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五章 浴兰#8226海音
第五章 浴兰#8226海音 文 / 奇露亚 更新时间:2012-6-24 22:18:55
 

1.  

——城市沙滩欢迎您。

大幅的广告画悬挂在上海最南端的小镇上。

原本作为一个石油化工开发区而高速发展起来,逐渐变得越来越繁华,近几年更是以“城市沙滩”的卖点成了旅游新热。

车子是颜澈父亲的秘书开的,颜澈坐在副座,后面是苏轻语和叶晴空,当然,还有因为被女生嫌弃占得位置太大,所以一直贴着玻璃做可怜状的于明彦。

“我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他这样抗议道。

颜澈透过后视镜笑嘻嘻地回应道,“我就是喜欢看你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变态。”于明彦悲愤地抓着抱枕睡觉。

一路上,叶晴空都没有怎么说话,而是和苏轻语一人一个耳机听歌。

说起来女生的友谊真是奇怪,明明已经满是裂痕,但却还是可以维持得那么无懈可击。

“前面那首好听,叫什么名字?”

苏轻语戳了戳叶晴空。

“ICE BOX。”

那是一首反复吟唱孤独的歌,叶晴空似乎发现了什么,看了看苏轻语的脸。

她今天盘了一个花苞头,露出了线条美好的脖颈,穿一条淡色花柄系连衣裙,配了一件针织衫,不施粉黛的脸庞温婉动人。

好看得让人嫉妒。

聊天仿佛有效地减少了车距。

嬉笑了一阵后,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在叶晴空印象里,自己好象很小的时候就来过这里玩,那时这座小镇远没有那么漂亮,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海也是令人绝望的泥黄色。

但现在,绕过层层的木制台阶,走下去后就是大片金灿灿的海滩,太阳伞下一排排的躺椅,海水清透,波光水影。

尽管已经入秋许久,但午后的温度却刚刚好,不似酷暑中的高温,也不会冷得要抱臂,阳光像是吻在皮肤上一般温和。

而且,这里的人并不多。

“本来我还觉得10月来海边玩,简直是疯子的行为,现在看来居然不错。”苏轻语蹲下去,伸出手指在海里搅了搅,“有点凉。”

下一刻,水就泼到了叶晴空的身上。

被冷不丁偷袭的叶晴空完全愣在原地,等到头发微湿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二波攻击已经杀来。

“苏轻语你完蛋了!”叶晴空立刻把鞋子脱到一边,赤着脚踩进海里,双手拼成一个半圆,舀起海水泼还回去。

苏轻语:“连环攻击!”叶晴空:“排山倒海!”

苏轻语:“化骨棉掌!”叶晴空:“鱼香肉丝!”

苏轻语愣了愣神,立刻被水泼了满脸,“鱼香肉丝也带的吗?那宫宝鸡丁!”

“虽然打扰两位大小姐决斗很不好意思,但是……你们不打算吃午饭了吗?吃完再继续怎样?”颜澈才走上去,立刻就被两波清泉击中。

于明彦见状不妙,立刻掉头想走,却被颜澈一把抓了回来,“兄弟一场,同生共死!”

挣扎不已的于明彦被三人合力扔进了海里,顿时湿透了全身。

“损友!一群损友!”

他这样喊叫着,一伸手,拉住颜澈和叶晴空的脚,一起拖进了水里。

明晃晃的阳光下,大家仿佛忘却了所有的烦恼,没有那些勾心斗角,也没有什么喜欢与否,只剩下恣意玩乐和尽情打闹。

 

2.

在老板的指导下架起了篝火后,四人拿着准备好的食物在架子上烤。

虽然在电视里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觉得很浪漫,但遇到了真实情况却似乎不太顺利。

“无法判断食物是否熟透”“难以使用的调味品”“很容易就会烤焦”“烤的速度来不及应付其他饥肠辘辘的人”等等的情况接踵而来。

最后只好委托店员来烤。

颜澈叫了一打啤酒,随手摆在边上。

叶晴空不知道他会喝酒,觉得和自己想象的不同,偷偷注视着他,但又怕太过明目张胆会被发现,于是借着和苏轻语聊天,时不时地顺着角度瞄一眼。

颜澈和于明彦都开了一罐啤酒,喝的时候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与在酒桌上怯懦的自己全然不同。

再接下去,苏轻语也去拿了一罐啤酒。

心头微微一震,叶晴空小声问道,“你……会喝酒?”

“唔,偶尔会喝,不过酒量不好。”

 

或许是自己的观念问题,仿佛与这个世界脱节了一般,十六岁的叶晴空,依然蠢蠢地以为喝酒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所以之前在酒桌上总是一推再推。

可当身边的人全都拿起了啤酒,这种与所有人排斥的感觉却又让她觉得不太舒服,好象所有人都长大了,而自己还活在童话的世界里。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成长的里程碑。

叶晴空扯开塑料薄膜,从里面拿出一罐啤酒,赌气一般地启开拉环。

“不用勉强的。”熟知她不爱喝酒的于明彦似乎注意到她的动作,忽然这样说道。

“我会!”莫名其妙的来气的感觉,仿佛觉得自己被人小看了一般。

叶晴空知道自己显得很幼稚,抓起啤酒灌进喉咙的时候感觉一阵苦涩。

——她不是不能喝酒,被父母锻炼出来的酒量也能喝一些……只是不喜欢。

苏轻语忽然说道,“呐,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

这样一说,其余三人的脸全都抬了起来,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那是一种仿佛女王那样,自信而傲然的表情。

“颜澈。”她站起来,面对着那个眉目如画的少年说道,“我不想再猜测下去了,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3.

颜澈,全校名字被女生提及率最高的男生。

苏轻语,二班最受瞩目的女生,样貌一流气质佳,八面玲珑成绩优。

这样的组合,无论怎么看,都很登对,特别是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相配得让人无法挑出瑕疵。但当苏轻语当着四人的面这样高调地提问时,叶晴空还是觉得心脏的某处一阵刺痛。

 

原来之前的种种揣测全都是真的。

苏轻语总是站在他边上微笑。她只扫一眼,就能认出这是颜澈的作业本。

硬是要加入到她和颜澈的合唱中。最后甚至两人一同在节目开场前失踪,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今还是个谜。

一个个环套连在一起,变成了一个答案。

苏轻语喜欢颜澈。

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她的想法是什么,但无论如何,在微博事件中她都已经知道了自己喜欢的人是颜澈的事实。

——和最亲密的挚友喜欢上了同一个少年。

叶晴空忽然觉得有些无法自处,她甚至开始揣测,她们之间微妙的隔阂,会不会就是从不约而同喜欢上颜澈开始的?

——远比自己敏感的苏轻语或许早就知道了一切。

 

傍晚的海风吹得所有人的头发乱飞一气,尴尬的气氛开始弥漫开来,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独自啜饮着手里的啤酒。

颜澈原本穿着连帽的蓝色绵衣,还将帽子带在头上,这时将帽子向后翻下去,也站起来答道,“如果我说没有呢?”

少年清亮的声音令叶晴空的心跳骤然加速,是因为种种的无力感,从苏轻语开口的瞬间,自己已经变成了没有发言权的观众。

——怯懦的自己只能做一个听他们的对话的旁观者。

是的,苏轻语仰着有些微微发红的脸蛋说,“那我会向你告白。”

夜色太深,篝火太远,看不清楚颜澈的表情,只听到他说,“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没有得到答案之前,我会一直向你告白。”大胆而具侵略性的说辞,和苏轻语一贯的性格相符,对爱执著得令人害怕的天蝎。

他们还在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但叶晴空却忽然不想听了。

明明没有喝醉,却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苏轻语没有告白成功,但她连一丝窃喜都没有,只觉得十分悲哀。

——如果连苏轻语都没有机会,那自己是不是更应该放弃?

这样的想法忽然在心底冒出来。

五指在沙子里越攒越紧,可是手一松开,却什么都没有留下,仿佛捏紧的东西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呐,苏轻语,为什么你能这样耀眼?

——我觉得能勇敢告白着的你很漂亮。

——我觉得能说出“会一直向你告白”那样帅气的话的你很漂亮。

——我也希望能像你这样敢爱敢恨。

——可是我依然很恨你,依然怀疑你,而且依然嫉妒你。

 

这就是我们之间微妙而无法坦白的关系。

 

4.

翌日回程的路上,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即使于明彦努力地说着不太好笑的冷笑话,大家也只是说上一两句话就关掉。

压抑的情绪像是高发的传染病。

当然叶晴空的不语或许有些不同,前一天半夜的时候,从睡梦中苏醒的她发现帐篷中只剩下她一个人,原本应该在她身边的苏轻语却不见了踪影。

鬼使神差的,她拉开了帐篷的拉链,透过一条缝隙,她看见苏轻语坐在不远处的海堤,身边是衣服颜色十分显眼的颜澈。

——她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珍珠灯塔的光芒旋转着洒在他们身上,重重波浪拍打岸边有强烈节奏感的“啤——啪”声。

那个画面看起来太过唯美。

叶晴空安静地拉起拉链,独自睡下,将薄毯盖住了整张脸。

已经不敢发微博了。

叶晴空这才发现自己连一个倾诉的地方都没有。

 

回到家的叶晴空,将行李袋放在门口,就软在了沙发上。

开门的是妈妈,她开口就问道,“囡囡啊,和于明彦他们几个出去玩得开心伐?”

“还行。”自己本来只是随口说和朋友一起出去郊游,妈妈却连朋友的名字都知道了,用脚趾想都知道是于明彦那个大嘴巴又和他爸妈说了。

怎么什么事都要开诚布公地说出来,幼稚不幼稚。

“带了什么纪念品回来伐啦?”妈妈往她身边一坐,做出一副要谈心的架势。

“又没有出上海,买什么纪念品啊,你当出国啊。”叶晴空指了指旅行袋,“脏衣服倒是有带回来的。”

“妈妈不反对你出去玩,但是你要答应妈妈,绝对不要早恋哦。”拉着叶晴空的手,妈妈一脸认真的样子。

叶晴空皱着眉头,站起来“你要么想太多了。”

——就算我想要恋爱,对方也不愿意。

这算不算一个笑话?

 

5.

在所有的形状中,三角形是最最稳定的。

但在人类社会中,这却是最最危险的关系,容易发生暴力、冲动、伤心等等不良反映。

令人纠结的矛盾。

 

被对面那个十月下旬依然穿超短裙、校服西装的袖口高高卷起,带大耳环、化着浓妆的少女扇了一巴掌的时候,叶晴空其实是不解的。

她一个人走在偏僻的小路上,忽然就被拦住了。

对方叫王乐芷,这是叶晴空知道的,大概可以用“不良少女”来函盖所有叶晴空所听说的关于王乐芷的传闻。

譬如中考以极惨淡的分数被有钱的父母花钱送进来,又譬如因为抽烟玩闹曾经把学校后校堆放器材的无人教室点燃,再譬如交往过的男朋友可以从这里排到黄浦江。

叶晴空的生活与这个以另一种方式闻名全校的女生自然是毫无交集的。

可是她却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突如其来地、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不要脸!”王乐芷这样说道。

脸可能是肿起来了,也许是牙齿撞破了黏膜,总之,口腔里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不知是因为被血的气味刺激了或者是别的什么,叶晴空有种被点燃的感觉,身体自然而然地有了动作,提脚就踹在了对方的腿上。

王乐芷或许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有些谔然,但高涨的气焰迫使她继续出手,结果却被猫腰冲过来的叶晴空拦腰抱住,然后推到了一边的墙壁上。

叶晴空这辈子都没有那么疯狂过。

只记得自己的身体上不断遭受着疼痛,然后自己也不停地挥舞着拳头和脚,直到用尽所有的力气。

像是找到发泄口。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忘记就好了。

——如果一切的困难都可以消散就好了。

 

“神……神经病!”倒在地上的王乐芷这样形容她,“不要命的啊?”

“是你先打我的!”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神经病。”

“神经病才骂别人神经病。”

毫无营养的对骂。

叶晴空的身上都是淤青,右手指甲翻了起来,手被粗糙的地面擦破了一片。当然被打到地上的王乐芷显然更加悲惨,赤裸的双腿上还有几个因为磕碰而出血的伤口,有一道甚至长到了小腿处,鲜血不断渗透出来。

仅仅是看了一下,叶晴空也觉得很疼。

“去保健室消下毒吧。”

王乐芷白了她一眼,“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又打架了吗?”

叶晴空撩开上衣的袖子,查看着自己的伤口,“可是不消毒的话会发炎。”

“果然是神经病,我刚和你打了一架,你倒要我去处理伤口。”

这样说着,王乐芷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叶晴空看她费力,就伸手拉了她一把,“这是两码事。”

被扶起来的王乐芷看着自己的手,又注视着叶晴空,怔了怔道,“没话跟你说,算怕了你了,反正以后我不会找你麻烦了。”

见她拍拍裙子要走,叶晴空拉住她,“欸,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扇我耳光。”

“……当然因为你不要脸。”

叶晴空皱眉,伸手捏她手上的伤口,“我哪里不要脸?”

“变态啊你!”王乐芷甩开她的手,“不是你用微博勾引颜澈的吗?听说还在海边过夜了?我喜欢颜澈是全校皆知的事……”

脑袋里的某根弦颓然断裂。

叶晴空忽然吼道,“这些都是胡说八道!”

王乐芷愣住了,继而也有些恼怒,“你对我凶有什么用,这也是别人跟我说的……”

“听谁说的?”

“……当然是你班级里传出来的。”一向凶悍的王乐芷定定地看着她,“但我现在相信,这事大概不是真的。”

因为,她看见被抽了耳光也不哭的叶晴空,此刻眼圈已经开始发红了。

——最能伤害人的,绝对不是暴力。

——而是流言。

“喂喂、你怎么走啦?叶晴空!不是要去保健室消毒吗?”

 

6.

叶晴空走进教室的时候,苏轻语依旧与往常一样同自己打招呼,“早上好。”

或许是阴天的缘故,苏轻语的脸看起来更加白皙一些,眼睑的间距微微变化。

——在注视着自己。

她的视线停留在叶晴空的脸上,然后用温和的语气说道,“你的脸怎么肿起来了?”

“没什么。”冷淡的语气。

苏轻语的眉头微微蹙起,双眸里含着一些看起来像是焦虑的情绪,“怎么会没什么,你……你的手也流血了!”

“说了没什么就是没什么。”

叶晴空坐到了座位上,将头埋在自己双臂圈起的小世界里。

“空空,快跟我去保健室!”

“你不要这样跟自己赌气,会留疤的……”

“让我看看好不好,你身上是不是也有伤口……”苏轻语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在耳边唠叨。

叶晴空捂住耳朵,拒绝听一切话语。

呐,苏轻语,我们才刚从海边回来两天,居然就会有“叶晴空和颜澈去海边过夜”的流言,知道我们去海边的人那么少,而和颜澈坐在一起的人明明是你……

——到底让我怎么去信任你?

最好的朋友,最深的隔阂。

是不是很可笑?更可笑的是,即使怀疑是你,但我却没有任何的证据。

——甚至还在内心期盼着找到“那个人不是你”的答案。

我是不是笨得可以?

 

7.

激动起来的时候,浑身如同被扔进岩浆一样灼热发烫,但一旦安静下来,立刻就被送回冰箱,体温迅速回落。

隐约觉得肚子微微发疼。

体育课要求所有学生跑800米,哀号遍地,这是计入最后成绩的一项,不跑不行。

“老师,我例假第一天,想回教室休息。”

趁着老师让所有人休息的时候,预计到不妙的叶晴空,立刻请了假上楼,去厕所一看,果不其然。

似乎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堆积在了一块。

听说女生生理期的时候,情绪波动是平时的两倍。

只有自己的教室,隔壁两个班也都在外出操,锁上了门。

——仿佛站在寂寞宇宙的中央。

趴在座位上捂住肚子的叶晴空一侧脸,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东西。

和苏轻语一起买的水晶手链,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继续带下去的原因,她就将链子改造了下,做了个挂绳坠在手机上。

苏轻语没有把手机带下楼去。

 

感觉整个头部都开始充血了,涨痛,紧张的前兆。然后心跳声放大了数倍。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喉咙口不自觉地做无谓的吞咽动作。累积的怨念快要喷涌而出。

伸手、伸手、伸手。

拿到了她手机的一瞬间,叶晴空忽然有些解脱的感觉,迅速地点到短信的位置——收件箱。屏幕转换,显示里面空无一物。怎么可能?再到发件箱看。依然没有东西。不甘心地点下去,一路点到已保存的短信里。

——“我喜欢你。”——

叶晴空拉下去,看到发件人是——颜澈。

下意识地捂住嘴,听到有脚步声越来越近,叶晴空惊慌失措,急忙把手机塞回苏轻语的书包里,结果用力太大,拉开的时候还带出了一个东西。

一只迷你的马里奥零钱袋。

脚步声渐远,似乎只是一个要上楼的人。

……心跳几乎要停滞下来。

似乎还记得那时候颜澈说,“送一个零钱袋好象也太寒酸了。”

于是自己建议送一整套的马里奥,从抱枕、到靠垫、再是从大到小的玩偶……然后每一个的脑袋上都让店员串一条有自己英文名字的链子。

最后颜澈照做了。

将掉在地上的零钱袋拣起来的叶晴空,分明看见笑得一脸单纯的马里奥脑袋上拖出一条精致的银色短链,上面用刻着英文的方珠串成了一排字。

LION。

颜澈的英文名。

 

8.

叶晴空讨厌的事情有许多。

比如指甲摩擦黑板发出的尖利声,比如开了门不知道要关上,比如被拿来和优秀到不是人的于明彦比较,还有很多很多。

但她现在无比坚定地认为:“明明早已经是情侣了,为什么还要演那么多戏来骗我?”

这件事是全世界最最讨厌的。伪善、虚假、不真实。答案,她还想要一个答案。哪怕这个答案的残忍已经可以预见。

 

9.

操场上没有,篮球场没有,教室里没有,到处都没有。

“看到颜澈了吗?”

“啊,刚才好象还看到的。”

“在哪里?”

“不记得了……你找他什么事?”

被问到的男生眼神带着可疑的探询。

——一旦苛求答案,即使面对那些暧昧恶意的眼光也可以视而不见。

揣测了一遍后,等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走到了颜澈的秘密基地。

推开几撮长得已经可以和人比高的杂草,沿着和土地快没有色差的鹅卵石路面往里走,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大白天的,怎么可能呆在这种阴暗的地方,说不定是回家了?

可是推门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打不开,看起来像是从里面上锁了。

疑惑在心中蔓延,废弃的网球场怎么会突然锁起来?

叶晴空走到边上的玻璃窗,陈年堆积的灰尘根本看不清楚,只有透过一小块碎玻璃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一抹蓝色的背影果然在那里。

刚想要喊出声,就看见他似乎和谁在说话,他们离得太远,声音太小,细细碎碎听不清楚,视野小到看不到另外一个人。

叶晴空略略低头,忽然看见颜澈伸手将那个人揽进他的怀里。

 

看清楚那个人后,叶晴空的意识忽然被原子弹炸开,凉意自脊椎的部分层层上袭,直到头皮发麻。

——她刺探到了一个大秘密。

这种觉悟令叶晴空不由自主地后退,大脑下意识地让自己尽量跑远一些、再跑远一些。

风从耳朵的边缘吹过,带着沉闷的呼啸,但糟糕的是,身后还有大力的开门声,和逐步追来的脚步声。

“叶晴空!”那个少年的声音依旧清亮如斯。

迟疑的一瞬间,右手腕就被大力地抓住,下一秒,叶晴空就被推到了墙壁上。

暗恋了整整两年的少年近在眼前,双手撑在她肩膀的双侧,封死了所有的出路。

感觉像是许多小言剧里男女主角的浪漫戏码。

只可惜的是,此刻的叶晴空,却只是个悲剧角色。

少年的身上有风的气息。

他说话的时候,无论高兴、或者生气,唇角总有些上仰,微妙的角度,和清晰的睫毛弧度类似。

只是现在的少年,双眉的距离微微贴近,显出一分不悦来。

 

——你看见了吧?

就如同电视剧里许多因为不小心看到那些危险秘密之后被盘问的台词一样。

叶晴空以为自己会笑,可是她连牵扯嘴角的力气都没有。

——……没有。不敢和少年的眼神直视。

——你看见了。不容反驳的肯定句,尾音向下,不是开玩笑的。

叶晴空没有见过颜澈生气,无法估量对方的情绪是不是到了临界值,只好呆呆地躲避视线,思考应该怎么解释。

——就像你看到的,我刚刚和靳老师在一起。

刚才看到的事实从少年嘴里说出来,却让叶晴空觉得更加可怕,她和新来的靳老师并不熟识,但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猜测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并不小。

——“师生恋”——

——“颜澈”——

在平日绝对无法相互联系起来的两个字眼,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绝对不可能相信。

叶晴空抬起头,午后两点,照理应该是秋日最最舒适的时段,她却觉得如靠针毡。

人类的恐惧全都源自于未知以及无法预判的未来。

“我……不会说出去的。”

这样说着的叶晴空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你知道的,我口风也挺紧的,而且……”

“来不及了。”叶晴空听到颜澈这样说道,下一秒,自己就被拉进了他的怀抱里。

少年的呼吸就在耳畔,近到可以感觉到两个心脏的跳动,气息流动的时候连脚趾都会绷紧。

一定是因为鞋子太硬了才会觉得身体僵硬。

一定是今天衣服穿太厚了才会觉得胸口透不过气。

……也一定是因为刚才跑了太久,所以鼻子才会有些塞住。

“叶晴空,你是喜欢我的吧?要不要和我交往?”

他的声音从耳朵直接传达到脑内。

他还摸了摸她的脑袋,顺着发丝滑下来。

叶晴空伸手捂住脸。

理智在提醒自己,这不是好事。

——可这句话,她原本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了。

对不起,我一下子不能思考了,能不能等我的脑袋恢复运作,可能要一分钟,也可能要十分钟。我对你的心意,并不是玩玩而已。

 

10.

依靠在这根似曾相识的路灯上,叶晴空的脑袋一团麻乱。

 

就在几分钟前,她还被颜澈推在了墙壁上。

在意识到自己会被颜澈视作他与靳老师的挡箭牌后,叶晴空最后还是说了,“对不起……”

颜澈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一回头却看见靳老师站在他身后。

那个靳老师摘下眼镜后,果然很标致,典型的古典鹅蛋脸上有一双秋波桃花眸,远远地站着,就有了江南烟雨的味道。

尽管如此,她依旧是一个老师。

叶晴空转头就是没命地逃跑。一路逃回教室,苏轻语已经坐在了位置上。

见自己回来,她弯了弯嘴角,然后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了镊子和酒精棉花。

“叶晴空,把手伸出来。”

“嗯?”

见叶晴空没有动作,苏轻语就一把将她的手腕拉起来摁在桌子上,用镊子夹着沾满酒精的棉花球擦拭着她血迹已经干涸的伤口,“伤口都没有处理干净,反正不会管你疼不疼了。”

苏轻语没有看自己,始终都带着专注的眼神观察着伤口。

果然疼得撕心裂肺,如同无数小虫子在啮咬着,似乎也因为这样疼痛,连脑袋都有些清醒下来了。

“嘶——”倒抽一口凉气。

苏轻语将棉花球拿开了一些,“很疼吗?”

“当然……”

叶晴空又看见苏轻语从一边的袋子里掏出一罐可乐来,可乐是冰的,捏在手里还在冒汗,袋子上写着超市的名字,显然是她刚买回来的。

“敷你右脸上,你都快肿成猪头了。”贴上脸蛋的时候,果然一阵清凉。

“啊,苏轻语真是贤妻良母型的呀。”有路过的同学这样说道。

苏轻语回眸笑了笑,“我也这么觉得。”

回过头的时候,苏轻语已经换了一副表情,不带笑意的,面无表情的,就如同她有时沉思时的样子,“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忽然问了这样的问题,倒让叶晴空吃了一惊,“应该是开学那天啊……”

苏轻语没有作声,眉眼仿佛弯了一下,只是很小的角度。

叶晴空忽然就想起了那个瞬间,似乎是开学的时候,因为之前的军训请假没能参加,所以无法融入集体。

等待的时候,自己就一个人孤单地听着音乐。

意识到有人在身边的时候,那个穿鹅黄色连衣裙的少女已经在自己边上了,她笑的时候,眉眼会弯成一个独特的弧度,而双眼皮会因此显得更深,很像闭着眼的BJD。

“在听什么?”她问道。

鬼使神差地,叶晴空就摘下了左边的耳机递了过去。

“久石让。”会让心情变得沉静而温暖的音乐。顺带一提,那天风很大,柳絮漫天飞舞,如同飘雪一样。

苏轻语处理完大伤口,从口袋里拿出创可贴,将她受伤的指甲包裹在里面。

像是完成了一桩大事一般,苏轻语松了一口气,然后重新看向了叶晴空。

“空空,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等待了。”

“什么?”

还想再追问是什么意思,结果肩膀却被拉了一把,失去平衡而依靠上了一个温暖的地方,叶晴空抬头,居然是此刻最不想见到的颜澈。

“小叶子,我刚才到处转了一圈都没找到你,原来你跑回来了。”

颜澈笑着双手将她环住,做出了平日里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亲昵举止,还有带着暧昧意味的昵称,花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自己。

身体僵硬成木头。顷刻间,叶晴空的大脑一片空白。

喂、等一下……

原本喧闹的教室忽然安静了下来。

那是当然的,因为大家都在往这个角落看着,就好象这里才是讲台一样。

视线里,还能看见前一瞬间还一脸惊讶的苏轻语已经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叶晴空有些回过神,立刻推了颜澈一把,“不要开我玩笑了……”

颜澈却没有松手,“不是开玩笑的。”这样说着,他低下头,用只有叶晴空一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呢喃,“呐,事到如今,你已经逃不掉了。”

“我只是……”

叶晴空的争辩被他的手掌捂在了嘴里。

“哦哦哦哦,你们两个……!”后排对八卦极度热衷的嘉晓立刻惊呼起来。

“什么?”颜澈回头看她。

“是在交往吗?”

“你说呢?”这样说着的颜澈,像是嫌气氛还不够诡异,将怀里的叶晴空搂得更紧。

顿时,二年二班炸开了锅,口哨声和起哄声四起。

被捂住嘴的叶晴空忽然觉得,也许这将是一场会将她整个席卷直至溺毙的巨型旋涡,而且她已经无法逃离。

 

 
上篇:第四章 清和#8226变奏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蝉羽#8226谎言
点击人数(3301) | 推荐本文(4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