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Chapter7 蜗牛!不要酒后乱来
Chapter7 蜗牛!不要酒后乱来 文 / 宅包 更新时间:2012-8-10 21:16:19
 

 

季风已经慢慢地习惯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虽然常常会在午觉的点提不起精神,但是忙碌的工作比起整天看书看片或是网游更打发时间,也更充实人生。

偶尔,她会想起自己刚毕业的那两年。那时她还是个勤奋的小白领,每月固定时候领薪,吃点存款利息,小日子很滋润。后来经济不景气,她接二连三的失业。最后一次就业的结局是替人背了黑锅,还赔了一大笔钱。从那时开始,她便开始了漫长的宅女生涯。

她实在是怕了,怕被人欺骗,遭人背叛。那种像坠入无边黑暗中的感觉,她决不想再次遭遇。

“晚上聚餐我们一起拼个车吧,”同事搭着她的肩膀,“我,你,还有康康和小云。”

季风猛地回过神来,今晚是部门一月一次的聚餐,新员工第一次参加不能缺席。她赶紧打电话回家,她可没忘家里还养了只大爷,还是特别不耐饿的大爷,“晚上我有聚餐,你看看自己弄点什么吃吧。”

电话那头的人出乎意料的没发脾气,只是‘嗯’了一声便切了电话。他的干脆态度让她大跌眼镜,直觉得他是不是又发烧了,或者他是想等她回去后再教训她。怀惴着这种莫名的担忧,以至于吃饭的时候她颇心不在焉,几次弄洒了汤汁。到了K歌房后她更加坐立不安,想找借口先溜也被同事识破,直灌了几杯洋酒后才放她回去。

而出乎她意料的是井言却不在家,突然变得静悄悄的房子让她觉得很不习惯。洋酒的酒劲上来了,她直接趴到马桶边上吐得昏天暗地。汗湿的衣服粘在身上难受得要命,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半闭着眼扶着墙摸回房间。

然后,这只醉眼朦胧的蜗牛开始撕扯起自己的衣服……

 

井言只比季风晚一步到家。

他今晚过得很不顺利,外出觅食的时候碰见了久未有联系的玄静夜。每次遇见那男人婆他就必定会倒霉,这次也不例外。短暂几分钟的见面带来的后果是,他华丽丽地在汤面中吃出了两只苍蝇。而在搭电梯的时候又碰到了单衍修,对方依然是张冷冰冰的死人脸,冻得他整个胃都在抽筋。现在好不容易到家了,准备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结果开门一看——

噢哟,居然有只蜗牛在跳褪壳舞?!还跳得很HIGH!

井言的大脑破天荒地有了几秒的空白,而当他回过神来时,那只蜗牛已经脱得只剩下内衣了。大概是这阵子生活规律,饮食正常的关系,她原来看起来挺排骨的身材丰腴了不少,至少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

这会子她正把褪在脚边的裤子踢开,脚尖一拔,身体的平衡就有些不定。她眯着眼扶墙单脚跳了两下,包裹在内衣里的两团柔软丰盈就像水球一样晃荡着,白花花地让人眼晕。

他的目光已经呆直,连扶在门边的手背上都浮起了青筋。发育健全的青春期,一点诱惑的火星都能燃起熊熊大火。而且,眼看这火还有越烧越烈之势——蜗牛的手已经别到身后准备解内衣搭扣了。可解开一个后,也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呵呵傻笑着一头插到衣柜里。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转身马上离开,但是男性坑爹的生理构造决定了他此刻的身不由己——下半身都特么地硬得不能动弹了有木有啊!

“衣服,衣服啊……”蜗牛招魂似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怎么都没我的衣服?嗝……”她大半个身体都没入衣柜中翻找,可屁股却拱在外面,棉质的粉色内裤上印着白色小圆点。她每往柜子里拱一下,桃子一样的屁股就越往上翘起。以他的良好视力,都能看到她臀边被内裤皮筋勒出的桃粉色痕迹,还有……

他的喉咙已经干得快起火了。

“吼吼,找到了!”蜗牛欢快的声音从衣柜里飘了出来,紧接着人也拔了出来,“哈哈,我的裤子!”

井言的眼睛暴突了一下,是那裤子!是那平口四角裤!!是那有很多只热带鱼的平口四角裤!!!

“好久没穿你了……呃……”蜗牛摇摇晃晃地撑着裤子打算套进去,可脚刚抬起又放下,“对哦,澡还没洗,”她把裤子一甩,搭在了肩上。又一头扎进衣柜里,“我的睡衣……”她这次扎得更深一些,两条腿撑在地板上,腿部的线条绷得紧紧地。她的身体不停地动着,大概是翻找不着有些恼火。一条腿索性微微抬起,膝盖顶在了衣柜边缘,脚趾头却蹭着另一条的小腿肚,显得急切而又不耐烦。

井言此时很想扑上去把她从衣柜里拔起,再一脚踹出去,‘这特么地是我的房间!你进我房间干什么?你要干什么?要干什么?要干什么么么么么!’

可,他现在动不了啊啊啊!

而就在他心中万吨草泥马咆哮嘶吼而过时,只穿着内衣的蜗牛又开始作怪了,“我怎么会有黑色的小三角?”

他眼前一花。

蜗牛眯着醉眼,把刚翻出的三角小内扯在手里,左看右看,表现出充分的好奇与好学,“这是我的吗?”她里里外外翻了几遍,终于记起来了,“……对哦,这不是去年买的帽子么……”

井言眼前顿时一黑……

“是不是缩水了,尺寸不对……”她眯眼凑近看了又看,然后,她把裤子一撑,紧接着就抬起手来,“试试——”

“住手!”他终于暴喝出声,“放开我的内裤!”

他吼得这么大声,不要说醉得月朦胧鸟朦胧的蜗牛了,哪怕是睡得死死的蜗牛,也得被吵醒。

于是,待处于醉酒后混沌意识的蜗牛被他吼醒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这么个场景:自己那便宜弟弟正顶着张青红交错的脸,死死地瞪着自己。而自己呢,就只穿了内衣内裤,肩膀上搭着条花花四角裤不说,手里还捏着一条黑色的子弹三角小内。

她的大脑瞬间就卡壳了。

在长达一分半钟的时间里,这一男一女陷入了令人惶恐不安的沉默中。就在她半张着嘴轻轻‘啊’了一声的时候,另一声轻微地‘啪哒’传来。她只觉得肩上一轻,胸前的绵软便挣脱了内衣的束缚,往下滑出了小半个球。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这沉默的画面,蜗牛直接抱着胸蹲到了地上。她感觉尴尬与羞耻,强烈的羞愧把她蜷得紧紧的脚趾头都烧成了绯红的颜色。但,所谓顾此失彼,她这么一蹲,正面的重点部位是都护伍了。可光溜溜的背却完完整整地呈了出来,雪白幼滑的裸背在暖白色的灯光下照射下泛出像珍珠般的柔润光泽。

井言只觉得方才在心中咆哮而过的万千草泥马此时已经改道在他的血管中奔驰了,而且它们奔跑的方向还极其坑爹。

“出去,出去!”她埋头尖叫,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出去!”

像是被解了定身咒一般,他终于能动弹了。呯地关起门之余不忘狼狈咆哮,“你在我房间干什么!”

蜗牛内牛满面地扒拉着毯子把自己裹起来,一边裹一边呜呜呜,她知道自己这次真是丢人丢大发了。而门外的山猫就像刚从热水锅子里捞出来一样,逮着自己的尾巴在客厅里团团转了一会儿,各种郁闷暴躁在身体里冲撞奔腾无处纾解。

门铃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在这个看似安静实则暗流涌动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刺耳。井言气势汹汹地拉开门,打定主意不管外面是谁,能打一架是一架。可更让人郁闷的事情发生了,门外站着是楼上的男主人——一个更强悍的变态。对方薄薄的唇一张,一如即往地投诉道,

“你们太吵了。”

井言彻底地炸毛了,也不管自己在对方手里讨不讨得到便宜,吼道,“嫌吵就去死一死啊!”

单衍修一把挡开即将甩上的门,锐利的眸子上下一扫,立刻就找到了某凸起的重点。他的脸上浮起了略略的惊诧,紧接着嘴角便微微勾起。在转身离去之际,一句听起来挺真诚的劝告从门缝里飘了进来,“没经验就要耐心点。”

山猫的脸刷地白了。

没经验的男人果然很可悲,连一只白花花的褪壳蜗牛都招架不住!

 

丢死人了!

她拖着长长的被单奔回房间,羞愧与后悔扑天盖地的袭来,臊得她一头栽进被子里巴不得永远不出来。可残余的酒精又开始在身体里翻腾作怪,喉咙里像是含着一把火,烧得她五脏六腑都在疼。

但是现在不能出去,哪怕渴死也不能出去!她就是抱着这样的决心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可是到了半夜,她还是被干渴给迫醒了。迷迷糊糊间,她发现了一件更令人心悚的事——她好像被鬼压床了!

这绝对是个可怕的经历。想想看,你的意识却是无比清醒的,但却不能支配自己的身体,因为沉重的四肢和僵硬的脖子压根就不听你使唤。她急得满身大汗,但是任凭她如何努力,依然动不了一个小指头。

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粗粗浅浅的呼吸声,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却是那么沉重,仿佛有块石头压在上面。黑暗中一切都让人心生畏惧,她只能挣扎着,努力突破这个可怕的梦魇。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睛终于能睁开一隙。虽然室内一片黑暗,但还是有几丝微弱的光线从窗帘缝间漏了进来。

她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她的心又提了起来。

房间里有‘东西’!

这种认知让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一股寒气从后脊升起一直攀爬到脑后,耳朵便有些嗡嗡作响。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反抗,否则自己绝没好下场,只得强忍着恐惧装出熟睡的模样。

当微凉的指尖从她脚背上滑过时,她差点尖叫出声。极度的恐惧涌上心头,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对方似乎没有留意这个危险的细节,反而握住她的脚掌玩弄了起来。

真是个变态鬼!

她在心里愤愤地骂着,觉察到他的手指缠在自己脚趾头上,趾缝间的细嫩处被刮擦着,脚便不自觉地弹动了一下。脚掌再次被紧握住,修长的手指扫过强韧的跟腱,沿着小腿慢慢沿爬而上。

这不是变态鬼,而是个纯正的色鬼!

她的眼睛勉强睁开一隙,只见那个模糊的黑影一点一点地朝自己靠近。裹在身体上的毯子像端午节的粽子皮似地被一点一点剥落,原本触感微凉的手随着挪动而慢慢升温,变得温暖而有力。当他的手指间触及膝窝时,她终于忍不住哼吟一声,如同被主人抚慰的猫咪。快意却来得如此迅速,就像延蔓的野火般一烧燎原。

黑影缓缓地伏下,贴着她的身体蹭了上来。大约是觉得实在羞耻,她终于抓了些力气拢起腿来。黑暗中的人似乎觉察到了她的抗拒,也停了下来。但这只是暂时的,很快他托起她的手,靠近唇边一根一根地亲吻着。温热的气流由指尖滑到掌心,交错的命线由干燥到温滑。她的半个身体都麻痹了,可还存着丝力气要抽回手。他没有勉强她,只是越发温柔地舔着。像只温驯的猫咪般卖弄着乖巧,妄图以此说服她将这样的温存延续下去。

他的舌卷着她颤抖的手指,像是在品味着美妙的餐点。慢慢加重的吻沿着她细白的胳膊一路往上,直至圆滑的肩膀。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喉部深深地下陷。

他终于俯低身体将她压住,灼热的呼吸就像一记耳光打在她脸上,让她突然便清醒了,先前被抽走的力气好像又回到身体里。她欣喜之余也奋力地扭动起来,结果大概是用力过猛,一个不慎脑袋就撞在了床头。

剧痛让她眼冒金星,而身上的沉重压迫也在瞬间消褪而去。她猛地翻身坐起来,睁大双眼环视四周。触目所及只是一片的黑暗,先前那些让人眼热心跳的旖旎片断犹如幻象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靠近窗台的窗帘被风微微地吹动,时不时掀起一角,泄进些许光线。空寂的房间里仅有她那慌乱而急促的呼吸声回荡着,久久无法平静。过了许久,她才抑住狂跳的心跳,确定那场荒唐的艳遇不过是个梦境罢了。

季风按住心口,安慰自己说大概是睡前受了太大的刺激,脑垂体紧张过头导致肾上腺素分泌得太旺盛。再次躺回床上,她用被单把自己紧紧卷起来。可,哪还能睡得着?她辗转反侧数十遍后终于起身,爬到电脑边上打开专存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文件夹,一边挑片一边宽慰自己,

“只太久没看,渴到了而已。补补就好,没事的,没事的……”

 

季风顶着鸟窝一样的乱发和肿得和桃子似的眼睛流窜到客厅的卫生间。简单地冲了个澡后,她换上干净衣服,拿了皮包贼头贼脑地摸到大门边。就在手快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客厅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井言半倚在主卧门边,眉眼幽幽地看着她,“今天起得这么早啊。”

她腿一软,荒唐的梦境像失控的火车一般撞在心口,人马上就有些站不住。好在背靠着墙,还能撑一撑气势,“早、早点走,不堵车。”

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四点半,离早班车还有半小时吧。”

她极不自在地咳了两声,“我今天走路去,运动运动。”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今天是周六。”

她缩缩脖子,一句‘我加班’卡在喉咙里死活滚不出来。她很想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在醉酒后做的傻事,绝大多数人都会一笑而过,不当一回事。但是对于她来说,昨晚的记忆太深刻,教训太惨烈,还有……她毕生都没齿难忘。

“看我这记性,呵呵,”她干笑两声,“这么早吵到你,真不好意思。”说着就飞快地窜回房间关上门,扑在床上呼呼地喘气。待过了一会儿,心情平静些的时候,她爬到电脑前刷开了常上的论坛。一小时前她在论坛里发了个求助的贴子,标题是‘崩溃,发酒疯后被同住的人看光了!我该怎么办?’。因为发贴的时间太早,到现在也只有廖廖几个回贴,而且还是 ‘LZ是看光别人还是被别人看光了?’‘哇,LZ发酒疯把同住的人扑倒了吗?’‘LZ是不是把人给强了?’‘LZ是禽兽!’这类兴灾乐祸的贴子。

她深呼吸一口,调整好心态,重新编辑贴子,‘我是认真的!我没扑人,也没想过干什么禽兽事儿,就是喝多了走错房间。正好换衣服的时候,房间主人回来了。需要声明的一点是,LZ没有脱光,没有脱光!内衣都在的!皮埃斯,和他还算是亲戚,不过关系很远。而且,现在因为经济的关系没有办法搬出去。’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是很认真地求助的,我该装做若无其事呢还是坦白从宽,承认错误?求大家帮帮忙吧!’

编辑完贴子,她咬着手指枯坐着,时不时按个F5刷新。大概是周末的早上大家都爱懒床,所以过了大半个小时也只多了四五个回贴。不过回帖的内容还是和先前一样,集中在扑倒与被扑倒,LZ是真禽兽或假正经的争辩上。

“居然说我是禽兽?”她颓然地塌下肩膀,身子一歪就栽在床上,抬起手遮住眼。一夜未眠让她感觉到格外的疲累,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她昏头胀脑地坐起后,做的第一件事竟然还是去按F5。这次一刷新,滚动条蹭蹭地往下拉,足有二百多个回贴。

她振作精神,一个一个翻看过去。虽然人多嘴杂,但倒也有不少靠谱的回复。大多数人都支持装失忆,把昨晚的事相忘于江湖。本着真理掌握在大多数人手上的原则,她决定装死装失忆,把昨晚的一切大小细节忘个干干净净!

打定了主意,她抖擞精神,抬头挺胸一脸若无其事状地出门。结果门刚打开,就看到山猫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一手揽了两个抱枕在怀里,一手还抄着个苹果啃着。

虽然说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真正看到他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心虚。当下就倒退两步打算再回房间培养一下底气。

其实井言的情况比起她好不了多少,虽然不是彻夜未眠,但也是翻来翻去很久才睡着。睡是睡着了,可睡眠的质量奇差。不是梦到粉色的蜗牛壳,就是梦到白白胖胖的蜗牛腿。惊醒过来的时候,人就像开水锅子里捞出来似的,热乎乎、湿漉漉。凌晨三点爬起来换裤子已经让他憋了一肚子火,好不容易等她出来了,没说两然话就又被溜走。这次再给逮住,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喂,你等等。”

她畏畏缩缩地回头看他,“有什么事?”

“衣服我放洗衣机里洗了,等太阳出来,自己拿去晒。”他顿了顿,声音不知为何越压越低,“我还把卫生间洗了,你昨晚吐得一塌糊涂。”

“啊……你说什么?”她立刻装死,还摆出一副傻乎乎的中二模样,混淆视听。

井言的眼睛眯了起来,“你不记得了?”他原来还想和她说不要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他可以装做什么也没看到呢。哪晓得她居然忘了,居然是忘了?!

 “哦,昨晚单位聚餐,我喝多了点,有点记不清了。呃,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所谓装死,就是未必会死,但一定得会装!

他亮晶晶的眼眸闪烁了几下,“你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昨晚怎么了?”她的眼睛越睁越大,努力地装。

“你在我的卫生间吐了一地。”

“这样,那还真不好意思啊。”她就势挠挠头,装傻,“果然是不能喝多啊,出糗了哈哈哈……”

井言面无表情,一双眼定定地瞅着她,直到她停止傻笑才淡淡地说,“酒品这么差还敢出去喝,你还真有勇气。”

“领导敬的,推不过嘛。”她脚尖向左,又想溜回房间。

“在自己家里发发酒疯也就算了,可别在外人面前丢脸。”他的目光锐利如刃,简直要把她的厚脸皮一层一层地刨下来,

“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她很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感觉像有虫子在背上爬来爬去。正当她提了口气准备窜回房间时,冷不丁他又冒出一句,“差不多午饭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

季风脚下一滑,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吃饭?和他!

“不,不不必了,”她支支吾吾地,“我不饿。”

“饭还是要吃的。”他的声音出人意料地温和。

“不要了,我真的不饿。”

井言的面色不变,嘴角扬起了一丝促狭的笑。略带戏谑的目光在她身上碾了一遍后,他开口问道,“我的毯子还暖和吗?”

她一心只想躲回房间,便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他终于放过她。

她将房门关起的那刻,他也把啃得干净的果核往垃圾桶的方向一抛,完美的弧度,精准地命中。

“骗子。”

 

 
上篇:Chapter6 每个妹纸都会爱上一个肌肉男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22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