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三章———未婚妻风波
第三章———未婚妻风波 文 / 五更雨 更新时间:2012-12-3 16:19:23
 

 

 

第三章———未婚妻风波

罢了罢了,我今日叫你来是告诉你一件事情,阿衍是有未婚妻的,你最好打理好你们之间的正常关系。邢夫人似乎终于感觉到和袁莱莱说话是一件令人很头疼的事情,终于转到了正题上来。】

 

 

翌日一大早,袁莱莱睁开眼睛便愣在了那里,看着眼前那俊美的容颜一时间联系不起来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明明是睡在沙发上的啊,怎么就上了他的床?幸好幸好,身上的衣服还在,可是再看他身上的衣服,天啊,已经被她蹂躏的不成样子了……

结论是:他被她非礼了。

轻轻喊两声他的名字,没有应答,心中一阵愉快,偷偷摸摸的下床穿上鞋毫不犹豫的开溜,邢衍眯着眼看着她一瘸一拐一边穿鞋一边逃跑的样子,嘴角勾出愉快的笑容,小野猫,你还要往哪里跑?

没一会儿管家欧阳便拿着烫好的衣服无声的进来,看到地上凌乱的扔着一根内衣带不禁皱眉,昨夜宁宁小姐等了一整晚少爷的电话。

正在换衣服的邢衍动作停滞了一下,她喜欢等就让她等。

可你们毕竟是一起长大的,虽然没有仪式,但是众所周知宁宁小姐是少爷的未婚妻,无论如何少爷都不该和外面的女人混在一起。欧阳坚持己见。

邢衍冷冷看他一眼,我们之间的事情,管家似乎管的太多了。

欧阳似乎还想说什么,看到他那冷冷的眼神之后便退了一步,恭敬的躬身,是的,少爷。

还有,最好不要让她知道我有未婚妻这件事情。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可他不知道的是,她已经知道了。

 

 

袁莱莱刚走出酒店就飞快的打了辆车朝着学校飞奔而去,要是让那群女人知道自己彻夜未归并且是和邢衍在一起,不知道自己背后会跟多少杀人凶手。

可是她才刚下了车走到校门口就被两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拦住,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

袁莱莱壮着胆子看他们:你、你们是谁?我要报警,警察马上会来的,我劝你们不要做什么坏事,第一我家里很穷,第二我学习不好,你们绑架我也无利可图。

黑衣人依然面无表情,袁小姐误会了,是邢夫人想要见见少爷的新女友,托我们来接。最后那个字说的铿锵有力,恨不得下一刻就动手把她走。

什么邢夫人不邢夫人的……诶诶,你们这是绑架!力道小一点啦!下一刻她就被毫不犹豫的驾进了车里,不出半个小时,便已经坐在了豪华别墅的大厅里。

有些不安的看着眼前这个打扮华贵的妇人,一定是邢衍的老妈了?竟然这么有气质,也难怪会生出这样的儿子来,伯母,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她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让她心里着实惶恐。

你就是阿衍的学生袁莱莱?妇人打量她半天,终于开口。听暖暖提起过你。

袁莱莱双手纠缠在一起,看看邢夫人盛气凌人的表情,再偷偷看一眼周围的仆人,一下子她只感觉自己掉进了狼窝,是,是我,师祖。

邢夫人一口茶没喝下去,差点儿喷出来,幸好本身教养让她轻咳了两声没有出洋相,众人也都斜眼端倪邢夫人,四十几岁被人称为师祖,若非定力好,早就开始咆哮了。

既然是阿衍的学生,就目前股市的行情做一下简单的分析吧。邢夫人又喝一口茶,抬头盯着袁莱莱。

囧囧有神的袁莱莱磨蹭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话,其实……我并不很懂这个东西。

不懂?邢夫人手一晃,茶水泼了出来,袁莱莱直觉后退一步,远离风暴中心,立刻有仆人上前来拿走她手中的茶杯,邢暖低头用纸在给邢夫人擦手。

……不太懂。袁莱莱冷汗横流,老师关心学生的学业也就罢了,可老师的妈怎么也这么关心起儿子的学生的学业来了!

邢夫人揉揉眉心,只觉无法和她交流,看袁小姐也是个直爽人,我不妨也就直说了,昨天晚上你是和阿衍在一起吧?

袁莱莱再次囧,她非礼了邢衍这件事情怎么这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承认吧,会让她觉得自己太轻浮,不承认吧,她又不惯说谎,是,可能是吧。

什么叫可能是!邢夫人一阵气短,却无意与她咬文嚼字,你和阿衍是什么关系?

师生关系啊!袁莱莱理所当然的回答。

邢夫人有些不悦,没见过有老师和学生同住一个房间的,你们的关系是不是也太近了一点儿?而且听说一直是你在缠着阿衍?竟然连上课还给他写情诗?

……

师祖您别误会,我缠着老师只是因为我的成绩不及格而已。刚开始的确是这样,可是想到早上醒来看到邢衍那俊朗的面容之后内心的波动她就不敢再那么确定了。

邢夫人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你连学习成绩都不及格?

什么叫,都不及格?

……

罢了罢了,我今日叫你来是告诉你一件事情,阿衍是有未婚妻的,你最好打理好你们之间的正常关系。邢夫人似乎终于感觉到和袁莱莱说话是一件令人很头疼的事情,终于转到了正题上来。

袁莱莱的脑子的一声炸开了,指指她身后的邢暖,不是,妹妹吗?

暖暖是妹妹,但是宁宁可不是,所以我希望你以后离阿衍远一些。这就是传说中的恶婆婆吗?虽然她的口吻并不恶毒,但是意向却是要拆散她和邢衍,袁莱莱不知道自己最后说了些什么话,跌跌撞撞的出了邢家,邢衍有未婚妻,邢衍有未婚妻……

为什么她的心忽然那么难受,他那么优秀的男人有未婚妻,甚至已经结婚不是应该都很正常吗?脑海里不断闪现出邢衍的脸,还有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她想要把他调戏了,谁知反被他调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续蒙着头睡了五天没出门,吃喝拉撒全部都在宿舍解决,电话不开机,不上网,完全断绝了和外界的联系。袁莱莱睡醒之后顶着鸡窝头站在阳台上看秦妙风风火火的闯进来,袁莱莱!快!邢老师电话!

袁莱莱瞪她一眼,比着手势,说我不在啊!

秦妙回瞪她,你说你装什么装,这几天你不一直都在等他吗?人家给你打了多少电话?每天来宿舍楼下等好几个小时,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闲啊,快接电话!

不接!袁莱莱一个劲儿的往后躲,我凭什么要接他电话!他又凭什么要来招惹我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学生!

秦妙不爽了,叉着腰一副女战士的表情,我说袁莱莱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当初到底是你们谁先招惹谁的?现在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

当初还不是你们出的馊主意,什么去调戏他一下,他一个不高兴就给我及格了,结果呢!袁莱莱越说越来气,你们知不知道,他是有未婚妻的!你们还要我接他电话干什么!让我为了三十分去当第三者吗?而且你们见过他未婚妻吗?说不定比天仙还漂亮,就算是我想当第三者人家也未必肯要我啊!

那你说人家邢老师每天在楼下等是为了什么?为了你这个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要智商没智商的女人吗?秦妙气结,怎么就跟她说不清楚呢,全凭邢衍他老母那片面之词就完全否定了邢衍?怎么着也得当面问清楚不是!

为了兴趣,这会儿他有兴趣了宠你一下,等到他没兴趣了,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难道你要我为了他的兴趣去奉承他敷衍他?袁莱莱莫名感到烦躁,他明明是有未婚妻的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兴趣?你身上哪一点儿能让我感兴趣到置未婚妻于不顾的境地?冷冷的声音自两人身后响起,还略带嘲讽。

两人一愣,秦妙倒是跑的快,一溜烟就出了宿舍,还不忘把宿舍门关上,这厮不是在引狼入室吗?!

呃,老师,你怎么来了?一边说一边扶墙后退,斜眼看到了秦妙仍在床上那还在通话中的手机,她顿时有一种想要咬舌自尽的错觉,邢衍冷冷的看着她的小动作不置一词。

良久,邢衍终于开口,暖暖来找过你?看着她低垂着头的动作有些不悦。

袁莱莱不答,继续面地思过。地上却忽然出现了一双鞋,还有裤腿……

她告诉你说我有未婚妻?邢衍单手挑起她的下巴,袁莱莱的眼珠子却左转转右转转,就是不看他。

没谁说,大家都知道。她在赌气,扁起的嘴简直可以挂酱油了。

邢衍气结,袁莱莱,看着我。

不看。袁莱莱继续充当天生斜眼。

看着我。邢衍命令。

说了不看你烦不……”一句话没说完,就觉唇上被人占了去,眼睛还被人强制闭上,深入浅出的吻让她透不过气来,这邢衍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肺活量这么大?早知如此她应该早点儿去练练啊,该死该死,她要透不过气来了!

终于邢衍放开了她,眼角含笑,终于肯看我了?

老师连接吻也要教吗?改天不知道去找谁试验才好,对象太多了,我得好好琢磨琢磨。她诚心气他,果不其然看到邢衍一张黑下来的脸。

袁莱莱你到底在气什么?邢衍不怒反笑,双臂将她钳制在怀里低头看着她生气的表情,竟觉可爱。是因为邢暖说我有未婚妻所以才生气?

袁莱莱低着头不语。

我家里的确是给我安排的有,但是我已经明确的拒绝了,甚至连订婚仪式都没有,能说算是我的未婚妻吗?邢衍再次抬起她的下巴,心中陡然一寒,看着她泪眼汪汪委屈的表情一阵心疼,她欺负你了?声音沙哑,却带着浓浓的不悦。

袁莱莱摇摇头,擦去泪水,我有我的男朋友,你有你的未婚妻,你来找我干吗?你走!你走!

邢衍皱眉,你那也叫男朋友?顿了一下又道,那天你不是问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吗?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们是在谈恋爱,你趁早忘了你那青梅竹马,也忘了我那根本不存在的未婚妻!

可是你妈妈说她是。袁莱莱想到那日邢夫人认真的表情和下人们肯定的脸色,心就再次揪了起来。

邢衍一顿,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缓下脸色来,不要听我妈乱讲。

袁莱莱一颗心放了下来,不确定的再问他一遍,她真的和你没有关系?

我当她是妹妹的。邢衍肯定。

那你会娶她吗?袁莱莱不死心,再问。

……

去吃饭!说完拉着她的手就要往外走。

袁莱莱快速抽出自己的手,不行,你先出去,不然会被人看到的。说罢就推着他往外走。

邢衍挑眉,有些不悦,我已经说了你是我女朋友,谈恋爱还要躲着众人?

袁莱莱跺脚,严肃的拒绝他,不行!你是老师,我是学生,传出去惹人非议!

晚了,我的车在你们宿舍楼下停了五天,现在我又从你们宿舍走出去,别人猜也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事情。邢衍虽是这么说,却如她所愿走了出去,只是嘴角的笑容更加愉悦,看着袁莱莱捂住脸懊悔的样子更加开怀了起来。

邢衍才出去,秦妙就闪进了宿舍,看着袁莱莱那高涨的红唇,表情略微不悦,嫉妒道:臭流氓你行啊,还当真把邢衍给收了?

袁莱莱一边换衣服一边和她打趣,你真当我臭流氓的称号是白来的?我不但把他给收服了,还把他给非礼了呢!

什么时候的事情!秦妙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说说看,邢老师有没有我们看的爱情动作片男主角那么壮硕?一夜几次郎?

袁莱莱彻底无语,这些腐女们天天都在想什么啊,假如说她是臭流氓的话,那么秦妙绝对是臭流氓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UFO你想哪里去了,我顶多就是口头上占他便宜,搂搂抱抱而已!

秦妙一把拉住已经收拾好要出门的袁莱莱,一双血红的眼睛恨不得吃掉她,只是搂搂抱抱,而已?她这个而已也太轻松了吧。

袁莱莱抬起脚一脚把她踹开,哼,敢觊觎她袁莱莱的男人!找死!

结果当天晚上校方就通知她,保送名额多了一位,便宜让她给捡了,还顺便捡了个男人,她喜滋滋的跟人炫耀,结果被鄙视了一百零八遍。

 

一周后袁莱莱随全班二十个人坐一辆大巴车去郊游,庆祝即将结束他们的大学生活,兴致勃勃的背着包上车,嘴里还不忘调戏她前面的班长,小爷儿,给姐笑一个,有赏。不忘对人家上下其手,非常顺手的从他包里掏出一袋零食。

全班同学一阵哄笑,哈哈,我们都知道班长是卖身不卖笑的,流氓你要买笑还是趁早去别处。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对她臭流氓的外号已经变成了流氓,这就像是母亲喊自己的孩子总会少喊一个字,这些人已经很自觉的将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班长陈锋拍拍她的头,大家说的对,我是卖身不卖笑啦,包月打八折,包年打六折,咱们同班同学,折上折优惠,原有基础上再打九折哦。

全班哄笑成一团,袁莱莱气定神闲的道:正好我家有一只母狗在发春,先说说你的收费原则,我考虑一下给你们整个杂交品种。

大家七嘴八舌说着什么,被一个声音打断,袁莱莱。

袁莱莱几乎是立刻站直挺胸,老师好!甚至都还没看见邢衍在哪里,她只是昨天一不小心告诉他今日全班同学要郊游,怎么他也出现在了这里?

大家纷纷对后来的邢衍打招呼,班长陈锋忙不迭走到他身边,老师您来啦,我还以为您不屑和我们这群小屁孩儿一起出游呢。

……袁莱莱大囧,感情是陈锋邀请的!

恩,增进师生友谊也是应该的。说着走到袁莱莱身边毫不犹豫的坐在了那里。

车子上路,人们吵作一团,只有邢衍和袁莱莱这一对安静的不得了,袁莱莱偷偷看他,只见他闭着眼睛在小憩,捉弄他的心上来,便偷偷去摸他的手,谁知才触到他的手就被他的大掌包住,此刻正睁着眼睛看她,袁莱莱。

是,老师!说着伸出没被邢衍握住的手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礼,嬉笑道,老师怎么也有时间出来玩?他不是忙的要死吗?自从那天陪她吃了个饭之后,把她送回宿舍嘱咐她不许多想,后面就没有再出现过,每天却不忘给她打电话,今天忽然出现在这里着实让她有些意外。

经常这样?四个字就已经流露出他所有的不悦来了。

袁莱莱一愣,哪样?

调戏别人。邢衍唇抿成一条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不高兴了,偏偏袁莱莱意识不到,还兴高采烈的给他讲述她的战绩,也没有经常啦,只是比较频繁而已。

说说。

袁莱莱坐直身体,小心翼翼的看他,你真的要听?

谈恋爱不就是应该这样互相深入了解吗?邢衍声音不大,却足够袁莱莱听得一清二楚,她赶紧扭头看看四周,幸好没人在意他们在说什么。

邢衍却不高兴了,这么怕别人知道?

嘿嘿,袁莱莱傻笑一声,我是怕对你名声不好。

你更怕毕不了业吧?邢衍哪儿会不知道她罐子里到底有几粒米,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一些。

袁莱莱看他又要提起这个话题来,赶紧讨好道,还是老师您睿智,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教授,您不知道,小时候我考试从来都是五十九分,一度我怀疑老师是不是和我有仇,可是换一个老师,我依然没有及格过,所以能当您的学生真是我三生有幸啊。

那你不照样没有及格过吗?邢衍眯眼看她,你上学时候是不是把所有精力都用来调戏男生了?说。

袁莱莱看他嘴角噙着笑的表情,就误以为他很想听,我最勇猛的事迹其实是在上小学时候,那时候我爸爸单位上有一个怪叔叔,长相英俊,我便每天去找他玩,指着他那里说,xx我知道你那里有一个小弟弟,说着还要上去摸,吓得他白着脸跑了好远,后来他一看见我就躲。后来有一天他们打扫卫生,我在他门口站了半响他都没发现我,可能是因为热,他解开了两颗扣子,我就指着他的胸膛说,我看到你的咪咪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跑去了厕所,上厕所就上了一下午,不晓得是不是便秘……”说起来她现在还好奇,即使是便秘也不该便秘整整一下午啊。

邢衍面无表情,还有呢?

上高中的时候调戏我们班男同学,把男同学推到墙上抓住他的肩膀说:强吻!于是男同学还闭上眼睛等我去吻,哈哈哈……”想起那男同学的表情她就忍不住想笑。

邢衍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威胁道:你吻了?

当然没有,我跑了!所以说这才叫调戏嘛!要是吻了,那就不叫调戏,叫调情了!

恩,还有呢?邢衍看她越说越有劲儿,声音也越来越温柔。

刚上大学那会儿,碰到帅哥就跑过去问:同学,请问57号楼在哪里?帅哥会指啊指,我就一直装作不明白啊不明白,然后帅哥就会带我去,哈哈,全校学生都知道57号楼离学校大门口最远,走到那里帅哥也累得半死了,也因此认识了好多帅哥来着。袁莱莱越说越激动,手舞足蹈起来,恨不得情景再现一遍,让邢衍看个真真切切。

还有呢。

还有一次我帮女同学调戏一个学长,我们在他宿舍打麻将,吵得他没法睡觉,结果我们都走了,留下这个女同学和他单独两个人培养感情,还顺便帮他们把门也从外面给上了,结果第二天他见到大家伙儿就解释说和那女同学没什么,解释了一百零八遍硬是没人肯相信,其实大家都晓得嘛,要是这女同学得手了肯定到处嚷嚷着要请我们吃饭了不是,就他傻,非要弄得人尽皆知。说着袁莱莱还发出鄙视的声响来。

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邢衍调整坐姿,靠着窗支着下巴看她手舞足蹈。

袁莱莱大手一挥,太多了,大都记不得了,改天我得给你写本书瞧瞧我的丰功伟绩。

邢衍点头,哦,丰功伟绩。重复着她的话,声音平淡,袁莱莱终于感觉内心发毛,他这调子怎么感觉这么怪?

老师,我发誓我没有调戏过你!她三指起誓,信誓旦旦。

哦,那是谁大庭广众之下说我帅,还给我送花,还给我写情诗,原来这不是调戏啊。邢衍依然含着笑看她。

袁莱莱嘿嘿一笑,那不是调戏,那是在追你嘛!

邢衍正要说什么,车子忽然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上来一队持枪特种兵,说是例行检查,袁莱莱几乎要把脖子都扭断了,扑上去拉着身旁一个特种兵哥哥,哇!枪好帅啊!是真的不?穿防弹衣了没?来让我瞧……”还没瞧上去,身子就被邢衍拉了回去,紧紧固定在怀里。

兵哥哥和同学们哄笑作一团,还有好事女同学要帮袁莱莱去要兵哥哥的电话号码,兵哥哥还当真就给了,让袁莱莱内心扑腾扑腾的,完全忽略了在一旁的邢衍。

等到兵哥哥走远了,大家才逐渐安静下来,袁莱莱本是爱热闹之人,站起身欲要去后排要兵哥哥的电话,邢衍也站起来,根本没给她踏出脚步的时间,直接捧住她的脸吻了上去,本就不太闹的车里,此刻更安静了。

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个人,有惊讶的、暧昧的、佩服的,全都不做声,等着听两人接下来的对话。

袁莱莱,以后在我身边不许再去调戏其他男人,听到没有?哇,他们的老师竟然还有如此霸道的一面,而且是对自己的学生!

全班仅有的几个女同学围上来就要抓邢衍的胳膊,被袁莱莱挡了过去,他他他有洁癖,不要碰他!活像是保护小鸡崽的老母鸡,伸着双手将邢衍护在身后。

全班同学岂能这样就放过他们,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随之而来。

袁莱莱你这个流氓,是不是为了调戏老师一天洗三次澡?

你们接吻之前用不用刷牙啊?

你们结婚的话可以用同一个厕所吗?

这样只有你可以碰男人,老师不可以碰女人,好不公平啊!

洁癖会遗传吗?将来你们生小孩了怎么办?

袁莱莱你这五短身材到时候要是结婚了可怎么办啊?要不要多吃点儿钙片儿啊,顺便整个容……”

要我说袁莱莱你最该改改的是你的性格,智商为负也就算了,到时候还要连累小孩子!

袁莱莱在炮轰中不禁抬头看邢衍,他们的意思好像是在劝你换一个人算了。

邢衍挑眉浅笑,这会儿你的智商倒是正常了。

……

 

 

白天几乎整个就在车上度过了,大伙儿吃了饭就回了自己房间,袁莱莱在邢衍房间躺在他怀里看电视,看到筋疲力尽发现邢衍早就已经睡着了,才想到这几日他一直在忙工作,今天怕也是特意抽出时间来陪她的吧?

坐起身来给他拿了床被子盖上,正好电话响起,她便闪身出他房间去接电话。

喂?心情好,连带声音也甜美了起来。

莱莱?女人的声音带着一点儿担忧。

袁莱莱心中一喜,妈?在家做什么呢?

女人叹了一口气,你爸爸被强制提前转业了,妈妈学校那边也找我谈话。

袁莱莱心中一震,为什么?爸爸一辈子在部队上恪守敬业,怎么可能说强制转业就强制转业呢?

莱莱啊,袁妈妈又叹一口气,声音中无不担忧,又带着试探,妈妈问你一句话,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袁莱莱不解,得罪什么人?她有认识那么有权有势的人吗?而且她顶多是调戏小男生,怎么可能让对方这么大动干戈呢,没有啊,我不记得我有得罪谁啊,啊,对了,上次我去食堂吃饭,和食堂的阿姨发生口角,我买了个包子,明明已经给了她五角钱,她非说我没有给她,然后我们就闹得很不愉快,可是这个阿姨也不至于为了五角钱就这样啊。

袁妈妈又试探着问,那姓邢的呢?最近有姓邢的找到家里来,说是认识你。

袁莱莱心中大惊,邢家?脑海里闪过邢夫人那冰冷的面孔,忽然明白了一切事情的根源。

没想到因为她的关系竟然让父亲丢了工作,还给母亲的工作带来困扰,那日她的确是答应了邢夫人不再和邢衍有牵扯,她也的确没有做到,但是他们凭什么就敢用权势来压她!

回身就要往邢衍房间走,电话又响起,莱莱,你快回来!你表哥出车祸了!

袁莱莱连房间都来不及回,拔腿就往饭店门口跑去,拦了辆车就慌慌张张朝着家的方向而去。

 

 

一周后,袁莱莱拖着疲惫的身子朝着宿舍方向走,才刚走到宿舍楼下就看到邢衍那憔悴的身影,双眼通红看着她,一句话不说。

袁莱莱冷冷看他一眼,就如没看到一般侧过身子就要进楼,胳膊被邢衍拉住,袁莱莱,莫名其妙消失一周,难道不该解释一下吗?

袁莱莱后退一步,盯着他的眼,我们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你没有任何原因玩失踪,难道我连问都不能问一下吗?邢衍抿着唇看她,声音也由焦急变成了冰冷。

我想你误会了,我有说过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之类的话吗?我接近你只是为了保送名额而已,既然你已经给了我,那我现在除了想和你说谢谢、再见之外,不想再见到你了。想要离开,手臂却被邢衍越握越紧。

前一段时间我们在一起的种种在你看来什么都不算?邢衍的声音那么淡,仿佛是在给她讲题一般,让袁莱莱的心狠狠疼了一下。

都是你自作多情罢了。袁莱莱狠心开口道。

袁莱莱这一星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邢衍直觉不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袁莱莱才会说这样的话。

发生了什么事情?袁莱莱伸手指指不远处一身黑衣的男子,看到没有,我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回来了,这就是这一周发生的事情。

邢衍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就是为了他?

是。袁莱莱朝着不远的男子露出了笑容,收回眼神看邢衍的时候笑容也已经消失,就是他,我喜欢他很多年了,老师就当作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两个人直直对视着,有五分钟那么久,邢衍一句话没说转身上车,袁莱莱也即刻进了宿舍楼,站在宿舍阳台上看他的车,足足半个小时才开走。

简单收拾了一下又下楼去,袁禄回来这么多天还没来得及好好陪他吃顿饭,家里发生那么多事情前前后后全靠他照看着,无论如何都该谢谢他。

 

 

饭馆里,两个人的饭局显得沉默而尴尬。

气氛沉闷的不像是洗尘宴,更像是丧礼,袁禄不说话,袁莱莱就也一句话不说。两个人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袁莱莱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窗外,却并无焦点,不知道在看什么。

袁禄摇摇头,叹口气拍拍她的头,就是白天那个男人?

袁莱莱慢腾腾抬起头来,什么?

你喜欢的男人。袁禄并不和她打哑谜,认识她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我没喜欢他。袁莱莱小声说着,低下头去。

没喜欢人家站在阳台上哭半个小时不下来?没喜欢他每天抱着电话考虑到底是要打给他呢,还是不要打给他呢。袁禄夹菜到她碗里,身体是自己的,坏了他也看不见,多吃点儿。

那我就是喜欢他,就是喜欢调戏他,可是他有权有势,我有什么,人家凭什么要喜欢我,图一时新鲜,就为了这一点点喜欢就要我爸妈付出工作,要我表哥出车祸,他们凭什么!说着竟然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瞬间就流了出来。

袁禄心疼,坐到她旁边将她揽到怀里,想哭就哭吧,以后有我在你身边,不怕。

袁莱莱不能自己,手攀上袁禄的脖子大哭了起来,并未注意到窗外那辆黑色轿车上那双冰冷的眼睛。

哭累了,袁莱莱擦擦泪水深吸一口气,我们去喝酒。

不准去。

袁莱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摇着他的胳膊,在外人看来姿态极其亲密,就这一次,保证以后都不喝了,就让我放肆这一次,况且你不是还在我身边么?

袁禄想了千百种拒绝她的理由,可是在看到她的眼神的时候全部化作乌有,只此一次。说罢手臂搭在她肩上拦着她走了出去。

 

 

全城最大的PUB里,袁禄滴酒未沾,只守着袁莱莱一杯杯的喝,向来知道她能喝,但是没想到威士忌参啤酒,满满十大杯下来,她跟没事儿人似的。

并不劝她,喝醉了,喝醒了最好。

电话铃声响起,袁禄低头看一眼,又看袁莱莱,莱莱,我去接个电话,你坐这里不要离开,听到了吗?

袁莱莱嬉笑,是不是女孩子打的电话?还要去卫生间接听?老实交代!

袁禄站起来摸摸她的头,乖,这里等我。

袁莱莱收了笑容,趴在吧台上看着五颜六色的鸡尾酒,手指一杯杯的摸过,冰凉、舒服。

小姐,喝醉了?酒保调笑的声音响起。

袁莱莱抬头看他,朝他抛媚眼,调戏人的本性显露无疑,喝醉了又怎么样,你现在又走不了。

酒保放下手中的酒趴到她耳边,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请假离开。

不必。冰冷的男声打断酒保的话,邢衍那张万年冰山般的脸出现在袁莱莱的面前。

袁莱莱伸手摸他的脸,还真的是你啊,老师!说着站直身体要给他敬礼,谁知根本就站不直,一下子便倒在了邢衍怀里。

邢衍拦住她的腰,跟谁学的,喝这么多酒?他回来就这么高兴?至于喝醉吗?声音里全是不悦。

高兴啊,当然高兴。袁莱莱一边说着,一边捂住嘴,下一刻就吐了出来,晚上吃了什么,悉数吐在了邢衍的西装上。

邢衍如触电般要推开她,却被她紧紧扒在身上,嫌弃的看她一眼,又转头看一眼刚从卫生间走出来的袁禄,抱起袁莱莱毫不犹豫的朝着酒吧外走去。

直接在PUB附近的喜来登饭店开了间套房,吩咐人拿衣服来之后便抱着袁莱莱进入房间的浴室,打开喷头将她扔到了浴缸里,自己则去换浴袍,嫌弃的将衣服包在一起仍在房间门口的垃圾桶里,他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这件衣服了。

收拾妥当了一切,才想到袁莱莱还在浴缸里,冲进浴室的时候,袁莱莱正在水缸里一边大口喝水一边挣扎着喊救命!

拉着她的后襟将她提起来,拿喷头在她头上冲,袁莱莱伸出手扒着,仿佛溺水的孩子一般,嘴里还喊着,不要,难受!

邢衍冷哼一声,现在知道难受了?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

袁莱莱扒住浴缸的边缘往外边翻,难受,难受……”

邢衍将她抱出来,毫不犹豫的伸手脱去她身上的衣物,又用宽大的浴袍将她罩住,把她放在床上,头靠在床沿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一切就绪之后,一抬眼,发现袁莱莱竟一直睁着眼看他,冷哼一声,袁莱莱,张本事了不是,学会去其他男人怀里哭了?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知袁莱莱忽然坐起身来和他对视一秒钟之后,跳下床直接扑到了他身上,狠狠的看着他,邢衍,我就是调戏你又怎么样!我还要吃了你!说着就要去解开邢衍身上裹着的浴袍。

邢衍先是一呆,随即笑了起来,好笑的看着她,任由她上下其手,两人瞬间便团作一团,莱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莱莱恶狠狠的道,不许开口!不许问!我现在就要吃掉你!

扒光邢衍的衣服,袁莱莱毫不留情的对他上下其手,邢衍原本还想说什么,看到袁莱莱那恶狠狠的眼神便住了嘴,嘴角勾出一抹笑意,莱莱,别乱动,不然呆会儿可怪不得我。

我就是要乱动,就是要乱动!说着还不服输的在他身上动来动去,没看到邢衍眸中燃起一抹火焰。

邢衍心中一动,翻身压下她,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她却手脚并用挂在他身上,一个不留意两个人都滑倒在了床上,压下眸中的欲火,邢衍爱怜的问她:谁和你说了什么?我妈吗?

没有,没有谁,我们本就不合适,不合适……”说着,袁莱莱竟然大哭起来。

邢衍吻去她的泪水,一点点吻下去,莱莱,嫁给我,好吗?

不好,不好,我现在只想吃了你,吃了你!翻身,又将他压在身下,然后眼角挂着泪水呆在了那里,由于是第一次,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模仿以前看过的动作片,低头封住他的唇,先是咬一咬,然后尝试着将舌头伸进去,身下的人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呻吟,袁莱莱却浑然不知,小手也开始在他身上乱摸。然后明显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她好奇的拿手去摸,却被刑衍大力拉开,下一刻就再次被迫处于下风了,邢衍压在她身上不由分说的含住她胸前的红莓,莱莱,变作我的女人,就必须嫁给我,知道吗?

…………”袁莱莱胡乱应和着。

莱莱,说你爱我。

……”袁莱莱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只知道浑身发热,难受的紧,不停往他身上蹭着,……走开……”

莱莱,我爱你,我们结婚吧。刑衍的表情愈加温柔,小心将她的腿拉开环上自己的腰,用手指探了探,直到她到了才毫不留情的俯冲,只听袁莱莱一声尖叫,他的动作也温柔了下来。

疼!疼!你这个混蛋!袁莱莱大叫着挣扎。

邢衍固住她的手脚,心疼道:乖,一会儿就不疼了。却并未因为她的大喊大叫停下来,而是进进出出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大叫声便变成了呻吟声。

夜幕越来越沉邢衍看着怀里累晕过去的袁莱莱,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袁莱莱发出不明所以的嗯哼声,只觉一股电流流过周身,邢衍低咒一句,再次吻上了袁莱莱的唇。

这个小妖精!

夜半三四点钟,袁莱莱看着熟睡的邢衍,想了足足十分钟。

于是,竟然,终于,最后,她把他强暴了。

低头看到自己手指上固在那里的戒指之后,袁莱莱沉默了。

……

 

 

 

 

 
上篇:第二章———袁莱莱,片子好看吗?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4015) | 推荐本文(2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