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第三章 刁蛮千金难伺候
第三章 刁蛮千金难伺候 文 / 欢乐蚁族 更新时间:2012-7-10 20:55:21
 

见粉红色的笔记本上面贴满了可爱的卡通图案,丁晨有些不好意思动手,犹豫了半天才说:“我先洗下手再动你的电脑好吗?”

欧阳愣了一下,指了指洗手间:“那边。”

不过丁晨刚一进洗手间,门铃就又响了起来,外面有一个人扯着嗓子在喊:“欧阳小姐您好,我是六维电子的,您投诉说我们的读卡器会造成死机,公司让我来检查一下。”

他正想打开水龙头,外面又来了一个人,喊道:“欧阳小姐,我是四海通讯公司的,非常抱歉我们的网络给您使用带来不便,我可以先看一下电脑吗?”

欧阳一边抱怨一边开门:“不来的时候都不来,一来就来一群,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丁晨把水龙头关掉,死死地忍住了笑。

他走出洗手间,就看见有两个人在电脑前忙得满头大汗。而欧阳站在一旁,抱着双手,冷眼旁观。

过了一会儿,六维电子的技术员说:“欧阳小姐,现在已经排除我们产品引起的死机故障,请您付一下服务费,一百元。”

四海的技术员也抢着说:“欧阳小姐,现在网络很畅通了,跟我们没有关系。”然后摸出一张条子,“这是上门维修服务单,请您签一下。”

欧阳不依不饶:“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我凭什么相信你?噢,你说没关系就让我来付钱?你们讲不讲道理!”

两人对望一眼,六维电子的技术员说:“对不起,这是公司规定,上门服务都是收费的!”

欧阳打开大门:“胡说八道!你们的规定关我什么事?你以为你们是税务人员啊,一个电脑都修不好还敢收我钱?要钱可以,让你们老板来找我!”

两个技术员低着头,灰溜溜地走了出去:“我们找我们老板去。”

“不送了啊。”欧阳“砰”地把门一摔。

丁晨默默地来到电脑前,先是把乱七八糟的电脑连线整理好,摆放整齐,看到电源线有点脏,顺手拿起一张纸擦干净,然后才开始认真地检查起电脑来。

欧阳看了一会儿,起身拿来两罐啤酒和一盒女士烟。

丁晨吓了一跳:“欧阳小姐……”

欧阳翻了翻白眼:“什么小姐小姐的,你叫做鸡的啊,我叫欧阳!”

“哦,欧阳。”丁晨怕怕地点了点头。

欧阳递过去啤酒和烟。

丁晨连忙推开了:“谢谢,我不抽烟,也不喝酒。”

欧阳却大笑起来:“你火星来的啊,一点爱好都没有,你白活了。”

丁晨大窘,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只好一个劲儿地傻笑应付。

“喂,你老婆是不是管得很严啊?”欧阳居然拿出一支笔捅了捅丁晨。

丁晨连忙摇摇头说:“不是,不是。”

过了一会儿,欧阳又拿笔捅了捅他:“唉,我的电脑怎么了?”

丁晨连忙边操作边说:“哦,你的电脑不是死机,是反应太慢。你的机器配置很高了,但是安装了太多的流氓软件,耗费系统资源过多——这些流氓软件都是在你用电脑的时候被恶意安装的,现在我把它们卸载掉,机器就正常运转了。”

欧阳拿过鼠标试了试,电脑果然好用了:“嗯,嗯,你不用跟我说那么多,我也听不懂,下次还找你。”

丁晨站起身来:“那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了。”

欧阳却把游戏打开,喊住丁晨道:“你再等一会儿!这里有个法师太嚣张了,你帮我砍死他。”

丁晨抓了抓头发,讷讷地说:“这个我不懂哎,我不玩网游的。”

欧阳白了他一眼:“网游也不玩啊。”

丁晨小白兔状地点点头:“嗯,没空玩。”

欧阳没精打采地挥了挥手:“你真没劲,走吧。”

“噢,欧阳小……谢谢你啊。”丁晨心里毛毛地往大门走去。

欧阳却突然又站了起来,直把丁晨给吓了一跳:“啊,忘了付你钱了!”

丁晨听她这么说就放心地道:“这次不收费。谢谢你。”

“你老谢我干吗?跟我有仇啊?”欧阳撅起嘴巴。

丁晨赶紧打开门,逃也似的跑了:“不是不是,再见。”

“真不收费啊?”欧阳的声音从门里面传出来,满是惊讶……

丁晨回到和晟,毕恭毕敬地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牛总,欧阳的事情都处理好了,现在我来报到了。”

牛仲强满意地点点头:“嗯。欧阳对你印象怎么样?”

丁晨愣了一下:“印象?”

牛仲强勉强笑道:“我是说,这个女孩子不太好打交道,你没有惹她生气吧?”

丁晨连忙摇头:“没有,欧阳小姐人挺好的,对我也很客气。”

牛仲强吃了一惊:“客气?不会吧?问题复杂吗?”

丁晨摸着耳朵说:“不复杂。只是她的电脑里根本就没有装和晟的软件,跟公司没有什么关系呀。”

牛仲强拍了拍手里的一份企划书,神秘一笑道:“关系大着呢,以后再跟你仔细说。现在,欢迎你正式成为公司一员!”然后就向着丁晨伸出了瘦瘦的手掌。

丁晨赶紧走上来,握住了牛仲强的手。

“今天下午你回去处理一下个人事务,明天直接找康经理,让他具体安排你的工作。”牛仲强说。

丁晨连连道谢,然后关好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刚一出公司,丁晨就忙着给菲菲打电话,但是对方拒绝接听。丁晨只好编辑信息:菲菲,我找到工作……

但短信还没编辑完,他就收到了菲菲的信息:我们在火车站等你,还有两个小时火车就走了!你赶紧带几件衣服过来吧。家里的东西先不管,回头让谢云迁把你的东西搬去他家,房子给你退掉。

丁晨吓得差点儿把手机都摔地上了,赶紧伸手拦了出租车。

而这个时候,菲菲和小雅正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面坐着,谢云迁站在旁边,提着大包小包:“菲菲,你太狠了!让我免费给你们当苦力不说,回头还得收拾丁晨的东西,没有你这样对朋友的。”

菲菲嫣然一笑:“这不是特殊情况嘛!放心,今天最后一天,我得给丁晨来个突然袭击,让他立即跟我走!要是给他的思考时间长了,没准他就能想出什么借口来跟我捣乱。”

谢云迁呼了口气:“真是服了你了,我可怜的丁晨兄弟啊。”

突然,丁晨从候车室的入口处跑进来,边跑边拨开人群:“菲菲,我找到工作了!真的找到了,不骗你……”

菲菲一愣,连忙问是哪家公司。

“和,和晟……”丁晨在菲菲面前停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菲菲苦笑一声,也不知该喜该忧,喜的是丁晨终于找到工作了,忧的是,待在郑州的话,父母又要反对他俩了。

“那菲菲,既然你和丁晨不走了,我,我也过几天走吧……”小雅想了想,其实她是怕自己贸然北上会让徐磊生气。

“也好,走,我帮你们提行李回去!”谢云迁一听小雅不走了,兴致勃勃地提了行李就往火车站外面跑。

丁晨见此,也帮菲菲提了一个大包,往车站外去了。哪知说来也巧,刚走了几步,手机就响了起来,他连忙接起电话一听,却是乡下的爸爸。

“爸,有什么事?”丁晨惊讶地问道。

“工作找到没?”爸爸丁树生很是着急。

“哦,差不多了,现在找了一家叫和晟的软件公司,准备先干一段时间再说。”丁晨老实回答。

“咳,工作是重要,但别累坏了身体,我跟你妈商量了,准备明天来郑州城里看看你。”丁树生神神秘秘的。

丁晨吓了一大跳,连忙说:“不用不用,爸,真不用了。”

“怎么?翅膀硬了,爸妈都不想见了?”丁树生老大不高兴地说。

“那好吧,随便你们。”丁晨无奈,只好答应下来。

丁树生咳嗽了两声:“你妈说你谈朋友了,能让我们见见吗?”

丁晨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带菲菲去见见爸妈,便道:“好的好的,我问问她有时间没,有时间的话我约她出来。”

挂掉了爸爸的电话,丁晨就对凑到了她身边的菲菲说:“我爸妈要来郑州,就是明天,想见见你。”

哪知菲菲一听,就大呼小叫起来:“他们要见我?不行不行!我爸妈这边还没搞定呢,到时候你爸妈那边再出什么问题,咱俩还……丁晨,你是嫌不够乱啊还是想变着法跟我分手呢?那行,到时候真要出什么事你可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后果!”

丁晨苦口婆心地劝导说:“哎,你不是说爱我吗?总该见见我爸妈嘛,别好像我爸妈要吃了你似的,我爸妈难得来一趟郑州,你就在那几天装得好一点,算是给我点面子,好吧?”

“好吧好吧,我好好表现,要是他们真反对咱俩就一走了之,让他们都眼不见心不烦!”菲菲说着从丁晨手里抢过自己的大包,先往家里奔回去了。

丁晨看着菲菲那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背影,苦笑不已。

第二天,丁晨穿戴得整整齐齐地来到和晟,开始在这里上班了。但他哪里会知道,他的父母也找到公司来了!

和晟楼下,几个门卫拦住丁晨父母的三轮车,告诫他们不能随便进公司卖东西!

丁晨妈妈孙小凤连忙解释:“大兄弟,俺这西瓜不是卖的,是给人送的。”她是个个头很矮的妇女,身材也走形得厉害了,肉都突出在灰色的裙子里面。

“是的,是的。”丁晨爸爸丁树生也连忙附和。他圆头圆脑的,还挺壮实,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和一条黄色的长裤。

“给谁送的?”门卫认真地问。

孙小凤抱了个西瓜给门卫:“送给俺儿子丁晨,给,你也尝尝,自家地里种嘞,沙瓤,还甜。”

“谢谢谢谢,但公司有规矩,三轮车不让进啊。”门卫连忙把西瓜挡了回去。

孙小凤不依不饶:“大兄弟你就行行好,让俺进去吧。”

门卫也挺苦恼:“哎呀大姐,真没法进,就算我让你进去了,等会儿里面也得把你撵出来。”

“那大兄弟你给想想办法呗。”孙小凤还是一个劲儿地笑。

门卫双手一摊:“真没法啊。”

丁树生拉拉孙小凤,然后掏出手机打给丁晨……

丁晨正在办公室里和几个同事讨论最新的软件,忽然手机响了,一听是老爸到了公司门口,吓得马上冲进电梯!

“小晨啊,我在你公司大门口了,三轮车不让进,你多叫几个同事过来搬西瓜。”丁树生还笑嘻嘻的。

“搬西瓜?”丁晨一听,差点没昏过去。

刚一到公司门口,他就看见有一对中年夫妇,在探头探脑地张望着,还带着一辆三轮车,满车的西瓜。

丁晨赶紧跑过去,然后对爸妈说:“走,咱先去我住的地方坐坐吧。”

“那这车西瓜,不叫你同事来吃啊?”孙小凤豪爽地说。

丁晨哭笑不得:“不吃了不吃了,走吧……”

一家三口带着一车西瓜来到了丁晨所住的刘家庄。

刚到公寓楼下,就碰到了周小雅出来,她正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碎花裙子,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她见到丁晨和丁晨爸妈就连忙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孙小凤看看周小雅,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这小妮不错,你女朋友?”

丁晨赶紧摇头:“不是。”

丁树生悄悄地附到丁晨耳边:“我给你说,找媳妇就得找这样的。”

孙小凤过去拉着周小雅给她拿西瓜:“闺女,这西瓜甜,你多拿几个。”

周小雅赶紧推辞:“不不不,伯母您还是给丁晨吃吧。”

孙小凤硬是塞了两个西瓜在周小雅手里,把她的斜肩背包都挤在了一边:“甭客气甭客气。”

好不容易,周小雅和丁晨一家人终于把一车的西瓜都搬进了丁晨住的501号房间。

孙小凤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刚才那妮真不错,小晨,她家是哪嘞啊?兄妹几个?”

丁晨急了:“妈,我都说了她不是我女朋友。”

孙小凤拍了拍丁晨:“那也是个朋友吧?我给你说,不管咋样,你得让她过来吃饭。”

丁晨呼了一口气,开门敲响了隔壁周小雅的502号房间:“小雅,过来一起吃饭吧,我爸妈一片好意呢。”

周小雅一听,就跟着丁晨来到了501里面。

孙小凤见状,满心欢喜地跑进厨房做菜去了……

丁树生在桌子边坐下:“小晨,工作还顺利吧?”

丁晨连忙说:“爸,工作的事儿你别担心,我想好了,我要留在这个城市里,等将来挣了钱买了房,就把你们接过来。”

丁树生拿出红纸包的几张钱给儿子:“身上的钱快花完了吧?来的时候我给你取了点,在外面身上可不敢断钱,得吃好。”

丁晨硬是把老爸的钱给挡了回去:“我还有钱的,爸,别再给我钱了,再说我都工作了,怎么能还跟你们要钱呢?”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丁晨打开门,菲菲走了进来。她梳着高高的马尾辫,宽大的黑色上衣下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短裤,腰束着一根酷酷的粗皮带,高跟凉鞋上有一根叮咚作响的链子。

丁树生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孙小凤也拿着锅子走出厨房,两人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突然跑进来的菲菲。

“叔叔阿姨,别客气别客气。快坐快坐,这样我可不敢当。”菲菲满脸堆笑地说。

丁树生一边摆放着碗筷,一边笑着:“好好好。”

周小雅也赶紧跑进厨房帮孙小凤端菜:“谢谢伯父伯母的西瓜,来,伯母,我来帮您端菜。”

孙小凤自己也端着菜:“谢啥,都是土里长嘞,不值啥,好吃了再给你们拉点。”

周小雅把菜放在桌子上,还给孙小凤拉了把椅子:“不用了不用了,已经很麻烦伯父伯母了。”

孙小凤附到丁树生耳边说:“你看这闺女多好,我看着都喜欢。”

丁晨瞪了菲菲一眼,小声说:“你还不在我爸妈面前表现一下。”菲菲回瞪了他一眼:“能做的都被小雅抢了,你让我跟小雅吵架啊?”

丁树生招呼大家吃饭。孙小凤则冲着周小雅问道:“闺女,听你口音,你也是河南的吧?”

周小雅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是山东的。”

孙小凤拍手大笑:“山东好啊,跟俺搭界离得近。闺女家几口人啊?”

“吃啊吃啊,都吃啊。”菲菲见孙小凤对周小雅热情过头了,而把她这个准儿媳妇晾在一边,就有点生气,故意地打断了孙小凤的话。

丁晨在桌子底下直踢菲菲。

丁树生尴尬地朝菲菲笑笑:“谢谢谢谢。”

周小雅想笑又忍住了。

忽然,菲菲手机响起来,她接起电话:“哦……赵先生啊?好的,噢,好好,马上就到,拜拜。”然后恭敬地对着丁树生和孙小凤笑了笑说,“伯父伯母,朋友找我有点急事,先走了,拜拜。”

她前脚刚出丁晨房间,孙小凤就直翻白眼:“我看那妮不中,你以后少跟她来往。”

丁晨苦笑着:“她,她,她……”

孙小凤用筷子敲打着桌面:“什么她不她,我说不中就不中。”

丁晨闷头吃饭,不肯吭声。

小雅见此,把碗筷收拾好,端到厨房里去了……

孙小凤一个劲儿地说:“你看,这小妮多好,又是大学生,你赶紧追啊,这样的小妮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丁晨没好气地把碗往桌子上一砸:“她都跟我朋友徐磊同居一年多了,你让我当第三者啊?更何况……第三者已经有人当啦!”

小雅一听徐磊的名字,不禁低声叹气。这几天她一直没有徐磊的消息,发的短信息都不给回,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白天怕他在面试,就不敢打电话给他,但晚上打的电话就从来没通过……

好不容易,父母住了两天,都回乡下去了,丁晨也松了口气,心道这下总可以安心工作了。

父母走后的第二天,丁晨一早就来到了和晟软件公司,在电脑前忙碌开了。

过了一会儿,技术部经理康松林走过来,递给他一张单子:“这张投诉单你去处理一下。”

丁晨接过投诉单,仔细地看了看,诧异地说:“又是欧阳小姐啊,但她怎么没在单子上说自己遇到了什么问题?”

康松林苦笑着:“唉,这单子应该是跟咱们没啥关系的,但是这个人还真不能得罪。咳,这次她点名要你过去,可能是对你印象还不错,你可得认真对待,她父亲是咱们公司的大客户。”

旁边一同事伸过头来贼笑道:“康经理,让我去吧,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牺牲色相,为了公司的发展,我愿意付出一切。”

办公室里的人一听都哄笑起来。

康松林笑骂道:“你?给你照张相都能吓得胶卷自动曝光,你还色相!”转向对丁晨说,“你去吧,今天你的任务就是解决这件事,别着急回来。”

丁晨点点头,接过单子出了公司大楼,正好,一辆银色的两人座法拉利跑车停在路边,里面一个女生探出头来喊道:“喂,帅哥。”

由于女生戴着墨镜,丁晨竟一时没认出她究竟是哪位高人。

“丁晨!”女生提高了声调尖叫起来。

丁晨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就是他要找的欧阳:“欧阳小姐,你怎么……”

欧阳打开车门:“甭废话,上车吧。”见丁晨迟疑不决又笑道,“喂,你怕什么,要是你拼死反抗我还能强奸了你不成?”

丁晨尴尬一笑,乖乖上车。

“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欧阳后面不许加小姐。”欧阳一边开车,一边扭过头来看了丁晨一眼。

“好的,我一定记住。”

“那你再叫一声我听听。”

“叫什么?”

“晕。你叫我欧阳。”

……

车开了一会儿,丁晨又讷讷地说:“姓欧的还真不多见,欧阳猛一听还以为是姓欧阳呢。”

“我就姓欧阳啊,你还以为我姓欧名阳呢?”欧阳扁扁嘴。

丁晨惊讶地问:“啊?那你的名字呢?”

欧阳只顾开车:“你叫我欧阳就行了。”

两人沉默半晌,最后还是欧阳先打破了宁静:“怎么不说话了,不高兴了?”

丁晨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你就是不高兴了!”欧阳叹了口气,“一个破名字有啥好稀罕的,不是我不告诉你,我是怕说了你笑。”

丁晨奇怪地问:“笑?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有什么好笑的?我们农村叫什么的都有,什么狗蛋猫蛋啊,毛孩毛妮啊。有的生下来就小便的叫尿壶儿,大便的叫粪堆儿,哦,对不起,我说得太粗了。”

欧阳边听边笑,车子也差点撞到行人身上,急忙猛踩刹车。

丁晨在一旁见了,也赶紧自觉地住嘴了。

“我跟你说我的名字,但是你不许笑。”欧阳稳住神说。

丁晨点点头:“肯定不笑。”

欧阳眼珠子一转:“如果你笑了呢?如果你笑我,今天一天你都必须听我的。”

“那……就不说了?”丁晨心里毛毛的。

“不说你也得听我的!”欧阳小姐脾气上来了,尖声大叫着。

“那就说吧,我不笑就是了。”丁晨故意摆出了一本正经的嘴脸。

欧阳小声嘀咕:“哎,欧阳旺夫。”

丁晨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什么?”

欧阳拉扯着调子:“欧阳——旺——夫。”

丁晨惊讶地张大嘴巴,忽然间放声大笑,而后赶紧低头捂住嘴。

欧阳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我警告你,跟谁都不许说出我全名,如果你说出去,我向你保证,你会死得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不说不说。”丁晨吓得赶紧点头。

两人又沉默了半晌。

丁晨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低声地偷笑个不停。

欧阳气急败坏地停下车,拉开车门走下车去:“你还笑!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

“对不起对不起。”丁晨连忙赔罪。

欧阳这才满意地再次上车,一边关车门一边说:“看你笑成这样,今天如果你有一件事不听我的,就等着死吧,哼,现在,你先陪我去买衣服!”

“你……你不是要修电脑的吗?”丁晨只感到无所适从。

“我忽然不想修了,行不行?买衣服!”欧阳又尖叫起来。

丁晨自然只好答应。

欧阳的法拉利开到了一家西餐厅外停着。她拉着丁晨进了餐厅,在餐桌旁坐下。

一个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走上来:“二位要点什么?”

丁晨的思维还停留在欧阳刚才说的“买衣服”上,就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先来一件旗袍!”

服务员愣住:“您说什么?”

欧阳摆摆手:“行了行了,不用你提醒,我不买衣服了,先吃饭!”

丁晨苦笑,连连道歉。

两个人点了两份牛排,边吃边聊。

“我爸让我上函授,弄个文凭,我不愿意。哎,你说那东西有用吗?”欧阳忽然放下叉子问。

丁晨沉吟着:“他是为你长远着想吧。”

欧阳的大眼睛亮晶晶的:“你说我开个服装店怎么样?我爸整天骂我,说我干啥啥不成,我想偷偷弄点啥,然后吓他一跳。”

丁晨只是“噢”了一声,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气得欧阳用叉子连敲桌子:“你好好说句话行不?”

“你的思维太跳跃了,我有点跟不上。”丁晨刚说完,手机就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接起来一看,是菲菲发来的:当家的,小女子能有幸约见您一下吗?

丁晨合上手机,犹豫再三才吞吞吐吐地对欧阳说:“欧阳,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你先说说看。”欧阳一听,来了精神。

“我女朋友找我有急事,我得去一趟。”丁晨尴尬地笑着。

欧阳大皱眉头:“你的意思是你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

丁晨连忙辩解:“这不是有急事吗?”

欧阳在餐桌下踢了他一脚:“你这不是在上班吗?非得这时候找你啊,她怎么这样?好了好了,滚吧,记得你欠我一次。”

丁晨回到刘家庄,见菲菲在501门口等着他,睡眼惺忪的样子。

“菲菲!你怎么这时候来了?”丁晨快步上前,关心地问道。

菲菲一脸神秘:“咳,怎么样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真包在你身上了。”

丁晨开门,招呼菲菲进屋说:“那家报社我去了,但是人家不接收代投简历,而且招聘已经结束了,唉,我前几天跟你提的时候你就去该多好啊。”

菲菲撅起嘴巴:“你这是埋怨我?”

“老佛爷,我不敢不敢!”丁晨连忙赔罪,心想他是天生的苦命啊,走到哪里都有女生来摧残他。

菲菲瞪了丁晨一眼。

丁晨安慰道:“不就一破报社吗,咱还不稀罕呢!网上找找看,我就不信还真找不到。”边说就边打开了主机箱大开、内部零件都搁在主机箱外边的电脑。

“我说你凑点钱把这破烂玩意儿换了吧!这一堆一堆的,谁来你家里还不丢死人了?你要是没钱我给你赞助点,你丢的也是我的人!”菲菲对丁晨这台“非主流的计算机”可没半点好感。

丁晨连忙把双手都护在了计算机上:“这个可不能换,你没觉得吗?这看起来是一堆破烂,但是通过它们能创造出许多美好的东西,每次看到它们我都特别有感觉。”然后左手握拳,“我要用这堆破烂创造出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到时候,办公室依然摆这么一堆破烂,你想,那会是多么拉风的事情!”

“嗯,有创意。丢人都丢得比别人有想法。”菲菲拿了条凳子坐到显示器旁边,开始在电脑上查找起来。

丁晨站在一旁,不断地憧憬着未来:“到时候,我就建一个软件园区,照着这堆破烂的摆放来规划。主板呢,就是软件园的中心,做办公、会议、研发,硬盘是员工宿舍,光驱的位置建一座融休闲娱乐健身于一体的活动中心……还有电源的地方呢,嗯,弄一个内部餐厅,五星级的!我要让每一个员工进了我的公司,都能体会到资本家带给他们的体贴和关心,让他们拿棍子都赶不走,直接把微软啊谷歌啊“非死不可”啊都羞愧死。你说,如果我真的做成了这么大一家公司,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菲菲回过头吐槽:“叫四十二度。”

“四十二度?这名字不错,好听,高雅,有什么含义吗?”丁晨把手臂搭在了菲菲的椅子背上。

“有含义啊,意思就是高烧烧坏了脑子说胡话呢!”菲菲哈哈大笑,“我一个简历你都交不上去,还开大公司呢。我告诉你,我要是进不了报社,就不工作啦,出嫁前让爸妈养,出嫁后就做全职太太,你要是养不起,我就去傍一个有钱的老头子。”

“养得起养得起!”丁晨说着凑到屏幕跟前,“不过咱还是得找工作,主要是怕你一个人在家寂寞,呵呵。有合适的吗?”

菲菲指着屏幕:“你看看,都是过期的,人家早招完了。算了,明天我还是再次北上吧。”

丁晨也有点郁闷:“这我不得不说你了菲菲,愿赌服输,既然我赢了,你也该认认真真找工作了,你现在这不是在耍赖吗!”然后手指点住一条招聘信息,“看,这里还有一家。”

“截至今天又结束了。”菲菲没好气地嚷嚷着。

“别别别,截至今天的话下午不是还有时间吗?可以去看一看啊!”丁晨赶紧劝道。

“你算了吧,他们肯定已经招得差不多了。”菲菲摆摆手。

丁晨努力地做她的思想工作:“你是谁啊,你是余菲菲!你应该直接到他们人事部,把你的简历甩到他们脸上——如果他们眼睛不瞎的话,就应该屁颠颠地捧起你的简历,哀求你:人才啊,加入我们吧!”

菲菲“扑哧”一笑:“你还别以为我不敢!”夺过丁晨手中的简历,起身就走……

她在公寓楼下跳上公车,丁晨也赶紧跟着,想拉菲菲,却被菲菲一把甩开。

 
上篇:第二章 峰回路转博一把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歪招妙招显神通
点击人数(3902)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