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第一章 踏出校门硝烟起
第一章 踏出校门硝烟起 文 / 欢乐蚁族 更新时间:2012-7-10 20:54:19
 

这是丁晨在郑州大学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他永远都会记得那一晚的喧闹和兴奋。

当时,他和一群哥们儿敲着各种东西,在女生宿舍楼下起哄高喊着各种诸如“毕业不分手!”“天涯若比邻!”“永远是朋友!”之类的口号,女生们也纷纷从窗户里伸出头来,算是对男生们的一种鼓励。

“莎莎,莎莎,我爱你……嫁给我吧!”一个黑黑的男生把手放在嘴上做喇叭状。

紧接着,一个悦耳但带着怒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谁啊?我凭什么嫁给你?”

所有男生都把目光对准了三楼的307室,但他们却看到了一张大饼脸,外加上一管塌鼻子和一对死鱼眼睛。

这女生也长得太惊悚了吧!丁晨摸了摸脑袋,心想虽然自己不高也不帅,但至少还不吓人。

“我找李莎莎。”黑黑的男生涨红了脸。

“我就是李莎莎。”大饼脸女生没好气地说。

“我,我找五楼的李莎莎。”黑黑的男生结巴起来。

“神经病。”大饼脸女生“砰”地关上了窗户。

丁晨和其他围观的男生都狂笑起来,怂恿黑黑的男生再喊几句。

黑黑的男生猛吸了几口气,再一次大叫道:“五楼的李莎莎我爱你!”

一个塑料瓶扔下来,正砸在他脑门上。

黑黑的男生看了看扔出塑料瓶的美女李莎莎,欣喜若狂,拿着塑料瓶跑开了……

413号宿舍里,身材窈窕的余菲菲正盘腿坐在床上玩电脑,马尾辫梳得高高的,充满了青春活力。

她的室友,留着学生头、很是秀气的周小雅趴在窗户边上,看着楼下男生们的“表演”。

“菲菲,菲菲,我看见丁晨了。”忽然,周小雅回过头喊了起来。

“不可能。”菲菲还沉醉在她的《真·三国无双》里面,边打边兴奋地大叫着,“噢耶,吃本女王的无双绝技冰华!”

周小雅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真看见了。”

“等我吹箫吹完吧……”好一会儿,菲菲才扔下电脑,跑到窗户边往楼下看了看,“人呢?”

“咦?刚才他人还在的。”周小雅也帮忙寻找起丁晨的身影来。

“他敢来!他要是敢来,姐就……姐就……”菲菲一时半会儿也没想到什么好话,一不小心就蹦出一句,“他要是敢来姐就SM他!”

周小雅吓了一跳,怕怕地看着菲菲:“我觉得他就敢。”

菲菲又看一眼下面,可还是没看见丁晨:“算了,他不敢!”

这时候,楼下的一群男生怂恿丁晨道:“我看见菲菲了,该你喊了。”“喊啊喊啊。”“你不会是疲软了吧?”

……

丁晨从身后拿出个看足球赛时吹的大喇叭吹了一通,然后才红着脸大喊道:“菲菲,我爱你,我们兼容吧!”

菲菲刚在楼上喝水,这时一口水全喷了出来,把头伸出窗外喊道:“丁晨,你知道你什么配置吗?还想跟我兼容!”

众男生一阵哄笑。

丁晨鼓足勇气喊上去道:“我有盖茨的脑袋、魔兽的身体、阿凡达的能耐,兼容你绰绰有余!”

菲菲故意板起脸:“哼,我看你充其量就是一只蚂蚁,而且是‘工蚁’。”

众男生又爆发出一阵哄笑。

丁晨吹一阵大喇叭,然后高喊道:“那么就当我是‘工蚁’好了……菲菲女王,我们兼容吧!”

他的话刚说完,远处便有几只摇晃的手电筒照射过来……很显然,校方的保安来维护秩序了。

众男生开始逃跑。而丁晨突然看见菲菲从窗户里扔下来一件东西,周围乌漆墨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他一把抓住了就跑,直到一盏路灯下才停住脚步。

丁晨跑得气喘吁吁的,还小心谨慎地四处望了望,然后才看向了手中的东西:一只大红色的乳罩,好大,是D杯哦!

一股鲜血冲上头顶。丁晨手舞足蹈地跑向宿舍,心想这下总算不是白来一趟。

而此时,女生宿舍楼下,几个保安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满地的缸、盆、碗、筷……

“唉,这帮孩子!”一个老保安叹了口气。

喧闹的一夜过去。第二天,宿舍楼下进进出出都是提着行李的毕业生,四年的大学生涯,就这么一晃而过……

丁晨把菲菲约出宿舍边走边谈,问起她父母是不是要来学校。

菲菲说是,还说要让丁晨给她父母留个好印象。

丁晨一听就琢磨着该给余父余母买点什么,想来想去,居然只想到了俗之又俗的烟和酒。

一个小型超市就在眼前,丁晨和菲菲走了进去。

丁晨先是看上了一瓶茅台,然后又看上了一条中华香烟,就都扔进购物篮里,拿到柜台上去结账了。

售货员老练地刷了刷价,茅台酒是七百九十九元,中华烟是四百八十元。

丁晨咬了咬牙,拿出银行卡欲刷。

菲菲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你疯了?你哪儿来那么多钱?明天你不吃饭了?”

丁晨憨憨一笑:“放心吧,我这个月还剩下一千五百多,够了。”

菲菲白了他一眼:“我不信!”

丁晨却只顾冲着售货员喊道:“没事,小姐,帮我装进塑料袋里吧。”

菲菲立刻阻止:“不行,小姐,给他装两瓶宋河一条红旗渠。”

“菲菲!”丁晨还想坚持。

菲菲把手一挥:“给他装上两瓶宋河一条红旗渠就行!你以为多花点钱买东西就能给我爸妈留个好印象了?”

丁晨见菲菲如此坚决,就也不再反对,毕竟她也是在给他省钱。

两个人出了小超市,菲菲从皮包里掏出一沓钱塞进丁晨兜里:“给,你明后几天的饭钱,我知道的,你给我爸买了酒和烟就没钱吃饭了。”

丁晨连忙躲着,但菲菲一再坚持要给。丁晨最终没有拿菲菲的钱。

当夜,菲菲带着丁晨和她的女班主任杜老师以及大学里的朋友周小雅、徐磊、谢云迁等人来到市里的明珠大酒店。这酒店的外形方方正正,但足足有三十多层高,而且一楼大厅就占了四层。

置身大厅,丁晨的第一感觉就是亮,连大理石地板都拼命地反着光,真是亮得眼睛都发花了。

“快点!”菲菲牵着丁晨的手走进了一个古意森森的包间。

包间里,一对看起来颇和蔼的中年夫妇已经坐在圆桌旁边。

“爸,妈,我们来了!”菲菲兴奋地叫着。丁晨会意,明白这对中年夫妇就是菲菲的父母余鹏程和章月芳。

余鹏程冲杜老师满脸堆笑地说:“坐坐坐,杜老师,菲菲这几年可没少给您添麻烦。”

杜老师在余鹏程身边坐下:“麻烦说不上,菲菲这孩子聪明,学什么都快。”

余鹏程又殷勤地给杜老师倒上酒:“聪明也是小聪明,她这个新闻专业的工作前景怎么样?”

杜老师一边挡酒一边说:“关键还是看个人,看她以后是要从事什么方向的工作,主持还是记者?留报纸杂志社还是去电视媒体?当财经记者还是政法记者还是娱乐记者?不过,以菲菲的综合素质找一个好工作应该不难。”

“但愿吧。”余鹏程点点头,坐回到自己位子上。

菲菲很自然地坐在了杜老师身边,然后丁晨又坐在了菲菲的身边。而丁晨边上则坐着菲菲的室友——中文专业的周小雅。再过去就是周小雅的男朋友徐磊,这人也是中文专业的,还长得气宇轩昂,一身笔挺的黑色衬衫更是把他衬托得非常有型。最后一个坐在菲菲妈妈章月芳边上的俊美男生叫谢云迁,穿着白色的T恤衫和蓝色的牛仔裤——他是丁晨的同学,两个人都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

不管怎么说,在余鹏程和章月芳眼里,丁晨是三个男生里最不起眼的一个,不仅不高不帅,而且还穿着一件土了吧唧的灰色运动衫……

菜刚上了两盘,菲菲就给谢云迁使了个眼色,周小雅见了赶紧抓起一张餐巾纸捂嘴,怕等会儿贸然笑出来。

谢云迁端起酒杯,向余鹏程敬酒道:“余伯父不愧是在市里最大的医院当中医啊,这精气神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还有伯母,怎么看怎么年轻,伯母,您是怎么保养的?”

章月芳听得很是高兴,嘴上却谦虚道:“这孩子说得,我已经老了。”

谢云迁咳嗽两声:“我是菲菲的朋友,以后请二老多多照顾。现在吗,我要介绍一下菲菲的男朋友,也是我的哥们儿……”

余鹏程、章月芳老两口一听,都来了精神。余鹏程更是向谢云迁倾了倾身体道:“那菲菲她男朋友到底如何?”

谢云迁看了菲菲一眼,见她的眼神十分凶悍,便故意狠狠地把丁晨夸耀一番:“那小子功课非常好,人又上进,长得也帅,勉强啊,还算配得上菲菲,不过菲菲眼光高着呢,不一定会嫁给他!”

“是啊是啊,菲菲现在还在考验他呢。”周小雅连忙附和了两句,“但他现在天天给菲菲买早餐送到门前,午饭晚饭也这样,对菲菲可好了。”

谢云迁故作认真地点点头:“嗯,那小子这点我是真佩服,不过也有可气的地方,他年年跟我争奖学金!”

徐磊“扑哧”笑道:“拉倒吧你,他跟你争?你都排不上号。”

章月芳急忙问道:“那孩子,家庭条件怎么样?”

众人一听,都不吭声了。

菲菲捅了捅丁晨,丁晨这才打破沉默道:“伯父伯母好!”然后把装着两瓶宋河一条红旗渠的塑料袋拿到圆桌上,“菲菲说伯父可以喝点酒,也不知道买得合不合您口味。”

余鹏程和章月芳扫了一眼丁晨手中的礼物。

“好好好,你有心了。”余鹏程淡淡地说。

“你放那儿吧。”章月芳对着丁晨挥了挥手。

“妈!”菲菲有些着急地喊道。

章月芳没再管丁晨了,只顾对菲菲说:“你去看看,怎么上了两盘菜就不上了?”

菲菲没好气地转身走了……

夜已深,菲菲那个位于阳光花园小区204号的温馨小家里却一点都不温馨。

菲菲一回家就摔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章月芳狠狠地看了一眼老公:“你别管女儿这事啊,这个事我做主!我跟你说,你要是敢管这事,我连你一块儿收拾了。”

余鹏程苦笑着:“你越来越不温柔了。”

章月芳双手叉腰:“还要我再温柔?现在你们老的小的都欺负我温柔!”冲着菲菲的房间吼道,“菲菲,你给我出来,你以为躲到房间就行了?出来!”

菲菲气呼呼地开门出来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东西已经被人翻得一塌糊涂。

章月芳自然觉得翻女儿东西没什么关系,还气势汹汹地大吼道:“说,你说你瞒了我多长时间了?”

菲菲把自由、隐私权什么都统统搬了出来,但章月芳不依不饶,非要把丁晨的底细搞清楚不可。

菲菲说要睡觉,转身就回房间去。章月芳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硬是不让她走了:“说,他现在有房子吗?”

菲菲“哈哈”一笑:“有啊,十平米,租来的。”

章月芳气得青筋暴出:“那他家肯定没钱了?”

菲菲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晃:“哪里,他们家可有钱啦,他家有五百棵果树、三亩西瓜地,还有一辆三轮车呢。”

章月芳被气得哭笑不得,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说:“你看看他家这情况,你们合适吗?你们从小受的教育不一样,成长环境也不一样,能在一起吗?我可不愿意你们今天结婚明天就离婚。”

“能在一起啊,怎么不能在一起?”菲菲无所谓地抖着脚,“再说了,谁说过要跟他结婚啊?”

章月芳气不打一处来:“不结婚你谈什么恋爱?”

菲菲继续装流氓:“不结婚怎么不能谈恋爱?现在大家都这么做。”

“别人这么做可以,你不行。”

“我为什么不行啊?”

“我说不行就不行!”

“就行!”

章月芳拍着大腿咆哮起来:“你想把我气死啊!”

余鹏程走出了卧室,拍了拍章月芳的肩膀:“你先消消气。”又看了一眼菲菲,“菲菲,你这样跟你妈说话是不对的,你妈问你是关心你。”

章月芳大呼小叫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看菲菲变成这样都是丁晨那个小流氓教唆的!”

菲菲扁扁嘴:“什么红什么黑的,我看丁晨比其他人都强,最起码他不虚荣。”

章月芳不依不饶:“你知道什么叫虚荣?他找你就是虚荣。”

余鹏程连忙劝架:“好了好了,别吵了。菲菲,我有几点建议:第一,你得每天回家来住;第二,你妈和我给你打电话你必须接,不准推脱;第三,要按时回家吃晚饭。你能做到吗?”

这个时候,菲菲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那首超具个性的《古灵精怪》:“有个仙女下凡来,她凡事不按牌理出牌,只要手指头向天空一甩,时间就停摆!无法无天的可爱,恶作剧不分青红皂白,任谁也追不上她的节拍,随性而精彩……”

“爸妈,我汇报一下,是丁晨打来的,估计是说明天找工作的事情。”菲菲说完扭头进屋,把门“砰”地关上了……

一夜过去,菲菲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和丁晨、周小雅、徐磊、谢云迁他们约好的爱玛咖啡馆——那是一幢法式的小洋楼,红砖白墙,里面的装饰也充满了异域风情,甚至还有几个中世纪的烛台。

菲菲进去的时候,只有丁晨已经守时地到了。她一屁股坐在丁晨对面,狠狠地喝下了一杯摩卡,把杯子用力一放,“砰”:“都是你非要趁着毕业把咱俩的关系跟我爸妈说,哼,看到了吧,现在根本就不是跟他们说这事的时候,我看你是成心破坏咱俩的大好前程!”

丁晨笑嘻嘻地说:“好夫妻多磨难,真驸马历千险,这是幸福必须付出的代价。”

菲菲摆摆手:“去你的,谁跟你是夫妻啊,火都烧屁股了还没心没肺地高兴呢。”不经意间就看见了对面桌上有一个看起来挺成熟的帅哥在往这边张望。他长着一双深沉的眼睛、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身上的名牌西装裁剪得体。

“打住打住,说正经的,毕业前我就在这边找了好几家,但都没合适的,我想去北京闯闯。”菲菲感慨地说。

“菲菲,是不是昨天的事对你影响太大了?”丁晨小心翼翼地问。

菲菲咳嗽了两声:“和他们没关系,我就是想离开……还有,你也必须跟我一块儿去!”

丁晨连忙劝道:“菲菲,这事咱俩说过多少回了,我爸妈种了那么多地,我们家亲戚也不多,万一他俩有个病有个灾的我要照顾他们的。再说了,伯父伯母就你一个,你要是真去北京了,他们找谁说话啊?”

“他们可健康得很!再说了,我爸是中医,真要得病了他们自己也能治的。”菲菲呼了口气,“我得跟你说,我去北京就是为了咱俩的将来,在这里,咱俩不可能成的。”

这时候,周小雅、徐磊、谢云迁也进来了,围坐在丁晨、菲菲他们桌子上喝咖啡。

但在场的只有谢云迁和菲菲比较自然,其他三个人都拘谨着,一动不动。

谢云迁向众人招了招手:“喝呀。”

小雅看看徐磊,徐磊看看丁晨,丁晨抓起杯子灌了一大口,烫得赶忙吐了出来。

众人都一阵哄笑。

“你没来咖啡馆喝过咖啡呀?”谢云迁惊讶地问。

“怎么?有规定大学生必须来喝一次啊?”丁晨没好气地说。

谢云迁咂了咂舌头:“说出来我都不敢相信,你连这点基本的情趣都没有?”

徐磊替丁晨喷了他一句:“花自己的钱叫情趣,花老爸的钱只能叫烧包。”

谢云迁也有点小孩子气地撅着嘴:“徐磊,哥们儿这可是给你饯行的!你别说得那么难听。”

菲菲连忙喊:“服务员!全都给换上果汁!”又冲谢云迁笑了笑,“既然是你请客,我们就把这里面的东西都尝一遍吧!”

谢云迁气结无语,其他人却都胜利地大笑起来。

“小雅啊,你可得小心着徐磊,他真的在北京做了公务员,立马就得换个女朋友。”谢云迁转向小雅道,“‘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啊!”

徐磊推了谢云迁一把:“你少挑拨离间。”然后又转向菲菲,“菲菲,这段时间你多照顾小雅一点,她胆小,找工作你也带带她。”

菲菲搂住了小雅的肩膀:“你放心吧,小雅的工作包在我身上!你家小雅这么漂亮,工作肯定不成问题。没听说过吗?美丽就是竞争力,小雅拥有黄金资源呢。”

谢云迁“扑哧”一笑:“按照这个理论,我拥有钻石资源,天底下还有第二个像我这么帅的男人吗?”

菲菲冲着谢云迁竖起大拇指:“你的确是钻石资源,不过与长相无关,有个好爹就是公斤级别的钻石资源!”

众人又一阵哄笑。

丁晨举杯冲徐磊道:“来,劝君更尽一杯酒,一片冰心在玉壶!”

菲菲吐了吐舌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明明是‘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你这点文学底蕴就别说诗词了。”

谢云迁也举起酒杯:“我来说徐磊的心里话——手握大权真逍遥,天下美女任我泡!”

徐磊和周小雅都朝他白了一眼:“滚!”

众人哄笑不止,服务员过来示意他们小声一点,而邻座的那个成熟型帅哥却冲着服务员招了招手。

成熟型帅哥对着服务员“叽叽咕咕”,服务员就听话地走到丁晨他们这一桌旁边:“我们老板说了,这一单他请客。”

菲菲一愣,抬起头却正好看见不远处那个气质绝佳的成熟型帅哥回眸一望,深沉的眼睛里带着一种温润如玉的关怀。

菲菲举起了杯子要敬他一杯,帅哥却摆了摆手。

几天过去了,丁晨在城乡结合处的刘家庄找了一处廉价公寓房,就在徐磊住的房子旁边。

菲菲、谢云迁、周小雅都来帮丁晨搬行李,四个人大包小包、磕磕绊绊的。

小雅领着众人走进了一个破破烂烂的胡同,继而又走进了一幢破破烂烂的公寓向阳小区,在五层停了下来,朝着502的破门努了努嘴:“到了,徐磊就住在前面这家。”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丁晨,“丁晨,你以后就住在对面501这家吧。”

“你以前每个周末都在这种地方跟徐磊住?小雅,这里也太乱了吧!”菲菲吐了吐舌头。

小雅低着头:“唉,徐磊也不容易,哪里去找好的房子呢?”

菲菲皱了皱眉头:“那现在学校把我们这些毕业生赶出来了,徐磊又去了北京,你以后一个人住这地方安全吗?”

小雅自顾自地打开了房门:“哪来那么多坏人?菲菲,我不会有事情的。”

菲菲把丁晨的几个脸盆都扔在了他门前,然后跟着小雅进了她和徐磊的502号房。

看着菲菲卖力地挥舞着扫把,小雅于心不忍地说:“菲菲,我看你还是帮丁晨吧,这屋子我跟徐磊住了一年多了,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菲菲刚要说什么,门外就传来了谢云迁的声音:“大爷,你们这儿公寓里还有空房子吗?我也想租一间。”

菲菲打开了门,就看见谢云迁在跟一个秃头的大爷闲扯,而大爷还挺兴奋地说:“有啊,就剩楼上一间了,你想租可得快点。”

菲菲冲着谢云迁咂舌道:“谢云迁,你想干什么?”

“小雅一个人住这里,我不放心。”谢云迁笑嘻嘻地说。

菲菲把扫把一扔,没好气地说:“花花大少,你浑身都是核辐射,你要是也住过来,我们大家都不放心了!”

小雅抿嘴一笑:“菲菲,你给人留条活路成不成啊?”

谢云迁把左手搭在小雅家门上,右手向小雅伸过去:“对对对,还是小雅心疼我,来,抱一个。”

小雅气得转身就走:“你……你滚!”

丁晨把谢云迁的手从小雅家门上拉下来:“云迁,你还是住家里吧。”

谢云迁连连摇头:“好不容易从学校逃离出来,再回到父母的牢笼里,我有病啊我?”然后拉着秃头大爷去楼上看房了……

菲菲则跟着丁晨进了501号房,里面不只简陋,而且脏得难以想象,各种机械的零件散落一地。

“我说真的呢,我们也跟着徐磊去北京吧,这破房子退了算了!”菲菲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然后又因为床上满是灰尘而跳了起来。

丁晨一边收拾一边劝她,理由当然还是双方父母都需要人照顾。

菲菲撅着嘴,但也开始帮丁晨摆放起东西来。

丁晨认真地看了一眼菲菲:“工作!只有工作才能体现出一个人的价值,也是唯一能让你父母接受我的方法。”

菲菲“切”了一声:“那你的工作是什么?”

丁晨一五一十地坦白道:“我这不是正在找吗?等会儿我就有一个面试……我相信,只要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踏踏实实干下去,你父母会对我改变看法的。”

他信心十足地握了握拳头:“你等我的好消息……”又匆匆忙忙地找了几份资料,打开门冲出去,结果却撞在了一个保养得很好的、身材婀娜的中年女人身上!

“哟,这不是咱云迁的同学丁晨吗?”中年女人整了整身上的旗袍,赫然就是谢云迁的妈妈。

“哦,伯母好。”丁晨连忙朝谢母鞠了个躬,然后又看了旁边西装革履的谢父一眼。

谢母一把拽住丁晨就往楼上的602号房拖:“丁晨啊,帮我们劝劝云迁,家里好好的,我和他爸又不管他,他为什么非得搬出来?”

菲菲见谢云迁父母都来了,连忙也跟在了他们身后……

谢父敲了敲602的门。

过了一会儿,谢云迁没好气地开门了:“爸!”

“云迁,家里不好吗?”谢母这才松开了丁晨。

谢云迁豪情万丈地说:“我想独立起来!学会自己生存,学会照顾自己和别人,将来好撑起一个家庭,也有能力来照顾你们。”

谢母在儿子屋子里转了转,有些难过:“可是这里也太艰苦了吧?你在哪里吃饭?洗澡怎么办?我给你买个洗衣机也放不下啊!对了,还得买空调和电视机……云迁,咱租个稍微大一点的房子吧,再装修一下!”

谢云迁连忙把妈妈拖住说:“好了妈,用不着的。”

谢母心疼地说:“做父母的哪有看着儿女受苦不管的。”

谢云迁眼珠子一转:“好好好,听你的行了吧?妈,光这些还不够,我还有点别的要求。”

谢母连连点头:“你说,你说,我和你爸都给你办。”

谢云迁掰着手指头说:“房子肯定得租大的,而且要好好地装修一下,空调和暖气当然也少不了!还有,你们再给我雇俩女佣过来,洗衣做饭得伺候着,另外再找几个保镖,出门带着安全,到大街上转一圈,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得躲着,最好谁再喊上一嗓子,谢家的狗少来了,大家赶紧跑啊……”

丁晨连忙拉了拉谢云迁的手臂:“你妈妈跟你说正经事呢!”

谢云迁甩开丁晨:“妈,你看,我也是有人生目标的对吧,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你儿子呢!”

谢母还想争辩什么,谢父已经拉住她道:“好了好了,就按云迁自己说的来吧,孩子真的大了。”

丁晨看了看手表,现在三点五十六分了!连忙焦急地对谢云迁父母道:“不好意思失陪了,我还有场面试呢。”说着左手提着资料袋子,右手拿着手机,慌慌张张地跑了……

正好公寓底下一辆公交车进站,丁晨连忙跳上去,直坐到公交车在附近挂着“润田科技有限公司”招牌的站点停下。

他一口气跑到了公司三楼的人事部办公室,敲了敲门:“对不起,我有点事耽误了。”

面试官抬头看了丁晨一眼:“没关系,你还有一分钟时间。”

丁晨抓了抓头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面试官冷冷地说:“很抱歉,我不想听你的解释,剩下的时间我来宣布结果:对不起,我不能录用你。”

丁晨苦笑着说了句谢谢,走出了人事部。

面试官没心没肺地在他身后喊道:“顺便替我叫下下一个。”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第二章 峰回路转博一把
点击人数(3713)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