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一章 长街宴+赴约
第一章 长街宴+赴约 文 / 狐虚梵 更新时间:2012-11-28 11:14:13
 

黄昏,夕阳之下,瑶湖水面波光潋滟。远处烟波浩渺,青山巍巍,轮廓隐于黄昏金色的雾气中。近处芙蕖盛开,清美绝伦,绵延于水云之间,水浪层层,溅湿了马蹄。

萧逸被眼前的景色迷住,忍不住勒马驻足,忘记了这三个月来,自己依旧在逃避修罗部的追杀。或许这个时候就会从硕大的荷叶下射出一支飞快无比的箭,箭头上涂抹着见血封喉的毒药,让他当场丧命于这洁白的芙蕖中;或许这泥土里会钻出什么五彩的虫子,只要轻轻咬上他这么一口,他便当场可以连骨头都化成汁水……

他太累了。这些日子为躲避修罗部的追杀马不停蹄地逃亡,没睡过一个好觉,更没吃过一顿好饭。

此刻站在瑶湖边,望着岸边黄昏时分从百姓家升起的袅袅炊烟,听见扯开嗓门呼唤孩童归家的母亲的声音,看见扛着农具刚从田里回来的农夫,忽然就觉得自己太疲惫了。

不想再逃了。

忽然不远处传来女子的歌声和笑声,只听见一个清甜婉转的声音正唱着一阕词:

一叶鉴中来,两岸清山起。送我红蕖万柄香,疑在蓬壶里。

天地莹无尘,巾袂凉如水。

白浪无声月自高,不是人间世。

萧逸记得这首词,是宋朝魏杞写的《卜算子》。

循声望去,果然,一辆精致的马车正沿着湖岸缓缓朝这边驶来,一个小婢模样打扮的红衣姑娘正挥着鞭子唱着歌。车里另有一位女子,仍有笑声不断传来。

萧逸并未惊动她们,因为这样自然悠扬的歌声与笑声,正在慢慢融化他这段日子来由于逃亡所留下的满身疲惫。

三个月前,瑶湖岸边的杨柳才吐出嫩绿的枝芽,那时候柳絮漫天飞舞。谁也不会想到就是在江南这样宜人的阳春三月里,这样可怕的杀戮由此衍生。

说起来,这件事情还得追溯到江南的瑶湖。

瑶湖边有一座瑶城,瑶城是因为瑶湖而出名的,瑶湖却是因为那满湖连绵于水天之间的芙蓉和湖中美味的青鱼而出名。如果说瑶湖美景、青鱼、芙蓉是瑶湖三宝的话,那么瑶湖、麟祥楼刘大厨的美味鱼,还有胡女算是瑶城的三宝了。

可胡女并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三个,正是江南第一首富胡大商人的三个女儿。

据说这三位胡家小姐拥有天下绝世的容颜。

胡大小姐是一个谜,若干年前就已经失踪,有人说她就是江湖上那个最美丽却最神秘的女盗,有人说她就是那个仅靠一双美丽而修长的腿就能把那无恶不作的天山十二刹踢下悬崖的

女捕快,还有人说她是江南水路六十九航道的女船王……然而三姐妹中最以美貌出名的应该算是胡二小姐了。据说这位胡二小姐拥有天下绝世的容颜。见过她的人都说

这是一位无法形容的女子,若要把她比做空谷幽兰的话,她的一笑一颦又比幽兰夺目;要把她比做清香百合的话,她又比百合更具有风情。说来说去,似乎只有夕阳下微风中那半开半眠的芙蓉与她长袖善舞时候的风情最为贴切。

可最最有名的还是胡三小姐。

据说这位胡三小姐素爱游历大江南北,她的美貌与古灵精

怪早已经传遍江湖。她虽朋友满天下,可是她究竟在何处,没

有人说得清楚。

她的好朋友提起她就摇头,说也许在半夜三更你要就寝的

时候,抬起头就可能看见她正坐在你家的窗棂上,抬一壶酒邀

你赏月,让你怀疑她就是一个精灵,是从月亮里走出来的。

而实际上她就是一个精灵,更是胡家的第一财政管家,掌管着胡家富可敌国的庞大基业。如此庞大的胡家基业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难怪胡老爷子最疼爱的也是胡三小姐,否则怎么会最先为她招亲呢?

瑶城三月的大街分外热闹,街上人来人往。与别人擦肩而过时你会发现今天的街坊邻居分外热情,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这阳春的太阳一般,暖洋洋的,人们口头上都在说着一句话:“胡老爷子今天为三小姐选亲呢!”

今天本就是个喜日子。胡家摆了长街宴,宴请天下的英雄豪杰,而请柬早在一个月前就发到江湖上有名人士的手中了。

天下英雄慕名而来,甚至超过了那武林大会的盛况。

传说胡家的宅子就占了瑶城的三分之一,而胡家的院子占了胡家的三分之一,可此刻早已经坐满了人,酒席一直延伸到胡家门口的三条街。

慕着胡老爷子和胡三小姐的名而来的男人们穿着光鲜,赛过过年时候所穿的行头。还有很多名门淑媛也来了,她们都想瞧瞧,这个名满天下的胡三小姐究竟是什么样子。

胡老爷子虽然是商人,却并不吝啬。他要的就是热闹,要的就是自己最疼爱的三女儿站在天下所有英雄豪杰面前,挑一个最英雄的男人。

桌上名菜鱼羊相配,谓之为鲜,名茶碧螺春热气腾腾,可是胡老爷子偏偏没有配名酒,如今喝的是胡三小姐亲自酿造的梅子酒,酸甜醇厚,到了舌根能够感觉到微微的清冽之味。胡家的酒宴虽不是山珍海味,这些细节却倍暖人心,原来,这就是胡家翘首江南商业的秘诀。

贪杯的人已经干下很多杯,同时所有人都把对胡三小姐的美好想象融合在那香甜可口的梅子酒里,喝到了心里,再难以忘怀了……

如此这般,如果胡三小姐要嫁的话,这世上恐怕只有三个男人配得上她。

一个是当世第一剑客萧逸。十七岁时就凭手中一剑将横行塞外的强盗头子何夜枭的大脑袋削了下来,扫平了何夜枭麾下十二寨强盗。从此后便名满天下,至今大大小小四十余战,无人能胜。

第二个就是武林世家天龙堡的少庄主龙锦天。天龙堡在武林地位极高,只因为天龙保里出了三位武林盟主。江湖人早已经习惯把天龙堡作为裁决武林公案之地。据说这位少堡主自幼传承了自家深厚的武功基础,刻苦习武练剑,剑术造诣也已颇深,在江湖上也算是前五位的武林青年奇才。

第三个人是蓝王府的小王爷蓝赫,这位蓝王府的小王爷贵

为皇亲国戚,地位崇高,不但武功极高,为人豪爽,样貌绝好,

江湖名望也是极高的。

胡老爷子是只老狐狸。他花了三十万两银子办这个长街宴,当然也把所来的宾客按照家世、地位、名声分为三六九等。能够坐到胡家大厅里亲眼看见胡家三小姐的,却只有那三个人而已。

可是到了傍晚,当富丽堂皇的胡家大厅里点上了明晃晃的灯,胡老爷子才发现出了点状况,胡三小姐……失踪了。

胡家上上下下简直急疯了,丫鬟们找遍了院落里每一个旮旯还是没有找到胡三小姐。直到一个丫鬟跑到胡老爷子面前气喘吁吁地道:“老爷,中午的时候,三小姐忽然发现她丢了一支珠花,急得不得了,这会儿恐怕是……出去……找珠花去了……”

胡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当场晕倒:“哎哟!我的祖

宗!”那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珠花,竟让这丫头放下自己最重要

的相亲,放着她老爹的老脸也不管?

正当胡老爷子懊恼无法交代之际,又有一个小丫鬟跑进了

院子,凑近胡老爷子的耳朵说了一句话:“席上空着呢。有人

报,这三位今天可能不会来了。龙锦天龙公子在瑶湖边散步呢,蓝王爷的马车出城了,萧逸……那个……”

“萧逸怎么了?”胡老爷急忙问。

“一个人包下了麟祥楼正吃鱼呢!”小丫鬟一边说一边瞅着胡老爷子的脸色,心里也觉得这个萧逸也太不给胡老爷面子了,好好的胡家上等宴不吃,却一个人跑去吃鱼,不识好歹!

谁知道胡老爷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脸色开始发青,开始来回地在偌大的屋子里走动,可是片刻后他又笑了,而且是拍手大笑—真是万幸中的万幸,这三位客人居然都失约了。

虽然据胡家的耳目汇报这三人早在举办长街宴的头几天便已应邀到来,可他们今天压根儿就没有踏进胡家一步。

华灯初上,瑶城热闹非凡。

闻名天下的麟祥楼从三天前就已经拒绝接待任何客人了。如今麟祥楼上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伺候一个人。这个人本应该出现在胡家长街宴的上座,这个时候他却懒懒地靠在铺着雪白的熊皮的太师椅上,吃着刘大师傅刚端上来的醋鱼。

他的手细长白皙,如一块上等美玉雕琢而成的工艺品。银制雕龙镂空花的筷子在他手中闪闪发光,他认真地从一块鱼肉里挑出鱼刺,再缓缓将鱼肉送入口中,动作是那么优雅,仿佛在品尝初恋情人的芳唇。他黑发如瀑,散散地披在腰际,雪白的狐裘大麾下一身薄薄的白衣胜雪,隐隐露出他胸膛、颈部的美丽曲线。

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俊美,笑容更是温柔得好似飘扬在尘世间那片一尘不染的羽毛。

他便是天下第一剑客萧逸。

忽然,入夜的街道嘈杂起来,萧逸伸头一看,只见楼下街市上一匹马受了惊,正朝着街市的另一头狂奔。而街的另一头来了一个大和尚,那和尚比普通人高出一截,身体也比普通人宽上一倍,那手臂粗得好似成年男性的大腿一般。眼见那马奔向他所在的方向,可他并不躲闪,双手忽然抓住那马的前蹄,用力一撕。只听见马儿一声哀鸣,竟然生生被这个和尚撕成了两半,甩在了路中间。

路边的人都被这个力大无穷的和尚吓得不轻,那马儿的主人见此情景早吓得两腿一瘫,跌在街边尿了一裤子。

“呵呵,你这和尚还是老脾气,走到哪里都要引起大骚

动。”忽然响在头上的声音吓了萧逸一跳。他仰头一看,却见

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道人站在屋檐上。

此人轻功了得,何时上的屋檐,萧逸都不曾察觉。又见这

道人好像燕子一般轻盈地飘下。想必这就是云道人了,而有云道人的地方就有大力和尚

雷,他俩果然如胶似漆啊。

萧逸在心里暗自笑了笑。没想到那胡三小姐还有这等魅

力,居然能让和尚和道士都顾不得清规戒律,大老远跑来长街

宴上凑热闹。

小思间,那和尚已把麟祥楼的大门拍得震天响,边拍边吼,似乎要急着进来。

这麟祥楼已被萧逸包下,里面的所有东西也都已经按照萧逸的要求换了个遍。此时,麟祥楼的老板正站在某人身后,轻轻用眼睛瞟着他。只见某人晃若未闻,依旧品尝着美味的鱼,似乎没有要动的打算,只剩下老板满头大汗。

“理他做什么?坏了什么本公子给你添置就是了。”萧逸从碗里挑出一根刺,继续不疾不徐地道,“怎的连盘鱼也不能好好吃。”说完埋头继续吃。

真是个吃货啊……江湖传言果然是骗人的!什么天下第一剑客,还温润如玉善解人意咧……

苦命的老板悄悄用衣袖抹了把汗。

街上的围观者早已散去,雷和尚的喊门声却越发大了起来,在清冷的夜里好像一把大锤子砰砰地打在人的心上。

突然,从夜色里走出一个身穿黑衫的人。他步态淡然,神色平静,这个人只是轻轻咳了一声,那雷和尚就忽然闭了嘴巴,安静得好像没过门的小媳妇。

雷和尚的声音忽然偃旗息鼓,没过一会儿,只见那着黑衫的人轻轻地拍了拍门。

他这一拍门,那麟祥楼的老板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连忙捣蒜般给萧逸磕头:“爷,饶命,别人都可以不开门,但是如今下面那个人敲门奴才是万万不敢不开啊!求爷行个方便,不如……让一桌吧?那人的身份也是够资格与爷同坐的……”

萧逸一听,侧头看了看,只见楼下那人敲了两下门便不再敲了,倒是抬起头来也正望着自己,两人四目相对,对方朝他抱了抱拳。

“唉,这个人啊,你若不给他开,我也会亲自去开的。”萧逸叹了口气。

灯光下那人缓缓地走来,朝萧逸笑了笑道:“想到你定是嫌长街宴那里太过于吵闹,更怕那些江湖上的大老爷们儿老盯着你这张俊脸看,却想不到你可以拒绝胡三小姐的美貌,放了胡老爷子的鸽子,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吃鱼。你这个‘送玉公子’的名号改成‘爱吃公子’好了!”

“想不到你会为了妙手神医绿腰拒绝胡老爷子的长街宴,

更想不到你这个天下第一堡的少堡主居然会大老远地跑来这里

吃我剩下的这锅鱼汤!”

萧逸学着龙锦天的口气一说完,两人便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两人是朋友,而且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背地里准备万一打起来就立即跑路的店老板终于松了口长

气。江湖人都知道,敢拿“送玉公子”这件事开玩笑的人可不

多,因为这可是一件会让萧逸皱眉头的往事。

话说三年前,萧逸早已名满江湖,其俊美和风流更是天下皆知。那些恐怕连江湖都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女孩子,却可以把他的事迹倒背如流。她们崇拜他、追捧他,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每个男人……不,应该说每一个人都有虚荣和飘飘然的一

面。他曾经很是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些荣耀,像名誉、美食、

美酒,还有……美人。

那时候的他也年少而多金,游历大江南北结交江湖朋友。

他早记不得有多少个日夜,耳朵里听着多少人或恭维、或甜蜜

的话语。

他更不会拒绝身边的女子,尤其是美丽的女子。虽然他一

直觉得有女人就难免有麻烦以及数不清道不尽的纠葛,可要是

生命里没有了这些许的烦恼,那还不如去当和尚算了。

于是他有红颜,且多得数不清,更记不住。

那一场场爱恨纠葛,依旧是人生的一道风景,可要说刻骨铭心却半点也未曾体会过,更别说天荒地老了。

据说萧逸当年在江南对第一温柔乡“镜花缘”的花魁兰若一掷千金只为共饮一壶金樽美酒。酒过三巡之后,居然晕晕乎乎地对那女子许下诺言,说明日一定替她赎身,娶她过门。那女子岂是等闲之辈,风月场中的人,城府深之又深,于是再敬侠客一杯,便要他再大声重复他许诺的话。

萧逸借着酒劲儿站起身来,当着所有万花楼的客人和姑娘大声宣布明日定把兰若接回家。

待第二日清晨,酒醒后他早已忘记了昨日的许诺,穿了衣服梳洗之后就打算回家洗洗睡觉。不想兰若一把拉住他,拉来了万花楼里所有的姑娘给她作证。而在这一夜之间,江湖上早已经传遍了他将接她进家的消息。

萧逸有苦说不出,无奈之下只好按照约定把兰若赎出万花楼,却在迎亲那一天逃掉了,要自己的一个朋友带着他随身所戴之玉去接亲。

后来那兰若并未真正嫁给萧逸,据说一直收藏着那块玉,逢人就称那玉是她夫君。因此江湖中人便送了一个名号给萧逸—送玉公子。

“蓝赫呢?”萧逸听见“送玉公子”四个字还是不免有些尴尬,于是急忙转移话题问龙锦天。

“刚出城。我本也是邀他一块过来坐坐的,哪知接到消息说胡三小姐丢了一支珠花,连带着人也寻着这支珠花失踪了。蓝赫这个吃皇粮的家伙便马不停蹄地赶过去了。”龙锦天道。

“你消息还真是灵通。不过那胡三小姐也真是,难道因区

区一支珠花就要这样兴师动众吗?”萧逸对这个胡三小姐的印

象更不好了。

“江南第一巨富胡商人的宅子失窃,什么钱财都没有丢,却丢了胡商人家三小姐头上的一支珠花。这本就是一件怪事,再想那胡商人富可敌国,区区一支珠花就算再价值连城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那胡三小姐是胡商人的掌上明珠,而且掌管胡家所有生意上的财政大权,只要她一跺脚,江南的经济就要摇一摇,看她这样着急,定有隐情。”龙锦天笑了笑,又瞟了萧逸一眼道,“你说会是什么隐情呢?”

“哈哈!”萧逸忽然明白了龙锦天拿眼睛瞟自己的原因,于是接口道,“没想到胡三小姐、你、蓝赫和我四人居然都不约而同地放了对方一次鸽子!”他放下手中的筷子,用雪白的丝巾擦了擦嘴继续道,“只是说不定蓝赫这小子可以见上传说中的胡三小姐一面呢!”

“为什么你不去见见她呢?”“我觉得在那种地方和你见面还真的很尴尬。”萧逸的一

张俊脸在晃动的灯光里明暗起伏。

龙锦天听了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原来萧逸是怕与自己争,怕面对谁被挑选谁被遗留的尴尬。谁说眼前这个男人只有一副女人都嫉妒的容颜?谁说眼前这个男人只懂得风花雪月与风流享受?

萧逸见对方不说话,于是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我们三个堂堂男儿要凑到一起被那胡三小姐指指点点挑挑拣拣,谁合了她的意便可得到美人也可得到她胡家百万家产,江湖中人也会为此胡乱评说谁好谁坏。这胡老爷子这么一大把年纪还真会拿我们取乐。”

“你明知道我为了绿腰是不会去的。”龙锦天抬起头缓缓道。一个月前,也就是刚接到胡老爷子的请柬时,历来稳重内敛的龙锦天居然也正好破天荒地爱上一名女子,并为她发誓非她不娶。

“五年前,我随家父来拜访胡老爷子的时候,曾见过那胡三小姐一面,算来五年前她刚十四岁,当真是个绝世美人。只怕如今出落得更美丽了吧。”说到这里,他望向萧逸笑了笑,“你若再这样漂泊下去,那‘送玉公子’的名号怕是不会终止了。她胡三小姐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形容得出来的女子,究竟怎样的男子才配得上呢?”

萧逸一听,微微叹了口气:“我们都知道你不会去,既然如此,我自然更不会去占这便宜,更别说蓝赫了。胡家那点财产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诱惑,他就是一个不近女色且成天摆一张臭脸的男人,更不会放下王爷的架子为了胡三小姐的艳名去当一只等待采花的小蜜蜂,只剩我一个人去白白拣那个天大的便宜也没意思。”

龙锦天无奈地笑了笑,一仰脖将杯中酒一口干掉,望着窗外许久才开口说道:“今晚非去不可吗?”

“非去不可。”

“你可有了充分的准备?这次的对手可是近年来江湖上最可怕的人!”

“没有。谁敢在决斗前说对自己的敌人有十足的把握?这

样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萧逸还是那样平静。“你还是要去?”“对,非去不可。”

夜已经深了。萧逸披着他那雪白的狐裘大麾,缓缓地走在街上。三月的夜,风微冷,他的发不束金冠,散散地披在脑后。黄金、美人、名誉、地位、朋友,这些他都有了,试想天下他这样的男子还有什么不得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半醉半醒之间会觉得胸口空空的,用手去抓、去握却什么也握不到。

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去赴这一场约会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有一种难言的空洞,那种感觉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停在胸口,痒痒的、麻麻的,逃不开,也摸不到,这感觉似乎叫作寂寞。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第二章 半半+修罗
点击人数(2701) | 推荐本文(1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