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三章 星光灿烂
第三章 星光灿烂 文 / 张芸欣 更新时间:2012-9-4 17:34:10
 

你停留过的或许只是记忆,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我难以忘记的生命。

 

1

暑假快到的时候,夜暖的爸爸坐着班机从美国飞回来了。

她没想到,爸爸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是参加一个朋友儿子的生日宴会。

她一直感觉,自己十几年的人生里,爸爸只是一个临时演员,他给予她好的物质生活,却连一点点时间都不愿意施舍给她。包括她上次住院,爸爸回来的时候也只是轻声地问了一句:“没什么大碍吧。”

夜暖从来不会像别的孩子那样依偎在爸爸身边撒娇,她只会安静地点点头说:“没事。”

所以一个生日宴会能让爸爸连夜坐飞机回来,这一定不简单。

“谁的生日这么大牌?”

“蓝氏集团少东的生日,到时候你陪爸爸一块去。”

“我可不去。”夜暖否决。

“必须去。”爸爸的语气不是恳求询问,而是命令。

“这次我们家必须借助蓝氏的财力。你到时候给我乖乖的,不要出丑。”夜暖最讨厌他这种态度,长期以来她面对这种态度的唯一方式就是无视。

当夜暖坐在地下室里,托着腮对尹珊珊说这事的时候,充满了嘲讽:“你说我家老头没事跑回来给别人过生日,有没有搞错?他亲女儿的生日他都已经N年没回来过了。”

“看来这个人一定是你爸的大主顾。”尹珊珊一语道破真谛。

“估计又假借生日之名,上演巴结权贵的老套路。”

“以你爸的实力,还需要巴结别人啊?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尹珊珊分析。

“嘁,生意场上无朋友,只有利益。”

“其实你家老头对你不错了,你不是要学画画吗?他立马把一间画室给你买下来,你有段时间想骑马,他把一马场给你买下来。他除了没有陪在你身边,他什么没做过呀。你就将就他一回怎么了?”

“不是你爸你说得轻巧,你说我和许孟笙的事都闹得全校皆知了,他也没回来过,我病得都快成残废了他也没回来,这会儿要做买卖了,坐航空母舰似的回来了。”

许孟笙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放下正在拨弄的琴弦问道:“你们在讨论的是夜暖亲爹吗?是吗?我怎么听着不太像啊。”

“我十多年了,都还怀疑这事呢。”夜暖苦笑,“最烦参加这种傻得要命的活动了。”

“可惜轮回乐队的妖蛾子们不能去,如果他们能去表演就好了,保准一首歌下来,全场上年纪的老人脑溢血突发……”

“怎么说话的?我们是搞表演的,别说的好像我们是催命的。”

“你们那音乐,听不懂的可不就觉得在催命。”尹珊珊说。

“催命你还天天来!”陈暮说。

“我不是为你……”尹珊珊说了一半突然脸红了。

一室的安静,接着笑声轰然响起。

这下陈暮红了脸。

 

 

2

生气归生气,夜暖还是不敢忤逆她爸爸的意思,只好乖乖地在那天穿上新买的连衣裙,打扮得美美的前往爸爸口中蓝氏集团公子的生日宴。

名门的生日宴,无非就是商贾聚集,觥筹交错,灯光旖旎。

夜暖挽着爸爸的手,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

开场音乐响起,有一个女孩子似一条漂亮的美人鱼般滑入舞池中央。

她穿了一条火红的长裙,非常白的脸上抹着无比艳丽的红唇,假睫毛,粉色眼影,站在舞池中间跳开场舞。

体态妙曼,目光潋滟,唇边只是挂着微微的笑,却能吸引无数人的眼球。

歌曲完毕,她微微地向大家鞠躬,径直朝夜暖的方向走来。

“你是陆夜暖吗?”她居然能一下子就报出夜暖的名字。

夜暖有些惊讶,下意识地点点头。

她从头到尾打量夜暖,目光锐利且不友善,夜暖也禁不住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只是一条巴黎定制的粉色裙子,荷叶边,裙身坠着一颗颗白色珍珠,并不招摇。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妖艳的女生怎么会用一种敌视的目光看着她。

“挺普通的嘛。”女生下了结论,转过头,对着刚走进来的一个人说,“蓝希哥哥,她到底哪里好?”

夜暖转过头去,看这个女生喊着的蓝希哥哥,一个风度翩翩的英俊男人,头发整齐平整,穿蓝色的西装,绅士且有风度。

他的英俊和许孟笙不同,许孟笙是狡猾而温暖的,他是冰冷且阴鸷的。

等等,夜暖怎么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有点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蓝董,这位一定是蓝公子了,真是年轻有为啊。”夜暖的爸爸立刻上前和别人寒暄。夜暖这才知道,这就是今天生日宴的主角。

“佳妮,你这小机灵鬼,跑这来胡闹什么?”蓝希很宠溺地拍了拍刚才那个女孩子的头。

“我不过就是看看……”她望了夜暖一眼。

夜暖心中无数问号,她根本不认识这位蓝氏集团的少爷。这小姑娘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鬼灵精。”蓝希的目光一直没离开夜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到她了,她今天意外得让他觉得耀眼。

“我知道……”女生诡秘地笑了。

“夜暖,叫人。”爸爸在一旁催她。

她极不情愿地说了句:“幸会。”

“好久不见。”蓝希对夜暖像是不陌生,从口袋里摸出一片口香糖,“请你吃。”

有一个熟悉的画面一下子闪入夜暖的脑海中——是他,那个总嚼着口香糖,穿花衬衫、四角裤的Aaron。

夜暖睁大了眼睛,蓝希笑起来:“你不会不知道Aaron就是蓝希这件事吧?”

夜暖用力地点点头。谁告诉过她了,究竟谁告诉过她了!

“你们早就认识了吗?”夜暖爸爸问。

夜暖飞快地摇头:“不认识。”她不想和这个人有任何的关系。

音乐在此时响起来,佳妮挽着蓝希的手说:“蓝希哥哥,我们去跳舞吧。”

“佳妮乖,哥哥一会儿陪你跳。”

“好吧。”佳妮显得有点儿失望。

蓝希把手伸到夜暖面前:“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

“当然,这是我们夜暖的荣幸。”爸爸把夜暖推过去。

夜暖没办法推辞,只好随他步入舞池。

灯光暗下来,彩色的光开始旋转,夜暖故意踩错步子,蓝希只是皱了皱眉头。

“那天没仔细看你,今天看你,才发现你真漂亮。”

“你穿上西装,也挺人模狗样的。”夜暖扯扯嘴。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

“这是真情流露。”夜暖不甘示弱。

“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了吧?”

“嗯。”夜暖答了一声。

“我上次给你的口香糖呢,吃了吗?”蓝希问。

“丢了啊。”夜暖早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就那么不重视我给的东西吗?”

“又不是金银珠宝,又不能卖钱。”

蓝希的眉头锁紧了些,眼前这个小女孩,满不在乎的态度几乎要让他抓狂。

“你真是能惹怒我暴躁的神经。”蓝希的声音有些冰冷,他将夜暖的手轻轻地举到自己面前,夜暖手臂上的疤痕一览无遗。蓝希有些惋惜地说:“这么漂亮的手,被一道疤给毁了。”

“不用你管。”夜暖想抽回手,可是蓝希却紧紧地钳制住,让夜暖动弹不得。

“别着急……”蓝希握住夜暖的手,俯下身,快速地将他的吻印在夜暖有疤的手臂上。

夜暖被蓝希这个动作吓得愣住了,下意识地抽回手,狠狠地在蓝希脸上打了一巴掌。

“啪”地一声和灯光开启的声音同时响起。所有人都看到夜暖狠狠地打了蓝希一个巴掌。

“你干吗你?”佳妮先扑过来,要打夜暖。

佳妮的手被一个人抓住。

——是许孟笙。

夜暖真不知道他是不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怎么说出现就出现。

“啊,好痛……你是谁啊你……”

“我是谁不重要。”许孟笙将佳妮的手甩开,目光有些沉着地把夜暖一把拉到自己旁边,另一只手握紧拳头朝蓝希走过去,整个人好像随时处于爆炸边缘。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不过我如果没记错,我没请你来吧。”

“暖暖,这是谁?”夜暖的爸爸也走过来了。

夜暖似乎感觉到许孟笙在下一秒就会爆炸出来,她很怕他又一时冲动,于是她不管爸爸在场,立刻握住许孟笙的手,希望这样能缓解下他此刻的愤怒。

然后她对蓝希和爸爸说:“蓝公子,这是我的男朋友许孟笙,他是来接我走的。谢谢你今晚的招待,我们先告辞了。”

夜暖几乎不敢看任何人,只是拉着许孟笙朝外面走去。许孟笙本来握紧的拳头缓缓地松开,只是一路上依然沉默不语。

夜暖的长裙拖了一路,许孟笙的脸黑成一条曲线似的,到了门口,走到他的摩托车面前,许孟笙丢给夜暖一个安全帽:“戴上。”

“许孟笙……”夜暖想解释。

“你这个蠢女人,闭嘴!”夜暖从未见许孟笙这么凶过。

夜暖只好乖乖地戴上安全帽,坐在车后座。

“抱紧了。”许孟笙骑上车,把夜暖的手拉到自己腰间。夜暖瞬间羞红了脸,还好她只是坐在后排,许孟笙看不到。

许孟笙的车子呼啦啦地开,那个速度,夜暖只看到旁边的景物一闪而过,耳边风声骤然,她吓得只敢把耳朵贴在许孟笙的背上,手紧紧地抱着许孟笙的腰,一点都不敢松开。

 

 

3

车子开了很久很久,开进了葵大里面,门口的门卫都拦不住许孟笙的火力。

最后许孟笙把车子开到了葵大的操场,夜暖这才敢睁开眼睛,松开紧紧抱着的手。

整张脸已经被风吹得通红,头发散乱无章。她从车上跳下来,看着面色铁青的许孟笙。

许孟笙把车子往草坪上一推,整个人肆无忌惮地躺在草地上,然后开始对着天空喊:“陆夜暖,你这个笨蛋。”

夜暖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就着草地坐下,她推推许孟笙的肩膀:“你干吗生这么大的气!”

“我为什么不能生气?”许孟笙一下子坐起来,对着夜暖,“我怕你被人欺负特意去塞纳河畔找你,正好看到蓝希那家伙正对你……我能不气吗?你是我的绯闻女友,你在那和别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啊。”

“你自己平时那么多女生来找你,我也没说你不成体统,这会儿你倒说起我来了。”夜暖为自己抱不平。

“你这个蠢女人,你是要气死我吗?”许孟笙对于夜暖的反抗有些愤怒。

夜暖抬起头,看到许孟笙生气的样子,两道浓眉斜斜的,突然就笑起来。

“你也有生气的时候啊?”夜暖一直以为许孟笙从来不会生气的。

“你还笑。我英雄救美你懂不懂?”

“你分明就是不放心我。还死不承认。”夜暖歪着头看许孟笙。

许孟笙像是被夜暖说中心事,一时有些语钝:“你……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顶嘴了?不管是不行了。”

“你凭什么管我?你又不是我的谁……嗯……”许孟笙在夜暖说话的瞬间用力地吻住她。男生的唇非常柔软,夹杂着青涩的吻技,连舌头都不敢伸,只是一动不动地保持一个简单的姿势,像是某个神圣的仪式。时间在这一刻寂静异常,漆黑的夜晚,夜暖似乎感觉到葵远刺骨的风一直钻入自己燥热的体内。

夜暖“哇”地一下就哭了,似孩童被抢了玩具般不依不饶地哭。许孟笙吓坏了,伸手帮她擦去眼泪:“对不起,对不起。”许孟笙觉得是自己的举动吓到夜暖了,这也是他第一次情不自禁地吻一个女孩,所以无比慌张。

夜暖哭得更大声了,在操场上练习跑步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他们。

“你坏蛋,你浑蛋,你欺负人。”夜暖的小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许孟笙的身上。

“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只要你不哭,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真的吗?”夜暖睁大了眼睛,水汪汪地看着许孟笙,经过刚才一哭,把先前在生日会上的委屈都发泄完了。她并不是气许孟笙吻了她,她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怎样的反应。

“嗯,随便你怎么样。”

“那你背着我,走操场一圈!”

“什么呀?这么幼稚!”许孟笙非常排斥。

“你……你,你不肯……”夜暖的眼泪马上又要飙出来了。

“好好好。我的姑奶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许孟笙半蹲着站起来,无奈地说,“来吧。”

夜暖擦掉眼泪,咧开嘴笑了起来,用力地跳到许孟笙的肩膀上:“黄巨人,出发!”

于是许孟笙驮着夜暖,在葵大的操场上一步一步地走着,夜暖把头伏在许孟笙的肩上,手臂紧紧地缠绕着许孟笙的脖颈。似乎这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姿势。

夜暖又看到许孟笙脖子上那枚银色的冰冷挂坠,这是夜暖第二次近距离地看这个东西。

“这是什么?”夜暖问。

“拨片。”

“干吗用的?”

“弹吉他的拨片。”

“从哪来的?”

“这是一个秘密哦。”许孟笙并没有直接回答夜暖。“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揍蓝希!”许孟笙换了一个话题。

“我不想你再惹什么麻烦在身上!他那种人,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了?”

“所以你宁可自己心里憋着委屈,也要拉我走?”许孟笙停下来。

“和你相比,这并不算什么委屈。”夜暖想了想回答。

许孟笙停了很久,没有说话,夜暖看不到许孟笙的表情,只感觉许孟笙似乎陷入了一种思考中。

“你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么多事?”良久之后许孟笙问了一句。

夜暖被许孟笙的问话噎住了,只好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你别告诉我,伤遍葵远外国语学校的花花公子许孟笙正在感动啊?我会害怕的!”

许孟笙轻轻地笑了起来,没有接夜暖的话,只是把夜暖往身上推了推。

许孟笙知道,有夜暖在身边,心永远都是温暖的。

快要到的时候,夜暖从许孟笙的背上跳下来,谁料裙摆太长,一下子踩到裙摆,朝前倒去。

许孟笙一把抱住要跌倒的夜暖,常年手脚冰冷的身子一下子被温暖包围着。

夜暖有些错愕,她没想到自己会发生这种窘况。

“许孟笙……”

“嘘,别说话。”许孟笙打断了夜暖的话,抱她的手臂紧了紧,“好熟悉的感觉。你上次生病,我就一直这样抱着你的。”

夜暖静下来,他靠在夜暖的耳边:“陆夜暖,你这个傻丫头,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千万千万不要跟别人跑了。我会舍不得的,会伤心的,会拿着刀和他拼命的,知道吗?”

月光下,夜暖的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像是身体某个角落里的冰冷,被生生地融化了。

她一度那样感激过上帝,感激上帝赐予她这样一个男生,在她觉得淡漠的岁月中,给了她光明和希望,也给了她始终不敢渴望的爱。

那时候她天真地以为,这就是全部,她和许孟笙会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可惜人生的命运有各种无法预知的可能性,所有你以为陪伴你一生不离不弃的人,都有可能因为各自的秘密、仇恨、嫉妒、利益,狠狠地捅你一刀,离你而去。

 

 

4

夜暖以为她爸爸会因为她那天荒唐的举动,而气得暴跳如雷或者找许孟笙来痛骂一顿,但是爸爸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葵远,去了香港。

陆宅没有掀起夜暖想象中的波澜,夜暖从开始的忐忑,变成有点儿失望。

尹珊珊安慰她:“这样也好,有足够的空间给自己,不用面对父母的唠叨和禁锢。”

期末考试结束之后,夜暖的成绩从班级四十名一下子跃入班级十八名。这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夜暖这才发现,她以前不是不会学习,是没有花心思在学习上。

连尹珊珊都大叹爱情的魔力是伟大的。

夜暖请所有人在葵大门口新开的烧烤店吃饭。那是一间自助烧烤的店,有别于小摊的烧烤,给你一个烤架,自己烤,可点饭点菜,应有尽有。

来的有乐队的四个人,加上尹珊珊和小米。

小米很少参加集体活动,夜暖邀请小米的时候,没想到小米爽快地答应了。

当天是陈暮的生日,尹珊珊想对陈暮来个最终告白:“能不能成就看今晚了。”尹珊珊决定孤注一掷。

小米那天难得打扮了一番,长长的蓝色波点长裙,将她高挑的身材一览无遗,腕间戴了一条草编的手饰,露出洁白的手。如果只看半张脸,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

“你们好。”虽然和大家都见过面了,可是小米依然表现得很生疏。

“小米,你要坐哪儿?”尹珊珊问。

她在几个人里扫了扫,指了指许孟笙:“我坐许孟笙旁边吧,之前一直听夜暖和我说到他,都没来得及好好认识下。”

“我哪有一直说到他?”夜暖有些不好意思,却也没想那么多,就让小米坐下了。

夜暖把刚烤好的鸡翅递给小米:“这是许孟笙刚刚烤的,你吃。”

小米接过来,并没有吃,她望着烤架下面的碳火发呆。

“怎么了?不爱吃吗?”夜暖推推小米。

“没有。”小米摇摇头。

夜暖总觉得这阵子小米心里藏了很多心事,是她不为所知的。

陈暮在帮尹珊珊烤秋刀鱼,夜暖想起来今天晚上尹珊珊是要来表白的,就拼命冲尹珊珊使眼色。

尹珊珊喝了一杯酒,借着酒胆,站起来,她说:“你们知道我此生的愿望是什么吗?”

“找一个帅哥谈恋爱。”大家集体回答。

“怎么都知道?”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你都说了八百遍了,傻子都记住了。”豪哥说。

“那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你们是不是应该成全我这个心愿?”她看着陈暮,大眼睛炯炯有神。

陈暮佯装不知道地推推旁边的小卡车:“小卡车,珊珊说你呢,你快点帮她完成心愿吧。”

小卡车正在努力地和一只大章鱼斗争中,没想到吃着也能中枪。

“你装什么蒜呢你。”许孟笙站起来,“珊珊买蛋糕就是为了和你表白,你也早知道她喜欢你,你们俩赶紧在一起得了,别扭扭捏捏地演偶像剧似的。”

许孟笙的一席话让这个本来看似挺浪漫的情节,瞬间毁灭。两位当事人显得有些尴尬。

“沉默,沉默就是默认了。”夜暖也站起来,“不枉珊珊酝酿了那么久,筹谋了一个月,我们现在正式宣布你们成为男女朋友,好了,现在站起来切蛋糕,交杯,礼成!”夜暖也陪许孟笙发疯。

许孟笙那头已经开始把蛋糕拿上来,打开蛋糕盒子,夜暖在一旁打下手帮忙分盘子。

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让陈暮和尹珊珊这两位当事人目瞪口呆。

“他们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默契了?”大家面面相觑。

所有人哗然一笑。

只有小米没有笑,她似乎被刚才的画面刺激到了。她拿了一杯酒默默地喝起来。

分蛋糕的时候,夜暖给许孟笙端了一块,小米转头,突兀地说道:“他不能吃蛋糕。”

在场的人都停了下来,被小米这句话惊诧到了。

小米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刻解释道:“我是问他能不能吃蛋糕,我听说很多人不能吃蛋。”

别人不知道,许孟笙内心却是一惊,他由于身体的原因不能吃蛋,一吃就拉肚子。这件事除了家里人,没有人知道,就连乐队的成员也不知道。

“这么奇怪,还有人不能吃蛋?”夜暖的目光投向许孟笙。

“是啊,我是不能吃蛋的,一吃就拉肚子。”许孟笙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还好小米博学,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呢。”夜暖并没有想许多,就把许孟笙面前的蛋糕挪掉了。

而许孟笙像是被人牵动了什么,不自觉地用余光去看隔壁的小米。她只是低着头喝汤,目光沉沉的看不见任何颜色,好像有些被许孟笙埋藏许久的记忆,从泥土里一点点地冒上来。

许孟笙突然感觉后脊背有些发凉。

这时,老板拿着话筒在小台上说:“今天本店新开张,为了答谢大家的捧场,今天本店举办一个许愿瓶的活动。一会儿我们会给大家发一个许愿瓶和一张纸,你们把你们的心愿写在上面,塞到许愿瓶里,投入我们店的大金鱼缸内,可求学业、事业、未来、爱情。祝福每个人,都能心想事成!”

老板看上去二十多岁,挺英俊的年轻人,台下的人开始鼓掌。夜暖她们很快就每个人都分到一个大拇指大小的许愿瓶。

大家都低着头,似乎很认真地写着自己的心事。

夜暖看着许孟笙,不知道他在写什么。

许孟笙却满怀心事,拿笔的手有点儿发抖。

巨大的金鱼缸注满了水,店里的人轮流上去将小许愿瓶丢入金鱼缸内,随着咚咚咚的声音响起,夜暖也将自己的许愿瓶丢入缸内。

小米望着金鱼缸里的鱼,欢快地游走,有些隐秘地抬头像询问,又像自言自语那般:“许过的愿望,真的会实现吗?”她冷漠地笑了笑,这个笑刺痛了许孟笙的眼。

夜暖的许愿瓶里,她只写了一句话:“祝愿我们所有人,永远都不分开。”

 

 

5

夜晚的光旖旎缱绻地打在这间名为“月色”的酒吧里。

小米换上一身低胸短裤的衣服,戴着面具,站在舞台上,抱着钢管尽情地扭动她的腰肢。她的身材高挑玲珑,看得下面的人热血沸腾,不断地喊着她的名字。

“蔷薇,蔷薇……”

她今天特别卖力,连着做了好几个高难度的动作,差点儿从上面摔下来。不远处的DJ阿强都察觉出她今晚的不妥,她似乎要用自己全部的力气,将自己累死在舞台上。

当然,她并没有累死,她像往常一样,音乐结束之后,给了大家一个飞吻,就离开了。

在后台,当她脱去假发,散下头发的时候,强子走了过来。

“你今天怎么了?表演得这么卖力。”

“没什么。”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强子问。

“我累了。”小米拒绝说话。

强子很识趣地走开了。

她摘下面具,在洗手间里卸妆,厚重的妆下,是她那张破碎的脸,她十三岁时不忍姑姑的毒打从家里逃出来,遇到了强子,强子让她认识了这里的老板白姐,白姐觉得她是一块不错的胚子,教她跳舞,让她帮着赚钱。她这才有钱拿回去给姑姑,骗说是她妈妈给的,她姑姑这才没有再对她拳脚相加。

在声色场所待久了,她已经渐渐地看透了太多事。

那个在台上靠着卖弄风骚吸引男人的自己,她从来不敢让别人知道,可是那却是最真实的她。

所以她在遇到夜暖的时候,才会那么珍惜,珍惜来之不易的友情。

可是她却将她最思念的人带回她身边,却是在拥有他的前提下。

这真是太讽刺了。

她脱了鞋,走在刺痛的石子地面上,或许这时候疼痛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良药。

她抬头望了望天空,那样熟悉的一轮月亮,那时候有两个人喜欢偷偷跑出来,坐在秋千上看月亮。

那个曾经说要永远和她在一起的人,现在却成了她好朋友的男朋友,命运真让人无奈。

她在这个城市里,只有陆夜暖一个朋友,她在她面前可以做那个柔弱、乖巧、性格柔顺的女孩,又有谁知道,她花了怎样的努力才做到这一切的吗?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想珍惜的人,都要这样残忍的背叛她、伤害她。

 

 

6

高一的整个暑假,夜暖除了每天窝在自己的画室,另一个常去的地方,就是许孟笙的爷爷家。

就是那一个小小的老式院落,种几盆花草、吊兰、胡姬花。摆上两座根雕、藤椅、矮凳,无花果树挺直生长,温室里的蘑菇长出了可爱的脑袋。

许孟笙给这里取了个名字叫“秘密花园”。

夜暖从许孟笙那里知道了很多有关乐队的知识,从早期的披头士,到德国战车,到AK47。她喜欢看许孟笙像疯子一样抱着吉他甩自己的头发,那时候的许孟笙才是最真实的他。他爷爷总说他,每次一拿起吉他,就像刚从疯人院放出来一样。

夜暖终于见到了许孟笙的爷爷,葵大的老教授,有白花花的胡子,喜欢下棋,喜欢培育各种奇怪的物种,喜欢和夜暖讲葵大的历史。

夜暖没有见过自己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长期在老人院住着,前几年也去世了。夜暖只记得小时候他们常常会来看她,给她带好吃的。

许孟笙的爸爸长期出差,但是妈妈和爷爷都待人极好,他们几个常常坐在一起吃饭、聊天,不断地给夜暖碗里夹菜。

没人在的时候,许孟笙总会开玩笑地对夜暖喊:“小媳妇儿,拿杯水来,小媳妇儿,来捏捏脚……”

夜暖也会撇开平时乖巧的性格,叉着腰回许孟笙:“去你个没正经的。”

许孟笙的妈妈偶尔过来,看到夜暖,总是愧疚地盯着她的手臂说:“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有道疤多难看啊。”

夜暖也不难过,反过来安慰她:“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以后动手术就行了。”

他妈妈总喜欢搂着夜暖,说:“还是女儿贴心。”夜暖总会不好意思地笑,许孟笙端着鸡汤,站在他们面前,假装受不了地说:“老妈你也太偏心了,我要吃醋了。”

那样美好的时光,在无数个午夜梦回的时候夜暖总是无端地忆起,恬淡中泛着浓浓的蜜意,任谁都不能稀释一点点甜味,那样香醇,让人沉醉。

有很长一段时间夜暖都相信宿命的安排,这个人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礼物,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的幸福,她把许孟笙像宝贝一样收好,相信他在她未来的生活里,必定会占据重要的角色。

夜暖并不知道她和许孟笙算不算是在谈恋爱,除了那天那个近乎玩笑的吻和他矫情的语句,但这似乎不足以对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做任何的奠定。她和尹珊珊不同,喜欢了,就拼命地要去得到。她想得到,可是她更害怕失去。所以她觉得这样若即若离也没有什么不好。

未来很长,她一点都不着急。

尹珊珊和陈暮开始了一段她想象已久的爱情,每次都撒谎骗父母去夜暖家写功课而偷跑去约会。而夜暖长时间在画室里画画,静谧的画室里,许孟笙拨动着琴弦唱歌给夜暖听。

夜暖仔细听过许孟笙的声音,有一种忧郁游离在里面,总是泛着淡淡的感伤。

画室的门口有一株高大的影树,下面摆放了一个双杠。夜暖和许孟笙常常坐在双杠上面仰望星空。

许孟笙曾经问夜暖:“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怎么办?”

夜暖指了指天上的星星:“它会带我找到你。”

许孟笙只是用力地抬起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年少的时光太轻缓,谁都不容打扰片刻。谁都不知道谁的内心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7

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葵远外国语学校转来了两个特别的学生。

一个就是脸上有伤疤的女生莫小米,一个就是漂亮美丽的蓝佳妮。

她们成了两个鲜明的对比,学校最热门的话题。

对于小米转校来葵远外国语学校的事,夜暖和尹珊珊都觉得很奇怪,因为之前都没有听小米说过,也并不知道她们家有谁有这样的门路,可以帮她转学。

小米却表现出不以为意地态度说:“你们两个都找男朋友了,我不能让你们把我丢下呀。”

夜暖总觉得小米变了,却不知道哪里发生了改变,那个曾经恬淡、乖巧、文静的女生一下子变得有些阴郁起来。

但是她来不及思考小米改变的原因,因为她在开学的第一天,很快就被蓝佳妮吸引了。

准确的说,蓝佳妮是一个不让人注意都难的女生。

她把校服的衬衫下摆扎起来,裙子修改成到大腿的位置,跛跟鞋,头发不知道是烫卷还是自然卷,总是微微带着弧度,脸孔很白皙,眼波中有一种细腻的婉转,说不出来的吸引人。

最重要的一点,她姓蓝。

这个姓氏在葵远只有一个家族,那就是蓝氏集团。

但是据说她只是蓝氏家族管家的女儿,那位管家在蓝佳妮十岁的时候为了救主人而去世了,所以蓝家将蓝佳妮收为养女,长期送到外国生活。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转入外国语学校。

这个世界总会在你以为满不在乎的时候出现一个人,激发你的斗志。

这是夜暖趴在走廊上看到蓝佳妮的时候闪出的片段。

她和那天跳舞的样子完全不同,她褪去了一脸的妆,露出少女的童真,头发扎得很高,背着包站在人群里显得青春四射。她来的第一天,就在操场上拦住许孟笙,像是宣布地说道:“许孟笙,我一定要追到你。”

有些凉爽的九月,早上的光微醺,夜暖、尹珊珊、小米、陈暮、小卡车一行人都站在走廊上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

那是刚结束晨会的早晨,夜暖在新的文科甲班等老师分配位置。她报了文科,和小米在一个班,许孟笙选了理科和尹珊珊在一个班。

还好都在同一层,并不算远。

“有危险了!”尹珊珊嚼着话梅推推夜暖。

小米只是低头,陈暮却在一旁瞎起哄:“这么完美的小妞,我肯定会答应啊!”

话还没说完,尹珊珊就狠狠打了陈暮的脑袋:“完美,完美什么啊?许孟笙是夜暖的男朋友这是全校皆知的事情,这个狐狸精在搞什么东西啊?”她转过来安慰夜暖,“别担心,每年追许孟笙的女生都很多,他都屹立不动!这次肯定也没问题的。”

夜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操场上的两个人。

不知道是光线太美还是怎么样,夜暖觉得许孟笙和蓝佳妮两个人站在一起,那么相衬。

许孟笙在蓝佳妮表白完之后凑过去,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蓝佳妮只是笑了笑。

他们的交流看上去非常和谐,所有人都看好戏似的望着他们。

“这不要脸的狐狸精,大庭广众还卿卿我我,夜暖你别生气,一会儿我帮你揍许孟笙!”尹珊珊很担心夜暖生气。

他们说完话,蓝佳妮特意朝夜暖的方向看了一眼,像是挑衅似的高挑了眉毛。许孟笙也看到夜暖了,他并没有觉得尴尬,反而很自然地向他们的方向挥了挥手。

“没见过出轨出得这么光明正大不知道羞耻的!是不是?你们倒是说句话啊!你们。”

铃声很适当的在这个时候响起,夜暖转过身,拉着小米的手:“戏散场了,我们该走了。”

 

 

8

蓝佳妮就在大家的注视之下,大大方方地进入了葵远外国语学校理科甲班就读。

许孟笙似乎并不讨厌她,虽说他和蓝希的关系不好,但是他对这个看似热情的女孩子却没一点讨厌的感觉。

夜暖总以为自己不在乎许孟笙和谁在一起,他曾经有过那么多和他表白的女生,她始终不以为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许孟笙和蓝佳妮站在一起的时候,她居然非常非常不开心,像是心中有一团巨大的火,立刻要烧起来了。

夜暖在食堂吃中饭的时候,把碗里的鸡腿戳得四分五裂。

“鸡又没得罪你,干吗把它碎尸万段啊?”尹珊珊和小米坐在夜暖旁边,看着她发怒。

“你如果真气不过,就找许孟笙去问个清楚呀。”尹珊珊接着说,“小米,你说是不是?”

“啊?什么……”小米也在思考着什么,没想到尹珊珊突然点到她的名字。

“你们又没有喜欢同一个人,干吗一起心不在焉的?”尹珊珊有点愤怒。

“珊珊,你乱说什么?”小米赶紧反驳,“我是在想蓝佳妮到底要做什么?”

“她要做什么,显而易见,一进班级就坐在许孟笙前面,那不是夺我们暖宝儿的专属座位吗?然后下课就缠着许孟笙,说是讨论作业呢,其实眉来眼去,我们都看到了好吗?”

“别说了,珊珊,别说了,夜暖都快把鸡腿捣成鸡泥了!”陈暮制止了尹珊珊的口无遮拦。

夜暖这才发现,陈暮和小卡车也坐在对面吃饭。

正说着,许孟笙就和蓝佳妮一起走入食堂,真是大白天不能说人,一说人就到。

他端着饭盒,欢快地走到夜暖跟前:“对不起,我刚才有点事,来晚了。”

许孟笙一屁股坐在陈暮旁边,和夜暖面对面。他正想和夜暖说话,谁知蓝佳妮也迅速地坐在许孟笙旁边,用力地把许孟笙往另一边挤了挤,于是变成蓝佳妮和夜暖面对面了。

“不介意我在这和你们吃饭吧?”

“不介意。”夜暖撇撇嘴,“反正我们也快吃完了。”

“是吗?刚才我和孟笙在做一个奥赛的题目,好难好难,我们解了好久才解开,就耽误了吃饭。”

“傻丫头,你的鸡腿它遭遇了什么?怎么变成这样了?”许孟笙看到夜暖碗里的可怜鸡腿,忍不住问。

“可能是受刺激了,人有时候受刺激都有可能变得不寻常,更别说鸡了。”蓝佳妮还没等夜暖回答,就立刻接话。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吵架的。许孟笙更没理由不知道。

夜暖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去夹饭盒里的黄瓜。

“你这个黄瓜都变色了,肯定是放的时间长了,有的东西真的不宜看久,久了就容易嫌弃。”

“你说话注意点你。”尹珊珊快要被这个女人的出言不逊给逼疯了。

夜暖也感觉到自己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紧紧地握住。

“你们怎么都不吃饭?吃啊……孟笙,我今天带的这个牛肉特好吃哦,我喂你吃……”

夜暖实在是忍不住了,准备站起身走人,没想到旁边的小米早夜暖一步站起来,端起桌子上的例汤就往蓝佳妮的头上扣去。

例汤里还有紫菜、虾米和少量的蛋花,瞬间顺着蓝佳妮的头缓缓地往下流。

“啊……你这个丑八怪你在干什么……”蓝佳妮瞬间跳起来,指着小米大骂。没有人会想到小米竟做出这种举动,夜暖都吓到了。

随后“啪”地一个巴掌,狠狠地掴在了蓝佳妮的脸上:“骂谁丑八怪呢?”她的声音里是冷而淡漠的。

食堂里的人瞬间沸腾了,这么精彩的画面已经很少出现了。

夜暖从来没有见过小米这个样子,阴冷得有些决绝。

“少在老娘面前装腔作势,还是回去看看谁是丑八怪吧。”小米撂完狠话,转头对愣在一旁的夜暖和尹珊珊说,“愣在这干吗?还打算帮她擦脸啊?”她一手拉着尹珊珊,一手拉着夜暖,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食堂。

“莫小米,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蓝佳妮的声音回荡得整个学校都听得见。

 
上篇:第二章 花样年华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青春暗涌
点击人数(3187) | 推荐本文(8)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