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第七章 报警
第七章 报警 文 / 幽灵 更新时间:2012-8-5 20:37:15
 

街道冷清,一个人影都没有,路面潮湿光亮如镜,反映着周围的一切。社长一人独自行走在街道上,他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乌云密布,雨水从天上坠下浇洒在地面上。雨水打到社长的皮衣上,他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很腥。他好奇地用手掌接着雨水,那雨水呈现红色,很黏稠的样子……

 

“甘雄,你知道为什么叫你来我办公室吗?”罗顿盯着甘雄的脸严厉地说。

“因为我感情用事,帮助两名旅游团的人逃跑了。”

“因为你违抗了军令,暴露了我们的身份。”

“我不知道您到底在怕些什么?”

罗顿被甘雄的话逗笑了,“我怕什么?我怕什么不用跟你说。”

“难道您觉得那些人就该死?”

“他们的死跟我们没关系。”

“我认为有很大的关系。”

“你是说这些人的死跟我有关系?你觉得自己很聪明,认为是我们的工作让他们送命的?”

“差不多是吧。”

“我觉得你有些不太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吧!”

“我很清楚。”

罗顿已经有些火了,他真想狠狠地教训一下这斗胆的小士兵。他说:“你认为你现在是特殊佣兵就能享受到和我顶嘴的特权了?”

“不是。”

“你觉得世界上就你一个孤胆英雄了?”

“不是,我只是不想受到良心的谴责。”

“你认为只有你才有良心?”

“每个人都有良心,但良心对于某些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我想我该帮你洗洗脑子了,让你知道违背公司该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滚蛋!”罗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当甘雄打开房门时,看到楼道内站着两位大兵。他们是倪磊和米林,二人狠狠地斜了甘雄一眼就慢慢走过来了。

 

旅行团的两位幸存者驾车疾驰在通向罗杰市的公路上,二人内心还是心有余悸。

他们擦干净脸上的血。驾车的小伙子说:“山上怎么会有士兵?”

“我怎么知道?我们能活着多亏那位士兵鼎力相助。”

“我觉得我们该去报警。就是不报警,旅行社也会找到我们问情况的。”

“可是他们会相信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看还是先回旅行社通知他们一声,然后再由他们定夺,你觉得呢?”

“你太把旅行社当回事了,也许就是那帮龟孙子玩的猫腻!”

“你是说,明知那里危险,为了钱他们不顾我们的生命?我认为不太可能,这里面逻辑有错误,别忘了,两个导游也死了,他们难道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总之,不能给他们机会。我们在城里找找警察局,然后报警,我就不信这些警察不管。哼!走着瞧。”

两个冲动的小伙子来自A国南部,本次特意出远门到罗杰市旅游,就是为了参观远影山区的风景,可做梦也没想到这次长途旅行会遇到这样的惊人悲剧。

二人入城后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警察局,他们果然报了警,并详细说明了现场情况。接待他们的是一位老警官,名叫楚强。他仔细听完了当事人的描述,将两个人送走后就立即禀报了局长罗鸿大人。他觉得二人恐惧的诉说不像是耸人听闻,而罗鸿的态度却是不以为然。

 

走出警察局时已经夜幕降临,灯红酒绿的城市风情为这里添加了几分妖艳的色彩。大街上三五成群的漂亮小妞穿着性感的衣服,裸露着修长的大腿,高跟鞋衬出小腿完美的曲线。小酒馆和餐厅大门敞开着,迎接着饥肠辘辘的行人和爱享受的阔佬们。

“身上有多少钱?”

“干吗?”

“去吃饭。”

“回旅馆再说吧。”

“我觉得,旅馆不会让我们住了。”

“为什么?”

“你做事情太冲动,没跟旅行社打招呼就报了警,旅行社怎么想我们,肯定认为我们要敲诈。”

“随便他们,如果他们赶咱们走,那么咱们再找别的地方住。”

“那你连车都得交给他们,这车都是旅行社的。人在外就该老实点。”

听他说这话另外一个就立即火了,当街就骂道:“你个浑蛋,我们还是多年朋友,竟然不知道你这么怕事,那些人就他妈的都白死了?”

这骂声很大,惊得路人直回头看他

“都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训儿子啊?”

……

 

罗鸿仔细听着楚强的叙述。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喜欢扮演小丑。”

“您不信?”

“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你说的我了解了。就这样,你可以走了。”

楚强警官向局长敬礼,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罗鸿叼起雪茄吸了两口,沉思片刻后拨通了开拓者旅行社的电话,接电话的是社长秘书兼前台服务。电话内传来女秘书性感的声音。

“开拓者旅行社,请问您找哪位?”

“让你们社长接电话,我是警察局局长罗鸿。”

“对不起,社长大人陪客户吃饭去了。”

“现在我有情况,务必找到他。”

“我立即联系他,然后让他给你打过去,好吗?”

“叫他打我手机。”

“好。”

过了20分钟,罗鸿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电话。

“我是余利,有什么事情?”

“最近生意好吧?”罗鸿听得出来手机那边酒桌上喧闹的声音。

“这不也是您的功劳?”余利笑呵呵的声音在手机里听得一清二楚。

“别乐极生悲了,告诉你一件不幸的消息。”

“怎么了?”

……

皮鞭抽到后背上的感觉并不好受,甘雄顶着疼痛,任由汗水从头发上滴落,他咬着牙,心中默数着鞭数。他的两条胳膊被吊在木桩上,双腿跪地,浑身因疼痛而颤抖。已经17鞭了。

皮鞭抽到肉上发出的响声在耳边萦绕,监狱外面观看的人有很多,人群中有甘丰。他一句话没说,只是冷静地站在一边,因为他知道哥哥不会求饶,也不会让别人替他求情,哪怕是甘丰去求情。甘雄觉得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屈服于邪恶,虽然挨着鞭子,但心中却没退缩求饶之意。

看热闹的还有托尼和拉尔警员,他们的老长官也在队列中。

“你们两个小子,最好管着点你们的嘴巴。”

托尼和拉尔转身看着自己的警官。

“您什么时候来的?”托尼小声问。

“刚到。”

“万能的主啊,你都看到了,无辜的人总是在受惩罚。”浑厚的声音来自人群中,大家看到高高的身影从人群中站出来。监狱内顿时安静了许多,提着鞭子的米林突然停住,监狱内的三名士兵看着神父大人。

“从哪冒出个老杂种?难道你也想挨鞭子?”米林怒气冲冲地看着老神父。

“罪孽,你们会受到惩罚的。”

“呦呵!这老家伙骨头还挺硬的。老疯子,你找死啊!”

“行啦,米林,别没结没完的了。我们还要他做事情呢,别把他打死了,你个蠢猪!”倪磊盯着米林大声地喊。

米林这才扔下了皮鞭。

“都给我让开,没什么好看的,都滚开!”倪磊冲着外面狠狠地骂道,然后从木椅子上起身。

众人一哄而散了,但神父和甘丰还没有走的意思。倪磊慢慢走到帕里斯身边。

“怎么,想一起陪他蹲监狱?”

“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做。”

“那请便,米林、尼鲁,我们走。”

“等等,我愿意陪我哥哥一起蹲监狱,我是自愿的。”

“那好,进去陪他吧。”倪磊带领手下二人走出监狱。

“神父大人,把您搭上实在于心不忍。”甘丰攥住帕里斯的手。

“惭愧,耄耋年龄已无能为力啊。不过我会答应你们天天来看你们的。他们这群人猪狗不如。”

“喂!啰唆什么?快点走吧。”看监的狱卒敲打着铁栏杆。原来此人是马非,他向神父和甘丰挥手,示意他们赶快离开。甘丰一把将神父推出监狱。马非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将牢房的门锁上了。

 

正如所说的那样,旅行社的旅馆不再接待二人。服务小姐非常抱歉地通知他们走人。年轻的服务小姐一脸坏笑地凝视着二位兄弟离开的背影。

“竟然背着我到警署告发旅行社,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从服务台后面的小门里走出一位矮墩墩的小个子,他梳个平头,头发不多却拢得很整齐,上面擦的发胶在灯光映照下闪闪发亮。他胖胖的脸,下巴肥得都可以榨油了,脖子后面窝出两道肉褶子,从远处看整个脑袋就像是一块大的五花肉。

“社长大人。”前台小姐娇滴滴地看着胖社长。

她那股娇滴滴的忸怩作态的样子非常令胖社长陶醉。社长扭动着胖身子走到秘书面前牵住她的纤纤玉手,对着女孩粉嘟嘟的脸蛋亲了一口。

“干得很好。”

“没意思,难道就是口头表扬啊?”

“怎么会呢?去我房间。”

 

两个人像流浪汉一样在街上闲逛。

“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叫你跟旅行社打声招呼再说,现在倒好,我们跟流浪狗似的。”街道上很安静,只有西北风“嗖嗖”地刮个没完,被风一吹脸上仿佛刀割一样的疼。

“我预感社长藏着没出来见咱们,而且那个妞子……”

“行了啊,还有心思开玩笑?”

“心里就够难受了,还不能开个玩笑啊!”

“我说大城市的妞就是正点啊,酒吧街那块的美妞真不错呢!哪像咱们老家,巴掌大的小城,转个圈就到头了,看的都是柴火妞。”

“别废话了,赶紧找旅馆吧。”

 

街道冷清,一个人影都没有,路面潮湿光亮如镜,反映着周围的一切。社长一人独自行走在街道上,他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乌云密布,雨水从天上坠下浇洒在地面上。雨水打到社长的皮衣上,他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很腥。他好奇地用手掌接着雨水,那雨水呈现红色,很黏稠的样子,而且散发着浓烈的腥臭,脚下的雨水慢慢淹没了脚踝,红色的雨水,整个街道流淌着红色雨水。整个罗杰市流淌着红色的雨水。仔细看那不是雨,那是血,是黏稠的血液。社长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看着滂沱大雨,红色的血液越发稠密,那腥味儿几乎让他窒息。他在街道上艰难地跋涉,想逃离那红色血液的追击。可是无论他怎么逃也逃不掉,总是在周围徘徊。雨更大了,他在街道上不停地狂奔,他浑身冷得哆嗦,血液打透了身子,钻进衣袖,打湿裤子。血液像蛔虫一样流入他的耳孔、鼻孔、眼窝。

血液泼水般的向下流淌,眼前是一片迷雾,血液已淹没了他的大腿。他迷迷糊糊地看到远处漂浮着尸体,成群成群的尸体。四周的建筑越来越少了,越来越荒芜。夜更深了,他看到远处一道强烈的光芒闪过,那光很刺眼,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画面却不一样了,雨停了,地面也没有了血液,而是荒芜的杂草,周围是望不到边际的平原。他看到周围出现了一群人,他们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圈向社长靠过来。社长乐了,他看到了人,认为自己不再孤独。可他错了,他看到的那些人的面孔腐烂发臭,身上的衣服都破了,到处是伤口,并且伤口处流淌着黑红色的血液,那血液散发着熏人的恶臭,他们的眼睛都没有了,眼窝里聚满了恶心的蛆虫,它们在钻啊爬啊……他们用沙哑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怨恨。

“我们的死都是你害的,社长,你要负全部责任,你要负全责,负全责……”

看着这个怨灵组成的圈子向自己靠拢过来,社长颤巍巍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别抓我!别抓我!”社长一步步向后退,双腿发软。

突然,他感到身后有一只枯竭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股凉意传遍全身。

“啊!”胖社长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浑身是汗,他看着窗外冥冥的夜色,外面真的在下雨。

“社长,您做噩梦了?”他的这么一叫将睡在身边的秘书也惊醒了。

社长拨开情人搭在肩上的手臂:“走开!”他翻身下床,一个人走到客房的洗手间内,打开水龙头冲凉。

卧室传来情人阴险的嘲笑声:“哈哈哈哈哈!”

“你个小贱人,笑什么?”胖社长从洗手间冲出来,一脸的窘相。

“真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德性,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说完此话,女孩盖上被子继续睡觉了。

“竟敢取笑老子,等着瞧,哼!”胖社长没听到来自女孩的任何反驳,她根本不在乎社长说些什么。对于她来说,自己只是在逢场作戏罢了。

这个奇怪的梦此刻成为了他的梦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不知道,都是罗鸿拉的游客,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些旅行团的人真的都死了,而不是那两个游客故意敲诈?不行,明天我必须去亲自问问罗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旅行社到底在远影山区发生了什么事情。”社长越来越觉得这个奇怪的梦预示着什么,它或许是一种信息。现如今,他有些怀疑罗鸿在手机里说的话了。

 
上篇:第六章 祸不单行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八章 预兆
点击人数(4232)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