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四章 男替身
第四章 男替身 文 / 花想容 更新时间:2012-8-24 22:07:26
 

17

蓝木槿原本已经打算放弃做郁珺的节目,但是因为在欧莫那里看到了郁珺的照片,因此又改变了主意。她早上一上班就给郁珺打电话,可是对方的手机一直关机。蓝木槿想,她不会出事了吧?还有,不知道警察抓到欧莫了没有?

可是她没有时间想这些,甚至连周园的事也无暇想,因为今天要录节目,是她和新上任的女主持人舒彦第一次合作,因此她的压力很大,必须全力以赴。

节目做下来,让蓝木槿简直快发疯了。这个舒彦根本就没有按照蓝木槿事先跟她沟通的方案来做,而是完全按她自己的想象去引导嘉宾。并且舒彦和嘉宾是初次见面,因为事先蓝木槿和嘉宾沟通的时候,她都以各种事由不到场。所以舒彦在现场提问的问题嘉宾也完全没有准备,效果可想而知。蓝木槿好几次从摄像间冲进直播间打断他们的谈话,可是适得其反。最后蓝木槿索性由着他们了,而且把录制的时间加长,这样等剪片的时候余地也大点。

蓝木槿觉得有必要跟舒彦好好沟通一下了,于是下了班主动请舒彦吃饭。蓝木槿找了个环境幽静的咖啡馆,让舒彦点了一些喜欢吃的三明治和小糕点,自己就只喝椰奶。她吃不下东西,因为心里堵。但是吃到最后,蓝木槿发现自己还是不能说服舒彦,相反,舒彦表示这个节目的形式和内容都太陈旧,想用自己的方式改变。

蓝木槿说,改变当然可以,创新是必要的,可是舒彦对节目的想法必须要跟自己这个编导,特别是嘉宾说出来,这才是关键。如果舒彦仍然自说自话,那么她只好向领导汇报了。

其实蓝木槿平时最鄙视打小报告的人,她也绝对不会这么做。如果她这么做的话,这会儿也就不用跟舒彦这么说了。

舒彦很聪明,明白蓝木槿只是想借领导说事,于是终于把那句话说出来了:她可以听蓝木槿的,但是有一个条件。

舒彦说:“我想用我自己的名字命名栏目,你觉得如何?我觉得一个栏目的好坏主持人是很关键的,而且可以通过树立主持人的形象来创建栏目的形象。比如国内很有名的访谈节目‘鲁豫有约’和‘非常静距离’就是这样的。”

蓝木槿想了想说,这个建议不错,她完全可以考虑舒彦的提议,并且会跟领导商量的。

这个时候舒彦才笑出来。她的语气也温柔了许多,并且表示这顿饭她请了。

蓝木槿回到家里越想越憋屈。虽然平心而论,舒彦的这个提议不错,可是钟夏才死啊,尸骨未寒,凶手没有落网,自己作为她最好的朋友,却要亲手把她们合作了多年的招牌节目“漫步”毁掉,然后再为别人做嫁衣。

洗完澡,蓝木槿打开电脑上网。离林章的节目还有一会儿,蓝木槿打算一会儿听听郁珺回来了没有。

蓝木槿登录上QQ,发现周园的头像居然亮着。这好似在她原本郁闷的心情里扔了一小颗炸弹。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蓝木槿看到周园的头像亮着的时候,都会觉得他是在为自己而亮,虽然她知道很可能不是这样的。

蓝木槿跟周园说话。她说刚才去跟朋友吃饭了,所以这个时候才上网。

周园只是淡淡地表示知道了。蓝木槿以为他故意如此,于是赶紧补充:朋友是女的。

谁知周园仍然淡淡地说:你不用解释,我不在意跟你吃饭的人是男是女。

这句话令那颗小型炸弹瞬间就爆炸了。她问:你是不在意跟我吃饭的人,还是不在意我?

周园说:你自己理解。

蓝木槿说:周园,你就只会用这种阴阳怪气的腔调和我说话吗?

周园说:你看看,咱们是谁不好好说话。好不容易跟你说着话了,你却来跟我吵架。

蓝木槿说:你还知道说着话很不容易啊?你要是还在乎我,怎么会这么不容易?

周园说:蓝蓝,我累了。我睡觉去了。

蓝木槿更委屈了:那你就不关心我累不累?

周园说:累了就睡呗。

蓝木槿被噎了一下,想再说什么,周园的头像已经灰了。

蓝木槿气得脑袋里嗡嗡作响,抓起手机就给周园打电话。

电话通了,周园说:“你又发神经啊?”

蓝木槿忍无可忍,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周园,我受不了你了,咱们分手吧!”

电话里安静了几秒钟。在这几秒钟里,蓝木槿居然想到了很多。首先,她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虽然憋了很久,但还是冲动了,因为一旦说了,她就要面临不可预知的结果,而她还没有做好准备。然后她想,周园会有什么反应?

蓝木槿完全无法预料周园会有什么反应,这让她又一次觉得,她根本就不了解他。

真正了解一个人的标志不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喜欢什么,而是知道如果发生某件事情他会怎么做。

周园终于说话了。他说:“好的。”

然后,他没有等蓝木槿说话,就“咔嗒”一声把电话挂掉了。

蓝木槿呆了好半天,才突然哭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蓝木槿也无法明白,周园这句“好的”究竟是他一直在等自己说分手因此发自内心,还是实际上他不想分手,但并不愿意放弃尊严来挽留自己。

蓝木槿唯一明白的是,这段长达三年的爱情终于画上了句号。

这样想的时候,蓝木槿居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过,相反还有解脱的感觉。这让她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真的不爱周园了?

她想起来林章对她说的那句话:如果不愿意为他不开心了,那就是不爱了。

蓝木槿突然想到,林章的节目该开始了。

她打开网络收音机,听林章的节目。她想,自己是在节目里拨通热线,告诉林章她解脱了,还是节目过后私下打电话给他呢?此时此刻,她有着强烈的倾诉欲望。

让蓝木槿意外的是,节目一开始,林章就用他那“阳光穿透泉水”的嗓音告诉所有的听众朋友:郁博士回来了。

郁珺跟听众打招呼,然后开始接听热线。林章并没有说郁珺暂离节目的原因,郁珺自己也没有提起。蓝木槿想,林章见到郁珺了,他能不能说服郁珺尽快跟自己见面呢?

蓝木槿在“夜心声”快结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拨通了热线电话。她相信郁珺和林章都在第一时间听出了自己的声音。她开门见山地说,自己刚刚结束了一段很久的恋情,虽然是一时冲动提出来的,但是在潜意识里已经酝酿了很久。

郁珺说:“这位姑娘,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就不要再多想,希望你能够早点从阴影里走出来,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人,不过,我并不建议你立即投入到下一段恋情中。”

蓝木槿说:“我不会的,我突然觉得没有感情的负累很轻松,所以我暂时不会让自己再开始新感情的。”

林章说:“我很高兴,你终于想明白那个问题了。”

蓝木槿问:“什么问题?”

林章说:“你爱不爱他那个问题。”

蓝木槿说:“其实我还是不太确定到底爱不爱了。”

林章说:“那答案就更明显了。如果爱着一个人,自己会非常确定,而如果不确定,那多半就是不爱了。”

郁珺说:“林章,你的记性真好,还记得她上次电话的内容。”

林章说:“那是,我还记得你当时说过的话,你说,那个男人即使还爱她,那也是更爱他自己。”

郁珺说:“是啊,这样的男人在意的是自己的满足感,而并非对方。”

蓝木槿说:“我想问两位主持人一个问题,那就是,爱情真的有保质期吗?”

郁珺说:“我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爱情其实就是一场化学反应,爱就是人体分泌出的一种物质,叫做多巴胺。多巴胺可以令人产生激情,可是总会有分泌完的一天,大约十八到三十六个月后,当多巴胺不再分泌,两个人的激情也就消失了。”

蓝木槿说:“那照郁博士这么说,爱情只是一个传说?或者说,天长地久的爱情只是一个谎言?”

郁珺说:“也不能这么说。激情虽然没有了,但是两个人可以产生一种类似亲情的感情,如果把这种感情称为爱情也是可以的。但关键是,并不是每一次激情过后的结局都是亲情。有些男女在激情过后却像两个陌生人一样,发现彼此不再了解了,或者是太过了解了,这样就可能会互相伤害。更有些男女变得像仇人一样,一刻也不能够忍受对方,那么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蓝木槿说:“对,我和他就应该是第二种情况——变得疏远。我和他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原以为那些考验过后,我们的感情会牢不可破了,但是谁知道……”

林章说:“爱情其实就是一个互相磨合、互相折腾、互相征服的过程。等到有一天,该磨平的都磨平了,该妥协的都妥协了,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两个人终于可以相安无事、和平共处的时候,也许就是爱情消失的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

蓝木槿这个时候很想私下问问林章,他是不是已经身经百爱了,所以才看得如此透彻。

蓝木槿说:“听你们这么说,我真的很失望。我真的不想再谈恋爱了,就单身一辈子……”

蓝木槿说到这里,突然间打了个冷战。自己刚才说什么?单身一辈子?

是这么说的。蓝木槿想起了幽兰契。哦,不,我不要单身一辈子……可是……

蓝木槿心乱的时候,节目结束的时间也到了。

珺郁一边看着林章把话筒关掉,放节目结束曲,一边自言自语:“原来这丫头是真的有心事,我上回还以为她乱编的。”

林章说:“你怎么会觉得她是编的呢?你不会觉得每个打来电话的人都是编的吧?”

珺郁说:“当然不会这么认为,主要是……呃,不说了,下班。”

林章说:“主要是,她想约见你却被你拒绝,你要人家装作听众在节目中跟你交流。”

珺郁面色一变,问:“你怎么知道的?”

林章说:“郁老师,人家一个小姑娘挺不容易的,很崇拜你,很真诚地想邀请你做节目,你就给人家一个机会,行不?这样吧,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珺郁却恼了:“原来那丫头居然把功夫做到了你这里,手段真是不简单啊!这么一说,我现在倒是认为她今天晚上的故事仍然是编的。哼,果真是一个骗子!你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一个做摄影师的朋友今天告诉我,他昨天被她骗了,不但伪装成客人去探听他的消息,而且伪装成他的助理偷着进到他家里了。你看看她整天都做的什么事,你还是离她远点吧!”

林章没想到自己居然弄巧成拙了,平时伶牙俐齿的他此时却百口莫辩了。他听着珺郁离去的脚步声,做了一个哭泣的表情,正巧被玻璃墙那边的甘茉儿看到,“扑哧”一声,把刚喝的一口水全喷出去了。

林章收回哭脸,暗想,那双筷子今天失恋了,心情一定不好,自己这双筷子该怎么去安慰她呢?哦,对了,郁珺刚才说的摄影师就是欧莫吧,昨天那木头究竟做了什么啊?

 

 

18

蓝木槿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快天亮时才迷糊着睡过去。第二天早上她头昏脑涨地去上班,把自己关在机房里整理前一天的录像。可她总是心神不定,在飘忽的状态下工作总是出错,不断返工。

午饭因为没有胃口就没吃,下午的时候蓝木槿又困又累,趴在工作台上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蓝木槿又看了一遍手机、QQ、博客、微博、邮箱,周园没有留下一点踪迹。蓝木槿苦笑了一下,周园的自尊一向无价,怎么可能回头呢?自己只是不习惯那个人真的消失罢了。

她背上包离开电视台,出门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回头,她看见的居然是林章。不知道为什么,蓝木槿一看见林章,凄凉的心房就突然有了温暖的感觉。他穿着黑色的T恤衫,外面套了一件天蓝色毛衣外套,很阳光地冲她笑着。

“筷子,你怎么来了?”蓝木槿想,他今天来,肯定是带来了关于幽兰契的消息。只是自己今天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致,包括幽兰契。

林章说:“当然是来找你吃喝玩乐挥霍人生喽。”

蓝木槿一听,莫名地有了精神,不由得说:“好啊,咱们走!”

林章带蓝木槿去吃自助小火锅。他看着她海吃海喝的样子,笑道:“喂,你是不是知道我晚上要请你吃饭,所以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吧?”

蓝木槿一边嚼着羊肉卷一边说:“对啊对啊!”

林章说:“我很担心你这样吃会不会把这家餐厅吃垮。”

蓝木槿喝了一口林章给她端的热椰奶,笑了。这是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第一次笑。蓝木槿说:“我就要把这家餐厅吃垮,筷子,有没有啤酒?”

林章一本正经地说:“不许喝酒。”

蓝木槿不满:“为什么不许喝酒?我就要喝。”

林章说:“不能喝,要不你跟我一起喝可乐吧。”

蓝木槿说:“不喝可乐,我就要喝啤酒。你为什么不让我喝酒啊?”

林章的表情仍然很正经:“因为酒会乱性嘛。”

蓝木槿一怔,然后笑得止不住,快跌到地板上了。林章无奈地看着她:“完了,这木头彻底傻了。”

他们吃饱喝足离开餐厅的时候,林章看着热闹而且有序的餐厅,摇摇头说:“木头,你居然没有把这家饭馆吃垮,我们下次继续来吃,吃垮为止……”

林章又带她去KTV唱歌。蓝木槿一上来,二话不说就点了一首王菲的《红豆》,这是她一贯的开场曲。

林章没有想到蓝木槿的歌唱得这么好,虽然跟原唱差了点,但已经是很高的业余水平了。KTV里不需要太专业的歌技,重要的是感觉,蓝木槿唱歌的感觉就很到位。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林章正陶醉在歌声里,却突然听到蓝木槿泣不成声了。既而蓝木槿把话筒丢在一边大声哭起来。还好林章来之前就预料到了,身上备了纸巾,这会儿派上了用场。

却没想到蓝木槿这一哭就止不住了,林章只好起哄:“哭,使劲哭,加油哭,再大点声!一、二、三,哭!”

蓝木槿本来很伤心,却被林间弄得啼笑皆非。这一下却好了,想哭也哭不出来了。

她恨恨地说:“以后我不再唱这首歌了,我得换一首主打歌!”

林章说:“还是听听我的主打歌吧。”

林章唱的是水木年华的《轻舞飞扬》。

“我以为她会一直在我身旁,我以为爱像永远那么长。在一个月光淡淡的晚上,她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轻轻飞舞吧轻轻飞舞吧,忧伤随着歌声在飞扬,我忍不住想把思念对她讲……”

林章唱歌的时候,发现蓝木槿偷偷对着他笑。唱罢,林章说:“木头,你敢笑话我?”

蓝木槿说:“嘻嘻,坦白吧,你这首歌是在怀念哪个姑娘呀?”

林章说:“哈……上学的时候,隔壁班的姑娘,我只是暗恋啊,一直没有表白。”

蓝木槿说:“切,暗恋最没劲了。你还是跟我讲讲初恋吧。”

林章说:“这个就是初恋啊。”

蓝木槿说:“暗恋不算初恋好不好?讲后面的故事。”

林章说:“后面没有了。”

蓝木槿说:“谁信啊?像你这么帅又有才的男人一定有很多绯闻的……哦,对了,你唱歌真好听啊!”

林章说:“真的真的?我当真了啊,我会跟你抢麦克风的……”

等到他们唱到尽兴了,林章才问:“木头,你前天是不是去找欧莫了?”

蓝木槿像一台卡了的电脑,缓冲了好一会儿才从吃喝玩乐状态切到侦探推理状态。

“是洛波跟你说的吗?”蓝木槿问,她暗想,洛波是林章的老同学,既然他可以把自己去找欧莫的事情告诉林章,那么也一定能告诉更多事情,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林章却说:“是郁珺告诉我的,她是听欧莫说的。”

“什么?!”蓝木槿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她把机器按了静音,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她是什么时候告诉你的?昨天晚上吗?”

林章说:“很意外吧?郁珺和欧莫居然认识,我也很意外。”

蓝木槿说:“这个我是知道的,我意外的是,欧莫昨天告诉郁珺我去找过他。”

林章说:“这又怎么样?如果他们认识的话,并不难想象。”

蓝木槿就把前天发生的事一股脑儿告诉了林章。

林章听得津津有味,听完了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咱们可以得出两个推论。第一:那个叫宋秋的钟点工在离开欧莫家之后,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溜之大吉,相反,她联系到了欧莫,并且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欧莫;第二:欧莫在更衣柜的暗道里逃走之后,联系到了郁珺,把这件事告诉了郁珺。”

蓝木槿说:“不对,应该是欧莫在暗道里逃走之后,联系到自家的钟点工,来探听警察有没有去过的风声,这种可能性更大。至于是欧莫找到郁珺还是郁珺找到欧莫,可能性各为百分之五十吧。”

林章说:“有道理,不过郁珺和欧莫是什么关系呢?欧莫真的那么恨郁珺,打算杀了她?那郁珺岂不是很危险?”

蓝木槿说:“所以警察一定会去找郁珺,而且肯定已经找到了。如果郁珺知道欧莫对她有威胁,那么她肯定会协助警察找到欧莫的,所以欧莫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落网了。”

林章说:“所以,郁珺才毫无顾忌地对我说你跟欧莫的事。她不担心让我知道她跟一个逃犯联系过。”

蓝木槿说:“那也未必。郁珺跟你说的时候并没有提欧莫的名字,她肯定以为你不认识他,而且她并不知道你对这件事如此关注。还有,她这么诋毁我一定是想挑拨咱俩的关系。”

林章说:“想弄清楚这些事并不难,我找洛波就行了。”

蓝木槿说:“他肯告诉你吗?”

林章说:“会的,因为我现在正在帮他做一件事,他有求于我。”

蓝木槿好奇道:“什么事?和幽兰契有关吗?”

林章说:“那还用问,洛波要我冒充他跟幽兰契案唯一的幸存者——田溪见面。”

蓝木槿:“啊?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

林章说:“都没错。洛波这几天以另外的身份跟田溪在网上聊天,现在要见面了。他当然不能自己去,也不能找其他男警察去,因为,那家伙为了赢得田溪的信任,居然冒用了我的身份。”

 
上篇:第三章 眼中针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1598)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