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第十三章 战斗
第十三章 战斗 文 / 幽灵 更新时间:2012-8-5 20:39:51
 

他们看到草丛后面走过来一个人,这个人的下巴掉了,舌头耷拉在外面,口中堆满了流不完的黑色血液。脸色发灰,头发乱蓬蓬的,右眼没有了,只剩下一个阴森的黑洞……

 

楚强的警车被眼前的密林遮挡住不能前行,他们只好下车钻入密林步行。林子里的潮湿味道夹杂着血腥令楚强警觉起来,林中非常安静,居然连鸟叫的声音都没有,草叶在警靴的践踏下“沙沙”作响。

姜忠用望远镜观察四周,手中的雷明顿霰弹枪攥得紧紧的,就好像抓着一块金元宝。

“姜忠,发现什么情况了吗?”

“头儿,目前没有。我觉得应该有个人守在车那边好有个照应。”

“吴琼,你守在车里等我们回来,有情况步话机联系。”

阿明、姜忠、楚强三人迈入密林中。

 

马特尔通过化验得知,“酒墩”服用了药物导致“T”变化,但又因为时间过长,不知道药物的具体成分,所以暂时无法断定。他准备回寝室搜查“酒墩”的房间,看看这家伙到底服用了什么药物。一旦分析出药物的成分,狂暴生化人就能研制出来了。马特尔草草地收拾了“酒墩”的尸体,然后把雇佣兵甘雄叫过来将尸首送往能源炉。

 

耳边传来流水声,三位警察来到了伯特河,伯特河不是很宽,但蜿蜒曲折,像大地上的长蛇一样盘踞着。河水快要干了,水流很小,裹着绿色苔藓的石头凸现在外面,外表很湿,踩到上面很容易滑倒。阿明仔细看着流动的水,神情紧张地招呼二人过来。

二人小心翼翼地走过伯特河,楚强看阿明的表情就察觉到他一定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果然不出所料,在阿明的指引下,楚强看到河床上躺着血肉模糊成一团的东西,很像是一摊内脏,河床上沾满了干涸的血液,寄生虫在周围爬来爬去,看得三人心惊肉跳。姜忠被吓得大呼小叫:“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楚强资格最老,看到如此惨景心中也畏惧三分,但他还是尽量保持冷静。他看见一条清晰的血印淌入河流中。

“看来手段非常残忍,凶手越疯狂,越说明我们调查的重要性。大家注意了,警惕起来,枪全都给我上膛,跟着血印走。”楚强带领阿明和姜忠沿着河床向东走,一路上看到了不少碎屑,这些碎屑被丢在水中、草丛中、河床边,甚至是石头缝隙里,几乎隔四五米就能看到。碎屑中有耳朵、手指、脚趾、碎骨头、衣服的碎片、围巾的残片、脏帽子、撕烂的手套。

楚强捡起被撕扯得千疮百孔的棉帽子讲:“看来,凶手不像是人类。”

“就凭一个帽子,能说明什么?”

看着姜忠,楚强好像想起了什么:“这帽子被严重撕扯过,还有地面上的手套。你想象一下,如果凶手是人的话,他为什么要将被害者的身外之物毁成这个样子?有这个必要吗?从撕扯的程度来看,据我估计不像是人力所为。”

正当姜忠还在疑问中不知所措的时候,阿明从石头的缝隙中捡起了一个小玩意儿。他用手指夹着那个东西对大家说:“我看头儿说的没错,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楚强扔掉破帽子,和姜忠走过来仔细看阿明手中那个像钩子一样短小的东西,这东西有3厘米长,1厘米粗,呈鹰钩状。“阿明,你看这像什么?”

“我觉得像动物的指甲,但凭这么长的指甲,我猜测凶手一定是个庞大的家伙。你们说呢?”

“我的天呐!这些难道都是动物干的?”正当姜忠疑惑之际,远处传来呼救声。他们看到三男两女向自己跑过来,由于山高路远,他们的喊叫听起来很模糊。三位警察看见一群疯狂的狼狗,它们总共有十多只,咆哮着跟在那几个人身后。跑得慢的两位被狼狗扑倒,它们尖锐的牙齿插入受害者的背部,疼痛令受害者昏厥过去。

楚强拿起手中的突击步枪,带领姜忠和阿明冲向遇难者:“现在去救遇害者,听我的命令,走近点再开抢,不要误伤他们。”

受害者还剩一男两女,他们迅速向三位警察跑去,挥舞着双手高呼:“救命!救命!”其中一位白人女孩被石块绊倒,还没等她起身就被追上来的狼狗咬住了脖子。楚强打响手中的突击步枪,将狼狗打退,发现已经晚了,那女孩的脖子已经被犬齿撕裂。女孩瞪着惊恐的双眼,伤口处迅速流出的血液染红了她的围巾和周围的草地。其他人惊得大呼小叫,纷纷喊着死去女孩的名字。突击步枪和霰弹枪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楚强和姜忠边打边撤,阿明推着幸存的一男一女向树林中撤退。

狼狗没有退却的意思,活动灵敏,双方距离太近,突击步枪的子弹很难瞄准射击,而子弹的威力不能有效迫退敌人更令楚强震惊。

阿明索性拉着两位幸存者的手狂奔起来。楚强和姜忠的交织火力还是不能奏效。一只狼犬扑上前一口叼住了姜忠的左臂。

“小心!”楚强的话已经晚了一步,狼狗咬住姜忠的手臂不放,同时,又有两只叼住了他的小腿,第四只上前一顶就将姜忠推倒。手脚被狼狗咬得哗哗流血,姜忠失去了防卫能力,痛得在地上一个劲儿地打滚。楚强急了,上前一脚将咬住姜忠小腿的狗踢开,并一把揪起姜忠胳膊上的狼狗扔了出去。楚强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可能是恐惧促成的力量和勇气,他端起突击步枪疯狂地向狗群射击,子弹穿透它们的身体,打折了它们的肋骨。楚强能听到子弹打折狼狗骨头的脆响,他拽起血淋淋的姜忠拖他硬走。

“快走!我不行了!快走!”姜忠拒绝救援,一把将楚强推入伯特河里。当姜忠转过身时,看见一只恶狠狠的狼犬再次扑来,接着就是一声惨烈的叫喊,脖腔和手臂的鲜血飞溅开来,射到了河水里,射到了楚强的裤腿上。看着紧跟其后的十多只狼犬全部簇拥在姜忠身边撕扯他的尸体,楚强惊呆了,他的脑海中竟然没有了思维,整个人呆呆地坐在了水中。看着狼狗们疯狂撕扯并分享着姜忠的尸体,他就明白河床上散布的尸体是怎么回事了。当阿明奋勇冲到身边狠狠地扇了他一个嘴巴的时候,他才从惊恐的呆滞中回过神儿来。

“长官,我把幸存者安置好了,您这是怎么了?”阿明搀扶着自己的长官安全过河。

看着河那边狼犬还在分享着姜忠的尸体,楚强毅然抬起步枪的榴弹筒。

“长官,您要干什么?”

“不能让它们得意妄为了,这群龟孙子,送你们上西天。”楚强扣动扳机,一颗榴弹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正中对岸的狗群,爆炸将十余只分享美食的狼犬炸碎了。

“我们走!”楚强看过刚才的一幕,精神更加集中,表情更加冷峻了,他说:“带我去见幸存者。这里太危险了,我们随时准备撤退。”

“是的,长官。”

树林中幸存的一男一女害怕得双腿打战,蜷缩在一起,双眼充满惊恐的泪水。女孩痛哭失声。

楚强和阿明靠在石头上看着可怜的两个幸存者。他知道现在还不能问问题,幸存者们真的是吓坏了,他要等他们好一点再说。

“天要黑了,你们最好振作一点,我会带你们出去的,请相信我。”

“警长,赶快带我们走吧,这里简直是地狱。”

“阿明你断后,我在前面,子弹上膛,我们准备撤退。”

阿明拽住楚强:“长官,我们现在心切。要不然找个平坦的道儿,等胖子开车过来接我们下去。”

“这里没有像样的道路啊,我们还是走回去吧。你帮着搀扶下女孩,我叫胖子上来帮帮忙。”楚强取出步话机跟吴琼联系。阿明搀扶着两位快步向前走。

步话机没人接。楚强心中“咯噔”一下:“不好,出事儿了?”他情绪万分失落,树林中越发的寒冷起来,犬吠声中夹杂着说不出来的低吟,令人胆寒。楚强重新填满子弹,手心沁出了丝丝冷汗,额头上也满是,他知道回去的路也不一定消停。

 

守在实验品牢房外面的研究员睡着了,监视器中的情景也就看不到了。1号牢房内的五名生化人突然站起身厮打起来,它们抱住对方用牙齿狠狠地撕咬,直到血液喷射出来。牢房内一阵嘈杂的声音将研究员惊醒,他们睁开睡眼,看到牢房内的生化人混战起来。研究员看着满屋子血腥和生化人自残的场面,双眼瞪得眼珠都要滚出眼眶了,心情非常激动。同类相残,肆意撕扯着尸体。好像是血腥味道的原因,其他牢房内的生化人也纷纷攒动,它们用力拍打着牢房的有机玻璃。整个实验牢房一阵狂响,随后赶来的研究员带着雇佣兵冲进房间。

“长官,有什么吩咐?”雇佣军向两位研究员敬礼,他身后还跟着两位士兵。

“不要草率,看看它们要干什么,给马特尔打个电话。”

“刚才我去办公室找他,他出去了。”

正在二人商量要不要给马特尔打电话汇报情况的时候,1号牢房内的生化人再次扭打起来。它们凶残地擒住对方的脑袋往玻璃上撞,因为杀戮而变得狂暴,它们大声吼叫着捶打着墙壁和玻璃。

“长官,你们看那边——”随着雇佣兵手指的方向,研究员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最后一个牢房的三名生化人不见了。两位研究员的心一下被揪到了嗓子眼,由于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1号牢房而无暇关顾周围,他们竟然不知生化人去向何处。研究员匆忙打开监控室的大门,在场所有人冲到5号实验品牢房察看,发现通风槽盖子被打开了。他们明白了生化人是如何逃走的了,看着柜子上遗留的血脚印更明白了一切。

“糟糕!它们是从通风槽跑掉的。”

“长官,我们怎么办?”雇佣兵已经握紧了手中的枪。

“我去找马特尔,他也许找罗顿去了。”研究员掏出手机正要往罗顿办公室打电话,手臂突然被抓住,整个人被拽到了牢房墙壁上。原来他忘了牢房是相通的,只是用铁栏杆隔开空间而已,4号牢房的生化人伸出手臂,穿过铁栏杆拽住了研究员的身体。

“长官!”一位士兵上前抓住研究员的手,“发什么呆啊,帮忙!”

大兵们开枪了,虽然从生化人手里抢回了研究员,可研究员的脖子还是被生化人咬破了。大兵们愤怒地端起步枪,向牢房内的生化人扫射。

“不要开枪!”研究员将大兵扑倒,步枪还在发射,子弹打在了对面牢房的墙壁又弹到玻璃窗上,将玻璃打穿了好几个孔。生化人听到枪声更加疯狂,它们分别冲向玻璃,由于玻璃被损坏,阻力减少了,生化人的努力起了作用,大玻璃窗被击碎,生化人们夺门而出。

“砰!砰!砰!砰!砰!砰!”研究员气愤地掏出手枪对大兵们开枪,结果是一名士兵当场死亡,一名士兵侥幸逃过子弹。

雇佣兵一把揪起开枪的研究员:

“浑蛋,你竟然对我们开枪!”

研究员挣脱开雇佣兵,向牢房外狂奔,可他没能“得逞”,生化人将出口挡住了,他被生化人按倒在地,手枪滑到了地面上。

“来吧,你们这群烂人!”雇佣兵失去了理智,他端起步枪对来犯的生化人一通扫射。

“嗒嗒——”

“啊!不许对公司产品开火!”脖子被咬的研究员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枪瞄准大兵的脑袋开枪。最后一个大兵也倒在了血泊中。生化人慢慢向研究员走来,他能够闻到它们身上的腐臭。他毅然举起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咔——”弹夹没有子弹了。生化人越来越近,它们张开了血盆大口。研究员再也无法镇静,他歇斯底里地喊叫起来。因为在死亡面前,没有人能够逞英雄,他们也不是英雄。

 

警车周围和座位上粘着血渍,地面上有一条明显的血印,找不到吴琼。

“警官们,我们赶快走吧。别管战友了,总之先逃命再说吧。”幸存的男孩说。

“你们先上车,阿明,你照顾他们,我去周围看看。”

“长官,您——”

看着阿明忧郁的眼神,楚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阿明一把抓住楚强:“长官,听!周围有动静。”

楚强看着四周,草在动,好像有人躲在后面,“沙沙沙”,很轻但又很清楚,声音中夹杂着低吼声,不知道是哪种动物的声音,也许根本就不是动物的声音。仔细聆听脚步声,这声音就在周围,而且在逐渐变得强大。

“是什么?是什么?”阿明话语有些颤抖,端枪的手在颤抖。他鼓足勇气叫了一声“吴琼,是你吗?请站出来”。

依然是那些声音,只是变得急促,变得更加清晰,在草丛间走动。听到古怪的声音,男孩带着女孩迅速窜上车。

楚强和阿明还在外面逗留。他们闻到了淡淡的腐烂的气息,阿明抬起霰弹枪冲着周围的草丛轰了两枪。楚强也打响了步枪。草丛中传来一种沉闷的声音,这声音很像牛叫,又像是一种恐怖的哀号。他们看到草丛后面走过来一个人,这个人的下巴掉了,舌头耷拉在外面,口中堆满了流不完的黑色血液。脸色发灰,头发乱蓬蓬的,右眼没有了,只剩下一个阴森的黑洞。脸部的皮肤溃烂,露出灰黑的颧骨。再看看四周,还有很多这样丑陋的家伙隐藏在草丛后面,它们慢慢挪开挡眼的草丛向警车靠拢。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啊?”阿明吓得都要哭了。

“快上车!”楚强一把将他推上车,自己也窜上去将车门锁上,并将车窗摇上。

“快开车啊,开车啊!”

“你在干什么呢?我们不走就死定了,外面那些东西越来越近。”

楚强努力拧着汽车钥匙,车子在紧急关头掉链子,车打不着火了。

“该死的,怎么在这时候抛锚!”楚强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咒骂。车窗外传来一声闷响,生化人已经扑到车旁。它们用坚硬的手臂砸着玻璃。车子还是不启动。

“怎么回事?”

“启动不了了,在这个时候。真该死,车子太凉了。怎么会这样?”

听到车外生化人们的号叫,女孩搂紧了男孩。

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车子终于发动了!汽车飞奔而去,将生化人甩在后面,如果再延迟一刻,性命就真的不保了。

 

 

 
上篇:第十二章 灾变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四章 暴乱
点击人数(4315)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