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五章
第五章 文 / 逍遥红尘 更新时间:2012-8-1 21:52:11
 

贾芍语录——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你既然不用下半身思考,那么你不是男人!

 

 

当甄朗打开家门,迎面正对上一张僵硬的笑脸,雪白的两排牙齿在灯光下霍霍亮着,傻愣愣的表情犹如雕像。

“你脸上打了定型水?”甄朗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的人,顺势带上了门。

手中的包立即被人一把夺了过去,力量大的差点把他人带倒,贾芍拎着他的包,狗腿兮兮的望着他,配合着一双闪闪的眼睛,怎么看怎么象乞食的狗儿。

甄朗低头看看自己,又看看她,“你想说什么?”

习惯性的往后跳了一大步,贾芍清了清嗓子,“呃……我想请你吃饭。”

俊朗的眉头微挑,“请我吃饭?”

狗腿的人飞快的点了点头。

笑容忽然展开,甄朗摇头,“你做的?那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讨好的表情顿时变的狰狞,贾芍的身体不由动了动,象是活动全身的跃跃欲试。

不过很快,那狗腿的表情又回到了脸上,贾芍嘿嘿笑着,“我请你出去吃。”

玩味的表情浮现在脸上,甄朗盯着贾芍,看的她浑身不自在,“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这就算被看穿了?

看穿就看穿吧,反正她习惯了。

“我那小租屋拆了,借你这住几天,找着地方就搬。”她想了想,“我付你房租。”

“就这个?”甄朗的目光中透着几分探索,“以往你在这进进出出,也没看到有半点愧疚,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客气?”

他怎么这么犀利?再看,再看她就装不下去了。

“好吧,我暂时不想和你斗了,和解行不行?”她瘪瘪嘴,声音低弱。

甄朗不说话,只是望着她的表情,若有所思。

“你到底吃不吃饭?”贾芍两眼一瞪,在对上甄朗的目光后中又一次低垂了气焰,“我肚子好饿。”

门口的人没有半点开门出去的意思,反而是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可怜的贾芍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只等着太上皇大人发话。

“咕噜……”肚子里传出空鸣,这一次骗不了人,她是真的饿了。

她挠挠头,目光追随着甄朗。

甄朗脱下西装外套,手指慢悠悠的解着衬衫扣子,看样子是没有出门的打算了。

伸手抓起一颗苹果,贾芍卡啦卡啦的咬着。

“想和解的人过来,帮忙。”甄朗的袖子捋到胳膊肘,站在厨房的门边冲她招手,“表现好我就考虑下。”

叼着苹果的人冲到他的面前,大大的咬了一口,满脸惊惧的望着甄朗摘菜的动作,“你该不是想让我做饭吧?”

他是想换房子,还是想重新装修?让她烧了,然后赔钱翻新?

回应她的,是一颗丢进手里的土豆和刨子,“今天周末堵车,外面饭店全满,你如果出去吃,估计一个小时内吃不到东西,在家里吃快点。”

有的吃,万事好商量。

贾芍愉悦的刨起了土豆。一时间,土豆皮狂乱飞舞,以垃圾桶为中心,方圆一米之内全部都是皮屑。

双手捧着削好的土豆伸到甄朗面前,贾芍堆着满满的笑容,“行吗?”

还给她的,是又一颗土豆,甄朗面色沉静,看不出半点心思。

“刚才为什么不说?”她嘟囔着。

“我没想到经过你的手,强壮的土豆能变的如此娇小,只好再来一个。”

又一次的皮屑乱飞,削下来的土豆皮溅到了甄朗的裤子上,贾芍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抓了过去。

黑色的人影晃了下,她的手居然落了空。

蹲在地上的人,仰头给了个傻笑,指指他两腿中间,腰下面点的位置,“皮!”

甄朗伸手拂去,面无表情的继续手中的切菜动作,声音依然平静,“一会削完了你扫地。”

“好!”某人乖巧的点头,没有注意到那黑色深幽的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无奈。

“吃完了你洗碗。”

低头沉浸在刨皮快乐中的人想也不想,“好!”

“收拾厨房你来。”

“好!”

“客厅今天还没擦,吃完你干活。”

“好!”

“洗完澡你收拾浴室。”

“好!”

“一会我煮甜汤晚上宵夜,你盛好端来。”

“为什么要我端给你……”某人终于抬起脸,不满清晰的写在脸上。

“是你要和解的。”

半晌,终于慢慢的点头,“好……”

甄朗的动作很利落,一边炖着汤,一边飞快的下锅炒菜,不时还能瞄瞄电饭煲上的显示。

贾芍撑着扫把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事在自己做来就是鸡飞狗跳外加火光冲天。

从小到大,她似乎从没见过他很努力的学过什么,为什么做起来就这么顺手呢?莫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才一说?

“菜!”手掌摊在她的面前,手指指着水池里飘着的青菜。

从沉思中醒来,贾芍七手八脚捞着水池里的菜丢进菜篓,滴答着水伸了过去,顿时弄湿了甄朗的衣服。

甄朗看了看,贾芍正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垂涎的望着锅子里嘟嘟冒泡的土豆烧肉,忍不住的伸舌头舔了舔唇角。

微微一笑,他抖了抖菜篓,将水沥干,“讲和的,拖地。”

抛下扫把,贾芍呼哧呼哧拖着地上自己洒出来的水,不时又停下来,看看想想,想想看看。

吃饭的时间某人乖乖的盛好两碗,讨好的送到甄朗的手中,自始至终那大大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贾芍不得不承认,甄朗的菜非常合自己的口味,直到摊在椅子上,还不住的回味着。

“讲和的,洗碗了……”

一句话,破灭了她的舒坦,贾芍狸猫般窜了起来,冲进了厨房。

“砰……”

“啪……”

“稀里哗啦……”

各种响声连成一片,在沙发上靠着的甄朗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厨房里跳跃不停的人影和偶尔传来的三两声惊呼。

脑袋,从厨房怯怯的伸出来,“喂,兽医……”

甄朗习惯的动作出现,眉头一挑,目光深沉。

咽咽口水,贾芍嘿嘿傻笑,“那个,碗都打光了,我可以明天再洗吗?”

她一点一点蹭着脚步,很自觉的抓上地擦,不等甄朗开口就跳了起来,“我去擦地。”

偌大的客厅里,矫健的人影从东跑到西,推着手中的地擦,哼着愉悦的歌曲,又从西跑到东,整个客厅里充满了生气勃勃。

“喀啦……”

“哎呀……”

甄朗的目光一闪,手指自然的半掩上鼻翼边,但是眼角的飞扬出卖了他的心思。

可怜的贾芍举着半截地擦的把手,“我,我明天买一个赔你,明天的地还是我擦。”

甄朗站起身,从她身边走过,“我洗澡。”

“我洗浴缸!”不等甄朗开口,贾芍旋风一般的冲进了浴室,水声哗哗中,甄朗只好又一次的坐回了沙发上。

“咚!”

“啪!!”

“哇!!!”

又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从浴室里传出来,甄朗撑着下巴,平静的等待着。

湿淋淋的人从浴室里冲了出来,头发贴在额头上,袖子上还滴着水,贾芍手中举着疑似淋浴喷头的东西依然傻笑,“这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冲冲浴缸,结果、嘿嘿、呵呵、它掉下来了。”

“明天我去买!”她几乎不给甄朗开口的时间,将手中的喷头丢进垃圾桶,眨眼间,垃圾桶旁就多了一大堆的尸体残骸。

精力旺盛的女人拿起一颗苹果,捧到甄朗的面前,“浴缸我洗干净了,还是能用的,你先吃颗苹果好不?要不要我帮你削?”

这一次,有人的手比她更快的拿起了水果刀,“我自己来。”

“那我去盛甜汤给你凉好哈。”

当甄朗带着沐浴后的清爽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迎面就看到一碗甜汤端到他的面前,狗儿般的讨好眼神忽闪忽闪的,“凉好了,你喝。”

甄朗伸手接过汤,温温的热度刚好够入口,在那双期待的目光中,他慢慢的喝着手中的汤,嘴角有一丝浅笑。

不过这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半个小时之后,肚子里就传来古怪的绞痛,甄朗不动声色的起身,走向厕所。

就在厕所门被扣的一刹那,贾芍脸上堆了一晚的假笑终于变了,变的得意中带些算计,还有得逞后的快乐。

揉揉胳膊,她插腰咧嘴,望着垃圾堆里的废品,眼神里的光芒更加炙热。

抛了抛手中的小药瓶,她哼着小调进了自己的房间,随脚勾上门,扑上床。

敢指使她做事?看明天不拉脱他的肠子。

这样,明天的相亲,就没有人跟着了吧,扫把星啊扫把星,终于能摆脱你了。

带着几分快意,几分舒坦,听着厕所哗哗的冲水声,她的嘴角就没有恢复过正常角度。

周末的日子,贾芍难得的没有睡懒觉起了个大早,看着对面紧闭着的房门,她快快乐乐的洗漱。

就在她哼着歌拉开大门想要出去的时候,甄朗的房间门忽然打开,一双黑沉沉的眼瞳盯着她,“今天又相亲?”

他怎么起来了?贾芍有些懊恼。

早知道,昨天把一瓶“果导片”都倒进他的汤里好了。

“是啊。”她口气轻松,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甄朗径直走进洗漱间,空气中淡淡的飘过一句,“一起吧,我去看看。”

不是吧,他还要跟着?

有扫把星在,她还相个毛啊?

“就算我妈有交代,既然大家这么相看两相厌,何必跟着呢?”她有些无奈,“你不跟着,她也不会知道的。”

“你破坏了当初对我的承诺。”甄朗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让贾芍呆呆无语。

他,居然还记得啊。

“没有!”本该是强硬的话语,出口却显得那么心虚,“我什么也没干。”

甄朗没说话,脸色阴沉沉的,“当初是谁说再不主动陷害的?你昨天晚上似乎忘记了。”

窗外的阳光撒进,落在两个人的脚边,斜斜的拉长了两道身影。面对面,无声的对峙展开。

终于,贾芍抬起脸,迎上甄朗的目光,“是,我是承诺过不对你主动出手,但是你能说你跟着我去相亲就没有半点破坏的心思?”

大家认识这么多年,她肠子直却不是二百五,甄朗的心思多少也算能摸出一点点。就是因为自己当初的话,她不敢打他,不敢与他对着斗,凡事都是憋着,这两年把自己都憋成了惊弓之鸟,二十多岁的人把自己吃撑的事都干得出来,不得不说她防备甄朗都快防出神经病了。

一句承诺,从此落入下风,她对甄朗避之唯恐不及,现在他既然主动提出来了,那么就彻底做个解决吧。

“所以……”她扬了扬下巴,“我只是反击,不算主动。”

“那好吧。”甄朗不再和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修长的手指伸在她的面前,“你欠我的那个要求,我现在提。”

“真的?”贾芍眼中掠过狂喜,差点冲上去抱着他的大腿求他赶紧把要求提出来。

甄朗点点头,“真的,让我跟着,那个要求就算你履行了。”

贾芍眼睛眯了眯,“你确定?我做到之后可就再也不欠你什么了,要是惹了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知道。”甄朗不咸不淡。

贾芍笑了,很长出一口气的笑,卸下了几年心头大石的笑,“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

甄朗点点头,转身进了自己房间,丢下贾芍一个人面对着窗外的阳光,呵呵笑了。

此刻在她眼中,只觉得那阳光都格外的温柔,舒坦。放在心里几年的重担,终于可以卸下了。

她有多久不曾对甄朗出手了?

努力的回忆了下,似乎自从当年自己拍了甄朗和林子辰的相爱照片公之于众导致他和女朋友分手之后,到现在有三年了吧。

她与甄朗之间,无论如何恶斗陷害,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也不会有太大的恶果,但是当她偷偷摸摸躲在男生宿舍外想要看看甄朗如何被人取笑,却看到了白薇掩面而去泪眼婆娑的表情时,她终于被震撼了。

那一夜,她默默的看着月色,灌着酒。心头,是满满的内疚。

她与甄朗,早就不是孩提时候可以任意欺负对方,和爹妈告状的年纪了。她虽然不知道甄朗说了什么,但却清楚他们的分手是自己造成的,虽然她讨厌甄朗,却未想过要伤害别人,更没想过要分裂别人的感情。

当她下定决心想要找白薇说清楚的时候,得到的却是白薇退学远赴他国的消息。而从那日起,甄朗也再未交过女朋友,对任何仰慕的目光都是客套而疏离的。

于是,她找上甄朗,表示自己不会再主动挑衅任何事,甄朗有什么需要她补偿的,她都会尽力去做。

可是甄朗一直没提,这个要求就在彼此心照不宣中沉寂了。这三年,贾芍一直尽量躲着他,偶尔甄朗三两句话激起了她的怒火,她也会用其他的方式发泄掉,但是对他的愤恨就此积累下了。

今天,甄朗的要求提出,她再也不欠他任何事了,她可以不用再忍受他的尖酸刻薄,可以不用再牢记着欠他什么而愧疚,更可以不用憋着怒火不敢出手了。

不过……

为什么甄朗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莫非他真的想一直跟着她的每一次相亲,然后从中破坏以报复自己当年让他失去女朋友的仇恨?

眼瞳中飘着跃跃欲试的光芒,她想看看,甄朗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将一切都破坏到底!

 
上篇:第四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266)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