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三章 糖炒栗子+突袭
第三章 糖炒栗子+突袭 文 / 狐虚梵 更新时间:2012-11-28 11:20:54
 

 

第三章 糖炒栗子+突袭

萧逸看着笑得很甜的半半,忽然失了神,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只是一时又想不起。她的笑容,她的眼角眉梢那样熟悉,明明就是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看什么?”半半忽然叫起来吓了萧逸一跳。

“哦,我们又见面了。”萧逸忽然很想抽自己两嘴巴— 为什么自己居然会说出这样无厘头的话?可是见到半半的笑容的那一刻,他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他想,他还是非常想见到这个笑起来像小狐狸的女孩子。

还好半半似乎并没有太在意他的窘迫,问道:“昨晚的一切满意吗?”

“除了酒差了点。”萧逸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哦……我的衣服呢?”萧逸回过神来急忙问。

“你现在有衣服穿,还要你那破衣服干什么?”半半摊开手,反问他。

“我的钱呢?”萧逸问。

“你这人真小气,昨天给那些陪你喝酒的人一人二两,再给了饭钱,就剩这么几小块碎银子,我还能赚你多少啊?”半半果然拿出了那个钱袋,只见那袋子早已经瘪得没什么钱了。

萧逸叹了口气道:“我的马呢?”

“跑了。”半半想也没想就接口道。

萧逸摇了摇头又问:“我的剑呢?”

“挂在马鞍上。”

萧逸无奈地耸了耸肩,继续往前走,半半就一直跟在他身后。于是街上的行人就看着这样一个穿着红衣的漂亮小姑娘跟着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穿过大街小巷。

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无厘头感啊。

半半的胃口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她走一街,可以把街上的小吃从街头吃到街尾。喏,此刻萧逸一斜眼睛就看见她嘴巴里正含着一颗糖葫芦,而她口中的糖葫芦一会儿转到这边的腮帮子,一会儿又转到那边的腮帮子,总之她那鼓鼓的腮帮子就没哪一刻是闲着的。于是他一会儿陪她站在一条街的左边,等马上就要出炉的羊肉串;一会儿又陪她站在一条街的右边等她叫那卖红糖莲藕的老太太给莲藕上多加红糖。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萧逸最受不了的是半半那爱贪小便宜的性格。买别人一串糖葫芦,要多拿别人一个糖果子,吃别人的羊肉串要抢肉最肥厚的,买老太太的红糖莲藕要人家很多倍的红糖……似乎很多人都看着她漂亮可爱嘴巴甜,也没跟她计较,便宜也让她给占去了,可此时偏偏遇见了一个比她还爱占便宜的人,于是两人就杠上了。

萧逸站在糖炒栗子的店铺前,巴不得把脸皮摘下来揣在屁股后的那个口袋里。

红衣的半半要了二两栗子,却在临走时又顺手拿了一颗,马上就含在嘴巴里。谁知道那栗子店铺的老板娘把这一幕看得

清清楚楚,炒栗子的铲子都没有放下,就追了出来。只见那老板娘跟半半也是差不多年纪,皮肤稍黑,身材高

挑,健康丰满,细看觉得实在是一个美人。“六七月的栗子本来就很小,你多给我尝一颗又怎么

了?”半半很娇小,站在店铺门口微抬起下巴道。

“六七月能出栗子已经很不错了,自从你站在这里,就不

停地尝,说是买二两,你都吃下五钱了!”那老板娘也不示弱

叉着腰就吼回来。

“买东西谁不尝,不尝怎么买?卖东西的怎么不给尝,不

给尝谁买啊?”半半绕口令般说得贼溜,声音清亮婉转,没有

想到这样吼起来也特别好听。

“尝也有个限度,我们就怕遇见你这样明显来骗吃骗喝

的!”年轻的老板娘更不会吃嘴巴上的亏,扯着半半就要半半

付五钱栗子的银子。

明晃晃的太阳下,萧逸看着这两人拉拉扯扯忽然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帮谁也不是,居然就那样愣着站在店铺外。

忽然有人拉了拉他的手,他低头一看,只见是一个大眼睛,脸上长着雀斑的孩子,孩子的另一只手拉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老太太的手臂上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满了又大又圆的糖炒栗子。

“这位小哥,尝一颗吧,不好吃不要钱。”小孩子眨巴着大眼睛双手拉着萧逸轻轻摇晃着,“我和奶奶的午饭就靠这栗子了。”说完那老妪就从篮子里取出一颗栗子颤颤巍巍地放在萧逸的手心里。

可是那栗子还没有沾到萧逸的手,忽然就被人抢过去了。

只见半半拿着那颗大栗子看了看,又对那栗子店铺的黑皮肤老板娘道:“你看看人家的栗子可比你的大了好多。我现在不要你的栗子了,你给我退钱!”

那老板娘一听火了,拿着锅铲就冲了出来,一手抢过半半手中那颗大栗子,刚举起手想往地上砸,却忽然变了脸色,猛地把那栗子甩在了脚边,仿佛刚才手里握的是一件会要人命的东西。

“那栗子里有东西会……会动……”老板娘的声音忽然颤抖起来。

只见那栗子被甩在地上以后,就裂开了—那不是一颗栗子,而是一颗可以以假乱真的蜡丸!蜡丸一碎,便从里面爬出一只五彩的花蜘蛛,让人一看就知道剧毒无比。

同时那卖栗子的一老一小的眼睛里忽然露出了狰狞的神色。那老妪把一篮子假栗子撒向半半和萧逸,同时从篮子下抽刀刺向萧逸的左肋。那小孩身手更快,双腿横扫萧逸下盘,从袖子里抽出鞭子直捣萧逸的心口。

萧逸侧身,抬脚,虽然躲开了两人的攻击,速度却明显比以前慢了很多,他的半边身体还带着麻木的感觉,身体一点也不灵活。身上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抵挡,要躲避两人的攻击,还真是吃力。

“胡三小姐的珠花在哪里?”那小孩子此刻开口说话的声音变了,吓坏了在场的很多人,那根本不是一个孩子的声音,而是一个成年男性沙哑的声音。

“我连胡三小姐都没见过是什么样子,我怎么会知道她的什么珠花,要她的珠花你怎么不去问胡三小姐本人?”萧逸一边躲一边回答。

“你若再不说,就让这些虫子把你们咬成窟窿!”那老太

太说话也把所有人吓了一跳,那明明就是一个妙龄少女的声音

啊,和那满脸是皱褶的面孔一点也不搭调。

说完,那老妪吹了一声口哨,只见那满地的栗子应声啪啪

地裂开来,满地的五彩蜘蛛就要从栗子里爬出来,路人早已被

吓得惊叫着落荒而逃。

倒是那个黑皮肤的漂亮老板娘显得很镇静,她叉着腰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地的花蜘蛛,冲着那一老一小的怪人吼起来:“你们要闹别处闹去,这一地恶心的玩意儿还怎么让我做生意?”说完她就把手中的大铲子甩给了萧逸。

萧逸一手接了那大铲子,也倒还顺手,两三下就把这一老一小的怪人逼出两三丈远。

半半此时倒好像一只跳脚猴子,提着她那身红裙尖叫起

来,显是被那些蜘蛛吓坏了。看着那些蜘蛛,要是被咬上那么

一口,身上一定会烂出一个大窟窿来。

老板娘指挥两个伙计,把店铺里炒栗子的大锅搬了出来,只见那口大锅里全是炒栗子的黑色沙石。萧逸见状急忙拉住身边的半半,只听见那两个伙计嘴巴里喊“一、二、三”。萧逸拉着半半向后跃了两三丈,伙计手里的锅同时也泼了出去。只见那滚烫的沙石瞬间就把那些花花绿绿的蜘蛛埋在了下面。那滚烫的沙石溅了几颗在萧逸的肩膀上,瞬间,他的皮肤上就起了几个水疱,可想那下面的蜘蛛一定一会儿就熟透了。

那一老一小两个怪人见自己近不了萧逸的身,毒虫又被全数活埋,于是两人使了个眼色,蹿进拥挤的人群中,逃了。

当一切恢复平静以后,两个伙计开始打扫店铺的门口。萧逸站在店铺外,看见那个黑皮肤的漂亮老板娘正在打算盘,丝毫没有理会他和半半两人,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且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两人。

半半拉着萧逸的手,对萧逸说:“我们走吧。”

正当两人快消失在人群里的时候,那老板娘缓缓抬起了头,看着他们的背影,忽然微微笑了笑。

“那老板娘真是个怪人。”萧逸早已经习惯随时会被意想不到的人追杀,但是他完全不能够想通刚才那个老板娘为了一颗栗子可以和半半吵得翻天覆地,后来为了救他们竟然倒掉了整整一大锅沙石。

“有什么怪的,她从小就这样。”半半一边吃着手里的栗子,一边看着萧逸笑。

“你……你们原来就认识?”萧逸忽然被半半的话惊得手里的栗子全掉了。

“是啊,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她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了。”半半笑着拍了拍萧逸的肩膀,显然对他那种惊讶的表情很有成就感。

“那既然是好朋友,为什么见面要为一颗栗子吵啊?”萧逸简直无法想象半半和她的朋友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们只会为一颗栗子吵而已,比栗子大的东西,我们绝不会吵。我们吵归吵,可是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我们这样感情好的姐妹了。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从小和你吵到大,却总是会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你的朋友,是多么难得!”半半

把一颗栗子丢在嘴巴里,露出甜蜜蜜的表情。难道,这就是女孩子的友情?萧逸拍了拍脑门似乎理解了,又似乎不太理解。半半拉着他咯咯s笑道:“你不理解也没有关系,因为女人

的感情,本来就和男人的不一样。”

“他们是修罗?”半半和萧逸走在大街上,忽然谈起刚才那一老一少的怪人。“不是,他们是江湖上恶贯满盈的一对夫妻强盗。”萧逸剥了一颗栗子抛起再用嘴巴接住。半半瞅了一眼他光着膀子一脸无所谓的无赖样子,简直和

瑶湖边那个白衣俊马的美丽男子完全是两个极端。“那他们为什么要找你要什么珠花啊?” “因三月初九那天,不但我与阿修罗王决斗,同时也发生

了另外一件事情。”萧逸道。半半把萧逸剥好的一颗栗子抢过来放到自己的嘴巴里,仰着头,看着萧逸,一副准备听故事的表情。

“第一件是胡三小姐相亲。”萧逸低头看了看身材娇小的半半,她的头顶才刚到自己的肩膀,她甚至为了跟上他的脚步,有时候是小跑着拉着他的手臂。

“你去了?你肯定被邀请了,胡三小姐这样的名门闺秀就是要嫁你这样的……这样的……偶像。”半半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扮了个鬼脸接着说,“长得也还不赖,身材也还好,人也挺大方,武功更是不错,名声也不算差的男人!嘿嘿!”

“我没去。”萧逸用手刮了一下半半的鼻子,忽然又急忙把手缩了回来。为什么见到半半这张精致漂亮的笑脸,他总是忍不住和她亲近?他任她拉着自己的手臂,任她小跑着追着他的脚步,向他问东又问西。他居然有万分的耐心站在街边等着她把街上的食物全部买下来提在手里,有时候甚至还被她威逼利诱吃下她硬塞给他的零食。

“为什么?”半半并没有发现萧逸的异样继续问道。

“因为我和阿修罗王有约。”萧逸磨开了另外一个理由,那就是他和龙锦天、蓝赫之间有关于男人的友谊和自尊的理由。他不会跟半半解释,因为这样一个小女孩恐怕不会明白这些,“其实,胡三小姐也没有来相亲。”

“哈哈,真是太可笑了,相亲的主角都不在了,那有多尴尬啊?”半半捂着嘴巴忽然笑起来。

“因为她的珠花不见了。据说她为了寻找这支珠花已经亲自踏进江湖了。”萧逸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因为这支珠花此时也已经在江湖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哦?那是很重要的珠花吗?”半半不笑了,她学着萧逸严肃的样子问道。

“有很多人都在猜测,说这支珠花是胡家百年基业财富宝藏的钥匙。现在江湖上白道黑道都在寻找这支珠花。所以江湖上的人都认为能够得到这支珠花的人不但能够得到胡家的财产,更可以得到胡三小姐的青睐。”萧逸叹了口气。

“既然如此,那珠花和你能扯上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要找你要?”半半更差异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拿走胡商人掌上明珠

胡三小姐头上的珠花的人只有一个。”“谁?”半半睁大眼睛问。“阿修罗王。”萧逸最近这三个月一直听见这个阴魂不散

的名字。“而你又杀了阿修罗王。”半半学着萧逸的样子摸了摸自

己小巧的下巴。“对。”萧逸赞许地看着半半。“于是现在江湖上所有的人都以为胡三小姐的珠花在你手

上。”半半又继续说。萧逸已经忍不住想抬起自己的手摸摸半半的头了,她简直就是一个聪明的小姑娘。

“修罗门为的是杀我,替阿修罗王报仇。而那些为了见上胡三小姐一面的登徒子却是为了一支珠花和巨大的财富。”萧逸很无奈,为这个世界上所有倒霉的事情都在这三个月里被他赶上了。

“胡三小姐的珠花呢?”半半忽然问。“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早拿去换钱买酒喝了。”萧逸摊了

摊除了半半的零食以外一无所有的手。“别人相信吗?”半半翻了个白眼。“我已经无数遍重申过我不知道什么珠花,可是他们谁都

不信我这样的男人抗拒得了胡三小姐的美貌,说我一定是私藏

了珠花,准备做胡商人的准女婿。”萧逸苦笑道。“难道你可以抗拒?”半半反问。“试问一个成天被修罗部追杀的男人,哪还有什么精力去

泡女孩子……”萧逸看着半半道。

“可是别人不相信。”半半说。

 

 

“是啊,谁也不相信。”萧逸道。

“所以,你死定了!”半半忽然跳起来指着萧逸的鼻尖,最后又做了一个总结。

萧逸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半半就一直跟在他身后。

突然人群哗然,好像有很多人都在围着看热闹,半半便小跑着朝前挤进人群里去看,却见人们围着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却是两个人,两个极美的女人。

一个女人牵着一匹马,而另一个女人正坐在马上,她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男人。半半发现,这两个美丽的女人所看的男人就是萧逸。

“你们认识吗?”半半用手拐子顶了顶萧逸。

“认识。”萧逸朝她们笑了笑。

“牵马那个是谁?”

“我曾经认识的女孩子。”

“那骑马的那个呢?”

“也是我……曾经认识的女孩子。”

“她们两个能够这样和颜悦色地站在一起,还真是少见。”半半从红色的水袖里露出雪白的小手,遮着嘴巴咯咯地笑。萧逸这才发现半半的左手只有四个指头,小指早已经齐根断去。可他什么都没有问。这样一个小姑娘,恐怕在早年也是经历过无数苦难的。想起来,心里居然有一点微微的疼。

“我也觉得奇怪,以前她们是水火不容的。”萧逸苦笑道,“这件事情如果放在以前的话,我是万万想不通的。”

“那为什么现在你又想得通了?”半半问道。“因为我刚才看见你和你朋友之间的感情,所以现在我可以理解了。”

“这个事情和那个事情完全是两回事。”半半冲着萧逸摇了摇头,“那些喜欢过你的,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女人愿意结成同盟的话,通常只有一个后果。”半半说。

“什么后果?”萧逸问。“她们愿意一起把矛头指向同一个敌人。”半半胸有成竹地说。“难道说我会是她们的同一个敌人?”萧逸被半半的眼神弄得心里面毛毛的。“如果你是这个男人的话,就要倒霉了,倒很大很大的霉。”半半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结果并不像半半所说的那样。虽然两个女人曾经为了他争风吃醋相互泼脏水耍手段,但是此刻这两个女人摆出了从来没有过的贤惠脸色,朝萧逸走过来。

牵马的女人从身上拿出一袋银子塞给萧逸,骑马的女人拿出一件刚缝好的新衣裳给萧逸穿上,两人在临走时还将那匹马留下……她们的样子看起来仿佛是很多年的闺中密友,相约着给只是一个交情一般的男人来送东西的,而不是来看望老情人的。

倒是萧逸,一直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两个女人的背影,随即想起昔日与她二人相处时欢娱的时光来。“男人总是在女人优雅转身的时候怀念她。贱骨头。”半半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萧逸穿着一身新衣,听见半半这样一句话,仿佛一把薄薄

的、柔软却锋利无比的刀狠狠地捅了自己一下。那种尖锐仿佛揭穿了一些不能够碰触的自尊,让他愣愣地站在原地,居然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半瞄了他一眼便不再言语,继续往前走。

行了半日,出了城,来到一片竹林里。

风动,竹林里发出沙沙的声音,半半坐在马鞍上,拉着缰绳,萧逸只有左手能动,坐在她身后身体微微靠过去。而那匹马居然行到竹林中,便再也不肯往前走了。半半气急了,拿着马鞭狠狠抽了那匹马两下,见马还是不肯往前走,两人索性就将马放了,徒步朝前。

人们说动物的直觉是最准的,果然没错,两人行不到两里,萧逸便听出树林里沙沙的声音似乎有异样,于是示意半半不要乱动。而女人天生就有一种很敏锐的感觉,半半同样已经发现这片竹林里即将有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

萧逸挥剑砍下两根竹子,转过头来对半半说:“看样子不是人行动的声音,这周围似乎有很可怕的东西在朝我们靠近。拿好竹子,好做应对。”

半半双手接过竹子,全身打了一个冷战。天哪,是什么可怕的东西,那种沙沙的靠近的声音几乎要让人窒息了。

不一会儿,她果然看见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朝他们涌来。那是无数条蛇、蜘蛛、蜈蚣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花花绿绿的毒虫。

那些毒虫仿佛受了什么东西的吸引,竟然从四面八方朝他们涌过来。

“我的天哪!要是被这些东西咬一口的话……”她简直无法想象被这千千万万的毒物吞噬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感觉,于是急忙从腰间取出一支小小的银笛和一只小香囊,又把银笛放在嘴边吹起了一种很奇怪的音乐,似山泉叮咚,似风摇树梢,似蝉鸣鸟叫,似野兽低吟。

萧逸认得出,那似乎是苗僵一带用来控制虫蛇以用来设蛊的虫笛。果然有用,那些相继爬来的蛇和虫子将两人围了一个圈,却不敢靠近。半半一直吹着虫笛不停歇,时而变换声调,忽高忽低,时而变换节奏,时快时慢,不一会儿已经满头大汗。

忽然半半拿下虫笛,对着萧逸大吼:“快把香囊打开,把里面的香点燃投向不同的方向,分散它们!”说完又马上吹起了虫笛,利用她说话的这个间隙,毒物们又把包围的圈子缩小了一半。

萧逸按照半半的话,打开香囊,只见香囊里是很多块特制的香,散发出香甜的味道,这一定是吸引虫蛇的小香块。于是他依言将香块点燃,分别投掷在四个方向。

起初这方法的确有效,有一小部分毒物离开了包围的圈子去追逐香块。可是两人依然逃不出去,不一会儿那些分散的毒物又回来了,看样子他俩似乎对那群毒物来说更具有吸引力。

然而香囊却引来了几只蝴蝶。蝴蝶在香囊周围绕了一绕,居然也对香块不感兴趣起来,还围着两人打转,仿佛他们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奇葩。

 
上篇:第二章 半半+修罗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亲密+离魂镇
点击人数(3103) | 推荐本文(1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