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五卷 你是来搞笑的吧
第五卷 你是来搞笑的吧 文 / 苏照 更新时间:2012-11-28 10:21:01
 

七月炎夏,酷暑难消,山崖下的水流却冷得入骨。两人一前一后地落水,唐欢不擅水性,几乎是被云倦给硬拖上来的。此时天色已晚,山谷里刮起了风,幸运的是赶在天黑之前他们找到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

这山谷有些诡异,傍晚时分只有微风,到了半夜竟变成了狂风,那肆虐的声音犹如野兽号叫,恐怖至极。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山也好似随时都会被风推倒似的,整个山洞竟都在摇晃。仅有的一点柴火燃尽,洞里又变得漆黑一片,而那未干透的衣服黏在身上,又冷又难受。

唐欢素来怕冷,下午又泡了水、受了凉,又听着狂风,她难以忍受地悄悄往云倦所在的方向挪了挪。

依稀听到一丝动静,云倦蹙了蹙眉头,忽觉后背一凉,唐欢撞到了自己。他只当是凑巧并没在意,不多时,又被碰了一下,碰的次数多了,他正欲发作,却发现唐欢靠在自己身上不动了。

透过带着湿气的衣衫他感觉到她的身体异常冰凉,问了半天的话却只得到一个简单的“嗯”。

“你是不是很冷?”云倦顿了顿,问道,只是未等回答便又说,“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让你暖和一些。”说着,他便想脱下自己的衣衫。

“我想……我也知道一个方法……”唐欢颤颤巍巍地说着,再然后,毫不避忌地从后面抱住了他。

靠得太近,多少都有些尴尬的气氛,好在四处一片漆黑,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云倦整个人都僵住了,身子不自在地一转,某人便一头钻进了他怀里,死命地揪住了他的衣服便不再动了……

这……到底是……云倦两只手悬空着,不知放在哪里好,只觉怀中的人全身冰冷,正瑟瑟发抖。

抱紧她,她应该会更暖和些吧……

两人相互贴近,相比漆黑和寒冷,却安心不少。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呼吸,甚至身体的颤抖……

他发现她身上好像有熟悉的味道。

云倦仔细嗅了嗅,淡淡的很好闻,而鼻尖也触到一丝滑腻,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头已不知不觉地埋在了唐欢的脖颈处,那阵好闻的香气便是她身上发出来的。

怔了一怔,他本能地将她推开了些,他怎么会对她有想法?然而越是这样,那种情绪就越发猛烈。初次相遇,再次订亲,那次在明月楼的调戏,白日里的捕鱼,还有那片刻的柔情……忽然一下子定格了,脑袋里就只有唐欢挤干头发的画面,那样妩媚的动作,那样温柔的目光……

 

次日,云倦是被鸟叫声吵醒的。醒来时他靠在洞壁上,洞内空荡荡的,昨晚上烧出的灰烬还在,唐欢却不在身边。

想必是先行离开了吧……这样想着,心中竟生出一股子失落。云倦慢慢站了起来,意外地发现腿上的伤口被人包扎过了。再仔细瞧了瞧包扎用的布片,是自己的袍子下摆,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真是越想越好笑啊,又过了一会儿,他才一瘸一拐地往洞外走。

一夜狂风后,山谷里竟也没多大变化。阳光依旧明媚,草儿依旧青青,只不过多了一地残花。

“我找到一条路,也许可以出去。”此时,唐欢正双臂抱肩地靠在崖壁上,优哉游哉地欣赏蝴蝶飞舞,顺便吃着烤鱼,再也不似昨夜那副可怜的模样。

原来她并未离去,而是在这里等他。

不知怎么的,心底一阵波动。

“是吗?那你怎么不走?”

“一个人上路太无趣,多个人可以说说话。”她冲云倦挑挑眉。见他发丝散乱,衣服破烂,还有伤在身,这形象也太颠覆了,于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云倦倒不在意,依然保持着优雅,理了理头发,便一瘸一拐地向她走去:“姑娘盛情相邀,在下乐意奉陪。”

风一吹,刚刚理顺的发丝又散落了下来,他索性一把摘下了束发的带子,松松散散地系了个马尾。几缕发丝散落顺着风飞扬,顿时又多出了几分风流韵味。

“吃饱了我们就走。”说着,便丢过来一条穿在树枝上的烤鱼。

云倦接过来瞧了瞧,干瘪不说,还烤焦了,这东西怎么入口?

“瞧不起就别吃啊。”

“……”算了,饿了一晚上,不吃没有体力。于是皱着眉咬了一口,这味道,简直已经不是鱼了,却有股子特别的香味。

“怎样?”

“……”怎么回答都不是,云倦默默地吃着,又想到一点,“还劳烦下次姑娘再做好事之时,可不可以把布条撕整齐一些?”这袍子的下摆被撕得惨不忍睹,简直没法看了。

救人还被嫌弃,唐欢无辜地耸耸肩,艰难地挤出了一个受教了的表情。

 

又稍微休息了一下,两人便一前一后,沿着山道往住处返,走到半路就遇上了四处找人的唐三姑等人。

慕容晟一见唐欢,不由分说上来一扑一抱,开始了无休止的号啕。

唐欢忍。

待几人回了住处,一番打理、休息过后,已到了傍晚。

大厅内,唐三姑凑到唐欢耳边,八卦道:“你不知道,就你出事那天,杨继允也死了。”

唐欢一怔,正欲开口,却听慕容晟酸溜溜地插嘴:“阿欢,你和云倦在一起都做了些什么?怎么觉得你们俩怪怪的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晚上用膳时分,云庭一件件地上报着自家主子不在的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而云倦只是盯着盘子里的烤鱼出神。烤鱼色泽金黄,飘香四溢,很是诱人。他夹了一小块,可刚刚入口就不满地蹙起了眉头。一样的烤鱼,无论从选材还是卖相,这盘鱼都胜过唐欢烤的那鱼百倍千倍,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吃不出那个香味。

“庄主,可是菜不合胃口?”

云倦摇了摇头:“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已经让人查了,唐欢还有一个哥哥叫唐玦。”

“唐玦?”云倦吃了一惊。唐玦是当年唐门当家唐天傲的养子,唐门的下一任接班人。果真如自己所料,唐欢真的是那个失踪了整整七年的唐门大小姐?

“据打探,当年唐玦丧命跟唐欢有关,因此唐天傲便将唐欢赶出了唐门,还断绝了父女关系……”

哈,他早该想到她是唐玦的妹妹,否则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对“唐门”二字耿耿于怀?想想当年江湖上出了名的刁蛮大小姐,再看看今时今日的“金毛狐狸”,七年,到底是怎样的经历与磨炼会让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又想到昨夜,她扑在自己怀中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还有一边喊着大哥一边攥紧他的衣衫,拼死也不愿放手的样子,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更是油然而生。

原来看似最为无心的便是隐藏得最深的,浅淡如风的笑颜只是故作洒脱。

 

“阿欢啊,这是云倦让人送来的紫玉凝丹。”

东升客栈内,唐三姑将东西送到了唐欢房中,还在思考那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舍得送来,那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值好多银子呢!

“你跟云倦在山崖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吗?”

“……”唐三姑翻着眼皮子想了想,有道理啊!“那东西要不要还回去?”

“谁还?”

“我去啊!”

“你当真不会卖掉?”

“……”唐三姑见银子打了水漂,只好讪讪道,“云倦还捎了句话。”

“什么话?”

“前境若无心亦无,罪福如幻起亦灭。逝者不可追,来者犹未卜。”

“什么意思?”唐欢眨眨眼。

“你自己慢慢琢磨,我可不懂这么深奥的!”

“……”果然问也是白问。

不过这话到底从何说起?又是什么意思?反复琢磨未果,唐欢烦躁起来,哼,就不能正常说话吗!

 

杨继允死后杨家再起波澜,四起的谣言将原就扑朔迷离的杨家传得越发诡异,当家之争再次开始。尽管“清欢”的线索断了,但见杨家现在的情况,再想到那日紫嫣出狱时的模样,她更是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想得正出神,慕容晟不安分地往前蹭啊蹭,蹭到了唐欢的胳膊肘,可怜兮兮地看着她:“阿欢,你有没有看出来我今天很虚弱?”

打从出了坠崖那事之后,唐欢总觉得慕容晟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是爱拆她的台,怎么让她生气就怎么对着干,而现在却是卖乖卖得教人受不了,整日里都是小白兔一样的表情。他一出声唐欢便浑身不自在,立马躲开:“亲戚造访,请三姑!”

果然,慕容晟脸色黑了黑,扯着嗓子就大叫:“阿欢,你不关心我!”

“……”唐欢一怔,十分惊悚地看着他。在她心目中,这个二世祖一旦这样叫唤了,十有八九没好事。

果不其然,慕容晟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送向了嘴边。

“喂!你属狗的吗,怎么咬……”

慕容晟却是眉头一挑,很享受地亲了一下她的手背,然后放到了自己的额头上:“你摸摸,在发烧!”

“……”那一阵温软落在手背上,唐欢差点跳起来甩他一巴掌,可手落在他的脑门上时只觉得无奈。

慕容晟额头光滑,微微有些凉,却没见发烧迹象。见对方没进一步越轨动作,唐欢便忍着怒火问:“你想怎样啊?”

某人眸光一转,贼兮兮地凑了过去:“呃……听说云倦给了你一瓶能治百病的紫玉凝丹……”

“然后呢?”

“拿来试试呗。”他右手一抬,手掌摊开,一副理所当然你得给的样子,“别小气嘛,就一粒,我保证!”

这不仅仅是药!还是人情好不好!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病呢?”

“过敏啊,吃错东西了,全身起红疹。”说着,他便卷起了衣袖,拉开了衣领。唐欢顺势望去,果真如此,就多看了几眼,谁知慕容晟还越发来劲了,拉开衣服还嫌不够,竟当着她的面扯起了腰带要脱上衣。

“你又想干什么?”唐欢大惊,忙按住他拽腰带的手。

“你不信嘛,我给你看证据啊!”

“……”唐欢扶额,要是无耻也排名,慕容晟绝对算得上天下第一。

“好了,给你就给你,一粒啊!”她无奈地转身去取药,却一个没留神,整个被慕容晟夺了去,一溜烟不见了……

真是……太混账了!唐欢追出门去,迎面正碰上唐三姑,她见前面那个衣衫不整地冲出去,后面这个又气势汹汹地猛追,脑子中又出现了奇怪的画面,连笑都变得那么些耐人寻味。

“不要乱想!他说他过敏,找我拿药而已!”唐欢不耐烦地解释着。

“哦?过敏?”唐三姑将信将疑地笑了。

“就是过敏!你不知道过敏可大可小,说不定会要人命的吗?”

“哦?要人命?”唐三姑笑着又重复了一遍。

“对!要人命!要人……命?”说着说着,唐欢的脸色忽然就变了,“对啊,过敏严重的不就和中毒一样吗,怎么没想到!”然后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自言自语着也跑掉了……

唐三姑傻傻地站在原地,石化中。

想明白了这点,自然是急于验证了,唐欢立即赶往杨家。可刚到就见杨家各房在激烈地争吵,想问问情况吧,就被下人给赶了出来。回去的路上胡走乱逛,却在一家古董铺子里见到了紫嫣的身影。

唐欢迟疑了一下,便跟了进去。

与之前相比,紫嫣的情绪稳定了许多,但仍旧不怎么待见自己。唐欢满不在乎,依然在那儿套近乎,等该说的都说了,才认真道:“杨继允死了你知道吗?”没等到对方的回答,她冷笑了一声,又说,“我想你不可能不知道,背叛你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你一定很痛快吧?”

紫嫣手里的动作一顿,幽幽地看向唐欢,眼底竟是跃动的怒火:“你知道什么?你又能查得出什么?你以为你这样质问我我就会告诉你吗?种下了因,结出的果,天道轮回,因果报应,谁都逃不掉!这是杨家应得的!”

咄咄逼人的语气,怨念深重的眼神,唐欢怔怔地愣在原地,竟然有种自作聪明后被嘲弄的感觉。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紫嫣也没再继续,只是转身不再看她。

唐欢怏怏不快地出了古董铺子。彼时夕阳西去,红霞映红了天边,想着紫嫣的那几句话,心情越发沉重。

种下了因,结出的果,因果报应……

她说的是杨家的事,唐欢却想到了自己,尤其是那“因果报应”几字,便如鞭笞在心,一阵阵抽着痛。脑中映出的,是大哥离去前的那一幕。

如果这世上真的存在报应这个东西,她才是该死的那个,而不是大哥。如果苍天有眼,就不该那么对待一个无辜的人……

 

回到客栈已近子时,唐欢拖着疲惫的身子推开房门,屋内漆黑一片。她摸索着到了床边,慢慢躺了下去。床铺松软舒适,睡意也涌了上来,可冷不防一声响,房门被人撞开了。

唐欢一惊,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就见黑暗中,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向四周探了探头,似乎在寻找什么。看了会儿蹑手蹑脚地走到桌边,放下了什么东西,才转身离去。

这……谁啊……唐欢看得一头雾水,赶紧跑到门边,借微弱的月光瞧去——

“又是你!”她眉头一皱。

“是啊。紫玉凝丹我试过了,不过尔尔,还是我慕容世家的百转回春丸比较管用!”慕容晟也没再多言,满足地伸了个懒腰,这才舍得跨出门槛。

这大半夜……是来干什么的?什么紫玉凝丹?什么百转回春丸?什么跟什么啊?她满心疑惑地走回屋子,去看留在桌上的东西。顺手点了蜡烛,屋子里便亮堂起来,桌上只有一个白玉药瓶,瓶子很小却很精致,摸在手中很温润,材质应该是羊脂白玉。

“这就是百转回春丸?”她念叨着,忽觉不对。他把这个送来,那紫玉凝丹岂不是要自己留下了?那……那云倦的人情她不是欠定了吗?

一大早,唐欢便起床了,忍了一晚上,她决定光明正大地去找慕容晟把东西换回来。可才到大厅就见一片惨烈,好多客人都病怏怏的,其中也包括唐三姑。

“阿欢……”见到她,唐三姑赶紧颤巍巍地叫了句,脸色越发难看,“我听人说昨晚上杨家酿酒的作坊走水了,救火时发现了一堆尸骨,还有好几具未处理过的尸体,说是前几天痨病死的王矮子的尸体也在,好恶心好恶心……”

“走水?他走水他的,你吐什么?”唐欢指了指这一圈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是在酿酒的作坊里发现的死尸!人又不是作坊里的人杀的,你说还能用来干什么?当然是做酿酒的材料啦!”这一说越发觉得恶心,唐三姑转头又吐了一阵。

杨家的酒酿得好,当地酒家、饭馆都进这“胭脂醉”,多少客人中招啊,真是想到就恶心……

唐欢双眉紧锁,正想问问还有没有新情况,就见唐三姑早就吐得不成样子了,根本没法再问。也行,问不出,就去现场看看呗。于是不管某人的反对,她硬是将人拖走了……

一路走,一路埋怨,终于到了杨家酒庄。四周围满了人群,看热闹、讨说法的比比皆是,她们占了块好地方,静观其变。

“好恶心啊……”该吐的都吐完了,唐三姑开始干呕。

“看样子这杨家酒庄是开不下去了。”

“用尸体酿酒这么缺德的事都干得出来,还是早点关门早点好!”

唐欢笑了笑,没有再争辩,而是四下打量着。忽然,目光落在了人群中一道熟悉的身影上。本想追上去看看,却见人头攒动,人一下子就不见了踪迹。

紫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唐欢微微垂眸,心头不免有些异样。又围观了多时,也没有什么发现,便跟着唐三姑一起又回了客栈。

“清欢”的线索断了,杨家又搞了这么一出,当前杨家没有当家,杨四小姐临危受命,开始为了整个家族而奔走。即便如此,也没能避免酒庄被封、订单被退,以及被同行落井下石的命运。昔日显赫的门庭而今变得清清冷冷,墙角偶尔窝着几个乞丐。尽管大门上烫金的匾额依旧高悬,但已蒙了一层厚厚的土灰,到处透着凄凉。

这天,唐欢正巧路过杨家,站在门口看了一阵正要走,却听吱嘎一声,紧闭的大门开了,紧跟着便见杨家的二少爷从里面走了出来。

之前已见过二少爷多次,他给唐欢的印象还不错,于是两人闲谈了一阵。出于同情,唐欢便道:“二少爷,虽然我不清楚你们家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唐某乐意效劳。”

杨继轩自嘲般笑了笑:“其实杨家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当初很多事情我都是知道的,只恨我懦弱,要是敢站出来阻止的话,也许杨家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江叔也不会死……”

“江叔?”唐欢知道,江叔是紫嫣的爹,也是杨家酿酒作坊里的人,开始查紫嫣时她也查过此人,说他是辛劳过度,旧疾突发而死的,现在按照杨继轩的说法岂不是谋杀?又想到前段时间遇到紫嫣,她的话确有蹊跷。

又小聊了一刻,唐欢才与杨继轩告别。回去的路上她想了很多,其实很多问题的答案已渐渐浮出水面,只是缺少一个入口。还有紫嫣对自己的态度,怎么会突然冷淡起来呢?

不久之后,杨家又有了新情况——杨四小姐回天无力,将最后的赌注压在了邻郡的富商身上。想到她,多数人都会一叹,她为杨家的这份家业奔波,最后却又赔上了自己的幸福。

然而事与愿违,杨四小姐的牺牲根本没能改变杨家的厄运,反倒加快了衰败。外界的压力加上家族内部的矛盾,偌大的一个大家族短时间内已土崩瓦解,走的走,散的散,现在已没留下几个人。最后反而是不起眼的杨继轩挑起了大梁,接下了这烂摊子。

 

当日摆酒席,唐欢也接到了请帖,她自然是去的,只是亲眼见到很多人对杨继轩冷嘲热讽、变着法子挖苦,等看笑话的更是比比皆是。不过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杨继轩竟然从头笑到尾,游刃有余地游走在人群之中,仿若换了一个人。

而这样的改变似乎仅仅是一个开始。

没多久,杨继轩推出了一种新制的酒,酒香绵柔,醇厚无比,味道盖过了“胭脂醉”,还请来了天下第一品酒大师曲欧坐镇,原本毫无生机可言的杨家酒坊就此有了复苏的迹象。短短一个多月,杨家东山再起,名不见经传的杨继轩成了平州县的风云人物,之前的一切恍若一场梦。

这期间,唐欢与杨继轩来往频繁,也帮了他不少小忙,两人便成了不错的朋友。又过了些日子,眼看约定的时间已到,唐欢便决定向杨继轩辞行,离开平州县。而对方执意要摆酒席为其践行。盛情难却,加上唐三姑不吃白不吃的说法,只好应邀了。

宴席设在了杨家的一座饭庄内,摆得很是隆重。

酒过三巡,有人来传话叫走了杨继轩,唐三姑肚子不舒服,又叫着唐欢陪她一起去茅房。饭庄地方很大,没人领路一时也找不到,转着转着,两人便转到了后院。

这后院是个大花园,还种了好些树木花草。唐三姑一边走一边抱怨,说什么饭庄设计得不够好,小道太绕人。忽然,她指着前面道:“咦,那女的怎么这么眼熟?”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唐欢一愣。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两个人,男的是杨继轩,而女的正是紫嫣。

“杨继轩,你根本就是在利用我帮你肃清道路、扫除障碍。你精心布局,再让我帮你去做这一切,为的就是今天你能得到杨家全部的家业,你还想骗我?”

“是又怎么样?你想报仇,仇我也帮你报了;你想让杨家垮掉,我也让你如愿以偿了。现在的杨家是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这么多年我忍辱负重为的是什么?倒是你,说利用,你又何尝没有利用过别人?你蠢,竟然也还有人比你更蠢,明知道帮你什么都得不到还出手,被你耍得团团转还不自知……”

……

听着两人的争吵,唐欢早已双拳紧握,呼吸也凝重了几分。杨继轩说的蠢人是谁?自己吗?果然,是够蠢的……

“不要跟我说她!都是她坏了我的计划,否则哪有你翻身的余地!”紫嫣愤恨地拂袖,激动道,“我今日来就是要告诉你,令三少爷中毒的百日果我会交到官府去,你等着报应吧!”

“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杨继轩冷冷一笑,紧跟着,两手已掐住了紫嫣的脖子。

“杨继轩……你……”紫嫣始料未及,她疯狂地扭动身躯,然而面对心狠手辣的杨继轩,这似乎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

两人就这么纠缠着,唐欢看在眼中,已成一片冰冷。当初她插手这案子是因为“清欢”,后来是看紫嫣可怜。她以为这不是在江湖,可以放下一颗心去相信别人,却没想到最后得到的还是这样的结局。

七年前,她犯了这样的错,七年后,她又犯了这样的错。

一幕幕、一段段,内心早已倍感凄凉。

即便如此,她却不能不管!

想罢,人已从灌木丛中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前方欺骗过她的两个人。杨继轩本意是吓唬紫嫣的,他并不想杀人,可一看到忽然冒出两个人来,他也怔住了,一回神,慌忙松开手摆出了笑脸。

唐欢内心郁结,根本没心情看他的假脸,只是冷声地问:“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杨继轩垂下眼帘,怔了半刻才忙解释:“你不要听这个疯女人胡说!没……没有的事……”

“我问你是不是真的?”

平日里唐欢看着和善,愣是没想到一旦发起火来会如此凶狠。杨继轩不自然地笑了笑,便怯生生地往后退去,退到无路,后背猛地撞上了身后的树,才道:“没有的事……”

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就不信你骨头有多硬!”唐欢怒不可遏,一把抽出腰间的追魂锁链再度逼问,“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真相是什么?”话音未消,锁链便像银龙出海,在空中翻腾了一下攻了过去。

杨继轩再狡诈也只是个普通人,面对袭来的锁链吓得缩起了脑袋。

啪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凉风,似乎全身的血液也跟着凝固了。大树哗啦啦地摇个不停,树叶落了满地。耐不住惊吓,杨继轩抱着头坦白道:“是我设计的又怎样?我没有害人,我也没有杀人!爹是大哥杀的,忠叔是三弟灌了毒酒推下井的,三弟是被这个女人骗着吃了百日果过敏而死的!一切的一切和我没关系……”

“推得还真是干净……”唐欢抑制住激动的情绪,对准杨继轩的脑门就送去了一锁链,吓得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死鱼一般眼珠子都不敢转动,散落的发髻盖住了脸,只剩下一双惊恐无比的眼睛。

问完了一个还有一个,今天既然来了岂有不把话说清楚的道理?

紫嫣被杨继轩勒得只剩下半条命,坐在地上一直咳嗽,过了这许久脸色才好看了些。唐欢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便又冷冷地问道:“你呢,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紫嫣显然比杨继轩镇定很多,她冷笑着说:“说什么?我没有欠你什么。”

唐欢气得身子颤抖,幸亏唐三姑善解人意,巧妙地将她拉到了一边,才避免血溅当场。只是有人不领情,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唐欢苦笑,为父报仇便走极端,还欺骗本想帮助自己的人,这种人……

“阿欢,别气,别气哈……”唐三姑继续给她扇扇子。

唐欢也不再理会,而是转身便走,忽然,身后传来了紫嫣的声音。

“那毒,是杨继允给忠叔下的。”

唐欢脚下一顿。

“听他说是一个神秘人给的,那人什么样子我也没见过……”

此句之后,再无声音。唐欢和唐三姑对视了一下,便离开了这里。

折腾了许久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只是这结果还真让人哭笑不得。回到客栈后,唐欢把自己关在房里,整整三天足不出户。唐三姑怕她受了刺激寻短见,便唆使慕容晟去她面前闹腾。慕容晟也没理她,却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个蒸笼放在唐欢的房门口,还留下了一张小字条。

某天大半夜,唐欢肚子饿了爬起来找东西吃才发现。打开蒸笼一看,里面竟是十只兔子形状的小包子,个个长相可爱。可惜时间太久都变了质,有一股子酸味。再看那旁边的小字条,上面写着:喂,还活着吧?看到没有,我的小灰,十个,我亲手做的!下面我要做的事就是气死你,所以你给我好好地活着,还有就是记得小灰!

“……”

不晓得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字条,看着那一笼馊了的兔子形状的包子,心情突然特别的好,心头郁积的不愉快也开始慢慢地消散开来……

 

网上连载完成

 
上篇:第四卷 明骚易躲,暗贱难防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9478)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