹊跷的。

“更蹊跷的是,我们问了二小姐,她死活不承认那晚在桂树下出现过,还又哭又闹,说我们冤枉她。”夏冰抓了抓头皮,愁容满面。

“瞧你那样子,像是认为二小姐没有说谎?”

“可桂姐也没有必要撒这个谎,你说对不对?”

“那倒不一定,老娘们儿心眼多,不比咱们都是一根筋的。”

她其实也是认同他的,只是嘴上不愿承认。夏冰正要还击,却突然闭了口,只一脸错愕地往外头看,原来是杜亮不声不响站在门口,板起脸看他们。两人像做错事一般,都红了脸,夏冰语无伦次到像在提亲,与小时候一样那么怕杜亮。

“叔,这是……”

“春晓,黄老爷有请。”杜亮那一把干柴般的嗓音仿佛在锯夏冰的心脏。

“要我去干吗?”

杜亮看了夏冰一眼,像是有所顾忌,然而还是讲出来了:“上回大太太用餐时吃到钉子的事儿,还没有完。”

“没有完是什么意思?”杜春晓因肚子饿起来,脾气便有些大。

“你跟我去就是,到时就明白什么意思了。”杜亮的语气开始凶恶起来。

杜春晓一指夏冰,说道:“要带他一起去!”

2

张艳萍把苏巧梅的头发连头皮一起撕下来的时候,心中无比快感,论心机,前者自然斗不过后者,可论到体力,却是截然相反的境况。谁让苏巧梅是小家碧玉出身,没有了不得的身手,只得由着对方撕扯。她只觉天旋地转,已听不见自己的尖叫声,只死死抓住张艳萍的两只手,耳背后头的阵阵刺痛在提醒她的伤势,她却完全顾不上,只能喊“救命”。无奈对方力大无穷,谁都拉不开,果断地掌握她的发鬏,控制她头颅的方向,等同于控制她的行动,可见张艳萍是有经验的。

其实苏巧梅也不是不懂反抗,只是她还留着心眼,要看看究竟谁是真正关心自己的,谁又只是在她跟前戴面具。真情还是假意,在这样的危难时刻一目了然。尽管她头皮胀裂,全身麻木,两只脚一味在地上拖行,船壳鞋已不知去向,然而周围的形势还是看得很清楚。譬如黄天鸣虽一言不发站在旁边,但他手里的龙头杖却把地砖敲得笃笃响,她想象自己抬起头来,就能看到丈夫那张尴尬愤怒的面孔;而黄莫如与黄菲菲这对靠锦衣玉食宠大的同胎兄妹,选择的是敲边鼓,他们没有去阻止失控的张艳萍,反而一边一个扶住亲娘的手臂,嘴里叫着:“住手!不要动我娘!”实际上却让她动弹不得,好给张艳萍多搧几个嘴巴;苏巧梅当下又急又气,可不好戳破两个孩子的阴谋,便只得甩开他们的束缚,要跟张艳萍拼命。此时她才是真的愤怒了,体内涌起毁灭世界的冲动,誓要将敌人消灭。于是突然发了力,竟将张艳萍一把推倒,跨在她腰上将她固定,然后抱住她那颗同样狼藉的头颅往地上磕,一下、两下、三下、四下……那颗头颅在她手心里反弹,发出“咚咚”的回应,令她心生快感。

“救命啊!杀人犯要杀人灭口啦!救命啊!杀人犯!救命!救命!”

苏巧梅在这对她杀猪般的控诉里,晕了过去,她不得不晕,怕一旦坚持下来,事情就永远收不了场。

杜春晓赶到的时候,两个妇人刚刚被拉开,看那面目,已分辨不出谁是谁来,尤其她们都哑着嗓子,其中一个头发与血水粘在一起,湿漉漉的,另一个则抱住后脑,倒在黄慕云怀里,仿佛已昏死过去。陈阿福被双手反剪地绑了,跪在一旁不住磕头,嘴里念叨道:“两位奶奶冤枉,冤枉啊……”

黄慕云面色苍白地抱起怀里的母亲,对那位已落在一对兄妹手里的妇人道:“二娘这次确是有些过了,都等不及我娘自己死,就要上来杀她,难不成这点家产还不够你分的?”

刚讲完,便挨了黄天鸣一记耳光:“混账!我还没死了,竟说到要分家产了?”

黄慕云像是吃了熊胆,居然当下便顶撞起来:“分家产是早晚的事儿,你当我们几个都愿意在这里?前些年姐姐去英伦留洋,原本就是为了躲你们的,谁想到你们竟又把她叫回来了。黄家就是一座活坟墓,是这里出生的人,就得回这儿来等死!咱们其实比下人还不自由呢!”

“慕云,你不要胡说!”他怀里的张艳萍不知何时已醒过来,眼里噙满了泪。

苏巧梅此时也挣脱一对儿女的“呵护”,气急败坏地爬到张艳萍跟前,手指好似利剑一般直戳到对方眼睛上去:“你还真以为攀了高枝就能一里一里地害人啦?现在是姐姐,过不久就要轮到我了,说不定老爷都要害!你……”

“够啦!”

黄天鸣眼见威信已碎在两个女人的厮斗中,只得暴喝一声,试图挽回一些颜面。可惜只有苏巧梅辨出味来,就再没出声,张艳萍还是不停叫嚣,直到黄天鸣一声令下,将她捆了关进后院藏书楼的顶层。夏冰厚着脸皮跟了去,杜春晓自然知道他是馋那些书,也不作声,偷偷跟了去,名为看戏,实想窃书。

黄家的藏书楼,其实原本不是黄家的,而是宅院的前个主人留下的,接手时里头的书已少了一半,依黄天鸣的性格,是必定要把那一半书追回来的,不管支付的钱数是否合适。所以听闻那前业主还乖乖将那几担书挑回来,还给黄天鸣,此后那业主便销声匿迹,再无踪影。关乎他的去向,有两种说法,一是讲他用那笔钱去上海做烟土生意,与洪帮交易,不小心着了杜月笙的道,连钱带货都被吞了,人也被大卸八块丢进黄浦江喂鱼;二是说他老婆病死,儿子娶妻后也不大理他,因此他孑然一身去到别的偏僻乡镇上住,在那里隐姓埋名过日子。确切情况究竟怎样,那是谁也不知道。

可惜黄天鸣到底知道眼前的事属于“家丑”,便示意杜亮带两个家丁带了张艳萍去,却叫杜春晓与夏冰留下来,只说是有事相求。

“一是那几桩案子,查到现在也不见个进展,你们保警队究竟是怎么个说法?还有啊,今天这个事,我只希望就眼下这几个人知道,莫再传开。杜小姐,你也知道前几天我夫人受伤的事吧?这个事情本来是结了的,可后来又发现那吃出的钉子,和艳萍竟有些关系,也只是问问,谁知这贱人就发了疯了!”黄天鸣讲话虽然也绕弯子,却没有绕那么多,甚至还不似杜亮有威仪,笑容满面的,那神色和气得叫人毛骨悚然。

“那黄老爷这次叫我来,可是要算一算大夫人受伤的真正原因?”

黄天鸣不回应,只是吃茶,反而黄莫如从旁答应:“是我劝父亲让你过来的,这个家,看来一时半会儿还少不了你。”

这对父子,五官不像,气质腔调却是一样的。

“那我若算准了,可有什么好处?”趁着叔父不在,杜春晓当即便要得寸进尺。

“你说。”黄莫如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两只眼睛都深深陷进眼眶里去。

“第一,你们带我和夏冰进藏书楼参观一下,本小姐若有中意的书,不拘什么价格,也得送两本,以表谢意。第二,夏冰能自由进出黄家,想审谁就审谁,必须随叫随到,您不是一直嫌保警队办案能力弱么?还不是因为得顺着你们!”第二条讲完,黄天鸣脸上的笑纹已有些僵化,她假装没有看见,继续道,“第三,我想在黄家过夏天,你也知道,如今日头太毒,我书铺里生意也不好,到秋天再开张也不错。您意下如何?”

杜春晓语速极快,生怕杜亮回来得早,末尾还不忘加上一句:“这最后一条,可别告诉我叔,就说是你们死活要留我的。”

黄梦清已在一旁笑得肩膀抖个不停,黄天鸣也怔了足有半日,才勉强点了头:“那就劳烦杜小姐你了。”

杜春晓看有戏,便正色问道:“对了,是怎么发现三太太跟大太太受伤的事有联系的?”

“因丫头替陈大厨洗衣服的时候,从他袋子里找出了这个。”黄莫如将一只镶银边瓷甲套放到桌上。

“是父亲买来的古董货,给三娘做三十六岁生日的贺礼的,这东西如今却在陈大厨手里。”

怪道要将陈大厨绑起来。

黄莫如语气颇为沉痛,却依然惹得黄慕云不满,他抓起那只甲套,狠狠摔在地上。东西牢固得很,竟没有碎裂,只发出轻微的“叮”一声,弹了两下,便滚到杜春晓脚边去了。

杜春晓捡起甲套,问道:“是谁发现的东西,交给老爷的?”

“是我娘。”黄菲菲冷冷开了口。

杜春晓终于明白先前为何这一对兄妹要对自己的亲娘耍手段了。

“现在天晚了,春晓要帮忙,也等到明天再讲吧,折腾了这半日,大家都回去休息可好?”黄梦清的提议有些唐突,却救了春晓的命。

“那……我也先回去了。”夏冰有些老大不情愿,可也只得这么讲。

杜春晓跟着黄梦清回房的途中,低声对这位宅心仁厚的大小姐讲了一句:“其实你刚刚不必替我拖延时间,我已知道是谁做的了。”

黄梦清听了,丝毫没有动气,笑回道:“我就是猜到你已知道了,才拖住不让你讲,给大家都留些情面。”

杜春晓看了她半日,扑哧一下笑出来了,黄梦清只是等她笑完,没有半点好奇的意思。杜春晓见对方没给她一句托话,便自顾自说道:“也不知为什么,天是一样的热,可我偏就在你屋里头睡得甜些,连那蚊香味儿都让人惦记,回去书铺却怎么都睡不着,刚迷糊起来,脑子里便有根筋狠狠弹你一下,你又醒了。实在痛苦,不如来你这里骗吃骗喝骗睡来得舒服。”

这下轮到黄梦清取笑她,借机刺了几句,杜春晓也不动气,只走到窗口,看庭院里那座封闭的井台。

因刚刚闹过的原因,宅子里飘荡着某种古怪的宁祥气氛,银杏树叶在头顶打了几个圈之后落在肩上,杜春晓这才意识到那只甲套还握在她自己手里,在昏黄暮色下发出幽光,令她想到雪儿珍藏的顶针。

午夜时分,一记裂帛的尖叫穿越夜幕,直刺众人耳膜。起初只是叫“救命”,后来变成了“杀人!我要杀人”。等杜亮他们赶到藏书楼下,声音已化作纯粹的嚎吼,一寸寸捏碎,洒在逼闷的夜空。

3

张艳萍疯了。

当然,她并不觉得自己疯,只是不断向众人解释自己并没有拔下发钗,去刺那个“纸人”。“纸人”又轻又薄,在楼内的每一步阶梯上跳跃,最后跳到她跟前,侧面薄得几乎已融入空气。顶楼上的架子空了大半,像是专门用来积灰用的,热流在空格中间蹿来蹿去,逗得她满头大汗,后脑壳的剧痛已转成麻木,只是不能将头靠在墙壁上,否则痛楚便会如期造访。她只得就这么仰着头,将两只酸疼的手臂环在胸前,汗渍洇透绸衫,将皮肤密封起来……

“纸人”便在某个架子后头,她不知道它是怎么上来的,反正看似脚不沾地,面盘枯瘦,伸出的两只胳膊仅是贴皮的骨,甚至嗅不出作为人的体味,只与周围的尘土形成某种恐怖的默契。

“你是什么人?什么人?!”她对它大吼,无奈嗓音已破成一缕缕的,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质问。

“纸人”移得很近,她闻到淡淡的尿臊,与咸菜味混合在一起,不太呛人,却教她心慌意乱。所幸眼前晃动的不仅是“纸人”,还有一根雕成朱雀形状的发钗,用一两的赤足金元宝打的,系她过门的嫁妆,却比任何东西看得都重,天天簪在头上,生怕忘记自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如今,她唯有将脱落的发钗抓在手里,两根分叉的发针在热气中微颤,像是提醒她,它是可以杀人的,尤其是“纸人”。于是她不再犹豫,将金钗高高举过头顶,向前方扑去……

刹那间,一道艳光自“纸人”脖颈处射出,喷溅了她满头满脸,她对着两只手上的血发了一阵呆,随后高声呼救。

她又怎知,原来“纸人”也是可以流血的。

躺在张艳萍脚下的尸首,确是瘦薄如纸,干瘪得轻轻一拨就会自动翻身,一脸斑驳的皱皮上绽满铜钱大小的、白花花的疤痕,那白里,还微微透出些粉红的意思来,脖子左侧的两枚血洞细小而齐整,像被什么蝙蝠之类的妖兽啃出来的。

李队长到藏书楼的时候,顶楼上已血红一片,张艳萍把十根手指挨个儿放在嘴里咬,时不时吐出一些指甲碎屑来。因楼内聚了近二十个人,手上均提着灯笼,把房梁上的蛛网都照得雪亮。乔副队长巡视一周,才发现一边大书架上厚厚一排《康熙字典》上干净得有些奇怪,便推了推书脊,却不料“吱呀”一声,露出后头的一道暗门来。开门进去,里头臭气熏天,只铺着一条破草席,上头胡乱堆了些被褥,席上一只破碗里还放着吃过一口的咸菜馒头,角落的马桶上嗡嗡飞着苍蝇。

“看来这个贼一直躲在这里。”乔副队长回头跟夏冰讲。

“可既是贼,又为何要在这里安家?”夏冰忙不迭逃出暗室,倒肯在尸体旁边转悠了,那里空气相对还好一些。那尸首身上穿的青布短褂已辨不出原色,破成条条缕缕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生锈的铜钥匙,长发垂及胸部,两只手上的指甲焦黄曲卷,形同魔爪,那酸臭气与血腥气混在一道,更是令人作呕。

“不,这不是贼……”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黄天鸣突然发话,他像是浑身疲惫,颤巍巍走到尸体旁边,俯下身,将铜钥匙拿在手里,“原来他是薛醉驰啊。”

李队长突然大笑一声,摇了摇头,只说是“太巧合了”,这反应更让杜春晓与夏冰摸不着头脑。

乔副队长在夏冰耳边说了句:“原来藏书楼的原主人一直在这儿躲着,可真是爱书成痴啊!”

夏冰恍悟,原来将宅院连同藏书楼一齐拱手相让的传说人物真名实姓唤作薛醉驰,竟一直藏在楼内,从不曾离去,于是内心不由浮起一些敬重与悲情来。

“这个薛醉驰,死赖在藏书楼就赖吧,为何脸上还弄得乱七八糟的?怕跑出来弄东西吃的时候被人认出?”杜春晓紧挨夏冰站着,耳朵又尖,乔副队长的话竟一字不漏听进去了,当然,对方也并未对她有什么避讳,知道这是早晚要被公开的秘密,弄得不巧,还会成为青云镇上的一段传奇公案。

只是可怜的黄家三太太,竟被一个书痴吓疯。倘若从黄天鸣盘下这藏书楼的时间算起,此人竟在楼中潜伏了二十四年!难怪成了这副地狱罗刹的面目。

李队长刮了一下杜春晓的鼻子,笑道:“小孩子家家,不懂了吧。薛大老爷有白癫风的毛病,我们那时背地里还喊他‘白爷’呢。白爷,一路走好啊!”

在场上了年纪的几位,包括杜亮在内,竟都站在那形容可怖的尸体跟前默哀,像是急着缅怀。夏冰与杜春晓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好不容易等他们收了尸,清理了场地下楼,见白子枫与黄莫如竟等在楼下的太湖石那里,一脸的焦急。

“白小姐怎么来了?”杜春晓装得与白子枫亲近,满面堆笑地上前来,还握住对方的手。

白子枫显然不习惯这突如其来的友好,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肩膀,笑道:“是二少爷叫我过来的,说二太太和三太太都受了伤,要治一下。可来了便只给二太太的头皮止血上药,三太太也不见个人,二少爷说人被关在藏书楼里了,要悄悄儿地去,所以我们两个才选了半夜过来,谁知还没走到呢,楼里便有了大动静。我们怕被发现,吓得不敢进去,只好躲在这假山后边听动静。后来说是楼里死了人了,二少爷叫我在这里等,他自己进去看。这不是,刚刚二少爷把三太太扶出来了,三太太好像不大对头,嘴里一直说自己杀了人,二少爷脸色也难看,都没来找我,竟自己先扶着三太太走了。我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站在这儿看看情况,后来就见保警队的人也来了,难不成真是死了人?”

白子枫这一番行云流水的解释,让杜春晓恍惚见到另一个自己正坐在书铺的柜台上解牌。听完后一时回不过神来,只讪讪笑着,说不上半个字。

“喂!发什么愣?”黄梦清在后边推她,她才缓过劲来。

“咦?我听夏冰那呆子说,之前丫鬟死了,你们都不来现场瞧的,现在怎么好像个个都来了?”杜春晓面朝垂着头低声交谈的黄莫如黄菲菲兄妹,随口问道。

黄梦清冷笑回道:“哼!也不知哪个要事儿的,说我们黄家人冷血,死了谁都不关心的,所以如今即便是在自己家里,也要做番样子出来。”

“言下之意,若楼里死的是三太太,换了往常,你是不会出来看一眼的?”杜春晓问得很刁钻。

“就算要看,也自会等出殡那天看个够,那时的死相经过装扮,才能见得人。否则看他们刚死那会儿的模样,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死人若会照镜子,自己也要尴尬的,何况还要被大家参观?所以我是不要看的。”

黄梦清这一番理论,杜春晓由衷表示赞同,而且更觉有这样的朋友是此生的幸事之一。

 

这一夜,黄家上下大抵近半数的人都会失眠,另有一些睡得香的,则是对藏书楼凶案另有见解。杜春晓与黄梦清却系归类在前者里头的,一是晚上异常闷热,蚊虫还能从纱帐眼里钻进来骚扰,一个时辰下来,二人腿上已被自己抓得伤痕累累。幸亏白天都是穿长裤出来的,若要像普通人家的女子,成日卷起裤管蹲在河边洗衣裳倒马桶,恐怕会羞到无法见人。

“你何时知道这些事是我娘搞的鬼?”

“从她吃出钉子来的那刻起就知道了。”杜春晓“痒”不欲生,手指甲里也塞满了皮屑。

黄梦清给了她一个白眼,笑道:“你这又在吹牛了。”

“真不是吹的,你老妈自作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杜春晓龇牙咧嘴地抓着痒,表情颇不服气,“第一,这盘银鱼蛋羹是放在桌上大家一起吃的,除了你我之外,谁都有可能吃到那枚钉子,包括张艳萍的宝贝儿子,她怎么可能冒这个险,让儿子吃到这个呢?”

“那你可不知道,慕云最讨厌吃蛋做的东西,完全有可能不碰。”

“那黄老爷呢?他也有可能吃到。”杜春晓也横了黄梦清一眼,眼神兴奋,“第二,钉子混在蛋里头,是会沉底的,所以蒸出来的东西,那钉子必定是沉底的,吃的时候,勺子不舀到底是断吃不到的。我看到那碟蛋羹,直到你娘吐血的时候,也不过只被舀了表面上浅浅的一层,不过吃过几口罢了,怎么就可能咬到钉子了呢?”

黄梦清不再申辩,只仰面望着床顶。

“第三,这钉子比鱼刺要大许多,也硬得多,牙齿一碰就尝出来了,哪有人这么傻,还会咬得血淋淋的?难道你娘不会吃鱼?不用说了,这必定是她自己演的一出戏。”

“那你说她为什么要演这个戏?伤了自己,也不讨好儿。”

“这就是我当场没拆穿她的原因啊,就因为想不出原因来。”杜春晓重重翻了个身,整个床都摇晃起来,“不过,看今天这阵势,我就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明白你娘的下一步是怎么走的呀!原来她是要陷害三太太,顺便把二太太也绕进去了。你娘这招够狠!”杜春晓盯着黄梦清小眼睛上的短睫毛,已是乐不可支。

“你可不要乱说,我娘能有什么阴谋?”黄梦清真的有些动气了。

杜春晓像是浑然不觉,继续道:“那你说,那甲套是在陈大厨的换洗衣服里被发现的,那洗衣服的是谁?”

“是二娘房里的下等丫鬟红珠,黄家的衣服是几个外屋的丫鬟轮流洗的,昨儿正巧轮到红珠,她说洗的时候从里头掉出来的,所以当下就去禀告了二娘。”

“这就对了。”

“什么对了呀?这跟我娘没半点关系。”

杜春晓大笑三声,说道:“那倘若你娘买通了红珠,让她这么做了呢?或许贴身丫鬟都是各房主子的心腹,可外屋的就不是了,走动竟比里屋的还自由一些。退一万步讲,就算三太太要买通陈大厨,或者就当这两人有私情吧,她给他钱就是了,或者要有定情物,也该另找那新的、不惹眼的玩意儿。谁会巴巴儿地把老爷买的东西随便送给自己的奸夫呢?可你娘若不这么做,就没办法嫁祸给三太太,还特意让二太太去做这个‘难人’,不简单啊!”

黄梦清不再申辩,倒是忧心忡忡地问了一句:“那明儿你要不要解这个牌?”

杜春晓吐了吐舌头,道:“本来是要解的,否则我那神棍招牌怎么擦亮?不过……如今你们家已乱成一团,估计没人计较这些小事情了,且混着吧。”

于是二人各自翻过身去睡了,一夜无话。

 

 
上篇:第一章 逆位之塔(下)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4067)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