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第四章 歪招妙招显神通
第四章 歪招妙招显神通 文 / 欢乐蚁族 更新时间:2012-7-10 20:55:59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到了《郑州晚报》报社,却被门卫狠狠拦住:“你找谁?登记一下。”

菲菲不理门卫,昂首挺胸地走了进去。

门卫以为她是什么大人物,没敢拦,只把丁晨给拦住了。

菲菲来到了报社院内,四周张望了一下,找到人事部外面。

人事部的门没有关,菲菲犹豫一下,想进去,走到门口却听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在跟一个戴着啤酒杯般厚实的眼镜的中年人谈话,赶紧就退到门边。

“文章审查一定要严格,别看简历上说得多厉害,文章是最重要的,最能反映一个人的素养。”老头一本正经地说。

中年人一边点头一边答应着:“好的,好的。”

“你们这两天就抓紧点,把人选初步确定,明天就交给我,这次招聘别拖下去了,我明天再选择一下,周一就正式通知面试。”老头敲了敲桌子上的一沓简历。

“好,刘社长您放心,我一定抓紧。”中年人满口答应。

“那我先走了。”刘社长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菲菲吐了吐舌头,嘀咕:“社长?”然后退到一边,心道:《郑州晚报》的社长是叫刘卫东吧?

刘卫东从门里面出来,走了一段,菲菲追上来喊道:“刘社长您好!”

“你是?”刘卫东眯细眼睛。

人事部的中年人站在门后,偷看着。与此同时,丁晨也进了报社,看到菲菲在跟人谈话,就没敢过来打扰。

菲菲和刘卫东的谈话持续了很久,就像老朋友一样,刘卫东还不时爽朗地大笑出声。

丁晨疑惑地看着,人事部的人也不时偷看一眼。

最后,刘卫东先离开了。而菲菲等他走到拐角处消失后,才转身走入了人事部里面。

“您好,您是人事部的邢部长?”菲菲向中年人鞠了一躬。

中年人抬了抬眼镜:“你好,我是邢部长,你有什么事吗?”

菲菲拿出资料递过去:“这是我的简历和大学时期的通讯稿,当时我是校报的主编,你们好好看看,周一我过来面试。”

邢部长接过资料,心想社长跟她聊得那么开心,应该来头不小:“好好,你放心,周一我亲自通知你。”

“那谢谢你了。”菲菲伸出手去跟邢部长一握,然后得体地退了出来。

刚一出办公室,丁晨就追上来:“你到底跟刚才那个老人说什么了?”

菲菲嫣然一笑:“我没说什么啊。”

丁晨撇撇嘴:“没说什么说那么长时间?他是谁,你熟人?”

菲菲叹了口气:“他是报社社长,怎么可能是熟人,要是熟人我还费那么大劲找工作?”

“那你们到底说什么了?”丁晨好奇不已。

“什么都没说。”菲菲拍了拍丁晨的肩膀,逗他说。

菲菲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章月芳一边开门一边喋喋不休:“下午干吗去了?”

菲菲没有答话,自顾自地走进客厅,余鹏程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跟你说话呢。”章月芳把门关上。

“爸,我妈跟你说话,听到没有?”菲菲在余鹏程身边坐下,给他捶起肩膀来。

余鹏程放下书本:“每次都是你们两个人的战争,为什么非得把我牵扯进来?菲菲,你不能每次都拿我当挡箭牌呀,你妈是在问你。”

章月芳把菜端到桌子上来:“以后你那招别在我面前用了,不好使了。你要是闲着没事,明天跟我出去一趟,你阿姨给介绍了个对象,在高中教书,工作稳定,公务员待遇,你去见一见吧?”

“什么叫我闲着没事?今天下午我是找工作去了。”菲菲坐到桌子旁,拿起了筷子开吃。

“找工作,你不是又骗我吧?什么单位,待遇怎么样?”章月芳一屁股坐在了菲菲对面。

“还八字都没一撇呢,只是交了简历。”菲菲嘴巴里塞满了饭,语音含糊地说,“哎,妈,你说那男的,人老实吗?家里条件怎么样,有钱吗?”

章月芳眉开眼笑地说:“人品当然没问题,你阿姨介绍的人能错得了吗?家里也不错,父母都是做生意的。”

菲菲点点头,爽快地答应下来,这倒弄得章月芳很是惊讶:“你这次怎么这么痛快?”

菲菲“咯咯”笑起来:“好久没人请我吃饭了,明天去吧,好好饱餐一顿!你说他挺老实?那就好,能吃饭还能找个人逗着玩,多么美好的生活啊。妈,以后有这样的人你多介绍点,不单咱们每天的饭钱省了,生活也多了很多乐趣不是?还省得每天晚上没事你净找我麻烦。”

章月芳余鹏程对望一眼,都无语了。

眨眼就到了报社面试的日子。

那一天菲菲打扮得干干净净,规规矩矩地排在十多个等待面试的人里面。

忽然,人事部的门开了,一个矮个子的女生出来。

菲菲看看轮到她了,就自信地走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了刘卫东正冲着她微笑呢。

“刘社长好。”菲菲在接受面试者坐的椅子上坐下了。

“是你?”刘卫东拿起菲菲的简历,然后又不停地打量着她。

“前天冒昧打扰,对不起。”菲菲赶紧谦虚地说。

刘卫东摆了摆手:“没关系,那天你说,你已经递交了简历,但是还想实地考察一下报社,你这一点我很欣赏。据我所知,在这批面试人里面,你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他面露欣喜,“别人说我们报社怎么好都只是别人说,只有自己眼睛看到的才能当真,从这一点说,你具备一个优秀记者的素质,我对你印象很深刻。”

“谢谢社长夸奖。”菲菲想了想,又道,“不过我想我大学时期的经历也很重要——我当时就是校报的主编,一个优秀的记者不光要有基本素养,还要有足够的能力。”

“说得好!你是唯一一个人事部重点推荐给我的人才,没见面之前我还在想,这个人才是如何地了不得。现在看来,这个重点推荐还是很有眼光的。”刘卫东连连点头,“你的稿子我认真地看了,但是结果可能会让你失望。”

菲菲吓了一跳:“啊?我的文章有什么问题,还请指教。”

刘卫东咳嗽了两声,才道:“很有想法,也很锐利,但是锋芒太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太明白。”菲菲紧盯着刘卫东的眼睛,想看出他的深意。

刘卫东淡淡一笑:“你还年轻,可能有些问题你可以看到,但是打击面太大,提到的建议却不见得合适。记住,刚极易折,可能用别的办法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菲菲垂下头:“哦,我大体理解了,谢谢社长,那我先告辞了。”

刘卫东连忙喊住她道:“你先别着急,我有一个想法,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让你进报社的广告部锻炼一段时间。这不是说你能力不行,而是想让你多积累一点社会经验,毕竟广告部是一个最能锻炼人处事能力的地方,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菲菲点点头,客套地走上前去握住了刘卫东的手:“好的,谢谢刘社长。”

离开报社,菲菲打了辆的,来到了丁晨所住的刘家庄,正好遇到丁晨回来,手里还提着四个快餐盒子。

“坐坐坐。”丁晨把快餐盒子放在桌子上,“我知道你今晚要来,这不,我还特地买了半只烤鸡。”

菲菲垂着头,把今天报社面试的事儿都说了一遍,然后叹了口气:“是的,我以前没认真找,可是这次我很努力吧,连歪招都用上了,结果呢,不还是一样?我就说在这里没啥机会,你还不信。”

丁晨把鸡腿扯下来,放在菲菲碗里:“人家只是说让你在广告部锻炼一段时间,又没说让你一直干下去,我觉得照刘社长的话来看,他还是很器重你的。”

菲菲摇晃着脑袋:“锻炼一段时间?谁知道这段时间是多长啊?万一让我锻炼三年五年呢,一辈子有几个三年五年?而且以后还得生孩子浪费我宝贵时间呢!咱换个地方吧,三年之后说不定就混抖了。”

丁晨苦口婆心地劝着:“菲菲,我觉得咱还是要脚踏实地一点比较好,你可以先干着,起码咱俩都是有工作的了,慢慢努力,只要你认真干,我就不信他会让你一直干广告。”

“唉,好吧,就再听你一回。”菲菲抓起鸡腿,横咬起来。

第二天,菲菲来到报社广告部的时候,里面的几个人正在打扫卫生,而一个圆头圆脑、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喝茶,看着别人干活,还大声地发号施令:“我的桌子呢?给我擦干净!”

菲菲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大家好,我叫余菲菲,是新来报到的,请大家多多指教。”

几个同事纷纷微笑:“你好你好。”

圆头圆脑的男人却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说:“你好,我叫许雯雯。”然后朝圆头圆脑的男人努努嘴,“这是咱们的罗主任。”

菲菲点头微笑:“罗主任好。”

罗主任鼻孔朝天:“哼。”

菲菲尴尬地站着。

许雯雯拉了拉菲菲的衣角:“你先坐,我们先把卫生打扫一下,等会儿让罗主任安排工作。”

“谢谢谢谢。”菲菲连忙客气地说,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你来这里是干活的,不是来做客的。”罗主任看着许雯雯,指桑骂槐地说。

菲菲忍住气,但是仍旧坐着。

罗主任伸手举起杯子:“给我倒点水。”

“要不要我再给你捶捶背啊?”菲菲冷冷地说。

同事们惊诧地看着菲菲,而菲菲无所顾忌地跟罗主任罗大川互相瞪眼。

再说丁晨,他正在和晟软件里忙着调试一个新软件。

忽然,技术部经理康松林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过来一下。”

丁晨跟着他,走进了牛仲强的总经理办公室。

牛仲强朝沙发指了指:“丁晨,来,坐。”

丁晨坐下。

牛仲强笑眯眯地问:“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吗,对公司感觉怎么样?”

丁晨恭维地说:“挺顺利的,感觉很好,康经理也很照顾我。”

牛仲强满意地喝了口茶:“嗯,顺利就行,我想把你的试用期结束了,让你现在就成为我们和晟的正式员工!”

丁晨一惊,然后连连搓手:“啊?那真是谢谢牛总,谢谢康经理了。”

牛仲强点点头,然后拉开了办公室的门:“我出去办点事,让康经理跟你谈谈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好好。”丁晨满口答应。

牛仲强出去之后,康松林眯细了眼睛:“丁晨,现在公司还真有个事得你帮忙。”

“康经理请说。”丁晨坐正了身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别这么客气,私下里你叫老康就行了。”康松林笑呵呵地说,“对啦,欧阳又来找你了,她说要约你中午一起吃饭呢。”

丁晨一脸困惑:“不会吧?她的电脑不会每天都出问题吧?”

“要你办的事还得从这里说起,哈,欧阳应该对你印象不错,现在她父亲那里有一个大单子,但是争的人很多,我们不占优势。”康松林的双手摆动起来,“如果我们能从欧阳这里打开突破口,让她帮忙说说话,效果会好很多……我想,如果你私下里多跟她接触一些,成为朋友……”

丁晨愣住:“这……”

康松林停下了大幅度摆动的双手:“有难度?”

丁晨抓耳挠腮地说:“我觉得这种手段不太好吧?”

康松林不屑地说:“在咱们中国,很多时候谈合作,都要先成为朋友。你在技术上有优势,开展业务也会比别人顺利,但你也需要一些业务手段。懂了不?”

丁晨讷讷地点点头:“好。”

回说菲菲这边。现在她正在报社广告部里面悠闲地看报喝水呢,还跷着二郎腿,气得罗大川罗主任干脆不看她了。

看了看表,见快到午餐时间了,菲菲就拿出手机给丁晨打了个电话:“下班没?下班了过来陪我吃饭。”

听话筒的那头,丁晨弱弱地说:“我抽不开身啊——你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菲菲看看罗大川:“挺好,非常好,看了二十斤报纸,喝了五斤水,舒服啊——既然你这么忙,那就别过来了,我过去找你,你说地方吧。”

“算了菲菲,我怕耽误你。”丁晨一想到等会儿还要陪欧阳吃饭,顿时头大了。

“没事没事,耽误不了,我这边很清闲,我们在你们公司楼下全家福自助餐厅见啊,不见不散。”一边合上手机,一边自顾自地离开了。

罗大川怒目横眉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影。

中午,丁晨怕怕地来到前台,见欧阳早已经等在那里了,就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去:“欧阳,我们去哪儿吃饭呢?”

“就去你们公司楼下的全家福自助餐厅吃吧。”欧阳一甩拎包,不由分说地把丁晨牵走了。

丁晨在她身后挣扎着:“欧阳,不行啊,今天我女朋友菲菲要来,真不行……”

“又是你那个女朋友?她怎么老是打扰我们啊!”欧阳不满地撅着嘴,“喂,你跟你女朋友发展到哪一步了?上没上过床呀?”

丁晨没想到欧阳问得这么直白,吓了一跳,结结巴巴说:“没,没有呢。”

欧阳手上一用力:“那就没什么嘛,要是你被她睡过我可不要你了。”

丁晨顿感头晕,后悔自己跟欧阳坦白了,最后还是乖乖地被欧阳给拖进了餐厅里面。

两个人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丁晨去打饭打菜,欧阳坐着等他。

菲菲走进餐厅,左右张望着,就是没见丁晨。

欧阳站起身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菲菲:“你就是菲菲?”

菲菲一脸困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突然拦住了自己:“是我。你是……”

欧阳无所谓地撇撇嘴:“我本来还以为丁晨的女朋友是个仙女呢,现在一见也不过如此嘛。”

菲菲也隐隐约约听人提起过丁晨现在跟一个有钱的女孩子走得很近,当下明白过来:“噢……你就是我朋友他们说的那个小三儿?嗯,是不错啊,一看就是天生做小三的料,好好努力,你做这份职业很有前途,我看好你。”

欧阳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小三儿?听你这口气怎么一副深闺怨妇的酸味?噢,是发现自己老了,没自信了,看着个漂亮的就觉得是敌人了?”

丁晨端饭过来,见欧阳跟菲菲站在一起,就很尴尬地笑了笑:“欧阳,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菲菲,我女朋友……”

欧阳摆摆手:“不用介绍了,我们已经认识了!”

三个人坐下,郁闷地吃完了这顿午餐,大家都一言不发。

下午,菲菲一脸不爽地走进了报社广告部,就看见罗大川在向自己招手:“余菲菲过来。”

菲菲走到罗大川身边:“罗主任,啥事儿?”

罗大川鼻孔朝天地说:“你,把这个款催一下,注意说话方式。”然后递给菲菲一张单子。

菲菲不接:“你脸扬这么高干吗?”

罗大川“啪”地一拍桌子:“余菲菲你……你太过分了,有你这么跟领导讲话的吗?”

菲菲嘀咕着:“有你这么讲话的领导吗?”

罗大川暴跳如雷:“我,我开除你!”

菲菲本来就对这份工作很无所谓,就点点头:“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不想干,是你不让我干了。走,咱现在就去人事部。”

罗大川愣了一下,然后也站起身来:“走,去就去,我还不信这个邪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人事部。罗大川对邢部长说:“老邢,这个余菲菲是你给我们广告部招的?你怎么招的人?”

人事经理老邢也愣了一下:“罗主任,您发这么大脾气干吗?”

菲菲快言快语地插了进来:“罗主任想开除我!”

老邢看了他俩一眼,有点为难。

老邢指了指沙发:“菲菲你先坐。”然后拉着罗大川出去了。

两人在门外嘀咕了半晌,才一起进来。

“菲菲,刚才我态度不好,你别放在心上,我给你道歉。老哥哥老糊涂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出乎意料,罗大川居然一下子换了副嘴脸。

“这……”菲菲也怔住了。

罗大川皮笑肉不笑地说:“以后工作中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我一定采纳。”

“不敢当不敢当。”菲菲向罗大川伸出手,“把单子给我吧,我催款去了。”

当天晚上,菲菲约丁晨散步,两个人在霓虹灯下边走边谈。

“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解气,哈哈,看着他那老脸从红变绿,再从绿变红,太有成就感了。”菲菲一脸兴奋地说,就像是一只毛色发亮的鹦鹉。

丁晨琢磨着,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哪有第一天上班就跟领导顶成这样的?估计他们都以为你是社长的亲戚了,哎,你最好什么时候解释一下,别误会越闹越大,到最后不好收拾了。”

菲菲摊开手摇摇头:“怎么解释啊?赶着跟人说去,我不是刘社长亲戚?这不是越描越黑吗?”

丁晨叹了口气:“你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啊!哎,菲菲,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呀?”

菲菲揉了揉鼻子:“什么不对劲?”

丁晨奸笑道:“你该不是故意的吧?先跟领导干一架,最好能让人家开了你,这样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昧着良心,不管我的死活地再次北上吧?”

菲菲白了丁晨一眼:“昧良心?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是搞IT还是当三陪啊?”

丁晨不解:“什么三陪?”

菲菲“扑哧”一笑:“你跟那个口香糖啊!你现在嚼得挺有滋味是吧?还准备让她继续缠下去,是你甩不掉呀还是你根本不想甩?”

丁晨做了个喊停的手势:“拜托,公司领导安排给我的死任务,要是我躲得开早就躲了,咳,想起她我就头疼!”

菲菲掐了丁晨一把:“你最好是工作上的事,要是让我发现其他的,看你怎么死。”

第二天,菲菲刚走进报社广告部,就看见罗大川一脸郑重地交代许雯雯说:“这几个人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拿下。”

许雯雯犹豫着:“罗主任,您太偏心了吧?这几根老骨头,牙崩了我都啃不动啊!您给我换几个吧?这样的人,必须您亲自出马,别人都没您的水平啊。”

罗大川还是老样子,一脸不爽地呵斥道:“你还开始给我安排工作了?”

许雯雯低头不语。

罗大川挥挥手:“咱这部门就你的能力最强,那些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别人都拿不下。去吧,要回来我给你发奖金。”

许雯雯苦笑离开,罗大川继续安排其他人工作。

菲菲凑上前来:“罗主任,我做什么呢?”

罗大川一见菲菲就笑眯眯地说:“噢,菲菲啊。你负责居中协调就行了。”

菲菲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那我都协调些什么啊?”

罗大川想了想:“协调嘛,有什么事就做什么事吧,没事就读书看报,积累经验,慢慢先看着他们做,等熟悉了再做具体的事情。”

菲菲点点头:“哦……”

罗大川兀自发着牢骚:“这些都是老油条,做广告的时候一个个比着看谁说得好听,等回款的时候,全成了大爷了,找他们要钱,比要他们命还难。就这,你还得拣好听的跟他们说,一句话说不好就把他们得罪了,想再要回钱,难哪。”

正在这时,一个光头男人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纸。

罗大川赶紧堆上笑脸迎上去:“肖总您好,请坐请坐。”然后还亲自端茶倒水。

肖总拍了拍手上的报纸:“老罗,你别瞎忙活了。过来看看这个。”

罗大川凑过去,看着肖总手里的报纸。

肖总刻薄地数落着:“这么明显的错别字,你们就看不出来,我说你们都是干吗吃的?这么一个广告,你知道给我带来多大的损失吗,我的企业形象,全被你们给毁了。”

罗大川一愣,连连赔罪:“啊?是是,等会儿我好好教训他们,工作一点都不认真!肖总你消消气,等下咱把账结了。”

肖总把报纸拍在罗大川办公桌上:“结账?你想得倒美!我还没找你要损失费呢。你再给我补一期,补完了再说结账的事。”

罗大川苦了脸。

菲菲初生牛犊不怕虎,走上前来:“这广告是我们设计的吗?”

“你们设计的?你们有这个能力吗?这么明显的错别字都检查不出来,如果让你们设计,能给我写对一个字吗?”肖总干笑了两声,像一只正在怪叫的猫头鹰。

罗大川赶紧过来救场:“菲菲,你先看会儿报纸,这个业务你不熟悉。”

菲菲还在不卑不亢地辩驳着:“肖总,既然不是我们设计的,我们有义务帮你检查错别字吗?就算我们检查了,你还会说这创意策划这么垃圾我们都没告诉你,反正你有很多理由对吧?怎么设计是你的事情,我们收的是我们的版面费。”

肖总没想到一个小员工居然敢跟他顶嘴,就大声道:“本来就是你们的工作失误,别给我找借口。”

罗大川想了想:“肖总,您别生气。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啊。”

肖总“哼”了一声:“我不管你们说的道理,我只知道,你们在我的广告中出现重大错误,如果不给我补一期,别想我给你结账,有本事你去告我啊。”

菲菲看了罗大川一眼:“罗主任,补一期就补一期吧?”

罗大川连连摇头:“菲菲,不能啊,这样咱们血本无归了。”

菲菲邪邪一笑:“补一期,就在现在这个版面上直接打好你们公司的名称,下面再写上你欠我们多少钱,请你自己来报社还钱。”

肖总暴跳如雷:“你敢!”

菲菲耸耸肩:“我怎么不敢?我违什么法了?反正你欠钱是事实,我们又没说你不还,只是在报纸上提醒贵人多忘事的您,结账的时候到了。”

肖总拉住了罗大川的手臂:“老罗,这里还是你说了算吧,你还是主任吧?你说,这事你怎么处理吧?”

罗大川坐到一边,悠悠然地喝着茶,一言不发,菲菲也不理肖总,只管自己看报纸了。

肖总坐了一会儿,自觉无趣,只好说:“好,结账了。”

罗大川猛地站起来:“结账好,结账好啊,财务室请那边走。”

肖总灰溜溜地离开了。

罗大川这才看向菲菲道:“菲菲,你刚才可太冒险了,哎,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敢跟你翻脸?闹翻了还真不好收拾。”

菲菲吐了吐舌头:“我不知道啊,他爱翻脸就翻吧。罗主任,你也给我安排几个客户吧。”

晚上回到家,菲菲就抱着手机发信息发个没完,惹得章月芳很是不满:“又是跟丁晨聊着吧?”

菲菲故作茫然地抬起头:“丁晨?丁晨是谁?妈,你不要整天在我耳边念叨这个名字好不好,你要是真的忘不掉他,明天我就给你牵回来!”

章月芳开始说个没完了:“你说的什么话啊,什么叫我忘不掉他?我是在提醒你,千万不要上这种人的当!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他刚开始想攀你,你走了就攀了另外一个,听说是个很有钱很随便的千金小姐,叫什么欧……算了,不知道叫什么了,我也是听你阿姨说的。”

菲菲笑笑:“你说我有什么好攀的?他能攀我什么?人家现在是科技企业高级人才,你有点眼光行不行?”

章月芳皱皱眉头:“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什么高级人才,就在一个破公司里,工作都不稳定,没准明天他们公司就倒闭了!你还是考虑一下你阿姨介绍的那个当老师的吧,老师才是铁饭碗!”

“没兴趣!”菲菲走进房间,把门“砰”地一关。

第二天上午,罗大川走进了社长室,小声汇报道:“社长,您得给我拿个主意。”

刘卫东从电脑上抬起头:“怎么了,老罗?”

罗大川一脸苦相:“余菲菲约了好几个客户过来,这会儿正跟他们谈着呢。我怕她不知道轻重,都给得罪了,那可都是咱报社的财神爷啊。”

刘卫东叹了口气:“这事不是都交给你负责的吗?你提醒她不就得了,哪里做得不合适你点拨着。”

罗大川无奈地摇了摇:“我能管她吗?”

刘卫东皱起眉头:“你这话说得。你为什么不能管?”

罗大川看了刘卫东一眼:“这……还不是您……”

刘卫东打断了他:“怎么了?她顶撞你了?”

罗大川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她虽然脾气厉害,但是对我还是很尊重的。”

刘卫东沉吟不语,罗大川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着。

过了一会儿,刘卫东说:“老罗,你是跟着我多年的人了,我跟你可以说心里话。”

罗大川连忙点头:“是是。”

“你觉得余菲菲会跟那些人硬碰硬吗?”

“恐怕已经碰上了。”

刘卫东听到这里,居然不怒反喜:“这样挺好的,我倒是觉得,你带的那批人都太软了,你看啊,你们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要账上了,但是效果呢?每期都有大量要不回来的。不是批评你啊,我觉得工作思路和工作方式可以考虑改变一些了。”

罗大川本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吓得脸色惨白:“万一,万一真的都得罪了呢?”

刘卫东也对罗大川的表现有点不满了:“你看啊,余菲菲只是一个电话,让他们过来他们就过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缺乏底气,说明他们还是很看重咱们这个渠道的。现在咱们报纸不管是质量还是销量都提高很快,在咱们这发广告,性价比对他们来说应该是最高的。咱们已经不是刚创业的时候了,我觉得咱们已经有条件可以跟人叫板了。”

罗大川摸了摸额角的汗:“您说得是。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刘卫东摇摇头:“其实就算谈崩了又能怎么样!我们的客户正在逐步增多,不是缺了谁就不行。这样的无赖,不跟他们合作也不是我们的损失。当初把余菲菲放到广告部,就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女孩胆大敢闯,能给你们的工作带来一些新思路。还真没想到,她的胆子能这么大,如果这次她做成了,以后我们的广告业务就采取先收费的套路。”

此时,广告部里坐着四个很有派头的人,ABCD,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总、什么董、什么长的。

但菲菲坐在他们前面,泰然自若地说:“谁喝水自己倒去,我就不收你们茶水钱了。”

广告部的同事们缩在角落,惊奇地看着菲菲。

A说:“老罗呢?把我们约过来不是就见你吧?让老罗来。”

菲菲摇摇头:“对不起,罗主任另有要事,今天这事我负责。”

B嚷嚷着:“你负责?你谁啊,你能负个什么责?”

菲菲把一沓账单呈上:“事情很简单,你们都欠了很多期的广告费了,今天请你们过来是把账结一下,没什么麻烦的,欠多少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C白了她一眼:“就你?你还没资格跟我们谈这个,这话,老罗都不敢这么说。”

菲菲给自己倒了杯水说:“罗主任有他的做事方式,我有我自己的做事风格。”

D把账单推到一边:“那要是我们不结呢?”

菲菲点点头:“不结也可以。我会在报纸显著版面登上还钱启事,提醒你们,欠了多少钱,欠了多长时间,该到什么地方去交。”

A冲着B、C、D笑笑:“老罗这人有意思啊,找这么个小姑娘来给咱开这么个玩笑,哎,别扯淡了,老罗呢,叫他出来。”

菲菲毫不让步:“对不起。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怎么决定是你们的事情。”

几个人互相对视,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儿。

“我还就不信了,那个什么启事,你爱登你就登吧,我看你怎么登。”A侃侃而谈。

几个人大笑,菲菲不动也不说话,他们一时也都没敢走,局面僵持起来。

门开了,一身黑色西装的叶孟德进来,成熟高贵,风流倜傥:“呀,几位都在啊,凑这么巧,你们开会呢?”

菲菲背对门坐着,不起身,也不回头看。

几个人都站起身,跟叶孟德打上了招呼。

菲菲听声音耳熟,连忙回过头来:“叶总你怎么来了?”

叶孟德装作是不知道的样子:“余小姐?呵呵,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在这里?”

菲菲撇撇嘴:“我现在在这里工作。”

叶孟德竖起了大拇指:“不错不错,前途无量啊。罗主任在吗?今天你们报社一个小姑娘打电话,还非得让我过来,什么事啊?”

菲菲吐了吐舌头:“电话是我打的,但你一个卖咖啡的做什么广告,而且还欠着钱不给?哎,我不记得打电话的时候有咖啡馆啊。”

叶孟德直接无语。

A连忙拍叶孟德马屁:“你看清楚了,什么叶总,什么卖咖啡的?这是点睛装饰的叶总!”

菲菲一拍大腿:“点睛装饰?哦,我想起来了,还就你欠得最多,公是公,私是私,咱俩虽然是朋友,可公家的钱不能含糊。”

叶孟德好笑地说:“余小姐,没想到再次见面,你就成了我的债主了。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里面的事情你都不懂。”

菲菲叹了口气:“今天找你们来,就是专门谈这个的。”

叶孟德咂了咂舌头:“不会吧,老罗让你谈这个?他自己到哪里去了?”

菲菲眼珠子一转:“罗主任有别的事情。”

叶孟德淡淡一笑:“那我要是今天还不上呢?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办,老罗这是玩的什么把戏?”

B连忙说:“叶总。这余小姐可说过了,如果今天我们不交钱,她就在报纸上发文章说我们欠钱不还。”

叶孟德点点头:“余小姐,你真厉害,我现在就去财务室结账。”

B惊呆了,没想到叶总居然这么快就交钱了:“叶总,你真的结账去?”

叶孟德玩味地看了余菲菲一眼:“这余小姐我可惹不起啊!再说,我也早该过来结了,只是一时抽不出时间。余小姐,改天能有幸请你吃个便饭吗?以后咱打交道的机会恐怕不少,你可得多多关照啊!”

菲菲嫣然一笑:“啊,谢谢叶总。如果是请,也该是我请你,上次的帮忙还没谢谢你呢。”她已经开始意识到叶孟德是故意来帮她解围的了。

叶孟德出去结账,几个人赶紧跟着过去了。

菲菲的几个同事大眼瞪小眼,最后,许雯雯搂住她道:“菲菲,你,你简直就是变形金刚!”

 
上篇:第三章 刁蛮千金难伺候 返回目录 下篇:第五章 生意场上耍无赖
点击人数(4963)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