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四章:招惹我你就得娶我
第四章:招惹我你就得娶我 文 / 夏琳娜Q版 更新时间:2012-8-10 22:17:46
 

你想帮我走出困境,正好,我想帮自己嫁给你。

 

一.

午后,阳光柔软。

香菱脸色沉重,缓缓走出竹屋,树木的清香扑鼻而来,她不禁眉头紧锁。她独居在师门后山的竹林深处,精通医术,武艺不凡,许多麻烦的事情到她手里都能迎刃而解。

而唯一令她感到无能为力的,只有黑逸。她倾慕多年的师兄,而今却带来一个美貌女子,同样令她感到头痛。

“大师兄,我帮不了你。”香菱走到屋边的大树下,抬头看着坐在树上的黑逸,招手喊他下来。

“飞羽怎么了?”黑逸跃下的同时发问道。

香菱苦笑,向他保证飞羽很清醒,没有癔病,身体也很健康,智力还算正常,不是病人,根本不需要她医治。

“你肯定她无恙?”

“我保证,她绝对不疯不傻。”香菱认真地强调。

“那么,我得相信她……真的是借尸还魂的妖怪?”

“方才她也对我说了,她是修道之人。”

黑逸失笑:“而且修的是邪道?”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姑且就信了她说的话。”

“如此一来,我该怎么处置她?”黑逸微微低头,一丝困惑隐隐浮现于他的俊颜上。

“随便安置,这有什么困难?”

“不能随便。”黑逸不放心,总觉得不看牢飞羽的话,一转眼她就会为非作歹,祸害苍生去了。

“她到底是你什么人,你要为她如此伤神?”香菱盯紧黑逸。

“她是我弟妹带进家的陪嫁丫鬟。”

“如此而已?你未免对一个丫鬟太关心了吧?”

黑逸无奈一笑,坦承道:“我喜欢这个姑娘,把她当妹子,若是能帮她,出点儿力也没什么关系。”

“你喜欢太多太多人,有太多太多妹子,结果呢?她们都恨你!”香菱语调渐高,忍住叹气,同时忍住对黑逸出拳的冲动。

“这非我所愿。”

“你不能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好!尽心尽力地提供无偿帮助,还把她们当妹子一样疼宠,却在她们都爱上你之后再无辜地说你把她们当妹妹。喜欢并不意味着男女之情,她们对你的爱非你所愿啊!”

黑逸被莫名其妙地吼了一顿,恍惚间,突然记起眼前的师妹,也是自己当初极为疼爱又极力撇清关系的“好妹子”之一。

“我很抱歉,香菱。”

“你不需要道歉,你需要做的是收起你的滥情——无止境地关心照顾你不爱的女人,只会让她们在日后被你划分到心门之外时憎恨你又厌恶自己!”

“你知道的,我这些年都在佛门调养……”黑逸轻声低语。

他已经很久没关心照顾过哪位女子了,他也真的有改掉以前的坏习惯,心肠硬了不少,不再那么怜香惜玉,但是飞羽不同。

他遇见她、了解她、喜欢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上邪道而置之不理吧?

“那你知道该怎么处理屋子里那位姑娘了吗?”香菱冷冰冰地问。答案,其实她已经从黑逸犹豫不决的眼神中看出来了。

“我……是不是该把她带在身边,看管她一阵子比较好呢?”

“啊——简直是对牛弹琴!”香菱仰天大叫了一声。

 

黑逸知道师妹为何气愤不已,事实上,他的所作所为连他自己也不认同。明知飞羽对他怀有异样的情愫,以他过去的经验来看,他应该远离这个毫无瓜葛的姑娘,避免交情越深越难诀别才是。

可飞羽告诉他,她父母双亡且没有亲人,她的师门又不管她的死活,而她师父还是个杀人不眨眼、坏事做尽,最后遭了报应死无全尸的魔女。

这些情况,究竟是不是她捏造的故事,黑逸无从追查。对上个自称是借尸还魂的人,他要怎么查探她的底细?除非亲自找上她的师门——龙门,当今世上最具盛名的修道胜地。

“大少爷,发呆呀?”飞羽的疑问从远处飘来。

黑逸转身看去,见她穿戴整齐地走出房,又路线笔直地走到他身前,像极了寻找主人的小猫小狗,尤其是她仰望他的目光那么热切,真和家养的宠物没分别。

“我没病没痛,不用再找大夫医治我了。”飞羽对若有所思的某人絮絮叨叨讲个没完。

黑逸垂头,柔暖的阳光照耀着她娇媚的脸,使她熠熠生辉的眸子、粉嫩的脸颊、不点而朱的唇瓣、每寸肌肤都散发着明亮与活力。

这是个处在正邪夹缝中的姑娘,她那么热情、积极,在他眼中又那么开朗,他怎么忍心见到这样的飞羽走上歪路?

“我应该送你回师门。”于心不忍,所以明知她沾上手就不好摆脱,他还是决定给她安排一个光明的未来。

“不要——”一听说要回师门,飞羽立即摇头,力道猛得让人担心她会把脑袋摇断掉。

“走。”黑逸一笑而过,迈开脚步,走出院子。

“去哪儿?”飞羽跟随着他走到院子外。

“去见我师父。”

 

两人行走在山林之间,沿着山路向上,两边树木苍翠,野花盛开,淡淡的清香萦绕鼻端,令人神清气爽。

“大少爷,我见你的师父做什么呀?”

一路上,飞羽遐想万千,感觉这次意外的发展令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有了些变化——朝着好的方向。

“你师父对你很重要吗?听说你和家人不亲近,和师门的人反而处得好,你师父应该对你很重要吧?那我需要带什么礼物吗?”

飞羽越想越重视这次会面,假如黑逸的师父和黑鹰门众人一样不待见她,她要怎么应对呢?

她在意黑逸,连带的,也在意他看重的每一个人。哪怕是她鄙视至极的黑厉,考虑到那家伙是黑逸的弟弟,对对方的种种冒犯,飞羽也不放在心里了。

以前的她完全不在乎世人对她的看法,现在的她有了牵挂,自然不能像过去那般潇洒。

“我如今一没房,二没马,三没正当职务——该以什么身份去见你师父呀?”她伸出手,扯了扯黑逸的衣袖。

他步履不变,沉思依旧,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大少爷?我跟你讲半天话了,你是没在听吗?给点儿回应好不好,大少爷?不要无视我啊!”

在飞羽一声大过一声的呼喊中,黑逸终于悠悠回神。

她站在他身边,揪着他的袖子不放,整个人像没主心骨似的,快要黏在他身上了:“你在想啥呀?”

“我想帮你。”至于具体的方法,他还在思索中。

他的一番好意,飞羽能够体会,也就不怨黑逸强行将她掳回师门,破坏她的修行大计了。

“大少爷,并非我瞧不起你,但我和你,甚至一般人都不同的。”这么说着的飞羽,心里带了点儿傲气。她为了修道付出许多血泪,同时也获得了凡人难得一见的机遇。

“你真的帮不了我,大少爷。”

两人停下脚步,耳边虫鸣轻轻回荡,山林间一阵风吹过,吹乱了树影也吹乱了彼此的心。

“我帮得了你,假如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黑逸愿意相信发生在飞羽身上的神奇经历,却不赞同她今后的选择。

“我不想骗你。”如果能心安理得地对他说谎,她何必告诉他真相?她对这个男人不仅仅有着占据的欲望,还有更多深切的渴求在她内心深处叫嚣着——需要他了解,需要他接受,需要他认同。

黑逸给不了她实际上的帮助,但,只要他在身边对她微笑,永不排斥她,那么她就有强大的自信和暖暖的满足感。

“我无法忍受自己变成一个人人可欺的奴婢,为此,我必须获取力量。”

 

 

二.

“获取力量的方式是去做伤天害理之事?”

飞羽咬了咬唇,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过了片刻,才道:“大少爷,如今我能坦诚地对你倾诉心事,已违背了我以往的行事作风,我并非你家奴仆,无须对你承诺什么,也不必事事征求你的同意,但是我喜欢你。”

话说到一半,飞羽抿了抿嘴,止住了,仿佛一切可说的不可说的,存在于两人之间的纠缠,都在她最后一句话当中。

她喜欢他,所以为他破例,然而她也有自己的底线,不能为他而改变,至少现在还不能。这样爱憎分明又我行我素的性子实在叫人伤神……

黑逸凝视飞羽。他向来如古井无波的眼中,闪过一阵阵异样的流光。

“我大概明白你的选择,虽然我不太了解你修行的法门,不过为非作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任她揪着他的衣袖,慢慢迈步前行,带领她继续前行。

“我会努力的!”

她宣誓般的口吻令黑逸发笑。

“努力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又是另一回事,违背良知的事情就算你强迫自己去做也未必下得了手,不是吗?”

在尼姑庵里,飞羽亲身试验过一次,她试图行凶却失败了。黑逸看在眼里,认定了她本性不坏,才坚决插手,为的就是避免她糊里糊涂地走向邪路。

飞羽愣在原地,被问住了。

她无恶不作的师父没有教过她是非曲直,只教她随心所欲,她早已失去正确的善恶观念,不懂好坏。然而,她又学不会师父的残忍。她曾以为自己做得到,但事到临头却不尽如人意。

“我的确不够坚强、不够狠心,给我一点时间,我能克服这个弱点。”飞羽振作精神,追上黑逸的脚步。

“何必勉强自己,试着仁慈,学得善良些,走向正道不好吗?”黑逸忍俊不禁,在他看来,飞羽的期望幼稚又可笑,如同年幼的顽皮的小男孩儿,总想成为一挥手就让人间变地狱的传奇人物……这很傻很天真。

“胜利的都是强者,仁慈善良只会害自己短命。”飞羽一口咬定。

阳光下,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投射在地上,紧紧地贴在一起。黑逸缓步前行,配合她的速度,让她不必为了追上他的脚步,奔跑得太辛苦。

“这世上并非全是坏人,飞羽。”他语调温和,如清风拂面。

飞羽摇头,前方景色明媚,她的心情反而有些郁闷。黑逸的想法、性情、背景,各方面情况都和她有着巨大的差别,越是了解他,越被他吸引,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差距,也令她在了解他之时,感到不舒坦。

人生在世,遇见一个合意的人是如此困难。难得她遇见了,对方又不能和她心心相印。若不然,她和黑逸一同入魔道,成为一对情投意合的混世魔头,那景象将会多么美好啊!

“我经常遇到坏人,没人保护得了我,除了我自己,所以我必须变强,而我又只会邪门歪道的伎俩,没有别的路可走。”

“有的,只是比起走快捷方式需要付出更多心血。”黑逸对道门修行之法虽然了解不多,但万法归一,触类旁通,他习武多年,自然清楚所谓修炼有快有慢,得到的成果与付出的代价也不尽相同。

“我没那个空闲,像当初在黑鹰门中,黑厉要将我送给那个满脑肥肠的老男人糟蹋。若是你没出现阻止,我只能用我所知道的方式将他们撕成碎片,而不是如你所愿,慢慢修行找机会脱身!”

幸好黑逸出现了,她才能认识他。这个笑容明亮如阳光的男子太美好了,可惜两人相差太大,飞羽厌倦了和他讨论修行的问题,她才不想受他影响。

黑逸在她身边轻声道:“太强硬的姑娘不讨喜。”

“等我够强大后,管你喜不喜欢,我要你就够了。”飞羽态度强硬地道,“到此为止吧,别告诉我该怎么做,我知道我要什么。”

 

草木渐渐稀疏,脚下的石阶小路已尽,一座座建筑在半山腰的楼宇房屋近在眼前。飞羽仰望入口大门上的名号“芳草堂”三字,诧异道:“我晓得芳草堂,那不是卖药的地方吗?”

黑逸笑容可掬,告诉她:“师门产业。”

“呀?”飞羽困惑地看着他,“你师父不是传授你武艺的吗?怎么会是卖药的?我听说芳草堂在江湖有大大小小数十家分店,这……怎么看都像药铺,是商家,还是什么帮派呢?”

黑逸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像在抚摸一只摇头晃脑的小猫:“家师早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但家眷众多,要养家糊口不得不设法赚钱。”

“于是就开药铺赚钱?”飞羽咂舌,“那你师父还真是做生意的人才。”

黑逸笑而不语。其实师门所在的山林是一处风水宝地,不仅生有许多奇花异草,还有不少罕见的药物。他师父以贩卖珍贵药物营生,退出江湖后,索性专心经营起药材买卖,不料生意越做越好,钱越赚越多,分店也开了好几家。

“先说好了。”飞羽拦住黑逸,与他僵持在大门口,“假如你是想联合你师门的人对付我,我……我会反抗哦!”

这么个娇小的女孩儿,即使踮起脚,人还是不到他胸口那么高,看起来脆弱得不堪一击,他若要对付她,用一根手指就能摆平她了好吧?

况且她注视他的目光那么热切,也许他还不必动手,只要说几句动听的情话就能让她束手就擒。

 

“飞羽,我记得你曾想获得什么力量,然后用这股力量占有我?”

飞羽听他用迷人的嗓音说出“占有”二字,当下张口结舌,脸蛋儿不由得发热。她确实有占有他的想法,至今不仅没有动摇,还巴不得尽早实现这个计划,但对感情,她还很陌生。

当眼前丰神俊朗的男子认真地和她谈论起如此私密的话题时,她免不了像情窦初开的平凡女子那样,生涩、羞涩、不知所措。

“我会对你好的……”飞羽结结巴巴,想打动他的心又不知该说什么话才能让他高兴。

“假如我说,我不能接受你走歪路,做伤天害理之事,你会为了我放弃你的打算吗?”面对不自在的女孩儿,黑逸不禁采取柔情攻势。

他从来不会强迫别人,但他擅长改变别人,用他的微笑和柔软的语调,还有那充满温情的眼神。这些杀人不见血的魅力,比他从小苦练来的武艺,更具效力。

香菱的指责是正确的,黑逸就爱用关怀瓦解别人的防备,等对方敞开真心与他交好了,他反倒会逃之夭夭。

这个坏习惯,在他走火入魔之后,被迫封藏起来了。

如今,回家一趟,遇见一个难以琢磨的姑娘,他的坏习惯又被勾了出来。

“飞羽?”黑逸催促着答案,依然笑如春风。

飞羽皱眉,沉默了半晌,回道:“不行的,就算会被你讨厌,有些事我不得不做,不能为你改变。”

她真的喜欢黑逸,看着他就会着迷,和他谈话很开心,很想与他时时刻刻黏在一起,但那仅以彼此不起争端为前提。

她是个任性的女孩儿,不受任何人控制,即使是她喜欢的人。

“你你你——不要再笑了!”本打算用坚定不移的眼神给对方致命一击,却惊觉自己的决心竟被他简简单单的一个笑容迷惑得东摇西晃,飞羽赶紧别开眼不再看他那俊朗的笑。

“师兄?”山路上,几名少年少女路过,见到黑逸,无不欣喜地打招呼。

“师兄回来了?怎么不进去呢?”

“待在门外做什么,师兄你带人来了?”

飞羽不自觉地松开手,不再扯着黑逸的袖子。黑逸的同门晚辈一拥而上,却没人拿正眼看她。

 

 

三.

飞羽静静地注视着一群人簇拥着黑逸说说笑笑,而将自己挤到一边。被包围的那人对别人也是既有耐心又好脾气,她看着看着,胸口忽然梗塞似的,有些难受。

他对她和对别人真没什么不同,她多希望人前人后都能黏在他身旁,只让他对她一个人好。

阳光灿烂,耳边的欢声笑语却像从另一个天地传来的声音,格格不入的飞羽第一次尝到了失落的滋味。

此时此刻,她彻底动摇了,用力量占有这个男子的念头逐渐淡化。然而,若不强取豪夺,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他有可能心甘情愿地喜欢上她吗?

“飞羽。”醉人的嗓音朝她而来。

飞羽转头,见黑逸微笑着对同门后辈介绍道:“她是我朋友。”

一瞬间,她心花绽放,豁然开怀,顾不得胡思乱想,只知道在黑逸心中她不是个微不足道的丫鬟,也不是个心怀不轨的修魔者,而是朋友。

尽管对朋友这个身份不太满意,但对没有朋友的她而言,难得拥有别人给予的友谊,飞羽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发暖发烫起来。

她深深地凝视黑逸含笑的双眸,如坠酒坛,沉醉不已。

“我带她来看望师父。”黑逸对同门后辈道,“师父此时在何处?”

“这个时候应该在后院的园子里摆弄花花草草,最近师父得了些好苗子,正精心养护着。”

“那我过去了,你们忙你们的。”黑逸打发掉后辈们,便带着傻乎乎的飞羽走进师门,才走几步就发现她神色古怪,一下皱眉思索,一下又开心憨笑,表情变化不定,让他过足了眼瘾。

这个活泼的姑娘真是让人看不厌,比起她拥有的美貌,黑逸更喜欢她坦率的性子,也许比起一般女子强硬了些,但他看得出她直来直去的不会耍心机,比起一般的男子更多了分豪爽。

 

“大少爷。”在他的带领下走到一处繁花盛开的园林路口时,后知后觉的飞羽终于回过神来。

“到了。”他示意她继续前进。

飞羽停滞不动,问:“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来见你师父做什么呀?我见了他老人家之后该有什么表示才好?”

“我师父医术不凡,你若不愿回师门,我请他收你为徒,顺便施术封锁你过去的记忆,让你重新当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黑逸理所当然的话语,让飞羽听得目瞪口呆、眼花缭乱。她瞪了黑逸好一会儿,他却还是笑容可掬,用微笑征服一切的强悍力量,令她觉得比最最危险的道术更有危害。

飞羽不自觉地挪动脚步与黑逸拉开距离。

黑逸见状,眼中的笑意加深。看来要让这个大胆豪放的姑娘打退堂鼓也不是一件难事,只要情况超乎她的预期,她就会退缩,也许她并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和勇敢。

“飞羽,我不会害你。”黑逸开口,轻柔的嗓音依旧温和动听,“我只是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

飞羽脚步一顿,与他的距离就此停在五步之间,她迷惑地看着黑逸。

“你听说过我的一些事迹,知道我为何风评不佳,对吗?”

飞羽眉头微皱,思索片刻,道:“好像是有这回事,花花说你到处留情,情人满天下,是个让女人伤心的男人。”

“呃……”黑逸很尴尬,“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件事。”

“那还有啥?”飞羽整张脸上都是疑问。

“我说的,是我走火入魔一事。”黑逸无声一叹。

 

他因走火入魔,血洗武林的恶行是他一生不容饶恕的污点。虽然与他为敌和被他所伤的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向来崇尚和平的他绝不能容许自己这般心狠手辣。

幸好在他疯狂时,有不少江湖前辈爱惜他是个人才出面相助,多番牵制让他找回理智。这之后,他前往口碑甚佳的佛门胜地,静心调养,学会了压制心魔,控制情绪。

人间情爱因此离他远去,不是他已断情绝欲,而是他心魔未除,不敢轻易动怒、动情。

“正是有过失控的经验,我才明白欲望这种东西,若不加以控制,迟早会因它而酿成大祸。你想成魔,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当你清醒时,想为你的选择后悔却已无可挽回。”黑逸低声述说,言语中溢满关切。

飞羽心窝一荡,明明被打动了,偏又嘴硬道:“假如我不后悔呢?”

“那天,我亲耳所听、亲眼所见,你始终狠不下心伤害那个小尼姑,飞羽,你应该明白,你不适合走上那条路。”

他越来越柔和的语调,犹如渗透岩石的海水,终于将她淹没。

飞羽低下头,失去了反驳黑逸的力气。他关心她,为她好,她何必抗拒他给予的温暖呢?

她自欺欺人地想,自己依然是个任性不羁的女孩儿,没有人能改变她,不过,偶尔听听他人的善意忠告也不错吧?

只是……

飞羽别扭道:“除了伤天害理之外,我不会做别的事了,我师父没教我如何远离邪道。”

黑逸听着,莫名地心疼起来:“让我帮你。”

飞羽咬咬嘴唇,不经意地流露出心中的迷茫与无助,若放弃修行,孤身一人的她该怎么活下去?如黑逸所说的,求助于他的师门吗?

思绪到此,飞羽又有些不甘愿,她可不想当黑逸的师妹,她希望自己能超越黑逸,起码也要与他平等。

“假如,你师父愿意收留我,你是不是就会离开,把我丢在这里?”

“不是丢下你不管,是给你机会,你的梦想不是获取强大的力量吗?”

“你师父又不会道术。”

“你可以习武。”

“那需要多少年才能超越你,称霸天下啊?”

阳光照射下来,飞羽全身暖洋洋的,已经不再抗拒黑逸的好意安排,但他的计划看似艰难,想走快捷方式的她实在不愿接受。

“称霸天下呀……这个目标太宏伟,你一个姑娘家,称霸天下又能怎样?不如改个目标,找个如意郎君早点儿嫁了吧?”

飞羽没来由地脸红了,心想,要是黑逸真心实意地爱她,愿意和她携手相伴一辈子,她会放弃坚持多年的目标吧?

“我可以要如意郎君,也要称霸天下吗?”心思迷乱的她不小心问出了让自己感到难为情的话。

黑逸被问住了。鱼与熊掌要兼得,这是多么贪婪啊……他低头,注视着她蓄满柔柔水光的眼眸,忽然间,他笑了。

她需要接受教导,他需要安心调养,这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此后的进展也不是眼下能预测的,但她的渴望全浮现在那张娇艳的脸上,令他忍不住想达成她的愿望。

“事在人为,飞羽,只要你想要的,为此尽心尽力了,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不过,若她心目中的如意郎君是他,那就恕他无法对这句话负责了。

“你……”大为动容的飞羽语调软软地道,“你对我是不是太好了?还是说,你经常像照顾我这样,照顾别的女孩儿?”

“即使是神仙也照顾不了这世上那么多女孩儿。”

“我不是说全部,我是说……每一个让你注意到的人,你是不是都会对她们这么好呢?”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好不好不是你说的,是别人给你的评价。”

“说过我好的女孩儿们,最后都不会喜欢我。”黑逸苦笑。

 

 

四.

每一次发现被他照顾过的女孩儿对他萌生爱意之后,他会立即抽身,迅速退离,宁愿被憎恨也不肯给予任何希望。时至今日,他仍未遇见一个让自己能与之相濡以沫的女子。眼前的飞羽,对他来说,只是充满了新奇。

他知道飞羽的喜欢带着强烈的占有欲,而他却不想像从前离开那些女孩儿们一样离开她。也许是因为没人像她的目的那么危险,特别需要关照;也许是和她在一起总是愉快的,他见过太多美人,总想以美色压迫他,而飞羽不会。

她是那么的独特,所以他没有立即抽身而去。但,也仅此而已,他无法给她更多。

“你喜欢我吧?若不然,你不会对我这么好。”飞羽小声嘀咕,儿女私情害她心神俱乱,想冷静、想镇定、想从容,想的却都做不到。

黑逸微笑依旧,没有明说。

飞羽抬头凝视着他,充满诱惑的朦胧眼波散发出纯真与勾引的色彩:“我如果听你的话,你会更喜欢我吗?”

“我已经够喜欢你了。”不能更喜欢了,再喜欢下去,就不能把她当妹子看待了。

“我觉得还不够。”飞羽看清了他含笑的眼中一片清澈,不像她早已意乱情迷,霎时间,委屈感占据了她的意识。

她忍不住拉下他的双手,踮起脚,双手环上他的肩。

“飞羽?”黑逸反握住她的手,正要制止她,可接触的刹那却发觉她整个人都在颤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他不由得心软了。

一失神,她的唇已凑近他嘴边。

“想要控制我,是不是得先给我些甜头吃呢?”抢在他意图躲避时,她吻住了他柔软的嘴唇。

他口中有泉水的味道,她沉迷地吮吸着。

以前不明白小情人之间为什么喜欢黏在一块儿亲热,如今才感受到,亲吻、触碰心里喜欢的那个人,滋味是那么好。

她好喜欢,黑逸的味道……

 

鸟语花香,园林前,温暖的阳光洒落在黑逸好看的脸上,他没有抗拒冲动的飞羽,任由青涩的人儿笨拙地索取。这对他来说真是太新奇了,一次次遭人轻薄,他不禁想着自己若抓着衣襟大喊非礼,那情景会不会很有趣?

“啧啧——光天化日的,怎么跑到别人的园子外做起这种事情……”一道杀风景的声音传来。

黑逸忙把飞羽按在怀里,转头一看,只见一位穿金戴银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园林入口,此刻正双手环胸,煞有介事地打量着他们。

“师父。”黑逸察觉到飞羽正从他怀中抬头,看向表情有些猥琐的中年男子,但她的身子却柔顺地贴在他身上,一点儿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哟,又带姑娘回来了,这次还故意卿卿我我的,是来向师父炫耀的啊?”

“飞羽。”黑逸拍拍她的肩,示意她站好。

飞羽忙向中年男子点头致敬。

黑逸的师父复姓皇甫,单字一个显。闯荡江湖时是一位武林高手,金盆洗手后又成了商贾中的富豪,一身本领着实不可小觑。

“你不是在佛门清修吗?”皇甫显拉过黑逸,小声质问,“啥时候又跑出来到处勾搭小美人儿了?”

“前不久二弟大喜,回家一趟,师父,我带飞羽来找你是有要事相求。”

皇甫显看看飞羽,再瞧瞧徒弟:“你们过来这边。”

飞羽觉得黑逸的师父是个挺随意的人,不会摆出长辈的威严,倒有些像同辈人那么亲和。

 

她走在黑逸身后,进了花香满溢的园林,跟着皇甫显走到园林中的一座凉亭内,皇甫显正坐在铺了软垫的石椅上。

黑逸坐到师父对面,飞羽目光一转,坐到了黑逸身边,紧挨着他。

亭中的圆桌上,还有一壶温而未凉的花茶,皇甫显取了杯子为两人倒了茶,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不露痕迹地审视着飞羽。

“小姑娘今年几岁了?”皇甫显亲切地问,随即喝了口茶。

“记不太清楚……”飞羽思索半晌,回道,“我活了好几十年了。”

“噗”的一声响,皇甫显口中的茶水猛地喷射而出。

坐在他老人家对面的黑逸反应灵敏地侧身一闪,那带着花香的茶水就这么不客气地洒落在躲避不及的飞羽脸上。

她娇美的容颜霎时铁青。

“啊,失礼失礼。”皇甫显责怪地瞪向黑逸,“有你这样自己跑开放着人家姑娘不管的吗?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师父你少喷一下不就没事了?”

“老人家定力不够嘛!你发现我要喷的时候应该挡在美人儿身前,怎么可以自顾自闪避呢?”

飞羽默默地拉起袖子,擦脸。

皇甫显尴尬地笑了笑:“小姑娘看起来不像有岁数的人。”

黑逸也颇为惊奇地注视着飞羽。

“我这个身体确实年轻,但我说的是我本人。”真正的她被亲人遗弃,连自己生于哪年哪月都不清楚。

没有人关心她几岁,什么鸡蛋、长寿面之类的生辰礼物,她想都没想过。跟着师父无数载光阴,受尽苦难,每一天都比一年还漫长。

在修炼道术后,她的外貌也渐渐停止了变化,这不代表她真的年轻,而受过的苦也没给她带来心境上的成熟。

她就像一个怪物,不知来历,看不见将来,记忆全是灰暗的,年纪就像噩梦,每次追忆只能想到受苦时那度日如年的感受。

“现在这个身体,不是我。”飞羽认真地说。

皇甫显带着疑问的眼神,落到黑逸脸上。

 

“龙门,我也有认识的人。”待黑逸将前因后果委婉地讲述过后,皇甫显沉思半晌,又道,“虽说道术这东西自古有之,也被传说得神乎其技,但借尸还魂还是比较稀奇的,也颇损阴德。”

皇甫显意味深长地瞥了飞羽一眼。

黑逸像是在维护她似的,立即回道:“我调查过,飞羽如今的躯体是我家中一个声誉不佳的小丫鬟,曾投湖自尽,假如飞羽真是借尸还魂,那么她只是借了个躯壳,原主人早已逝去。”

他说来说去就是想说人不是飞羽杀的,她没有错,如果有错,也是命运的错。

皇甫显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自家徒儿会这么维护那小丫头。

飞羽心中一甜,嘴角也扬起了暖暖的笑:“这的确是因缘巧合,如果我存心夺人性命,也会挑什么公主、贵妇之类的,要不就当男人!夺取皇帝的躯壳不是更有益,何必选一个柔弱无力的小丫鬟呢?”

黑逸无言。家人口中投湖自尽的羽儿被救回来后性情大变,不记得过往的事情,人却变得机灵了。除了借尸还魂,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解释一个人的个性和习惯,在短短时间内怎能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

“既然你的修为全失,应该赶回师门重新修行才是。”皇甫显搞不明白,徒弟带个经历奇特的修行者来找他做啥?“虽然我现在卖药,也有一手人人称赞的医术,但若要我用医术将你的道术救回来,那就太异想天开了。”

“我明白,道术没了就如武功被废,除了重新修炼,别无他法。”飞羽平静地道,“龙门虽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却不是我能依靠的,我师父……已经死了,师门里没有人会接纳我,我不能回去。那个地方只剩对手,没有帮手。”

她的表情不带一丝怨愤,似乎看透了人情冷暖。

“我也听说修道之人,讲究独善其身,不顾他人。而龙门那个地方,道士们招收徒弟,分两种。一种权贵之家的孩子是要小心对待的,以换取人家的供养;另一种无权无势的孩子,就是拿来利用使唤的。”皇甫显又饮了一口茶水。

飞羽若无其事地笑:“我就是第二种。”

 
上篇:第三章:女魔头进化成女流氓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4412)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