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第八章 预兆
第八章 预兆 文 / 幽灵 更新时间:2012-8-5 20:37:57
 

 

又是一个深夜,又是在罗顿即将入睡的时候有人打来了电话。他再次披上衣服,匆匆忙忙地走出了温暖的房间。迎接他的又将是黑洞洞的地下隧道和冷冰冰的实验所……

 

感到前面闪出两道光,他一下乐了:“你看,远处开来一辆车。”

看到车子他高兴地蹦起来:“太好了,不能让它跑了,拦住它!”他跑到马路中间伸手拦车。车子停在二人身边,司机摇下车窗。二人看见司机是一位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年龄跟他俩差不多,但一看着装就知道是城里人。

“先生,帮帮忙吧。我俩被旅行社赶出来了,在街上闲逛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旅店。”

“你们是外地人吧?”

“是啊。”

“这车不是计程车。”

“没关系,先生,我会付钱给你的。我希望您能帮我们找一个安身的地方。”

司机考虑了一会儿却没有回答。

“先生,我们是被人坑了,您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真的。”

“好吧,那你们上车吧。”

二人将行李放到后备箱里,随后钻入车内。

“我的朋友正好是开旅馆的,就在我家附近,我带你们去那里得了。”

“太感谢您了,您怎么称呼?”

“我叫薛飞。”

 

黑暗阴森总是监狱的代名词。对于整个别墅区来说,监狱多得跟房间差不多。甘雄和甘丰被关禁闭的地方正是关那些无辜的路虎车队会员们的警备所监狱,不同的是,看管他俩的是军队的人。倪磊为了灭杀甘雄的良心,故意将他关在那些人的对面,天天让甘雄看着他们一个个被带走,然后从此消失掉。甘雄明白他们的去向,也明白倪磊的用心。现在的他慢慢学会麻木地看待眼前的一切了,虽然他内心并不愿这样,但表面总要表现出冷酷的样子。甘丰已经忍受不住公司的独裁政策了,准备和哥哥计划逃离此地。

甘雄觉得弟弟的行为很不实际。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们除了练就了军事技能,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出去了怎么生活?难道靠杀人?

帕里斯神父倒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每天都要送饭过来看看二位。

“傻瓜,你来这里蹲监狱陪我有什么用?”

“大哥,我宁愿蹲监狱,也不愿意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你看看那边,还有几个人了?”甘丰悄悄地向对面的牢房指去。甘雄仔细看着那间牢房,里面还有4个人,那个女孩默默无声地蹲着。甘雄看着女孩蜷缩的身影靠在牢房最黑暗的角落里,显得非常无助和可怜。

“我想那个女孩子已经疯掉了。”

“大哥,你的背还疼吗?”

“当军人的这点伤算什么?我最在乎的还是咱们的父亲,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样了。”

“大哥,我觉得父亲不会有事的。”

“已经有半年没给我们回信了。自从来到这儿有4年没见父亲了吧?”

监狱内的光线突然被一个人的身影遮住。看守尼鲁走近前,用枪托砸着铁栏杆说:“都别给我吵吵了,安静!”那个黑人士兵说完此话顺手扔进一个小纸团来,然后匆忙离开了。

甘丰立即拿起纸条,走到大哥身边打开看。

“今天晚上还你们自由——尼鲁。”

 

早晨的阳光洒在贫民区的楼群里,阴冷的空气被晨光消退了。天空放晴,乌云散去,风和日丽的一天又来了。罗杰市并不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它到处都残留着没有好好规划的迹象,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犯罪率很高。这里就像是一个移民的城市,来自A国中层和下层的人士居多,而且这里的社会背景比较复杂。像开拓者旅行社社长这样以势欺人的家伙有很多,也有不少因为得罪人而垮掉的公司或者索性搬出城市的个体户。社长还是比较幸运的,但那可怕的梦魇真的让他难以释怀,一大早他就站在了警署大门口。

接待室的座椅上几乎坐满了等待的人。社长可没有这样的耐心,他叉着腰叼着雪茄一个劲儿地在走廊内踱步。

罗鸿吩咐身边的一位小警察去叫社长。

……

“看来局长大人案子挺忙。”社长走进罗鸿办公室头一句慰问,看来他们说话很随便,关系确实不一般。

“余利,请坐。”

“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案子,不过现在警局这边有些吃不消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别问了,你就说你的来意吧。”

“昨天您告诉我的,旅行团的两个浑小子,利用旅游遇难事件敲诈我们旅行社的事情当真?”

“你不信我?”

“不是那意思,我是觉得未必是敲诈。到今天为止,旅行团的导游还没回来,我想请求您派一些人上山调查一下,今天我给他们俩打手机,竟然没人接。”

“余利,那两个小子有嫌疑。如果他们问心无愧,为什么不找你汇报情况而直接找警署?他们分明是挑衅,或者藐视你这个社长的存在,你心理平衡吗?”

“当然不平衡,所以我把他们哄出去了,而且将车子也要回来了。我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真相,最起码得给员工和家属一个交代。”

“员工的家属知道了这件事情找到你头上了吗?”

“现在还没有。不过,时间长了一定会找上门来。要是真的出了人命,那我怕稳不住局面。到那时,局长大人您再不伸把手,我看旅行社和我都得赔进去。”

“这就是当头的难处啊!”罗鸿叹了口气。

“局长大人,我不敢命令您做什么,不过最好能想出一个对策。”

电话铃响了。罗鸿接了电话,说了将近半个小时后才挂断。

“妈的,市民都为了一件事情报警。”

“怎么了?”

“那个远影山区问题真的很大了,看来我是得派警力去调查一下。余利兄弟,你那边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其实——”罗鸿顿住了。余利从他的眼睛中看到局长在思考问题。

“怎么了,罗鸿局长?”

“报警的人都是山区遇害人的家属。舆论界现在也炒得厉害,警局这边压力也不小,一天会接到好几百个报警电话,大多数是山区遇难的事情。余利老弟,真不是有意隐瞒你,我也不希望事情真的发生。”

“罗鸿局长,我相信你,当头的都有难处。好了,您忙吧,我先走了。”

“等等。”

余利刚要开门就被罗鸿喊住了。

“最近你联系客户了吗?”

“那天您找我,我就在请客户吃饭。”

“我提醒你,最近别把旅行团往山上带了。在没有弄清楚状况前你可以领他们到别的地方。”

“这个我知道。”

“沉着一些,别老是提心吊胆的,让别人看出破绽就不好了。我看你今天的气色就不是很好。”

“也许是昨天没睡好。”余利没有将心中的梦魇告诉罗鸿,他怕罗鸿取笑自己,一个怪梦大清早就把自己拽到了警署,想想也很荒唐。难道真的心中有鬼?看来只有余利本人最清楚了。这回来警署抱有的侥幸心理彻底覆灭了,这回他不得不相信旅行团遇难这是事实。到底怎么遇难的,遇到了什么事情,连罗鸿都不清楚呢。倒是在余利离开警署后两个小时打来的一个神秘电话让罗鸿明白点什么了。那神秘电话之所以神秘,在于对方的身份并不一般。电话里的人约罗鸿今晚6点钟吃饭。

余利回到旅馆已经晌午时分,他给两个导游打手机,结果还是一样没人接听。他将自己的秘书叫到办公室。

“您叫我?”

“这批游客的游览地点做一下调整。今天晚上,客人们下飞机。你来安排一下,叫司机开大轿车去接一下,先让他们住进来,远影山区不能去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就别问了,明天邀请这些新游客到旅馆饭店聚一下。我跟他们有点事情要说。”

“好的。”

 

餐厅内的灯光和谐宜人,柔软的红色沙发,一尘不染的玻璃桌,还有墙上的小油画,园子里花香扑鼻,水流汇入方池,哗啦啦地轻响,像拨弄琴弦一样。这些装饰让夜色中的“曼乐餐厅”温馨了许多。他们选择了一个单间,没有外界噪声干扰,可以尽情地谈论一些事情。“曼乐餐厅”是罗杰市最上档次的星级西餐厅,从服务到环境都是一流的,厨师和菜肴也是最地道的,整个罗杰市也没有几个人敢轻易进去。

特兰斯站起身紧握住罗鸿的手,像一位坦诚的致谢者。

“罗鸿局长,还认识我吗?”

罗鸿仔细地瞅了瞅特兰斯长官。

“认得,你不是上回请我到这里吃饭的人吗?特兰斯长官。”

“公司的命脉还掌握在您的手里,我哪里敢这么称大呢?”

“您不必如此,公司既然入驻罗杰市,让城市欣欣向荣实属难得。今日约我有什么事情吗?”

特兰斯为罗鸿斟茶,同时说:“有些事情求您办,公司的事,不知局长能否帮得了忙?”

“您就直说吧!”

“最近警署情况很紧张吧?我听说了。”

“居民报警都是同一个案件。”

“对于远影山区的事情我可以给您一个完美的解释。”

“难道是贵公司的行为?”

特兰斯从罗鸿眼神中看出了疑惑,罗鸿还有些不相信。

“我这里没有问题。”特兰斯继续说。

“那是怎么回事?”

“远影山区有我们的秘密研究机构,是那儿出了问题。他们的研究所跑掉了实验犬,实验犬继而又感染了周围的生物。我可以明确地告诉您,发生在山区的事件是真实存在的。”

“命案是由于实验动物引起的。你是说它们杀死了山区的人?”

“一点没错。”

“那你跟我谈这些有什么用?事情不是我造成的。你要我来这儿干什么?”罗鸿有些生气了,他有些坐不稳,想提前走了。

“您听我说,不要着急。”特兰斯想了一下对罗鸿讲,“您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我都不能看着不管。我的意思是,请求您的警力协助调查一下山上的命案。”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舆论压力太大,不得不出动警力。你们弄砸了事情,却要我跟着受牵连?”

“您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一定会出动警力调查的,这你不用担心。你说的那些所谓的实验品……”

“你们完全可以走一下形式,不用干任何事情。”

“就是上山走一圈?我跟你说,特兰斯,我可不愿意因为这件事情而把我警员的生命全搭进去。如果我们调查,你要协助我们,这样,对于咱们都有好处。我认为,对罗杰市的市民要有一个最基本的交代。”

“局长说得对,我们会协助您。如果事情闹大了,您还可以请别人帮忙。总之是越多人卷入危机越好。”

“你什么意思?”罗鸿有些不太明白。

“现在只是一个起源而已。我说的别人就是‘安全局’(安全局是指维持和保护国家安定的总机构代称,相当于地方最高武装部门)的人,你可以叫他们介入整个事件,然后您就可以撤了,不是吗?”

“有道理,等事情进一步发展再说。如果草率地让安全局介入,他们未免会起疑心。看来,这个烂摊子还是得我来收拾,石破天惊才能折腾些大文章!”

“您能这么想我很欣慰。”特兰斯转过身向门外的服务声说了声“上菜”。

餐厅单间的房门打开了,走进来5位服务生,他们端着热气腾腾精美的菜肴,每道菜肴都被扣在一个金盅内。特兰斯亲自为罗鸿挑选了一瓶陈酿的法国红酒,请服务生为罗鸿斟酒。高脚杯内流淌着芳香四溢的液体,罗鸿已陶醉其中,端起酒杯满意地微笑着。特兰斯也为罗鸿的爽快而惬意万分,他知道控制罗杰市首先要控制住罗鸿,因为他就是这城市的武装力量。在双方达成协议的前提下不开战是问题最好的解决方式,共荣才能共进。罗鸿并不是纯粹的上流社会的人,从他看红酒的眼神就可以知道,他并没有享受过一瓶上千美元的红酒和万元的大餐。虽然在特兰斯眼前他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但心中却将久藏的酸涩表露无遗了。其实这个罗杰市的警察署长只是表面风光,罗鸿的心很容易动摇是因为他财迷心窍的本性。

 

尼鲁按时来到牢房处。

帕里斯神父提着篮子走到牢房边,他从篮子里掏出一块面包。

“帕里斯神父。”甘雄大声叫出了声,他觉得来人应该是尼鲁才是。

“小声点,我是送食物来的。”神父将长条面包塞到甘丰手上,“一定要掰开吃,掰开它。”神父简单地交代完事情立即走开了。

甘丰掰开面包,里面竟然藏着一把钥匙。

二人顺利打开了门,走出了牢房。

“什么人?”只听远处一声吆喝,跑来一人。他是尼鲁,他一把攥住甘雄的手。

“真巧,米林正往这边来呢。”尼鲁说完这句话,米林已经走进了监狱区。

“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尼鲁大叫着倒在地上,“你们两个浑蛋犯了错误还敢打人!”见甘雄没有反应过来,尼鲁向他踹了一脚说道:“打我!”

米林看着甘雄、甘丰、尼鲁三人厮打起来,便加紧了脚步。“喂!都他妈干吗呢?”米林向三人跑去。

尼鲁抓住甘雄的衣领将他推开并小声说:“快走!”

甘雄兄弟俩立即向监狱区外面跑去,一头撞向米林。

“甘雄?”米林被撞了个趔趄。他看清了逃跑的人正是甘雄兄弟,“竟敢越狱,给我回来,浑蛋!”

“甘雄越狱了,不能让这两个人跑了!”尼鲁站起身假装擦拭着嘴边的血,然后他提起步枪向外追去。米林也跟在后面。

甘雄兄弟早就跑出了监狱区,逃进了警察娱乐厅。年轻的警员拉尔、托尼以及警官还有在座的所有人都是熟视无睹的样子。甘雄兄弟跑出了警察娱乐厅,在广场和倪磊撞了个满怀,他带领着瑞国、马田、马非还有三名士兵恭候他俩多时了。

“不愧是很出色的BCS队员。干得漂亮。”倪磊总爱插着腰抬起脑袋藐视人,他管这个叫赞许。

“随你怎么处置?我们无所谓。”甘雄怒视着倪磊士官长。

“你们没处跑了。”身后响起米林的声音,他也是刚刚追过来的,随后跑来的是尼鲁。

“尼鲁,别演戏了。我知道是你放的他们,你以为叫神父去送钥匙自己就可以脱离干系?”

“你们怎么知道的?”

“尼鲁,你早就被跟踪了。我早就看出了你的心思。昨晚睡觉时我特意在你衣服上安放了跟踪器。”米林阴笑着看着尼鲁。

“你个家伙,看来这地方不只是他们两个有良心啊。”倪磊停顿了一下接着讲,“罗顿还是挺看重你们两个的能力的,惩罚到此结束。如果你们以后再犯事,就不会轻饶了。好了,一切都算过去了。甘雄,你过来。”

“哼!”甘雄心中没好气地走过来,满脸的愁容。

倪磊拍着他的肩膀说:“我让马非把你的信送到了宿舍。”

……

又是一个深夜,又是在罗顿即将入睡的时候有人打来了电话。他再次披上衣服,匆匆忙忙地走出了温暖的房间。迎接他的又将是黑洞洞的地下隧道和冷冰冰的实验所。

可以肯定地说,马特尔一定又有了新的进展。

 

 

 
上篇:第七章 报警 返回目录 下篇:第九章 进展
点击人数(4066)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