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三章
第三章 文 / 庄秦 更新时间:2012-8-10 22:22:20
 

1

 

小DO就这样从离地三十多米的空中走廊上消失了。

我也沿空中走廊向后退到上一座观景台上,但却根本看不到她的踪影。

黄寰宇趴在观景台的防护栏杆上,半个身体都探在了空中。我赶紧拉住他,下面亮着光朝上射的探照灯,探照灯之下,只有黑魆魆的树冠。树冠之下,则是一片模糊的虚空。

难道小DO从观景台上摔下去了?从接近八层楼高的地方摔下去,断然不可能再有存活的希望。但观景台有护栏,护栏外还有缆绳结成的网兜,游客绝对不可能失足摔下去的。

“或许,是她害怕了,不敢再朝前走,于是向后退,退到起点,现在已经回到了瞭望塔?”我猜测道。

“不可能!”黄寰宇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是最后一批游客,我亲眼看到小DO走上第一段空中走廊之后,景区的工作人员已经关上了瞭望塔起点处的铁门。铁门是从外面关上的,小DO绝对没办法从瞭望塔回到地面。”

“如果不是回到瞭望塔,难道她真的摔下去了?”我犹豫地说道。

黄寰宇不愿接受这个说法,他宁愿相信小DO是因为害怕,所以向后退到了瞭望塔。

于是我和黄寰宇一起,沿着空中走廊向后退去。向后退的过程中,黄寰宇走得相当快,几乎健步如飞。只不过片刻的工夫,我俩便回到了起点处的瞭望塔。

瞭望塔的空中走廊入口处空无一人,铁门紧紧关闭着,哪有小DO的影子?

黄寰宇差点瘫坐在钢制的踏板上,嘴里喃喃念道:“小DO,真的失踪了。”

 

2

 

遍寻小DO未果,我和黄寰宇只好垂头丧气地沿空中走廊来到了终点。

终点设在一棵巨大的望天树之上,盘旋而下的钢制台阶与起点处一样,结实牢固。

舅舅他们等待在下面,当听到小DO失踪的消息后,每个人都变了脸色。

舅舅赶紧摸出手机报警,但老邱和赵乾坤同时拽住舅舅的胳膊,阻止了舅舅的行动。

老邱阻止报警,是因为他身为景区员工,出了这种事,他必须先通知景区领导,再让领导决定是否请警方介入。而赵乾坤则是担心警察来了之后,会惹来很多麻烦,毕竟小DO是娱乐圈人士,万一只是虚惊一场,只怕到时候收不了场。

不过,看现在的情形,几乎不存在虚惊一场的可能性。

景区的刘经理很快就赶到了现场,他是乘坐电瓶车从景区宾馆赶到这里来的。

他听完我和黄寰宇语无伦次的叙述后,沉吟片刻后,很自信地说道:“在空中走廊那个发生意外失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特别是观景台那儿,有护栏与网兜的双重保护。如果杜小姐真是在那里失踪了,就只有一个可能性,她是自己踩在护栏上,向外跃出,越过了网兜的保护。也就是说,她是自杀的。”

“这怎么可能?!”黄寰宇急了,“小DO怎么可能自杀?她的歌唱得那么好,事业正如日中天呢,DO-DO-DO的唱片一张比一张热销,她怎么可能自杀?”

可是,我却注意到,小DO的经纪人赵乾坤,此刻却默不作声,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似乎陷入了沉思。

舅舅也留意到了赵乾坤的异象,立刻问道:“赵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你是不是对小DO自杀的事,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赵乾坤。

赵乾坤开始不停地流汗,衬衫很快就湿透了。

静默了足足一分钟之后,他终于犹豫地说道:“小DO最近的情绪是不好,她……陷入了一场情感纠葛之中……”

“情感纠葛?!”

听到这四个字,最失望的,恐怕莫过于黄寰宇了。可人家小DO已经成年了,找个男朋友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当然,无论如何,小DO都不可能看上黄寰宇这个小屁孩的。别忘了,黄寰宇才十三岁呢。

而刘经理和老邱显然松了一口气。如果小DO是自杀的,那么景区就不需要负担任何责任了。护栏与网兜,景区已经尽了自己的防护义务,但如果有人一心求死,任何防护都是没有用的。

舅舅顿了顿,对赵乾坤说:“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赵乾坤点了点头,答道:“其实,在两个月前,小DO就在网络上,与一个男人开始了一段虚拟的恋情……”

哦,原来是网恋呀。

舅舅立刻抓住了赵乾坤话语里的关键词,问道:“你怎么能确定小DO是两个月前开始网恋的?为什么不是三个月前、四个月前?”

赵乾坤苦笑道:“你们也知道,小DO与另外两个女孩,所成立的少女演唱组合,是我们经纪公司进行重点营销的对象,为公司创造的利润也很令人满意。所以。我们必须时刻掌握她们的动向,以及她们的心理。”

为了掌控成员的心理与动向,赵乾坤使用了一些出乎常理的手法。

赵乾坤为三位成员各提供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让她们平时使用。而在电脑里,赵乾坤偷偷种下了一个木马病毒。只要三位姑娘打开电脑,赵乾坤就能在自己房间的电脑上,看到她们究竟在网上干什么。

正是在两个月前,赵乾坤第一次见到小DO在网络上,与一个叫“望天树”的男孩聊天。“望天树”的资料显示,他21岁,登记的地址为云南西双版纳勐腊县望天树景区。

小DO与望天树聊得很投机,望天树很幽默,有时还会显得很睿智,有着一种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稳重。小DO时常会谈到自己在歌唱事业中的迷茫与困苦,望天树总是及时加以开导,并给予鼓励。

小DO渐渐堕入情网之中,好几次提出要与望天树见面。可是望天树总是找出种种理由,拒绝小DO见面的请求。

这段时间,DO-DO-DO正好录完了新专辑里,歌曲正在后期混音制作中,所以三位成员也就得到了一段难得的休整假期。小DO利用这段假期,在没有告知经纪人的情况下,孤身一人来到了望天树景区,希望与网络上的恋人望天树见上一面。同事,小DO也没把自己的西双版纳之行透露给望天树,她大概想给对方一个意外惊喜吧。

赵乾坤当然不希望身为少年偶像的小DO这么早就堕入情网。恋情一旦公开,肯定会有小DO的粉丝提出抗议。当他发现小DO在网络上订了去西双版纳的机票后,立刻决定阻止小DO的行动。但他也知道,单纯的阻止,只会滋长小DO的叛逆心理。所以他也跟着订了一张去西双版纳的机票,提前来到景洪国际机场。

在机场,赵乾坤截到小DO后,语重心长地劝小DO要以事业为重,网络上的恋情是靠不住的。可小DO却执意登上了去望天树景区的旅游车,赵乾坤也只能在无奈之下跟着来到了望天树。

昨天夜里在景区宾馆里,赵乾坤再次监控到小DO在网络上与望天树的对话。一开始,小DO和望天树还聊得蛮开心。但当小DO终于忍不住说自己就在望天树景区宾馆的时候,对方的头像突然就变黑暗了。

“没人知道坐在互联网对面那台电脑前的,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说不定与小DO聊天的望天树,是个一边抠脚丫一边打字的猥琐老头,也说不定望天树根本是个女人,只是一时无聊,才装作男人在网络上找美女聊天。”赵乾坤忿忿地说道。

虽然我们都对他监控小DO一事感到不满,但最让我们生气的,还是那个网名叫望天树的人。他为什么这么不负责任?既然小DO来到了望天树,就算他不喜欢小DO,见上一面又有什么关系呢?哪怕是个猥琐老头,或是一个女人,见一面难道会死吗?

可是,小DO却走了牛角尖,哀莫过于心死。

看来小DO果然是跃下空中走廊,寻了死路。

黄寰宇忍不住抽泣了起来,上官小商把他搂在了怀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

但舅舅却说:“不管怎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必须要找到小DO的尸体,才能证明小DO是不是自杀了。”

听到尸体两个字之后,黄寰宇哭得更伤心了。

 

3

 

望天树景区的设备还真很给力。没想到那些挂在空中走廊下方的探照灯,竟然还是全电脑控制的,刘经理让手下去入口处的瞭望塔上按了一下按钮,探照灯就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全部变作朝下探射的光源,把空中走廊下方照射得一片通明。

虽然探照灯下全是树冠,但光柱透过树影之后,依然能将附近映出了大概。

刘经理率领着三十多位员工,一边撒着驱蛇的雄黄粉,一边钻进了原始雨林之中。出于安全的考虑,我和黄寰宇、上官小商被刘经理留在了瞭望塔上,其他人则一起进入雨林搜索小DO的尸体。

原先在瞭望塔负责售票的那个员工,也留在瞭望塔上陪我们。

这位员工向我们证实,锁好铁门后,他一直都守在瞭望塔下,并没看到小DO从瞭望塔下走下来。而他之所以会一直守在瞭望塔下,是因为他被那个胖子作家庄秦逮住了。庄秦塞给他一包香烟,然后死皮赖脸地请他讲一点附近哈尼族村寨里流传的鬼故事。看在香烟的份上,这位员工在瞭望塔下和庄秦聊了很久,直到附近骚动起来,刘经理打来电话要求集合时,他才找到把庄秦赶走的理由。

原本我寄希望于万一小DO有一手开锁的绝活,说不定没自杀,只是想办法打开铁门,独自一人离开了。但听到这位员工的叙述后,我只得更加确信空中走廊是小DO最后一次现身的地方。

我们在瞭望塔上等待的时候,那个胖子作家庄秦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跑到了瞭望塔上。他给外面带来了盒饭,嬉皮笑脸地说:“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肯定一直没吃饭吧?看我想得多么周到。”

可我们谁都没心情吃饭,小DO就这样从我和黄寰宇的视线里失踪了,我们却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如果我和黄寰宇能够早一点发现小DO的情绪有点不对劲,说不定能阻止这一切的。

庄秦见我们没食欲,他倒好,自顾自打开一盒盒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酸酸辣辣的味道飘了过来,他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着:“空中走廊下的那片雨林,没有栈道,但却有不少小兽踏出的兽径。这段时间没下雨,所以也不湿滑,撒了雄黄粉后,起码搜索人员的安全是没问题的。”

黄寰宇突然大发雷霆了:“死胖子,你能不能别说了?现在小DO还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呢!”

“从空中走廊跳下来,还能有活的吗?”庄秦满不在乎地说道,“当然,她也有可能不是从空中走廊跳下来的。”

“也有可能不是从空中走廊跳下来的?”我吃惊地问道,“那她是怎么从空中走廊消失的?”

庄秦顿了顿,不紧不慢地答道:“也有可能是外星人突然出现,然后掳走了小DO。”

“去你的!”黄寰宇愤怒了,冲到这个死胖子身边,抓起庄秦手中的饭盒,一把扔下了瞭望塔。

庄秦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嘀咕了一句:“黄寰宇啊黄寰宇,小DO失踪之前,最后一张照片是和你一起拍的,以后一定会很值钱,很值钱!”

死胖子这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惹得连我都想狠狠揍他一顿。

 

4

 

舅舅他们大概是接近晚上十点的时候才走出了雨林。

当我看到舅舅时,立刻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全身的衣物都湿透了,但他却似乎很郁闷,也很迷茫。

黄寰宇最先走过去,迟疑地问:“周叔叔,找到小DO了吗?”

舅舅摇了摇头,答道:“真奇怪,我们在观景台下找了个遍,都没找到小DO。然后我们又把搜索范围扩大到前几段空中走廊之下的区域,然后再左右散开五十米,可依然没找到。”

“难道当时小DO跳下去之后,还活着……”上官小商问。

舅舅犹豫了一下,又答道:“在空中走廊下面,我们没找到有人坠地的迹象,也没发现有血迹。”

“啊?!”我叫到,“难道小DO并没从空中走廊跳下去?她真是在观景台上离奇失踪了?”

舅舅再次摇了摇头,说:“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在一旁的庄秦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就知道,一定是外星人!一定是外星人掳走了小DO!第三类接触,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

我们所有人都狠狠瞪了庄秦一眼,这个死胖子终于不敢再说话,灰溜溜地躲到了一边。

黄寰宇的表情很复杂,一方面他为大家没找到小DO的尸体而庆幸,说不定小DO还活着呢;而另一方面,现在小DO才真叫做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为小DO的命运而担忧。

过了一会儿,赵乾坤与老邱、刘经理一起来到了瞭望塔上。

赵乾坤的表情,与黄寰宇有着惊人的近似。当然,他们的心情也差不多是一样的。

而老邱和刘经理到瞭望塔来,则是请我们回景区宾馆,他们已经安排了两辆电瓶车来接我们。

昨天住宿在景区宾馆的客人,已经有一些人离开了,宾馆为我们腾出了两间客房,刘经理询问我们要不要搬回去。

但黄寰宇似乎有点不愿面对与他有着同样心情的赵乾坤,所以他决定回龙老爷爷的龙庭客栈去住。当然,我和舅舅、上官小商也得听他的,一起回客栈去住。不过,客栈的住宿条件其实还算不错,让人住着也挺舒服的。

在回补蚌村寨的电瓶车上,所有人都没说话,就连那个如话痨般的死胖子庄秦,也一言不发。但他一直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并非出于忧伤。说不定,他正闭眼构思着他那篇以望天树为题材的恐怖小说《望天树杀人事件》吧。

只是不知道他昨天夜里萌生写作灵感的时候,是否能够猜到今天在望天树上的空中走廊中,竟然真有人离奇失踪人间蒸发了。

 

5

 

电瓶车在补蚌村口停了下来,我们下车后,刘经理向我们挥了挥手,说他还得去景区的旅游商店处理一点急事,就不送我们了。当然,赵乾坤会继续住在景区宾馆里,但他今晚能否安然入睡,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舅舅、黄寰宇、上官小商和庄秦五个人,在夜幕中摸黑向龙头客栈走去,路边房屋里传来了声声犬吠。犬吠的声音愈演愈烈,此起彼伏,听到犬吠声,附近的木头屋主人纷纷打开房门,朝外张望,见到庄秦后,他们才热情地问了声好,并招呼狗不要再叫了。可虽然主人发出了指令,但那些狗还是发了疯一般吠叫着。

黄寰宇不禁诧异地说:“昨天晚上我们第一次走入村寨里,这些狗都没有叫,为什么今天晚上却叫得这么凶呢?”

庄秦立刻回答道:“昨天你们是在刘经理的带领下走进补蚌村寨的吧?那些狗没叫,是因为刘经理经常到补蚌村寨里来,景区是村寨的友好合作共建单位,在狗狗们看来,刘经理已经是他们熟悉的人了。”

“这说明了什么?”黄寰宇不解地问道。

“补蚌村寨里的狗狗们,有一个奇怪的特性,只要嗅到了有它们熟悉的气味,就不会吠叫。反之,则会叫个没停。昨天你们进入补蚌的时候,正是因为有刘经理在,所以它们没有吠叫。而今天,虽然我在这儿已经待了几天,但在狗狗们看来,我依然是陌生人。现在我们五个人当中,并没有狗狗熟悉的气味,所以它们才会叫得如此厉害。”

哦,原来如此。

经过了这段小插曲后,很快我们面前就出现了龙老爷爷的身影。他看到我们后,热情地招呼道:“听到犬吠,我就知道是你们回来了。”一听到他的声音,那些狗果然立刻就不再叫唤了。

回到客栈,龙老爷爷让他的那对侄孙儿孙女龙氏兄妹为我们端来茶水和简单的饭菜。

累了一天,都快十点半了,我们从中午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呢。虽然心情不太好,但还是拾起筷子,没滋没味地朝肚子里塞东西。庄秦在瞭望塔里明明吃过盒饭,但现在又死皮赖脸地和我们挤在一起,享用起晚餐。

难怪他长得这么胖,每天不吃五顿饭才怪。

吃饭的时候,龙老爷爷也端坐在一旁,他一边看我们吃饭,一边点上一杆旱烟,对我们说:“雨林里发生的事,我也听说了,真是不可思议,一个女孩子竟然凭空从离地八层楼高的空中走廊消失了,简直跟志怪小说里写的一样。”

我们谁都没说话,惟有庄秦兴奋地答道:“是啊是啊,看来这件事只有用外星人绑架事件来解释了。”

对于他这种漫无边际的谬论,我们都懒得驳斥。

而龙老爷爷也赶紧岔开话题,说:“刘经理肯定是最不好过的一个人,你们知道吗?今天不仅雨林出事了,就连景区售票处旁的旅游商店也出事了。”

“哦?!”舅舅感兴趣地问:“旅游商店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天黑之后,大部分景区工作人员都被刘经理叫到核心景区里,去空中走廊下搜索那个失踪的女孩,旅游商店里只留了一个小胖子保安看守。那小胖子本来就是个瞌睡鬼,见领导不在,就合拢卷帘门,躲在屋里睡觉。”

龙老爷爷所说的那个小胖子保安,我们今天早晨在旅游商店也见过,那小子本来就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没想到做事果然不靠谱。

话说,那个小胖子保安大概睡了一个小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他睁开眼打开日光灯,只见商店内的大堂中,窗户下出现了一堆破碎的玻璃。

昨天夜里,有人砸碎了两块玻璃,让小胖子挨了刘经理好一顿训,没想到这会儿又有人砸碎了剩下的两块玻璃。小胖子气坏了,真是欺人太甚,这次说什么也要抓住那个砸玻璃的人,狠狠出一口恶气。

于是小胖子拉开卷帘门,拎着手电筒和电击棒冲出了旅游商店。他在停车处里转了一圈,却没发现任何人影,当他回到旅游商店的时候,立刻发现最醒目的那堵墙上,盛放见血封喉树皮衣的玻璃盒被打碎了,里面那件珍稀的树皮衣也不见了踪影。

“啊?!树皮衣被偷了?!”庄秦最先发出了一声惊叫。

我记得昨天他说过,在他的新小说《望天树杀人事件》里,树皮衣会作为一件很重要的道具出现在文中,可没想到树皮衣居然这么快就被盗走了。他真是个乌鸦嘴,空中走廊失踪事件他也曾经预言过,然后小DO真的在空中走廊上失踪了。现在树皮衣也被盗了,真不知道他该做如何感想。

还是舅舅问得专业:“那附近出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吗?”

龙老爷爷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尴尬,他沉默片刻后,答道:“景区怀疑是我们村寨里的某个乡民喝醉后做的好事……”

昨天那个小胖子保安也做过同样猜测。

龙老爷爷又说道:“其实我也有这样的猜想,毕竟民族村寨里喜欢喝酒的人不少,喝醉后做糊涂事的人也有。但是,景区也认为,有可能是某个陌生人干了这件‘好事’。”

“景区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因为,有人记得,在事发时,寨子里的狗叫了。”

我们也见识过补蚌村寨里的狗叫,只要有熟悉的人同行,即使很多陌生人路过,寨子里的狗也不会叫。但如果只有陌生人路过,那些狗铁定会吠叫的。

“有村民证实,他们听到过两次狗叫,经过核实,两次狗叫恰好一次是在事发之前,另一次则是在事发之后……”

舅舅立刻做出反应:“也就是说,是一个待在寨子里的陌生人,在事发前离开寨子,去了旅游商店,偷了树皮衣后又返回了寨子里?”

龙老爷爷的脸色变得更加尴尬,他瞄了一眼正为我们端来普洱茶的侄孙儿孙女之后,停顿了一下。龙氏兄妹大概认为我和黄寰宇是小孩子,肯定不会喜欢喝普洱茶,所以给我俩上的是鲜榨的橙汁。等他俩离开饭堂之后,龙老爷爷才继续说道:“其实,我还是认为,是寨子里的醉汉偷走了树皮衣。”

“呃,你刚才不是说,两次狗叫声不是证明了,是躲藏于寨子里的陌生人干的吗?”

龙老爷爷苦笑道:“约莫在事发之前的时候,我觉得双腿有点酸痛,于是叫我的侄孙日昇帮我去寨子外马路边的草药铺打点药酒回来。在草药铺旁,有个小食店,食店外摆了一台电视,日昇打完酒,朝电视瞄了一眼,电视正在演一场直播的球赛。”

说起来,龙老爷爷所述的那家小食店,我们今天早上就曾经在那里吃过很美味的捞面。旁边的那家草药铺,我似乎也有点印象。

“日昇看了十多分钟球赛之后,便直接回来了。我算了算时间,乡民们听到的那两次犬吠,恰好正是日昇外出打酒一来一回的时候……”

龙老爷爷皱着眉头,有点说不下去了。

而饭堂外突然传来了龙日昇的声音:“我的确在旅游商店出事前和出事后的时间段,曾经来回经过了村寨,引来了犬吠,但树皮衣绝对不是我偷走的!从寨口到旅游商店,单程起码要步行五分钟,来回则需要十分钟。而我在草药铺打酒、小食店看电视,身边都有寨子里的人,他们能证明在那个时间段,我并没离开他们的视线。”

龙日昇虽然端完茶就离开了饭堂,但他一直都站在走廊上,听着我们的对话。看得出来,他一定是个很倔强的大哥哥。

这时,沉默很久的黄寰宇突然发言道:“这么说来,我觉得说不准有两种可能性呢。一种可能性是,树皮衣被寨子里的醉汉偷走了;另一种可能性,则是陌生人偷走了树皮衣。陌生人恰好利用了龙家哥哥外出的时候,紧随他外出,偷了树皮衣后,又赶回寨口,再次紧随龙家哥哥身后,回到寨子里。”

“不可能!第二种可能性绝对不存在!”我反驳道,“龙家哥哥在小食店停留看球赛,是突发事件,外人决不可能提前猜到,所以不可能来回都跟着龙家哥哥进出寨子。所以,我认为还是醉汉偷走了树皮衣。”

舅舅赞赏地看了我一眼,看来他也同意我的这次推理。

不管怎么说,既然有草药铺和小食店的村民作证,龙日昇决不可能是偷走树皮衣的贼。

而庄秦这时突然发问:“龙老爷子,那件见血封喉树皮制成的树皮衣,到底管多少钱呀?”

龙老爷爷答道:“如果是在过去,这件树皮衣一点也不值钱,只要找到见血封喉树,剥下树皮,进行浸泡冲洗,再硝制鞣制之后,就能裁剪成一件树皮衣。不过,到了现在,树皮衣就管钱了,因为见血封喉树越来越少,上次进行林业珍稀树种普查,整个望天树地区,就只剩了三棵见血封喉树,所以没法再制作这样的树皮衣了。”

——说起来,那三棵见血封喉树,今天我们在望天树的核心景区里,还曾亲眼看到了的。

“那到底管多少钱呀?”庄秦追问道。

“大概,十来万吧。”龙老爷爷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庄秦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这个贪心鬼!

哼,看了他的表情,如果不是事发时他与我们待在一起,我还真会怀疑是他偷走了那件树皮衣。

 
上篇:第二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166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