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一章 初涉房事
第一章 初涉房事 文 / 邹武林 更新时间:2013-7-11 9:46:22
 

 

1

买第一套房子,和同住的李成有关。

小李是2005年从中大毕业的硕士,帅气、阳光,和李文化夫妇很合得来。李文化的儿子也喜欢他。他是网络游戏的痴迷者,也是不折不扣的高手。

问题出在小李女朋友秀红的身上。那是一个湖南籍的美女,在读本科生,几乎每个周末都要来南州过夜。

她开朗豪气,穿着开放,经常穿一件小背心或吊带裙子。那衣服本来就没有多少布,她个子又高,常露出个肚脐,弯腰拿东西,或低头夹菜的时候,一双巨无霸就一览无余了,常常令李文化心猿意马。

小短裙不但露出了一双美腿,弯腰的时候,不小心把半个屁股也露了出来,丁字裤若隐若现。那是李文化第一次见识情趣内衣,认识丁字裤。

秀红每天使用不同的香水,满室生香,弄得李文化一到周末,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只想呆在家里。

小两口也比较开放,无所避讳,晚上睡觉房门也不关。李文化夫妇是过来人无所谓,但想到儿子那么小就要接受现场版的性教育,难免有些忧心。妻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买房子的事在2005年底提上议事日程。

那时候南州的房价真低。季华五路购物中心的房才3000多元一平,湖景湾才4000元多一点。

奥林匹克花园刚刚开盘。一个副老总送儿子到李文化的公司参加奥数培训,同李文化谈得来,知道他想买房子,就推荐李文化买奥林匹克花园中心的高层房子。副老总能给他9折优惠,优惠后再打98折,4000元一平都不到。那房子南北对流,花园景观一览无余,李夫人喜欢得不得了。但以李文化那时的实力,简直是天价,128平的房子,总价要50多万,仅首付就要15万,每月还要供3000多元。快40岁的人了,哪里欠过那么多的债,想一想心里就发怵。

李夫人只好妥协,跟在李文化后面看二手房。

 

2

看的第一套二手房,在城南小学旁边的季华花园,是一套86平的两居室,步梯,在4楼。那时候李文化不懂得电梯、步梯楼的差别,不知道南北对流的好处,更不知道楼距宽窄有什么不同。中介说城南小学是一所省级学校,孩子上学不用接送。价格也合适,总价21万元,首付10万,月供不到2000元。夫妻俩都觉得合适,也不看第二间,就付了5000元定金,和一半的中介费,签了合同。

中介那个美女姓陈,丰乳肥臀,说话甜甜的,是李文化喜欢的类型,可能也是合同签得快的原因之一吧。

陈小姐与买卖双方约好,下周一到百花广场房产交易中心,递交交易文件、付首付。

周六、周日李文化就把全部存款都取了出来,有些定期存款差一两个月就到期,提前支取利息都按活期计算,损失了上千元。

损失归损失,想到在南州马上就有自己的房子,一家三口都很兴奋,儿子甚至想好怎样装饰自己的房间了。夫人设想把一个阳台改装成小书房,摆张折叠型的小床,来个亲戚就有安置的地方了。

李文化有点失落。他们一家同小李相处这么好,特别是小李女朋友活色生香,近在眼前。虽说朋友妻,不能有想法,但毕竟秀色可餐,每个周末都能在一起吃饭、看电视、聊天,偶尔还能目睹薄衣下的无限风光,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呵。

星期一到公司打好卡,安排好工作,就等陈小姐电话了。陈小姐的电话一会儿就打了过来,说先不到百花广场交易中心了,到创利地产吧。到了地产公司,陈小姐带李文化上二楼的接待室。

卖家陈先生已经坐在那里等候了。原来陈先生想毁约。陈小姐问李文化的意见。

陈先生说得挺可怜的,说自己快40岁了,炒股亏得一屁股债。女朋友跟了好几年,婚还没有结。如果房子卖了,两人就算散伙了。

李文化那时挺有正义感的,不像现在吃不得半点亏。陈小姐又拉李文化单独到一边劝说,不时把小嘴凑到李文化耳朵边上,胸部就压了过来,悄悄地说话,像怕外人听到似的,说得李文化浑身都酥酥的,那香水味熏得李文化迷迷糊糊,就答应了。

接下来谈赔偿。陈先生支付全部中介费和李文化的利息损失,陈小姐负责帮李文化再找适合的房子,成交后不再收中介费。双方支付完毕,房产证就还给了陈先生。

李夫人因为上午有课没有同来,这么大的事李文化一个人就决定了,真是考虑不周全,换现在打死他都不敢。陈小姐不停地安慰李文化,再三保证能找到让他满意的房子。那时的中介真是有职业精神,不像现在房产公司的从业人员。

说话间中午到了,陈小姐说请李文化吃饭。李文化没有交通工具,陈小姐用自己的摩托车载着李文化,从创基地产穿过同济路,到同济广场的真功夫用餐。

在路上,李文化先是扶着她的腰,看看她没反感就抱住了。那腰柔软得如同没有骨头。香气从衣领里一阵阵飘出来。当时李文化想如果堵车就好了,可惜一路畅通,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李文化衷心感谢陈先生。如果不是当初他毁约,李文化今天很可能和其他同事一样,只有一个居住的房子;也没有了和陈小姐一起度过的那段美好时光。

 

3

李文化接下来的日子过得真是灰暗,被老婆骂得狗血喷头,儿子也十分不满。

李文化每天下了班,就坐在陈小姐的摩托车后面看房子。趁着看房,李文化也来一次南州深度游。

其实南州的中心城区东从季华六路起,西到季华四路,约有5公里;北从火车站起,南到澜石,10公里左右,就这么大。

住宅小区跑了不少,连石湾的榴苑小区、环市的东升小区那么偏僻都去过。惠景城看了5套房子,有高层的,有低层的。

陈小姐同时给李文化普及房产知识:高层电梯楼,要比低层步梯楼保值;建筑密度小的房子,比密度大的价格要高;向南的房子比较好,一梯两户南北通透的房子最好;房龄最好不要超过15年,超了年限,贷款都有问题。一路看下来,也没确定下来合适的房子,李文化满意的,李夫人不满意,李夫人满意的,价格又太高,都没有成交。

在那一个多月中,李文化和陈小姐三天两头见面,慢慢就熟悉了。坐在她的摩托车后面,即使李文化的手不是很规矩。她也很坦然。

有一天看房晚了,李文化请她吃饭,她开玩笑问李文化:“是不是很享受看房这个过程?”李文化一时困窘无言。她得意地说:“你们男人给点阳光就灿烂。”

她真的说中了李文化的那点心思。李文化已经很习惯她身上的那种气息,路上光线不好的时候,李文化就抱住她的腰,上身贴了上去,用鼻子吮吸她衣服里透出的香气。开车的时候,她的长发从头盔两面飘了起来;摩托车速度放慢的时候,头发落在李文化的脸上,庠痒的,感觉真好。

李文化每天都急切地等着她的电话。偶然有一两天她没时间,李文化都有点不适应了。

看房成了李文化生活中的一种需求。

 

4

第一眼看到澜石公务员小区801那房子,李文化就觉得温馨。

小区交通十分便利,在汾江路的最南端,离南州大道不到一公里。

小区配套也好,门前有广场、公园,有各种免费的球场,学校、医院近在咫尺。虽说是顶层,但面积有140平,复式格局,豪华装饰,价格才21.8万元,须另交1.4万元土地出让金,其他税费总计不到5000元,中介费免收。算一算2000元一平都不到。

最主要是有一个面积50多平的天台花园,李夫人喜欢得不得了。她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女人,一生最喜爱种菜。在老家时,青菜一直都自给自足。有了这个天台花园,她也不嫌弃小区地段在郊区了,也不嫌弃楼层在顶层了,欢天喜地地签了合同。

签过合同,老婆因为晚上有课提前回公司了,李文化和陈小姐就一起到银行转账。到了银行,已经临近下班,门已经半关,只出不进。他们心里急呀,跑了3家银行,才从ATM机取足2万元交定金。

 

5

交了定金,俩人心里都轻松了,就到银苑市场旁边的一家湘菜馆吃饭。

通过一个多月的交往,李文化了解到陈小姐是个能干的女人。她的公司是一间加盟店,全是自己在打理。三个助手只负责看店、带人看房,办证、过户、交税全部自己跑,方方方面面的关系也是自己打点。

陈小姐也是个命苦的女人。大专毕业后进入房产公司,找了个富家子弟同居。孩子生出来是女的,富家子弟全家移民后,把她母女抛弃了。只留下一间小店,和一套二居室住房,住房的产权证都还在孩子爸爸的名下。

陈小姐带着4岁半的女儿,又当爹又当妈。20055月,到幼儿园报名抽学位,没有抽到。只好把孩子放在店里照看。

刚好那段时间李文化他们公司同机关幼儿园有项目合作。其实就是让桥登堡公司到机关幼儿园开设兴趣班,幼儿园负责管理,收费双方共享。那个项目是李文化负责的,认识了梁园长。梁园长是个豪气的江西表妹,一起吃过几次饭,大家谈得来。有一次饭后梁园长提出,让她的孩子到李文化公司学习英语、奥数,指定要李文化夫妻带,李文化一口答应了。李文化趁机把陈小姐孩子插班入园的事提了出来,她马上答应了。

第二天李文化让小陈着带孩子交了6000元赞助费,入了幼儿园。小陈当时说了一串感激的话,说一定要请李文化吃饭。今天刚好签完合同,就一起上了饭馆。

说是吃饭,其实饭一口没吃,啤酒喝了一打。湘菜馆的小包房,隔音不好。外面吵吵闹闹,里面也是越喝话越多。说到伤心处,李文化看到陈小姐的泪光闪闪。两人互相说着感激对方的话,李文化感激她帮忙找房,她感激李文化帮孩子入园。她说着还要倒酒,李文化赶忙用手制止,她想挣脱,不知道怎的,两人就抱在一起了。

都是结过婚的人,怎么表达情感轻车熟路。先是嘴巴久久地粘在一起,直到气喘吁吁。李文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在对方的胸前不停摸索。李文化突然觉得自己的下面被对方抓住了,一阵阵舒服的感觉从下往上传导。

虽然李文化的嘴巴有点油,但一向以君子自居,生活腐败绝对只停留在口头上。

在中学教书,天天面对的那帮小屁孩,都很早熟,懂得的比他们这些当老师的还多,什么一夜情,什么师生恋,和大人说的柴米油盐一样,整天挂在口头上。那些女孩子找你辅导,完了亲你一下;在晚会上拉着你跳舞,跳着跳着猛不小心狠狠地抱住你;毕业含泪告别时给你一个湿吻,都是有的。咱长得又不丑,才华又不差。但你千万别当真,都是一帮小屁孩,过了就过了。郊区中学的陈仲伍老师才华横溢,诗歌写得全省小有名气,得过不少教学奖。但在这个问题没有把握住,把自己送进牢里去,20年呀!也葬送了几个女孩子的美好前程。重点中学的学生都是前程无量的。

同事之间也来不得半点超越。你一个副校长,同某个女老师有点说不清楚的关系,你能保证公道处事?评优秀、选先进、晋职级、发奖金,都敏感话题。别人怎么想李文化不知道,他绝对不敢雷越半步。县教育局的廖副局长,是李文化的恩师加伯乐,一路提携着李文化。他同局里幼教教研员王老师瓜葛不清,搞得满城风雨。到市里参加幼教会议,半夜里两人被王老师的老公从宾馆的被窝里揪了出来,往死里揍,硬是把男儿身废了,还落个免职处分,下放到一中教书。老婆离了婚,房子给了老婆孩子。一个人孤孤单单地住在行政楼的楼梯间里。在江西教书的时候,李文化隔三差五请他小酌,每次喝上头,他都一再告诫李文化,不能覆他旧辙。李文化夫妻除了感慨和劝说,还能说什么呢?特别是李文化因风言风语被李夫人硬拉着下了海,被老局长狠狠骂了一通。

李夫人同李文化是大学同学,同乡不同系,外语系的才女呀!那个现场直译的水平,不说县里,市里都找不出几个。市教育系统来了外宾,她总被抽去做现场翻译。弄得市教育局的英语教研员对她无限妒忌,总是想方设法压制她,对她的教学法说三说四。她在家乡过得很不是滋味。这应该是离开江西的主要原因吧。她平时就热衷于做家教创收,支持她的弟弟妹妹读书,懒得管李文化。李文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她。但是遇到作风问题,他们都很较真,一粒沙子都容不下。李夫人中等姿色,但经长期的英语文化浸润,即使不做修饰,也颇有风韵。她酷爱跳舞,每次外事活动的舞会,她都乐此不疲,但有一次她发现局里的一名办公室副主任有不良企图,从此拒绝参加。就这样一个人,如果李文化在外面做出一丁点出格的事,看一看她的眼神都发怵。

想着想着,李文化的手就停了下来。陈小姐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送李文化回去的路上,两人很沉默,李文化只是说了一句“对不起”,她幽幽地说了句什么,李文化听不清楚,她自己也听不清楚吧。

陈小姐是李文化喜欢的那种类型,丰腴而不肥胖,白晰而富有弹性。李文化最喜欢她的性格,不卑不亢,温柔有加。李文化心里想什么,只要说一半,她就悟出来了。与你意见不同的时候,不着急不生气,总是说:“我有个想法同你交流一下”或“你看这样行不行”,讲道理,不像李夫人动不动就瞪眼睛吹胡子,犟得十头驴也拉不回来。

 

6

还没有到2006年元旦,房产证就到手了。旧房主很大气,贷款还没有批准下来,就把钥匙交给了李文化。贷款遇到了一点波折,年终了,银行不放款,陈小姐忙着协调各方面关系。

那天傍晚,李文化接到梁园长的电话,说佳佳发烧,她妈妈的电话关机了,叫李文化去接。李文化才想起佳佳是陈小姐的女儿。

李文化向妻子请了假,打的到机关幼儿园,看到其他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了,老师抱着个小女孩很着急地张望,见李文化来了如释重负。李文化赶忙谢过老师和梁园长,把孩子送到同济医院就诊。好在只是普通发烧,38度多。

佳佳是一个挺可爱的小女孩,不哭也不闹,静静地躺着打点滴。

李文化在一旁不停地拨打陈小姐的电话,一直打到晚上9点才打通。原来她去请银行信贷部的人吃饭,每年底都要例行的公事。巧好手机没有电。回到店里没有见到佳佳。她早上吩咐店里的小姑娘接佳佳,结果小姑娘把任务忘得一干二净了。正着急的时候李文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那晚天气变冷,十来度吧。孩子打完点滴都十点多了,睡得很香。李文化脱下外衣包住孩子,坐在摩托车后面。陈小姐边开车边不停地哭泣。李文化暗暗誓:一定要拼辆小车出来,不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寒风中哭泣。

陈小姐住在同济新村小区,小区很陈旧,外观斑斑驳驳。陈小姐家里面却很温馨,每一样物件都摆放很整齐,舒适宜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电视机是旧款的,家具和床上用品,一看就知道是宜家的。

他俩一起动手给孩子喂了药,安顿孩子睡好觉,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陈小姐一下就拥住了李文化,眼泪哗哗地流。李文化轻轻地拍着她的头,不停地安慰。越安慰她越激动,都嘤嘤地哭出声音来了。李文化感觉她真的很无助,也感觉到一个男人的责任。

一看时间快十二点了,即使心中有一万个不舍,也得离开了。

那晚的吻别时间太长了。李文化都迈到门口了,她又扑了上来,眼泪直流,身子在蠕动,发出的信号傻子都能感受得到。李文化难受极了,恨不得马上脱个精光,来个淋漓酣畅,但一想孤儿寡母的,如果这个时候乘人之危,那太不道义了。

李文化记不清楚那晚上妻子唠叨了什么。他一整晚都没睡好,脑子里像放电影似的,把自己和陈小姐交往的每个细节都回忆了一遍。

两人能一起交往完全是缘分。虽说偶有肌肤之亲,但都是入情入景,水到渠成,从来没有强扭瓜,硬折笋,且每次都能做到发乎情,止乎礼。

同秀红相比,小陈只是中上姿色,但富有韵味。韵味与漂亮有相关性,但不成正比。韵味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成熟的性标志。陈小姐就是那种完全成熟的女人。五官细致,眼睛有神,鼻子玲珑,嘴唇丰润,让你看了就有想亲的冲动。常化点淡妆,偶尔也素颜。胸前那对宝贝最可爱,既不是那种小馒头,也不是那种大煎饼,是白面包子,丰腴动人。刚刚认识的时候虽然是九十月份了,但广东人穿着轻薄。小陈的衣着既不如李夫人保守,也不如小李女朋友开放,但绝对有品位,从里到外把身子包裹得凸凹有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样米养百样人”。

李文化对她很有感觉,她对李文化亦然。李文化每次拥着她,都能感觉到她的颤动,她也尽量使身体最大面积地贴着李文化,小手不停地在李文化身上游走,所到之处,让李文化丢盔弃甲,血脉贲张。最迷人的是她的一张小嘴,红唇皓齿,一颦一笑,万种风情,朱唇未启,气息迷人。接吻的时候,嘴唇斜着贴过来,含着李文化的嘴唇,一条香舌一时搅动上腭,一时搅动牙龈,一时搅动舌头,让李文化不能自已。

李文化不是什么圣人,但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忍着。李文化是怕自己不能承受那责任之重。他只是一个刚刚到南州的外乡人,还没有站住脚。他现在照顾自己的家人还力不从心。这种强忍是多么大的痛苦,是多么折磨人。

李文化知道小陈也和他自己一样受着煎熬。

 

7

元旦前夕,银行放贷了。陈小姐在电话里把银行放款消息告诉李文化。李文化也高兴地告诉夫人。夫人却很平静,没有了国庆节时的冲动,因为她又找到私活干了。

对于妻子干点私活,李文化向来理解支持。她家条件艰苦,又是长女,弟弟妹妹个个读书优秀,考上的都是重点大学,她全部收入基本都贴了进去。这个李文化知道,在师大读书的时候,她就清清楚楚地告诉李文化。李文化也从不计较。

有时候有领导、老师告诉李文化说,你妻子在做有偿家教。李文化口头上说要管一管,行动上却无动于衷。怎么管,管不管得了,管了后果怎样,李文化都想得一清二楚。那时候在江西每人的月工资才800元,怎么管?因为做家教的事,妻子在老家一直郁郁不得志。那么有才华,评市骨干教师三次都通不过;评中学高级教师也一波三折,最后是市教育局长看在她的贡献不小,亲自开口,才堵住了别人的嘴。

因为她做家教,李文化才有自由,周末和一帮狐朋狗友胡饮海喝。李文化对家乡的四特酒情有独钟,百饮不厌。也参加了赣东诗社,经常和一群文艺女青年抨击时政,激扬文字,游遍江西的好山好水。

她现在的活儿是小李的女朋友秀红介绍的,给陶瓷协会做兼职翻译,据说做书面翻译的收入一般,还比不上做家教,但做现场翻译的收入高,运气好的话一个小时几百上千的都有过。

李文化和陈小姐打得正热,也乐得没有人管束。

8

装修房子也好,和陈小姐约会也好,在南州拓展业务也好,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交通问题。

南州那个时候的公交不是一般的差。车辆破旧,车次又少,说是十五分钟一班,有时一个小时都不见有车到。

车一进站,人就一溜地往上挤,绅士也不绅士了,淑女也不淑女了。司机一个劲地叫“往后挤挤,拄后挤挤”,可谁也动不了。

车上烟味、汗味、脚气味、香水味,甚至有阿婆刚刚从市场买的咸菜的异味,混杂在一起,扑鼻而来,让人很不好受。

车一开动,人就摇晃起来,你碰了我的胳膊,我踏了你的脚。姑娘也顾不得风度,尽量使用坤包、雨伞向外扩张,以保持正常的呼吸。小伙子乐得趁机揩油。

李文化曾考虑过买台二手小汽车,但算算养车成本实在太高。虽然陈小姐说能借钱给李文化,但李文化不能接受,只好放弃。

最后陈小姐给搞了台二手女式摩托车,手续齐全,但不能过户。那是一款进口光阳车,已经有10年车龄了,但性能仍旧很好。

装修的事情妻子没有功夫打理,李文化就全权代理了。

因为陈小姐帮忙,省了不少金钱和时间。她从另一间放卖的二手房的业主那里要了4台看起来很新的旧空调,请人装上;请油漆工把全部木件,漆上一层新油漆;请师傅把墙面全部刮新,把地板砖抛一次光。然后换了新厕盆、新门新锁,房子就焕然一新了。

李文化也看出了小陈的能干。她做事情不是做一件想一件,而是全盘规划,什么时候干什么买什么都通盘考虑,井然有序。结果春节前就完工了。

 

9

房子装修好了,决定2006年春节前入住。都快到除夕了,公司也放了假,但李夫人的兼职停不下来,陶瓷协会的年拜活动一直在进行。

那些年南州的陶瓷业,不是兴旺二字能形容的。普通的一家小厂,都有欧洲的商人来采购。很多江西老表在此行发了家,混了个会员单位,进了协会,很关照李文化妻子的业务。

一直等到年二十八才入伙,而且是中午进行,因为晚上李夫人还要参加年拜会做翻译。

李文化只请了桥登堡公司的几个同事,有阿华夫妇,市场部、教学部的负责人,还有小李和秀红,梁园长夫妇和陈小姐。大家都带了小孩。

先到房子里参观,二十几个大人小孩,把房子上上下下看个遍。都说除了位置偏点,楼层高点,一切都好。

阿华称赞李夫人能干,现场就拿出电话打给吴胜,说放李文化他们出来是放对了,等明年买了小车,一起开回去请你喝酒。

小孩子最开心,三台电脑全打开,你争我抢地玩游戏。

李夫人还在想着晚上的翻译,心神不定,都是小陈在招呼大家。阿华踢了李文化一脚,轻声说“是不是齐人之福”。李文化回踹一脚,说“别胡说八道”,小陈向李文化会心一笑。

小李的女朋友秀红当场就问小李,什么时候像李校长一样给她买个房子结婚?小李忙说快了快了。小李的女朋友当年已经毕业,假期也来李文化公司兼职,大家都熟悉。阿华最喜欢逗她玩,她也开得玩笑。阿华说,给小李一年时间,不完成任务,我送你一套如何?大家哈哈大笑。

李家的天台花园已经郁郁葱葱,旧业主留下一株大鸡蛋花,覆盖了四分之一面积,从拿到钥匙那天起,李夫人先后种了萝卜、青菜、韭菜,萝卜都可以收了。当场拔了二三十个,按每家一份分装,吩咐大家饭后带回家。

 

10

午餐安排在陶陶居。那是个吃海鲜的餐馆,相当高档。

开席的时候差不多两点了。大人一大桌,小孩一小桌。陈小姐拉来了一箱红酒,大人还没有喝尽兴,小孩就吃饱了。陈小姐把小孩送回房子继续玩,大人继续喝酒。

阿华说喝红酒没有意思,吩咐市场部王总搞四特酒来。王总一个电话过去,半小时不到,整箱酒就送到了。

换了酒,喝过几巡,李文化就敬梁园长,感谢她的关照。梁园长不喝,说没有由头。江西表妹能喝呀,红酒喝了不少,白酒又喝上了,没有一点醉意,硬要李文化和陈小姐一起敬。李文化头都大了,佳佳入园的事,让妻子知道了能饶了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硬着头皮和小陈一起上,旁边的人又在起哄,连干三杯才罢。

酒家部长悄悄告诉小陈,晚餐的客人快到了,催他们快结束。被阿华听到了,大声说,晚餐连一起了,全部公司买单。大家都在兴头上,都放了假,都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也都随了。

妻子狠狠地掐李文化一把,拉了李文化,端起杯,感谢大家说:“喝完这杯,我先回去给孩子们送点吃的,随后就来,随后就来。”大家都知道她这点私活,心照不宣。

李文化叮嘱她开摩托车要小心,给孩子们送几个肯德基全家桶回去,吩咐好再出去。李夫人没有什么好脸色,瞪了李文化一眼。

一直喝到九点多才散了,阿华嚷着要唱K,她夫人坚决反对。

一行人步行回到公务员小区。李夫人已经回来了。大家带上孩子,拿了萝卜回家。

 

 
上篇:楔 子 返回目录 下篇:第二章 再涉房事
点击人数(3987)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