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二章 半半+修罗
第二章 半半+修罗 文 / 狐虚梵 更新时间:2012-11-28 11:16:42
 

第二章 半半+修罗

如果三个月前麟祥楼的那一夜他没有去赴约,恐怕现在的萧逸还是白衣胜雪,不会像此刻一样疲惫不堪、肮脏落魄。现在的他嘴唇干裂粗糙,早失去了往日的润泽和柔软。

修罗部,一个令所有江湖人毛骨悚然的三个字,也是江湖中最庞大、最神秘的杀手组织。这个组织当中杀手身份极其复杂又极其隐秘,或许他就是你身边最信任的朋友,或许他就是你昨夜还搂在怀中的情人。只要你付得起代价,他们就可以帮你终结你想要的人的命。

在江湖中,相传只要有修罗部的修罗存在,就没有黄金买不到的命。没有人知道这个杀手组织的真正首领是谁,于是人们只好把这一个可怕的组织的头领称为阿修罗王。

这个杀手之王也理所当然地成为江湖上最负盛名也最神秘的存在。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面目,更不知他是男是女。有人说他是一个剽悍而英俊的男子,有人说她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有人说他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更有人说他不过是一个幼龄的儿童……但无论传说怎么样,真相是见过他的人,都去了地狱。

修罗部里的修罗们各个身怀江湖上最恐怖的秘术,他们不但擅长暗杀之术,连毒术、蛊术,甚至幻术、女子媚术,乃至传说中来自于幽冥地狱的招魂术都会,可谓无奇不有。

就在三个月前也是三月初九那一天,阿修罗王死了。

 

萧逸不想自己的贸然出现坏了两位女子的兴致。

正当她们的马车逐渐走近的时候,萧逸胯下的马忽然打了一个响鼻。这不但惊了车上的人,就连那红衣小婢也止住了歌声。她抬起头,扫了眼打断这一切美好的一人一马,露出微怒的神情。她本是豆蔻年华,本就生得眉眼细长、娇美可人,这一皱眉、一撅嘴,更显得可爱万分,趁着夕阳的光辉,将一层金色的粉洒在她的轮廓上,让萧逸不由得看得痴了过去。

微微听见车中传来一声叹息,没一会儿就见车窗珠帘的一角被掀开,那是漂亮的富家小姐。

她双眼与萧逸的目光稍一对视,娇羞不已,马上收回,放下帘子催促红衣小婢快些赶车。

红衣小婢狠狠瞪了萧逸一眼,朝马屁股上抽了一鞭,那马吃痛,于是加快了脚程,与萧逸擦身而过—

她又听见小姐的叹息,便不再唱歌,只是看着瑶湖绵延盛开的芙蕖,不禁悲从心中生。她虽跟随小姐不久,却也知道小姐为何叹气。小姐得了桃花病,俗称肺痨。家中老夫人为治小姐的病,早已经遣散了大部分家丁。老夫人见自己跟小姐生得年纪相仿,又活泼好动,听了算命先生的指点,算过了八字,说她命中带土,和水,小姐得的是肺上的病,是金衰,土可生金,水可抑火而扶金,可以帮助小姐续命。于是老夫人命自己穿了红衣不离小姐左右。

小姐身体虚弱,说前些日子梦见瑶湖的洛神告诉她瑶湖上的芙蕖开了,于是央求老夫人批准她们两人出来游湖。她问小姐什么是芙蕖,小姐说芙蕖就是莲花,也叫做芙蓉。哪不知这美好的兴致,却被路边那个骑马的白衣男子破坏了!

又听见车中的小姐的叹息声,半半立马双手合十,趁着这无限美好的夕阳和无边的潋滟波光低头祈祷。

一求老夫人平安长寿,二求小姐身体早日康复,三求……想到这里,她微微回头朝车窗里的小姐笑了笑,三求小姐可以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就好像……就好像刚才那位骑在马上的白衣的英俊男子一般,该多好……

突然,马车停了。红衣小婢利落地跳下了车,走到车窗前,笑着说:“小姐

摘几枝芙蕖回去吧,老夫人看见了一定开心。”车中的女子微微点头,应了一声。得到应允,只见红衣小婢挽起手袖,拉起罗裙就在裙角系

了一个疙瘩,双脚褪下红色的绣鞋,赤脚就朝水边跑去。“半半,你小心点!”马车里小姐的呼唤声轻轻地传出。那叫做半半的红衣小婢回头一笑,道:“小姐放心!”说

罢,便朝着那水中的芙蕖走去。只见她俯下身,伸出手,却始

终离她要采摘的芙蕖差那么一点,气得她直跺脚。 那红衣小婢的声音清亮婉转,穿透她溅起的水花,钻进萧

逸的耳朵里。

忽然一阵马蹄响。半半抬起头,只见刚才骑马的男人正朝

她们走来,半半皱起眉看着他。夕阳在他身后,却为他描上一

片剪影,挺拔俊朗,微微消瘦。

他的五官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一点模糊不清,可是轮廓的曲线蔓延,俊美无比,美丽得连女人都要嫉妒。他并没有理会半半目光里对他表现出的惊讶,他只是朝眼前这个赤脚的红衣女子笑了笑,一拉缰绳,那匹黝黑的健马四踢翻腾就朝水里踏去。瞬间水花四溅,微风轻拂,大片的芙蕖在风中摇曳,一会儿他已置身于大片芙蕖中。

“这位姑娘,你要哪一枝荷?”萧逸转过头看着岸上的车,他知道此刻车里的女子正看着他。

可是他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车里依然是静静的。

他笑了笑。他不能够勉强这样一个长期在闺中的女子对他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说话,于是他转过脸,见眼前千万枝芙蕖,含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风中摇曳。

他俯下身,摘了其中一枝,忽然想起一句话:“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而饮……”想到这里他就笑了,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改不了自己这个毛病?

他就擒着那一枝美好的芙蕖转身,提缰,踏着浪花,上岸。

从夕阳里,从水云间,从连绵的芙蕖中走到她面前。

天哪,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美丽的画面,这美丽的夕阳下,美丽的瑶湖畔,美丽的男子,美丽的芙蓉……半半被眼前这一幕陶醉了,她愣愣地站在水边,任双脚陷在淤泥里。

接着半半就看见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小姐的左手,十指纤纤,犹如玉葱。指甲上染满了鲜红的凤仙花的花汁,娇艳如丹蔻。

萧逸驱马上前,将娇艳的芙蕖递到那美丽的手中。

可是就在此刻,当美丽的芙蕖碰到那只手时竟瞬间就枯萎了!死灰的颜色顺着花朵的脉茎蔓延上来,顷刻间芙蕖的娇艳和美好全部凝固成一种可怕的灰色—死亡的颜色。就连停留在花瓣间的水珠都在死亡的瞬间被蒸发成无影的气体,发出哧的微响。

而就在这一声轻微的声响发出的刹那,那一双洁白美丽的

手忽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绕过了那枝花,指尖的指甲忽然暴

长,在阳光下发出青紫色的光。

毒!那是毒液!她的指尖上全部涂满了毒液,只要沾上一点,全身的肌肤必然溃烂。

那只雪白如玉葱般的手猛地去扣萧逸的手,五个指甲仿佛噬血的虫子一般,“噗”的一声就钻进了萧逸手臂的皮肉下,接着五根指甲又从皮肉之下穿了出来,用力一扭,将萧逸右臂上的骨肉一同死死地绞在了这一只如花似玉的手里。血液已经变得乌黑,而这一只如花似玉的手不单有一副可怕的指甲,还有巨大的力量,那么用力一拉就将萧逸拉下了马来,拉到车前,眼看就要拉到车里去—

这时,又从车里伸出另一只手,似来自幽冥的鬼手,虽然手上的筋肉早已腐烂不堪,却灵活凶残,它扫过的地方瞬间就成了灰烬,眼看就要掐上萧逸的喉咙,却突然停顿在萧逸滚动的喉结处。

接着,那只可怕的鬼手就软软地垂了下来。“为……为什么……”车里传出微弱的声音后就不再有任

何声息。

半半刚才并没有看见萧逸如何杀了车里的人,可是现在的她终于看见萧逸将剑抽了出来,用他的左手—他的剑不知何时已经隔着车门贯穿了对方的喉咙。

剑一挥,斩断了那只如花似玉的手,指甲应声而落,而他的右手却已血肉模糊。

“小……小姐……小姐!”半半发疯一般地朝车上扑去。

可突然半半就站住了,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此刻站在自己面前这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正用剑指着自己的脑门。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她是我家小姐……”半半从这个男人明晃晃的剑上看见了自己惊恐的眼睛。

“你若也是修罗的话,恐怕此刻我已经命丧于此了……”萧逸苦笑,放下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太虚弱了,虚弱到就算眼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也可以将他杀死。

可是这个女孩子并没有杀他,而是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嘴巴里喊着小姐小姐。

“你别哭啊。她不是你家小姐,你家小姐恐怕早已经死掉了。这人一定是偷了你家小姐的面容,专门在这里伏击我的……”语毕,萧逸再也支撑不住,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半半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变故。平日里温柔善良到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小姐,怎么会长了一只那么可怕的鬼手?还要将眼前这个和他们素无瓜葛,只是想送一枝花的年轻男子置于死地。她疯狂地跑过去,跌跌撞撞地掀开车帘一

看,果然,那个躺在血泊里的人不是她家小姐。那是一张陌生而诡异的容颜,一半绝美,一半恐怖;一半

美好,一半残缺;一半是人,一半是鬼。就像一半活在人世,一半属于幽冥。而她家小姐的尸首此刻正被一种极细的钢丝捆在马车的车

板下。她的面容已全毁,身上的血液早已经流干,四肢因为血

液的丧失已经挛缩,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半半不知道那个诡异的修罗是什么时候爬上自己的车的,

又在什么时候将自己家的小姐杀死,并捆在这车的下面。

一想到自己带着小姐的尸体和这个凶手走了那么远的路,

半半忽然就全身颤抖起来,胃里一阵翻腾,立即蹲在路边剧烈

地呕吐起来。

“如果她真是你家小姐,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子,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将手伸出车窗,接一个陌生男人送给她的花?她应该让你接下才是。”萧逸道,“我之所以送她花,就是想知道她是不是修罗。还好,这枝花已经替我消耗掉她手上一大半的毒,否则我也同这花一般下场了。”

“她伸出手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她是……那个什么修罗了对不对?”半半无法逃避眼前的景象,她似乎已经慢慢接受这个被萧逸杀死的人不是她家小姐。天哪,修罗,一个等同于鬼魅的名字。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这最可怕的杀手组织的名字。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招惹了修罗!

“是。请问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怎么会随意掀开窗帘如

此轻浮地接受陌生男人的花?”“那你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手被她抓住?”半半想起刚才那一幕可怕的决斗。

“如果不被她抓住我的右手,她怎么会放心露出她的鬼手?”萧逸喘了口气,道,“别忘了,她困住我的时候,我同样也困住了她,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右手是用来穿衣吃饭还有摘花给女孩子的,他们却不知道,只有左手,才是我用来杀人的……”萧逸的一番解释让半半合不拢嘴了,“你快离开这里!其他的修罗马上就会闻到这里的血腥味道。”

萧逸知道自己中毒已深,现在全身麻木,根本动弹不得,更别说保护身边这个女孩子了。

天逐渐黑了,只要一入夜,杀戮就又要开始了。修罗是不会放过他的,他们就这样前赴后继地安排一场又一场劫杀,一路下来,一个比一个残酷,一场比一场激烈。

蜂拥而来,他们杀不死他,却要把他拖垮。

这就是三个月前,那一场约会的代价。修罗部的修罗们失去了他们的阿修罗王,所以,他们要他陪葬!

当萧逸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马车里。一辆几乎完全破碎的,只剩下两个轱辘和一块车板的马车。赶车的人穿着红色的衣裳,有着消瘦而孤单的背影。孤单和无助从她的背影里蔓延出来,像千万只触角一般紧紧擒住了他的眼光。

他的手已经被简单包扎过,尽管毒被处理了一些,但全身依旧酥软,只是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半半没有走,依然驾着那辆破马车,而他的马被半半拴在车后,跟着马车走。车被赶到了热闹的街市上,她一脸自信地对萧逸道:“我把车赶到闹市上,人多,修罗们也一定不敢轻

易出手杀你,除非他们想做明星!”萧逸忽然觉得这女孩很有去混江湖的潜力。“嘿嘿!”半半忽然笑了起来。“你笑什么?”萧逸问。“我算不算救了你?”半半反问。“算。”“你有钱吗?”半半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又这样问他。“有。”让半半意想不到的是,萧逸居然很坦然地回答了

自己的话。“那你该不该请我去喝酒?”半半接着又说。“去哪儿?”“宏宴楼啊。”“好。”真爽快,男人要么帅要么花钱爽快,这才符合偶像的特点

嘛!

宏宴楼是城里最豪华的酒楼,半半伸手到萧逸的怀里摸索一阵,拿出了沉甸甸的银子。

“这可够我们玩的了。对了,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半半目前最好奇的问题就是萧逸为什么招惹了修罗部的人,世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莫过于招惹了修罗部的人。

“三个月前,我与阿修罗王决斗。”萧逸说出了一个让半半几乎跌倒的原因。“你……你……和阿修罗王决斗?”半半吃惊得简直不相

信自己的耳朵,更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江湖上最具盛名的剑

客萧逸,“你……你就是萧逸?”“我宁愿我不是。”萧逸苦笑起来。这个天下早就因为“萧逸”这个名字而沸腾了!他和阿修

罗王那一战江湖上可谓无人不晓!可又有谁知,萧逸早已后悔,甚至说出“我宁愿我不是萧逸”这种话。

世人只知开始,却无法得悉结果,可他们听说那一战之后阿修罗王失踪了,而萧逸还两只脚踏踏实实地晃荡在世间。所以这就是大家所以为的结果,萧逸赢了,那么阿修罗王一定是……死了。

于是……修罗部的修罗们疯狂了,蜂拥而来,萧逸就开始亡命天

涯,尽管他的确后悔了,没错。“阿修罗王是什么样子?”半半很好奇地问。萧逸不说话。“你赢了?”半半问了一个毋庸置疑的问题。萧逸还是沉默没有回答。“所以阿修罗王死了?”半半继续问。萧逸依然没有回答。“所以修罗部的修罗们当然要追杀你……”半半自说自话

以后得出了结论。萧逸点点头,伸出唯一能动的左手摸了摸半半的后脑勺,

表示赞同。“所以,你死定了!”半半最后做了一个总结。说完这些,半半已经点了一大桌子菜。

菜都上全后,萧逸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些足够二三十个人吃了。”

“也对,那就请二三十个人来吃吧。”说完她就打开窗户,把街边卖东西的小贩、饭馆里其他的客人,甚至是小二、卖茶郎和说书人乃至才路过的路人都叫了进来,拍着胸脯指着萧逸很豪爽地对所有人说,“今天这位爷请客,大家吃得热闹!”说完又很豪气地加了一句,“江湖不好混,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咱们今天喝了酒,就是朋友了!”

说完就给满屋子不认识的人每人斟上了酒。大伙儿虽然看得莫名其妙,可是半半的那股豪气还是感动了很多人,大家统统在她的带动下动了筷子,还自发性地干杯。为了什么?为了明天会更好呗!

就这样在这个莫名其妙的饭局里,萧逸晕晕乎乎地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踏实。他好久没有和这么多人吃饭了,只要不是修罗,他已经无所谓和谁在一起吃饭、在一起睡觉了,只要躺下不想到那群恶魔,他就可以闭一会儿眼睛……

梦里,他见到半半身着红衣,笑得好像一只俏皮狡猾的小

狐狸!嗯……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点可爱呢!

第二天,萧逸被酒楼老板叫醒,发现身边已空无一人。

所有人都不见了,半半不见了,连自己的衣服裤子还有鞋子都不见了,包括自己的剑也……不见了。可是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伤口被包扎得依旧很完好,身体还有微微的麻木感。唯一记得的是昨天夜里,那个红衣的半半把他扶上马车,赶着那辆破碎的马车,然后从他怀里拿了他所有的银子。

酒楼的伙计说,那个红衣的女孩子早在昨天夜里就穿上了他的衣服,带着他的所有钱财以及他的剑,骑着他的马跑了。

萧逸一听就露出了苦笑,而酒楼的伙计看着萧逸那一脸的倒霉样,仿佛在看一只刚被女人活宰了的大王八。

当萧逸走在大街上时,他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可笑了。自己昔日是江湖上最具盛名的剑客,只要一招手,无数年轻貌美的女子都要喊着“偶像我爱你”蜂拥而来,黄金、名誉、地位都围绕着自己。

可是这一切在与阿修罗王的那一战后逐渐远去,真是树倒猢狲散,世态炎凉。

人们可以四处传颂他的事迹,却没有一个人敢真正地靠近他做他的朋友,因为没有一个人敢成为修罗部的目标,谁都不愿意过那种晚上不敢闭眼睡觉的日子。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居然会有这样一天,被一个黄毛小丫头骗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和衣服。

他只得跟酒楼的小二要一条裤子,好像一个市井无赖一般光着上身在集市上晃荡。如果是以前的他,他一定无法忍受自己的剑离开自己身边,甚至是被一个小姑娘拿走。自他一岁开始就整天和剑相伴;自他学会握剑开始,他的剑就从未离开过他的身,他的剑随时保持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剑带给他的光辉和荣耀,让他从来都感觉站在一个很高很寒冷的地方接受着所有人的膜拜。

不过现在他忽然觉得很轻松。他双手空空,谁会相信此刻走在自己身边的这个肮脏邋遢的男子是昔日名满天下的第一剑

客?修罗部的人是否会发现他们要追杀的人现在连剑都没有带028在身上?刚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他应该感谢半半才是,因为这是自他出生以来第一次这样坦然而安静地逛街。

半半是这三个月里唯一敢走近他的人,不管她是为了他的钱还是为了什么,起码她让他安静地睡了一个好觉。如今走在这条被阳光晒得暖暖的大街上,萧逸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忽然想起半半那暖暖的笑容,好像一只坏坏的小狐狸,有一些温暖。

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萧逸转过头,看见一张笑吟吟

的脸。这张脸笑得那么灿烂,本来就眉眼细长,如今笑得眼睛

都眯成了一条缝。

萧逸也笑了,因为要是一个很好看的小姑娘,此刻站在你

面前笑得那么甜,你也一定会和他一样觉得全身上下都很暖

和。

呃,等等,这不是半半是谁?

 
上篇:第一章 长街宴+赴约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糖炒栗子+突袭
点击人数(2808) | 推荐本文(1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