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四部分 雾
第四部分 雾 文 / 短发夏天 更新时间:2012-7-10 0:21:03
 

因为我总是觉得,从今以后无论遇到怎样的状况,唐诺都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我

他就是我的底线和港湾,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会在那里。

我寡淡的人生,到了这一年终于发出光亮来,

也许并非是那么耀眼的光,但还是让人心生希望。

有时候我甚至想,也许我之前遭受的一切,无非是为了遇到他。

然后爱他。

 

 

 

1

晴朗始终不肯原谅我,我发了无数条短信给他,一律没有回复,于是我只好抽空去他们学校门口等,但他拒绝见我。晴朗这个人我是知道的,他有他异常倔强的一面,假使他不愿意,那么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他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我叹息一声,转身回学校,慢慢会好的吧,我想。

然而从初冬等到年末,我都没有再见过他,有关他的消息我竟然都是从凃粒粒那里得到的。她告诉我晴朗一切都好,情绪稍有忧郁,但并不消沉。

“你伤了他的心,”她说:“也许你是无意,但你得承认韩放出了这样的事责任还是在你。”

“我从未否认过这一点,不过他怎么可以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我?”我简直是要抓狂了。

凃粒粒照例抿嘴一笑,幸灾乐祸似地说:“给你个教训也好。”

我跟凃粒粒之间的关系还是没有变好一点,但好在也不没有更加糟糕下去。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互相理解,却无法相互支持罢了。我们是不一样的人,即将走的路也是不同的路,我们无需彼此尊重,能够不互相打扰已经是幸运。

而晴朗又会走上怎样的道路呢?我有时候会想。

转眼圣诞来临,唐诺带我出去吃饭,是一个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大家都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大厅里暖气十足,我脱掉了外套,只穿着一件衬衣站在桌旁边吃东西边四处张望,唐诺不知为何迟迟未到,结果正准备打电话给他,他便出现了,穿着厚厚的黑色大衣,身后跟着一个男孩。

“晴朗!”我叫出声来。

晴朗低着头,半晌才抬头看我一眼,始终有怨怼,但轻浅很多。唐诺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笑眯眯地跟我说:“这是你的圣诞礼物。”

我愣了一下。

“你们好好地聊吧,我要去接何麦,今天很难打到车。”他说,然后又匆匆走了出去,我走近晴朗,眼泪都几乎要掉下来:“跟我说话,晴朗。”

“唐诺说你不是故意的。”他小声说,“我不该跟你生气是不是?但我的确生气,我也知道这样不好。”

我用力地拥抱他:“不,你跟我生气是对的,但不要不理我,你不明白我有多怕失去你。”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他趴在我的耳边无助地说,我拍拍他的脑袋,这才松开他,带他去一个空的位置上。他拿了很多糕点,而我却只要了一小块熏肉。我们坐下来之后我才忍不住问:“你怎么会跟唐诺在一起?”

“他劝了我很久,说今天是圣诞节,应该要给你一个惊喜。”

贴心的唐诺,我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这真是最好的礼物。

晴朗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吃到一半才停下来对我说:“对不起,姐姐,让你难过了,凃粒粒说你最近很不开心。”

我心都几乎碎掉,抓住他的手说:“没关系,已经都过去了,你肯原谅我就好。”

他冲我笑了起来。

不久唐诺再次回来,带着何麦,这大概是我从小到大过过的最美妙的圣诞节,身边同时有亲人、朋友和喜欢的人在,我拉着晴朗在角落里小声说话,无非是没有联系的这些日子里发生过什么事、看了哪些书,但这么无聊的事情跟他讲述也是愉快的。讲到动情处我们捂着嘴巴吃吃地笑,像小时候那样。唐诺和何麦在对面聊着其他的事情,偶尔回过头看我们一眼,道:“明媚只有跟晴朗在一起时才比较像个女生。”

“其他时候呢?”我问。

他想了一会儿才说:“像个战士,全副武装、随时准备还击的那种。”

我哈哈大笑起来。

也的确是,我温柔的一面只有晴朗最清楚,唐诺和何麦或者也有见到过,但那不是100%的我。也许真正的我,就是躲在心里的那个小孩子,永远只有八岁,跟晴朗手牵着手去找妈妈,然后三个人一起回家。

那甜蜜而温暖的岁月,永无复现。

窗外忽然亮起了烟花,我们都抬头去看,一朵朵形状各异的烟花在天空炸开,衬得夜色华丽璀璨,我转过头去吻晴朗的面颊,晴朗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脸。我又去与何麦拥抱,这是一个值得欢庆的时刻,但我却没有勇气走近唐诺,他似乎并不介意,只是对我微笑了一下,轻声说:“Merry Chirstmas!”

“你也是。”我说。

 

2

之后到了散场时间,唐诺送我们回去,何麦自己打车。晴朗心情很好,一路上都在说那些好吃的小蛋糕,唐诺对他说:“你喜欢的话下次我还带你来。”

“真的吗?”晴朗开心地睁大双眼,说:“但那里好像很贵的样子。”

“蛋糕还是吃得起的。”唐诺说。

我笑了起来,老实说,我很高兴看到唐诺和晴朗可以这样相处,如同亲兄弟一般。

到了晴朗的学校,唐诺这才掏出一个很大的盒子递给晴朗道:“喏,这是你的圣诞礼物。”

那是很大的一盒巧克力,用红绿相间的纸包着,很有圣诞氛围,晴朗迫不及待地拆开,塞了一粒到嘴巴里,又递给我一粒说:“很好吃!”

的确是非常好的巧克力,入口即化,甜蜜中带着微微的苦,回味十足。晴朗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卡片递给唐诺说:“你也有圣诞礼物!”

他们居然都准备了圣诞礼物,唯独我,我双手插口袋,尴尬地说:“不要管我,假装我是不存在。”

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但晴朗还是准备了我的礼物,是一双看起来质量很好的手套,红色,柔软的羊皮。我很意外,晴朗说:“凃粒粒陪我一起挑的。”

我再次拥抱他。

接着他抱着大大的盒子重新回学校,我则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车里再次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喝了一点葡萄酒,脸颊还有一点发烫,这密闭的空间更是让我觉得暧昧,我故作轻松地问:“你怎么会找得到晴朗?”

“你忘了之前有一次我送他回学校?那个时候留下了电话号码。”

噢,的确是有那么一次,我们在学校门口遇到晴朗与凃粒粒在一起的那次。

“但他居然肯来见你,这比较稀奇。”

“为什么不见?我又不是坏人。”他笑着说:“晴朗是个很可爱的男孩,他心里还是记挂你的。起先不见你是因为生气,后来是觉得内疚。”

我心里泛起一阵涟漪,一想到这两个我所爱的人在一起相处的场景,我就觉得幸福也不过如此。

快到学校的时候他才拿出一个盒子给我,说:“这是你的礼物。”

一个普通的银色铁盒,薄薄的,我打开,看到里面装着几张卡片,被设计成支票的样子,底下写着唐诺的签名,上面的数字栏却是空白的。

“你可以要求我为你做十件事,无论什么事,只要我能够做到。”他解释说。

我怔在那里,心跳有一秒的暂停。

这大概是我此生所能收到的、最浪漫的礼物。

我轻轻抚摸他的签名,看得出那个签名是经过设计的,十分花哨。我开玩笑地问:“包括送我十万块这样的事吗?”

他很鄙夷地说:“喂,既然都厚着脸皮问别人要钱了就多要一点嘛,十万块哪里够。”

我哈哈大笑起来,笑完才问:“你有没有笔?”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递了过来,我低下头去,很小心翼翼地在上面写下我的第一个愿望:给、我、一、个、吻。

我想我一定是喝醉了,否则不会写下这样的句子。但那一刻,我想要的的确是这个。

然后我把支票拿起来给他看,他愣了一下,却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也许是我太造次了,我想。

接着到了学校,他把车停了下来,我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他忽然很小声地说:“明媚,慢一点,有些事情我还不确定。”

我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这是我们第一次讨论这个话题,我问他:“你之前有喜欢过什么人吗?”

“也许有,”他说:“你要知道马路上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在跟她们擦肩的一刻我相信我是喜欢她们的。”

“然后呢?你会去同她们搭讪吗?”

他不好意思地擦了擦鼻子道:“哎,我这个人胆子比较小……”

我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他转过头来看我,换了一种很认真的语气说:“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我没有谈过恋爱,一点经验都没有。”

“我也没有。”我说。

他笑了,伸出手,把手放在我的脸上。那一刻我能在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我这个正在索取爱情的女生,既羞涩又紧张,想了很久我还是凑过去,轻轻吻住他的唇。他回应我,把手搭在我的背上。我们都很生涩,也很笨拙,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接了一个漫长的吻。

然后我放开他,他说:“你瞧,你浪费了一个愿望。”

“值得的。”我说,然后我打算推门离开,一阵清冽的空气钻了进来,他忽然又叫住我说:“明媚,我是喜欢你的。”

“我也喜欢你。”我说。

“但我不懂得怎么讨好女孩子。”

“你无需刻意去学,老实说,你已经很擅长了。”

“是吗?但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被人索过吻?”

“那是因为她们都比较矜持,而我比较厚脸皮。”

他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然后我又凑过去吻了他一下,这才离开。

我走出去好久再回头,他的车都停在原地。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风很轻,没有月亮,天空一片漆黑,路灯照着大地,让一切都看起来寂寥极了,但是又温暖极了。

我想,我们是在恋爱了。

 

3

圣诞之后便是紧张的备考阶段,我辞了酒吧兼职的工,每天在宿舍里背单词、做题目。圣诞是最后的狂欢,之后整个校园都平静了起来,每个人看起来都是异常忙碌的样子。我落下的功课太多,补也补不回去,但我还是不想考出太难看的成绩。

跟晴朗依旧是一星期见一次,而跟唐诺则是靠运气,有时他路过我学校附近会叫我一起吃饭,也有时候很久不出现一次。我们不常发短信,电话也是时有时无,总之,不太像别的恋人那样。

但我们究竟是不是恋人关系,我心里也不是很确定。有时候做题目到太晚,我就会从抽屉里拿出那叠薄薄的支票看,我想写的东西太多太多,好比可以跟他一起旅行、好比让他陪我一起去看电影、好比可以,跟他一起生活……然而到了最后,我却什么都没有写。

只是有了这叠支票之后,我快乐了很多,心里也有底气了很多,因为我总是觉得,从今以后无论遇到怎样的状况,唐诺都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我,他就是我的底线和港湾,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会在那里。我寡淡的人生,到了这一年终于发出光亮来,也许并非是那么耀眼的光,但还是让人心生希望。有时候我甚至想,也许我之前遭受的一切,无非是为了遇到他。

然后爱他。

 

再接着寒假来临,这是我们搬出韩放家里后的第一个寒假,我在犹豫是不是要搬到韩放家里的住的时候,接到了卢梦瑶的电话,她请我们去她家里做客,四个人一起。

她的家远在城北,一幢开发没多久的高级住宅区,我和晴朗坐了很久的公交车才到那里。卢梦瑶的丈夫出差,韩放已经先到了,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卢梦瑶则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我们一进来她就说:“换鞋!”

我和晴朗便在玄关处找拖鞋,她走出来看了我们一眼道:“为什么这么晚?”

“我们坐错了车子,”我说:“这里很难找。”

“又不是没有来过,居然还能忘记!”她朝我翻了个白眼,又问晴朗:“外面冷不冷?考试成绩出来了吗?”

晴朗点了点头,把分数报给她,她似乎很开心,说:“还是晴朗最厉害。”

她没有问我,当然,她无需问,就已经认定了我的成绩会很差。

事实上也的确不那么好。

我没有理她,兀自走到客厅的桌前坐下,卢梦瑶说:“口渴的话自己来冰箱拿果汁。”但我没有动,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出现在卢梦瑶家里,怎么说呢,她极力营造一个中产阶级的氛围,家具和装修都有格调、墙上挂着好看的画、地板干净得几乎能发出光来,但这里一点都不真实,充满了冷冰冰的气氛,仿佛杂志上的样板房。

她刚结婚的时候我们还常常来她家里,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破她的一个杯子,她便很严厉地说:“那你就不要喝水了。”

我不清楚她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生气,但对一个孩子讲出这样的话,我心里并不好受。我还记得当时晴朗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杯子推给我,她却皱眉说:“你不要总是这么照顾她,她是你姐姐,理应要比你懂事才对。”

谁又规定姐姐一定要比弟弟懂事呢?

她不喜欢我,一直都是。

当然啦,喜欢我的人也没有那么多,我很是明白。

 

晴朗拿了两罐可乐过来,递给我一罐,然后跑到沙发上去与韩放聊天。我坐在原位听着他们的说话声,然后望着窗外发呆。冬日的天空总是给人一种单薄之感,仿佛用手指轻轻一戳就会碎裂开来。晴朗询问韩放的伤势,韩放淡淡地说:“已经没事了。”

“你要抽空多运动一下,你看,你都胖了这么多。”晴朗说。

“他就是头猪!”卢梦瑶在厨房里大声地骂。

一切都这么平和温馨,如同一个三口之家,而我是多余的。

我掏出手机,想要给唐诺发一个短信,却又想不到要发什么,只好作罢。

终于饭菜上桌,大家立刻围了上去,我坐在位置上默不作声地听着他们聊天、讲话,卢梦瑶忽然指桑骂槐地道:“别人说晴朗笨我一点都不觉得,在我看来晴朗聪明得狠呢,倒是某些看起来很有主见的人,其实才是无药可救。”

不知是不是我太敏感,但我还是放下了筷子。

“没有说你。”卢梦瑶说。

“我也没有说你在说我啊,你这么急着辩解为什么?心虚吗?”

“笑话,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做了蠢事的人又不是我!”

桌上火药味十足,晴朗和韩放都停下来望着我们。卢梦瑶问:“干嘛都停下来?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这样讲话。”

韩放突然道:“你少说几句会死吗?”

“这里是我家,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想了很久,还是站了起来:“我吃饱了,先回学校。”

说完我立刻就走,晴朗追了上来,小声地叫我:“姐姐。”

我换好鞋子,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你回去吧,卢梦瑶做了那么多菜给你,好好品尝。”

他有些难过地看着我问:“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呢?”

“大概是系统不兼容吧。”我说,然后拍了拍他的脑袋:“没关系,你们相处融洽就好。”

“可是你不在,我也想要走了。”

“不用,她只是不喜欢我,但她对你是真的好,回去吧。”

我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在电梯里我无力地靠在墙上,其实某个时刻,我会真的以为自己是太过讨厌的女生,我的极端和我的暴躁已经深入人心,如今无论我做什么,他们都不会对我改观。

然而我还能怎样呢?我难道要去抱着他们的大腿祈求他们原谅我吗?

凭什么呢?

 

4

寒假开始后校园就空无一人,我坐在操场上望着天空,纠结寒假要怎么过。回韩放那里是不太可能了,或者可以出去打工,还能赚一点钱。在酒吧的工作只赚了五千块,几乎只够我一年的学费而已,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但可以去哪里打工呢?我不想再去酒吧跳舞了,去咖啡馆做服务生或者是不错的选择,但是据说工资很低,我可不想整个寒假都过得这么没意义。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是唐诺的,他问我:“放寒假了吗?现在在哪里?”

“学校,”我说:“刚刚去卢梦瑶家里吃饭,结果跟她吵了一架。”

“为什么吵?”

“我不知道。”

那边沉默了下来,好久后才问:“那么寒假打算怎么过?”

“不知道,我想出去打工。”

“住哪里呢?还住学校吗?”

我耸了耸肩膀:“只能是这样了。”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先去找你吧,见面再说。”

不久后他的车子出现在学校门口,因为是寒假,学校门口空了很多位置,他把车停在那里,拿着两份咖啡走出来,我们坐在操场边的篮球架子上喝着热咖啡,我把脑袋搭在他肩膀上跟他讲下午的事,我有些委屈地说:“如果她有用心观察我,她会明白我变了很多。”

他安慰我:“这不是你的错,但也不是她的,也许你们只是需要时间。”

“有什么用呢?我并不介意她怎么看我,我只是不想让晴朗和韩放难堪罢了。”

“很多事情我们并不是为了别人喜欢我们才去做的,但假设恰好能让别人心情好的话,又何乐而不为呢?明媚,你有的时候的确是太专注自己的想法,而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愣了愣,好久后才说:“但这才是我啊。”

他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天渐渐黑了起来,在冬天,天总是黑得很早,我们肚子都饿了,准备出去吃饭,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停下来说:“或者你可以考虑住我家里。”

“什么?”我愣住。

“我家虽然不是很大,但住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一个人住学校里……未免太凄凉了一些。”

我看着他的眼睛,但显然他是充满好意,而不是有别的想法。这个人,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我是信任他的。

于是我说:“好。”

我回到宿舍里去收拾行李,事实上我并没有什么行李,只不过几件换洗的衣物、基本的生活用品,一只书包就足够塞满。唐诺在楼下等着我,见到我就接过了我手中的书包。我闷头走在他的旁边,空寂的校园,那条每天都在走的路不知道为什么格外的漫长,直到上车时他才忽然停下来问我:“你害怕吗?”

“怕?为什么要怕?我才不怕。”我很嘴硬。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替我拉开车门道:“那你要小心一点噢!”

我怔在车门口,好半天才坐进去,忍不住说:“喂,你演技那么烂就不要假装流氓啦!”

他笑了起来。

我也笑。

然后我握住了他怔在挂档的手,小声说:“我不害怕的。”

他看了我一会儿,吻了我的额头一下,这才发动了车子。

 

5

唐诺并没有撒谎,他的家的确不大——至少不如我想像中大——普通的两居室,装修很精致,开放式厨房、大飘窗、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茶几上摆着一些财经杂志,阳台对着江景,晚上,江的两边都亮起了灯,看起来格外好看。他指着自己的卧室说:“你可以睡这里,我睡隔壁那一间。”

隔壁平时应该是闲置的,只有一张小床,我拉着他的手很不害臊地说:“我比较想跟你一起睡。”

他怔了一下,一脸认真地说:“你是在勾引我吗?”

我反问:“不可以吗?”

他笑了起来,问:“要不要喝东西?”

“好啊。”

他家里有葡萄酒和果汁,我选了葡萄酒。在等他出来的时候我站在阳台上吹风,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我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就好像来过了很多次那样。他的家跟我想像中简直一模一样,这样的干净、整洁、现代感十足。十七楼能俯瞰到整个城市的夜景,我整个人趴到阳台的栏杆上,老实说,心里的喜悦大过于别的。

真好,我们可以共处一室了。

而且是在他家这样私密的地方。

我渴望发生一点什么,又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

他拿了两杯酒出来,我们轻轻地碰杯,然后站在阳台上聊天,我问他:“你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很久吗?”

“也没有很久,两年,我爸爸特意买的这幢房子给我,他想让我过得朴素一些。”

“这还算朴素啊?你真应该去韩放家里看看。”我又问:“你妈妈呢?”

“在香港,她不喜欢这里。”

“你想她吗?”

“还好,不会特别地想,反正离得近,也随时可以去看望她。”

“她一个人不会寂寞吗?”

“她?她才不会寂寞,她有的是消遣。”

“那你呢?你有什么爱好?”

他想了很久,才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我一直过得清心寡欲,不抽烟,也不喝酒,也不玩车和女人,我连看电影都会打瞌睡。总之,我是一个特别无趣的人。”

我笑了起来。

一阵冷风吹过,他从后面轻轻抱住我,我转身钻进他的怀里道:“跟你在一起真好,为什么你会对我这么好呢?”

“你可爱啊。”他说。

“我可爱?哪里可爱?”

“不知道哪里可爱才最可爱。”

我笑了起来,又抬头问他:“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吗?”

他很诚实地说:“我不知道,但我会一直记得你的。”

虽然不是我预期中的答案,但我很高兴他这么认真地回答了我,我说:“我也会一直记得你的。”

他低头吻我,我轻轻说:“唐诺,我好喜欢你。”

他微笑着,继续吻我。

 

6

我们就这样生活在了一起,我跟晴朗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在唐诺这里,他似乎并没有多想,但略放心了一些。我又跟韩放打了电话,说是住在同学家里,他略微沉默了一会儿才问我:“春节不回来过吗?”

“看情况吧。”我说。

“噢,缺钱了就告诉我。”他的语气依然不带任何情绪,但我还是心头暖了一下,我说:“有空我会回去看你的。”

“好。”他挂了电话。

我又对着电话发了一会儿怔,然后去整理衣柜。唐诺腾出了一间衣柜给我,但实际上我并没有太多衣服。开头的几天他都睡在小房间,到了第四天,我终于忍不住对他说:“我们可以一起睡的。”

他迟疑一秒,才说:“我真的不能保证什么都不发生。”

“我也不怕发生什么。”我说。

那时我刚洗完澡出来,穿着他给我新买的浴袍,他犹豫了好久,才说:“好吧。”

然后我们就躺在了同一张床上,我背对着他,他抱着我,手指在我的腰上一动不动。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聊他的童年、我的童年、他的母亲、我的母亲。那时我第一次彻底地了解他,之前他的故事都是何麦讲给我听,而他自己讲出来,又是另一种感觉。他说:“我一直都知道我是私生子,也知道我父亲是怎样的人,那时候我们不常常见面,一年一两次的样子,他很威严,我总觉得他不喜欢我,但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对我要求很高,常常跟我说,将来他的家产都是我的,我不可以像别的孩子那样游手好闲。”

“所以你成绩很好吗?”我问。

“你猜呢?”

“我不知道。”

“我在剑桥读过书,”他说:“本来还有两年就可以毕业,但他要我回来,来这里,我就来了。”

“那是两年前的事?”

“是,他突然病重,癌细胞扩散得很快,他身体一直不好。”他说。

“你难过吗?”

他想了一下才说:“难过当然是有的,但并不是太多,更多的还是害怕吧。我还记得两年前我第一次跟他回家时的情景,他把我带到所有人面前说:‘这是我儿子’,他的太太和其他亲戚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我第一次接触到这样大的家庭,一个一个去认亲戚,每一个人对我而言都是陌生的,我却要叫他们‘舅舅’和‘姑姑’,那种感觉很奇怪。”

“好过我连一个亲戚都没有。”我说。

他把头埋进我的头发里吻了我的脖子一下。

我转过身去,钻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被子里太热了,我出了很多汗,但贴在他的胸膛前还是很有舒服,充满安全感。他没有我想像中瘦,身材很健硕,他的下巴抵着我的额头,我很快就睡着了。半夜我忽然醒过来,听到他的呼吸声,忍不住朝他的脸所在的方向看。在黑暗中其实什么也看不到,但我还是忍不住看。我把手放在他的胸口,感受到他的心跳,这个我爱着的人,我们第一次离得这么近。

他轻轻握住了我的手,那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到了第五天我们开始在家里做饭吃,我们一起去逛超市,我挽着他的胳膊,他推着车子,在生鲜区看到新鲜好看的蔬菜就放进来,在那种时候我才能真正地感受到我们一起生活的气息,经过超市的家电区、卫生护理区、零食区,我们买了新的洗发水和牙膏、调味料,以及各种生活用品。那种感觉就像是,本来很多不确定的东西此刻都化为了具体的物质,被我们装在小车子里,这些是可以实实在在握在手里的东西,我们的洗发水、我们的牙膏……都是我们的,而不是他的或者我的。

我很努力地做了一桌饭出来,简单的三菜一汤,并非那么好吃,但好在也没有到食不下咽的地步。我们开着电视,边吃东西边看新闻,窗外是万家灯火,窗户将我们与整个世界隔离开来,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然后我收拾碗筷在厨房里洗,他握着一杯酒,倚在墙上饶有趣味地看着我,说:“没想到你还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那你打算娶我吗?”我问。

他笑了起来,然后把杯子放在一旁走过来抱住我,我的手指上还沾着洗洁精的泡沫,他帮我擦干净,低头吻我。这一次的吻,跟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很激烈,充满渴望。最后终于,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

我闭上了眼睛。

 

 
上篇:第三部分 晴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20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