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五章 说不清道不明
第五章 说不清道不明 文 / 四夕若若 更新时间:2012-7-30 18:19:03
 

哼,毒舌男你不跟我说话就不说。摆脸色?难不成还是我欠了你的帐?喂喂,还有你这个痞子男,你别天天黏着我成吗?

 

 

 

 

剧场里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着各自手中的活儿,布置背景,摆动桌椅、道具,一旁坐着的演员们也都拿着剧本在反复地强化记忆。只有秦艺天的神情显得很漠然,从进场开始就对每个人都是不怎么理睬的冷漠态度。

徐丝语手里拿着剧本,顶着一脸无害的微笑蹭到秦艺天的身边问道:“艺天哥,你今天有什么心事吗?”

好像根本就没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的秦艺天看也没有看面前的她,仍旧低着头,翻弄着手上那本剧本。

“艺天哥?艺天哥?”

徐丝语稍微提高声音地叫了两声,才换回了秦艺天不甚在意的一眼对视,又很快地移开目光。

“有事儿?”

“哦,我没什么,只是……”

一向口才了得的她在面对秦艺天那一刻,两人目光的交融显然找不到任何话题接下去。因为,那是一副冷如冰霜的面孔和没有丝毫温度的琥珀色瞳孔。

从今天开始秦艺天对她的态度就是冷冰冰,害她甚至差点儿就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他知道了。不过让她想不通的一点就是秦思思怎么就这么走运,明明当时她设计得那么不留痕迹。

在二楼的地板上悄悄地滴上了石蜡油,按照她所计划的,秦思思会失手将张俊弦从二楼推下。又找人散布两人不和导致打架的谣言,甚至坠楼,还第一时间通知了记者将这件事情越闹越大。可是,为什么结果没有按照她所想——秦思思会被踢出此剧,让她取代秦思思在剧中女主角的地位。反倒让秦思思这女人的身价水涨船高。

内心里早已气到怒火中烧的徐丝语,外表还是要表现得很高兴剧组能顺利地解决这件事情。

而秦艺天此刻想的却是昨天那一幕。

他怎么也忘不了。

在停车场里,那个曾经被他叫做肥小猪的女生,曾经对他言听计从的女生,曾经以他为天地的女生,竟然会那么用力地甩给他一个耳光。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粉碎了,像一颗原本完整的水晶彻彻底底地碎了一地,再也无法拼凑完整。

他眼眶里呈现着秦思思气到浑身发抖的样子,她柔弱的身子如同是风中的秋叶,摇摇欲坠。

同样秦艺天怎么也忘不掉。

秦思思用从未有过的怨恨目光,牢牢地瞪着他说出的那句话:“如果这个世界能让我选择,我情愿从一开始就不曾遇见你!”

…………

这时候导演在一边喊着。

“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注意,马上就要开拍了,工作人员检查好每一个细节,演员给我再牢记一次台词争取一次过。”

今天《浮世繁华》要拍的剧情主要是苏墨磊和余沁莲之间的一场吻戏,同样也是秦艺天暗地里答应Bob所增加的一场男主角的戏份儿。

所讲的是:

余沁莲从苏家老大的丫鬟翠莲那儿意外得知一个惊人的秘密——其实苏墨磊从头到尾都没有背叛她而爱上别人,他之所以会同意娶王家大小姐只是因为苏母欺骗他,余沁莲被她关起来来了,苏墨磊如果想让余沁莲的性命无忧就必须按照苏母的安排与王家联姻。

同时苏墨磊以为余沁莲已经变心爱上荣佳俊,饮酒过度加上操劳药品公司的账目问题而住进医院。余沁莲用李馨菲的假身份偷偷地去医院探视苏墨磊,相爱的两人终于相认而亲吻拥抱在一起。

在这之前,首先拍的是荣佳俊和李馨菲的戏。

荣佳俊害怕苏母和那些涉及当年药材害死人命的高官会派手下对李馨菲不利,而李馨菲却不顾荣佳俊的阻拦硬要去医院探视苏墨磊。

两人争吵之际。

荣佳俊对李馨菲吐露心扉,说自己爱上了她。

…………

开拍之前换好衣服的秦思思偷偷地瞄了一眼正在让化妆师补妆的秦艺天,心里满是一种怪异却说不出的感觉。昨晚她跟秦艺天发生了那件事情后,回到家她立刻接到了好友苏雅星打的电话。

按下电话接听键的那一瞬间,电话那边劈头就是一阵母老虎吼叫声传来。

“秦思思,你这个女人你自己给我数数看,我到底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老娘打电话你不接,老娘发信息,你又不回。我警告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老娘从此以后就当没有你这个朋友了……”

随后又是一顿噼里啪啦的碎碎念和怨念的叫声。

耳膜被震得发疼,秦思思后怕地将手机拿远了一段距离却还是能感觉到电话那头苏雅星不平静的心情。

“对不起,雅星。”

此刻她有很多话想对唯一陪伴她这么多年的好友说,很多事情让她搞不明白想请教苏雅星,可是……

经过刚才那场和秦艺天的争闹之后,满胸膛都是低落和挫败的心情,让她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电话那头的苏雅星似乎也感受到了秦思思的低落,她气愤的声音也渐渐地转好不少,只是口吻里满腹疑惑。

“哎,我从电视里看到了秦艺天,原来他老早就回来了,而且就在你身边,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他只会带给你伤害和痛苦,为什么你还要给他机会靠近你?”

“难道你,还喜欢着他吗?”

两人之间,许久无语的沉默,只有电话里传来的电流声。

而苏雅星这一句话,让秦思思听得是目瞪口呆。

秦思思整个人像身处于冰火两重天里,一会儿沉浸在千年寒冰池里冷得发抖,一会儿又处于火焰山,热得喘不过气。

许久之后,秦思思才找回来自己的一丝嗓音,对苏雅星说道。

“我,不知道,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

电话那头,传来苏雅星重重的叹息声,她对秦思思开始谆谆教诲。

“思思,不要靠近他,他只是一个恶魔,一个让你不会开心的恶魔。难道你真的忘记了吗?当年就是因为他的恶毒才会害得你住院,害你被所有人嘲笑……甚至害你胃出血,让你体重从90千克到现在的模样。”

听着苏雅星愤愤不平的声音在电话里流淌着,将自己身体窝在沙发里的秦思思脑袋里更加乱了。

或许。

逃离他,才是唯一自救的办法。

爱,或者不爱。

她从来就没有权利去决定和选择,因为在他的眼里,她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他能肆意玩耍的玩具。

——肥小猪。

没有人要的肥小猪,肥胖的肥小猪。

就像是一个诅咒,让她这么多年都不敢去爱,也不能放心去。

…………

摄影机对准镜头前的两人和背景,伴随着导演一声:“各就各位,开拍。”这一刻,秦思思从自己的回忆里醒来。

复古的大厅里,雕花木桌、椅子,棕色的地板,高大四方块的落地窗。

李馨菲一身红色耀眼的旗袍,朵朵绚丽夺目的凤凰花在旗袍上争相斗艳地绽放,肩上披着一件黑色貂绒袍子。要说余沁莲的美是百合花般纯洁无瑕,整容后的李馨菲就是带刺妖娆的夜玫瑰,淡妆浓抹总相宜。

她面容上显露着担忧和着急,一路上几次险些跌倒,从二楼快步跑下要出门时却被正在大厅里喝茶看报纸的荣佳俊拦住去路。

抬头。

两人对视的那一刻。

荣佳俊眼里竟是严厉之色,强势地抓住她的手臂。

“馨菲,你疯了吗?我已经将收集到的资料全部交上去了,上头也已经开始彻查当年的药品制假案件,目前苏家的老太婆恨不得你死,外面那些高官为保住自己要找你和我的麻烦,你现在出去,不要命了吗?”

秦思思双目涣散到茫然,愣愣地注视着面前的男人。她似乎分不清面前的人到底是秦艺天,还是生于上海滩为了复仇而来的荣佳俊。

两人都是不允许她去医院。

现实里的秦艺天是嘲讽她贪慕虚荣,想靠着张俊弦的地位而在娱乐圈里混迹。

而戏里的荣佳俊则是因为在不知不觉中爱上李馨菲,在嫉妒和担忧的双重心态之下,不允许她去医院探望苏墨磊。

“不,你放开我,我要去医院看苏墨磊,你放开我!”

余沁莲原本那样温柔,而后来是李馨菲那般妖娆的女子,似乎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大声过。

在这一刻却为了心爱的人,而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大呼小叫。

“不行,无论如何现在都不行,我不能让你这样不顾自身安危地去找他,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两人。

一个是奋力地挣扎,一个是用力地捆绑束缚。

荣佳俊——功成名就的外籍华人,身为高级督察,为了调查当年的药品制假事件而回国却邂逅了毁容的少女余沁莲,被她那份真挚、那份纯净的心灵所吸引,可是却发现她的心里始终只有苏墨磊那个曾经背叛她的人。

为她整容,给她最好的生活条件,甚至可以为了她抛弃现有的所有繁华。

可是,她仍旧不回头看他一眼。

…………

“荣佳俊,放开我,今天我一定要去医院看苏墨磊。”

面前的女子,不肯放弃的坚持,一次次地刺痛了秦艺天的心房,似乎时光从拍戏的此刻回到了昨天那一幕里。

秦思思一次次地说着张俊弦的好,却抹杀了他为她所付出的一切。

“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

不只震惊住了秦思思更是震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导演呆滞地眨巴着眼睛老半天没有晃过神来,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助理大哥。

助理大哥更是一副白痴模样拿着那剧本仔仔细细地翻来覆去,这个情节里是说两人争闹,后来荣佳俊抱住李馨菲吐露心扉。

——可是好像没有这句“我爱你”啊!

另外一旁正在被化妆师补妆的张俊弦整个人明显一震,目光凌厉地转向正在摄影机拍摄之下的秦艺天和秦思思。

而他身边站着的Bob也明显地感觉到张俊弦的变化。

台上。

正在秦思思不知道要按照台词接下去,还在想着怎么办之际,秦艺天扮演的荣佳俊猛然将她揽入怀里。

“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忘记余沁莲的记忆,我答应过你等着一切都过去了,就带你去国外看看各国不同的风景。当初你不是很高兴吗?为什么,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现在又要去见那个负心人?”

——唉!

这段台词又跟剧本接得上了,台下众人同时额头冒出一把冷汗,刚才难道是秦艺天记错了台词吗?

台上秦思思也意识到台词又接上了,不再想什么而继续演戏。

“佳俊,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李馨菲一边用力地在荣佳俊的怀里挣扎,一边想试探跟他交谈,反而惹得荣佳俊越发地激动起来。

“不,我没有弄错,馨菲,我喜欢你,我在乎你,远远要比苏墨磊还要在乎你。我可以为了你放弃这里的一切,我可以带着你远走高飞。我们远离这里的纷纷扰扰,我们可以一起去国外过悠闲的日子,这样难道不好吗?”

“不!佳俊,你弄错了,我只是把你当成知心朋友啊!”

…………

一句话,让荣佳俊松开了对李馨菲的束缚。

他整颗心摇摇欲坠,心情仿佛在一瞬间落到了地狱再也无法得到救赎,只能像一个已经被判了死刑的囚犯等待死亡的来临。

“我……”

荣佳俊还想要对李馨菲说些什么,努力争取最后一丝弥留的希望。

忽然,桌上的老式电话响起。李馨菲趁他正在回头看电话那一刻晃神之间,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她的身影如一阵风,像一只绝美的蝴蝶从房子里飘然而飞走。

只是李馨菲没有看到在她决然逃离而去那一幕的背后,一个高大男人如同失去伴侣的孤鸿,独立着,悲伤而久久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出神儿。

然后漠然而僵硬地转身,朝仍在吵闹不休的书桌边走去,左手拿起话筒,没接,直接挂掉,又放了下去。

疲倦、无力、揪心。

他迈着步子,走到沙发边,然后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一滴晶莹透亮的泪珠,顺着他的眼角徐徐地滑过。

…………

“Ok,卡!”

导演大喊一声,镜头最后落在荣佳俊落泪的一幕上。导演看见秦艺天从台上下来,兴冲冲地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秦老弟,不错嘛,你是不是偷偷地练过啊?演得很老练啊!”

“谢谢。”

放着平时秦艺天一定还会礼貌地陪着导演说上几句,可这会儿他心乱如麻,只是嘴角微微上扬对导演笑了笑。

然后秦艺天在众人欣赏的目光下走到了休息区坐下,接过助理大哥递过来的毛巾往俊脸上一盖,不理会任何人直接闭目养神。看着这一幕的秦思思陷入了沉思中,虽然刚才那一幕戏已经拍完了,但是她的心到这一刻都没有能平静下来。

对戏的时候,秦艺天传递给她的每一个眼神,以及他的怀抱和他眼里的那抹化不开的悲伤,甚至是他……

他在最后一幕的落泪。

那些,都深深地像一道雷劈在秦思思的心口上,而秦艺天所说的句“我爱你”更像是魔咒一般让她……向往?

——向往?!

秦思思险些吓掉了手里的矿泉水瓶子。

突然,如一阵微风掠过身边,秦思思发现自己手里的矿泉水瓶子不见了踪影,耳边顿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

“女侠,你不喝就给我喝吧,我正巧口渴呢。”

只见张俊弦站在她身边两步之遥的距离,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右手上摇晃着的正是刚才她还握在手中没有打开的矿泉水瓶。

“你土匪啊,要喝水不会自己去拿,干吗要抢我的水?”

有点儿不爽的秦思思眉头微微地皱起,大步流星地朝他走去,一边叫嚣着一边就要动手抢他手里摇晃的瓶子。

“哎,女侠,你用得着这么小气吗?想要啊,我中午要点菜,我要吃醋熘土豆丝、煎蛋和红烧肉!”

张俊弦仗着身高优势站在原地将水瓶举得高高得让秦思思够不着,而抢不到水瓶的秦思思在原地气得跳来跳去。

“你当我是不要钱的保姆?!”她的音调升高一个度。

“女侠,你不是说要包我一个月的伙食吗?我可是跟Bob说好这个月不跟他混吃,你不是想让我饿死吧?”

“抢我的矿泉水还想我做饭给你吃,你简直是在做白日梦吧!”

这回换张俊弦俊容顿时一变,聪明地改用怀柔政策,主动将秦思思钩不着的水瓶递还给她。

随后他展现一副小人献媚的口吻说道。

“女侠,我很乖,保证你做饭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给你打下手,好不好?我保证会很乖很乖地听你的话!”

这一瞬间,痞子男的变化让秦思思联想到了宠物狗,一脑门儿儿都是汗的她还在思考着说什么比较好。

旁边突然响起的一声惊呼吓到所有人。

Bob窜到秦思思的身边握住她的手,一副愁深似海的面孔对她发出谆谆教导:“千万别让张俊弦进厨房,否则你会后悔的!”

原本两人之间的谈话还算悄悄话,这下有了Bob的参与,一下子仨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甚至,有不少人三五成群地在暗处窃窃私语。

——喂,你们说说,秦思思和张俊弦是不是真的在恋爱啊?

——笨蛋啊你,怎么你不知道啊!现在外面的记者都传疯了呢,张俊弦为了让秦思思保住女主角的角色,不惜拿自己去威胁我们的顶头老板呢!

——真看不出来,秦思思到底什么时候和张俊弦给勾搭上的?这个女人怎么运气这么好啊!真是羡慕死我了!

…………

听到这些的秦思思先是一愣,随后冲动地想冲上去跟大家伙儿解释清楚。

“你以为现在解释得清楚吗?”

Bob趁着张俊弦被化妆师抓去补妆的这会儿,在走过秦思思身边的时候,用只有他和她听得到的声音叙述着。

“你难道就任由她们这么说下去?”

“现在有什么不好吗?你保住了女主角的角色,而且身价和名气也跟着水涨船高。最重要的一点,你在医院的病房外不是也听到了张俊弦给老板打电话,他不惜用自己来威胁老板不换掉你吗?”

“你,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秦小姐,你不用担心我有什么不好的企图,我的出发点只是希望张俊弦高兴而已。当然以目前这个情况,我作为娱乐圈里的经纪人来劝告你,再去解释,对你们谁都没有一点儿好处,无风不起浪,而风波总是会过去的,当然前提是没有人老是去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起。”

“我知道了。”

听完这些后,秦思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知为何每次在面对Bob的时候,她总有股说不出却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其实打从一开始Bob就不打算告诉秦思思,她之所以能顺利地保住女主角这一角色其实靠的人是秦艺天。同时Bob也有意误导秦思思,让她误以为能保住这一切全靠了张俊弦,他倒也乐享其成这两人之间的发展。

毕竟你,他第一次看到张俊弦会用那种眼神去看一个女人。

纯粹的眼神里只有真诚,仿佛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全部都呈现在这个女人面前,好好地去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点儿点儿的伤害。

…………

“喂,速度快一点儿,导演在那边催了,拍下一场了!”

助理大哥拿着硬纸临时做的扩音话筒在剧场里到处对大家吆喝着,众人齐齐加快手上的活儿。

秦思思赶紧赶去导演那边,拍摄下一场医院里与张俊弦的对手戏。

 

 

 

镜头慢慢地聚焦。

对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色苍白、嘴唇无色、目光涣散却掩盖不住张俊弦那张原本拥有完美轮廓和精致五官的面庞。苍白给他更增添了一抹让人心疼的虚弱,仿佛他是一件陈列在玻璃橱窗内易碎的精美饰品。

他原本晶莹透明的眸子里负担了太多的沉重,渐渐地雾化模糊,渐渐地掩盖住那最后一抹清澄。

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轻盈的力度,仿佛不着痕迹地轻轻划开。

那个突如其来响起的声音却是他思念已久、魂牵梦绕在午夜里时常会痛醒来的记忆,如梦非梦。

每次清醒却如窗外那被雨打落的秋叶,尽落下一地的哀伤与悲凉。

“苏墨磊。”

她轻声呼唤他的名字,脚步却似有千斤重。

一步步靠近。

她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到床上的男子,在即将要触到他的那一刻,她心底仿佛想起什么而害怕着不敢前进。

她手指也跟着在距离着他的面庞只有少许距离时又停了下来。

床上的男子忽然静静地开口了。

“沁莲,如果真的是你,那么就请你再向前一步走到我面前。可如果不是你,那么就求你不要回头,果断地离开这里。因为我的心,已经再也无法经历一次失去至爱的打击。它已经病入膏肓,快无药可救了。”

曾经是那般光彩夺目的男子,曾经是上海滩有名的公子哥儿,曾经笑起来脸颊上有一对小酒窝儿。

他总是自信满满地认为没有任何他做不到的事情,可如今那个沐浴在阳光下的男子去哪里了?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没有生气?为什么他那双总是神采奕奕的眸子变得像一摊经不起一丝涟漪的死水?

“苏墨磊……你……”

她低声唤着他的名字,手按住胸口,胸膛里的心脏在微微地抽疼。

而躺在病床上的苏墨磊似乎显得十分疲倦,茫然地闭上了眼睛,口缓缓地张开,费力地吐出一句话来。

“你知道吗?其实自始至终,最让我觉得悲伤的事情不是我们不能在一起,而是我们在一起了,竟然开始不知道彼此在想些什么。”

他的声音里附带着太多的沉重,仿佛就像一个岌岌垂危的重症病人,连流淌的空气都变得压抑到喘不过气来。

“如果,我没有来见你,你还会再出现在我面前吗?”

强行忍住即将要涌破眼眶的泪水,李馨菲捂着胸口,而眼神始终注视着病床上的苏墨磊,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会。”

他也在等待,等待那个他始终不想也不敢猜测不是的结局,因为他的心早已经千疮百孔。

“墨磊,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谎言了,我回来了,你的小莲真的回来了。”

一声她在哭花了脸却也带着真正微笑扑入他怀里的一刻,丢弃了谎言后只剩下真切的回答。【不通】

终于两人在一笑之间泯灭了所有的猜忌和心碎。

“小莲,小莲……小莲……小莲……”

激动中的苏墨磊用力地抱住她的身子一次次地呼唤,好似生怕怀里的人会在下一刻消失无踪。

而泪,渐渐地侵蚀了衣角,落在床单上。

“我好想你,好想你,想到我都要发疯发狂。你不知道,我每次做梦惊醒都是因为在梦里看到你被我母亲伤害的画面。对不起,对不起,小莲,请你原谅我的无能,原谅我不能第一时间救出你,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李馨菲哭泣着摇头,手指紧紧地抓住苏墨磊的上衣,忏悔着。

“不,是我不够相信你才会弄成这样,是我的错,我的错。我怨恨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爱而娶了王家小姐,所以我才会用李馨菲的身份一次次地出现在你面前,想报复你,其实我自始至终只是想让你不要忘记我。”

两人哭泣着紧紧地相拥在一起,镜头开始拉近,画面里只见苏墨磊开始亲吻李馨菲的额头、脸颊……要亲吻到嘴唇的那一刻。

突然,整个镜头竟然被一个黑色的影子挡住了。

在众人惊诧声中,镜头里拍摄到的情景竟然是:原本坐在椅子上看剧本的秦艺天突如其来地将手中的剧本一摔,整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镜头面前,从张俊弦扮演的苏墨磊手上将女主角抢过来。

然后,最最惊悚的一幕是,他竟然当着在场所有工作人员的面,扣住秦思思的后脑勺儿,低下头吻了下去。

台下一片欷歔,现场噼里啪啦的议论简直爆炸到了极点。

“啊啊啊啊……”

“天啊!老天爷啊!”

“要晕了,要晕了,我是不是还在做梦啊?”

“绯闻,赤裸裸的绯闻!照相机啊!赶紧地对上!”

…………

与此同时,台下站起身来的徐丝语眼底涌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恨意,目光锁定在秦思思的身上。

越发浓烈。

尖锐的指甲掐到了肉里,咬牙切齿。

 

 

第二天,电视以及报纸上全都是关于秦思思、张俊弦和秦艺天两位男主角之间的绯闻,传得是绘声绘色的,满天飞。此片子还未上演却已经让所有的观众期待不已,更是让制片商和幕后老板欣喜不已。

还未上映,票房却根本不是问题。

不过,这事件里最最无辜和郁闷的人要数秦思思,她简直成了近期最惹媒体关注的绯闻女星。

剧组不召开记者会澄清一切,反而秘密拍摄此剧。

这一切,再一次将所有媒体和记者的好奇心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好不容易导演大发慈悲停止三天的拍摄,让众人放个假,于是懒惰无比的秦思思便窝在公寓里补眠,补眠,再补眠,睡了一天。到了下午黄昏时间,在她打算秉承着睡神的精神,继续睡个天荒地老之际,一个电话进来了。

“秦思思你个臭丫头,你给我老实交代清楚!你跟秦艺天那个恶魔,还有张俊弦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娘简直要被你气死了,你搞什么啊!现在外面漫天飞来飞去都是你跟他们俩之间的绯闻事件。”

苏雅星依旧是火暴脾气,劈头就是一通。

捧着电话的秦思思简直欲哭无泪,那天秦艺天的确是当着众人的面吻了她,不过没有三秒钟,他就莫名其妙地发神经一样地当她是个传染病毒一样,动作凌厉果断地推开她,然后,转身扭头离开了。

按照Bob和导演的意思说。

这估计是幕后老板们为了此剧而做的噱头,毕竟是King大师的封笔之作,投资商都想趁此机会狠狠地赚一笔。为此秦思思气得半死,心里更是将秦艺天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雅星,我真的不想拍这部戏了。娱乐圈太乱来了,每个人都是那么虚假,为了名气为了利益什么都作假,我感觉好累。而且,我真的不想再看见秦艺天了,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样被他玩得团团转,我真的好累啊!”

好不容易能找到一个能说真心话的朋友,秦思思恨不得将心里所有的苦楚在一瞬间全部告诉苏雅星。

这次,反倒是苏雅星够理性了。

“不拍?不行啊,你可是签了合同,毁约可是要赔很多钱。”

其实秦思思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可是一次次面对秦艺天不按牌理出牌的状况她真的应接不暇了!

正在秦思思苦恼不已之际,电话那头的苏雅星用试探的口吻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接受他们其中一个呢?”

“拜托,我只是一个娱乐圈里的初级菜鸟,他们这一个个都是些什么人?大神啊!我真的想都没有想过,而且……”

她的声音突然停顿了几秒钟,嘴角不知不觉中渐渐地浮现出一抹苦笑,继续说道:“而且,他们的生活,你真觉得我能参与进去吗?这次不过是幕后老板们为了让这部剧更加受到欢迎而做的伎俩,他们俩又怎么看得上我这个人呢?”

——肥小猪。

没有人要的肥小猪。

当年秦艺天所说的那句话,像噩梦一样始终围绕在秦思思的心中,挥之不去。

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无法敞开心胸接受一个人的病结所在。

特别是遇见张俊弦这样的花花公子,她是不敢相信。而秦艺天,他怪异的举动,一次次让她搞不懂的态度,更是不能去相信。

“喂!秦思思,你这个女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消极?现在都说是他们俩同时追求你耶!你能不能不要跟个怨妇一样?你是一个演员,Ok?有点儿专业精神好不?他们装难道你就不会装啊?当年你不是很想报复秦艺天吗?现在他就在你身边,难道你就不能积极点儿吗?至于张俊弦,假如他是真的爱上你了呢?”

张大着口,一副目瞪口呆模样的秦思思举着电话老半天没有缓过神儿来。

“不,不,不可能吧?”

“为什么不可能?”电话那头的苏雅星频频抛白眼,简直要被秦思思这个白痴的女人给气死了。

“嗯……那个……”

秦思思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雅星打断:“你啊你啊,要我说,对于秦艺天,你就努力想办法去报复吧!然后至于张俊弦,怎么说你也学了这么多年的表演,试试他呗,搞不好真被你瞎猫碰着死耗子。”

——报复?试探?

秦思思被这四个字当场弄蒙了,她在思考,自己有这个胆子没?这时候门外却响起了门铃声。

“雅星,我先不跟你说了,再联系啊!”

“好的,收线。”

电话挂掉,秦思思跳下沙发踩着拖鞋直奔向房门口,开门。对上那人,她顿时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来人正是苏雅星所说的要她报复的人——秦艺天。

“你你你,你来干吗?”

明显底气不足,先输掉气势,紧接着又输掉了领土权——直接被敌军入侵领地。

她只能眼睁睁地瞪着,此刻正大摇大摆在她房子里走来走去的秦艺天,警惕着不知道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最后。

只见,秦艺天的脚步停在了厨房门口。

忍无可忍的秦思思终于双手叉腰发出了声音,朝着某位大魔王吼道:“秦艺天,你到底来干什么啊?”

某人转过头,只是冷冷地瞄了怒火中烧的秦思思一眼,然后丢下一句:“东西都在门外头,拎进来!”

——啥?

已经完全神经短路的秦思思眨巴眨巴眼睛,还真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去门外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看还好,一看,她彻底黑着整张脸跑了回来,一手拎着那大包小包从超市里购得的——白菜、萝卜、莴笋、鸡蛋、洋葱、蒜头、鱼、牛肉、猪肉、羊肉、五花肉、土豆,甚至还有汤圆?!

难道,秦艺天这家伙儿是洗劫了超市吗?

不对不对,现在可不是该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主要的是……秦思思将目光转移到秦艺天身上。

此刻他正霸占着自己的沙发,一手拿着遥控器调台,嘴里叼着根烟吞云吐雾,跷起二郎腿转得跟个二五八万一样。

面对秦思思怀疑的目光,他冷冷的一个眼神抛过来。

“做饭给我吃。”

——啥?

秦思思当场被这句话弄得石化,手里的大包小包全部落地。

整个房间里一片静悄悄。

“为什么?”秦思思目光不解地凝视着坐在沙发上的他,心底憋着一股怪异而怦然的感觉。

欲罢不能。

秦艺天腾的一下站起身来。

高大的身体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丢下这么句话:“因为你之前做了饭给张俊弦吃,我吃醋。”

——我在吃醋,吃醋,吃醋,吃醋,吃醋,吃醋?!

这么一句话把秦思思彻底炸得神经分裂,张大的口完全合不上,眼睛一眨一眨,那惊吓程度完全赶上哈雷彗星撞地球。

“你你你,秦艺天,你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秦艺天又坐回了沙发把玩着桌面上的电视遥控器,他忽然抬起头注视着秦思思。

“做笔交易吧,你给我做好一顿饭,我就把你想知道的一切统统告诉你,这样的条件怎么样?”

恶魔的嘴角浮现着吸引人类堕落的绝美倾城的笑意,一种侵入心扉的毒。

…………

烟圈儿徐徐地在客厅里升起。

渐渐地仿佛笼罩出一片迷蒙无边的景色,而在厨房里忙碌的秦思思,忍不住偷偷地朝客厅里看了看。

几年不见,人都变了。

秦艺天的脸依旧媲美世界上最好的雕刻师手下的作品,精致完美,却抹去了年少轻狂时候的青涩,多了一份沉稳和高傲,还有那份特殊的陌生。

从他指尖,一个个湮灭的烟圈儿像极了过往的岁月,握不住,留不下。

在看不见的角落里,只有一丝丝不被世人所注意的烟灰代表它曾经的痕迹,风轻轻一吹,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厨房里拿着刀切菜的秦思思,一个出神……刀切到了手。

 

 
上篇:第四章 早晚三跟香膜拜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58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