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五章 落落+九哥
第五章 落落+九哥 文 / 狐虚梵 更新时间:2012-11-28 11:29:48
 

火光快要燃尽,昏暗中女子猛地推开这个抱着她的人,脸上娇柔的表情已经不在,换上的是一脸厌倦和疲惫。这个男人在她推开他的瞬间就矮了下去,瘫软地跌倒在墙角。她在转身之际仿佛舔了舔嘴角,眼神里带着疲惫与满足。而唯一能够证明他存在过的是,他那挛缩的手中还握着他的鞭子……

这双紫色的绣花鞋轻巧地绕开那挛缩的尸体,停在那一个绣着烈焰红莲的包袱前,弯下腰捡起,小心翼翼地抱在胸口,对她来说,一个她已经期待多年的残酷妖娆的美梦即将开始。

忽然这一切可怕的甜美被一声惊叫打断。那甜美的、张牙舞爪的欲望幻想好像千万只触手正把她推向愉悦的高潮,这一声惊叫就好像一把利刀,“呼”的一声朝她挥来,斩断了那欲望幻想的触手,使其瞬间就缩回了她心里,惊醒了她短暂的愉悦。

半半已经把刚才那一幕诡异而血腥的画面尽收眼底。当她的内心无法再承受那一种恐惧的时候,她忽然惊叫起来。那一声惊叫好像一把拂尘,忽然就扫掉了烟柳巷里可怕的一幕。当萧逸赶到她身边的时候,烟柳巷里静静的,除了一个看似全身瘫软的醉鬼跌在角落里以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刚才那个鬼魅一般的紫衣女子,也没有那个包袱。

萧逸看了看站在身边紧紧拉着自己衣角的瑟瑟发抖的半半笑了笑,伸出双手摸了摸她的头:“只不过是一个醉鬼而已。”

“不,他已经死了……”半半把颤抖的声音压在嗓子里,颤颤巍巍地道,“我看见了一只吸血鬼,把他给吸干了……”

萧逸本已转身准备离开,听见半半这么一说,忽又停住了脚步,转回来,朝巷子里走去。他翻开那个躺在角落里的人,一看,那人并非半半所说的那样被吸血鬼吸干了,可是他脸上透出晦暗的死黑色,显然是被一种极其剧烈的毒给毒死了。

萧逸愣了半晌轻轻叹了口气道:“唉,世界上最倒霉的人莫过于招惹了修罗部杀手的人。要说这世界上最倒霉的男人,莫过于邂逅修罗部里十大夜叉王里的媚姬的了。”

“咯咯咯—要骗你还真是难。”忽然路边树林里传来一个女子的笑声,这笑声听起来很美,软软的、柔柔的,却可以直直地钻进人心眼里去,听起来甚是舒服。

“唉,你这个女人真不老实。”萧逸仿佛认得说话的人,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有哪一次你骗我,我没有上当的?”

“你这冤家嘴巴总是一句真一句假的,我何时骗过你?只是我说真话的时候你偏不信,我说假话的时候你却偏偏要信。”那女声继续传过来,仿佛无孔不入一般,甜得腻人的语调一个劲儿地往半半的耳朵里钻。

“那能怪谁,你说谎话的时候,样子都要比说真话的时候美。”萧逸又笑了。

“咯咯咯—小冤家,你嘴巴还是这样让女人招架不住!”这声音刚落,只看见路边的树荫里忽然多出一只手,那手白白的、软软的,仿佛一朵盛开的百合,手就那样半掩半遮在紫色的大水袖子里。紫色的大水袖上绲了一道金色的边,在漆黑的夜色里,显得十分醒目。顺着袖子看上去,半半才看清楚,原来是那个紫衣女子,正悠闲地躺在一根树枝上,一只手半吊在空中,随意地摇晃着。

这个女子不是很漂亮,可是她懒懒地那么一靠,就觉得她

身上有一种无限的风情,她的举手投足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引

诱。

她穿得很少,全身上下的布料用得最多的地方恐怕就是她

的袖子,她的胸前只用紫纱随意遮挡着,漂亮的腰肢裸露在

外,腰上的紫纱也没能盖过她的大腿。

她这样的装扮,把该露的都露了,不该露的也露得差不多

了,惹得半半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她似乎很满意她这一身装扮给别人带来的震撼,翻了一个

跟斗,就轻飘飘地落到了萧逸和半半面前。

“好一个漂亮的红衣姑娘。唉,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啊!”她走到半半面前,用手抬起了半半的下巴仔细打量一番,微微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萧逸大哥在遇见了这样一个粉妆玉琢的人儿后,还记得落落几分好啊?”

“啧啧啧,一年不见,落落更是漂亮了。”萧逸双手环胸

绕着这个紫衣女子走了一圈,顺便不动声色地将半半拽到了自

己身后。

见萧逸上下瞟动的眼珠,还有一脸色迷迷的样子,半半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小声地自言自语般道:“狗改不了本性!”

萧逸似乎没有听见,继续和落落闲扯。

“人更漂亮了,这抢别人东西的本事是更上了一层楼,手段也更狠了,一点也不像淑女啊。”说完,萧逸还瞥了眼脚边那个已经被毒死的黑衣男人,还有落落已经背在背上的包袱,那烈火红莲的标志在暗夜里也显得格外夺目。

落落笑了笑,转了个身避开了萧逸盯着自己的包袱的眼光,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似乎要把背上那个鲜艳的东西忽略过去,不过似乎她这一招美人计在萧逸身上的确是非常有用的。

“我就知道你会来,只是不知道你这么早就来了。”萧逸道。

“难道,你不想早一点见到我吗?”落落走上前用手摸了摸萧逸的脸颊,“我可是很想早一点见到你,你看你,几年来瘦了好多……怎能让人不挂心?”落落说着说着,似乎眼泪就要掉下来。

“绿柳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落落把头埋在萧逸的胸口,轻轻地念起了这一首词。

那时她年少娇俏,那时他在江湖上小有名气,意气风发。她是修罗部派来打探他、引诱他归顺的敌人,很多个夜晚都潜伏在他的窗棂之外,看他舞剑吟诗抚琴弄笛。

一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像一个精灵一般推开他的窗户,坐在他的桌角,而他只是微微地朝她笑,说:“我知道,有一天,你会忍不住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可以把你看得清楚明白……”

她忘记了修罗部给她的任务,只知道每天背着他在桌上写

下的诗歌,只知道跟着他的丝竹轻歌曼舞,就这样度过了她这

一生最美好、最短暂的日子。

人生就是这样,因为太短暂了,所以觉得太美好了,一到结束的时候就觉得分外残酷。

这一天,一道来自修罗部阿修罗王的密令仿佛晴天霹雳,要她速回修罗部,下嫁药师。她知道,她的所为终究瞒不过阿修罗王。完不成的任务让她用一生的幸福来作为惩罚,这一纸婚约从此灭了她爱他的决心。

她想过逃跑,可是哪一个修罗可以逃开阿修罗王的手掌

心?别忘记了,每一个修罗都和阿修罗王是有契约的,违约者

必死。

于是她离开他的窗棂,赶回修罗部,被强迫下嫁于药师。

三个月后,她所爱的这个少年郎,持着一剑名满天下,成为江

湖上最传奇的青年剑客……

从此两人咫尺天涯。她不知道他心里是否有她,只是在她离开的那一瞬间,她就已明白,从此以后她和这个少年郎的命运将交错、远离。在离别后被囚禁的无数个日夜里,她用她的想象安慰着自己,她认为,他是怀念过她的,他到现在还在每日每夜地看着她曾神秘出现过的窗棂。

“我以为是药师先来。”萧逸也放软了语气道。落落一听到药师的名字,忽然轻轻颤抖了一下,语气也变

了一个调:“他随后就到,我先到就是为了与你叙叙旧情。”说完,落落将萧逸抱得更紧。

还真是处处留情啊……半半忍不住抽了抽眼角,懒得看某人沉浸在有夫之妇的温柔乡里。

“我若不先把我对你的情谊说出来,恐怕他来了又要动起手来……我……”落落的声音软软地钻进萧逸的耳朵里,无论哪一个男人都受不了这样一个梨花带雨的女子。

“有什么你就说吧,我听着。”萧逸已经轻轻地把落落拥入怀中。

“修罗王在哪里?我知道他没有死。所有人都认为他被你杀死了,包括药师在内。所有修罗部的人都誓死要杀掉你为修罗王报仇,可是我感觉修罗王没有死。”落落轻轻地问。

“他死了,死在我的剑下。”萧逸低下头轻轻地说。

“你莫要再骗我了,一会儿药师来了,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要是大家知道修罗王还活着或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你明知道……我舍不得你死!”她用手轻轻抓住他胸前的衣襟,而他只是沉默地将她拥得更紧,用下巴轻轻抵住了她的头顶。

“色狼!”半半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转过身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倒是要看看两人究竟要站在路中间保持这个你侬我侬的姿势闲扯到什么时候。

“药师要是马上就会到的话,你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吗?你敢主动跑到我怀里要我抱着你吗?药师恐怕已经死在你手里了吧。”萧逸在沉默片刻以后,竟说出这样的话。

“你自从与药师成亲以后,与所有老情人都断了联系,几年前与我擦身而过时连眼角都不敢瞟我一眼,那时候我只感叹,什么时候小野马似的落落变成乖乖猫了,后来才知道原来落落是个夫管严啊。哈哈—”萧逸依然没有松手,他要一直这样拥抱着她,体会着她身上所有的颤动,哪怕是因为呼吸、因为心跳所带来的颤动。她的心跳时快时慢,她说话的语气、呼吸的频率都透过他们的身体在传递着。

落落想起那时,在拥挤的人群里,她一眼就看见他。那个

时候的他已经被很多人簇拥,他已经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成为江

湖上最耀眼的明珠。

在他的眉宇间已经少了那分轻狂,而多了一份内敛。他更英俊挺拔了,在他出现在她视线内的那一瞬间,她就再也没有办法将自己的目光移开,她只是淡淡地站在人群里,那样深切地望着他。一直到他朝自己走过来。

她已经嫁为人妇,她的郎君就站在她身边,她在他的眼睛里企图找到一丝忧伤、一丝遗憾,可是没有,他看着她笑,那么美丽,甚至有几分调皮。他接到了她的郎君发出的带着警告的眼神,装作没有看见,继续靠近她,直到她用袖子打碎了他的酒杯。

他知道那个男人是药师,修罗部最可怕的杀手。药师顷刻间就在他的酒杯里投下了五种以上的毒药,她故意打翻了他的酒杯。他立刻站在原地,打消了接近她的念头,转身,消失在人群里,继续去享受他的荣耀。

她为了这个酒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从那一刻开始,她

明白了自己的罪恶,从此也要自己相信,她只不过是偶然出现

在他窗户外一只漂亮的蝴蝶而已。或许从来不曾被他放在心上,而她只不过是一只断了翅膀受制于阿修罗王的蝴蝶。她的幸福在她的翅膀断裂的那一天,也已经牢牢地受控在阿修罗王手里。

“你……萧逸……你个死没良心的王八蛋!”落落忽然挣脱了萧逸的怀抱,向后一跃,轻飘飘地跃出了两三丈,“我这是在帮你!我的确把药师杀了,那家伙他不是人……我忍受了他那么多年,一直到今天才把他杀死……修罗王在哪里?你快告诉我,现在修罗部的所有人都认为你已经把修罗王杀死了,所以只有我能够帮你,难道你想一辈子活在被修罗部的修罗们追杀的日子里吗?”

“毒虫蛊、毒蛇马尾,这些都是你伪装成药师的手段来吓唬我的吧?”萧逸并没有回答落落的问题,“你做这些只不过想让我以为药师就要来杀我了,故意让我感觉到压力好把阿修罗王的生死告诉你吧?而你把药师杀死,其实是真的怕药师下重手把我给杀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修罗王的下落了是吧?”

“我说过了,药师早晚要死在我手里。巧的是他死的那一天就是你和阿修罗王约定要决斗的那一天。我要他先到地狱里等着,无论你和阿修罗王哪一个死了,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哦?”

落落咬着牙狠狠地说:“自从跟他在一起,我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他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在我身上试药,甚至把我丢到万虫洞里被万虫叮咬,把我推入万蛇池中任万蛇撕咬……嘿嘿,不过,我终于知道了他的弱点,因为他尝试了太多的毒药,所以视力和味觉也逐渐迟钝。他从不让别人走在他后面,我就拿着刀,站在他前面,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落落从怀中抽出一把薄如蝉翼的小刀,比画着,“等着他走到我面前,他一拥抱我,这把刀就忽然滑入了他的胸膛……他的血液也有毒,所以我专门准备了这薄薄的小刀,一刀这么扎进去,连伤口都很难找到在哪里,更别说会流血……哈哈—哈哈哈—”

半半听着听着就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来药师这样一个让

江湖人谈起来就色变的人,就这样轻易地死在了与他日夜同床

共枕的女人手里。

“落落你……”萧逸看着眼前这个几乎疯狂的女人,忽然觉得很悲哀,“修罗王死了,你们可以不用再过杀手的生活了,你……你也不用再练媚术了。去好好找一个人嫁了,过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吧。”

“现在想想,我似乎真的没有过过什么幸福的日子。幸福对我来说,好遥远好遥远……”落落忽然落下了眼泪,她慢慢地走过来,紧紧地拥住萧逸,在他的脖颈上轻轻咬了一小口,然后再放开他。

她为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为他理了理衣襟,就好像一位

贤惠的妻子在依依不舍地送别自己的丈夫。做完了这一切,她

忽然转身,好像一只轻盈的蝴蝶般飘飘然地离去了。

半半看着这一幕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是悲哀还是凄凉?但总有一种隐隐的疼痛从心底忽然钻了出来,瞬间蔓延到她的整个胸腔,让她觉得闷得慌。一直到萧逸走过来拉扯她,她才回过神来。

“真不知道落落什么时候把功夫练到连女人也可以迷惑的地步了……”萧逸笑笑拉着半半继续往前走。

只是他们都没有看见,在落落转身的时候,她是在笑,带着胜利的笑容。

“萧逸啊萧逸,你以为把阿修罗王藏起来,就可以解决所有的事情了吗?我会让你和阿修罗王看见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去体会比我更痛苦的事情……”

灯笼挂得越多,就表示这里越热闹。

半半拉着萧逸进了一间酒馆。

进了酒馆,萧逸就被眼前的景象给迷住了—酒馆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水晶的。水晶的桌子、椅子,烛台被嵌进桌子中央的凹槽里散发出明亮而清亮的光华。水晶的酒杯里盛着五颜六色的酒,水晶的碗碟中放着色香味俱全的食物。眼前的景物美不胜收,早已经让萧逸眼花缭乱。

水晶的柜台后站着一个绝美男子,他的美可谓雪肌幽瞳。他身后是水晶的架子,架子上放满了上百种装着色彩各异的液体的瓶子。

两人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旁,刚坐下,那个站在柜台后的绝美男子就朝他们走了过来。

“九哥!”半半无比兴奋地朝这个绝美的男子挥舞着双手。

“你可带够了酒钱?”哪知那绝美的男子走到两人面前的时候却这样问道。

“身无分文!”半半更是厚脸皮地把实情说了出来。

萧逸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哪怕是喝霸王酒也要品

尝一下半半嘴巴里所说的天下无双的九哥的酒。至于什么药师之毒啊诡异的镇啊,他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那你怎的还坐在这里?”九哥似乎根本就不吃半半这一

套,无论她笑得再像一只小狐狸。“难不成你要轰我出去?”半半马上就和九哥铆上了。“你若答应嫁给我,上次你从我这里拿的酒还有这一次喝

的酒就都清了。这辈子别说是酒,这个酒馆都是你的!”原来九哥早有准备,他马上从宽衣长袖里拿出一个账本,上面清楚地记载着半半上次还没有还清的酒钱。

半半并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九哥。萧逸被他们两个之间一种暧昧的气氛所感染,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

“你喝过我的酒!”忽然九哥转变了话题,他弯下腰凑近萧逸的头发仔细嗅了嗅,“‘奇遇’。大概三个月前,你喝过我的‘奇遇’。”九哥又闭上眼睛嗅了嗅,“你的头发里还有‘奇遇’的香味,可我似乎没有见过你。”

“不瞒你说,三个月前我的确遇见了一个奇特的人,喝下了一瓶这一生喝过的独一无二的好酒。”萧逸回想起当天的情景,肚子里的酒虫便张牙舞爪地开始挠他的五脏六腑。

“哦,不知道是哪个奇特的人让萧逸大侠这样挂怀的?”

九哥虽然是对萧逸说着,看的却是半半。“九哥认识我?”萧逸听见九哥这样叫自己不免诧异。“萧大侠的名号在江湖中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九

哥道。“与我共饮那瓶好酒的人,也是一位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是杀手之王阿修罗王。”萧逸讲出这句话的时

候,并没有看见九哥有任何表情。

九哥反而翻开账本仔细瞧了瞧,又看了看半半,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可是你没有喝,‘奇遇’却是你从我这里拿走的。”

忽然间半半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把头扭向窗外,若不是水晶灯太晃眼,任何人都会发现有一种哀伤和痛苦从半半的眼眶里溢出来。

“也罢也罢,看来我真是老了,不懂你们这些小孩子的心情了……”九哥说完就摆了摆手,回到柜台上,拿了一只水晶杯子,站在那些五颜六色的大酒瓶前,选取了其中几中液体加在那只水晶杯子里。嘴巴里还念念有词,仿佛是在给酒下神奇的咒语。

萧逸最感兴趣的人是坐在阁楼中央的那两个女人。其实无论到了哪里,最引男人注意的还是酒和女人。

两个女人穿着华丽的衣裳,用纱绸遮住了容颜。萧逸再怎么努力都看不清楚她们的五官,她们好像被什么人用一种奇特的法术抹去了五官一般。或许是她们不愿意把自己苍白模糊的容颜露出,围着纱绸,仿佛昔日的繁华还在。

她们一个反弹着琵琶,一个和着曲子在阁楼中央的水晶盘上舞蹈。琵琶声时而清脆,时而连绵,时像珠落玉盘,时如雨打芭蕉,可见弹奏之人对音律的敏锐、对琵琶的娴熟。

若说那弹琵琶之人看上去丰满圆润,那舞蹈之人就只能用纤细妖娆来形容了,她体态轻盈,腰肢柔软,在巴掌大的水晶盘上翩翩起舞,飘飘若仙,仿佛一阵风来,她就会随风而去。

“她们是谁?”萧逸转过头小声地问着,可半半已经不在身边。

 

 

 
上篇:第四章 亲密+离魂镇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0329) | 推荐本文(1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