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七章 岁月长,衣衫薄
第七章 岁月长,衣衫薄 文 / 棋子 更新时间:2012-8-10 21:51:44
 

    如果有天你也像我被爱情遗忘,你会了解我有多心伤。

 

  裴岩妍

  我跟隔壁的巫婆钱桧聊了个通宵,起身回家时有些心神不宁,不小心踢倒了垃圾桶,可乐罐子、烟蒂撒得到处都是。

  钱桧在我身后打着哈欠说:“你要的爱估计这世界上没有哪个男能给,还不如找个看着顺眼的一起过。没有很多很多的爱,但有很棒很棒的性也不错。”

  我幽怨地看着她:“有谁能比得上你家那位,要不你撮合一下?”

  “靠,拍不死你!”她推我出去,啪嗒一声关门上锁。

  钱桧说我要得太多,事业感情,什么都要,什么都贪,尤其是对感情,根本无法自制。

  我承认她说的某些地方很对,看到高嵩为了现任女朋友弃我而去,我会觉得不舒服,明知这种感情很危险,可我还是无法控制。我们分手了,就不应该再有牵绊,不该想着那姑娘长什么样子,有没有我漂亮,他们有没有那个啥过。

  钱桧问我还爱不爱那个人,我想了半天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我自己:贱,真贱。这根本不是爱不爱的问题,而是我本来就不该再爱他。

  还是努力工作吧,工作好,可以赚钱,可以打发寂寞。

  接到群众电话说附近学校有孩子要跳楼,去了现场一了解,是现代版的阮玲玉。小姑娘今年刚毕业,人漂亮,学习也不错,可就是有些烂桃花。从高二开始谈朋友,却总是遇人不淑。好不容易毕业前找了个良人,自己又考上了北京市公务员,却被人在校论坛爆料,内容特无耻低级。男朋友接受不了,提出分手,小姑娘工作也没了,家里知道了不仅没及时对小姑娘进行心理疏导,反而埋怨自己闺女不洁身自好。她一冲动便回学校,爬上了教学楼顶层。

  现场很热闹,哭的、劝的、看热闹拍照的。从表面看这事儿不属于我的选题范围,但只要坑挖得深,石油都能喷出来。

  飞车回台里翻箱倒柜地找出份旧报纸,这是我们领导招我进组时送我的见面礼,可我从来没拜读过。

  回到学校时,人已经被拽下来送到校医院,能拽下来说明还不想死,那就更好办了。民警和老师校保安们开始驱逐记者,我挤过去跟相熟的片警求情。片警说:“裴姐,真不能放你们进去,那女的现在太激动,受不了刺激。”

  “那等会儿再说,你可千万把住了,别让其他记者抢先啊。跟那孩子的家长说一声,最好能让那孩子的男朋友过来。”

  我找了间教室优哉游哉地翻看报纸,这篇新闻是我们主任成名的代表作之一,标题是

是《人言可畏还是心魔难敌?女大学生状告同学名誉侵权案纪实》。

  时间是2000年,主角是某大学大二女生,那时候网络还没现在这么普及,中伤全凭一张嘴。

  过程很简单,大二女生小白在参加校学生会干部竞选过程中,受到竞争对手同宿舍的男生小黑诋毁,说其初中便与他人发生过性关系,高三临考前堕胎,其男友还因打架斗殴高中时曾被记过处分。

  小白面对他人中伤毅然向法院起诉,并要求学校派校医及领导同法院工作人员共同到医院监督检查。

  最后小白胜出,法院判决被告向原告赔偿了精神损害费,并公开道歉。

  主任不愧被称为妇女之友,对此案从心理学、法律、道德伦理学等角度全方位客观分析的同时,还能抓住女性读者的心理,字字句句煽情动人。看完这篇报道后,我感叹不已,决心要努力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争取早日像主任一样写出篇好文章,拿个新闻奖。

  如果不是发生这跳楼事件,我几乎忘记了这段带给我羞辱与成长的经历。那时我选择起诉,完全是为了争口气,反正也是被人指指点点,当怪物总比当沉默的羔羊好。

  那人的妈妈来学校找我,我躲在宿舍给我妈打电话求救,不是不敢见,而是怕我心软。

  不放过他,他和他妈难受;放过他,我和我妈难受。死道友不死贫道,谁叫他害我的。

  舆论上,支持我的人很多,可骂我的也不少。有人说我没有羞耻心,不要脸,有本事把处女鉴证书贴月球上,再说了,还不知道那证明怎么来的呢。有人说我太狠,非要把一大学精英往死路上逼。

  因为他爷爷是官,所以他欺负我是为民除害?我气不过,打官司就是仗势欺人?

  妈妈叫我不要再管官司上的事情,反正有律师在。我该做的只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早日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

  妇科检查那天,医生对我说:“姑娘,你可真勇敢。”

  其实我一点都不勇敢。

  叉腿躺在检查床上,最私密的部位任人探究,无限屈辱。

  我眼泪流个不停,很想很想见见高嵩,想让他握住我的手,想窝在他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裴姐,那孩子说要见记者,我让小赵把其他家的记者都拦着呢,你赶紧跟我来。”片警小王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我收好报纸跟着他从侧门进入校医院。

  姑娘的名字叫静涵,秀气的小脸上泪痕斑斑,她想请媒体帮她澄清事实,还她公道。

  靠媒体?等各家媒体的报道出来,估计她连跳楼都不用了,直接被气死。

  我告诉她,公道只能自己争取,没人会帮你。

  她愣住了。

  把手里那报纸给她看,她看完问:“后来呢?”

  后来?

  主任给我这份报纸时说:“我以为经过这么多年你性子应该变了不少,可你还是当年那个小白。”

  我反问他:“做小白不好吗?”

  他笑着说:“好,当然好,可白色不经脏,很难保存。”

  我告诉静涵虽然法院判小白胜诉,可依然有人不信,不少人还会对她评头论足,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她挽回了大部分名誉,并且害她人比她过得还惨。

  高调不谈,什么叫亲者痛仇者快?这种事情,你自己忍着,要死要活的,不是正中人家下怀?

  尊严不能靠别人给,更不能随便由人践踏。

  静涵说她要好好想想,她妈妈在一旁唠叨说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她家的家务事我管不着,只能庆幸自己当初能投胎到我妈的肚子里。

  片警悄悄地跟我说,那姑娘的男朋友死活不肯来。我说不来就不来吧,这样的男人要他干吗?迟早也要散,干吗白耗时间?直接捅一刀比小火慢慢煎熬痛快多了。

  高嵩那时对我说:“以后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瞒我,就算不能为你做什么,我也要陪在你身边。”

  当时我听了特感动,可后来想想他说我不可以瞒他,但没说他不会瞒我,那个誓言根本是个不平等条约。

怪不了别人,只怪当年我还是个孩子,很傻很天真地做了回二百五。

 

  高嵩

  最近裴岩妍为了个女学生的网络名誉侵权案找我们处的钉子帮忙取证,钉子跟那姑娘接触几次后坠入爱河,拉着我大肆采购行头不说,还整日感叹着春天的美好。

  他的春天来了,我的呢?我的春天在哪里?

  盼不来的春天,过不去的严冬,没清净几天,萧晓便给我打来电话,说要和我好好谈谈。我拒绝,挂了电话便把他的号码拉进黑名单。既然要断就断得干净点,拖拖拉拉的什么时候才算完。

  她发短信问我:我究竟哪里不好?

  她哪儿都挺好,温柔漂亮。我也尝试过接受,可就是无法爱上她。

是不是因为我不是处女?当她发来这条短信时,我对着手机哭笑不得。

她是不是处女我从来没在乎过,这两年来我不碰她是因为实在觉得没意思,男女间亲热这事儿是水到渠成的,感情到了自然该做的就会做。可她总是暗示我主动,我动了,她又矜持得不得了。

  她气我忽视她时便会提及以前有多少多少人追她,对她有多好多好,说多了纰漏也多。于是我知道了她的往事,大学谈过朋友,上过床,做过爱。

  她缠着我要我交代历史,对我脚上的疤痕充满了好奇,我什么都不说。

  萧晓这人逻辑特简单,对她来说,男人就有两种:爱她的,不爱她的。不爱她的她管不着,爱她的她就想方设法把对方连皮带肉地层层扒开,以确定心脏是不是为她跳动。

  如果你告诉她你有前女友,她一定会追问那你们为什么分开,你的文身是为她刺的吗?你还爱她吗?你爱我多还是爱她多?她好看吗?温柔吗?跟我比谁好?

  这些问题我一个都无法回答,跟她说实话会刺激死她,不说实话又算欺骗。

  后来她总是缠着我要跟我一起去纹对情侣图案,就照着王菲和谢霆锋那样子纹,真是可笑,文身能代表什么?

  我说警察不能有文身,她就让我陪着她去纹,我觉得没必要,虽然那时是我们感情最好的阶段,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她难得犯了次倔脾气,生拉硬拽着拖我进店,自己却被刺青的场面吓得仓皇而逃,留我一人在店里百感交集地追思往事。

  那家文身店是老牌子了,开了很久,我和裴岩妍就是在那里为彼此的身上留下印记。

 

  高嵩

  那年我们刚升大三,彼此都很忙,忙着上课,忙着考试,忙着竞选学生会干部,忙着争奖学金。

  虽然她还是她,我还是我,可总感觉她离我越来越远。

  她跟我讲找到了目标,将来要做个银行家,那样的工作很有挑战性。她说得很兴奋,翘着嘴角满眼的憧憬。

  不管她到底想做什么,只想好好亲亲她,抱抱她,就算裴岩妍当了齐天大圣也是我高嵩的老婆。

  欲望来得很强烈,我想要她,彻彻底底地拥有她,似乎只有这样才不会再有那些莫名其妙的怪念头。

  之前有兄弟提点我说裴岩妍和他们学校原来的学生会主席关系很好,好几次单独吃饭都被人撞见。徐杰也说:“卢嘉嘉当初跟我那么好,分手没几天不照样跟她们学校一孙子好了。女人跟猫一样,你不陪她她会找别人陪。”

  我相信妍妍是爱我的,如同我爱她一样。我们谁也不会变,谁也不会跑。

  我俩在周末约会,黑暗的电影院,无人的胡同旮旯,饥渴地厮磨在一起。她会脸红,会掐我,会恼羞地骂我流氓。只有这时我才觉得她还是我的妍妍。

  有时会争吵,她说我不够关心她,我觉得她才是不关心我。我们迫切地想证明在彼此心中的位置,爱得越久想要的就越多。

  她有她的理想,我有我的目标,她毕业就出国,而我却想留在国内读研,为此我们争执不休。她觉得反正我博士学位还是要出去读,她先走也没大不了的。可我觉得不安,只想她留在我身边,哪儿都不要去。

  裴岩妍这人一贯说风就是雨,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不敢做的。大三初始,她不知从哪儿认识了几个北大经管的学生,常常跟着她们去北大上晚课,考完托福又报了周末的GMAT冲刺班。十月中,为她考GMAT的事,我们大吵一架,但她还是去考了。

  争执、冷战令我们能够和睦相处的时间愈发少了,我催促中介尽快帮我找房子。

  我觉得自己有些卑鄙,可没办法控制,再这样下去不是她跑掉就是我疯掉。

  11月1日那天恰逢周末,我告诉她,要给她个惊喜。她说她也要给我个惊喜,神神秘秘地拖着我去家刺青店,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鬼哭狼嚎的声音。

  她拿张图纸跟刺青师傅说按这个来刺,图样是用GS两个字母拼的花样,像是藤蔓又像火焰,想到我的名字会刺在她身上,便激动得发抖。怕她反悔,我说妍妍我也刺。我觉得这种事情男人一定要为女人做。

  店里的设计师按着那张图的样子用PYY字母画了个类似的图案,字母多图案也就复杂。刺青师傅问我要不要用麻药,如果用,刺出来效果会有折损。我这人一向好面子,又当着我媳妇的面问这个,想用也不能用。我说:“来吧,直接来,就这么刺。”

  第一针下去,我的天哪,真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师傅说刺好了,挺漂亮。

  妍妍二话不说开始挽裤腿,雪白的小脚腕那么细,能受得了这个?我不许她刺,她不干,我说特疼,真的,我不舍得你疼。她看看我的脚踝,还是要刺,每下一针她眼泪就流一行,嘴唇都咬破了,我觉得看刺她比刺我还疼,死活都不让继续。在我威胁要砸店后,刺青师傅想了个折中的法子,给她涂了点麻药然后按原图缩小简化,很小的一簇火苗,却美得惊心动魄。

  后来,她跟我到那房子,先是惊得合不拢嘴,继而骂我图谋不轨,最后忙前忙后地帮处理我俩的伤口。我的图案是她的四倍大,肿胀起来更是张牙舞爪的夸张,她看着看着又哭起来。我哄她,哄着哄着就开始亲,亲来亲去,便滚上床。我如愿以偿地又让她疼了一回,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刹那,我觉得特满足,满足极了。

  事后妍妍表现得很冷静,没甩我耳光,也没哭,只是摸着黑去卫生间洗内衣,最后用热毛巾把我和高小嵩擦干抹净。

  我说:“妍妍,对不起。”

  她还是什么都不说,钻进被子,猫咪一样缩成团呼呼睡去。

  我欲哭无泪,怎么就这么不中用,想了那么久,忍得那么苦,可真上阵,哗啦一下就缴枪,想回味又没机会了,真是太没用了。

  零点零一分,我进入二十岁,临睡前亲了她一下,觉得很幸福,心中想着以后我们一辈子都会这么过下去。

  一年后我们为考研的事情大吵特吵,她在我出门后把家里所有跟她有关的东西全部带走,连头发丝都捡得干干净净。

  然后她提出分手,当着我的面把北大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撕碎,转身离开。

  四年后我为当警察洗掉了文身,比刺下去时还要疼,那种挖心噬肉的疼一辈子都忘不掉。我认了,爱的代价嘛,疼是应该的。

  从那家文身店出来时,我想明白一件事。我爱妍妍,不管她做什么,我都想陪着她,我不爱萧晓,无论她怎么做,我都不会感动。我觉得很对不住萧晓,只能对她好却不能给她爱。可我真没法再爱了,那个令我心甘情愿为她疼的女人把一切都带走了。

  当萧晓向我提出分手时,解脱的快感油然而生。就在那天我遇到了裴岩妍,一切都是天注定的,我不可能再跟别人在一起,绝对不可能了。

  删除萧晓发来的所有短信,再发来的一条不看,直接删除。

  希望萧晓以后能遇见真正爱她、关心她的人,我不值得她爱,我是白眼狼,能治住我的只有裴岩妍。

  在外人看来,裴岩妍绝对是个狠角色,从她大二那场官司就能知道,杀了仇家换自己涅槃,一般女人根本做不到。当时这案子闹得特轰动,可我知道这事儿还是徐杰说的,跑去问她,可她说怕你冲动去打人,原告家属变被告就惨了。我干着急也没办法,只能陪着她说说话,听她发牢骚。

  我心里挺难受的,一方面认为她做得对,一方面是男人的面子。女朋友是不是处女有没有打胎的事情被人有事儿没事儿拿来讨论,放谁身上能痛快?

  宣判那天,她憋着眼泪强笑着冲法官鞠躬。我坐在下面看得也想哭,都怪我,要不是我,就不会有那些流言蜚语,她也不用受这种委屈。出了法院的门,她妈妈带我们去吃饭,整个过程她都显得特高兴,可等她妈一走便扑倒在我怀里号啕大哭。

  其实她心很软很脆弱,稍微戳戳就碎了,所以她把心藏得很深,不轻易让人碰到。

  她不能原谅我对她的欺瞒,她最信赖我,什么都给了我,可偏偏是我在她心口扎了一刀。

  我想跟她解释,想告诉她我错了,真的错了,我自以为是,我自私,我不该瞒着她放弃保研,报考国外学校的事情,不该选择把她一个人留在国内自己先出去。我想求她原谅,可那时我找不到她,根本找不到。

  我去求她父亲,她爸说她出国了,再不会回来,叫我死了心该干吗干吗去。我知道她姥姥和姨妈舅舅们都在纽约,她应该是选择了当地的学校,查遍了所有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名单都没有她,拜托在其他州读书的同学帮我打听也是查无此人。我试着联系北大研究生院,不出意外地被告之该学生没有来报道。

  整整四年,我不断地用各家搜索引擎寻找着裴岩妍的消息,中文名字英文名字,这世上有很多叫裴岩妍的人,可我能确定的只有1999年理工大学本科录取名单以及2003年北大研究生录取名单上的她。

  一年一年的期盼,一年一年的失望。 回国前,我停止搜索,接受了妍妍不会再出现的事实。她走了,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我们的爱永远止步于2003年那个三月二十三日的那个傍晚。

  三三三,散散散,就像她说得那样,一切都完蛋了。

  这两年,我不再找她。虽然对她的想念跟对只千年蚊子精一样,拍不死,挥不走,时不时冒出来在我心口叮一下,酸酸疼疼地折磨我,可我告诉自己要向前看,这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忘不掉的爱,少了谁地球照样转。

  有时想想,如果她不出现就好了。她不出现我就没有软肋,娶个媳妇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把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过两年升副处,调去部里,然后是处长,再然后是局级,厅级,部级,得到的越多想要的便更多。高僧景岑曰: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出家人求正果,我本俗人,追名求利无可厚非。

  这世上没有如果,她回来了,那些被封藏淡漠的激情立即鲜活起来。理智告诉我七年的时间足可以改变一个人,裴岩妍不会再是以前的那个妍妍,但我还是爱她,无法克制地爱着她。我欠她的,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继续,就算她不再爱我,就算她跟别人生儿育女,我还是会爱她。这是种爱是魔障,除了她,无人能渡。

 
上篇:第六章 想你是孤单的心事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37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