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十章】 白蛇
【第十章】 白蛇 文 / 舞马长枪 更新时间:2013-3-4 10:15:23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先前的计划,显然宋长江和白术很难再继续前进了,虽说是刚刚吃了药丸,也涂了一些草药,但是一时半会儿也好不过来。

白术还好些,毕竟她在后面,受到的袭击少一些。可怜宋长江全身都差不多被大胡蜂给蜇遍了,伤得不轻,就算是身强体壮,脑门子也见了汗,脸色煞白,显然中毒不轻,他开始感觉到头晕目眩了。

老羊倌看了看,让徐青山和周伍扶着宋长江到旁边的大树底下躺一会儿,只能就地休息,让他自己缓一阵,看看情况再说。实在不行也只能打道回府,再从长计议了。

宋长江躺在树阴下,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呼吸沉重,要不是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就跟死了差不多,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徐青山看了看宋长江,不免有些担心,转头又看了一眼白术,刚好碰到她投过来的目光,两个人目光在空中一撞,都一扭脸赶紧避开了。

老羊倌掏出根烟来,坐在地上一口接一口抽了起来。好半天才站起身,让徐青山去捡些木柴,留着晚上过夜用,这里荒郊野外的没有火可不行。自己则拎起水囊去找水,临走时特意交代了周伍帮着照看白术和宋长江。

周伍微微点了点头,就又闭上了眼睛,靠在树上继续打盹。

估计白术从来也没有遭过这种罪,她一声不吭,看上去心情极为低落。还不如宋长江,昏昏而睡,倒也落个清静,她说什么也睡不着觉,看着胳膊肿得老高,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现在的位置是在两个山头之间的山谷,这里地势很低,前后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两侧藤萝缠绕,林密草丰,荒无人迹,在深山老林里,这种环境总让人感觉不安。

一个多小时后,徐青山和老羊倌都回来了。

宋长江一直睡得很沉,看不出有要醒来的迹象。白术看着有些担心,偷偷问老羊倌他会不会有事。

老羊倌呵呵一笑,让白术放心,这些蜂毒还不至于致命,睡上一觉基本上就能缓过来了,用不着担心,宋长江身体素质好,这点儿伤根本不算回事。

白术这才放下心来,猛然间想到徐青山给自己抹的那些药粉,脸上一红,还是忍不住问老羊倌那是什么东西,那些大胡蜂好像很害怕似的。

老羊倌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告诉白术,那药粉就是山里的土方子,自己经常上山,也就准备了一些,这方子山里人都会配制,就是驱蚊草什么的。

白术一听就知道老羊倌有心隐瞒,也就不便多问了。

晚上大家生起了火,烧开了一锅山泉水,做了点儿吃的。

徐青山拍醒了宋长江,勉强地睁开眼睛后,宋长江只喝了口水,什么也没有吃,一翻身,靠着大树又昏睡过去了。

徐青山凑到老羊倌近前,偷偷地问:“师傅,昨天夜里那夜猫子冲咱们直笑,是不是说咱这儿要死人啊?”

老羊倌没有吱声,徐青山也就不再多问了。

白术的身上已经渐渐消肿了,气色也好了不少,心情有所好转,只是一看到仍然昏睡不醒的宋长江,眼神里又掠过了一丝担忧。

徐青山虽然和宋长江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也算是秉性相投,这几天两个人相处得也不错,看着他闭着眼睛在一旁昏睡,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徐青山无意中手一插裤兜,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裤兜里竟然多了个纸团,心里咯噔一下,左右看了看,没敢吱声,借着出去解手的机会才偷偷地掏出来看了看,只见纸团上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小心宋长江!

徐青山的脑袋登时就嗡了一下,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实在想不起来这纸团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到自己的裤兜里。

难道是师傅发现了什么事,又没有机会说,这才暗中提醒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最靠谱。如果真是师傅塞的,那为什么要让我小心江子呢?难道看我和他走得太近,师傅有些担心?

徐青山满脑袋的问号,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究竟,刚要顺手把纸团扔掉,但他想了想,又塞回了裤兜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来后,凑到老羊倌的旁边,一边往火堆上添柴,一边和老羊倌闲聊,聊的也都是以前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白术听着听着也插不上嘴,就识趣地躲到一边看星星去了。

徐青山这才偷偷地把纸团塞到了老羊倌的手上。

山谷里的温度比山顶上要暖和不少,只是地势太低,有些闷不透风,加上眼前这堆篝火,更是热浪袭人。但是没有这堆火又过于危险,深山老林里的,难免会有些毒蛇猛兽,待在火光旁边起码还是安全的。

夜幕渐深,渐渐地没人吱声了,躺的躺、卧的卧,都闭着眼睛想着自己的心事。

徐青山一直守着这堆篝火,也没有睡意,时不时地添些木柴。火光跳跃,忽明忽暗,影子长长地拖在地上,有些不安地抖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也靠着树干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只见隔着火堆站着个白衣老者,须发皆白,连眼仁都是白的,正直愣愣地盯着自己。

徐青山吓得浑身一抖,立时就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再看看,哪里有什么白衣老头,刚才好像是在做梦。他晃了晃脑袋,感觉好像就是打了个盹,竟然做了这么一个稀里糊涂的梦,心里不禁有些不安。

他这才发现火都要没了,赶紧又往火堆里添了点木柴。火光立时一暗,火苗被压了下去,周围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不过很快,火苗扑闪了几下,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火势又旺了起来。

就在这时,宋长江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左右活动活动身子,晃了晃脑袋,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徐青山。

徐青山见他醒来了,顿时喜出望外,见其他人都在睡着,也没敢出声,摆了摆手让他过来。

宋长江好像是睡觉睡得腿麻了,两条腿很别扭地走了几步,磕磕绊绊,歪歪扭扭地总算是走了过来。他耷拉着脑袋,精神很是颓废,好像身体虚弱到了极点,看了看跳跃的火舌,下意识地又往后退了一步。

徐青山以为宋长江被火给烤到了,呵呵一笑,压低声音问他是不是饿了,随手从包里掏出牛肉干和干面包扔给了他。

宋长江也没吱声,接过来后头也不抬,一阵狼吞虎咽。

他好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似的,闷头一个劲儿地吃。徐青山递过去一瓶水,让他喝点水往下顺顺。宋长江伸手接了过去,这才抬头又看了一眼徐青山,扬头就灌了一大口水。

徐青山摇头一阵苦笑,突然间浑身一激灵,刚才宋长江的眼神怎么这么奇怪?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脑袋顿时嗡了一声,宋长江刚才看他时,好像眼睛全是白眼仁,没有……没有黑眼珠!徐青山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背后直冒凉气,壮着胆子问宋长江:“江子?你没事吧?”

宋长江把最后一口干面包咽了下去,然后诡异地晃了晃脖子,慢慢地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徐青山,摇了摇头。

借着火光,徐青山看得真真切切,果然,宋长江的眼睛里全是白眼仁,根本就没有黑眼珠,就那么空洞洞地盯着他。

徐青山猛然想起刚才的梦,吓得当时就喊了出来,指着宋长江结结巴巴地吼道:“你……你……你是谁!”

宋长江空洞洞的眼神盯着徐青山,脖子诡异地左右晃了晃,嘴角一扬,竟然笑了。脸上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只是嘴角突兀地上扬,让人寒到骨子里。

徐青山一怔,还没等反应过来,脖子就被宋长江的两只大手给死死地掐住了。

这两只手就像是铁钳子一样越掐越紧,徐青山感觉自己的脖子就像是折了似的,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了。他憋得满脸通红,一口气也喘不上来,两只手本能地抓住宋长江的胳膊,拼了命地往外拉。可是宋长江的那两只大手就像焊在了他的脖子上一样,连一分一毫都没有拉动。两人力量相差悬殊,短短几十秒,徐青山就感觉眼前发黑,头昏目眩,两只胳膊再也使不上劲儿了。

徐青山的那一声惊叫,老羊倌当即就被惊醒了,一翻身就坐了起来。四下看了看,这才发现宋长江的一双大手已经掐住了徐青山的脖子,一时之间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眼看着徐青山手刨脚蹬,就知道肯定出了事了,顾不上别的,赶紧抽出管插就冲了过去。

还没等他冲到近前,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一道黑影斜刺里“嗖”的一下就窜了过来,像只狸猫一样一闪而逝,眨眼间就到了宋长江身后,两手一伸,分别攥住宋长江的两只手腕子,竟然硬生生地把他的两只胳膊给掰开了。

老羊倌瞅准机会,赶紧拉住徐青山的裤腰带,往自己这边用力一拽,总算是把他给拉了过来。

徐青山眼看着气都没了,身体根本就使不上一点劲儿,老羊倌这么一拽,他脚下立时不稳,往后连退了好几步,一个趔趄就栽倒在了地上。而后两只手捂着脖子,全身佝偻在一起,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总算是缓过了这口气。

老羊倌此时也顾不上徐青山,赶紧拉好架势,举起管插,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冲出来的人,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他做梦也没想到,那道黑影竟然是一直闷声不响的周伍!

宋长江此时脸色铁青,双眼无瞳,牙关紧咬,两只胳膊的肌肉高高地鼓起,一看就知道是铆足了劲想要挣脱开周伍的束缚。周伍死死地攥着他的两只手腕,一声也不敢吭,显然也是极为吃力,支持不了多久。但是,就这一瞬间的爆发力来看,明显周伍要比宋长江的力气大了许多。

老羊倌此时也顾不上想别的,一看宋长江的这副样子,就知道是中邪了。赶紧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卷红绳,手上一抖,在空中系了个结,直接就把宋长江的脖子给套上了。然后轻轻一拉,勒住了宋长江的脖子,手上又一抖,在宋长江的左手上绕了一圈,把绳子从背后穿过来,又把他右手给套了进去,接着从胯下掏出来,最后在腰上缠了一圈,然后冲周伍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松手了。

周伍松开双手,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胸口起伏,直喘粗气,看来也是累得够戗。

宋长江的胳膊突然恢复了自由,两只胳膊往胸前一合,就要挣开身上的绳子。只是没想到,刚挣了一下身子就是一顿,全身的关节像是冻结了一样,回不了弯,身子左右扭了几下,一步也迈不动了,直愣愣地站在那里。

老羊倌把手上的红绳挽了一个扣,从包里抽出一支香,点燃后,穿过红绳的扣眼,直接插在了地上。

白术也被刚才的动静惊醒了,从帐篷里钻出来后,正瞧见老羊倌的这一套动作,顿时目瞪口呆,不知道眼前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老羊倌忙完这些之后才看了看周伍,心里惊骇。没想到周伍的动作竟然这么快,他看上去身子骨单薄,不知道刚才的力气是从哪儿来的,竟然把宋长江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给收拾得动弹不得,真是真人不露相,就刚才那一手,眼下的这几个人恐怕谁也做不到。

老羊倌客气地冲周伍一抱拳:“爷们儿”,先替小山子说声谢谢了,真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的身手!”

周伍抬眼看了看老羊倌,微微地点了点头,话锋一转,指着宋长江反问老羊倌:“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像是中邪了?”

老羊倌见周伍有意回避刚才的话题,讪讪地笑了笑,点了点头说:“估计是中了蜂毒后,体虚气弱,被畜生给迷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畜生,不过应该就躲在不远。”

白术听到这里,惊恐地左右看了看,战战兢兢地问老羊倌:“被什么迷住了?是鬼上身吗?”

老羊倌摇了摇头,告诉白术,不是鬼上身,就是被一些有道行的畜生给迷了心窍,和黄鼠狼迷人差不多,看他刚才的情形,迷他的东西应该个头儿不小。一定得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找到它,否则它就跑了。

受过教育的白术从没听过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听老羊倌说了半天,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他说得有板有眼,也不由得有些半信半疑了。用手指了指宋长江问老羊倌,要是找不到的话,那他会不会有事。

老羊倌看了一眼直淌哈喇子的宋长江,告诉白术,宋长江身强体壮,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白术这才放下心来,紧张地看了看老羊倌和周伍,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老羊倌冲周伍笑了笑:“爷们儿,一会儿你还得帮个忙,帮我注意看一下周围的动静,千万要小心!”说完看了一眼白术,转回头又嘱咐周伍,万一要是有什么意外,让他照顾白术,毕竟白术是个姑娘,最容易招惹这些东西,别再出什么意外。

周伍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白术,也没有说话。

白术很想告诉老羊倌,她不用别人照顾,自己能行。可是一看到宋长江的样子,心里又莫名地有些害怕,毕竟对付的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这些邪门歪道,她心里还真是有点没底,张了几次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徐青山这时也缓了过来,看着宋长江直晃脑袋,实在是不敢相信他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老羊倌把红绳又从香上取了下来,告诉徐青山拉紧绳子,要一点一点地收紧,力量不能太猛,要用力均匀,万一这细绳拉断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徐青山不敢大意,接过红绳,平复了一下呼吸,冲老羊倌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老羊倌紧握管插,和周伍背靠背,各自盯着不同的方向,冲徐青山比画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开始拉绳。

徐青山紧张得出了一手心的汗,他怕绳子脱手,把绳端的扣眼套在了小手指上,然后开始一点一点地拉紧绳子。慢慢地,绳子开始绷紧,宋长江的眼睛也睁得越来越大,嘴里含混不清地发出“喈、喈”的怪声,听得所有人都头皮发麻,浑身难受。

眼看着绳子都快要绷断了,突然就听到咔嚓一声,天震地骇,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宋长江先前靠着睡觉的那棵古树上。

这棵古树遮天蔽日,直插云霄,估计活了几百年,直径一米多粗的树干,竟然毫无预兆地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

众人个个都是瞠目结舌,盯着那棵古树一言不发。

缝隙中突然冒出一股灰白色的烟雾,雾气很浓,就像湿柴火引火沤出的烟差不多,看不见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这股白烟足足冒了五六分钟,形成一片磨盘大小的烟团,烟团之内隐约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气慑息,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等了一阵,突然就从烟雾中钻出树一个脑袋,雪白雪白的尖脑袋摇来摇去,好像极为烦躁,快速地晃了几下后又赶紧缩了回去。

速度太快,大伙都没怎么看清楚,白术有些紧张,就压低声音问老羊倌:“老爷子,您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了吗?”

老羊倌也有点儿拿捏不准,缓缓地说道:“看样子好像是条白蛇,不过速度太快,有烟挡着,我也没太看清楚。”

俩人正说着话,树干那边又开始有了动静,估计是徐青山那边的绳子越拉越紧,那玩意儿也有些扛不住了,就听到从粗壮的树干里又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裂缝又扩大了一大圈,“扑通”一声,从树里掉出来个东西。

看身长能有一米左右,全身白如凝脂,夜色中反射着寒光,刚一落地,便全身蜷在了一起。仔细打量,这东西的前端有些稍尖,而后端稍圆,靠近头部附近明显稍粗一些,差不多有碗口大小,余下的部分也有手腕粗细,像是一条白蛇。白蛇全身紧张地缩在一起,在地上有些不安地拱来拱去,看得老羊倌这些人头皮发乍,汗毛倒竖。

就见它在地上扭了一阵之后,全身一收一缩地又往前爬了几步,然后尖尖的脑袋高高扬起,从口中吐出一股白烟,眨眼间,就在它的周围形成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隐隐地还传出来一股百合花般的香味。

老羊倌提鼻子一闻,脸色骤变,赶紧大喊:“撤!赶紧往后退,别碰那股烟!”

 

 

 
上篇:【第九章】 夜猫子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二章】 撂天荒
点击人数(4518)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