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六章【错爱】
第六章【错爱】 文 / 浅色薇 更新时间:2012-8-24 19:53:57
 

——爱情不是你以为的两情相悦,配不配拥有只有自己知道。

 

林安夏心里的那块石头依旧堵在那里,加上失眠,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在洗脸的时候忽然想起,今天已经是月初,也是她正式任职设计部主管的日子,但她却提不起一点精神,即便是化了妆也依然掩饰不住脸上的倦意,来不及多做功夫,她便赶去了公司。

在人事部办手续差不多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有了自己的印章和独立的办公室,并没有感到开心,从人事部出来正好到例会时间,然后一刻也不停留的赶到会议室。

刚坐下就感觉到一道目光正在注视着她,随即才发现那是一张新面孔,坐在顾铭右手边的位置上,十分精致的五官,画着无懈可击的淡妆,表情看起来十分沉静,眼神却有一些深邃。林安夏友好的朝她笑了一下就开始研究手里的文件,心想那一定就是八妹口中的黎浅月了,不过她和八妹口中的样子又似乎有太大出入,她很漂亮,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到的美丽,看起来安静而深沉,眼睛里自有一个复杂的世界,并不如传说中的飞扬与蛮横。

看来有时候流言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她完全不能把眼前这个内敛的女人与传说中凌厉狠决的女人联系起来。

会议开始之前顾铭冷冷的开口,“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副总黎浅月,这个月开始正式任职。”

从头到尾他没有看她一眼,也没有说“欢迎”之类的词语。

黎浅月站起来,她穿着prada修身的职业套装,贴身的剪裁完美的衬托了她玲珑的身材,带着大方得体的笑容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黎浅月,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非常的简洁利落,随即她就坐下,表情始终保持着淡然而宁静,眉眼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风情,有好几次她都将目光转移到林安夏身上,毫无顾忌的,但又没有包含一丝情绪,这让林安夏有些不自然,她从来都不喜欢被人这样直视,一时只觉得如坐针毡。

不过好在,例会只开了半小时,回到办公室她去原来的办公桌上收拾了一下,顺便接受了同事们或真情或假意的恭喜,就搬去了新的办公室。那是单独的一个办公室,不太大,但很清静简洁,收拾了一下就坐下来,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内容想了很久,不断的删除然后继续,最后终于才完成,想了一下她按下发送键。

那是发给夏泽宇的短信——

小宇,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姐姐希望你永远要看到希望,还有,姐姐会永远在你身边。

很简短的短信,她却发得很艰难,他一直在她面前表现得像个不谙世事简单快乐的孩子,直到她偶然发现了他的秘密,而他却反过来安慰她,那对她来说更是一种无形的折磨,她知道他一定隐瞒了她很多事,既然他不愿说起,她也就不会逼问,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能看到他开心的生活,但是她却不知究竟该如何说,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笨拙,最后她还是发出了这条短信,虽然简短,但却包含了她最真实的愿望。

发完短信不久后短信的提示音就想了起来,她有些紧张的拿起电话,是小宇的回复:姐姐,我知道的,今天临时有事又不忍心吵醒你所以就先走了,别生气哦。后面加了一个可爱的笑脸,她看着手机屏幕就跟着微笑起来。

放下电话刚准备开始工作时就听到敲门声,声音缓而轻,没有多想她就说:“请进。”

来人却是黎浅月,脸上带着淡淡礼貌的笑容,轻巧的双眼打量了一下她的办公室,然后再转移到她脸上,“听说林小姐升职,今天也是第一天上任?”

林安夏赶紧站起来,有些不解她的来意,“是的,是第一天。”

“看来我们还真有缘,我刚来,以后肯定还会有很多地方请教你,希望林小姐不要介怀。”一双美目看着她,满含期待。

倒弄得林安夏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黎总言重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不必客气。”

黎浅月听后对着她展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有劳林小姐了,另外,在只有你我的情况下叫我浅月就行了,黎总听起来太过老气。”

语气自然而从容,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林安夏再一次肯定八妹口中的传言绝对是不真实的,至少,她是不信的。

“好,浅月,你也可以叫我安夏。”她也不是扭捏的女子,即使觉得有些不太自然,但好意从来不会拒绝。

“你果然不一样,或许我们会是朋友,安夏。”黎浅月感叹。

“我很荣幸。”

黎浅月走后,林安夏继续之前没有完成工作,她觉得那个女人大气,从容而自信,眉眼间更有一种别样风情,她知道,那是一种无法磨灭的孤单感,已经融入身体成为一种摆脱不掉的情愫。

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孤独的人,它已经成为一种无法抑制的病毒,快速在人群里传染开去,一旦沾染,便很难根除,她就是其中一个不治患者,甚至连治疗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想到这里,她自嘲的笑了笑。

又有多少人自知。

 

当顾铭正在办公室看文件的时候有人没有敲门就直接走了进来,他没有抬头,只是眉头微蹙的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眼前的女人已经站在了他办公桌的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表情很平静,声音里带着一丝隐忍,“我知道你不情愿,但是顾铭,你记住,我只是来拿回我应得的。”

黎浅月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眼神一瞬间变得犀利起来。

顾铭放下手里的文件,抬起头来直视她,“我以为在国外三年你的脾气会收敛一点。”冷冷的语气,唇角带着一丝嘲弄。

黎浅月轻轻的笑笑,“那是你不知道,哦,我忘了,我的事,你是从来都不会关心的。”

“那倒是。”顾铭低下头重新审理手中的文件,再也不看她。

面前女人的脸依然保持着完美的笑意,“你知道,当初我是为了谁去美国。”

顾铭没有说话,拿起笔在一份文件上潇洒的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即文件被拿走。他镇定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发现她也毫不退缩的看着他,“不过这三年让我想通了一件事。”

停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那就是,顾铭,我非你不可,从十六岁开始,我就已经爱上你,而且顾伯父告诉我,我早晚会嫁给你,所以也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认定了我会是你的新娘,如今,想抽身,已经太迟。”

“那是你的事,你要知道,没有人可以逼我做任何事。”顾铭往后靠,脸上是一种比平时更加冷漠的表情,深邃的眼睛里有不可动摇的神色。

黎浅月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无懈可击,“我当然知道,但是你也阻止不了我做任何事。”

不打算再跟她纠缠,顾铭继续拿起手边的文件翻看。

“设计部的林安夏,听说三年前是你私自招进来的,而且这么短时间就升职,似乎有些不简单。”她故意说得云淡风轻,但又深藏暗涌。

顾铭闻言抬起头,眼睛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你好像管太多了,这是我的公司,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看来你还是没有变,总喜欢和下属玩暧昧。”黎浅月盯着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

顾铭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但表情却变得让人不寒而栗,“你还没资格管我的事,要是你还这么不识趣,我会让你从这里滚出去。”他的声音已经冷到了极点。

“是吗?”黎浅月朝他莞尔一笑,“但是我只想告诉你,我再也不是三年前那个黎浅月了,而且,我并不怕你。”

说完就转身姿态优雅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顾铭,眼睛里迅速凝聚起大片的黑色。

 

黎浅月从顾铭办公室出来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离顾铭很近,透过一扇玻璃窗她甚至可以看到他一贯冰冷的侧脸,她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么多年,值得吗?

这个问题她曾经问过自己很多次,但从来没有答案。爱情也许从来没有值与不值,只有执与不执。虽然他永远都如这般冷漠的对待自己,但她却依然无法忘记他,她曾试过远走异国他乡,用那种致死的孤独来磨灭对他的眷恋,但可悲的是,她发现自己错了,除了愈发的想念他,她竟无法做到任何。

那个时候她刚满十六岁,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对爱情有着模糊的概念。直到某一天被爸爸带到顾伯父家去参加他的家宴,坐在座位上,她才发现对面坐着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异常英俊,但脸上却挂着冷冷的表情,似乎对所有事都不关心,那种疏离感让她对他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仰望的感觉。

那时的顾铭,符合她青春期所有对男孩子的幻想,冷傲,英俊,对人和事都有一种天然的疏离感,就那么心动了,十六岁的年纪,说心动,就心动了,浓烈得如同六月骄阳。

她永远猜不透他想法,不过十七的少年,仿若已经看破世事般,有自己孤单的小世界,而她永远在他的世界之外,但她却因为这点更加不会放弃,在她的世界里,越是得不到的,她越是有兴趣,所以她从来没有停止过追逐。

偶然她从爸爸那里知道了他身世,在愕然的同时,她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疼痛感。有些不可思议,但却是真实的存在,很难想象,在外人看来如天之骄子般的他,十三岁以前却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她根本无法想象他曾生活过的世界,她不了解他的过去,但却想占有他的将来。

再也没有人能让她经历这样伤痛的爱恋,能让她放下大小姐的姿态苦苦追寻。

直到后来她看见他和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他牵着她的手,而女孩微微的靠着他,非常亲密的样子。她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她的骄傲和自尊容不下这样的事情,于是她气急败坏的冲过去狠狠的扇了那个女孩一个耳光,却被顾铭一把抓住手腕,那种力度疼得她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他眼睛里透着危险的光,她记得当时他只冷冷的说:“黎浅月,不是所有人都要为你的任性买单,也不是所有你要的都能得到,你如果再来纠缠,我绝不手软。”

说完就要带着在一旁委屈流泪不知所措的女孩离开,但是她哪里有过被当众羞辱的经历,那种被妒忌与气氛冲昏头的感觉让她不顾一切的冲向校门口马路上的车流中,她倔强又骄傲的看着他,眼神决绝,“顾铭,如果我愿意为你去死呢?”

但是最后他终于还是将她从车流里拉了出来,他的手不同与他脸上的冷,而是带着黏湿的温度。她在心里偷偷的高兴着,至少,他不愿看着她去死,那么他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在乎她吧。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低姿态,为了一个人,低到尘埃里去,但她却爱极了这种感觉,那是她人生里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有些疼,有些酸,有些涩,可她唯一可以的确定的是,她不会轻易放手。

当时他的脸色冷得吓人,抓住她的手腕的力道依旧惊人的大,到路边他狠狠甩开他的手,眼神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如果你要死,别死在我面前。”

冷冷的抛下这句话他就走了,再也没有回头,那是十七岁的顾铭,至始至终没有给过她一丝温暖,甚至连一个笑容都没有,但她就是爱了,并且至死不肯回头,那一天她就那样直直的看着他的背影,夸张的笑了起来。

顾铭,你必须是我的。她在心里默默的说。

后来,他参加完高考就直接去了日本,一去就是四年。回国后,他彻底离开了顾家,靠自己的力量开了一间小公司,他很有魄力,公司在两三年之内已然有了不小的规模,他比四年前更清冷了,整个脸部轮廓变得更加尖锐立体起来,多出了几分男人的气息,但眼睛里的黑,却从未褪色,从见到他那一刻起,她的心跳便超出自己的预期。

她开始经常出没于他的公司,他身边依然有各色女人出没,但大部分都在她还来不及有所动作时都已经消失,只有后来出现的乔伊,她是顾铭的秘书,娇小玲珑、楚楚可怜的样子,眉眼间流露的风情与得意让她气极。

当时她是趁顾铭不在公司的时候杀过去的,身边还带了两个保镖,当然,士气还是要拿出来的,她想也没想的上去就对着那女人左右开弓,全公司的人都为之一震,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当时那女人也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并不敢反抗。

“你如果还敢继续勾引顾铭,我会让你从这世界上消失。”她语气里的阴冷让人一听就知不是开玩笑,那女人流着泪满眼惊恐的看着她,不想这个时候顾铭却回来了,他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冷冷的眼光如一把锋利的剑在她身上辗转,“我说过,你如果再来纠缠绝不会手软。”

但她偏偏就不信,冷哼一声,“顾铭,你必须是我的!”她说得斩钉截铁,气急败坏,一如她骄纵的本性。

顾铭扬起手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巴掌,那种力度让她整个身体都跟着往后倒退了几步,那种痛她至死不忘。

“滚!我最后说一次。”顾铭的黑眸一紧,浑身上下透出危险的气息。

她捂着脸,眼泪掉下来的同时,嘴角却泛着冷冷的笑,然后就踏着高傲的步子转身离开了,那是她最后挽回自尊的方式。一想到这么多年来的追逐在他眼中原来是这样的不堪,她的心瞬间就死去,她决定离开,也许去一个没有他的地方她才能彻底忘掉他,那是她从少年时代就一直停留在心底的人,她曾放下自己的骄傲与自尊不停的追逐在他身后,她也曾用尽各种手段去赶走他身边的女人,她更曾放下自己大小姐的脾气,在他面前低眉顺眼,低声下气,但最后,换来的不过是这个结局。

他从来就不屑于她。

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的心已然冷却,于是她去了美国,以为可以用这种在异国至死的孤独与冷漠就可以磨灭对他的感情,但她失败了,除了那种日益加深的思念与痛苦,她没有得到任何,所以她回来了,再次站在他的领土上,她淡淡的笑了,既然命运早就安排好了每一出戏,那么,她又有什么能力罢演。

爱是一颗毒瘤,一旦生长,便会逐步腐蚀蔓延,所以她,早就没了退路。

 
上篇:第五章【秘密】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0736) | 推荐本文(7)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