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六瓣 真正的爱情不需要追逐
第六瓣 真正的爱情不需要追逐 文 / 木懒懒 更新时间:2012-8-10 21:35:55
 

朱西柚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在徐蔚勐的检察院大合照上又翻了一名“秀女”的牌子,然后欢欢乐乐地回北京去了。

刚下飞机,打开手机就收到品味浅浅的短信“老娘度蜜月回来啦!给你带了神秘礼物哦!想要礼物的话就赶紧回家!”

于是,朱西柚迫不及待地冲回家,打开门,就看见虞浅浅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

“你给我带什么礼物了?法国香水?比利时巧克力?瑞士军刀?”

“真庸俗!都不是!”虞浅浅神秘兮兮地挑眉,“你再猜?”

朱西柚认真地把虞浅浅所到之处在脑海里都过了一遍,傻了吧唧地摇头:“猜不到。”

虞浅浅很满意朱西柚什么都猜不到的蠢钝表现,拿着手机兴奋地说:“我弄到苏睿柠的电话和住址了!你说巧不巧!姐在飞机上居然遇到一个S市的人,姐就那么随便一问,他居然是苏睿柠的同事!真是老天有眼!苏睿柠的死期到了!看姐带你杀到S市灭了丫的去!”

听到“苏睿柠”这三个字,朱西柚立刻变成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浅浅,我刚从S市回来。”

虞浅浅震惊了:“什么?你别告诉我,我去度蜜月这半个月你都在S市啊!”

“那倒没有,不过每个周末都在S市,而且苏睿柠我也已经见过了,我们都谈清楚了。”

虞浅浅不屑:“谈清楚了?嘁!你俩有什么好谈的,又没在一起过,难道你俩还能和平分手?”

“确实,一直以来都只是我在缠着他而已。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终于让我彻底死心了。”朱西柚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他终于告诉我,为什么不喜欢我却又对我那么好了,他是同情我,他觉得我太傻、老被人欺负,他正义感爆棚,所以想要保护我……哈哈哈,好笑吧?”

“靠!他以为他是圣母玛利亚啊!全世界的子民都由他庇护呢!”虞浅浅愤愤不平,“该死的男人,我诅咒他这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保护他妹去吧!小柚子别难过,姐给你安排相亲,姐给你介绍更好的!”

朱西柚耸耸肩:“我不难过啊,我已经在相亲了,这次去S市就是去相亲的。”

“什么?”虞浅浅再一次震惊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两个礼拜之前你在S市还是举目无亲的吧?”

“总之我有奇遇。”朱西柚得瑟地说,“有个冤大头负责我每周来回的机票钱,让我去S市相亲!”

“世界上竟有此等好事?是不是那些男人都很垃圾,所以才要倒贴呢?”

“才不是呢!跟我相亲的都是高素质的检察官,才貌双全的哦。”朱西柚唧唧哇哇把她和徐蔚勐如何相遇,他又是如何被她抓住把柄的事一一道来。

虞浅浅横了一眼朱西柚:“你该不会是被人骗了吧?”她可不会像朱西柚一样天真地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呢。不过,徐蔚勐这个名字,听着怎么那么耳熟?

朱西柚哀叹一声:“他有的是钱,不会骗我,只会剥削我。”

“那倒也是,你这个人傻头傻脑的,骗你也没有多大的成就感。”

朱西柚双手叉腰瞪着她:“虞浅浅!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好姐妹!怎么能这么打击我!”

“当然是!”虞浅浅白了她一眼,“我要不是你的好姐妹,能这么了解你吗?说你傻头傻脑那是夸你呢,猪都比你聪明。”

“浅浅……”朱西柚被她打击得眼泪汪汪,“潘大爷怎么会喜欢你这种毒舌妇啊!”

“我才不是毒舌妇,我只是习惯有话直说而已,我们家达野就是被我诚实坦率的品德所吸引的!”一提起潘达野,虞浅浅就变成被粉红泡泡包围着的梦幻少女。

朱西柚浑身一哆嗦,摸了摸满身的鸡皮疙瘩,快速转移话题:“我说,你不会什么礼物都没给我带吧?”

“那个……达野在法国买了一个街头艺人的雕塑,然后行李就超重了……所以……”虞浅浅心虚地玩着手指,“原本以为苏睿柠的消息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虞浅浅!你这个重色轻友的败类!”

“大不了我也答应你,给你介绍对象好了,达野的朋友们都是非常优秀的,高干小说看过没有?《幸福像花儿一样》看过没有?白杨那样的你喜不喜欢?”

“我对高干子弟没兴趣。”朱西柚超级没志气,她只想找个比苏睿柠好那么一点点的男人,普普通通的检察官就可以了,潘达野那种类型的,气场太大压力太大,她有自知之明,她配不起。

朱西柚因为没有收到品味浅浅的蜜月礼物一直闷闷不乐,虞浅浅只好使出了撒手锏,带她去吃自助餐!

于是,徐蔚勐给朱西柚打电话的时候,这个吃货正在跟一只超大的螃蟹双手搏斗。

朱西柚一看号码是徐蔚勐打来的,料想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于是,让浅浅帮她摁了免提。

“猪,一米八的床够不够大?”不等朱西柚回答,徐蔚勐又自言自语,“以你那庞大的身躯,一米八有点窄了,要不然买两米的吧?”

虞浅浅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也太重口味了吧,朱西柚这货不是说跟那个叫徐蔚勐的什么都没发生吗,怎么都已经在有商有量地买床了?还嫌一米八的不够大!两米是King size!King size啊!

朱西柚边啃螃蟹边无所谓地说:“两米就两米吧,反正是你家。”

“那我就买了,周末你过来就有新床睡了。”

朱西柚感动得泪流满面:“伪萌,我看错你了,你不是大尾巴狼,你不是周扒皮,你简直就是新时代的活雷锋!”居然买一张那么大的床给她睡!她还从来没睡过King size的床呢!两米!翻跟斗都够了吧!

“嗯,不说了,周末见。”

“周末见。”

朱西柚无比开心地挂了电话,就看见虞浅浅叼着一根芥蓝,以一种痛心疾首的眼神望着她:“朱西柚,姐姐刚离开你半个月,你守了二十五年的冰清玉洁之身就没有了,我对不起你爹妈你爷爷奶奶你外公外婆你……”

“停!”朱西柚用筷子把虞浅浅嘴角的芥蓝塞进她嘴里,“我之前去S市的时候,睡的是伪萌家的宠物房地板,上周我闹腾了一场,占了他的床,所以他决定给我买张床,就这样。”

“就这样?”

朱西柚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眼神无比真诚地看着虞浅浅:“就这样。”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这周我跟你一起去S市,我要看看这个伪萌到底是何居心!”她才不信这世上真会有像朱西柚说的那样无私的人,因为一个不能公布的暗恋关系,甘愿每周花几千块钱给朱西柚买机票,还自掏腰包给她买床!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不用了……”朱西柚正想和虞浅浅说徐蔚勐是个好人让她不用担心时,手机又响了,是条短信,来自招商银行:“您尾号1234的招行信用卡于8月1日在S市家居城消费4999元。”

朱西柚脸色刷地变了,她迅速拨了个号码:“徐蔚勐,有人在S市家居城刷我的信用卡,一定是小偷,你快帮我报警把他抓到!”

“不是小偷,是我。我没告诉你吗?你的钱包我已经帮你找回来了。”徐蔚勐的声音听上去无比欢快,“我帮你买了新床,正在办送货手续呢。”

朱西柚咆哮了:“你居然用我的卡买床!还买了King size!”早就该想到徐蔚勐没那么好心了!

徐蔚勐颇为无辜地说:“我征询过你的意见,你说要两米的,你睡的床不用你的钱买难道用我的钱买吗?”

朱西柚捶胸顿足,差点喷出一口血来:“你怎么知道我银行卡密码的?”

“你告诉我的啊,你说是苏睿柠的生日,还说860106这六个数字你这辈子都忘不掉。”

朱西柚再度泪流满面,早知道钱包一丢她就该挂失的,徐蔚勐怎么可能会是活雷锋呢?从第一次见面,她就一直被他坑,一顿饭被他坑掉一千多,在他家住一晚上又被坑掉一千多,现在一张床又要五千块,她那点薪水就快被他榨干了!早知道就买张小点的床了,不睡床其实也是可以的啊……

虞浅浅看到朱西柚情绪突变,关心地问:“怎么了?”

“浅浅!这周末你陪我去S市,我要讨债!我要他血债血偿!”她一定要把买床的钱要回来!

虞浅浅看得出朱西柚受了欺负,同仇敌忾地握着她的手:“放心!姐姐帮你报仇!”

于是到了周六,朱西柚和虞浅浅便手拉手地登上了飞往S市的航班。

下了飞机,徐蔚勐早已经等待在那里了,看见朱西柚旁边多了一个女人,他有点意外,等那个女人越走越近,他更是意外了。

虞浅浅很大方地伸出手:“你好,我叫虞浅浅,是西柚的好朋友。”

因为有虞浅浅在身边,朱西柚的腰杆也挺得倍儿直:“浅浅来S市玩两天,所以跟我一起,你没意见吧?”

“当然没意见,非常欢迎,我们先去吃饭。”

朱西柚心想,以徐蔚勐的性格,肯定会说浅浅是她的朋友所以要她埋单,鉴于信用卡还在他手上,她不得不防。于是她否决了徐蔚勐要去一家星级酒店的提议,把虞浅浅和徐蔚勐带到一家路边的米粉店。

徐蔚勐很殷勤地替虞浅浅掰开一次性筷子,又用纸巾擦了擦她的勺子,朱西柚坐在虞浅浅旁边,眼巴巴地望着他,他却视若无睹,朱西柚气愤地举着筷子和勺对着他:“徐伪萌!你怎么这么偏心啊!”

徐蔚勐讨好地看着虞浅浅,嘴甜似蜜:“我向来只愿意为美女服务,你这头猪还是自己弄吧。”

朱西柚气不过,打击他:“你少打浅浅的主意,她已经结婚了!”

“结婚了那也是美女。”

朱西柚和徐蔚勐斗嘴斗得不可开交,虞浅浅一直盯着徐蔚勐看,突然眼前一亮,咳嗽两声,温柔地说:“柚子,我想喝可乐。”

“那点一瓶吧。”

徐蔚勐看着菜单,慢条斯理地说:“去超市买的话只要三块钱,这里要卖五块……”

“我去超市买!”为了节约这两块钱,朱西柚同学旋风一般飕地冲出了米粉店。

等她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虞浅浅和徐蔚勐两人有说有笑的,气氛融洽得不得了。

朱西柚把可乐放到虞浅浅面前,朝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您是来帮我报仇的,别忘了自己的任务!

虞浅浅亲热地挽着朱西柚的手,对徐蔚勐说:“最近猪肉涨价,我们要不要合伙把这头猪给卖了?”

听到这句话,朱西柚目瞪口呆地看着虞浅浅,这女人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倒戈跟敌人站在同一战线了?

“养肥点再卖吧,那样赚得更多。”徐蔚勐挑出米粉里的牛肉,放到朱西柚的碗里,“来,多吃点。”

“你们两个!”朱西柚气得大喊,“虞浅浅你不守妇道,看见帅哥就被迷得七荤八素,我要向潘大爷告状!”

“那就太谢谢你了,让达野有点危机感他才会每天多爱我一点。”虞浅浅边说还边向徐蔚勐飞了个媚眼。

眼见自己十几年的好朋友十几分钟就倒戈相向,朱西柚真是欲哭无泪,只好化悲愤为食欲,一个劲儿地吃米粉。徐蔚勐看她吃得狼吞虎咽,以为她很饿,又很大方地把自己碗里的分了一半给她。

朱西柚瞪着他,把碗推到一边:“我才不要吃你的口水!”

徐蔚勐还没说什么,虞浅浅便怒斥朱西柚:“蔚勐还没吃呢,哪里来的口水!你给我乖乖地吃下去,要是敢辜负蔚勐的一片心意,老娘灭了你!”

“蔚勐”“蔚勐”叫得真亲热,看来虞浅浅是彻底叛变了,朱西柚那叫一个悲从中来啊,慑于虞浅浅的淫威,她低着头,边哭边把米粉吃完了。

在米粉店门口话别的时候,虞浅浅紧握着徐蔚勐的手:“我要回北京了,西柚就交给你了,你想怎么蹂躏都可以。我唯一的心愿是,早点把她嫁出去。”

徐蔚勐拍了拍虞浅浅的手背,跟她互换了一下眼神,郑重地说了两个字:“放心。”

朱西柚突然有种被卖掉的感觉,她抬头看了看天空,晚霞满天,再看看徐蔚勐,这货在夕阳的映照下笑得要多阴险有多阴险,要多狡诈有多狡诈,朱西柚冷冷地打了个寒战。

虞浅浅乘坐的出租车渐行渐远,徐蔚勐对朱西柚说:“走吧。”

朱西柚伸出手:“把我的钱包还给我。”

“这么着急干什么。”

“我要回北京,徐蔚勐,我要跟你一刀两断。”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不仅让她一次又一次地破财,还轻而易举地收服了虞浅浅,朱西柚不想跟他玩了,她已经快全军覆没了。

徐蔚勐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朱西柚这么快就要跟他散伙:“你不相亲了?我都已经替你约好人了。”

“不见了。”

“以后都不来S市了?”

“不来了。”

“那太好了,你那张新床,只睡一宿,以后就归我了,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徐蔚勐总是很容易就戳中朱西柚的软肋,让她瞬间改变主意。

果然,一提到那张价值五千元人民币的新床,朱西柚突然之间跟就地复活了一样:“白痴才会便宜你呢!相亲计划照旧!”让徐蔚勐每周出几千块的机票钱,也能稍微解点心头之恨。

朱西柚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徐蔚勐的车走去,徐蔚勐站在她身后,摇了摇头,嘴角钩起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看来虞浅浅说得没错,朱西柚又傻又倔,只可巧夺,不可强攻。

回到徐蔚勐的家里,朱西柚连鞋都没脱就直奔奥利奥和上好佳的房间,里面果然放着一张大得可以打滚儿的床,她甩掉高跟鞋很欢乐地蹦到床上,然后来回翻滚大声欢呼着。

饼干薯片组合以一种惊悚的表情望着这个欢脱得过分的入侵者。

朱西柚正翻滚得Happy,发现床上突然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居然是徐蔚勐。

“喂!这是我的床!”

徐蔚勐双手压在头下放在枕头上,好整以暇地说:“这是我的家。”

“无赖,你给我下去!”朱西柚使劲地把徐蔚勐往下推,可是徐蔚勐仍然纹丝不动,她恼火地骂道,“还说我是猪!你比猪更重!”

“我发现这张床确实比我现在那张舒服,今晚我就睡这里了。”

“你说什么?”朱西柚张牙舞爪,气得抓狂。

徐蔚勐突然拉起被子往自己身上一盖,然后一阵窸窸窣窣之后,他把衣服丢到了地板上:“朱西柚你别过来,我现在什么都没穿。”他狡黠一笑,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朱西柚嘁了一声:“你愿意睡这儿就睡呗,我去你床上睡。”

她淡淡然从床上起来,站在门口对徐蔚勐说:“不许反悔哦。”然后施施然出去了。

徐蔚勐不明白朱西柚怎么会这么好说话,他裹着被子挪到门口一看,见朱西柚已经拿了一袋零食放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狂嚼狂咽,薯片渣、瓜子壳洒得满床单都是。

朱西柚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笑得开心极了。

徐蔚勐气得挠墙,他从爷爷那里抢来的浅灰色冰丝特供床单已经印上了一块又一块的污渍,看来是洗不掉了。

不过没关系,等他向朱西柚索赔的时候,她就该笑不出来了。

徐蔚勐阴暗一笑,拿出手机,将朱西柚“犯案”的全过程录了下来。

这一次,他没有打算马上索赔,这张床已经让朱西柚心疼加肉疼,如果再加上这床床单,恐怕她会即时翻脸的。

来日方长,慢慢来。

第二天中午,朱西柚在徐蔚勐的带领下,赴了第二次相亲宴,这次对方名字叫李政。徐蔚勐在去的路上再三向朱西柚保证,这个李政品行端正,无任何不良嗜好,绝对不会像何徵一样奇葩。

一见面,朱西柚对李政的印象就很不错,这个男生除了照片上穿着制服时的英气,在生活中还多了一些书卷气,戴着眼镜,虽然穿的是普通的蓝白细格子衬衫,但是依旧温文尔雅,卓尔不凡。

“你好,我叫李政。”他站起来向朱西柚伸出手,温和地笑道。

朱西柚在他的笑容里如沐春风,花痴似的跟他握手:“你好,我叫朱西柚,你可以叫我柚子。”

徐蔚勐招呼他们俩:“坐吧。”

朱西柚娇羞地坐下,低下了头,心里如同乱撞的小鹿。

“吃点什么好呢?”徐蔚勐一页一页地翻着菜单。

李政推了推眼镜:“菜我都已经点好了,下午我要去图书馆听一个讲座,所以有些着急,不好意思。”

“你已经点好了?”徐蔚勐眉头直跳,“你该不会又点了些什么白灼菜心、清炒苦瓜之类的吧?”每次跟李政一起吃饭他都点这些,他们一票同事曾经还取笑过他跟和尚似的,吃长斋。

李政微微点了点头。

徐蔚勐举手就叫服务员:“这里再点几个菜!”

朱西柚却摁下了他的手,巧笑嫣然地冲着李政说:“没关系没关系,菜心和苦瓜我最爱吃了,我是素食主义者。”

徐蔚勐一脸诧异地看着朱西柚,抽了抽嘴角,心想,您要是素食主义者,那老虎狮子也算是素食主义者了!

“是吗?”李政终于有了些兴趣,声音也大了一些,“这么巧,我也是素食主义者。”

就在两人就“素食”这个话题聊得意兴盎然的时候,徐蔚勐干咳了两声,然后用凌厉的目光瞪了李政两眼,李政立马恢复了疏离礼貌的态度,然后用深沉的声音说:“我去趟洗手间。”

李政走后,朱西柚就抓着徐蔚勐的胳膊激动地摇啊摇的:“伪萌伪萌,这个好,我喜欢!”

“你不觉得他很闷吗?你不觉得每天都吃素很惨无人道吗?”

“没有啊,他又爱学习又爱看书,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光芒,吃素挺好的,健康又减肥。”

徐蔚勐眉头紧皱:“我说,你到底是看上他,还是把他当成苏睿柠的替代品了?”

朱西柚食指撑在太阳穴上,探究地看着徐蔚勐:“奇怪,你又没有见过苏睿柠,怎么知道他跟苏睿柠的气质很像?”

“我……我猜的!”徐蔚勐心虚地转换话题,“重点不是我怎么知道的,而在于你不能因为李政像苏睿柠就一头栽进去,这太不理智了。”

“坦白说,李政给我的感觉的确很像苏睿柠,我承认,我对他有好感也是因为他像苏睿柠。但是,没道理苏睿柠不喜欢我,我就要把他那一型的男人全都拒之门外吧。再说了,我就是喜欢气质出尘的男人。”

“苏睿柠?气质出尘?”徐蔚勐真想一巴掌扇死朱西柚,骂她有眼无珠,恰好此时,李政回来了。

“朱小姐平时爱看什么书?”

朱西柚暗恨自己来之前准备工作不够充分,忘了打听李政平时爱看什么书了,她用求救的眼神看着徐蔚勐,徐蔚勐用嘴型对着她说:“哲学。”

朱西柚朝李政温婉一笑:“哲学。”

“哦?”李政颇为赞赏地说,“现在这个社会看哲学的女生可真不多了,你都看哪些书呢?”

朱西柚搜肠刮肚,终于想出了一个书名:“《理想国》,我最近在看康德的《理想国》。”

李政的脸色微微僵了僵,低头吃菜,不再说话。

朱西柚不明所以,徐蔚勐夹着一片苦瓜,小声挖苦道:“没文化就别装才女了,《理想国》是柏拉图写的,笨蛋。”

朱西柚顿时只想用头撞地,然后挖个洞钻进去躲起来。

一顿饭毕,李政客客气气地说:“我要去图书馆了,朱小姐,认识你很高兴。”

朱西柚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拦在他前面:“我也想去图书馆!你带我一起去吧!”

李政不好拒绝,为难地看着徐蔚勐。

徐蔚勐把朱西柚拎回自己身边,两眼瞪着她:“你三点的飞机,哪有时间去图书馆?”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再见。”李政如释重负,粲然同朱西柚挥手道别。

“李政,你还没给我你的手机号呢!”

朱西柚痴痴地看着李政飘飘乎远去的背影,一动不动。

徐蔚勐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别犯花痴了,我送你去机场。”

“伪萌,我是不是表现得很糟糕?我是不是没希望了?”

“朱西柚,只有傻子才会选择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不管是苏睿柠还是李政,他们都不会喜欢你。就像你说的,他们本身气质‘出尘’,所以他们都喜欢比较知性的女生,像你这种小笨蛋,他们俩都会嫌弃你累赘的。”

“那什么样的男生才会喜欢我呢?”

“嗯,相貌堂堂、才华横溢、风度翩翩、心胸宽广、个性开朗,这样的男生会喜欢你。”徐蔚勐边说边照了照车后镜,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别逗了,这种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怎么会喜欢我呢!”

“你一定要相信我,柚子,你值得更优秀的男人喜欢,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徐蔚勐的语气极为郑重,朱西柚却扑哧笑出声来:“我明白了,你想告诉我,李政不喜欢我,是不是?你怕我又像追苏睿柠那样百折不挠地表白八次,死缠烂打,是不是?”

“你总算明白为师的苦心了。”徐蔚勐拍拍她的脑袋,“八戒,相信为师,为师向你保证,绝对会找一个比李政更好的男人给你。”

朱西柚觉得心里暖暖的,突然鼻子有点酸酸的。她是一个猥琐又不堪的女人,她无赖、暴力、爱占小便宜,可是在所有的男人都对她避而远之的时候,唯独徐蔚勐认定她值得找到更好的男人。

为了表达对徐蔚勐的感激之情,朱西柚十分配合地眨着眼睛问:“师傅,真的会有更好的男人开着卡车,装着满卡车的好吃的来娶我吗?”

“一定会的。”徐蔚勐安慰她,“其实你也不用太难过,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李政,你只不过是从他身上看到了苏睿柠的影子罢了。”

“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从今以后,我要隔绝与苏睿柠有关的一切,绝对不能再被他影响了。”朱西柚有些落寞地说,“其实,我第二次向苏睿柠表白的情形跟今天有些像。”

“苏睿柠不会也喜欢看哲学吧?”

“不是,那是公司聚会的时候,为了能和他合唱一首歌,我喝了三大杯啤酒,等抢到麦,前奏响起,我才知道他要唱的那首《约定》,并不是我会的那一首。我选对了歌名,却没有猜对歌手。”朱西柚沉浸在回忆中,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他唱的那首歌词开头是:‘就这样,三年又过了……’我拿着麦,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因为旋律全然陌生。他一个人唱完了整首,谢幕的时候,他拉着发呆的我向大家鞠躬。我低下头,就栽到了地上,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他放大的脸孔,我清晰地记得我笑着对他说:‘苏睿柠,你现在不喜欢我,三年之后你会喜欢我吗?’”

朱西柚一直怀疑,光良的《约定》是一个魔咒,苏睿柠对着她唱完了整首歌,于是三年了,她始终走不出来。

朱西柚并不会喝酒,三杯啤酒让她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手机里有一条苏睿柠的短信,短短两行字: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

这两行字如此耐人寻味,不是“我不喜欢你”,而是“我不能接受你”。

朱西柚因为“不能”两个字,坚定地相信苏睿柠对她并非没有感觉,而是出于什么苦衷不能和她在一起,于是放任自己越陷越深。

现在想想,真是好笑。

苏睿柠可能只是多打了一个字,又或者,苏睿柠小学时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所以词不达意,朱西柚这样安慰自己。

突然之间空气似乎变得很稀薄,朱西柚快喘不过气来了。她打开车窗,对着窗外啊的叫了好长一声。

风声呼啸而过,把朱西柚发泄的喊叫声带出去很远很远。

徐蔚勐挂挡、加速,车子像离弦之箭一般往前面飞奔而去,朱西柚趴在车窗上,眼泪奔流不止。

她闭着眼睛哀伤地想:苏睿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从我的心里走出去……

她一直等着苏睿柠离开,却从来没有想过,其实,苏睿柠从来没有想留下过,是她一直不肯放他走。她本末倒置,用错了药,所以这块伤疤一直隐隐作痛。

在机场分别的时候,朱西柚泪痕未干地对徐蔚勐说:“下周我不来了。”

“不是吧,这就被打击到了?”

“我想整理一下自己,也想好好思考一下,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否有意义。”朱西柚故作洒脱地说,“其实我还年轻,有很多比恋爱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徐蔚勐有些着急:“你已经不年轻了,你都二十五岁了,你妈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能打酱油了。”

朱西柚看着徐蔚勐,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妈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我都能打酱油了?”

“呃……”徐蔚勐含含糊糊地说,“我这就是打个比方,我乱说的,反正我告诉你,找男朋友这种事不能拖,要一鼓作气,奋斗到底,你懂吗?”

朱西柚朝他翻了个白眼:“伪萌,你最近真是越来越话唠了,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啊?”

“我已经答应过浅浅,一定要早日把你嫁出去,你不相亲怎么行呢!”

“谁说我不相亲了,我只不过是暂停几周而已,等我缓过劲儿来,我还会杀回来的!”朱西柚做了个磨刀霍霍的手势,格外气宇轩昂。

徐蔚勐拍拍她的肩膀,把她推进了登机口。

目送朱西柚越走越远,徐蔚勐在心里叹气。这个傻瓜大概还不明白,真正喜欢她的人是不需要她挖空心思去讨好、去追求的,如果对方不喜欢她,就算她用执著感动了他,但是迟早也会分手的,因为爱情不仅仅是感动。

 
上篇:第五瓣 敢于相亲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535)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