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五章 离别又交错
第五章 离别又交错 文 / 张桐英 更新时间:2013-5-17 12:10:30
 

 

当白曦宸走到沁芳斋门前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他抬起头,小楼之上从纱窗内透出昏黄的灯光,一剪小小的人影临窗而坐,尖尖的小巧的下巴,抵在手中的书卷上,若有所思。

他一时有些失神,直到空中突然滴落下豆大的雨点,随之“嘎”的一声,一道惊雷在空中闪过,白曦宸才连忙推开木门,快步走上楼去。

守在门口的侍女恭敬地低身施礼。看着他急切的脚步,一个年纪较小的,忍不住朝楼上努了努嘴,与对面的两个相视一笑。

雨来的很急,风吹起了桌上的几页宣纸,窗子来回晃动,劈啪作响。云容点起脚尖,吃力地想要关好窗子,谁知一欠身,风雨兜了一头一脸。

“我来。”一双手臂从云容的背后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同她一起带好了窗子,把风雨挡在了外面。

云容回过头,看见了雷电之下白曦宸俊逸的面庞,立时一怔。他没有放开她,而是顺势轻轻地将她圈在了他的怀中。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酒香和屋外风雨的气息,他的下颚抵在了她瘦弱的肩头上,这让她不自觉地有些瑟缩。

白曦宸垂下眼帘,看见她浓密纤长的睫毛,不安地眨动着,像有一只小手在轻轻地抚摸他的心。他轻笑,双手不受控制地将她娇柔的身体揽得更紧,要将面颊贴上她的小脸。

她诧异地抬起头,见他的眼眸比夜色更漆深,有一种炙热而陌生的情愫似乎要将她灼伤,连忙避开他的脸看向前方。

透过风雨中晃动的竹枝,云容看到对面的雅园内依旧是灯火通明。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屋内却依然是一片静谧。

“为什么?”随着她的这三个字,又有一道惊雷闪过,照亮了两个人的脸。

白曦宸觉出了云容的脸颊在问出这几个字后忽然变得很烫,她似乎连眼神都在挣扎。

他低叹道:“为什么不让你走吗?”

云容点点头,又觉得不对,然后又用力地摇摇头。

扭过头看他,哪知他们的距离太过接近,她的鼻和唇几乎就因为这个动作挨上了他的,霎时脸就要滴出血来。想要逃走,却无处可逃。

再想起白日里在江边他不肯松手坚定地抱起她的情形,心中没有泛起一丝甜蜜的涟漪那定是骗人的,可越是这样,才会越让她感觉不安。

“我说了,因为我喜欢你。”

他骤然开口,云容咬住嘴唇低下头,身体抖得更加厉害。

白曦宸扳过她的双肩,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笑得略有些沙哑:“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凭这一点,我不让你走,去向你爹提亲,难道还不够吗?”

他的话说得没有一丝犹豫,更没有一丝挣扎,可她想起了那日在屋顶之上他的仓皇而逃,还有马车之中他答应她要彼此忘记。

压抑了一天的话终于说出口:“我离开这里,一样会过得很好,你不用同情我,更不用可怜我,你是高高在上的二皇子,我只是卑微的私生女。”

白曦宸伸出食指,轻轻点在了她的嘴唇上,她的话被如数吞回了喉中,他感觉她因为吃惊微微张合的唇瓣,好像是在亲吻他的手指一样。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整颗心随之一阵阵悸动。

他的声音也随之温柔:“我与你一样,都是自幼被父亲遗弃的人,不同的是我的父亲是光惠帝,你的父亲是周慈恩而已。我知道你因为我们之间的身份悬殊觉得配不上我,甚至怕因为这个原因会拖累到我,可你却不知,此去京城,不定哪一天我就会沦落为阶下之囚,甚至会随时送命。”

白曦宸的笑容仍旧是和煦温柔,可此刻看在云容眼中,竟第一次有些悲凉的味道。

“云容,原谅我的自私,我想了很久很久,最终没能说服自己放你离开。相信我,在我有生之年,一定会尽力让你幸福!可如果哪一天你真的不愿意留在我的身边了,我一定放你走。但是在这之前,答应我,不要离开!”

云容看着眼前的这个俊美如天人一般的少年,慌乱的心竟然逐渐平静了下来。

此时他的眼睛,让她不自觉地想起一句话:看不见泥沙的小溪,不见得就是清澈见底,或许是因为他深不可测。

他的城府,从来都是她不能参透的。他流落民间十八年,在被人无数次追杀的情况下依然活了下来,更奇迹般地恢复了皇子的身份,他的能力她根本不用怀疑。

他的这一番话触动了她,于是轻轻地问他:“你确定自己要这样做?你确定今天的决定真的是你想要的?”

白曦宸收起了笑容,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过了很久,慢慢地说:“云容,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会心痛会孤单的普通人。看见你随周瑾瑜走过竹林的背影,我感觉呼吸都是痛的。”

“你在竹林里看到了我?”云容有些不敢相信,什么都瞒不过这个人的眼睛吗?

白曦宸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还在她的手背上拧了一把:“好容易盼到了伤愈后能见到你的这一天,可是酒宴开始了,却唯独看不到你的人影,随后又见周瑾瑜悄悄地离开了酒宴,我心中便有了预感,果然被我猜中了。”

云容脸一红,垂下了头:“白曦宸,我……”

“非要这样称呼我吗?”

“那叫你什么?”

“没人的时候,我便叫你云儿,你叫我宸。”

她的睫毛微微地抖动,他的心也随着颤动。他静静地凝视她,俯身再次向她靠近。

她感觉到他的唇上传来淡淡的桂花酒的味道,渐渐地整个心也慢慢飞翔起来,随之沉醉。

外面的雨下得格外缠绵,微弱的灯光在窗子上透出两个人的影子,男子俯下身,吻上了女子的双唇,久久不曾离开。

白曦宸把云容轻轻放到绣床的里侧,然后自己也翻身躺了进来。

云容紧张到不能呼吸,蜷缩到床角,眨着大眼睛看着他衣袖一挥,勾起的幔帐便垂了下来。

紧接着,他手指一弹,窗前仅燃着的一盏烛火晃了一下,也随之熄灭。这个人会法术吗,怎么一切都好像是在梦中一样?

一时间,狭小的空间内,两个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云容下意识抓过身旁的一床丝被,白曦宸一扭头,就看见她用丝被把自己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小小的一张脸上,只露出刘海下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正慌乱无措地看着他。

她算不上美貌,可是这时候,却有一种沁入到骨子里的别样风情,看上去竟成了一个绝代佳人,让他移不开眼睛。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可毕竟是盛夏之际,她这样捂着不热吗?

嘴角一钩,伸出手去揭她身上的被子,她却死死地抓着被子,不肯松手。

小东西!他一只手臂从她的身下探进去,将她连人带被搂在了怀中。

她终于忍不住微微探出头来,随着挣扎,松开了紧紧握着被子的双手。白曦宸轻轻一带,丝被便甩在了一旁。抱在怀中的身体玲珑有致,娇软馨香,白曦宸的心一阵悸动,呼吸随之急促起来。

他叹了口气,问道:“想不想听我小时候的事情?”

他知道,要是不把小丫头的心结彻底解开,恐怕她绝不会安心留在自己身边的。

可是此刻正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再不放开她,他几乎要无法控制自己了。

云容紧张的情绪随着这句话略有缓解,连忙点点头:“好。”

搂着她的肩膀,让她摆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在自己的怀中。白曦宸闭上眼睛从在尼姑庵随母修行的记忆开始娓娓道来…

云容静静地听着,开心的时候,随着他的话“咯咯”地笑出声,当听到他受苦受难的那些往事,更忍不住失声哭泣。

原来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位二皇子殿下,从小到大,种田浇菜,烧饭砍柴,甚至缝衣织布……这些事情都做过。

听着他的这些经历,她心中的自卑与不安正一点一滴地变淡,想要去疼惜他、照顾他的感觉反而在心中越发浓烈。

打断他,在他的耳边郑重地说:“我们今后一定会幸福的。”

白曦宸侧过头看着她,她说得坚定无比,周身仿佛折射出璀璨的光芒,将她照耀得如此迷人。

他忍不住低下头,再一次地吻住了她水润的双唇,她的味道好甜好甜,他情不自禁地将这个吻加深,把她的身体越搂越紧。

怀中的她一开始还在躲闪,但很快便沉醉在他桂花酒的芬芳之中,逐渐生涩的回应着他。

两个人像是发现了最有趣的游戏一样,一遍遍乐此不疲地投入其中,在曼妙的感觉中一起沉沦,仿佛一直要吻到一生一世,天荒地老。

不知过了多久,白曦宸的唇才离开她,翻身将她整个人压在自己的身下。

“白曦宸,我们……”云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神色慌乱极了。

他抓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云儿,在你面前,我永远不是什么皇子殿下,只是白曦宸。”

云容静静地看着头顶这张俊美无双的脸,看了很久,最后嘴角绽开灿烂的微笑:“你说,我便信。”

她的笑刻到了他的心里。

他的吻又落在了她的眉梢,她的睫毛,她的眼角……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云儿,明天,我就要进京了。等我,最多两个月,少则一个月你便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好,我等你。”

雨越下越大,不时有惊雷闪过,震得屋脊上的瓦片瑟瑟作响。云容却睡得十分安稳,昔日困扰她的噩梦在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竟然没有光顾她。嘴角时不时地微微上挑,完全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之中。

白曦宸眸深如墨,静静地看着枕在他臂弯的云容那清秀的小脸,另一只手缓缓地揽住她的腰。云容缩在他的怀中,小脸贴着他的胸膛安静得像一只睡着了的小白兔!

他喜欢与她的亲密,自然地搂着她,任由她像个婴儿一般贪恋他怀里的温暖,撩拨着他的心房。他感觉体内涌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第二天天微明,早早就醒了,他静静地坐在床头看着熟睡的云容,一时间思绪万千。

白梓轩已与几日前返京,自己若不是有伤在身,恐怕也早就离开周府了。只是如果是那样,也许此生就会错过她。看着她恬静的小脸,他想,或许一切真的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方才他一动身,云容就醒了。看着他坐起来,兀自对着窗外发呆。云容问道:“你要走了?”

“嗯。”

“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京城?你知道的,我一天也不想留在这里的。”说着说着,云容委屈地撇撇嘴,一双大眼睛期盼地看着他。

白曦宸伸出右手,温柔地抚摸着云容的长发,恨不得将她放在自己腰间的锦袋里,可是眼下真的不能带她一起上京。嘴里无奈地说:“云儿……”

云容看着他那尴尬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自己去京城恐怕还不知道住哪呢,我可不跟着你去受罪,等你收拾好了王府,再来接我吧。”

一句玩笑话,说得白曦宸哭笑不得:“你这鬼丫头……”

云容眨了眨眼睛说道:“你若是来晚了,我就跟着大哥游山玩水去,让你再也找不到我。”

哪知白曦宸却道:“周瑾瑜被我带去京城了,你没机会了。”说着狠狠地刮了一下云容的鼻尖。

这个消息,倒是让云容大感意外。

不一会,进来两个侍女,伺候两个人洗漱更衣。看到两个人身上皱巴巴的衣服,两个侍女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对望了一眼,目露诧异之色。

早饭过后,周府把所有的人都集结在大门口,恭送二皇子回京。在回京车队里发现了襄王史朝峰和他的女儿史玉,这让云容心里极为别扭。呆呆地看着长长的车队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在白曦宸走了之后的第三天,周慈恩因为一桩大生意,不得不离开了周府,临行前把云容也叫到了前厅。

云容听他对周夫人道:“二皇子走的时候说,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个月,必会前来下聘。到时,我若是赶不回来,你务必把事情安排周全,切莫失礼。”

周夫人点头称是,可是回过头看云容的时候,眼中的寒意却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

转眼已过了十几日,有一件大事,也如期而至。那便是大小姐周云芳与宰相独子的婚期,转眼已经如期而至了。

这一天,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周府的门前。云容匆匆赶到周云芳所居的“一揽群芳”。看见床上摆着鲜红的嫁衣,几个婢女正在给周云芳梳头、上妆。

见云容来了,周云芳的眼中竟有泪光闪烁,对着那几个人说:“剩下的让小妹帮我,你们先出去吧。”

“是。”说着,婢女便退了出去。

周云芳站起来,一把拉住云容的手:“小妹,你怎么才来?”

“大姐,你确定要这样做?”云容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这样做并不是十分妥当。

周云芳“扑通”一声,跪到了云容的面前:“小妹,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大姐,你要去哪?”

周云芳脸上浮上一丝红晕,微微垂下头:“我自然是要去找他。”

云容知道,这个“他”自然是周云芳的情郎了。

“大姐,他为什么不来救你走呢?”

周云芳咬牙道:“我知道他的苦衷,而且与他在一起,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我并不需要他为我付出什么。”

云容听得有些生气,鼓鼓嘴道:“那你的付出就值得吗?你这一走,恐怕整个周府都要跟着受牵连。”

周云芳冷笑一声:“父亲的野心大得很,他与宰相关系并非你想象的那样简单,而如今他又攀上了二皇子,你以为我逃婚会对他有什么影响吗?充其量不过是少了一枚博弈的棋子罢了。”

云容看她说得胸口起伏,心中也不由大吃一惊。

“小妹,我若是无所顾忌,大可以找别人帮我,只是那时,帮我之人肯定会为了救我导致丧命。而你不同,你是二皇子心尖上的人,我听说二皇子在临行之前,已经与你有了夫妻之实。你帮我,没有人敢拿你怎么样的。”

这时,外面又有人催促道:“大小姐,老夫人派人来催了。”

周云芳额头涔出汗珠,对着门外说道:“马上就好了。”

“小妹,求你了。”她几乎是哭着说出了这几个字。

云容扶着她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她说:“大姐,我与周家并没有丝毫感情,若是能帮到你,我自然不会推脱。只是,你一个人一定要格外小心。”

周云芳喜出望外,连忙跪地叩拜。随后匆匆换上云容的衣裳,对着镜子描画一番,镜中之人居然变得与云容有六七分相像。

看着云容吃惊的样子,云芳解释道:“父亲的易容术才叫厉害,我与云嫣偷偷学了一点,还不及父亲的十分之一呢。”

一边说一边帮云容套上大红的嫁衣:“我出去之后,自然再会扮成其他人的模样,你不用担心。你只要拖延一会,最后掀了盖头,用真面目示人就大功告成了。”

“好”

周云芳走了出去,听她学着自己的声音对门外的侍女道:“大姐情绪有些不稳,让你们等一会再进去。”

“是。”

接着门外就安静了下来。

云容长长地出了口气。只盼着赶快离开这里。

过了一会,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隔着头上的红纱,朦胧中看见进来的是一位女子。

她几步走到云容跟前,一把扯下了她头上覆着的盖头。

当云容看清了她的面目时,不由自主地倒吸了口凉气,眼前竟是周云嫣。

她一脸得意地看着云容,美好的面庞上,看起来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你帮云芳逃走了?”不等云容回答,她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呵呵一笑,“我刚才看到她换了你的衣服,从这里走出去了。”

窗外的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将云容身上的嫁衣照得格外璀璨夺目。只是这种美丽的颜色,在她的眼中却是如此地刺眼。

云容只感觉后颈有些发凉,厌恶地去脱外面的嫁衣,可手刚把襟口的扣绊解开了两颗,周云嫣就快步凑到了云容的近前,手指拂过她的肩胛骨。

全身一麻,云容便再也不能动弹了。

“周云嫣,你做什么?”云, 容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紧张愤怒地看着她。

“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周云嫣伸出纤纤玉指把云容方才解开的扣绊一颗一颗系好。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下贱女人生的野丫头,也想嫁给二皇子,你配吗?”待将扣子全部系好,周云嫣从上到下仔细地打量着云容,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还赶不上我半个手指头,就想麻雀变凤凰?”

几次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云容终于明白了,周云嫣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敌意并非仅仅因为是对自己身份的鄙视。

接下来她要做什么?

云容的额头居然冒出了冷汗:“你喜欢白曦宸?”

“啪!”周云嫣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一巴掌打在云容的右脸上,咬牙切齿道:“对,我喜欢他,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他。你是什么东西,居然勾引他在你的房里过夜?我真想杀了你。不过你不用得意,我和我娘都不会让你这个下流痞子如愿的。”

“你——”云容的右脸上火辣辣地疼痛,奈何全身不能动弹,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她,一种不知名的恐惧,慢慢在心底蔓延。

 

当云容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仍旧穿着鲜红的嫁衣,但是人却不是在“一揽群芳”,也不是在自己的沁芳斋中,而是在一架宽敞的马车里。

试着扭了一下头,可以动,可手脚都被细绳紧紧地捆着。

“停车,给我停车。”被她一吼,马车果然停了下来。

一个丫头撩开车帘,上车坐到了云容的对面。这个丫头,她见过,每次见周夫人,她都站在周夫人的身后伺候。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

那丫头垂下头,毕恭毕敬的答道:“奉夫人之命,送大小姐去京城完婚。”

“大小姐?你喊我大小姐?你们疯了?”云容使劲挣扎,怎奈越用力,手腕、脚腕上的细绳勒得越紧,几乎是已经深深地嵌进皮肉里去了。

“大……大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这样只能是让自己遭罪,根本于事无补。”面前的丫头抬起头,目光哀婉地看着云容。

“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丫头看着面目倒也和善,瓜子脸,柳叶眉,鼻梁上略有几颗雀斑,样子十分温婉乖巧:“奴婢名叫婉儿,是老夫人跟前的丫头。此次送亲,老夫人拨我过来伺候小姐。”

恐怕是监视吧?云容冷哼一声,心里将周夫人和周云嫣腹诽了一百遍。

婉儿袖中掏出丝帕,轻轻替云容将额头的汗渍擦干净,低声说:“小姐对婉儿一家有救命之恩,从今以后,婉儿自会尽力伺候小姐的。”

云容不解,冷笑道:“我怎么不记得曾经有恩于你,若是这样,不如你寻个机会,干脆放了我。”

婉儿苦笑:“那次雨夜,若不是小姐认下自己的身份,恐怕周家所有的下人都已经死在那些人的钢刀下了。那些人里就有奴婢的爹娘。小姐的大恩大德,婉儿今生今世不敢忘记。这次夫人安排小姐代嫁,之所以让婉儿来伺候,也是因为我是家生的奴才,父母和二叔都在周家为奴。若是小姐在半路上出了什么状况,奴婢的家人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

婉儿说得很诚恳,但云容却难免有些绝望。看来此次送亲的人,都和婉儿一样,若是想逃走,恐怕比登天还难。

转眼过了半月,离京城越来越近了。云容白天依旧被困住手脚,晚上与婉儿歇在一间屋子里,门口有人把守。

这一日,云容昏昏欲睡,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因为太过突然,她的头一下子撞到车角,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

刚要喊婉儿,却听见马车外传来喧哗吵嚷的声音。

她仔细去听,隐约听到一名男子用低沉微怒的声音说:“前方何人挡路,还不速速让开。”

“马车里坐的是宰相家未过门的少夫人。你们又是什么人,耽误了时辰,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这是周府管家的声音。

“哦?是周府送亲的车队?我们是替二皇子去淮南求亲的车马,看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哈哈……”马车外,顷刻间安静下来。

云容好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一颗浮木,眼前仿佛又出现了白曦宸临行前的那个夜晚:“云儿,一个月,一个月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泪水顺着眼角汩汩地流出。

她拼尽所有力气大声喊道:“救命呀,救命呀,我是周云容,曦宸要快来救我……”

云容的声音很大,很快车帘被挑开,从外面匆忙地上来两个人。一个是婉儿,另一个是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几岁的婆子。

“曦宸,救我……”

“我”字刚刚喊出口,那婆子就用手中的帕子,狠狠地塞进了云容的嘴里。

“呜呜……”发不出声来,云容满身是汗,急得又用肩膀使劲地撞向马车的右侧发出“砰砰”的声音。那婆子吓得连忙扳住云容的双肩,在她耳边急切的低语道:“小祖宗,我们家里人的性命,都捏在你的手心里了。想叫唤,等到了相府再叫,就是喊破了天,也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云容小脸没有一丝血色,单薄的身子再也动弹不了半分,眼泪汩汩地顺着腮边滑落。这一刻,她好恨。

十五岁之前的自己,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她所有记忆之中唯一的幸福,只有在那片竹林之间漫步徐行的白衣少年。就算是再傻,再无知,她也能想象到,他一个堂堂的皇子殿下,要想娶一个母亲连小妾都不是的私生女,会遇到多大的阻力。

可是他做到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兑现了那晚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可是她呢?就连乖乖在周府等他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做到。

微风撩起车帘的一角,外面正午的日光慢慢偏斜,在天穹之上走过了每日的轨迹。现在逐渐西落,光线也逐渐黯淡昏黄,云容的世界顷刻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幸福是如此之近,又是如此之远。

“车里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呼喊当今二皇子的名讳?”云容的声音还是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

此话一出,外面又是一阵慌乱。

沉到黑暗之中的云容,仿佛又看到了一丝希望。她又开始奋力挣扎,试图做最后的努力。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又传来马蹄声,由远及近。

.角,外面正午的日光慢慢偏斜,在天穹之上走过了每日的轨迹,逐渐稀“闪开……”声音张扬无比,霸道至极。顷刻间,外面再一次安静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声音就好像是削尖了的冰锥一样,空气瞬间冻结了。

过了一会,才有另一个男子低哑的声音传来:“哪个是周府的管家,我家公子前来迎亲,还不上前行礼?”

云容倒吸了口凉气,原来是宰相公子楚陌尘——那个周云芳口中如恶魔一般的人。

“参见公子。”随后车外再次传来细碎的低语,只是马车内的云容却是一句也听不到了。

过了片刻,才听楚陌尘冷笑道:“莫非我夫人的容貌,要让二皇子府上的每一个人看仔细后,我才能带她离开这里?”紧接着,云容又听见有脚步声向马车这边传来。

她心中一颤,竟对楚陌尘挑帘的那一刻,期待起来。听云芳说过,楚陌尘是见过她的,只要他一挑帘就会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周云芳,那他必定会无比震惊,而白曦宸的人就在对面,那时,自己就有了逃脱的机会了。

车帘被撩起一角,眼前出现了一个男子的面庞,云容一时惊呆了。

男子瑰杰无匹的容貌随即映入眼帘。这世上竟有长得如此艳丽的男子?他头戴紫金冠,身上一件紫色的衣袍,华美得不可方物,眉间一点红色的朱砂痣,遗世而独立。

只是这种美,艳却不妖,更无一丝阴柔之气,这是完全属于男子的美。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桀骜不驯、傲然独得的气质。披洒着的黑发,微有凌乱,却一丝不损他的高贵,反平添了一股摄人魂魄的震撼美。

云容眼巴巴地看着他。她没有猜错,这个人正是宰相之子,楚陌尘。

楚陌尘眯起眼睛也将云容上下打量了一番。他数月前还见过周家的大小姐,眼前的这个女子显然不是周云芳——披头散发,一张小脸满是泪痕,全无一点姿色可言。

他眼中不由地划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只是她此刻被绑住了手脚,嘴也被堵上,冲着他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是有话要说。他冷哼了一声,又将车帘放下。

云容听他说道:“前面就是京城,你们替二皇子此去淮南,路途遥远,就请先行吧。”

外面又是一阵嘈杂,但最后传来的就只剩下马蹄阵阵、车轮滚滚的声音。云容知道,白曦宸的人已经一步一步地与她擦肩而过。

心像被刀剜去了一样,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上篇:第四章 来去不由己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437) | 推荐本文(1066)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