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Chapter 14. 和节目相克
Chapter 14. 和节目相克 文 / 苏青瓷 更新时间:2012-7-10 0:17:46
 

在老妹家睡了一觉。晚上被嗓子痛醒了几次。我爬起来找盐兑水漱口,又吃了一些消炎药,这才又睡下。

老妹很担心我的身体,说要我别去录节目了。可是我想到答应过沈逸寒要录,结果临时不去,他肯定会很头痛,于是咬咬牙说可以坚持一下。

“你给我熬点姜汤就好了。”

“我看,你还是去医院吧,姜现在太贵了,好破费的。”

“去死!”我有气无力的咆哮。

搭了出租车去电视台,找到沈逸寒的办公室,他已经坐在里面等我。

“叫我来什么事啊?”

“当然是给你挑衣服了。这次我们节目有人赞助衣服,我让你来先挑。”他请我进去。

他的下属徐浩忙从两个大袋子里拿出一件件的衣服,在我面前抖开。

正好昨晚在伊雪家睡觉,没有带够录制节目的衣服。我兴致勃勃的去翻那些衣服来,可是看到后又再次塞回去。

“怎么了?”徐浩问。

“太大了,可以塞两个我!”我敷衍道。

“哎,我觉得这一件不错啊,你可以搭配个小背心。”徐浩在旁边翻出一件衣服给我看,是一件不知道如何搭配的奇怪桃红色上衣。

我迟疑了一下,“你确定对方真是赞助商?”

沈逸寒在旁边将忍住的笑意变成了一声咳嗽,然后他说道:“我之前没时间看衣服,没想到他送来的衣服这么不合适。”

我想了想,觉得刚才的态度非常不对,人家很好心的给我提供服装,反倒被调侃了。我忙翻了一件短裤和背心,在沈逸寒面前抖了抖说:“我就穿这个。”

“不急,可以慢慢挑,你挑完我再去给其他人。”

在所有女嘉宾中,沈逸寒一直对我特别关照,我一直很好奇,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今天这场为了让他不要报太大期待,我首先说明状况,“今天我生病了,估计说不出什么话,因为我嗓子很痛,而且感觉大脑反应也慢了许多。”

徐浩插嘴道:“你千万别说不录了,你就站着,不说话也行。昨天节目结束太晚,今天早上为了找替补女嘉宾找的头都大了。我们事先根本不知道刘总对东城打了招呼,说什么牵手送钻戒。起初的几期大家都不愿牵手,可是知道有钻戒后,女嘉宾们都纷纷牵手。现在的女人真是可怕哟!”

我还真没想过女嘉宾们牵手是为了钻戒呢,还傻傻的相信有人真是因为爱啊!一直以来都认为做节目的事情当不了真。我妹妹的男朋友是节目主持人,常常打电话“恭喜”中奖,我很“惊喜”的欢呼一阵,配合他录节目,然后挂了电话该做啥做啥。如果节目中奖可信,我大概已经得到过二十四部价值3888的手机,和十三块价值1888的手表了。

可是那些女嘉宾却把送钻戒的事情当真了,于是赶紧找男人牵手。也就造成了昨晚上的棘手场面。

“那,女嘉宾问你们要钻戒该怎么办?”我问沈逸寒。

他温和的笑了一下,“当然只能尽快去拉赞助商啦。那两个女嘉宾的钻戒,节目组还在考虑怎么兑现。”

只有节目红了才可能拉到赞助商,我明白他的苦处,自然能帮一把是一把。

待我去化妆间的时候,小凌正在给陈欣欣化妆。

陈欣欣见我进来,便大声说:“苏青瓷才是最上镜的人啦。她上镜比真人好看多了!”

我用已经过敏的红肿眼泡瞅着她,她对我摆了个露出牙套的灿烂微笑。我在想,她是否在暗示,我本人长得非常之难看?不过算了,我没空揣摩她的心思。

昨天牵手成功的女嘉宾果然坐在化妆室,我听见她们在商议过会儿讨要钻戒的事儿。顿时觉得沈逸寒非常可怜,不知道他要怎么补上这个烂摊子,不会自己贴钱吧。

付茯苓正在吹头发,要求发型师按照她的想法做出发型。我在旁边默默的排队。她对我道:“我看过视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一个人。”

我想问,视频上表现出来的我是个怎样的人?

不过还未问出口,她便接着说:“其实我觉得你是个挺有想法的人,只是那些人不懂得透过表面看本质。我想你私底下肯定不是台上表现出来的样子。”

我垂下头,并很想告诉她,其实台上的话确实是我所想,只是被剪掉了太多前因后果。

和她短暂的交谈后,我觉得她才是那个私底下和台上表现并不一致的女子。在台上她太矫揉造作,并且刻薄无理,但私底下的她还挺有思想,谈起事情来也颇有自己的主张,就仿佛是一篇写好的文笔绝佳的稿子摆在她面前,她只需要把它们念出来而已。其实我知道那些稿子都写在她的脑袋里。在这些来来往往的女嘉宾中,我竟对她产生了一点好感。

准备完毕我们就去录影了。

我都说今天的装扮很难看了,东城在开篇就点评了一下女嘉宾的衣服,说大家都当起了乖乖女,意思大概是难得大家穿着都很保守。可是他话锋一转,说:“不过苏青瓷她就是跟人家不一样,她偏要套个马甲!”

东城戏谑我似乎已经成为习惯了。

第一个男嘉宾上场,首先就提出不要那种有优越感的女孩。在VCR里面也处处说,不找这类的女孩子。

我问他,在他眼里,什么是有“优越感”的女孩子。话落我便狠狠咳嗽了下,喉咙很疼。

他回答我说:“那些自命清高,家庭环境很好,生活优裕的女孩子吧。”

怎么听这话如此刺耳,我摇摇头道:“其实你理解错了。真正有优越感的女孩子并不是这样的。她们不会去炫耀自己读过多少书,去过多少地方,有多少衣服和首饰,家里多有钱,她们从不会去炫耀她们所拥有的一切,因为她们没有自卑感。”

这句话是我在一本书中看到过的,当时看到后就觉得很赞同。

“嗯,你说得不错,你很自信,我喜欢你。”他指着我笑道。

我对他报以微笑——他不敢去找比他优秀的女生,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自卑,认为配不上她们。

男嘉宾下场后,我再也没有发言过。而很巧的是今天东城也没有再点我。

付茯苓继续发力,人家跳舞,她说别人是人妖,人家眼睛小点,她说人家劣质基因。我只能说她用力过猛,导致再一轮的人身攻击。

身体越来越虚弱,每次播男嘉宾的VCR我就会坐下来休息,喝了很多热水,可是嗓子依然很痛很痛,还不停的咳嗽。身体一会儿热,一会儿冷,手掌不停的冒虚汗。

旁边的阿姨在讨论,青瓷的身体真差啊。其实我整整一年都没生过病,可是参加节目后,基本每一次录制节目都在生病中。

录完一期回到化妆间,我在座位上幽怨的喝水,嗓子又开始发痒,剧烈的咳嗽让杯中水生生洒了一地。就在这时化妆间的门被推开了,萧飒出现在门口。

女嘉宾们发出一阵小小的惊呼,然后便有人开始讨论起来,大部分以为他是接下来要出场的男嘉宾之一。

他冷冷的扫描一圈,把目光定位到我这里,走过来,温文尔雅的笑容又浮上脸颊,“公主,我来接您了!”

“干嘛?!”深知萧飒是什么人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小时候我们也常常玩扮公主的游戏,可是现在我们已经长大了。

“当然是去医院。”

“是伊雪告诉你的?”

“你在发烧?!”他碰到了我的胳膊,说着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将我裹住,眉毛一挑,话语抑扬顿挫,“你,穿,多,点,会,丧,命,吗?”

“这是我穿得最多的一次,我还套了个马甲……”他的衣服好温暖,我边争辩边不由自主的拉住领口,往衣服里缩。

“走吧。”他拉住我的胳膊。

“我不能走,还有一场节目……”

“你在发烧,难道你没感觉的吗?”他不由分说强行把我一把抱了起来,在场这么多人,看见了多不好。拼命挣扎后,无果。这场景怎么如此像劫匪进村强抢民女啊!隐隐约约看见伊雪站在不远的地方贼笑,啊,这是什么情况?

“我的东西还丢在化妆间……”我挥动双手。

“放心吧,我替你收,沈逸寒那边,我替你说。”伊雪对我挥手。

然后萧飒一路抱着我走出了电视大楼,把我塞到一辆车里。

他坐到驾驶座,突然整个人向我靠过来……

大脑中电光一闪,立马紧张得整个人往椅背上靠——只见他的手伸到我的右肩上拉安全带,并系上。

真是羞愧得无地自容,果然是因为发烧了,头脑都被烧坏了。为了掩饰尴尬,我随便找话说:“这车子不错啊,哪里搞来的?没二三十万搞不到手吧!”

“跟朋友借的。还有,这是陆虎。”他望都没望我一眼,踩脚油门,车子箭一样飞了出去。

怎么这么想吐呢!

他把我拖到医院挂了个急诊,中国的人就是多啊,不管你是普通门诊还是急诊,你依然要排长队等待。就算你发烧烧得要死了,医生还是要在你身上榨出更多油水,逼着你去看肺看肝看肾,检查一圈你也快要不行了,他终于大发慈悲给你挂个水。

所以我才最讨厌去医院了!

头很晕,浑身肌肉都在酸痛,难受得要死。萧飒坐在旁边,把我的头按在他肩膀上,“你靠一会儿。”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他伸手来搂住了我。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才轮到我看医生,检查了一圈,最后果然是打点滴。

萧飒买了一个床位,我躺上去就睡着了。浑浑噩噩中,似乎来到了一片沙漠,看不到自己,只感觉到干燥、闷热,一会儿又很眩晕。我记得这种感觉,因为小时候身体很差,五天中有两天在生病,每次生病我的头都会痛,然后在辗转的睡梦里来到这片荒芜的沙漠。

还记得小学有一次我重感冒,住院好多天。萧飒来看我,他趴在床边,见我嘴唇干枯得裂开了,于是问护士要了棉签来,沾了清水轻轻擦拭我的嘴唇。我永远记得当时萧飒一边叹气一边轻轻涂抹我嘴唇的样子,他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已经对人非常温柔细致了。

“伊幂,醒醒,醒醒。”恍惚中有人在推我,我睁开眼睛,雪白的灯光刺得双眼发花。

“点滴打完了,咱们回家。”他给我穿上外衣,又蹲下去替我穿鞋。

一路上都很昏沉。回到家后我强烈要求洗澡,萧飒坚决不同意。趁着他去给我倒热水喝药的当儿,我偷偷跑去洗澡,结果他那小子气势汹汹的在外面捶门。

洗澡出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出的话虽然声调很低,却带着一股寒意,“刚刚退烧,你又跑去洗澡,嗯?”

我双眼含泪,委屈道:“我出了好多汗,不洗睡不着。”

他把我拦腰抱起来,走到卧室,像丢麻袋一样将我丢到床上。在富有弹性的床上弹了两下,他的手猛地撑在我头边的床单上,低头和我脸贴脸,眼对眼,似笑非笑,“你是不是还嫌自己烧得不够高?还是想继续生病,让我用体温温暖你?”

这场景怎么想都觉得少儿不宜……

我敲了下头:大脑,自重点!

“我知道错了,你把脸丢远一点儿,我又想打喷嚏了。”我捂住嘴巴鼻子,期期艾艾道。不是我生病了没力气,我早就踹飞他了。这小子每次皮笑肉不笑的脸看起来好可怕!

“乖,把药喝了马上给我睡觉。”他的语气像在教育小孩,让人不爽,明明我才是他姐姐。他把热水和药递来,我很配合的把药喝了,然后乖乖躺下。萧飒关掉了灯,准备出去,我叫住他,“你别走,你坐我床边,和我说一会儿话。”

他正要坐下,我又说:“你还没洗澡,衣服都没换吧,别坐床上,坐床头柜。”

他做出无奈的表情,坐到床头柜上,替我掖被角,“我叫你别去参加节目你偏不听,现在遭报应了吧。”

“你给我讲个故事吧,像小时候一样。”我手抓着被子撒娇。有时候伊雪工作忙,我生病了孤苦伶仃去看病,独自挂号、验血、打针。晚上想喝一口热水,也得拖着病体自己下床来烧。我觉得自己足够坚强,已经习惯了什么事情都一个人去处理,即便在身体最虚弱的时候也一样。可是今天有萧飒在,突然想撒撒娇。

“你以为你还小啊!”

我瘪嘴,装哭。

“好吧,那我说一个豌豆公主的故事。”

“嗯嗯。”

“很久很久以前,国王有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呢,长得像豌豆……呃……我还是讲小猫钓鱼吧。”

“嗯嗯。”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猫,它有一天想去钓鱼,于是它就去钓鱼了……”

萧飒说的故事真的有够枯燥,很快我便昏昏欲睡。朦胧中好像有一只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很温暖,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吓走了它,可是这只手马上又离开了额头……

 

 
上篇:Chapter 13. 我要改名叫武则天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495) | 推荐本文(28)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