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六章 蝉羽#8226谎言
第六章 蝉羽#8226谎言 文 / 奇露亚 更新时间:2012-6-24 22:19:41
 

1.

声音在水中传播的速度远比空气中快。

那是不是一直呆在水里,就能更快地领会别人的意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一直永远活在水底。

——在海水的中间,对所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喊“我爱你。”

 

自入冬之后,月考就变成了周考。

上课拖堂变成了固定项目,一旦哪天不拖,那一定是临时有了摸考。

眼看着已经是十一月,如同要对抗“温室效应”“全球变暖”等论调,天气一下变得寒冷无比,气温骤降,像是在赌气一样。

真是任性的天气。

拖堂二十分钟后,靳老师终于喊了下课。

叶晴空看着讲台上的她,穿一身职业套装,衬衫上繁复的花边缀在胸前,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光是这样看,完全想不到会是一个大胆到和男学生相恋的人。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目光,靳滟也回应了自己的视线,但又很快错开,也许是觉得尴尬吧。

做作的人。

叶晴空给她下了这样的定义。

冬天最大的坏处就是只要不动,四肢的末段就会温度很低。

叶晴空站起来跺了跺已经冰到没有知觉的脚,从座位边上的袋子里拿出外套披上,然后再从柜子里抽出书包。

苏轻语招了招手,什么都没有说就挽上了嘉晓的手腕。

“咦?今天不和叶晴空走吗?”

边上的女生提醒她,“笨呐——她当然要和颜澈……”

“哦哦哦,苏轻语好可怜,某些人重色轻友……”

叶晴空扭过头去,假装没有听到。

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话说,即使说了大概也会被认为“得了便宜还卖乖”,毕竟那个人是颜澈,代表着许多美好名词的颜澈。

 

颜澈没有去打球,他拿着书包走到了叶晴空边上,这个时候,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光了。

“抱歉。”颜澈拉了一张椅子在她边上,然后分开双腿跨坐下来,双手搭靠在椅背上,似乎在观察叶晴空的侧面的表情变化一般。

叶晴空感觉到视线,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观赏类植物,也不是未知品种,于是干脆垂下头,让两侧的短发落下来,盖住了她的表情。

“叶子,叶子,说话。”他像是在呼唤宠物一样。

“我明明没有答应的。”

“我又不傻。”

“你和靳滟在一起对不对?”

“苏轻语也和你暧昧不清……”

叶晴空沮丧地低下头,视线范围里只有自己已经捏成拳头正在哆嗦的双手。

“我不明白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突然一股脑地说了那么多。很丢脸,虽然也想要变得帅气一些、或者是洒脱一些,哪怕是不懂装懂,也要作出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可是她弄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像是积木一样堆起来,坐在问题里面的自己无法呼吸。

“那你喜不喜欢我呢?”他大言不惭地反问,直接到这个程度反而让叶晴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哪有人这么问的。”

“我看过你的微博。”

颜澈撑着半边脸颊,依旧像是在研究某种外星生命一样的表情。

意识到被观察着,叶晴空索性用课本挡住了脸,但还是有些惊讶,声音闷闷的,“不会吧?”

“我去看的时候你已经删掉了,但也有无聊的人打印下来给我。”

“……”

“想听我的想法吗?”

叶晴空犹豫了下,隔着课本点头。

“我很感动。”

“骗人,乌索子。”

“真的,还有,你日文发音不准哦。”

“才不信,而且,发音准不准不要你管啦。”

“怎么样才能信我呢?”

“怎么样都不信。”每次颜澈一说完,她就急急地反驳,语速比平时要快得多,像是在吐槽一样。

少年“噗哧”一声笑出来,“我很感动,真的很感动。”

声音是世界上最能直接表达的东西,声带的振动,耳膜的鼓动,最后变成了一条线。可以看见少年唇际的线条张张合合。

反复地说着同一句话,就算此刻她再也听不见,大概也能单单凭借对方的口型领会意思。

课本又抬高了一些,这下,连额头都埋了进去。

——有些人,天生就让人无法直视。

 

颜澈伸手想把叶晴空挡脸用的课本拿下来,可是后者却死死抓着书,他便伸手去挠她痒,结果就是课本掉在了地上,满脸通红的叶晴空换成手挡脸。

于是颜澈好整以暇地耸耸肩,“果然啊,你果然很喜欢我。”

“才没有,少来,臭屁,臭美!”胡乱地说了一大堆。

颜澈又笑了,良久后又开始扯开话题,“我和苏轻语没有玩暧昧。”

“骗人。”

“真的,那天表演前,她忽然叫我到校外,跟我告白,可是我没接受。”

“那为什么不回来表演?”

“她很伤心,跑到很高的楼顶上,抓着栏杆往下看,也不肯说话。我很怕她想不开,就只好一直守着。”

“不信,后来呢?”

“既然不信,为什么还要问后来的。”

颜澈的笑容消失掉了,他穿上蓝灰色的格子外套,站起身说,“走吧,我送你。”

叶晴空天生害怕别人生气,立刻就有了想要道歉的冲动。

但又马上打消了念头,不能道歉,不能认输。

之后一路无话。颜澈很体贴,将她手里的袋子也一起拿着,原本叶晴空有些不好意思,他却执意如此。后来他忽然问道。

——平时都是走回去吗?

——嗯。

——其实你可以坐车的,11路,你知道的,不是开玩笑的那个意思。

——了解。不过那太麻烦了,还要等车,每天也要运动下。

所谓的“我送你”,其实也只是一起走了三个十字路口而已。

也许是要下雨了,天色阴晴不定,空气里有一层薄雾一样的东西,能见度不高,远处的红绿灯都看起来有些氤氲。

“之前我说要交往什么的,你就当没听过吧。” 颜澈把她的袋子递到她手上,“那能不能当作是朋友的请求呢?”

“呃?什么?”叶晴空愣了一会,随即听到少年的回答。

“就是——在学校里装成是我的女朋友。”

“为什么?”

“因为你都看到啦,既然你知道我和老师的秘密,那就干脆当我们的同伙。”

他对和老师的恋情供认不讳,而且似乎乐在其中。

——原来被当成了挡箭牌。

沿着斑马线走的叶晴空突然停下脚步,绿灯已经跳转成红色,汽车的鸣笛声此起彼伏。

颜澈拉起她的手,将她拖到了对面。

“是笨蛋吗?不要命了吗?”

抬头看,他好看得惊人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愠怒。

叶晴空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写在微博里的话。

——谁都没有办法拒绝自己喜欢的人。

哪怕是再荒唐、再无理的请求。

被喜欢的人真狡猾,可以任性,可以随心所欲,可以不顾一切,而且全然不需要道歉。

 

“唔,刚才你说的事,我同意。”叶晴空听到自己的声音。

“真的?太谢谢了。”

他一下子显得很高兴,喜笑颜开,拍了拍她的肩,然后在身上搜寻了一遍,最后从脖子上解下了一根项链,吊坠是散钻拼成的海星。

“不是很贵的东西,不好意思,反正刚买不久,送你。”

“不用不用。”

“或者你还是喜欢下次一起去逛街买情侣对链?”

“也不用的……”

“先带着啦。”

少年似乎不喜欢过分客气,袭近一步,他没有于明彦高,179的个子,一直嘲笑自己是“一米七界的王者”,但还是能很轻松地超越叶晴空大半个头。

叶晴空感觉的头发被撩开,然后项链被系在她的脖子上,脸刚好埋在他的胸前,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气息。

这一次,比反物质综合症更强烈的,是想哭的冲动。

因为她看见,靳滟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对面。

“明天见咯。”颜澈摆摆手,立刻向着老师的方向奔跑过去。

叶晴空伸手摸了摸胸口的项链,此刻正垂在她的衣服外面,似乎一下子变成了比石头还要沉重的东西。

 

我看见车水马龙。

我看见白驹过隙。

时间终有一天会让我们消亡。

不知未来的你,会不会明白我此刻的心情。

 

2.

在学校里,比“明天要考试”这种糟糕的消息传播得更快的只有绯闻。

仅仅隔了一天,就开始有人用着这样的字眼开始形容叶晴空——“颜澈的女友”。

第一个这样说的人是嘉晓。

虽然一直刻意无视这个人,尽量不去注意、不用语言形容、甚至连名字都不想提,但这个人仍旧存在于自己的世界里。

其实嘉晓大概是每个班级都会有的女生,不漂亮,也不难看,直爽开朗,对八卦情有独钟,喜欢大声说话、大步走路,穿比自己大一码的T恤和中裤,永远风风火火的样子,和班里的大多数人都玩得很好,当然,这个大多数里包括苏轻语,但不包括自己。

玩不到一块去的理由有两个。

其一,她是会在背后议论人是非的人。

其二,每一次只要叶晴空和苏轻语有了隔阂,她都立刻侵袭进来,填满苏轻语落单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全世界孤单的人只剩下自己一个。

——总是让我在对比下显得更加可悲。

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都做这这样令人厌烦的事情。

而且她就这样坐在自己身后,又是自己这一组的组长,每次递交作业或者是派发试卷,总会看见永远在聊天的她。

听到她用“颜澈女朋友”来称呼自己,叶晴空立刻生厌,下意识地皱了下眉。

“别这样叫我。”

“事实如此,为什么不这样叫?”

“不喜欢。”掉头就走。

嘉晓立刻穷追不舍,“你可真古怪,要是换做别人肯定要把颜澈整天挂在嘴里,你倒不喜欢提。”

“我不是别人。”

“告诉我告诉我,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套住他的?是微博?”

积攒的怒气值爆表。

“嘉晓。”叶晴空转过头来,“你话好多。”

看到对方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尴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叶晴空忽然产生了一种胜利的快感。

要是换做平时,自己必然不会有这样的勇气。

右手不自觉摸了摸胸口衣服里的那根海星项链,感觉自己似乎和昨天有了一丝变化。

走出几步,身后还能听到嘉晓的大叫声,“吊上颜澈了不起啊?嚣张什么啊嚣张,什么德性啊真是!说不定人家颜澈只是玩玩你而已!转手就甩了你啊!”

酸涩苦楚在身体里满溢,几乎要掀起强烈的震荡。

颜澈对自己,连所谓的“玩玩”都算不上,只是转瞬即逝的逢场作戏。

顶着“颜澈女朋友”名号的叶晴空,在那个少年心里究竟占了一个什么位置呢?

仗义的朋友?不太起眼的女生?同班同学?

 

相较而言,苏轻语可能更是一道无法解开的数学题。

第一节课是化学实验课,教室里吵吵闹闹,点燃酒精灯的一瞬间,她突然拉住叶晴空问道,“你和颜澈,是交往了吗?”

这可能是这一学期里她说得最直白的一句话,因为平日里她的话都需要叶晴空稍微思索一下用意。

不过她的每一句话都不怎么容易回答。

于是叶晴空拿着酒精灯的瓶盖犹豫不决,“呃……”

酒精灯的灯芯太长,火苗大了些,推到已经架设好的试验台上。

不知道该承认还是否认,说到底还是不想对她撒谎,毕竟……毕竟她也喜欢着颜澈,可是假扮女朋友的事又理所当然不能分享。

两头为难。

不等她回答,苏轻语就摆摆手道,“没事了。”

她侧过脸记录数据的时候,嘴唇是抿紧的,叶晴空判断她在生气。

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中午一起吃饭吗?”苏轻语没有看她,只是计算着时间,又记录下了一个数据,“当然啊。”

一颗篮球打在墙壁上,反弹回来,然后慢慢滚落到自己的脚边。

面前多了一个身着深蓝色篮球衣的身影。

还在阶梯上发呆的叶晴空立刻回过神来,然后抓起地上的球,递过去。

颜澈报以一个微笑,然后问道,“你们女生每次体育课都坐在阶梯这里,也不去玩玩,不无聊吗?”

说是“你们”,其实也只有苏轻语和自己,加上另外几个女生而已,如果是平日里,嘉晓也一定会在苏轻语身边的,但可能是因为今天早晨的不快,所以她刻意地回避了。

“刚刚被五十米短跑折磨过,谁还有力气玩啊,你以为谁都像你,精力旺盛啊?”苏轻语笑着说道。

“明明就是在偷懒嘛。”颜澈随意的回了一句,忽然转了一个方向,对着叶晴空扬了扬下巴,“呐,小叶子,中午一起吃饭,别忘记啊。”

几个女生立刻发出了“噢——”这样恍然大悟的声音。

叶晴空却迷茫地抬头,“什么?”

“我走啦,你们慢慢聊。”颜澈摆摆手,从大楼的阴影重新走进阳光普照的篮球场。

“拜……”

说完再见,回过头的时候刚好对上苏轻语也半侧过来的脸庞,温婉的脸上又带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叶晴空有些惶惶不安地说,“中午……”

“没关系,你和颜澈去吃吧。”

好像还没有开口,苏轻语就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样,将她要说的话都堵在嘴里。

——中午和我们一起吃好吗?

本来是想这样说的,却因为怕她觉得自己别有用心,所以举棋不定,拼命斟酌着语气。

现在形势却突然转换,像是自己真的要重色轻友一样。

 
上篇:第五章 浴兰#8226海音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418) | 推荐本文(4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