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十二章】 撂天荒
【第十二章】 撂天荒 文 / 舞马长枪 更新时间:2013-3-4 10:22:11
 

白术和周伍沿着山谷一边走一边留意着两侧的崖壁,在野草遍地的山谷里,要找老羊倌说的那么长的树枝藤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两个人走出去挺远,终于在紧贴着崖壁的一块洼林里发现了一大片胡枝子。

胡枝子属落叶灌木,有一人多高,分枝很多,细长柔韧,长短刚好合老羊倌的需要。

白术用力挥刀不断地切割着枝条,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周伍,笑了笑:“周伍,江子那人其实没有什么坏心眼儿,人很直性,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其实他也不是针对你,他那个人就那样,熟悉了就好了。”

周伍动作一滞,看了看白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接着忙活。

白术轻轻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真没想到刚上山就碰到这么多事,要不是老爷子经验丰富,恐怕还真是凶多吉少。”

周伍头也不抬,冷冷地说:“山里不比别处,凶险异常,处处多加提防,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白术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便问周伍以前是做什么的,好像对山里的东西特别熟悉,和他一比,自己简直太逊色了,什么事情都帮不上忙,搞不好还会拖累大家。

周伍笑了笑,轻描淡写地告诉白术,他从小就在山里长大,所以对山里的环境很适应。山里人很少,他不喜欢和人交流,毒蛇猛兽虽然可怕,但是都有它们自己的固定规律,不像人,人更可怕。

这几句话让白术一时语塞,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山谷中没有什么大树遮阴,火伞高张,一丝风也没有,工夫不大,白术就出了一身的汗。她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无奈地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周伍。这么大热的天,周伍仍然穿着长袖的帽衫,她看着都热,但奇怪的是,周伍竟然一滴汗都没有出,实在是难以理解。

两人手脚麻利,一会儿工夫就砍了一大堆,估计差不多够用了,白术就掏出绳子,和周伍一起把这些枝条捆在了一起。周伍伸手抄起绳子,单手把这捆枝条提起来背在了身后,冲白术笑了笑,径直往回走去。

和这种闷葫芦在一起实在是有些压抑,根本就调动不起兴致,反而自己的心情也随之有些消沉。白术默不作声地在后面紧紧跟着,也懒得再说什么话了。

老羊倌拉着徐青山在草丛中穿来穿去,把徐青山累得顺脸淌汗,就问老羊倌到底要找什么东西。

老羊倌低头四处踅摸,一边找着一边告诉徐青山,要找一种叫“长虫芯子”的草,用这草才能引出雪地龙来。看着徐青山一头雾水的样子,老羊倌一边描述着一边给他比画着这草的样子。

长虫芯子在东北很常见,样子和韭菜差不多,山沟荒野里都能找到,全草有毒,其中叶子的毒性最大,人要是吃了会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这种草一般长在坟头或是动物的腐尸旁,都是阴气很重的地方,七月开花,八月结果,眼下正是它结果的季节,也是毒性最烈的时候。

徐青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吧嗒了两下嘴:“师傅,你这是要来真格的啊?”

老羊倌哼了一声:“这家伙也算是撞咱枪口上来了,本来寻思能拖就拖,既然送上门来了,咱也不能错过。拿人家钱了,咋也得比画两下子,咱爷们要是不露上一手,背地里也让人家笑话咱们。再说,昨晚上那一下子,估计它也是元气大伤,没啥能耐了。”

徐青山不住地点头,看来姜还是老的辣,一阵马屁招呼过去,把老羊倌美得胡子都根根乱颤,嘴一撇告诉徐青山,这就是江湖阅历。啥事都得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咱爷们只要使把劲儿,这一百万就到了嘴边了。要想人前显胜,鳌里夺尊,就得有两把刷子,光是嘴好是不行的!

徐青山受了一番教诲,连连点头称是,想都不用想,张口又是一套清新脱俗的马屁迎了上去。

等老羊倌和徐青山找到长虫芯子返回原地时,白术和周伍已经回来多时了。

老羊倌看了看白术他们砍下的枝条,点了点头,很是满意。随后从包里掏出一团麻绳,接过徐青山手里刚刚削好的四根木棍,在地上摆了个“井”字形,让徐青山协助自己,把相互交叉处用麻绳死死系牢,做好了一个架子。

感觉架子还很牢固后,老羊倌接着又用麻绳来回牵了几次,做了几道梁,这才开始往上面编枝条。感觉有点像是编炕席,一根压着一根,勒得很紧,看得众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做这个像担架一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老羊倌编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最后才大功告成,抹了一把汗,慢慢地直起腰来。他拍了拍手,笑着告诉大家,这东西叫“撂天荒”,对付雪地龙就全靠它了。至于别的,老羊倌也没过多解释。

他不说,别人也不好多问,毕竟这也是人家的独学。牵羊一术自古以来就是云里雾里,玄之又玄,很多人根本就想不明白其中的名堂,就算是让你在旁边看,估计也是看得稀里糊涂,浑浑噩噩。

所谓术有专攻,每一行总有些压箱底的东西是不能告诉外人的,就像是现在的商业机密一样。其实牵羊这行别看都是些山野之事,干这行的都是些村野之人,但是这些人绝对称得上是道山学海之士,差不多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

老羊倌忙活完这些后,抬头看了看天,见正是午时,也不着急,便张罗着众人都先坐下,找个凉快地方歇歇腿,吃点东西,先养好精神,等到傍晚就开始“屠龙”。

宋长江一听,兴奋得一蹦三尺来高。他好就好在身子骨有底子,休息了一上午,又生龙活虎,活蹦乱跳了。

宋长江见过不少阵势,但是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见,他兴致勃勃地围着老羊倌跑前跑后,央求老羊倌,等到动手时,一定要叫着他,给他分派个露脸的差事,他这一世的英名不能栽在一条“曲蛇”(东北方言,蚯蚓)上,让它给折腾个半死,这口气实在是顺不下去。看宋长江说话那神态,俨然和那雪地龙铆上劲了。

直到下午,太阳西坠,老羊倌这才站了起来,四下看了看,开始围着头天晚上雪地龙爬出来的那棵大树转起圈来。

大树的树干已经裂开了一道一尺来宽的大缝子,经过这一个大热天,树皮都有点干巴了。

老羊倌以这棵树为起点,一直走到昨天雪地龙逃走的位置,用步子丈量了一下,回头叫过宋长江在自己脚下站的地方挖个坑,大小要能放下刚才编好的那张撂天荒,坑不用挖太深,一尺就行。

宋长江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等老羊倌吩咐完后,摩拳擦掌地走了过来,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轮起膀子就挖了起来。

老羊倌挥手又把白术和徐青山叫过来,把他找到的那些长虫芯子递给他们俩,让他们把草摆在宋长江挖好的坑的四周,摆的时候,草根冲外,草尖冲内,千万不要摆错了。

老羊倌在旁边盯了一阵,见摆得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才叫来周伍,让周伍和他一起去收拾昨天火堆燃尽后的灰烬。这活看着简单,但是弄起来乌烟瘴气,到处都是浮灰,好不容易才把这些灰都收在了一个塑料袋子里。

老羊倌拎着塑料袋,走到草丛那边,抓了一把灰就开始往草上扬,一时间,烟尘缭绕,老羊倌免不了弄得灰头土脸的,他也顾不了那么多,把满满的一袋子灰都扬进了周边的草丛。撒完灰后,宋长江的坑挖完了,徐青山他们也把草按规则摆好了。

老羊倌检查了一下,见没有什么纰漏,从包里掏出一瓶朱砂,均匀地撒在了坑里,这才让宋长江把编好的那张撂天荒给取了过来,小心地放进了坑里,弄平之后,把剩下的长虫芯子都扔在了上面,抬头看了看天,见太阳还没下山,满意地点了点头。

宋长江在旁边一边擦汗一边有些意外地问老羊倌:“老爷子,这就完事了?”

老羊倌嘿嘿一笑,告诉宋长江,这就行了,就等着它自投罗网了。

宋长江一听,嘴一撇,显然有些不相信,抬眼四下看了看:“老爷子,您的意思是说,那曲蛇会自己爬回来,然后老老实实地爬到咱的席子上?这玩笑可有点儿开大了啊,都一天了,那曲蛇早就跑远了吧?”

老羊倌扫了一圈,见所有人都是一脸疑惑,笑着告诉他们,那雪地龙是至阴之物,白天根本不会动弹,别看它个儿头不小,但是打洞的本事不行,所以它根本就没法走远,肯定是躲在附近以前打好的洞里。等到过了酉时,日斜西山,阴渐盛,阳渐衰,雪地龙自然就会感应到这里的长虫芯子,一定会被吸引过来。

他已经用灰把周围都扬遍了,气息混杂,不用担心它会跑到别处去,只要大伙有耐心,一定能等到它爬出来,一旦它爬到了席子上,再想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在刚刚,夕阳的余晖还从树叶的缝隙中漏进来,洒下一条条灿烂的金光,眨眼之间,太阳就落山了。

黄昏的山谷总会起风,夹带着浓重的凉意。山峰的阴影,刚好倒压在谷内,使这里比山顶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天黑。山顶上还依稀透着光亮,而这里已然是一片漆黑,阴影越来越浓,谷中的山石林木渐渐地和夜色混成了一体,影影绰绰地分不清楚了。

看着眼前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老羊倌带着大家退到了十多米外的山坡上,掩在一堆荒草丛后居高临下。

除了周伍坐在地上闭着眼睛,手里捻着一段草茎,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看似悠闲自得以外,其他人多少都有些惶恐不安。

倒是宋长江对这件事的热情度极高,估计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种阵势,自打上了山坡之后,就蹲在草丛后一动不动,眼神不错地盯着坡下,生怕错过一场好戏。

老羊倌靠在一块山石上吧嗒吧嗒地抽着烟,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几个人,笑了笑,让他们不用那么紧张,这种事需要的是耐心,要心静如水,今天雪地龙未必就会过来,也要做好长期的准备。

宋长江苦笑道:“老爷子,您的意思是说,那雪地龙还指不定来不来,咱就是个死等是吧?”

老羊倌点了点头,冲宋长江笑了笑:“爷们,打鱼也不一定下网就能捞到,咱这事也差不多少。现在网下完了,至于啥时鱼能进网,那就得听天由命了。”

宋长江一听有些泄气,但想了想的确也是这么个道理,往下又瞅了一眼后,一屁股坐了下来,告诉徐青山先帮他盯着点儿,他先伸伸腿,直直腰,脖子都抻疼了。

老羊倌看了看表,让这几个人也别都死盯着不放,轮班看着就行,其余人尽量休息,保持体力。万一那条雪地龙出来了,一个个腰酸腿麻的更耽误事。况且那玩意儿不管怎么说修行也有年头了,多少有点儿灵性,估计不能这么快就上钩,还得等上一阵子,等它自己感觉安全时,才会爬出来。

听老羊倌这么说,大家也都纷纷点头,排好顺序后,留下一个人值守,其余人都各找各自的地方,横躺竖卧。

宋长江拉着徐青山小声地闲聊。徐青山聊着聊着就想起了那个纸团,偷瞄了一眼正在望风值守的周伍,心里多少有些别扭。如果那个纸团上写的“小心江子”就是指昨天宋长江突然中邪的事倒还好说,毕竟事情过去了。可万一说的不是那件事呢?自己怎么看宋长江都不像是有什么阴谋诡计的人。

荒郊旷野,风清月皎,虫鸣蛙叫相互交织在一起,高低起伏,时扬时抑,夜里听着倒也有些韵味。

眼瞅着月亮从山背后升起,又慢慢地转到了头顶正中。老羊倌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表,已经夜里十点多了,正是亥时。

亥时是一天的最后一个时辰,阴气极盛,阳气极弱。老羊倌不敢大意,慢慢地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正在值守的徐青山,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徐青山听到动静,回头见是老羊倌过来了,点了点头,示意坡下并没有什么动静。

老羊倌扒开草丛,伸脖子看了一眼,见旁人都在打盹,也没说话,打了个手势,让徐青山去休息,他来盯一会儿。

徐青山不愿意让老羊倌熬夜,晃了晃脑袋,说他还有精神。

就在爷俩相互谦让的这工夫,坡下不远的空中竟然飘来一点亮光,能有黄豆粒大小,闪着紫色的荧光,夜空中很是扎眼,突然就停在半空中,悬浮不动了。

徐青山大吃一惊,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很明显,那荧光是某种飞行的昆虫发出来的,但是肯定不是萤火虫。一是萤火虫单飞的很少,大多成群结队;二是萤火虫发出的光一般都是黄色、红色或是绿色,而眼前却是紫光;再个,看个儿头也明显比萤火虫大多了。

老羊倌赶紧把徐青山的脑袋往下摁了摁,生怕那只东西发现他们爷俩。等到缩下身子后,老羊倌心里暗叫倒霉,真没想到,雪地龙没等来,竟然等来这么一个要命的祖宗。

这种东西早先在民间被称为“勾魂虫”,都说是黑白无常鬼变化的,专门勾摄生魂,接引阳间将死之人,是地下阴差的化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种虫子常常躲在暗处害人,杀人于无形。

所谓的勾魂虫,其实就是一种和蜈蚣长得很相似的多足虫子,三寸来长。正常来说,这种虫子的寿命只有几年,并不能害人性命,但是一旦机缘巧合,夺天地造化而逆天不死,等长到十年后,它的身体就会发生变异。背板开始渐渐变硬,头顶会生出一只单角,身上长出三对短翅,可以御空飞行。

这种虫子大多生活在深山老林,只有晚上才会出现。虽然没有眼睛,但是听觉十分灵敏,只要听到声音便知道人所在方向和距离。它口中有一副机栝,像是把弩弓似的,可以把口里含着的沙粒当成箭矢,向人射击。要是夜里被它射中身体,天不亮就会毙命,就算是被它射中影子,也会大病一场,全身生疮。

以前很多人在山上走夜路,回到家中就会莫名其妙地大病一场或是意外死亡,很多人到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多半部分都是被这勾魂虫暗中所害。

这种虫子一旦长出翅膀之后,体内就会结出黄豆粒大小的“丹”,每天夜半时分,在阴气极重的地方,就会不停地吞吐修炼,刚才看到的紫光,根本不是它身体发出的荧光,而是它不停吞吐的丹火。

徐青山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老羊倌用手一压,就顺势低头,伏下身子后,发现老羊倌半天都呆愣不语,心里纳闷,就用手捅了捅老羊倌,低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老羊倌赶紧冲徐青山比画了个手势,示意他别说话,然后伸出脖子往山坡下看了一眼,见山坡下的那团紫火仍然忽明忽暗,并没有发现他们,不禁暗自庆幸。老羊倌咽了口唾沫,缩回身子,冲徐青山一招手,蹑手蹑脚地就往后退。

就在这时,宋长江突然醒了,见老羊倌和徐青山鬼鬼祟祟地撅着屁股往后退,心里纳闷,不知道这爷俩大半夜是玩儿的哪一出。他心里好奇,从地上爬起来,悄悄地迎了上去,伸手拍了拍徐青山的肩膀,吓得徐青山“妈呀”一声喊了出来。

老羊倌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宋长江,心里是又气又恼。他也顾不上和宋长江多说,赶紧抬头往山坡下看了看,登时脸都绿了,那团紫火显然听到了徐青山的动静,火光一暗,冲着他们飞了过来。

老羊倌也顾不上别的了,把白术和周伍都喊醒了,然后大吼一声,让大家赶紧往山上跑。

白术和周伍来不及细问,拔腿就往山坡上跑去。

生死攸关,每个人都玩儿了命地跑,这一跑,立时就分出了上下高低,徐青山跑出还没有一百米就被甩在了后面。

老羊倌刚要回去接应徐青山,被宋长江一把给拉住了,指了指自己,话也没说,又跑了回去。几步就到了徐青山的面前,大手一伸,像是拎小鸡似的就把他薅了起来,拉着他的胳膊,甩开大步奔山上跑去。

徐青山就感觉身子一轻,紧接着耳边生风,像是腾云驾雾一般,心里对宋长江感激不尽。

因为一路上坡,几百米之后,大家都有点儿跑不动了。除了徐青山,别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见后面并没有什么东西都很纳闷,放慢速度问老羊倌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好好地突然跑了起来。

老羊倌也实在是跑不动了,回头看了两眼,发现勾魂虫并没有追过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把勾魂虫的事告诉了大家。

大凡天灵地宝都有灵物守着,要想得到宝,就得先打发了这些小鬼。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很多时候失手并不是栽在天灵地宝的手上,而是就在这小阴沟里翻了船。守在这灵气充沛之地的畜生个个都极难对付,神出鬼没,稍不留神,就遭了暗算。

老羊倌一边说一边四处打量,心里总有点儿放不下,要说这玩意儿神出鬼没的,身形又小,真要是躲在暗处,根本就不容易发现,等到看见估计也就晚了。

 

 
上篇:【第十章】 白蛇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887)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