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第二章 峰回路转博一把
第二章 峰回路转博一把 文 / 欢乐蚁族 更新时间:2012-7-10 20:54:51
 

向阳小区就在一个城乡结合部上,这里无比热闹、拥挤,当然也免不了又脏又乱。

这天,太阳火辣辣的,小雅拿着面试用的简历,在满是汗臭的人群中一步一挪。各种各样的招牌迎面而开,卖衣服的、卖小吃的、私人诊所等等。

她刚一到家,还没来得及坐下,房门就被敲得咚咚作响。

打开门,外面是谢云迁,正拎着一小兜水果。

“这都什么啊?”小雅也挺不好意思的。

谢云迁灿烂一笑:“没什么没什么,葡萄、香蕉、甜瓜、猕猴桃……”

小雅接过水果放到桌子上:“哎,谢云迁,你先洗下脸吧。”

谢云迁说着进洗手间,等他出来的时候,小雅正在掐葡萄,他连忙说:“你这样不对,我来吧。你有剪刀没有?”

小雅无奈地摇摇头。

“没事没事。”谢云迁连忙把葡萄一个个都连蒂掐了下来。

“看不出你还会这个啊,真厉害。”小雅在一边看着。

谢云迁笑嘻嘻地说:“徐磊在那边怎么样了?”

小雅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几天都没有电话。”

谢云迁拿着葡萄要去洗,小雅连忙说她去,但谢云迁不依不饶。

小雅见此,就跟谢云迁说:“那你去洗吧,顺便手机借我用一下,给菲菲打个电话,我的手机早上欠费停机了。”

谢云迁一听,连忙殷勤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小雅接过手机,拨了菲菲的号码,还来不及告诉她自己面试失败的事情,就听见菲菲在电话里夸张地大叫起来:“小雅?怎么是谢云迁的手机,你不会是和他在一起吧?”

“谢云迁在我这里,怎么了?”小雅淡淡地说。

“你要小心啊,这小子以前泡过五六个马子了,你得像防狼一样防着他。”菲菲急道。

小雅憨憨一笑:“不用吧,我看他挺好的,而且他不也是你朋友吗?”

“你一个傻妞还跟我比?不行,你会被他玩得夫离子散的!得,你先稳住他,我马上到。”菲菲挺认真地说。

“噢,那好吧。”小雅有点哭笑不得。

这个时候,谢云迁拿着葡萄从厨房出来了:“是菲菲?”

小雅点点头:“嗯,她说一会儿就过来。”

谢云迁把葡萄放在桌子上:“啊?噢,那你吃吧,我先走。”

小雅一听连忙挽留,谢云迁心里当然也乐得多陪她一会儿。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小雅说自己还没找到工作,上午的面试又砸了;但谢云迁却说下个月就能去上班了,在一家叫尚软的公司,当然是靠他爸爸介绍的。

小雅拿猕猴桃与谢云迁对碰,祝贺他找到工作,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是菲菲,我去开门啊。”小雅连忙去开门。

菲菲一进门就“嘿嘿”一笑:“谢云迁你想干什么?”吓得小雅连忙一把拉住了她。

谢云迁耸了耸肩膀:“我没干什么啊。”

菲菲瞥了眼小雅:“别打岔。”又看向谢云迁道,“我是问你想干什么,趁着人家徐磊和我不在,单独约会小雅,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菲菲。”小雅又劝。

谢云迁也眨巴着眼睛:“说实话,我真的有点同情丁晨了。”

菲菲没好气地说:“你别提他啊,你提他我跟你急。”

谢云迁咧嘴一笑:“哦?你们吵架了?那莫非我的机会来了!”

菲菲连忙认真地跟小雅说:“你看到他的德行了没?以前有一个学护理的女生,好像叫什么卢迪,被他始乱终弃,最后还差点自杀了,你可得小心着点。”

小雅赶紧把葡萄拿给菲菲:“菲菲你们别斗了,吃葡萄吧。”

“哼,看在小雅的面子上放你一马,吃葡萄。”菲菲说着把手伸向了装葡萄的玻璃盘子,“咦?怎么就这几个?”

谢云迁挠头:“我怕一天吃不完,所以就买得少了。”

“抠门还抠出理来了,小雅别管他,我们吃我们的。”菲菲一边说一边就把剩下的几个葡萄都吃完了,“哎,中午准备哪吃饭啊?”

谢云迁扁扁嘴:“地方你们选,我请客。”

“你还要请小雅吃饭?哇,你真是对小雅有想法啊!”菲菲故意乱开玩笑。

“都说是你们了,哪有三个人一起约会的?”谢云迁咳嗽了一声。

菲菲眼珠子一转:“好,既然你这么强烈地想请客,那我中低档的就不说了,找个高档点的。小雅你说我们是去裕达国贸呢,还是去中州皇冠?”

“菲菲!我们随便找家小饭店吃点吧!”小雅连忙拉住了她。

就这样,三个人来到了向阳小区不远处的一家新饭店“大东方”里面,见这里还算干净,就点了个包厢。

谢云迁坐下来就掏电话:“得,我把丁晨也叫过来!”看了小雅一眼对菲菲道,“菲菲,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样也只有丁晨能受得了。整天跟我们小雅在一起,怎么就不能跟她学学?”

“看来今天你皮是真痒了,不给你放点血还对不起你。”菲菲说着向小雅伸出手,“小雅,菜单呢?”

谢云迁在旁不停地打丁晨电话,末了奇怪地说:“怎么也关机了?他不是正恨不得包架飞机撒简历的吗,满世界面试,怎么会在这时候关机啊?”

“菲菲,你不会从昨晚到现在还没跟丁晨联系过吧?”小雅一边把菜单递给菲菲,一边问道。

“没有啊,我没事联系他干吗?”菲菲没好气地说。

正在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您好,请问您选好菜了吗?”

菲菲看都没看菜单就说:“选好了,四尺的龙虾来两打。”

……

三个人都心不在焉地吃完了饭。出了酒店,菲菲就急着拨打丁晨电话,但是一直不通,再去丁晨住的501号房,结果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个回应。

菲菲恨恨地往门上踹了一脚:“搞什么搞?居然跟姐闹失踪。”

小雅怯怯地说:“你这就不对了,没事多关心人家一下。明明担心得不得了,嘴上还那么硬。”

“谁担心他了?走走走,失踪就失踪,谁稀罕谁啊。”菲菲一把拉起小雅,往她的房间去了。

黄昏,西沉的太阳给树木和行人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

丁晨从一个写字楼里走出来,神色凝重。

正好,路边有一辆公交车停过来,丁晨立马就跟一大群人一起奋力地挤上了车。

他在城乡结合部的向阳小区外下了车,一屁股坐进了一个小吃摊子:“老板,给我来份炒面带走。”

老板利索地做好了炒面,但当丁晨摸出五块钱的时候,老板却说炒面涨价了,现在要十块了。

“涨价了,现在米、面、油、鸡蛋、青菜、液化气一天一个价格,连盐都涨价,我也得跟着涨啊。”老板振振有词地说。

丁晨无语,只好付了十块钱,心想早知道这么贵就不买炒面了。

当他提着食物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口蹲着一个人。

“菲菲?”丁晨吓得差点连“超贵”的十元炒面也倒翻了。

菲菲站起来,一边捶打着酸痛的腿一边数落道:“你死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丁晨打开了门:“菲菲,你在这儿多久了?吃饭了吗?我去找工作了。”

菲菲不肯进屋:“你说,你电话为什么关机?”

丁晨苦笑着:“菲菲,你这算是担心我吧?实话说,我今天被N个面试官骂了,一整天心里都拔凉拔凉的,你这一句话总算给我热乎过来了!来来来,咱俩一块儿吃饭,我不是关机,手机是开不了了,昨天进水坏了。”

丁晨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打开,真是奇迹,屏幕居然又亮了。

然后他找来了两个盘子,把一份炒面分成两份。

菲菲拉住丁晨道:“你别分了,你晚上就吃这个啊?”

丁晨笑嘻嘻地说:“这东西吃着还不错,味道很好。”

菲菲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就嚷嚷着站起来:“干巴巴的怎么吃啊!不行,我下去给你买口带汤的。”说着就“咚咚咚”地跑下楼去了。

她在楼下小店里买了两瓶“营养快线”,回来的时候丁晨已经把自己的那份炒面吃完了。

这下子菲菲只好一个人边吃炒面边喝“营养快线”了。

丁晨就看着她吃,居然也看得很开心。

菲菲吃了几口就抬头说:“现在我只要一回家,我妈就逼着我和你分手,你不是也说这边工作不好找吗?咱们离开这里吧,在这儿咱俩的事不会有好结果。”

丁晨劝道:“离开了他们会更不放心,再说这里是中国,没有美国那个福利的,不是说你没工作国家就养着你!万一我们在北京也没找到工作,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岂不是得要饭了?”

菲菲叹了口气:“算了,我不想跟你争了,我们先用你说的办法吧,我给你一周时间,你要是找到工作了,我们就留下,如果找不到,你就跟我走。”

“菲菲,一周时间?”丁晨满眼委屈地看着菲菲。

菲菲把碗筷一放:“你也别跟我争了,到时候如果你不走我就自己走!反正一直留在这里,最终结果也是分手,还不如早点分呢。”

她气鼓鼓地下楼打了辆的士,匆匆忙忙地赶回家了。

一进门,爸爸余鹏程和妈妈章月芳都围了上来:“菲菲,你这几天都在忙些什么呢,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菲菲双手一摊:“不怎么样。”

章月芳没好气地说:“要是你早听你爸的,现在都上班了,非得自己找!”

菲菲“扑哧”一笑:“上什么班啊?那班也能上?我一学新闻的进老爸医院干吗?当花瓶啊?”

“你爸给你找的是医院的宣传科,和你的专业也对口。”章月芳循循善诱地说。

菲菲不屑一顾地说:“算了吧,就他们那宣传科,几百年来都是那几篇文章,我闭着眼都能写出来,一点发展空间都没有!”

余鹏程拍着桌子:“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事业单位,工作稳定待遇也不错,你一个女孩儿家的以后还指望你养家啊?”

菲菲自负道:“爸,你又来了,女孩儿家怎么了,以后咱家就该我来养家糊口了!再等几年,我还给你娶一个儿子回来,好好孝顺你们,同时帮我做做家务、带带孩子,多好?”

“眼高手低的东西,你有什么本事呀?要不靠你爸,我看你连工作都找不着了!”章月芳气不打一处来。

“行了行了,你俩就不能安静坐会儿。”余鹏程头都大了,连连摆手道。

好一会儿,余鹏程又看着女儿道:“既然你不想进医院,那我再托人找找报社吧?”

菲菲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我想自己找,要这边真不行了,我就去北京看看,那边机会更多。”

章月芳一把拉住了女儿的胳膊,生怕她飞了似的:“不行!咱家就你这一个闺女,跑那么远我们可不放心。哎,你是不是没认真找啊?我看你这几天除了小雅丁晨也没见什么人。咱可说好了,不许再和丁晨来往了!”

菲菲正要反驳,忽然手机响了,接了一听声音是丁晨,就故意大声道:“我妈说了,不许我再和你交往!听好了,以后别再打我电话了。”

菲菲气冲冲挂了电话,余鹏程和章月芳对视一眼。

余鹏程想了想,认真地说:“虽然是分手了,跟人说话也要注意点,也不能太伤人家心了。”

菲菲没有吱声,扭头回自己房间去了……

刚锁上房门,她又悄悄地给丁晨发了条短信息:“我妈又逼我和你分手,记住我们约好的一周时间,明天就是第一天,早点睡吧。”

然后菲菲刚打算关手机,就又是一个电话打进来,一看号码,原来是小雅的。

电话里,小雅长吁短叹地说自己想徐磊了。

“你还是去北京找他的好,否则两个人长期不在一起,难保就没感情了。”菲菲想了想说,“你先把东西收拾下,明天咱俩一块儿去买票!”

小雅一惊,说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北上呢,而且就算要北上,自己一个人去买票就行了,不必让菲菲陪她,挺麻烦的。

菲菲苦笑着说:“哎,我是想跟你一起去北京。嘿,咱可得提前两天买票,别到时候要走了却买不到票,丁晨就又有借口不走了。”

“你真要拖着丁晨去北京啊?算了吧,听他说你跟他约定了一个星期找到工作的。”小雅有点担心。

“哪儿有一个星期就能找到工作的?我就是随口说说的。”菲菲哈哈大笑起来。

……

次日一大早,菲菲和小雅就来到了刘家庄的火车票代售点,一问之下,才知道这几天的火车票都卖完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又不是春运,怎么票还这么紧张?”菲菲不禁吐了吐舌头。

小雅垂着头说:“现在是学生毕业时间啊,那么多学生,南下的北上的,车票紧张是很正常的。”

菲菲用力地掐了小雅一把:“你这死妮子,你既然知道干吗不早点跟我说?”

小雅连忙逃了开去:“我也是看到没票才想到这些的,事先谁知道啊?聪明伶俐的菲菲大小姐都有失算的时候,更别说我了。”

菲菲追着小雅,两个人在马路上嬉笑打闹。

突然,一辆加长型奔驰在她们身后紧急刹车,“咔——”

五大三粗的司机从车上冲下来,火气很重地说:“想死找个没人的地方死去!”

“你骂谁呢?”菲菲也不甘示弱地瞪着司机。

小雅赶紧拉住菲菲赔罪道:“对不起,对不起。”

司机也横得很:“骂你怎么了,骂你怎么了?”

菲菲指着奔驰大笑起来:“这路是你家修的啊?有本事你都给盖上院墙,谁都别让走,变成你家的后花园!不就是有辆破车吗,这么宽的路还搁不下你了?”

司机拍了拍豪车:“我有车怎么了,你想要还没有呢,别自己没本事就见不得人家有钱,怎么,想自己凑上去蹭一下讹我的钱花?”

菲菲“扑哧”一笑:“露馅了吧?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卑鄙?你那钱自动存款机都嫌脏,谁知道你是偷来的抢来的还是做了人家女婿换来的,顺便告诉你一句,再豪华的轿车也掩饰不了你丑恶的灵魂!”

奔驰上,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成熟型帅哥听到了车外面的吵架声,先是眉头紧皱,听着听着却开心起来,听到菲菲那句“做了人家女婿换来的”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却又赶紧板住脸。

菲菲和司机的争吵还在继续,成熟型帅哥下车,来到了两人面前。

“叶总。”司机恭敬地说。

叶总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们。

菲菲一下子认出他就是当初在爱玛咖啡馆里请客的那个老板,一时竟被他的气势给压迫住,不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叶总才开口道:“我叫叶孟德,刚才骂你是我们的不对,我向你们道歉。”

菲菲嫣然一笑:“啊,没关系。”

叶孟德的眼睛里带着菲菲猜不透的深沉:“骂人是我们不对,但是你们在路边不按规矩行走,不对在先。”

菲菲情不自禁地道歉说:“对不起,但是如果他好好说话,我也不会不讲理的。”

叶孟德笑着看了司机一眼:“老周,你上这位小姐的当了,谁错了就是谁错了,你干吗顺着她的话题说什么有钱没钱的?”

老周一听,连忙点头:“啊,是是是。”

菲菲看着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老周一下子变得唯唯诺诺,忍不住哈哈大笑,然后马上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笑你,刚才去买票没买到本来就有点不爽,正好让你赶上了。”

叶孟德点点头:“我好像见过你们,你们前几天在我的店里喝过咖啡。”

菲菲也一个劲儿地点头:“我还记得你,你是那里的老板,谢谢你那天送我们咖啡,嘿嘿。”

叶孟德淡淡地说:“小事。你刚才说买票没买到?你们要去哪里?我有朋友说不定能帮你们搞到票。”

菲菲连忙鼓掌:“好啊,那太感谢了,你一张加多少钱?”

叶孟德苦笑:“我长得就那么像票贩子吗?”

菲菲“嘿嘿”一笑,拉着小雅回去收拾东西了。

两个人忙活了一阵,菲菲的手机响起来,是叶孟德发的信息:你随便找个售票窗口,把GRWGR44Y43BG这串编码告诉售票员,就可以取到票了。

“这样也行?该不会是骗人的吧?”菲菲困惑地看了小雅一眼。

小雅摇摇头:“我看不像是骗人的,我们去售票点试试看吧。”

菲菲赶紧把叶孟德的号码存了:“那还不错,这个帅哥还真有点用!”

第二天阳光和煦,风轻云淡。

丁晨刚被一家公司拒绝,失落地在街上走,看到一个写字楼,知道自己心仪的和晟软件公司就在里面,那公司虽然不大,但很有闯劲!

他想进去试试,又犹豫不敢上前,反复几次之后,他揉了揉自己的脸,毅然地走了进去。

“我叫丁晨,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学的是软件设计,请问您这儿最近招人吗?”丁晨小声地对前台说。

“哦,你是怎么找到我们公司的?”前台眨了眨眼睛。

“网络搜索的。”丁晨想了想,故意这么说。

前台却一脸惊讶:“你在哪个网站看到我们要招人了?我们没有招人的计划啊。”

丁晨不好意思地抓着头发:“对不起,那打扰了,我看到贵公司的介绍,觉得很不错,就过来看看,如果没有招聘计划就算了,给您添麻烦了。”

前台“咯咯”笑起来:“没关系,你倒是挺特别的,这种毛遂自荐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吧,你稍等一下,我请示一下经理,看看他有没有时间跟你谈一下。”

“那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了。”丁晨激动地搓着手,整个人都容光焕发。

他在大厅里等了好一会儿,前台才走出来说:“总经理和技术部经理都在,你快进去吧。”

丁晨深吸了几口气,忐忑地跟着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坐在皮沙发上,看样子有点少年白发,而且面黄肌瘦的,应该是操劳过度了。他的旁边坐着一个中年胖子,油光满面的,倒是保养得非常好。

“我叫牛仲强,旁边这位是我的技术部经理康松林。刚才前台说了,你想来毛遂自荐,那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面黄肌瘦的年轻老板咳嗽了两声说。

丁晨点点头,拿出皱巴巴的简历递了过去,然后把自己的毕业学校、专业、特长等等都一股脑儿地背了出来。

牛仲强扫了简历一眼:“你如果去南方,可能机会会更多,为什么要留在郑州呢?”

丁晨想了想说:“我对郑州有信心。河南的发展速度和发展决心我想很多人都看到了,中原崛起是国家战略,这是河南的机遇,也是我们普通劳动者的机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行业在河南的前途会更光明!而且我对贵公司心仪已久,虽然是贸然上门,但我早就知道牛总是从杭州过来的……既然牛总选择在郑州投资,那肯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吧?”

牛仲强见一个普通大学生居然对他这么知根知底,心里喜滋滋的,本来还很担心自己的公司小,不为人知呢,马上就说:“我很欣赏你的判断力。”

“谢谢,谢谢。”丁晨连忙感激一下对方的赏识。

技术部经理康松林仔细地看了丁晨的简历,然后走到大班桌前,打开电脑上的一个网址下载了一个软件,抬起头问丁晨说:“这个软件真是你设计的?”

丁晨连连点头:“康经理您是前辈,这个是我设计的,请您多多指教。”

康松林摆弄了电脑好一会儿,突然说:“你的作品不错,很有想法,但是你偏重于小程序上的奇思妙想,对于系统设计方面,没体现出来更多的才能。”

丁晨客气地说:“我也没必要在您面前打肿脸充胖子了,依我看,系统设计已经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事情了,包含了管理、统筹及相关方面的专业知识,我对此的理解目前还仅限于书本上学到的理论知识,没有实战的机会,这次的作品我没敢尝试。但是我想只要基础知识扎实,悟性还行,学起来不会太难。如果有幸能成为贵公司一员,还请康经理多指点。”

康松林笑了笑:“我知道不能要求每一位员工都是有经验的,诸葛亮出山前也没有带过兵,但是公司目前人手很紧,我们想每一位员工一进来就能发挥作用。”

丁晨边想边抓头发:“我理解,我认为目前我的技术是可以在您的指导下进行作业的,还请……”

“嘟嘟嘟嘟……”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丁晨的话。

康松林摆了摆手:“抱歉,我先接个电话。”然后拿起大班桌上的电话听筒,“噢,是……好的,好的……马上。”

牛仲强没好气地看了康松林一眼:“是那个姓欧阳的吧?”

康松林苦笑着:“是的,牛总,这事还得您来解决了,我们小公司,得罪不起人家。”

牛仲强也为难,毕竟他只是个带着老爸的钱出来开公司的小伙子:“这个……”想了一会儿,居然笑着对丁晨说,“我们现在有个客户遇到点麻烦需要处理,但是目前抽不开人手,你能不能过去解决一下?”

见丁晨一脸惊讶地大张着嘴巴,牛仲强又补充道:“噢,你放心,问题不会很复杂,你完全可以解决。但是我要提醒你,这个客户脾气有点怪,不大好相处,有信心吗?这可以当做是你的最后一道面试题目,要是客户满意了,就让你进我们公司。”

“我可以试一试。”丁晨咬了咬牙说。

康松林满意地点点头,拿起笔写了张纸条递给丁晨:“按这个地址,打这个电话——不过不是试一试,既然去了,就一定要解决好!”

“好。”丁晨郑重地接过纸条,心想这家公司倒也是有趣得很,但自己既然想来,那就一定要认真对待每一件事了。

出了和晟软件公司,丁晨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懵懵懂懂地找过去,终于找到了位于普罗旺世别墅社区的那个客户家里。

进门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不是因为装饰豪华的客厅,也不是因为民国时代的喇叭式音响,更不是因为那台超大的数字电视机里在放《蜡笔小新》。

而是因为开门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还穿着一条淡黄色的丝质睡衣,头发梳成了两股。

“进来吧,我就是你要找的客户欧阳!你们公司怎么回事,卖给我的一张跳舞毯把我的电脑弄坏了不说,叫你们来修一下跟请大爷一样!”欧阳不耐烦地嚷嚷起来。

丁晨看看干净的意大利木地板,不敢进。

“脏了有人擦。”欧阳撇撇嘴。

丁晨点头哈腰地走了进去,喇叭式音响居然在放嘈杂的嗨歌,声音大得让他听不清欧阳在讲什么。

欧阳把音响关掉说:“你们昊宇科技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们就这么做生意的?”

丁晨听了一愣:“对不起,我想是我找错地方了,我们不是昊宇科技,对不起。”起身要走。

但欧阳拦住了他:“你来之前不是打电话给我说你要找一个叫欧阳的客户?”

丁晨拿出纸条再看了一遍,的确,他进普罗旺世别墅社区前还特地给欧阳打了个电话,现在的地址没错,人也没错。

欧阳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啊,难道你是星空无限的?你们游戏可真烂,人物造型更丑,我直接怀疑你们老板自己长得丑,所以都不敢设计帅哥造型了。”

丁晨打断了她:“小姐,对不起,我是和晟公司的,我们做的是企业管理软件,我不知道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心道她到底同时给几个公司打电话了。

欧阳立刻打了个响指:“噢!对,就是和晟,我一用你们的软件,机器立马死给我看,叫了好多次也没给派个人来,你们是最不像话的!”

丁晨不敢吭声,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着欧阳:她需要用企业管理软件吗?

欧阳把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掀开:“看什么看,不服气啊?不服气还告你。哼!”

 
上篇:第一章 踏出校门硝烟起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刁蛮千金难伺候
点击人数(3655)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