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少年文学 > > 第四章 幸好你在我左右
第四章 幸好你在我左右 文 / 薇拉 更新时间:2012-11-29 10:36:51
 

 

 

第四章 幸好你在我左右

如果说恋爱是一种飞蛾扑火的冲动,那么她宁愿做火焰,而不是飞蛾。

 

人不能够一直活在精致华丽的晚宴里,再长的晚宴也有结束的一天,再美的双人舞也有止步的时候。

那一晚她虽然走得匆忙,但还是没有笨到忽略掉董青青看她的眼神,仿佛她根本不应该出现在那里,更不要说是在王宥惟的身侧。

如果不是看到那两个人站在一起,乔楚是断然不会想到人世间还真的有王子和公主这样的事。

连对董青青恶评满满的她也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一对璧人。

如此想时还会有淡淡的酸意。你不得不说上帝会偏爱某些人,于是才让她们在这一世得到一切想要的,仅凭出身这一项,便可以轻而易举地脱颖而出。

宥惟如何想的她不知道,但她看到,董青青看王宥惟的眼神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女人。

他知道董青青也会去吧,所以才请她一起出现。也许他就是在等董青青,只不过是想要拉着她乔楚当一个幌子……

这样似乎真的就能够解释事情的全部,不然一向高高在上的王宥惟又凭什么单单对她另眼相看呢?

第二天叫了望江楼的外卖,在顶楼等着邹佳一起吃的间隙,乔楚终于得出了以上的结论。

所以,还是赶紧收拾自己的情绪不要再陷进去了,不然最后受伤的一定是自己。

想起上一次恋爱的失败,她便悄悄地立下誓言:如果说恋爱是一种飞蛾扑火的冲动,那么她宁愿做火焰,而不是飞蛾。

她将平时最喜欢吃的糯米团子塞进口里,忽然有种味同嚼蜡的感觉。

心绪不宁地等了大半天,邹佳终于来了,那女人居然穿了一身粉嫩的洋装,乔楚立刻以鄙视的眼神看过去。

邹佳成功地接收了她眼中的信息,无比迅速地回瞪了她一眼,上前拿起一个小烧卖放进嘴里,吃得狼吞虎咽外加眉飞色舞。

等她吃得差不多了,乔楚忍不住问:“你不觉得他们家做的以前好吃了?”

邹佳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巴,认真地审视她的脸,半晌才道:“茶不思,饭不想。据我判断,你这可是相思病的前兆,楚同学。”

“瞎说什么。”乔拍了她一下。明明没做什么坏事,可是为什么这么心虚?

邹佳嘿嘿地笑:“少来了,我不信。看你那飘忽的小眼神儿,肯定是有事。快点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给我平静的生活加一点点吧亲!我人生的夜空需要被绚烂的烟花点亮才够完美!”

乔楚不理她,别过脸去看下面,眼神飘忽,拿起红茶喝了一口。

“茶杯都见底了还,明显是心虚嘛。”邹佳说着强行将杯子从她手里夺下来,又拿了身边的晨报卷起筒状,放在楚的唇下,清了清嗓子:“请问楚小姐,昨天晚上去哪了,跟谁在一起?”

“干吗你?”乔拨开她的手,拧眉娇嗔,“烦不烦?”

“都这样了,还说没问题?”邹佳的一双眼像是夜间的探照灯般炯炯有神,“真该拿出镜子让你看看,现在你脸上飞红云是什么样子。”

楚的神经紧绷,很快瞄到报纸上的新闻,立刻转移话题:“咦?这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邹佳展开报纸,用狐疑的眼神瞥了她一眼,但是在看到那张图片的时候,整个人也有点惊呆了:“哇塞,公关部这次可以嘛,区区一个小发布会居然上了头版头条,这不是咱们王总。”

乔楚刚刚只是看到了KW名称的大标题,并不知道内容,此时听邹佳说到“王总”两个字,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也凑过来瞧。那上面的人,真真正正就是王宥惟。确切地说,站在中间的是他,左边是曾昱嘉,右边是韩栋。

财经版巨大的标题是:锋芒就该毕露——专访KW三剑客。

“等一下!”邹佳见她凑过来,很快合上报纸放在背后,指着乔楚道,“你你你你,昨天晚上不会是跟王总在一起吧?”

“想什么呢。”乔楚的心狠狠地扑通跳了一下,可还是故作轻松地说,“我和他根本是两条平行线,你想象力太丰富了。”

邹佳拍着胸口,松了口气:“就是啊,我看你们也不可能,真是吓死我了。”

乔楚觉得好笑,推了她一把:“你害怕个什么劲儿呀?”

“我当然害怕了。”邹佳抱着报纸一脸崇拜地道,“像咱们公司王总这种精英,是典型的高富帅的代表人物,而且完全是靠自己的能力获得现在的成就,多难得啊。他已然是众姐妹推崇的梦中情人了,要是他这么快就被你搞定了,怎么对得起大家的期待?我们这些民众可是玻璃心的。”

“你找死啊,是不是?”

邹佳低着头捂着脑袋,乔楚作势要打,手还没有下去,眼角的余光就到一抹颀长的身影。

“谁在那里?”她警惕地问。

天台的转角处,王宥惟掐灭手中的香烟,目光与她对视,一如既往的平静……

楚的心漏跳了一拍,而那边邹佳的嘴巴已经张成了O”形,大得几乎可以放下一个鸡蛋,适应了半天才叫出一句:“王……王总,你,你也在啊?天台风景真不错啊,是不是楚?”

乔楚本来也很紧张,可邹佳这么一句结巴得突然让她想到自己之前也是这么叫王宥惟的,好像他天生就应该叫“王……王总”,而不是“王宥惟”。

这是多么无聊的想法。更可笑的是,乔楚把此事在脑中想了一下,一时没忍住,竟然又很脱线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邹佳吃惊地看了看身边的乔楚,又抬头去看王惟阴晴不定的脸,最后只见他的嘴巴抿成一条好看的直线,对着乔楚道:“下楼后,来我办公室一下。”

世上面如玉、内心冷硬、难以捉摸的人乔楚只得见过这么一个。

“我……是不是完了?”乔楚看着那个逐渐远去的背影,指着自己呆呆地问。

“是……的……我突然有点同情你了。”邹佳拍拍楚的肩头,摇着脑袋,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怜悯之意。

 

乔楚从天台下来,又在自己办公室磨蹭了好久才去找王宥惟

她进门叫了声“总经理”后,不等王惟有任何反应,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将自己打好的腹稿往外抛,下定决心在解释完自己为什么会在前一晚借口去卫生间就跑掉之前,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

宥惟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一进门就开始自我反省的女人。收回了夜间的妩媚,白天的她总让人觉得像是穿了铁甲的女战士,永远充满斗志,不知停歇。要不是那天晚上被她踹了一脚,让他对她印象深刻,他一定不会在那天一眼就认出这个标准OL打扮的女人,就是地下车库那个张牙舞爪、古灵精怪的小女人。

他不是故意偷听女人八卦的,本来想等她们两个聊完了自己再下去,却让他意外地发现她对于昨晚跟他在一起的事情抵死不认。

而且,居然敢当众甩了他走掉,害他没了舞伴,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对他。

宥惟的手指有力地敲着桌面,看着她的眸色又深了深……

他好像看起来很不高兴,楚的膝盖打了个,从进门开始她就滔滔不绝地解释,可是王宥惟却全不买账。

无奈,她只好停了下来。

敲击着桌面的手指忽然停了下来,那个男人在下巴上的右手放下,拿起了桌上一支黑色的钢笔:“说完了?”

“嗯……”乔点点头,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凛然表情。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很快又恢复了一贯冷清的样子:“出去吧。”

乔楚本来攒足了一身的力气,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释放了自己,忽然觉得很泄气,站在原地有气无力地怔怔地看着他:“啊?”

“怎么?”本来已经低头去看文件的王宥惟又抬起头看她,“还有事?”

“没事,不过……”不过他叫她来是干吗?就是听她垃圾一般逻辑混乱的解释?

宥惟的嘴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放下笔,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双手交叠在胸前,漂亮的桃花眼闪出一抹精光:“舍不得走?”

“不是不是,总经理你一定是误会了,我马上走。你……”一边说一边往后退,还差点撞翻了他的花瓶,吓出一身冷汗。

门被小心而迅速地关上,王宥惟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边。窗外阳光明媚,从他的位置俯瞰,下面一片姹紫嫣红。

那个女人不知道去干吗?娇俏的身影从窗下一闪而逝,王宥惟冷峻的嘴角再一次起温柔的弧度。

 

下午的例会,乔楚一站在会议室门口就有点傻眼了,没看到让她如临大敌的王宥惟,却一眼看见了正和韩栋悄声私语的曾昱嘉

乔楚推开门,曾嘉已经抬眼看向她。她下意识地挺直脊背,不去看他,可才迈了两步就感觉脚下一个打滑,迅速地往后倒去。她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文件已经飞了出去,深切感受到地心引力的乔只好紧紧地闭上眼睛,不敢想象自己就要在这么多的同事面前表演倒栽葱的戏码。

她紧紧地闭上眼等了好久,却没有等来预期的疼痛,背后一双大手稳稳地接住了她。

乔楚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王宥惟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下巴的线条收紧,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什么,楚看着那双闪烁如星子的眼睛,感觉自己的心直往下坠,坠下万丈深渊。

她满脸通红,本来想低调再低调点,最好是静悄悄、灰溜溜地进场,让大家都发现不了才好,怎么就这么,穿了这双高跟鞋呢?

想到那天跟邹佳去逛街,走到柜台,看到这双鞋就走不动了。服务小姐舌灿莲花地向她推荐,这是什么意大利名师设计、什么限量版特供、什么小山羊皮……她穿好鞋子往镜子前面一站,似乎立时从地面汲取了力量似的,觉得整个人都被一股精气环绕,价钱都没问就让人开了单。

刷卡的时候知道心疼也晚了,邹佳看出她后悔来着,在一旁直撇嘴:“你穿这双鞋是能升仙还是怎么的?”

她那会儿还嘴硬地搬出Coco Chanel的话教育邹佳:“A woman with good shoes is never ugly.

邹佳没淑女形象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提醒她:“你还是想想怎么不在自己的上司面前觉得embarrassed吧,美女!”

如今,她那个乌鸦嘴一语成谶。

脑子里的念头如走马灯似的过着,却听她的上方传来那个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休息够了,可以起身了吗?”

楚这才发觉,自己还躺在人家怀里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乔赶忙站起身,拉拉衣服,冲过去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的脸,更别提是王宥惟或者是曾昱嘉

整个例会下来,连上周的工程进度汇报都说得颠三倒四,脸上的烧也一直都没退掉。

最后,王宥惟说那句“散会”的时候,乔楚从没觉得他的声音如此动听,但又不敢先走,低头装作收拾手上的文件,眼角瞟到四下无人才敢

谁知道刚站起身,就发现远远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压根没动,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说话。

这个人,似乎天生就等着看她的笑话似的!她的窘迫、她的尴尬、她的失败,总是能够被他“恰巧”看到。那种带着点审视,带着点玩笑,又带着十二分看热闹心态的眼神,时时刻刻让她觉得无处遁形。

乔楚觉得气闷,决定出去好好透口气,才拉开凳子站起身,就听他道:“楚。”

她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场景突然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的小猫捉住老鼠时饶有兴致地逗着自己的食物玩儿的场景。她暗暗地深吸一口气,眼睛仍然是瞟向别处的,点头含糊地“嗯”了一声。又觉得自己总这样被动迟早会被憋死,于是鼓足勇气看向他的脸反问:“王总有事?”

起嘴角,笑了笑。

屋内的气压极低,他沉默的当口,乔楚觉得公司的中央空调有问题,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让她有些无所适从,恍惚中看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坐,我们聊聊。”

 

这一次王惟真的并不是故意为难她,而是真的找她有事。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全面地盘问她关于公司的事情,他问的问题很细,乔楚正襟危坐,一一作答。

问题是关于原楼盘二期动工的事情、新楼盘的进展程度,当然还有商业中心的计划进度如何。问题之刁钻,观察之细致,远远超出了乔楚的预料。她这才觉得刚才在会上王宥惟的提问已经很给她面子了,没有让她下不了台。

回答得差不多了,乔楚以为他会放人了,谁知王惟在她准备起身时,忽然开口:“你觉得韩栋这个人怎么样?”

乔楚心里一沉,怔怔地看着他,不知他是何意,只好仿若鹦鹉学舌一般重复:“韩栋怎么样?”

“嗯。”王宥惟并没有看她,而是翻起了眼前的黑色文件夹,如果乔没有记错,里面是韩栋刚刚提交的招商引资的材料,里面包括客户的名单和已经协商好了的报价等详细的数据。

然而,他的漫不经心并没有让乔楚放下戒备。目前公司里的形势,楚看得明白。王宥惟纵然是天降奇才,也是空降到这里的,对他而言,工作一点也不好做。上面有来自总公司的压力,身边有升职失败的张伟的虎视眈眈,下面有持观望态度的人对他的阳奉阴违、明里暗里的不合作。他一个人,想要将这个大摊子接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以前的总经理为什么会走,总公司那边不会是没有耳闻的。公司大了,牵扯的利益也多,部门之间的明争暗斗、高管之间的内部矛盾,甚至自成的派系之间的斗争都很厉害。KW集团因为是房地产龙头,每年招收的名校毕业生不少,而在本地自然就属G大和F大人数较多,这两个学校的人也是结成帮派的。当初张伟之所以能够将老拉下马,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校友的力量,而助他成功的功臣之中就有韩栋。

问题是韩栋是老钱的学弟,也是老一手提拔出来的左右手,一直都没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

韩栋一直是一枚暗,老钱还没下台的时候,韩栋就借口出差,早早离开了风口浪尖,聪明地躲了起来。

乔楚作为一个旁观者,把这些看得一清二楚,因为邹佳的关系,她也知道了很多的内幕。如今王宥惟开口一问,她竟然有些害怕,总觉得这个男人像一条隐藏在丛林里的蛇,身上披着与丛林一般的保护色,杀人于无形。想到这里,乔楚突然打了个哆嗦。

“冷?”王宥惟刚好抬头看到。

乔楚摇摇头,头脑里面迅速地过了一下标准答案,如新闻发言人般缓缓道:“韩经理是以前的总经理一手提拔上来的,业务上非常优秀,手上的客户资源也很丰富,这次的招商引资计划做得也很出色。作为同事,我很欣赏他。”

“这样啊。”王宥惟听完她的回答,只说了三个字。他说话一向干净利落,可是这次却少见地拖了长音,引得乔楚更不自在,下意识地又挺了挺脊背。

宥惟好像没察觉到她的变化似的,接着自顾自地说道:“我以前是做快速消费品行业的,对房地产还不够熟悉,不过既然你这么信任他,也就是说这个人没有什么问题?”

乔楚简直是要被打败了。他在说什么?就凭她的一句话就这么轻易地信任韩栋?有没有搞错?

但是转念一想,这又关她什么事呢?一个职业的经理人,如果只随便地从一个下属的判断就轻易地相信别人,就算是出了什么事,也只能证明他的能力有问题。

这么想着,乔楚又觉得轻松了。

OK,没事了。”王宥惟合起文件夹对她说。

“那么,我可以走了?”乔楚看着他的动作,等他的反应。

宥惟耸耸肩,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你随时可以走。”说着狡诈地轻笑了一下,“除非,你的话还没有说完。”

会议室的一侧是巨大的落地窗,他坐在长桌的那头,而她则背对着阳光。这一刻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看向窗外,微微地眯着,眼中流转着琥珀色的光。

他是在……发愁吗?平时总觉得他自信满满,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可是如今看来,他心里的压力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大吧?

而这样沉默的他又为什么会让她的内心有片刻的塌陷?她不是最怕他的吗?

乔楚收起目光,将文件一点一点地整理好,起身离开会议室。可是在手放在门上的那一刻,她还是被心里莫名其妙产生的类似愧疚的感情打败了,突然顿住脚步,回头对他道:“王总。”

正看向窗外的王宥惟,听到她唤他,转头去看她,目光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澄澈,声音慵懒而优雅:“嗯?”

只见她慢慢地转身,一步步地走过来,坐在他的面前,缓缓道:“其实刚才开会的时候我有些跑偏,关于韩经理上交的报告,我可以拿去看一下吗?”接着她又怕王宥惟多心似的,紧接着说,“毕竟他招商的客户对于空间的要求什么的也是跟我们部门直接挂钩的,也许我能够从中看出点什么,能够更好地协助他的工作。”

乔楚说得很小心,毕竟在还没看到韩栋的报表前,她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况且,以韩栋在公司的资历,乔楚也有自己的顾虑……说句老实话,她也并不想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树敌。

宥惟点点头,什么也没多问,就把文件递给了她。

“谢谢。”这一次,他说得由衷。

乔楚笑笑,转身离开了。

 

将韩栋的文件夹在她手中的文件当中,回到设计部,楚才算松了口气,抬头就看到王静文跟她使眼色,又指了指里面。

她探身看了看自己的办公室,透过三分之一的缝隙,看到了里面站着的那个人。

其实他只是背对着她,可是这个背影太熟悉了,乔楚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一年在机场,她就是这样,傻傻地藏在一根柱子后面,含泪看着他与家人和朋友一一告别,目送他离开了这里,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那时候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明确地说分手,可是她知道,他们是再也不可能。

后来他再通过别人找到她,她拿着电话听他说完大段的趣闻,最后只抛出一句:“我们分手吧。”

彼时的曾昱嘉,正在大洋彼岸追梦,以为她只是一时意气,却并未料到她真的如此决绝,这一句分手之后,便再也不肯与他多说一句。

乔楚暗叹了一口气,推开门的时候,曾昱嘉正好转过身来。他手里还拿着一张镜框,上面是她和曲晓宁的合照,两个人在烈日炎炎的操场上笑得像是一根藤上的两个傻瓜,那张照片就是他拍的。

“没想到你还留着这张照片。”他举起手中的相框。

“嗯。”乔板起公式化的脸,上前一步从他手里接过相框放回原处,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礼貌地问:“你来找我,有事吗。”

昱嘉不以为意,笑得温柔:“你怎么还是老样子?”

“嗯?”刚坐下来的乔仰头看着他,这个疑问从喉咙里头发出来,声带振动,痒痒地划过喉头。她从下面看向他,觉得曾昱嘉好像变了个样子,不过他的脸本就清秀,眼睛似乎窄而长,闪着温柔的光,下颌骨的线条依旧漂亮,看不出什么异样。

昱嘉伸出双手撑住桌面与她对视,然后忽然俯身下来,降到与她平行的位置,皱了皱鼻子道:“一紧张就会顾左右而言他。”

他的气息很近,楚的心里漾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将身子慢慢地后撤,直到整个背部都倚在椅子上,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简单利落地说:“坐吧,找我有什么事?”

本来以为两人不会再见,可是偏偏被命运捉弄。她想到最后那次两个人在电话里的对峙,若说她是狠心,可偏偏自己先撑不住挂掉了电话。

其实,不过是想在最好的时候收场。

那时候的爱情实在不适合遥远的距离,真的怕有一天相对无言,感情在无声无息中去,再回忆起来,连泡沫都不剩,唯有叹息。

楚,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不是吗?”曾昱嘉看了她许久,终于说道。

她抬起眼睛看他。是的,他回来了,携着那段镀了金的少年时光而来,话里话外的留恋,语气动作的亲昵都带着一种别样的温暖,好像他们之间从没有那道被她高高筑起的围墙,也从没有真正的分别。

乔楚正不知道该如何将他的话接下去,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他一眼,从桌上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抬头对曾昱嘉道:“我要接个电话,不好意思。”

OK。”虽然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曾昱嘉仍绅士地点头,非常有耐心地说:“我们下次聊。”

言毕,在乔接起电话的时候,潇洒离开。

 

其实所谓的重要电话,不过是来自她老爸,很久不跟她联系,忽然要她回去吃饭。

上次给他老人家拍下的钱币进了王宥惟的腰包,她只得买了些水果过去。下班后开车到小区楼下,还在车里就已经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于她而言,见老爸倒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那个女人……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在单元门口按下电铃,接电话的是爸爸。

“你为啥要按门铃?”老爸粗声粗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还带着嘶嘶啦啦的杂音。

乔楚忍不住翻翻眼睛:“我忘了带钥匙。”然后又推了推门,有些不耐烦地说,“爸,快开门啦。”

话筒那边明显顿了顿,就听他老人家缓慢而又有力地问:“你都快这么大了,为什么还不结婚?”

“爸?”乔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发问弄得愣住了。

“为啥还不结婚?不知道爸爸想要抱外孙吗?你懂不懂得百善孝为先?”那边一副不肯让步的样子。

“你说什么!”等乔楚回过神来,气得一跺脚。

老爸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中气十足。他们家的单元门口正对着小区里的小花园,这会儿已经有很多人停下交谈,仔细地听他们父女的对话了。

乔楚头皮发麻,直想踹门:“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还开不开门?不开门我走了!”她气急了,刚打算转身,防盗门啪的一声在身后打开,可乔楚已经有点儿不想上去了。

他们父女关系僵化不是一两天了,为了平复情绪,乔楚在楼道里站了好久,特地没坐电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到九楼。安全通道里打扫得不算,空气里有灰尘的味道。她一边爬楼一边生气,觉得老爸是越来越糊涂了,刚才的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起来的,然后又不由得都怪罪在那位继母的身上,虽然她并不恶毒,可是却矫情得可怕。

那位继母叫张兰,今年四十五岁,跟老爸在一起不到六个月,可就是在这六个月里,乔楚跟老爸吵架的次数比六年里都多,包括他跟老妈闹离婚,乔楚都没这么激烈而频繁地跟他吵过。

乔楚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老爸找个老伴她能够理解。他们结婚之后,为了能让他们好好相处,她还特地租了房子搬出来住。可是张兰几次三番地挑唆老爸做一些事情,先是让他把楚的工资卡拿过去给她,然后又买了辆崭新的越野车。乔楚就不明白了,两个老人家,开什么越野车?现在可好,又挑唆着老爸干涉她的私生活?没毛病吧!

她爬到楼上的时候,家门是开着的。乔楚越想越气,自然绷着一张脸,迎面就见张兰穿得花枝招展,要出去的样子。

“不是吃饭吗?”乔楚的语气并不好。

“你们聊,我出去吃。”张兰跟她素来不对头,说话的时候,看都不看她一眼。

等张兰上了电梯,乔楚才换了鞋子走到客厅,只见电视开着,沙发上却没人。她放下包,想了想,跑到厨房去看,只见里面连水蒸气都没有,别说是饭菜了,只有老爸一个人倚着窗户抽烟,满面愁容的样子。

乔楚心里就是一。得,这哪儿还是家啊,简直是没有的鸿门。

“生气啦?”老爸见她来了把烟掐灭,回过头看着她。

“您说呢?”乔没好气地反问。

“我说的那都是大实话。”老爷子不松口。

“您这是当着街坊邻里的面寒碜你闺女的大实话。”乔给他定性。虽然生气,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好歹是她父亲,所以也没法说一些不堪的话。

乔建国把烟头狠狠地摁在烟灰缸里,好像使了很大的力气。

楚看出来他有事要说,但死活忍住了没先问。看今天这阵势,他们父女俩还没开始谈呢,那个张兰就跑了,一定没什么好事。

果然,乔建国先忍不住了:“楚楚,爸爸老了……”

乔楚扶住额头。这样的开场白,一月一次,真是让她头疼。她实在看不过去他老人家为难的样子,抢白道:“说吧,她这次是想要什么?你的定期存折还是这个房子?”

她此话一出,乔建国眼睛顿时一亮。乔楚心中一顿,不会真的被自己猜对了吧?

楚看着老爸,一字一顿地重复:“所以是房子了?”仿佛要点他,又好像是要发泄,不让自己在下一秒说出脏话一般,语气重得不得了。

乔建国转过脸不去看她,但仍然异常坚定地点点头。

一股气流在体内横冲直撞,不断冲击着心脏,像是要爆炸了。她是想到了会有这一天,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才六个月啊,这个女人已经要伸手问他要房子了。如果以前她还可以安慰自己是多心,那么现在她真的有些怀疑张兰嫁给老爸的动机了。

可是对自己的父亲,她当然不能这么说。乔楚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胸口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的怒气,尽量压低声音问:“那你的意思是已经答应她了?”

空气中的气压很低。

乔建国看着女儿的脸色,动了动嘴唇,终究没有说话。

他原来是本地大型机床厂的技术工人,一直是劳动模范,一辈子平平淡淡地过日子,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也没坐过亏心事。三年前,楚的妈妈突然提出离婚,理由很简单,她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人。他试着跟她吵,也试着跟她和解,但是都没有成功,最后两个年过半百的人在一个大雨天去办了离婚手续。

那一天他站在马路边,灰头土脸地看着自己的老婆上了另一个男人的车。

所以张兰答应跟他的时候,他真觉得是个奇迹。她虽然四十几岁了,但是保养得好,显得年轻,风韵犹存,在他们老年大学里很受欢迎。两个人住在一起以后,待他也不错,每天还给他一个香吻。

这对于老实巴交的乔建国来说,真像是回到了年轻时热恋的状态,所以无论她要什么,他都愿意给。

乔建国想了半天,叹了口气,说:“楚楚啊,你爸爸老了。我知道你看不上你张阿姨,嫌她没素质、庸俗市侩,但是她对我确实不错。一个还算年轻的女人,愿意跟着我这个糟老头子,真不容易。我……是这样想的……车子、房子、票子,我都不在乎,反正我死了也带不走,不如换点儿更实在的。”

乔楚再也忍不住了,她撇了撇嘴,伤人的话脱口而出:“更实在的?爸,你不会是说她那每天一个的香吻吧?”

这种略带讥讽的语气,旁人都听不过去,更别提是至亲之间了。父亲的脸色煞白,楚的心也跟着被狠狠剜了一下,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窗外的天色暗了,厨房里没有开灯,两个人只能模糊地看着对方的脸,但却能敏锐地感觉到对方的变化。

楼底下传来音乐声,还有邻居家阳台上锅碗瓢盆的交响曲。在这样的氛围里,乔楚突然想哭。她心下一狠,心灰意懒地说:“你爱给就给吧,不需要我同意,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她转身都已经走到客厅了,才听到父亲追出来对她讲:“要不,我跟你张阿姨再商量商量,补给你一点钱吧……”

乔楚心里一空,是被人拿斧子洞穿了心的那种空。她扯起嘴角笑了一下:“爸,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其实我一直不明白,我妈都跟了你二十年了,为什么非要闹着跟你离婚。现在我忽然觉得也许她的决定是对的。你自己留着吧,我还有。无论怎样,这都是你们两个辛苦打拼来的东西,既然妈妈不要了,就是你的,你怎么处置跟我没关系,真的。”

门出来的时候,乔楚觉得自己都要站不住了。这一天太漫长了,就像是坐过山车,好像是编排好了似的,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来,让她承受不了。

很多事情都变了,偏离了她对这个世界的既定认识。

 
上篇:第三章 睡在回忆里的悲伤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5548) | 推荐本文(5)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