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五章 原来是他
第五章 原来是他 文 / 六少 更新时间:2012-8-1 21:57:01
 

云希目瞪口呆的看着办公桌上又一束火红色妖艳的玫瑰花,满满一束,九百九十九朵,早在送花的快递员将那么一大束艳丽的玫瑰送到八十八层时,全公司都已经传开了,云希刚才上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些传闻,没想到尚泽一竟然还玩上瘾了。

就在她准备再将那束花扔掉的时候,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她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心里毛骨悚然。

“小希希,你不喜欢蓝色妖姬,也不喜欢红玫瑰,那我明天送你鸢尾花好不好?或者,睡莲?”尚泽一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

“尚泽一,你到底想干什么?”云希有些恼火的瞪着那一大束沾着露水的玫瑰,原本以为昨天收到他的花只是他一时兴起,没想到他是来真的!

“不想干什么,送到你收下为止!”尚泽一心情甚好的吹了声口哨,隔着手机传到云希耳中,她却觉得心烦。

而且,他有透视眼不成,竟然还知道她将他送的花给扔了!

“我再说一遍,我是有夫之妇,这种无聊的游戏你还是找别的女人玩去吧!”云希受不了他那副自高自大的态度,气愤不已的合上手机,然后头也不抬的直接将那一大束火红色的玫瑰丢进了垃圾筒。

转身去茶水间之时发现闵天佑正站在她身后,目光尾随着她的眼睛,她有些受惊的往后退了一步,滚烫的开水溅到手背上,她吃痛的叫了一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闵天佑沉着一张俊脸走到她面前,将她手中刻有粉色娃娃的瓷杯搁到不远处的桌上,细长的手指直接拽起她烫伤的食指放到了嘴里。

云希看着他的举动,有些吃惊的瞪大了双眼,有些灼痛的手指在他唇齿间辗转,像是旋转在高空的螺旋浆一般,在她心湖上又投下了一圈圈涟漪。

“你,不要这样!”全身都有些酥软的云希缩回手臂抽出自己的手指,原本红肿的地方似乎已经不痛了,只是现在她脸颊上绯红一片,也不敢正视着他的眼睛。

说好要离他远一点的,可是一接触到他的温柔,她还是情不自禁的深陷进去了。

“口水能消毒!”闵天佑看着她可爱的表情,提唇一笑,云希却在纳闷中抬头,刚好对上他噙满笑意的眸子,“啊?”

“你还真是笨得可以!”闵天佑宠溺的敲了敲她的脑袋,然后闪身走出了茶水间,云希摸着被他敲过的地方,心里淌过一阵暖流,这样亲密的举动,除了凌亦瑾,他是第一个让她也感觉到被人宠着的滋味。

闵天佑……

 “总裁,左小姐来了,要让她进来吗?”Mandy敲响总裁办公室,闵天佑正一手托腮,一手搭在大班椅的扶手上,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让她去闵孝哲那里,不是他请来的吗?”闵天佑随意的挥了挥手,一脸的不耐烦。

“是!”

左茜乘着电梯直接到达八十八层的时候看到云希婷婷玉立的坐在秘书室,一双盈剪秋瞳,顾盼神辉,她一眼就认出了上次在凌家见到闵天佑和云希时的情景,没想到她还是闵天佑的秘书。

“左小姐?”云希知道她是大哥的女朋友,而且和闵天佑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她下意识的就拦住了她,没接到任何通知,她也不便放行。

“我是来和你们闵总签约的!”左茜一身黑色露背短裙,摘下脸上的墨镜,一双涂着蓝色眼影的亮彩眸子勾魂夺魄,浑身上下也充满了贵气。

“左小姐,麻烦你等一下!”云希还没来得及拉住她,她就已经推开她直接往总裁办公室走去了。

“闵总很忙,这支广告是由总经理负责,您去五十五楼和总经理签约就可以了!”Mandy从闵天佑的办公室里走出,一只手拦在左茜面前,左茜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怎么?他忙到见老朋友的时间都没有了吗?”左茜扬着下巴,讽刺的问道。

“对不起左小姐,我只是奉命行事,请吧!”Mandy脸上面无表情,只是机械似的重复着闵天佑的意思,左茜良好的涵养在她面前也顿时无形,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用嫉妒的眼神剜了一眼云希,然后心有不甘的踩着重重的步子重新走进了电梯。

直到签完合约,左茜都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机会看上闵天佑一眼,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出现在天承大厅的凌雅若,她原本不悦的脸色变得更加狰狞。

凌家这对姐妹,都让她嫉妒!

凌雅若直接乘着电梯上了八十八楼,之前来过这里一次,闵天佑并没有拒绝她,可以说,她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吗?

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走出电梯,云希想到上次她和闵天佑的亲昵,并没有拦她。

“有事?”听着清脆的脚步声,闵天佑就知道来人不是凌云希,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的习性气息都了解的这么透彻了?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因为和他有过一次约会,凌雅若就一副以他女人的姿态自居,丝毫不知道她已经触犯了闵天佑的底线。

凌雅若身上浓郁的香水让他满脸怒色的皱起了鹰眉,“我很忙,门在那边,怎么来的怎么走!”

闵天佑冰冷的眼神,甚至连眼都没抬,直接抛出无情的话,让凌雅若高傲的自尊在他面前无处遁行。

“怎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凌雅若放下高傲,就连他坐着的姿势都凝固着一股诱人的威慑力,让她再也移不开眼。

“凌小姐!”闵天佑突然将手中的笔拍在办公桌上,犀利的目光带着一抹嗜血的冷残, “我有给过你什么错误的提示吗?”

 “我爸说想云希了,你什么时候再带她回去啊?”被闵天佑冷冽的眼神冻得有些语无伦次,明知道闵天佑不是凌云希的老公,但是唯有搬出她,他才不那么冷情。

“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们都那么关心云希……”闵天佑淡淡的笑,这笑容却阴冷到了骨子里,在看着凌雅若时,她只觉得透过他,看到了另一个充满恨意的眼神,难道是凌云希跟他说了什么?

“天佑,你怎么了?云希是我妹妹啊!”凌雅若仰起头,让自己看不上去不那么狼狈,心里却对这个深沉的男子磨琢不透,有的时候他笑,却让人觉得害怕,可有的时候他冷,却让人觉得平静。

“是吗?”闵天佑危眯着黝黑的眸子,肆意在凌雅若身上打量了一圈,嘴角绽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我这两天很忙,等空了再联系你!”

“真的?”闵天佑的突然转变让凌雅若有些措手不及,刚才的失落很快的就被欣喜而代替。

闵天佑点头,作了个请的姿势,凌雅若欢喜的转身离开,她告诉自己不能心急,闵天佑不是她能驾驭的男人,要循序渐进。

“对了,把你身上的香水味换掉,我不喜欢!”闵天佑不容置喙的声音在凌雅若身后响起,她一时间怔住了。

 

趁着中午休息时间,云希没有去餐厅,这两天胃口不好,刚好裴裴打电话给她,说在她们公司附近,她就打算下去见她。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云希以为是裴裴,没看来电就直接接起了,“我已经下来了,你等我一会!”

“谁约你了?”电话那端低沉的嗓音让云希一怔,思绪还没反映得过来,就听到电话那端不太真切的呼唤,“云希?”

温柔如沐浴的春风般柔软的声音,轻轻的吹进云希的心里,第一见听到他这么亲昵的叫着她的名字,云希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刚才,是他在叫她吗?

“是……一个朋友!”云希不知道刚才那一声“云希”是不是真的从嘴里叫出来的,给她的感觉那么不真实,好似情人间的咛喃。

“男的女的?”闵天佑不自觉的就脱口问道。

云希刚走出公司,没看到裴裴的车,就往停车场看去,手机那端闵天佑急切的声音传来,让她有些疑惑。

“怎么了?”云希听到他不善的口吻,莫名有些生气,他不是应该和凌雅若在一起吗?

云希看了一圈也没看到裴裴的车,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之时,突然看到专用停车位上一辆熟悉的黑色世爵,只是不经意间一瞥,表情有些意外!

车里的两个男人,竟然是闵孝哲和尚泽一!

云希知道尚泽一是“MS集团”的总裁,和天承存在着竞争的关系,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即使是来这里,不是找闵天佑,却是找闵孝哲?

云希总有一种感觉,好似那两人是认识的!

这里都是专用的停车位,而且现在是中午时间不会有人过来,闵天佑的停车位是在斜对面的,云希整理了一下心神,再次往后面看去时,只看到尚泽一那张噙满嘻笑的俊脸,闵孝哲随后点了点头,他们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一会车子就从她面前开走了。

云希走出停车场,炽热的太阳烧焦的她几乎睁不开眼睛,她下意识地抬手去遮住眼睛,手机铃声再一次的响起,是裴裴!

而闵天佑的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了!

云希走到公司不远处的西餐厅,刚进去一身职业套装的裴裴就冲她招了招手,云希心有余悸,张口就问,“怎么没开车来?”

“跟我哥来这附近见客户的,我坐的他车!”裴裴大口的喝了一口桌上的冰水,在云希来之前已经点好了餐点,也没有注意到云希脸上的变化。

“那成俊哥呢?”云希眨了眨眼,有些纳闷的看了一圈,裴裴还有一年的学业,可是她总说,云希不在学校了,她一个人待着也没意思,就直接被裴成俊压进了公司。

“接女朋友去了,把我一个人丢这了,真是没良心!”裴裴咕哝着说完,点的套餐也由侍者端了上来,她一副饿死鬼的样子,拿起刀叉就切起了牛排。

云希嗫嚅着开口,想问裴裴关于尚泽一的事情,可是又觉得不妥,尚泽一突然对她大献殷勤,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裴裴,尚泽一他……”云希酝酿了一下便鼓起勇气问道,“你认识他多久了?对他了解吗?”

“不是很了解,不过他喜欢你,想追你,你不会不知道吧?”裴裴突然变得热情了起来,上次尚泽一还通过她约了云希去听音乐会,摆明了对云希有意思,她倒乐意搓合他们俩,尚泽一怎么说也是个青年才俊,配云希一点也不亏。

云希听着裴裴的回答,脸一红,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脑海中闪过那张阴美妖治的脸庞,还有他太过邪气的眸子,让她觉得不安。

云希细嚼着九成熟的牛排,突然间嗅到那股熟悉的腥味,胃里又是一阵翻涌,她直接用手捂住嘴巴就往洗手间跑去。

 “呕~~~~~呕~~~~~~~”想吐,却吐不出东西,云希捧起一簇水浇到脸上,嘴里似乎还残留着刚才的腥味,她摸着脖子有些不解,以前吃七分熟的牛排也不觉得味道特别腥,怎么今天就想吐了呢?

“你没事吧?”裴裴紧张的随着她后面跑进了洗手间,看到宽大的镜子中闪现出一张过于苍白的脸颊,关切的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小希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可能肠胃不太好,我们出去吧!”云希忆起这两天都不怎么想吃东西,也没放在心上。

“是不是不合胃口,要不我们换一家吧?”裴裴看着她眼神里的厌恶,云希不怎么挑食,她是知道的。

“不用不用,我胃不舒服,你吃吧!”云希摆了摆手,拉着已经起身的裴裴坐下,她真的很庆幸,在她孤力无援的时候能认识裴裴这样的好朋友。她们之间的姐妹亲情早就超出了她和凌雅若的血脉之情。

临走的时候裴裴又叫来服务生点了一份黑森林蛋糕和一杯椰果,叮嘱着云希一会回公司的时候再吃,考虑到她下午要上班,就没拉着她多聊,吃完饭两人就分开了。

云希走进大厦的时候又条件反射的往停车场方向看去,闵孝哲的车子已经不见了。

云希乘着电梯上了八十八楼,刚一出电梯,一只健壮的手臂就将她拽了出来,随后身体便被抵向了冰冷的墙壁,她有些吃痛的嘤咛一声,一股淡淡的Dior香水便将她萦绕,随之而来的,如暴风雨般急切的吻便啃噬着她的唇瓣。

 

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那股强烈的气息是来谁,云希的两只手被他禁锢在头顶,口中满满的被他强势的气息所包围着,酥麻的唇瓣在他的啃咬之下微微泛疼,他却不依不侥追逐着她的粉舌,强迫她软化在他的攻势之下。

直到嘴里传来一阵腥甜的味道,云希挣扎着避开他灼热的吻,刚才压下那股恶心的感觉在他的强制性的激吻中又蔓延开来。

发丝因为她的挣扎而凌乱着缠绕着脖颈,闵天佑赤红着双目,双眼琐住她潮红的脸蛋,眼里的欲望变得更加浓烈,“去哪儿了?”

没察觉出云希的反常,闵天佑的吻逐渐下移,口齿间咛喃着呼唤着她的名字,云希,希……

“唔,你放开我!”云希感觉到胸前一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吻已经滑向了她的琐骨,双手得到解放之后,她飞快的将他推开,胃里涌起的那股不适让她又无缘的想吐。

“呕——”直到将胃里的胆汁都吐出来了,云希红润的脸颊一下子又暗淡下去,她双手扶着洗手间的琉璃台,从镜子中反射出身后那道冷冽的目光时,她抓紧胸前的衣领,一脸惧意的转身看着跟着她走进来的闵天佑。

一张俊脸已经深沉到看到不任何温度,云希知道,这一次她是真的挑战了他高傲的自尊。

“我的吻,让你觉得恶心?”闵天佑颈项处敝开一片,骨节分明的琐骨,阴忍着的青筋跳起,他箭步上前,一只手捉住她细白的手腕,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以往她漠视他的存在已经让他忍无可忍,可是该死的她竟然在他吻她的时候吐了,他闵天佑的尊严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这么不屑的踩在脚下过了,?

云希含着泪,咬着樱唇颤抖的看着他,不断的往后退着,“不是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吐,不是你的原因……”

“你,你不要过来!”云希害怕的向后退着,直到身体抵上光滑的壁板,闵天佑捉着她的手腕没有松开,眼神却是尤为慑人。

“不是吗?”闵天佑目光一凛,随之霸气的吩咐着,“那你主动吻我!”

“不要这样,我身体不舒服,你不要逼我!”云希眼中氤氲的雾气在闵天佑的强迫下潸然泪下,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

轻轻一使力,闵天佑将她倒下的身体纳进怀中,阴骛的眼神在见到她那张薄如透明般白皙的脸庞时,心里顿时腾升起一股怜意,手臂间的动作也轻柔了许多。

“哪儿不舒服?”冷冰冰的话语,却隐藏不住的关心,闵天佑指腹轻试掉她眼角的泪水,心疼的吻着她的唇,不似刚才的粗暴,让云希再一次的尝到了被宠的滋味。

“没,没有,现在好多了!”云希小手抵在他的胸膛,想要刻意拉开一定的距离,深怕她下一刻一个举动惹得他不快又大发雷霆。

只是,云希印象当中,在公司闵天佑从来没在谁面前发过脾气,就连最亲近的聂晟和Mandy都没有见过他发火,但是她却三番五次的挑起他的怒火。

“刚才去哪了?”闵天佑搂着她的纤腰没有松开,似乎很享受她此时的乖巧,手指游离在她细腻的肌肤,让他越来越舍不得放手了。

“和一个朋友去吃饭了!”云希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他问什么,她答什么,可是她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亲密了,亲密到她的一举一动都要在他的视线泛围之内。

仅仅是因为闵天类的嘱咐,还是有别的感情掺杂在里面?云希心里竟然有了丝丝甜蜜。

“以后除了我,不准让别的男人像刚才那样吻你,知道吗?”闵天佑挑起她的下巴,颇有不满的要求着。

“为什么?”被他突来的一句话怔住了,云希暗流涌动的心里又是澎湃一片……

“我不喜欢!”闵天佑酷酷的回答,却让云希更加摸不着头脑,“可是……”

天类才是她老公,这句话在闵天佑零下摄氏度的眼神中又咽了回去,云希原本抗拒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改为紧紧的攥着他的衬衫了。

“没有可是,天类也不可以,Understand?”不容她拒绝,闵天佑托着她腰的手一用力,改为掐住了她不盈一握的柳腰,在他知道闵博伦强制性的要求他们同房时,即使知道闵天类不会对她做什么,可是放着他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身边,就算是他最亲的哥哥,他也忍受不了,他可以什么都顺着他,唯有这件事,他做不到退让。

她是他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是!

云希呐呐的点头,水眸盯着他魅惑的眸子,像是中了蛊似的应允着,她的表现换来闵天佑的赞赏,他愉悦的又在她唇角印上一吻,刚才的不快也消失歹尽!

 

云希清晨是被闵天类的声音叫醒的,她睁开眼睛望着眼前一张俊脸在她面前放大,惊吓着连忙从床上弹坐起来,闵天类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她身边,看到她醒了,嘴角带着笑意说道,“醒了?要迟到了!”

云希顺着目光往墙壁的吊钟看去,时钟已经快到九了,她摸着额头,还是觉得浑身无力,向来不会睡过头的她竟然又嗜睡了。

“云希,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给天佑打个电话,今天不去公司就在家休息吧!”闵天类看着她有些恍惚的神色,担忧的提议着。

“不用不用,我没事,赶得及!”云希掀开被子下床,快速的拿起衣服冲到洗手间刷牙洗脸,然后一路小跑着跑出别墅,赶到公司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十分钟,但是闵天佑这次没为难她,只是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的云希心里有些发毛。

从昨天开始他就已经有些不正常了,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身后让她措手不及,然后再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眉宇间那份充满幸福的光晕!

金色港湾的二期竞标出乎意料的被“MS”公司竞选上了,公司高层里有人泄露了标底,但是闵天佑似乎并不打算追究。

尚泽一打来的电话云希也没有再接,而是将那束花扔在最偏僻的角落,因为云希知道,如果闵天佑看到了又要生气了,现在她知道尚泽一和闵孝哲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按照闵天佑对闵孝哲的态度,他是不会允许她和他有来往的。

闵天佑回到公司的时候没直接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绕到云希的办公桌前,看到她正趴在办公桌上,面前的电脑没有合上,恬静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如一把小巧的折扇般在眼睑处排开,金黄色的光晕洒在她白如瓷的脸颊上,圣洁而美丽,让他情不自禁的俯身,像是吻醒睡美人的王子般,留恋的在她唇角印上一吻,只是睡美人似乎没有转醒的迹象。

闵天佑看着沉睡的女人,空气中还打着空调,她单薄的身体让他莫名的心疼。

“云希,醒醒!”闵天佑摇晃着她的身体,怕她再睡下去会感冒,他不由得想到,以后她想睡觉应该让她去他办公室里的休息室。

“几点了?”云希迷迷糊糊的抓着闵天佑的手臂,惺松的大眼,篷乱的发丝,微张的粉唇,让她看起来有着妩媚的美。

“十二点了,怎么不去吃饭?”闵天佑将她额前的发丝拂开,大手自然的抚上她有些娇红的脸蛋。

“不想吃,我想睡觉!”云希眨了眨眼,记起自已睡了一个多小时,现在都是中午了,可是她却一点食欲也没有,只是觉得睡不够。

“不吃饭怎么行?你是不是病了?”闵天佑的探上她的额头,没发现她身体有异常,还是不放心的拉起了她,“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我没生病,你怎么现在回来了?吃饭了吗?”云希已然没有了睡意,被他从身后拥住,一转头就能对上他灼热的眸子。

“没有,你陪我吧!”闵天佑不由分说就拉起了云希走出了办公室,在经过大厅时,丝毫不顾忌员工的反映,一刻都没有松开云希的手。

云希闪神的功夫,闵天佑已经将车子开到了一家特色的中餐馆停下了,不管他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这样一个贴心的举动,还是让云希心涩了一下。

第一次和他单独用餐,云希不由得记起上次在闵家和他在同一张饭桌上,他们中间隔着闵博伦和闵天类时的情形,对比现在,她又觉得如梦似幻。

“天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用餐的时候,身后突然多了一道娇柔的女声,云希一抬头,便看到气质出众的RITA扬着晨露般亲切的笑容,正深情款款的看着闵天佑。

“这么巧?一起坐吧!”闵天佑脸上看不出多大的波动,只是扬着嘴角,似乎看到她时心情更为愉悦了。

“没想到你这个老板这么体恤,和秘书一起用餐啊?”RITA在闵天佑旁边的位置坐下,随口说了一句,眼神看向云希时却是不含任何杂质的。

“我以前不是也很体恤你么?”闵天佑一只手扣在玻璃桌上,斜视着RITA一眼,云希却在听到他们的互动时,眼睛微痛了一下,原来他不仅仅是对她一个人好……

闵天佑的回答,惹来RITA的一阵娇笑,RITA是闵天佑捧红的。

“对了,易露那支广告换了人,我另外再帮你安排吧!”之前由左茜代替RITA接下那支广告时,闵天佑没有异意,因为那是闵孝哲的安排。

原本两个人的位置变成了三个人的,云希只是安静的听着他们的谈话,安静到,似乎她只是一个听众。

“你去哪?”看到云希起身,闵天佑眼皮抬了抬,平波无奇的眼神却是紧锁住她。

“我去洗手间,你们慢用吧!”云希只觉得原本稀襄的空气变得有些沉闷,她有些负气的调头就走,却不知道自己突然间生什么气。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隔着水晶柱望着那对壁人相谈甚欢,而闵天佑的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他从来都只知道对她发脾气,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温柔的对她笑?

越想越郁闷,云希索性没回位置,直接跑到出口的方向,不想再看那两人!

中午的温度有些高,云希刚走出餐厅就一阵头晕,这里离公司不远,顶着炎热的天气,她竟然自虐的想要走回去。

连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奇妙,不管他和凌雅若在一起还是和RITA在一起,她为什么要生气?

她恍惚的沿着街道往前走着,直到耳边传来了阵尖锐的刹出声,她才清醒过来。

下一刻,在看到自己站的位置是红绿灯交替的时候,而她已经站在半道中央时,耳边呼啸而过的车声让她害怕的捂住了耳朵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FUCK,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云希还能听到路过的车辆传来的谩骂声,急速的车流从她面前来来回回,她却像是迷路的小孩,无助的看着红灯的另一端。

“你他妈的找死,老子的女人你也敢骂?”只听到另一声浑厚的咒骂,伴着一只修长的腿踹过刚从她面前开过去的跑车,云希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股淡淡的烟草气息,云希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攥着尚泽一的衣服,听到身后又传来一阵紧急的刹车声,她的身体被旋转了九十度,只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护在她的腰间,她已经平安的落到了路口。

“凌云希,你想死啊!”一放开她,尚泽一就敲着她的脑袋训斥着,刚才看到她突然跑到路中央,吓得他心跳都快停止了。

 “谢谢!”云希一张惨白的脸任谁见了都不忍心责骂,她也知道如果不是尚泽一,刚才她就会被车撞到了,本能的道着谢,云希也忘记了之前对他的成见。

 

 “你去哪?我送你!”尚泽一直接拽着她走向自己停在路边的跑车,云希还在刚才的震惊中没平复过来,任由尚泽一将她拉上了车,直到公司门前她才觉悟过来。

“为什么不接电话!”尚泽一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却是锁紧了车门,云希拉不开,只能转身带着不解的目光看着她。

“小希希,你是故意的吧?”尚泽一看着她眨着那双无辜的大眼,带着迷茫的色彩看着他时,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是一种极致的诱惑,他伸出手一把扳过她的脑袋,将俊脸凑到她面前时,云希一下子偏过头,拉紧身上的衣服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干什么?”

“我想吻你!”尚泽一脸上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痞样,直言不讳的对着云希说道。

云希一想到他的别有用心,突然用一种试探的眼神看着他,“尚泽一,你接近我就是有目的的吧?你和闵孝哲认识?”

尚泽一却在听到她的话后,眸子危险的眯起,脸上的光彩也顿时沉了下去,“你说什么?”

云希被他满脸阴戾的气息吓住了,拉着车门的手拼命的想要拉开,眼神看着尚泽一愤怒的表情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我没说什么,你放我下车!”

尚泽一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害怕的俏脸看着,她澈澄的眼中明显的惧意,让他心中一动,手指按下开关,云希快速的拉开车门就跑了出去。

“原来她看到了……”尚泽一知道那天在停车场出现过一道身影,只是当时他没看清是谁,却没想到那个人是云希,云希是个聪明的女人,或许她已经有所猜测,但是尚泽一不会放弃,只要一想起闵孝哲和闵家的那段深仇大恨,这条复仇之路,他们必须要顺利的走完!

云希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拿出手机看到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闵天佑打来的,想必他发现她不见了正找她吧!

她刚准备给他回拨过去,就看到他高大的身影已经覆上了她娇小的身躯,满脸的焦急在看到她时,全都化成了怒气。

“凌云希,你这个该死的女人!”闵天佑不由分说的就一把拉过云希,颀长的身躯随后就压上她的身体倒向她身后那张宽大的木质办公桌。

刚才发现她不见的那一霎那,他不顾一切的扔下RITA就跑出来追她了,却在公司门口看到她和尚泽一在一起,坐在车中的他看到前面那辆车中,从他那个角度刚好看到尚泽一吻上云希的一幕,这让他原本飙高的怒气再次疯狂滋长。

他警告过她不许让别的男人吻她,她却一而再的挑战他的底线,他发现自己真是要被她逼疯了!

云希的身体被他辗转到光滑的办公桌上,桌上的电脑和资料早就已经被他甩到了地上,她还来不及惊呼,口中就灌满了他愤怒的气息。

只是这一次,他不仅仅是惩罚性的吻她而已,手中也粗暴的扯着她的衣服,仿佛她是什么病菌似的,用力的揉搓着她的肌肤,云希吃痛的呜咽着,却换不回他的理智。

“你干什么闵天佑,放开我!”身上穿着那件长款衬衫上的纽扣已经被他全部扯落,只露出一件黑色蕾丝内衣,从未有过的羞辱感让云希用力挣扎着,他却像是困兽般,不甘愿只是这样吻着她而已。

“你是我的,云希,你是我的!”闵天佑愤怒的眸光中再也看不到一丝冷静与睿智,只是一心想要在她清醒的状况下烙上他的印记,她是他的,别人休想染指!

“不是不是,你究竟想做什么,我是你大嫂啊!”云希眼泪扑簌而下,为什么他只能用这种蛮横的方式来对她,心理的痛远远超过身体上的痛,只是这一次,她再怎么捶打他,骂他,他都无动于忠,那一声“大嫂”已经唤不回了他的理智。

“不是了,以后都不会是,你是我的女人!”闵天佑将头埋在她裸露的香肩处,手下也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暴露的肌肤让云希恐慌的打了个寒颤,他这样禽兽的举动,分明就是强暴!

趁着闵天佑烦躁的扯着身上的衣服时,云希挣扎着从他身下退开,却在翻身时,旁边无助可档,她一下子从办公桌上滚落到了地上。

衣服脱到一半的闵天佑来不及抓住她,却在听到桌下的她她痛苦的嘤咛时,乱了阵脚。

“云希,怎么了?”闵天佑抓起被他扔掉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想要扶起她时,却看到云希眼中积满了泪,一只手捂住了肚子,咬着嘴唇咛喃着,“好痛……肚子好痛!”

原本一张娇俏的脸庞因为疼痛而纠结在一起时,闵天佑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他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别怕,我送你去医院!”听到她喊痛,他整颗心都揪在一起了,痛在她身,却比伤在他身要让他心疼好几百倍。

闵天佑拿起自己的西服盖在云希身上,然后就抱着云希快速的冲进了电梯。

 “让开!”走出电梯,闵天佑没有耐心的冲着档在他面前的身影怒吼着,却在抬头看到来人那张阴沉的如十二月的寒冬天气冷冽的脸庞时,隐忍的怒气消减了几分。

“我能知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吗?”闵博伦突然出现在天承,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本喧闹的大厅因为闵天佑冷峻的眼神,纷纷识趣的散开了。

 

 “爸,云希摔了一跤,我送她去医院!”闵天佑没想到闵博伦会这个时候出现,而他却顾不上他的反对,一心只想缓解云希的痛楚。

小腹处一阵巨痛让云希差点喘不过气,额头上渗出的细汗,却在听到闵博伦突然出现的声音时,她才知道她现在这个样子和闵天佑在一起时会惹来他的误会。

“她有那么娇气吗?”闵博伦看着两人维持不动的暖昧姿势,眼中的怒火更旺了,鬼都看得出来,凌云希衣衫不整还披着闵天佑的西服,刚才经厉了一副怎样的情形?

“你放我下来!”云希一接受到闵博伦投来犀利的眼神时,攀着闵天佑的肩膀从他怀中滑下来,怯怯的看向闵博伦,小声的唤着,“爸!”

“全都给我上来!”闵博伦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瞥开两人直接往电梯走去。

闵天佑却罔若置闻,想要重新抱起云希,却被她退开了,“我没事,已经不疼了,爸爸好像误会什么了,我们快上去吧!”

“不行,你刚才叫的那么痛,我送你去医院!”闵天佑不放心,现在在他眼中,这个女人的重要程度已经超出了闵博伦了!

“你别再让我难堪了,算我求你了!”云希将身上披着的衣服甩到他手中,拉紧刚才被他扯开的衣服,却是用着乞求的眼神看着闵天佑。

她的眼泪像针扎一样辗过他的心里,让他痛不欲生,却偏偏拒绝不了她的恳求。

云希一只手捂着灼痛感消散掉一点的腹部,随后跟在闵博伦面前进了电梯,闵天佑看着她倔强的身影,心里又是一阵懊恼。

 “你回自己办公室待着去,我去见爸!”在云希刚走出电梯时,闵天佑从身后拉过她的手臂,动作不再像之前那样粗暴,云希却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没应声,却是向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闵天佑刚走去会议室就遭来闵博伦响亮的一巴掌,他俊脸一侧,没有闪躲,只是轻舔着泛着血渍的唇角,安之若素的走到会议室的主座中坐下。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那个女人是你大哥的老婆!”一早他就有觉悟了,闵天佑和闵孝哲对天类的女人都有所企图,只是他没想到他最没有防备的儿子还是摆了他一道。

“爸,你看见我们上床了吗?”闵天佑冷嗤一声,闵博伦从未打过他,现在不知道是因为云希还是因为天类而动手打他,他之所以没有回避,是为刚才对云希所做的荒唐之事惭愧而已。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这一巴掌,我甘愿承受,只是你别再找云希麻烦了,我们之间没什么!”闵天佑看着他怒气冲冲的直视着他时,他摸着面颊,不紧不慢的说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在闵天类和云希离婚之前,他不能让闵博伦伤害云希,因为他知道如果闵博伦清楚他对云希起了歹念,他们之间的阻障又多了一重!

“真的没什么的话,就让她回天类身边去,我看这个位置也不适合她!”闵博伦鄙夷的朝外面看了一眼,而他的话又让闵天佑原本松懈的情愫紧绷起来。

“那爸你认为我这个总裁的位置是不是也不适合我呢?”闵天佑拍着桌子站起身,昂然挺立的肃静之气完全不输于闵博伦,他经心栽培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儿子身上!

“你威胁我?”闵博伦怒气更盛,这个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蛊,竟然让天佑这样维护她!

“我只是不希望你徇私舞弊,云希没有错,她不需离开,至少在我眼中,她是个得力的秘书!”闵天佑以退为进,给了闵博伦一个台阶下,他铁青着一张脸,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

云希原本以文闵博伦会对她说什么,可是他出来的时候只是意有所指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她紧张的情绪顿时就松怠下来了,却在看到闵天佑投来宽慰的眼神中,有些生气的转过身没理他。

“肚子还痛么?”闵天佑从她身后圈住她的腰,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云希吓一大跳,在他的手掌碰到她腰间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两人眼神中流窜,待她思绪清晰之时,她不客气的掰开他的手掌,和他拉开一定的距离,口吻也变得生疏了几分,“谢总裁关心,不痛了!”

只是摔了一跤而已,云希也没有放在心上!

“云希……”被她防备的眼神有些伤到了,闵天佑往前走一步,云希却退一步,他挫败的伸出手,落在半空,却还是没有碰到她的肌肤,眼中满是深沉的无奈,最后只化为简短的三个字,“对不起!”

云希刚走出天承就看到面前停着一辆黑色布加迪威龙,不管她怎么避让,他像是故意的,将车停在她面前,不停的按着喇叭。

身后还有不少来回的同事,云希不想再次成为别人的话柄,赌气似的坐上了他的车,却看到他轻扬着唇角,夕阳的余辉栖散在他侧面的轮廓上是那么的迷人。

“今晚我要回去,顺带你一程!”见云希的脸色有变,闵天佑小心翼翼的找着理由,正因为那个家中有了她,他回去的次数也变得多了起来,但是看着她站在大哥身边时,他的心却是酸涩的……

云希系好安全带就没去看他,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是知道的,他有自己的别墅,那个家他不常回,而她心里在见识过他的可怕之后已经减少了对他的期盼,她怕自己失望,更怕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他一次次给她错误的提示,到头来还是自己受伤……

车子快要开进庄园时,云希突然接到凌亦瑾的电话,那端的他有些语无伦次,嘴里不停的叫着左茜的名字,云希立刻就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

“我想去找我哥,你能送我过去吗?”云希焦急的拉着他的手臂,莫名的依赖着身边这个男人。

 
上篇:第四章 阴谋VS陷阱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800) | 推荐本文(8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