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三章】:电闪雷鸣
【第三章】:电闪雷鸣 文 / 星空飘雨 更新时间:2012-8-1 21:34:31
 

记忆,成了不声不响的时光碎屑,我们的心事,死在柔情似水的冰寒里。

 

21  温暖

  

戴令眠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心情似乎很好,哼着小调一路走往卧室。

我忐忑的追着问任熙亚的情况,他也只是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送她回去了,路上聊了挺多的,你可以放心了吧。”

  我呆在了那里,任熙亚那样的好学生,和街头混混戴令眠,能够有什么可交流的话题?这个回答未免太不让人信服,可是看着戴令眠的表情,确定任熙亚是已经安全归家,于是放下心来不再追问。

只是,任熙亚所口口声声提及很重要的笔记,和最后一页密密麻麻的“悦”字,成为了我心底一直琢磨不透的谜。

 

元旦很快就过去了,家里饭馆的门口挂上了红彤彤的灯笼,学习也越来越紧张了,每天都要苦读到深夜。

只是继父所给的生活费还是寥寥无几,饥肠辘辘之下,寒冷似乎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一点点侵蚀肌肤刺入骨髓。偶尔难忍的按住胃部,难过的情绪就会如同锋刃一般在心底来回翻搅着。

“混账,你在干什么,那是我的零食!”当我瞅着家中茶几上已开包的牛肉干,胆怯的伸出手去时,戴令眠的大嗓门已经在我身边响起,随后我的背上重重的挨了一拳,我痛得蜷缩起身子,差点流了眼泪。

眼前的戴令眠一把抓过桌上的牛肉干,津津有味的吃着,鄙夷的瞅着我:“我就知道你馋成这个样子,一定会偷吃的,哼!”

  从此家里闲放的零食我不敢再动,一旦戴令眠察觉少了什么肯定会来找我的茬,唯有趁继父提前离开餐馆的机会,抓紧时间偷吃点东西,一路都是胆颤心惊。

  这个深冬的夜晚,继父早早的回家去了,留下在那打扫残局的我,瞅准店里没人,我匆忙的抓起几个鸡蛋,倒油入锅翻炒出盘,饥不择食的大口吃到一半。忽然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妙,抬起头来,意外的看到了中途返回的继父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爸爸……对不起!我……”我惊得掉了筷子。

  继父轻蔑的笑了:“秦澜珈,没想到老子对你不放心,还是很必要的,我说怎么感觉最近东西用得特别快,果然是你这个死丫头偷的!”

从那天之后继父不再给我生活费,我不敢多言,只好饿着肚子上课。

每日一餐虽然可以勉强支撑身体不倒下,可是空虚的胃却经常诚实的发出咕咕的叫嚣。

每当那时我就会坐在那里局促不安,几乎是窘迫到想要钻进地缝,尤其怕同桌的杨林夕会听到,只好扯着嗓子大声背书,带着种掩耳盗铃般的自欺欺人。

  我始终认为,年少时的悲苦必将会成长为繁盛的根须,在那个孑然独立的岁月,将心紧紧缠绕,直到改变得冷酷而坚硬,直到坚强到无所畏惧。所以我在经历大大小小的绝望后,一直不曾放弃的努力着。直到后来杨林夕对我说,如果你不那么逞强的话,或许我们还会相信。

 

我一直疑心敏感的杨林夕察觉到了这个问题,目光折射过镜片之后,他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总是让我琢磨不透。

那天早上,我拿着杯子准备去开水房打开水的时候,杨林夕的手突然往书堆那边一伸,于是我的杯子被碰到了地上。

  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呆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才蓦然发现,我用了几年的瓷杯,已经变成了碎片。

  “对不起。”杨林夕歉意的看着我,挠了挠头:“实在不好意思把你的杯子弄碎了,要不这段时间我请你吃饭当补偿好了。”

  “呃……这个……”其实我想大度的回绝他,毕竟朋友之间只是一个小小的杯子无需计较。可是杨林夕却执意要请,我推辞不掉,只好点了点头。

从此早上就和杨林夕一起吃饭,他很会吃,油条豆浆包子煎饼什么的几番不重样。

他稿费的汇款单一张张的寄了过来,我看在眼里也是羡慕的很,于是在他的指点下开始四处投稿,出乎意料的也登了几篇。

  “澜珈,哎呀,你真幸福,为什么老是看到你和杨林夕一起吃早餐啊。”用羡慕的口吻说着这些话的曾晴想眼神不自觉的灰暗了:“难道,澜珈,你是和杨林夕……”

  我急忙摆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说因为他要赔偿我的杯子始终没有买来,所以我就一直跟着杨林夕蹭饭。最后杨林夕似乎发现了我的新难处,于是他又叫上了曾晴想,从此我们开始三人一起吃饭。

  很久之后的我才恍然发觉,当时的杨林夕,是用着这样巧妙的方式,帮助着当时身处困境的我同时,又如此微妙的保护着我可怜的自尊。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杨林夕和我走得很近,班里的绯闻再次悄悄的起来了,各种版本的谣言开始流传。

  那天文学社聚会,杨林夕在讲台上念着社员的习作。下面坐了一群人,由于冬日寒冷,户外活动的社团纷纷停止,于是来文学社旁听的人数也多了不少。

  我正坐在那里心不在焉的看着手中的小说,一个人已经在我身边悄然坐下。我漫不经心的抬眼一瞅,是邻班的一个出了名的坏学生,他顺手拿过了我的书,搭话道:“在看什么哪?你是文学社的秦澜珈吧。”

  我懒得和他搭话,他却更加起劲,翻着书天南海北的说起来。我终于忍不下去,恨恨的夺过书,压低声音:“你够了没?”

  眼镜的余光瞟到讲台上的杨林夕往这边看了一眼,念着诗歌的声调依旧平稳无澜,面对那人的死缠烂打,我正在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那个坏学生的手已经不老实的摸上了我的头发,还嬉皮笑脸的说:“咦,好像有东西。”

  那一刻我很想一巴掌甩到他脸上,可是又碍于文学社聚会不好发怒破坏秩序。求救般的看看四周,大家都在各顾各的根本没人注意我们这边,恰巧平时一直坐在身旁的曾晴想现在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首诗歌,送给所有成长中的少年们,共勉之……”随着纸张捏皱的声音,讲台上杨林夕的朗诵戛然而止。

  “啪”的一下一个纸团准确的打中了身边那坏学生的脸,我意外的抬头去看,他依旧维持着将手中文章揉成团丢掷出去的那个姿势,淡定的说了结束语:“这篇文章就是这样,大家可以发表下自己的看法。”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下了讲台。

我虽然很感激他帮我解围,可是这目光刷刷刷的直向我这边看过来,还是让我有恨不得钻进地缝的冲动。

“可恶,这混账小子!”那个坏学生骂骂咧咧的起身走了出去,对着杨林夕挑衅的比了一下中指,而杨林夕也只是无所谓的皱了下眉毛,表情波澜不惊。

 

  “好帅喔!”上厕所回来后的曾晴想听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对着拔刀相助的杨林夕大肆的发着花痴。不过再看向我时,目光却似有意无意的多了一丝怨愤。

  这件事后我开始担心杨林夕,放学的时候硬是拉着曾晴想一起走。果然走不多远就看到了那个坏学生趾高气扬的从学校拐角的小道走了出来,而杨林夕站在那里,脸色有着吓人的惨白。

  “杨林夕!”曾晴想一见到他就着急的奔过去了,我犹豫不决的跟在后面,然后就看到他对着我展露了微笑。

  “哎呀,你的手好冰啊!那个人没对你怎么样吧?真是的!”曾晴想大呼小叫,死死的拽住杨林夕的手不放。

  “以后,不要去挑衅那些人了吧。”感动的情感,在心底逐渐翻滚成酸涩,我终于艰难的开口。

“没什么,谁叫我们是朋友呢。”他推了推眼镜淡淡的说着,眉目里有着无关岁月的清澈。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的某一根线被触动,眼睛不由自主的,就酸涩了起来。

在孤单的青春年代里,我是多么感谢有这样一份友谊,为我遮风挡雨、解决烦恼,使我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都不会放弃前进的勇气。

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如此虔诚的希冀着,你们两个都可以找到幸福的方向。

 

  和杨林夕告别之后,我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天地浩大,雪花飘零。

  只是偶然路过一条小巷,我有些惊讶的瞅见了不远处,那原本不应该站在一块的两个人,正在很近的交谈着。

居然是……戴令眠和任熙亚!

他们两个,在一起做什么?

我不由得好奇了起来,顺着墙的阴影,蹑手蹑脚的走近,想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而他们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往我这边望了一眼,我迅速闪身隐藏在阴影之中,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随后两人并肩一路说笑着离开。

  

22  误解

  

  很快就要到春节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席卷了这个安静的小镇。

学校门卫室的老大爷已经安然的回乡养老,这样一来学校自行车棚就无人管理。我鼓足勇气和班主任透露了一下心中的打算,经过和学校的协调,很快我就接受了帮忙打扫自行车棚的工作。

每日早来一个钟头,然后负责把同学们停下的单车摆放整齐,一月就有二百多的报酬,即使不多,也总算是可以结束我常年累月跟着杨林夕和曾晴想蹭饭的窘境。

自行车棚常年失修,空荡的栏杆撑起大片的塑料顶棚,风放肆的吹过,头顶传来一阵摇摇欲坠般的碎响。

我将一辆辆车子排列整齐,没过一会儿,手就冻得通红。有时也会遇到相熟的同学,在他们惊讶的眼神中我看的了露骨的怜悯。

  

  这天一早我照例在排着车子,好不容易排列整齐正打算回教室,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哎呀”的惊叫了一声,然后稀里哗啦的声音此起彼伏。

听这声音也知道,一定是哪个冒失鬼碰倒了一辆车子,于是后面的单车顿时展现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这意味着活儿要重新干。

我扭过头正打算没好气的朝那个冒失鬼吼两句,目光却一下子凝固在了那里。那个冒失鬼,明明就是薛云轩,身形高挑,俊朗的面容,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薛云轩尴尬的站在那里挠着头皮看到我的时候,似乎也愣在了那里。

  “秦澜珈。”他叫着我的名字,有些难为情的环顾了一下倒地的车子:“对不起。”

  我垂下了眼,淡淡的说:“没关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们之间就总是横亘着这句话,你一次又一次的对着我表达着歉意,有时候是为了任熙亚,有时候是为了自己……

到底是怎样原因,使得我们的关系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记得曾经看过书上写过,越是客气的措辞,则越是疏离。

 

  “为什么在这排车子?是学校安排的吗?”

  “是啊。”

  “那个,我送你的那副耳钉,你没有再戴了呢。”

  “收起来了。”

  对话重新陷入僵局,薛云轩默默的将自行车重新扶起,却笨手笨脚的扶起这辆倒了那辆,依旧是一片狼藉,我上前帮忙,两人一时无话。

  等到预备铃敲响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排完一半,我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薛云轩,示意他先走,他却直起身子,直直的看着我,极其认真的开口。

“秦澜珈,我问你一件事……”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我没有讨厌你……”。我低低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是的,我说谎了,我只是解不开这个心结,我没有办法原谅你一丝一毫的抗拒,我承认自己敏感。可是一旦真的被伤到了心,就很难再去相信那个人。

  风,格外的大了起来,头顶的塑料顶棚传出令人恐惧的吱吱咯咯的声音,我仰头看着有积雪不断从缝隙中落下,那些小小的洁白的精灵,落进我的眼中,融化的时候,也就多了一份湿润的重量。

  “薛云轩,我……没有讨厌你……只是不习惯而已……”

  他的眉头困惑的皱了起来。

  “其实我真的很想要和你做好朋友的,但是当你说你要保护任熙亚的时候,我就不想要再靠近你了。反正我也只是没有办法和你好好相处的‘外人’,就不用再去让你为难。”

  一股脑的说完这些话,心中总算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扭头就走,头倔强的高高仰着,拼命维持着残缺不全的骄傲。

  头顶,突然传来“咔嚓”一声。

  “小心!秦澜珈!”身后是薛云轩焦急的喊声。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上方顶棚已经塌陷,阴影忽然笼罩下来,却有一个人,抢先将我抱紧在怀里。

  屋顶塌落,乱雪飞扬。

  是这样温暖的怀抱,带着淡淡青柠般的气息。我呆呆的躲在薛云轩的怀里,想着冲过来的他,为我挡下了那些积雪和顶棚的碎片。

  狂风落雪之中,他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我,让我察觉到了从内心深处浮现的温暖。

  我忽然恍然大悟,是什么原因会导致现在我和薛云轩的冷淡疏离呢?其实一直以来,只是我一个人在赌气而已。

  赌气于任熙亚的谎言,赌气于他将我说成是外人,赌气于那个守护任熙亚一辈子的约定,说到底我也只是个敏感幼稚的孩子,孜孜不倦的纠结于误解,从此不想要再去碰触那份初生的情感。

  那么……现在呢?我伸出手,几乎是有些颤抖一般的帮薛云轩拂掉积雪,然后,闭了闭眼,咬了咬牙,用力的推开了他。

  “谢谢你,薛云轩。”我对着他说,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隐忍。

  已经回不去了,再也不是可以和薛云轩肆意说笑打闹的时候了,他已经有了最重要的那个人。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再贪恋他怀抱中的温暖。

  薛云轩站在那里,眼神忧伤,欲言又止:“秦澜珈,或许你不知道,我……”

  “要上课了,薛云轩。”我急急的打断他的话,拔脚就往教学楼那边跑去,甚至,都顾不上再整理车棚里的那遍的狼藉。

  我只是害怕,从薛云轩口里说出对我更加疏离的话语,那样会使我觉得更加难过。

  

  同桌的杨林夕看到了我踩着上课铃跑了进来,显然他被我的狼狈的神情吓到了,但是很快的就看到了跟在我身后跑进来的薛云轩,理解的微微点了点头,那似乎洞察了什么的样子,倒是让我忐忑了很久。

  他并没有多问,一个真正的好朋友,只会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而平时只是默默的关心着而已,不想说的事情,他就绝对不会去追问,不想暴露的往事,他就绝对不会去探究。

这时老师已经走上了讲台,我回头看看薛云轩,隔着那么多排的距离,他也只是趴在书本上发呆,迷惘的眼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语文课,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诗词鉴赏的方法,随后就开始点名。

  “人生若只如初见……”站起的杨林夕口中念着的句子,让我再熟悉不过,是纳兰性德的诗词,我稍稍抬眼,看到那次我帮曾晴想挑来送他的书,此刻正被他捧在手里。

人生若只如初见……

是啊,如果可以停留在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多好,我的思绪漫无边际的游移,想起了第一次在天台上见到薛云轩的情景,递给我的雨伞,还带着掌心的温度,那样的温柔,是脸秋日的阳光都会黯然逊色的笑脸。

  走神之中,却没料到一个纸团砸到了我的脑袋上,我捡起拆开,上面是曾晴想熟悉的字。

  “澜珈,杨林夕念的是我们送给他的诗集里的诗。”

  我笑了一笑,写了句“是啊”,趁老师不注意将纸团扔了回去。

  我没想到曾晴想的回应竟是这么快,纸团迅速的就飞了过来。

“澜珈,那么为什么,就你知道他最喜欢的是什么?”

我不由得愣住了,半天,才低头写下了一句。

“你误会了,晴想,因为和杨林夕是同桌又是好朋友,所以才会比较了解他的喜好,你不要多想啊。”

“骗人!澜珈,这样的话,我才不会相信,你敢说难道,你对杨林夕,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呆呆看着字条上的字,我终于明白,曾晴想对我怀有这样的误解,日积月累的小怨恨,如果不及时讲明解开这个心结的话,无论多么坚固的友谊,也会渐渐的产生裂痕。

“晴想,我们下课以后,在天台见,好吗?有些事情,我要和你解释清楚。”

刚下课没多久,我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曾晴想早已先于我快步向天台走去,我急急的迈开脚,想追随上她的脚步。

“砰”的一声,我踢到了什么东西,随着碎裂的声音,一阵灼热席卷了我的脚面。

我咬着牙忍着痛看去,才发现地上四分五裂的暖水瓶,杨林夕显然也没料到我会踢到走道上显眼的暖水瓶,担心的说:“哎呀秦澜珈,你没事吧,我带暖水瓶到教室是打算冲药的,对不起,是我大意了。”

我呲牙咧嘴,也已经站不住脚,一屁股就在身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疼的直抽气。杨林夕看我疼成这样也急了,想也不想的就蹲了下去,为我查看着伤势。

“澜珈,你先把袜子脱下来,不然小心待会起水泡,黏破就更麻烦了。”杨林夕低头看了伤势一脸担心的说:“幸好不是刚烧开的沸水,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你在这坐着,我去帮你买点烫伤药回来……”

我正感觉尴尬的要命,急着要站起来回避,猛一抬头,看到了返回来准备找我,在门口咬着嘴唇的曾晴想。

我大惊失色,这时才注意到她清澈的眼瞳里,有着那么多那么多悲伤与不信任,她深深看了我一眼之后,扭头独自跑了。

   我原本是打算和她解释我们之间的误会,可是没想误会反而又加深了一层。人在年少的时候,总会有着自以为是的误解,和莫名其妙的伤害,就在那个时候,我心里,忽然有了种深刻的感伤。

   

23  错爱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我明显的感觉到,曾晴想对我刻意的疏远,在学校碰面也对我视而不见,我看着这样冷淡的她,心中不可抑制的难过。

 

转眼就要放寒假了,这天下课,我趴在桌子上和杨林夕有一搭没一搭的研究着寒假去哪里温习功课。对周围路线都特别熟悉的杨林夕,很快就用铅笔在地图上勾了一处地方。

   “你觉得寒假还要去报这么无趣的补习班有必要么?”

  “没必要,找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看书就行了吧”

  “去这里吧,图书馆,也让带外来书本进去的,你可以在里面坐一天,不会有人管的。”

  我顺手拿起了那张地图,心中觉得恍然大悟一般,原来杨林夕可以稳拿班上第一名的位置,其实和努力是分不开的啊。

“我有三张图书证,你也可以再带个人一起去。”杨林夕收起书包边走边说,将手中卡片随手一丢:“叫上曾晴想一起去吧。”

我不知所措的接住手中的图书证:“晴想?”

“嗯。”杨林夕看我一眼:“毕竟是朋友嘛,一起复习比较好。”

我心中明白,聪明如杨林夕,他一定早就看出我和晴想这些天的隔阂,所以才会这么做的,他想要尽力帮我消除和晴想之间存在的误会和隔阂。想到这里,我的心中有着浓浓的感动,杨林夕,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

 

上课后,我偷偷传了一张纸条给曾晴想,再次约她下课后在天台见面,不过她显然还在生我的气,并没有给我任何回答。

下课之后,我迅速起身拦住了背起书包就要赌气离开的她。

“晴想,别躲开我,听我说嘛。”

“哼,我才不要和你说。”仿佛对那天的事情还怀有怨怼,曾晴想依旧别扭十足,而我,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就死拉硬拽的把她拖上了天台。

天台上,有着清爽的风划过,我和她站在一起并肩看着不远处的云朵,沉默着一会,我将图书证递到她面前,真诚的说着。

“晴想,这个图书证,是杨林夕给你的,他让我们寒假的时候一起去图书馆复习。”

她抬眼看了看,不发一言。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想要伸手接,却犹豫不决。

“晴想,这次也是机会,加油啊!”我故作轻松的拍着她的肩膀,用着从前相处时的爽朗。

曾晴想欲言又止:“澜珈,你和杨林夕……”

“晴想,你放心,对我来说,杨林夕只是一个和你一样要好的朋友。”

简单的话语,却有着振奋人心的力量,那一刻,我看见曾晴想的脸上,重新焕发了光彩。

曾晴想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她是如此的喜欢杨林夕,所以我一定会小心的和杨林夕保持距离,帮他们尽量多创造在一起的机会,来维持这段我珍惜的友谊。

  恍惚中想起了我在她家里发高烧的时候问她的问题:“如果我不小心分享了你喜欢的人,怎么办?”她当时的回答是那么的笃定:“我会走。”

呵,晴想,其实你不需要有这样的顾虑,因为在杨林夕说不会喜欢任何人之前,在我依旧珍惜着和你的这份友谊之时,在你可以坦诚的对我放下所有心防之后,我们一直都会是这样最要好的朋友!

 

  和晴想的误会解开之后,一直心心念念盼望着的寒假终于到来了,班主任在讲台上长篇大论一番,无非是注意安全好好温习之类。下面坐着的同学们早已迫不及待,就在老师刚说完散会之后就背着书包欢呼着冲了出去,余下老师一个人在教室又好气又好笑的叹气。

我也跟着混乱的人群挤了出去,目光却在下意识的搜寻着那个人的背影——薛云轩。

我依旧管不住自己,即将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没法见面,哪怕不被容许想念,只是看一眼也好,只是看一眼……

心里正这么默念着,然而居然就真的如愿看到了“这一眼”。

薛云轩正站在校门口面对着任熙亚,对面那位任性的大小姐脸上却满是不高兴的神色,最后甚至一跺脚头也不回的甩手走了。薛云轩站在那里半天,最后才叹着气摇了摇头去停车棚推出单车。

他们怎么了?是吵架了么?我暗自的揣测着,看到薛云轩为难的脸色,又没来由的心疼起来。

 

假期的第一天,我早早的起了床,和杨林夕、曾晴想他们按照约好的时间到图书馆门口集合。手上拿了大叠的复习资料在寒风中等了很久,才终于看见两个人一同前来。

曾晴想在杨林夕身边有说有笑,杨林夕时不时的嗯上几声,表情却是淡淡的。

“啊,澜珈!我和杨林夕正好顺路,就一起过来了,你等很久了吧。”曾晴想看到我就扑过来兴高采烈的拉住我进了图书馆。

我贼笑着揶揄道:“嘿嘿……什么顺路啊,明明就是某人费尽心思制造的巧遇的吧,哈哈……”

“笨蛋澜珈,你说什么,你再说看我怎么修理你。”晴想说着作势就要掐我。

看着她通红的笑脸,我终于有了一种如释重负般的坦然。

 

我们来的太早,偌大的图书馆内都没有几个人,分别找地方坐下来就开始埋头苦读。

沉浸在书中的时间总是很快就会过去,等到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四周已经坐满了人,连空位子都没几个了。

  “你看,我说要早点来没错吧。”往书架上放书的杨林夕路过我身边,低声的说着。

  我笑了笑,赞同的点了下头。

  图书馆里很安静,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心情,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哎呀,真讨厌,人这么多居然连位子也没有。”忽然一声不算小的声音顿时把我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声音很熟,我抬起头来,看到的果然是任熙亚。她背着书包脚步轻快的就绕了进来,似乎在找着合适的空位,目光相交时她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看见我。她挑衅味十足的对着我笑了笑,我正要出声,却被杨林夕不动声色的拉住了袖口。

  图书管理员闻声面带愠怒的出声指责了任熙亚,她无所谓的皱皱眉,一屁股在角落坐了下来。这样的举动倒是把我看的目瞪口呆,根本看不出是那个薛云轩口口声声说着的乖巧好学生嘛。

她在他的面前,到底刻意的隐藏了多少?想起那个夜晚,任熙亚在天台对我说的话,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感慨。

 

  任熙亚看书并不老实,一会儿瞅瞅我一会儿再瞅瞅离我不远处的杨林夕,在我起身准备去洗手间的时候,她风风火火的就跟着我跑了出去。

  “任熙亚你到底要干嘛?”我转头质问着追上来的她。

  “喂,想不到你也够厉害的嘛,刚不缠着薛云轩就马上又有了的帅气的男生陪啊。”

  听着她这样胡说我不知不觉就来了气:“才不是,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对啊,你对薛云轩,不也是这样形容的吗?”

  我顿时无话可说,忽然看见杨林夕不知什么时候也不动声色的走了出来,推一推眼镜静待着事情的发展。

“啊,杨林夕大帅哥也在这啊。”任熙亚看看身旁的杨林夕,调笑一般的打着招呼。

“嗯,好久不见了。”杨林夕平心静气的说着。

这时又一个身影插到了我们的中间,跟着跑出来的曾晴想不客气的面对着任熙亚:“干什么,还轮的着你来套近乎啊?”那严阵以待的样子对上任熙亚倒也足够气势满满。

任熙亚看看她再看看杨林夕,显然很快的意识到了什么,点点头准备走。

  “喂,你别走,我还没问完你话呢。”曾晴想气的跳脚。

“那就后会有期了,杨林夕。”任熙亚不理会她,扔一个飞吻过来,咯咯笑着就要往门口走。

任熙亚,她已经改变了太多,从前的她,是个模范优等生,说话即使咄咄逼人不太客气,可绝不是会像如今这般轻浮,我心中忽然悲叹了,这难道就是和戴令眠在一起的结果,果然是近墨者黑啊。

  忽略被气的七窍生烟的曾晴想,被调戏了的杨林夕也不是好惹的,只见他淡定的捂住嘴巴,一只手伸出去虚空的抓了一把,然后将那个她扔过来的飞吻拍在了屁股上。

  我和曾晴想同时愣了,但是很快笑得几乎撒手人寰。任熙亚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气得脸都红透了。

“你们,你们别欺人太甚了!”任熙亚站在那里张牙舞爪。

不远处大门口传来了尖锐的喇叭声,我好奇的往那边看去,却意外的瞅见了跨在机车上的戴令眠。

  “啊,来了。”任熙亚转过头去看看,愉快的迈开了步子。

  “任熙亚!”我一看这个场面就急了,伸手想要去拽她,却被杨林夕拦住,他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以潇洒姿势跨在机车上的戴令眠,黑色的皮衣包裹着瘦俏的身材,嚣张气焰和不羁表情下的目光却温柔粼粼,似乎向着他走去的任熙亚身后有着繁华春天,令他温暖深陷。

  我从来不会相信一见钟情这样的词语,可是,戴令眠居然会真的喜欢上了任熙亚,而任熙亚对戴令眠也没恶感。可是我想起薛云轩那忧伤的脸,就没来由的浑身狠狠一凛。

  戴令眠,他是个不一样的男孩,不同于薛云轩的开朗和坦诚,也不同于杨林夕的腹黑和文弱,他太过于帅气,太过于叛逆,却也,太过于危险……

 
上篇:【第二章】:暴雨降至(16-20)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03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