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五章 请原谅我的无情,如果我还能最后保护你一程
第五章 请原谅我的无情,如果我还能最后保护你一程 文 / 卓尔 更新时间:2012-8-24 21:38:52
 

绝望掩埋了希望

时间带着假象流淌

独自在黑夜里寻找

那份遗落的坚强 太平常

假象都被珍藏

落叶飘零的秋天

带不走的是夏伤

看不破的永远是真相

想要退后模糊了牵强附会的伤

回忆旁白泪水的信仰

 

《夏伤》—— sara

 

 

【1】

 

自从银月事件之后,曹静静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出现了。罗依棠掐指算着,她每天走出校门都会习惯性地寻找曹静静的踪迹,每次她都故意用漫不经心的眼光去搜寻,生怕曹静静真的站在那里了会看穿她。可是曹静静没有出现,罗依棠的眼神里还是浮现起了几丝失望,看来她是真的放弃了,罗依棠虽然达到了目的,而且这和那天去银月的路上自己的预想的结果一致,但她还是忍不住有一丝惆怅。

“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来……”罗依棠从教室的窗口向校门口望去,很快她又在心底责骂自己的软弱,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还愿意来?罗依棠叹了口气,继续看着黑板上的鬼画符。这些奇怪的几何图形,她看着觉得很熟悉,但是完全不明白。曾经数学是她喜欢的科目,以前的她是一个门门全优的学生,老师和同学们都宠爱她,她高高在上,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成功的学生,享有一切殊荣、关爱,甚至是羡慕的眼光都令她很有满足感。

而现在,同学和老师都怕她,她当然还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只不过是成了一个反面教材。陆萱曾经说过她,如果不是因为她这张娇媚的脸,还有匀称高挑的身材,估计早就被同学们欺负得不行了。再加上她一副大姐大的个性,轻而易举地就在学生中间占据了很特殊的领导地位。那些成绩好的女生,不屑理她,但是又偷偷观察她的穿衣打扮,男生们虽然对她的行为嗤之以鼻,但是内心又很期待罗依棠对他们挤眉弄眼,罗依棠就是这样,虽然是坏,但却让人爱,爱得牙痒痒。

就像和刘剑茗的第一次见面,当时他是作为玲玲的男朋友,在一次唱K活动中,玲玲像献宝一样,将刘剑茗介绍给大家。当时罗依棠觉得这个男人太干净了,又是一中的,和他们混在一起有些格格不入。玲玲确实很可爱,走的是甜美路线,男生招架不住也是正常。起初她也没有多注意什么,倒是后来随意听到的一句话,让罗依棠非常坚定地要给这个男人一个教训。

就是那次唱K完,晚上回家的时候,大家都散了,她躲在一个角落想抽根烟再走,忽然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觉得有点耳熟,她探了探头看到出声的就是刚才的刘剑茗,只听他略带鄙视地对身边的玲玲说;“玲玲,以后还是少和她们在一起,她们会带坏你的,特别是那个罗依棠,跟着她你会学坏的。”玲玲当时是沉浸在爱河的小女生,对刘剑茗的所有话都不抗拒,拼命地点着头,一脸崇拜地看着这个优等生。

罗依棠听到后,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她扔掉烟头用脚狠命地踩了一脚,她的心中一个计划正在展开,她告诉自己说:“怪只怪你刘剑茗自己口没遮拦,别怪我罗依棠算尽心机。”

罗依棠对男人的了解可不只有一点一滴,她也完全清楚不同男人的不同软肋,对付刘剑茗这种男人就是要示弱,然后抱着改邪归正的态度,寻求他的帮助,终于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软磨硬泡后她和刘剑茗走到了一起。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但是玲玲和其他人则更加肯定了她的恶劣。加上之前叶晓琴和男朋友分手后,男朋友对外宣称自己是罗依棠的粉丝,于是加剧了事态的发展,才有了之前她被叶晓琴等人围殴的事情。

其实罗依棠也不是没有一点感动,和刘剑茗在一起的时候,也曾经让她有些怀念过去。一起去KFC做作业的时候,罗依棠看着刘剑茗的笔记本和成绩单,不是没有眼红过。她怀念这种学习生活,她怀念穿着重点中学的校服别上校徽出入校门的感觉,她怀念那种被同学们和老师们宠爱的感觉,她怀念那种众星捧月的日子。当她看着刘剑茗的课堂笔记不眨眼的时候,刘剑茗曾经问她,愿不愿意跟着他一起学习,即使在职业高中只要好好学,也会有不错的发展,但是她感觉很羞臊,以至于执拗地拒绝了。

刘剑茗问她,如果不学习,这一路是怎样读上来的。她颇为得意地说:“找个名校的男生做男朋友,临时突击下。”看她说得这么洋洋得意,刘剑茗从来都以为她在说笑,虽然罗依棠骗了他很多,但是唯独这件事情她说的是事实。她充满智慧,她有学习的天赋,她精通学习的方式方法,只是她不想去学。她在和自己赌气,她在和命运赌气,这一赌就是很多年,她没有解脱出来,反而让自己越陷越深。

一阵铃声将罗依棠的思绪拉回,她懒洋洋地整理着课桌。班主任忽然出现在教室里,对着罗依棠道:“罗依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没有离开的同学们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罗依棠,有人低声叹息道:“估计又闯祸了。”

“她再这样下去会被退学的,退学以后工作都难找。”

“她还需要找工作?她家里那条件,而且看她那种姿色说不定就给人做情妇了。”

这些话直刺罗依棠的耳膜,她回头狠狠瞪了那几个多嘴的人,跟着班主任走出了教室。

走廊上,她看到叶晓琴对着她龇牙咧嘴地笑,她指了指自己脸上前些天被罗依棠抓破的痕迹,然后对着罗依棠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从这个画面看来,罗依棠大概知道班主任找她的原因所在了。

 

【2】

 

班主任姓钟,是一个拥有近三十年教龄的语文老师,快要退休了,所以从她焦急的情绪来看,她想平稳退休的情绪多过想要帮助罗依棠。

罗依棠走进办公室。钟老师坐下后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罗依棠过去坐下。钟老师人微胖,脸色红润,经常是一脸和善,但是在罗依棠看来这是一种虚伪,她一直都很抵触这样的社会面具。

罗依棠坐下后,钟老师没有马上说话,办公室里安静极了,只听到墙上滴答的钟声,这种氛围让罗依棠难受,仿若狂风阵雨前让人压抑的时刻。

“您有话就说吧,不是就让我来罚坐的吧。”罗依棠看着钟老师,略带怒色。

“罗依棠,实话说,从我这么多年做老师的经验来看,你不应该有今天这些表现的。”钟老师慢条斯理地说着,虽然罗依棠对这些话的套路已经很熟悉,但还是觉得钟老师今天的表现有点奇怪。

钟老师继续说:“我总觉得你是有什么原因的,现在你的情况教导处也知道了,叶晓琴的这个状,已经让整个领导层震惊。开始我以为你不过是叛逆,逃学逃课而已,没想到现在和学生在校外打架,去夜总会,而且还有怀孕的传言,这些事情早上在教导主任那儿听到的时候,我都傻眼了。我不知道你究竟想干嘛。今天教导主任已经提出让你退学的想法,我们商议了很久,决定先找你父母谈一谈,毕竟这也是一件大事情,如果父母出面担保,我相信学校也不至于太激烈……”

罗依棠没有再听下去,从“父母”两个字开始,她的思维就停顿了。她紧紧握着拳头,人微微颤抖着。

“我没有父母——”罗依棠从齿缝中蹦出这几个字。

“什么?”钟老师没有听清,看到罗依棠激动的情绪,以为她是害怕了。

“我说,我没有父母,你们要谈什么找我谈。”罗依棠说完,一拳捶打在桌子上,办公室的其他老师都被吓到转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罗依棠听到老师们唏嘘的声音,看着钟老师愕然的表情,她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办公室,任由背后钟老师一遍一遍喊着她的名字,她只想赶快逃离这里。

“家长”两个字就像锣鼓一般,在罗依棠脑中劈里啪啦地敲着,震得她头晕恶心,仿佛就是她的一个死穴被人找了出来,她狼狈又愤怒,焦急又狂躁。她冲出学校,扫视过许多莫名的脸庞,没有停下脚步,就像带着马达一样,恨不得可以跑到世界尽头,跑到一个没有人能找到她的地方。等她跑得体力耗尽,天也已经灰蒙蒙了,她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她是沿着回家的道路一路跑来的,眼前有一家24小的连锁便利店,门前的广告闪着温和的光芒。罗依棠觉得自己饿了,但是这个饿不一样,她知道,自己又犯病了。每当被人欺负,受到委屈,总之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她都会感到特别饥饿,这个时候她对食物的渴望近乎歇斯底里。这个毛病从那一天开始,纠缠了她整整六年之多,她的胃也已经被折磨得不堪一击,因为每次暴饮暴食后,她就开始疯狂地呕吐,然后几天没有办法正常进食。

罗依棠像疯子一样冲进了便利店,指着一锅子的关东煮,对着营业员说:“全部给我打包。”

营业员张大了嘴巴,结巴着说:“小姐你是说全部吗?”

“只要是熟的,都给我打包。快点,快点!”罗依棠一脸不耐烦,不停地催着。

“哦,哦,好的,好的。”营业员拿出了很多打包盒,开始装关东煮,一边装一边逗趣地说:“小姑娘,这是要聚会呢?”

罗依棠没有理会,眼睛直瞪瞪看着那些关东煮,没有任何想要说话的表情。

营业员看着罗依棠呆滞的表情,怕是神经不正常,于是赶快帮她装好,让她付了钱走人。

罗依棠提着一大塑料袋的关东煮,一出便利店眼睛就不停搜索地方,而后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只能在公交车站提供的简易长凳上一屁股坐下来。她开始往嘴里塞关东煮,一个两个贡丸接连着一顿乱嚼,烫得她眼泪出来却没有停下。走过的路人若不是看她穿着整齐,肯定以为是饿了好几天的流浪汉。就着降临的夜色,伴着行人诧异的目光,罗依棠只是惯性地咀嚼着,看不出任何起伏,也看不出吃饱后的满足,晚风漠然地吹干了她脸上的泪痕。

罗依棠不知道是由于触景伤情还是被噎到难受,忽然止不住地哭了起来。她一边抽泣,一边拼命往嘴里塞食物,偶尔喘不上气,食物差点就掉出来了又被她无情地再塞回去,就像和嘴巴怄气一般,丝毫不怜惜自己。

天色越发暗下来,路灯在一瞬间都打开了,照着罗依棠的孤单的身影,她觉得孤独极了,心里面一片荒芜。那一年改变了她一生,她的生活彻底变质了,她被人从天堂抛入了地域,她被父亲欺骗,被母亲抛弃,她不再相信任何人,她把自己的心门彻底关闭了,她告诉自己只有把自己关在铁盒子里,才不会受伤,于是她就像一只寄居蟹一样把自己最柔软的地方保护起来,留下一对大蟹钳,张牙舞爪对着外面的世界。

总算把最后一串关东煮塞进了嘴巴,罗依棠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陡然感到一阵头晕,然后就是胃涨而引起的恶心,她用手扶住了一旁的路灯,弯下腰一阵狂吐,消化的没消化的食物全部从胃里倾泻而出,酸性的液体卡在她的喉咙口,让她整个人都跟着抽搐起来。她看着地上四溅的呕吐物,急忙掉转身逃走。她摇晃着往前走,路灯晃得她头晕眼花,仿佛有很多闪光点在她的前方飘动。

她忽然很想去学校旁边的那家奶茶铺,每天放学前她知道曹静静都会在那儿等她,她不知道这一刻为何会想起曹静静,越是想到她越是觉得心里发酸。她好想去那个曹静静等她的位置坐一会儿,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念头,她想体验下从那个角度看着学校门口等待的感觉,此刻的罗依棠好想在人群中寻找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晚上的凉风吹来,吹得她瑟瑟发抖,加上刚吐过身体虚弱,她已经是脚下打飘了,路上的行人都看着这个失魂落魄的女孩,罗依棠看见他们的眼神流露出鄙夷和恐惧,她不知道为何哈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又一次下来了。

家长?罗依棠冷哼一声,有多少家长是尽责的,学校就知道出事了找家长,推卸责任。家长算什么,父母的背叛和离弃的那一年,她甚至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后来想,她为什么要这样浪费了,她要折磨自己,既然你们都不曾怜惜我,我干嘛还要照顾好自己,我要堕落,我要毁坏,让你们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我要让一个完美的自己变成让人们都唾弃的人,我要让你们在惋惜懊恼中度过一辈子。

不知不觉她已经到了那家奶茶铺,她感觉自己几乎是在挪动着往前,越走越近,但是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而奶茶铺特有的橙色光芒温暖着她的心,她想坐在曹静静坐过的位置,喝一口热奶茶。忽然空中吹来一阵狂风,夹杂着沙粒,扑打在罗依棠脸上,她觉得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忽然有一双手臂拖住了她,仿佛有人在她渡过忘川河的时候,将她一把从地狱拉了回来,有种死而复生的喜悦。罗依棠迷糊间看清了面前的这个人,她喃喃着:“小静,原来是小静啊——”罗依棠仿佛呼出一口郁结多年的闷气一般,自曹静静的臂弯里滑了下去。

“小棠,小棠——”曹静静摇动着罗依棠,脸都吓白了,她紧紧地抱着罗依棠深怕她再次就这样消失在眼前。

 
上篇:第四章 时间在我的心上割出一道道伤口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让我流血至死,是不是就能新生
点击人数(328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