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五章 如果可以,请将青春折叠
第五章 如果可以,请将青春折叠 文 / 流苏浅吟 更新时间:2012-9-4 17:50:13
 

怦然心动,或许只是瞬间捕捉到对方一个细微的神色和漫不经心的小动作,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足以成为厮守终生的理由。

 

   八年前,安慕遥与沈漫琳初识。

  那时候“归去来兮”是S市人气最旺的酒吧,被奉为青春男女的“成人礼”宝地。

  安慕遥全身放松,背靠着沙发,把全部重量都压在上面。

  懒懒回头,视线被一处吸引,眯起微醺的双眼,颇有兴致地远远欣赏起一出好戏。

只能看清吧台上坐着的女孩子穿着宽宽大大的白色T恤,硕大的黑色米老鼠大剌剌地映在胸前,一头乌黑俏皮的短发帅气地顶在头上,抬手抚额间还露出手腕上一圈圈夸张的腕饰,在吧台水晶灯光下刺得耀眼。她一边在拒绝对面男人的骚扰,一边始终笑得自然得体。

很快,他们桌上多出几扎啤酒,听不清她说了什么,只是对面几个男人的笑容有些许勉强。

  安慕遥紧盯着她,微微眯起眼。酒就那么一杯杯下肚,她仍旧面不改色,然后利落地拍了拍早已目瞪口呆的男人,潇洒离开。

  斗酒?

  安慕遥上扬的唇角表露出一轮不明所以的笑意,随着起身。

洗手间公共洗手台前。沈漫琳用凉水使劲地泼着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每次到此种地方她都充当“护花使者”的角色,这招还真是屡试不爽。为什么她永远都不是被保护的一个?苦涩的笑意浮现,眼角竟有了几分湿意。

  她感觉到身旁的男人和步履不稳的红衣女人已经站了很久,似乎隔着镜子一直在打量着她,她皱起了眉。

  看了看自己手中最后一张纸巾,再看看空空的纸巾盒,很豪气地抓过帅哥的手,二话不说把纸巾“啪”的一下塞到他湿湿的手心里。

  “最后一张了,帮你女朋友擦擦吧。”眼中却带着几分鄙夷之色。

她转身,拍了拍湿漉漉的脸,依旧火热。

人已远去,最后的叹息声依旧回荡在此处。

  难不成她把他当成了……安慕遥瞳孔微缩,攥着纸巾,忍不住笑出声来。

  果然是很有趣的女人。

  安慕遥走回原位,不忘在迷离的灯光下逡巡那抹熟悉的身影。

  “难得ANN请客,咱们就玩点好玩的吧。看到那边的几个女生没?”

  顺着老姚遥手一指的方向,大家纷纷看过去,一眼就能判定,扎堆的都是女学生。

  安慕遥意外看到了那个有趣女人的背影,眉梢一挑,隐约浮起笑意,很快又不着边际地退了回去。

大家把视线重新落回到老姚身上,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要是谁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就去那里找其中的一个女生KISS,如何?”

  江燕附和着,掉转头准备游说安慕遥,怎料他却早已摆了摆手,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原已喝得迷蒙的双眼因嘴角的笑意眯成了浅浅的一条缝,淡淡地回应道:“就玩这个吧。”

江燕心底窃喜,向其他人使着眼色,老姚第一个收到了信号,拿起骰盅娴熟地悬空一摇,重重地落在桌上。

  安慕遥放松地往后一仰,轻靠着沙发,浅笑,缓缓说道:“大。”

  老姚将手下黑色的骰盅小心抬起,安慕遥双眼一眯,盯着色子好一会儿,刚要伸手去取,被江燕不动声色地先一步收起,握在手心。

  “ANN,君子一言。”

  “谁都可以?”他玩味一笑,喝了一大口酒,准备起身。

谁都没有料到他竟如此爽快,江燕更是诧异万分。明明已经被这个人精发现了的小把戏,怎么就不拆穿?

 

  而另一边的沈漫琳显然不知道“危险”正向自己靠近,她整个人像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一角,越过面前几个空荡荡的酒杯,一只手指还在颤颤地挑选着接下去进肚的目标。

  不料下一秒,却被人生生抓住,用力地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被迫松松地环上他的腰。紧接着后脑勺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抵住,还没看清是谁,整个脑袋便压了下来。眼前一黑,只感觉到唇间冰凉的触觉。由于两人贴得太近,还有睫毛在脸上忽闪,痒痒的,一阵酥麻感在全身散了开来。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似乎真的醉了,全身被一阵清冽的味道给包裹着,盖过了满酒吧的烟酒混杂味。瞬间,淡淡的气息在鼻间流淌开来,浑身细胞似点着了般通畅舒适,整个人都像是飘离了地面。

而安慕遥原本是带着不怀好意的试探和惩罚的吻,却也不自觉地偏离了轨道,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左胸口翻江倒海的折腾,还有彼此越来越急促的喘息。

安慕遥勾唇,在心里独自喟叹:这一次,看来真的栽了。

  她没有丝毫挣扎,他也没有打算放开,仿佛剧中人被按了暂停键,此情此景,完全定格。

  这哪是游戏的惩罚啊,简直就是情人间热吻中的温情脉脉,难舍难分啊。所有人都傻了,没有人过去阻止,也没有人忍心打扰。

  直到周遭唏嘘一片,安慕遥终于放开了她,还给她呼吸,她却不倒翁似的左右摇晃着,睁圆了双眼,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有一双黑得深不见底的双眸,很少有人的眼瞳是纯黑色的,不带一丝杂质。

  一束射灯诡异地打了过来,聚焦在面对面默然怔忡的两个人身上。

  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她用手遮了遮眼。

  许久,她才意识到,她遭人偷袭了,还是个男人,陌生男人。

  两个人如施了魔咒般许久无语。

  紧接着,沈漫琳一声尖叫,纯粹是因为莫名其妙被人轻薄而出自本能的反应。

  继而,她的同伴也同声尖叫,是因为沈漫琳幸运的被帅哥临幸了。

  再然后,旁边围过来的一群人,不管是否相识,都不约而同吹起口哨叫好。

  再再然后,眼前的男人依旧淡定,侧脸,对着自己的同伴,微微启唇。

  “这样够了吧?”

  不过只有安慕遥自己知道他其实是假装镇定,他也害怕被拒绝。不过,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他吧。安慕遥唇角微扬,心底竟涌起了莫名的期待。

看着乔昕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跟人对峙,吵吵闹闹的声音在耳边轰鸣,沈漫琳的意识有些混沌。

  她只听到他们在说这只是一个游戏,她只意识到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她甩了甩脑袋,有些粗鲁地拽开乔昕,抬眸盯着刚刚轻薄过她的那个男人。

  “我,沈漫琳,从来不欠人家东西。所以,我也还给你。”

  说完,沈漫琳双手分别拽住他两侧的衣袖,脚尖轻轻一掂,闭上眼就欺上了他的唇,软软的,甜甜的,好像小时候偷吃的糖果。

刚有温湿的触感,眼前的人就往后倒去。安慕遥迅速伸出长臂将她拦腰抱住,用力太急,她的下巴重重磕在他的颈窝,却没有丁点挣扎,很快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该死的,哪有女人在接吻的时候昏睡过去的。安慕遥紧蹙的眉心纠结成一团。

  这一下,所有人都看着安慕遥和在他怀中的沈漫琳一脸不可置信,那眼神分明就像欣赏动物园的一对活宝,都期待着安慕遥该如何收场。

  “我送她回去吧,你们继续玩。”安慕遥说得极其自然,又转向乔昕,“麻烦带下路吧。”

  他一使力就将沈漫琳横抱了起来往外挤,乔昕讷讷地跟在后面,还不忘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其他人,直到视线完全被黑暗挡住。

  安慕遥人已经走远,可是他的话和行动却像重磅炸弹,在酒吧掀起了新一轮的高潮。

 

  直到一周后,沈漫琳才可以彻底冷静地对待寝室的三个“叛徒”,从他们声色并举的描述中愣是一点都记不起那个晚上的乌龙事件。这三个人自从被“祸害”荼毒后,一直都处于亢奋状态,老在她面前笑得毛骨悚然。

仔细一想,越发觉得这次乌龙事件不可思议,好象遗漏了不少细节,又好象添加了不少东西。

她怎么拍脑袋都想不起那个男的长啥样,那会当时自己怎么就那么英勇地凑上去了呢?还有,那家伙被人染指了怎么还会送她回来了?居然还用抱的!一联想那个有可能是熊抱的场景,她就躁地猛抓头皮。

  “啊……嘶……”托那位桃花男的福,本周第N次思绪飘到外太空,也就是第N次撞上人。

  “走路要专心。”

  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戏噱。

  沈漫琳抬眸,对上一双熠熠生辉的眼,一张帅到掉渣放大的脸正离她仅一公分的距离,她也顾不上脑袋的疼痛,猛地往后退了几小步。

  果然又是个找茬的,鉴于之前几次被撞的惨痛教训,这次她要先发制人。

  “同学,你不也没在看路么?要不怎么能撞上我?那么宽的路,你干嘛非得朝我这边走啊。”要找茬是吧,尽管放马过来。

  醉酒失吻事件已经杀死了她不少脑细胞,此时实在没有心情跟人吵架。她见帅哥没再继续,就自认倒霉揉着前额,想从他身边绕开。

  “沈漫琳。”双瞳有一抹玩味的笑意闪过。

  “诶?”沈漫琳扭过头,紧张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认识我?”

  安慕遥皱了皱眉,有点很无辜地看着她,短短的头发在风吹下丝丝分明地飞舞起来。他突然有种挫败感,这个女人竟然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你是选择性失忆,还是根本就不想记起?”

  被帅哥这么盯着还真是不习惯,更何况又是奇怪的问题,她略装深沉地咳嗽了几声,“帅哥,我确实健忘,脑袋也不好使,您别跟我绕,说重点。”

  “重点就是……”看着她垮下的脸,安慕遥的唇边漾起一丝笑容,改变了主意,问了一个自己都觉得汗颜的问题,“新闻讲座在哪个地方?”

沈漫琳长舒了口气,颇为惋惜地拍了拍他的肩,遥手一指某个方向。

“帅哥,以后记得改改老套的搭讪方式。笔直走到底就是了。”

  安慕遥微微抿唇一笑,笑意直达眼底,待匆忙跑开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回身,大踏步向她指过的方向走去。

沈漫琳,你比我想象得更有意思。

 

  距讲座开始还有一刻钟,礼堂内已挤得水泄不通。

  黑压压一大片,闷得整个人都感觉乱乱的。

  刚占上位置,全场瞬间安静下来,在主持人一番废话以后,又是一阵紧过一阵的沸腾声。

  还没坐稳,后脑勺被一团纸击中,乔昕和一旁的几个同学也接二连三轻“呀”的一声。

  原来一同中招了。

  沈漫琳回头,一个女人正抵着墙傲慢地抬起头,一手举着相机,一手举着一张白纸,抖了抖,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进入她的视线中:低下头。

  “道歉!”沈漫琳压低了声音。

  那个女人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扔下纸,继续举起相机对准了主席台。

  “我让你道歉!”沈漫琳依旧语气强硬。

  台上的声音停住,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投向声音的来源处。

  那个女人恨恨地瞪了她一眼,低咒一声,准备挪地方。

  沈漫琳蹭地起身,用力前扑拽过她手中的相机,还没等对方给出反应,她迅速瞟了一眼视线定格在小屏幕上模糊的人影,扯了扯嘴角,二话不说举起相机就朝着后排空隙位置砸去。

  顿时,相机撞墙,一声巨响,四分五裂。

  乔昕皱起眉,赶紧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先坐下来,谁知沈漫琳的火气正好上来,猛地甩开了她的手。

  “放开!”

  说完,众目睽睽下挤出人群,准备离开会场。

  袁梦涨红了脸,竟是委屈地呜咽起来。

  主持人这才回过神来,迅速拿起话筒。

  “那个同学是什么系的?”

  “老师,是她先拿东西扔我们的……”

  乔昕起立扯着嗓子替沈漫琳辩解,将目光转向身边的人,希望给得到支援,不料,其他被扔东西的同学却纷纷低下头去,撇得一干二净。

  “那也不能砸了新闻社的相机。”主持人完全不为所动,“你是哪个班的,赶紧报上来,否则一起记大过……”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维持秩序的保安跑过来准备“请”她出去。

沈漫琳凝眉,刚想开口,却被一个声音盖过。

  “漫漫,她是我的女朋友。”

  磁性的男音透过话筒传来,适时截住了她的话,声音因感冒微微带着鼻音,听起来却更为性感深沉。

此言一出,一下子便震住了主席台所有的人,齐齐朝沈漫琳方向望去。

漫漫?!打她生下来至今,是地球人都没这么叫过她。

整个礼堂失了控般的混乱。

此时,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异常坚定。

  “这次国外回来一直在巡回演讲,还没有和女朋友好好聚过,她是在生我的气,有冒犯之处还请大家原谅。”

  真诚的话语,清淡的笑意,压根没人去怀疑他的真实性。

  越过黑压压的人头,沈漫琳才留意起主席台,不过隔得太远,看不清具体声源出处。

  大屏幕上突然转换了影像,将原先讲座的图片切换到安慕遥的大特写。

  沈漫琳一愣,看清了屏幕上一双灼灼的目光,不知道正望向哪里,只觉得心微微动了一下。

这不就是刚问路的那个帅哥吗?

她接受着四周火辣辣目光的洗礼,征征望着屏幕,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对外交流学术演讲团的学生代表之一,此次活动的主讲者。

  现场主持人也没料到会出这种状况,一时慌了手脚,不知所措。原本拉着她的保安也顾不上她了,只是忙着维持秩序。

沈漫琳依旧远远地紧盯住屏幕中的那张脸,错开的两个时空,却仿若只剩两人之间的凝望。

  话一出口,安慕遥自己都微愣了一下,就算是帮她,过于入戏;若是无意之行,又表现得过于自然了些。他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面,稳定着自己的心绪。这事情太过突然,他还来不及想出最适合的解决办法帮她,只得出险招。

  沈漫琳的大脑完全处于死机状态。女朋友?自己什么时候成他女朋友了。

  乔昕拉了拉她的胳膊,拢手对她耳语,“这个就是在酒吧里的那个男人,还抱你回宿舍的。”

  “诶?”沈漫琳一脸惊恐的表情,谜底解开。难怪刚刚他能叫出她的名字,她却对他完全没有印象。

乔昕趁机拉着还傻站着的沈漫琳坐了下来,直到安慕遥走到她的跟前,俯身,温热的气息撒向她的脸,她才恍惚地回过神来。

抬眸,四目相对,果然是他。这双眼,她记得。

  所有的疑问不知道该如何问起,沈漫琳便将脑中乱七八糟的疑问浓缩成三个字:“为什么?”

  安慕遥微微挑起眉,神色如常,调侃道:“嗯,你当时不该是那样的反应,应该气势汹汹地抢过我的话筒对我说,我不想欠别人的,然后指着我说,‘他是我的男朋友’。”

  竟然讽刺她!

  沈漫琳狠狠推了他一把,让那张蛊惑的脸远离自己。

  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安慕遥撇唇一笑,“看来你记起我了,很好。”

她眉心一揪,仰起头,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

“那又怎样?”

安慕遥收起玩味的笑容,双手撑住座位两边的扶手,几乎半圈住她,才慢条斯理地开口:“你听好了,今天说的所有话都是我自愿的,也是认真的。”

沈漫琳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眼帘微微一垂,握紧手机强作镇定。

  “然后呢?”

  “等你的答案。”

  见她一下下推着手机盖,安慕遥一把夺去,噼里啪啦输了一阵,又往自己的手机回拨了一下。

  “考虑完了随时给我电话。”

  他勾唇浅笑,起身,情不自禁地伸手揉了揉她的短发,便快步走出礼堂,留下沈漫琳兀自神游外星球。

 

  KFC内。隔着窗,阳光暖暖地打在两个人身上。

  小米双手支着下巴,眯起眼,对着一脸郁卒的沈漫琳吃吃地笑。

  从活宝乔昕那里得到的消息与主人公亲口述说的版本,基本八九不离十。就沈漫琳这家伙,从穿开裆裤开始两人就在一起了,所以他实在太了解她了,对于男女感情这回事,把她评价成脑残还算是顶客气的。

  沈漫琳的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很不客气地睨了他一眼。

  “够了哈,没事找你家落落玩去,没心情跟你吵架。”

  “以前你跟我吵架从来不看心情的。”

  “……”除了他,没人敢在这风口浪尖上跟她抬杠。

  “最近你不是没了吵架的欲望,压根就是脑袋不好使,回头哥请你吃猪脑,吃啥补啥。”

  小米本以为山雨欲来,等了好长一会也没见动静。沈漫琳顾自看着窗外摇头叹气,自怨自艾。

  “哎,你没见那些兄弟怎么鄙视我了。”狠狠吸了口可乐,怨声唉哉,“都没人找我玩了。”

  小米终于没忍住,可劲地拍着桌子放肆地大笑起来,频频惹来四周探究的目光。

  这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沈漫琳愤恨地翻着白眼,轻咒着:“笑得真像便秘!”

  小米倒无所谓,很自然的长臂一伸,揉乱了她的头发,“我说丫头,别跟混小子们混了,该恋爱了。”

  沈漫琳一口可乐改道呛进了鼻孔,涨得满脸通红,脑子里恍惚一片。

  “臭小子,你说话能不能正常点。”

  “丫头,现在是不是有被我说中心事后的不知所措啊?”

  “神经!”

  一把拍开他的恶爪,迅速地用手指扒着,整了整头发。

  小米悻悻地收回了手,假装失落地说:“哎呀,本来我有两张舞会的票要给你,看来你不会想要神经的东西了,可惜了,你最喜欢的乐队,BEE……”

  “BEE!?”

  她几乎整个人都扑上了桌子,抓住小米作势要将票藏口袋的手,利落地夺过票,定睛一瞧,确认门票上果然有BEE的宣传照片。眉眼顿时舒展,双眼晶亮。

  “这两张票我先收了,作为回礼,今天的饮料我请了,就这样,我走一步先。”

  沈漫琳豪气地甩出一张20元大钞扔在桌上,拽着两张票准备走人。

  “丫头……”小米欲言又止。

  “怎么?嫌少?那下回姐买个猪脑给你补哈,乖。”一阵风似地从他身边飘过。

  收回空空的手,看着桌上20元大钞,小米挑了挑眉,莞尔一笑,心里暗暗得意。

丫头,不要怪哥不厚道,是你自己不把话听全。忘了告诉你,传说中那个向你表白的帅锅也会出现在舞会上。

是福是祸,就看你的造化了。

 
上篇:第四章 回到我的身边,不哭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807) | 推荐本文(75)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