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三章 秀红的房战(一)
第三章 秀红的房战(一) 文 / 邹武林 更新时间:2013-7-11 9:55:22
 

 

1

小李是2005年毕业的中大硕士,按照当时的行情,大多单位都抢着要。他的导师希望他把博士学位拿了再出来工作。

但他一心想创业,希望有一天能拥有自己的企业。进入桥登堡公司后,他主动要求到南州分公司来,以期进入管理层。2006年底被选为国际教育项目负责人。

他的女朋友秀红,来自湖南长沙,在华南师大外语学院读本科的时候,认识了小李,一心想留在广东,就跟小李好上了,同居了。那孩子成绩好,能力强,样子好看,就是比较务实,要不也看不上小李,他们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秀红性格外向,加上外语文化的影响,思想比较前卫,爱享乐,衣服、化妆品用的都是名牌。毕业时都24岁了,一心想买房子结婚。2005年李文化买澜石的房子后,她硬拉着小李到南州各地看了一阵子房子。可能是积累不够,或者小李另有打算,总之没有买成。本来她做了公办教师收入不低,有住房公积金、住房补贴,还在陶瓷协会兼职,很得协会几个领导的赏识,但她消费高,攒不了钱。

他们一起住的那套集体宿舍,李文化搬走后一直由小李他们住着,没有再安排人进去。偶尔有总公司高层领导来了,就在那里接待一下。有一段有位姓石的部门老总来南州市调研,住了一阵子。

合该让李文化看到了他不应该看到的一幕。

那晚接待几个对公司来说很重要的客人。晚宴的规格很高,安排在鲤鱼门酒家。接石总的时候,把秀红也一起拉了过来。公司的人都喜欢秀红,活泼可爱,衣着暴露,能喝酒,酒桌上能侃,会调节气氛。小李在国外,她一个人可能闷,就更喜欢参加各种饭局了。

那晚秀红穿着粉红吊带裙子,新烫的发型,红颜皓齿,皮肤白晰,个子又高,在几个女生中很引人注目。她一举手一投足,十分旖旎,一频一笑,风韵暗生。弯下腰来给宾客倒酒,一抹酥胸风光无限。那风情就更不用说了,款款来到你的跟前,一阵香风袭来,只见眼前晃动着一双芊芊玉手,直让人头晕目眩。你有一千个理由不喝酒,她有一万个理由让你喝;再不喝,在你面前鞠个躬,把一对巨无霸在你面前展示得一览无余。喝多了也胡闹,什么交杯酒,穿心酒,都是男人喜欢的把戏。

晚宴气氛很好,主客都满意。饭后到钱柜K歌。李文化个人很喜欢这种场面,但妻子的心思多,孩子的功课也得有人管。小陈正在热恋中,男方是个金融界人士,李文化他们都见过,很儒雅,两人正打得火热,基本不参加李文化他们的聚会。佳佳上小学后,晚上小陈常常送她来李文化家,同李文化儿子一起做功课,要有人辅导。李文化能不参加尽量不参加,阿华也很体谅。

那晚阿华出差,由李文化牵头接待。客人都是体面的领导,很识大体,歌唱了,舞跳了,就开始告辞。一行人送到门口,领导上了车,其他人都趁机告别,李文化们3人才徐徐上来。

李文化在KTV总喜欢到外面抽抽烟,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和服务员聊聊天。钱柜的监控室有个小老乡,每次来抽烟李文化都要看看他,分他一支烟。那天也一样,聊着聊着,李文化一看监控视频,不对劲,石总和秀红抱在一起了,久久都没有分开。他们动作熟练,过程自然,双方的手都在摸索着对方。

李文化的大脑一片空白。

2

石总是个海归,做事精明,是个市场高手,策划的项目做一个成一个。国际教育的项目也是他的手笔。

他也是个有名的花心萝卜。公司上下有很多他的传闻。有一次在一个女下属的公寓里,被夫人堵住了。好在公寓的楼层不高,他以床单为索跳窗逃走了,却把腰闪了。到中医院理疗,勾搭上了理疗师。理疗师问病因,他说是骑车摔的。理疗师后来知道是跳窗闹的,差一点下重手废掉他的腰。

他从此谈理疗色变,连按摩、沐足一起抵触。

李文化的头乱哄哄的。也是阿华一时安排不周。小李远在加拿大,把个活色生香的秀红放在家里,和石总同居一室,能不出事?

小李一直把李文化当大哥。两家同住一室的时候,经常一起对酒当歌,视为知己。他带着女朋友和李文化一家生活在一起,饭都一起做了,像一家人,从不计较得失。李文化孩子跟着他,三个月就能把广东话说得顺溜。李文化外出应酬,夫人加班的时候,小孩都是跟着他,把作业做得一丝不苟。

小李与秀红的无心无肺不同,想事情周密,行事谨慎,说话得体,对李文化尊重有加。李文化有时偷偷看一眼秀红的风光,都觉得是罪过。

秀红总是当着李文化夫妇的面奚落小李。李文化两次搬进新房,秀红好像都很不平静。也总是说小李没有用,如果有大哥一半的本事就好了。李文化听着都很不是滋味。

小李出国培训,李文化夫妇对秀红的生活很照顾。李夫人常常约她逛街购物,什么节日都接到家里来聚。她家里父母亲人来了,李文化就开上公司的车接送,陪他们游南州的风景名胜。

每次宴会后秀红喝醉了,都是李文化送她回宿舍的。有一次参加陶瓷行业聚会,也喝多了,打电话让李文化去接。李夫人不在场,李文化有点犹豫。送酒醉的女同事回家,是件尴尬的苦差事,又呕又吐的,胡说八道,有时简直是抬上楼的。

那次秀红就这样。在中国陶瓷城那边的一个酒家,两个服务员架着她上了李文化的车。她一路又说又唱。说大哥你是最好的人,小李是个无情的家伙,是个无能的东西。等红灯的时候扑了过来抱住李文化。李文化推开她继续开车。到了楼下李文化犯了难。李文化架着差不多有自己高的秀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她送到四楼的家。

她一到家把坤包往沙发上一扔,就抱住李文化。身上本来就没有着多少衣服,软绵绵的胸部压了过来,两手缠在李文化的脖子上,双腿像两条蛇缠住李文化的脚,一起倒在沙发上。

有一次李文化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说台湾人现在流行在街上捡醉女搞一夜情。你说他现在做什么不行?不是不行,是不敢。兄弟妻不可欺,是他为人的一条基本准则。

就这么个美人儿,李文化像护国宝大熊猫一样保护着,石总唾手就吃掉了。他怎么向自己兄弟交待?

李文化忘记那晚是怎样结账,怎样回家的。

回到家里见到妻子就迫不及待地把情况告诉她。妻子听后很平静,说其实她经常这样,见怪不怪。

苍天呀,大地呀,怎么向兄弟交待?

 

3

不用李文化说,小李自己就知道了。这事在公司闹得挺大的。都是房子惹的祸啊。

其实秀红不像大伙看到的那样简单,她看上了东平新城(现任领导改叫南州新城)的一套房子,什么小区就不说了。家里的钱不够首付,小李又不肯向父母要,秀红就借了石总15万块钱,擅自作主把房子买了。

买就买了,问题是石总在家里不当家,15万块钱中,有10万块是偷拿家里的存折到银行报失,修改密码拿出来的。最后,纸里包不住火,还是被老婆发现了,追查巨款去向。石总招架不住,就全招了。

那可真是个难惹的河东狮,说话啪啪啪啪的,进门看到秀红就大骂狐狸精,又撕又打。秀红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护了头任她打。好在还能及时打个电话给李文化。

李文化同阿华赶到的时候房子翻了底,杯杯盘盘烂了一地。秀红披头散发,不成样子。

阿华认识石夫人,在广州那边协助他们处理过家庭矛盾。石夫人见老总来了更不饶人,说今天见不到15万块钱死不罢休。等她说够了骂够了,四个人才坐了下来。阿华老总首先道歉。李文化也听不清楚是道的哪门歉,但石夫人听了很受用。她斩钉截铁地说,钱今天一定要到手。

没有办法,只好把李文化、阿华的夫人都叫来。原来不管家的不止李文化一人。秀红当场写了借条,向阿华借10万,向李文化借5万,把人打发走了。一帮人这才唯唯诺诺地送走了石夫人。李夫人留下来清理现场,陪秀红过了一夜。

第二天李文化过去接夫人上班,见到秀红。真是雨打梨花啊!眼睛浮肿,双目无神,那个神气活现的酒桌精灵哪里去了?

夫人告诉李文化,秀红还借了另一位老板5万块钱。

唉,房子,房子。

 

4

小李远在加拿大,第二天就知道了此事。晚上他打电话给李文化,泣不成声,可见那小子对这份感情倾注了真情。

人们常常看不起校园恋情,说那是消遣。通过此事李文化有了新的看法。小李对秀红一往情深,据说读研究生的时候就资助了秀红。同龄人花钱都有点大手大脚,小李没有。一个出生在干部家庭的孩子,经济并不困难。但消费水平同平常人一样,出来工作后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经常买些打折的商品。

公司的宿舍楼下,就有真功夫、粥家庄、应记面店这些白领经常消费的地方。小李很少光顾,误了就餐时间就煮个鸡蛋下面,或者煮速冻饺子什么的,李文化都享用过好几次。工资、奖金、加班费全部交给秀红。

秀红花钱有点大手大脚,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半句。秀红当面奚落他,也不还嘴,一笑了之。小李仔细问清楚情况后,一再表示不能让阿华和大哥难为,他一定想办法解决。他准备2007年春节回来一趟处理此事。顺便让李文化问问陈小姐,有没有办法把房子退了。

 

5

李文化约了秀红到莱茵阁西餐厅,问计于小陈。

小陈的公司业务迅速扩张,正在代理南海乡镇一家楼盘的一手业务,看来金融大佬帮了不少忙。小陈分析说,根据现在的行情不能退房。订房到现在价格已经涨了10万都不止,过了春节还要涨。秀红听了才开心了一点。小陈说:“如果你们两位的资金不是很紧张,先扛一扛,等春节小李回来再说。”吃完饭小陈有事回公司了,李文化和秀红慢慢出来。

想到秀红心情恶劣,旁边就是金马剧院,正在放映赵本山、宋丹丹主演的《落叶归根》,就买了票一起进去看。是九点的场,偌大的影院空空荡荡。难得见到秀红低眉顺眼,安静地坐着看完一场莫名其妙的电影,平日都是伶牙俐齿,口不让人的角色。

电影快散场了,秀红拉着李文化的手出来,轻轻说:“大哥,谢谢你。”

李文化说:“现在谢还为时过早,等小李回来再说。你也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明天还要监考,先送你回家吧。”

送到楼下,秀红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大哥,我不想住公司了,大家看我都像怪物。你把澜石的房子借我们住一段行吗?”李文化心里也赞成,但口里说:“你同小李先商量一下,我也回去跟你嫂子商量一下。”

李文化在江湖上行走十几年,处理紧急事件很有一套,在老家学校的时候就有口碑。

东家吵架,西家扯皮,那是小事;学生打架,家长闹事,教师同事冲突,处理起来都需要智慧。

不是说你做主任、校长,人家就一定听你的,关键时候要牺牲自己的利益,借钱借物解决人家的燃眉之急,才能体现你的胸怀。还有不要现场拍板,尽量冷处理,让大家先冷静下来,想得就更周全,不留后遗症。

秀红同石总的事,没凭没据,不犯法不违纪,也没有伤害谁,这样的纠纷谁不能处理?但借出去的都是现金。

李文化2006年就想买台小车。公司虽说有车,但桥登堡公司的管理严密,公车私用是严格禁止的。因为买房,购车计划一再推迟。妻子已经答应让李文化买车,现在情况又变化了,钱被秀红借走了。

到宿舍的时候,秀红请李文化上去坐坐。他心里也想,但还是拒绝了。

李夫人也是个大气的人,马上同意借房子。澜石的房子一直空在那里,李文化想过租给公司新员工住,后来考虑离公司太远,还是打住了。后来小陈说由她张罗。顶层的房子还真不好租,加上李夫人又有附加条件,天台花园不租,自己用来种菜。你看她想都不想就同意把房子借给秀红,一般女人能做得到吗?

李文化和妻子青梅竹马,从中学到大学,一路走来。相识于初中,相恋于高中,相爱于大学,一路相濡以沫。两家的家庭条件都不太好,她家兄弟姐妹多,又是长女。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衣着吃住一向简朴。从高中起,两人暑假都到城郊的工厂打小工,包装肥料,气味难闻,且有腐蚀性,一天挣一元钱。一个假期下来,加上学校的助学金奖学金,一学期的生活费就解决了。如果赶上装车,增加了工资,她会请李文化到门口的小店吃碗面,再赏一个吻。从高中起她就当李文化的家,整个化肥厂上下都对他俩赞叹有加。

因为有高中班主任,即后来的廖局长的提携,李文化少年得志,主任、副校长一路提拔,她没有沾过李文化半点光,优秀教师都没有评过几次。因为做家教的事,她总觉得拖了李文化的后腿。

阿华开公司后,每年暑假夫妇俩都一起来广州教课,最多的时候一天上8节课,到了晚上两人都累得不愿开口说话了。

李文化对钱向来不是很敏感,衣服都是夫人购置。来广东后才认识一些衣服的品牌,什么金利来、梦特娇,原来自己10多年前就穿上了。虽然都是在广州专卖店买的打折货,但10年过去了,依然洁净如新,可见质量上乘。

李文化的幸福来自妻子对他的信任。

在大学的时候李文化喜欢写诗歌散文,经常同文学社里的女孩子打得火热。也有出格的时候,拉拉这个女诗人的手,抱抱那个女词人跳舞,妻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江西那边的文风很盛行,上到县长、教育局长,下到乡长、校长,都爱附庸风雅,有才情的人很容易得到提拔。同局长他们吃饭,不像广东这边专说段子,他们都雅得很,行酒令用的都是古诗词,教育局王局长能把《出师表》、《赤壁赋》背得一字不漏,廖副局长最爱本土的《滕王阁序》。赣东诗社人员很杂,据李文化所知,专业小姐都有几个,有时候也出去采风,真是雅俗共赏。妻子很少过问,她说,一个成年人,如果自己管不住自己,别人怎么管你。有时做了出格的事,看到她那恬静而疲惫的脸,都觉得羞愧。

帮秀红搬完家,春节就临近了。

 

6

每年春节前都一样忙,忙公司团拜,忙老乡聚会。

阿华带着李文化参加了赣东商会,恰逢改选,李文化选上了一个副秘书长。

赣东老乡在南州真是各行各业都有,从政从军的坐了十四五桌,商人坐了五六十桌,教授文人坐了二十来桌。商会长是李文化的乡党。

阿华带李文化拜见了老人家。只见他气宇轩昂,精神十足,笑声爽朗。他让李文化帮他写了份年拜会的发言稿。李文化采用《滕王阁序》的手法,词藻华丽,文法铺张,叙事曲折,抒情婉转,洋洋洒洒。说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

老人家很高兴,宴会后特意留李文化下来,带李文化上他家一叙。临别了时,他还送了一幅书法作品“厚德载物”。

李文化赶忙装帧好,拍了照片,并备上一份礼品回访,是一卷民国书法赝品《兰亭集》。老人家很高兴,问了李文化很多有关家乡的事,说如果回家探亲请李文化陪同。

本来已经离开体制,成了一个自由人,不再想体制内的事,但商会长的器重还是让李文化心里很受用。

场面上的事过了就过了,不必挂在心里。小舅子带了女朋友来家,妻子很高兴。那女孩子是小舅子的同门师妹,模样清丽,能说会道,看了房子直说姐姐能干。妻子就带了他们到东方广场买衣服。

李文化难得清闲,打个电话问候小陈。小陈先是不接,后面又打了回来,说了一些业务上的事,他又听不懂。最后支支吾吾,说是要结婚了,问李文化一些细节。李文化一个都说不上,讪讪地说最重要的是要扯结婚证,说得七酸八醋的。小陈从来不和李文化计较。她说请李文化吃中午饭。李文化想一下不妥,就推辞了。

打完电话,李文化心里还是酸溜溜的。人都是感情动物,何况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两年的相交,从当初的汹涌澎湃,到现在心静如水,中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她说过,大哥大嫂,你们不要听我怎么说,而要看我怎么做。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两家的事,陈行长都知道,他能接受这么一个人,还有她的孩子,让她们过上有阳光的生活,这是李文化希望看到的。他给了她们很多,让她们重新有了欢笑,费了好大的波折让佳佳上了南州的户口,有了合法的身份。结婚后佳佳就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这些都是李文化不能给予的。

李文化希望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都能幸福地生活。想到这些,李文化也就释然了。虽然李文化的心还是隐隐作痛,他还是真诚地祝福他们。

妻子他们回来了,大包小包的。小舅子明天就要带着女朋友回江西过年了。李文化很羡慕他们,想回就回。父母亲越来越老了,越来越思念子女和第三代,但搞培训的,别人放假的时候是他们最忙的时候。

李文化一直不肯放弃上课,阿华劝过几次,也就随他了。都是朋友、熟人的孩子,直接委托,指名指姓,非你不来,这是对李文化的信任。再说除了教学,他还能做什么呢?谁家都只有一个孩子,寄托着太多的希望,唯有尽力而为。

就说商会那个朱副会长的闺女吧,叫朱亭亭。其他学科都好,就是数学不行,五六十分,其实是对数学没有兴趣。语文出奇地好,写作如行云流水,给李文化看的许多作品在高考中拿满分都没有问题。李文化说可以带几天试试。初次见到那孩子,灵性十足,料想没有理由学不好数学。既然爱好文学,就从文学谈起,谈家乡的几个文学家:陶渊明、王安石、欧阳修、宴氏父子,再谈她的那些作品。那孩子侃侃而谈,李文化只是偶然插几句嘴,第一天全然不谈数学。临别送了一本自己的文集给她。第二天仍然谈文学,主要谈李文化的作品。主要还是听她说,先说作品的缺点,再说优点。最后问李文化从哪所学校毕业,李文化说是江西师大数学系。她几乎不敢相信。第三天李文化把数学的知识点列给她。第四天就不来了。从此小姑娘恶补数学,成绩日益提高。教学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兴趣问题,其次才是方法问题。没有动力,再好的方法都是扯谈。

 

7

小李除夕那天从加拿大飞回来。李文化夫妇开公司的车到广州机场接机,让秀红在陶陶居订个房间等待。

飞机晚点两个多小时。夫妻俩就在车上唠嗑。妻子说小李会不会原谅秀红,如果是你你咋办?

李文化说咋办,分手呗。

妻子说不至于吧,你看小李多善良。

李文化说多善良的人也戴不起这么大的一顶绿帽子。

妻子说那是没有影的事,谁抓着了,谁有证据?妻子又问:“大李,如果我有什么对不起你,你不会不顾前情,飞了我吧?”

李文化急眼了,说:“知道你晚上有事,绝不等到天亮。你莫不是跟着秀红在协会做事,跟哪个大老板有事了吧?”

妻子说你才有事,你跟小陈那点破事,你以为我不知道?

说起小陈,李文化一点情绪都没有了。

等到小李的短信,在A7出口,马上把车开了过去。

那天的饭吃得索然无味。吃完饭把他们送回澜石,夫妻俩就回家准备年夜饭。

年初三小李请李文化夫妇、阿华、小陈到澜石小酌。

进了屋见两个人都眼圈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

秀红去准备晚餐,李夫人跟进厨房去帮忙。

小李请小陈对房价作个评估。小陈说,东平新城小区的房子,价格涨了不少,保守算每平方米都涨2000元,100平的房子,少说涨了20万。

小李说心中有数了。小李拿出两个大信封,一厚一薄,厚的10万,薄的5万,分别还给阿华和李文化,李文化从包里掏出借条还给小李。

阿华问了小李在加拿大的情况,又说起这边的房价,都感慨万千。

说话间晚饭就上齐了,大家入席。也不讲究座次,三个女的坐一边,三个男的坐一边,就喝了起来。因为明天一早小李就要出发,大家一一敬酒。小李一一回敬,同时感谢大家对秀红的关照。

小李、秀红突然一齐站了起来给大家敬酒。和平时一样,代表发言的是秀红。她说:“我们俩好福气,认识阿华老总,李大哥大嫂,陈姐,一直那么关照我们。喝过今天的酒,我和小李就一拍两散,我们有缘无分。”说着眼泪就刷刷地往下掉,掉进酒杯里,和着泪水,一饮而尽,喝完恸哭起来。

李夫人和小陈放下酒杯,抱住秀红的双肩,生气地问小李怎么回事,大过年的欺侮人是不是?

大家都看着小李。小李端起酒杯,对着大家鞠了一躬,也一饮而尽。

他说,这套房子就以70万作价吧,首付的25万借了老总10万,李哥5万,我父母给还了;另外10万是两人的共同财产,再加5万,共15万补偿给秀红,房子归我,28万贷款归我,从此就两清了。

说着把一个大信封从包里掏了出来,放在茶几上。大家都不出声音。

小李又把一个信封交给小陈,说里面有合同和授权书,听说还可以内部转名,要3000元手续费,都在里面了,请陈姐帮忙把手续给办了。房产证他回国后再办。

大家又一轮劝说。秀红发话了:“哥哥姐姐们都不要劝了,我们决心已定,请大家尽兴喝酒。”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来龙去脉也一清二楚,也就不劝了。但是兴致怎么都提不上来,这酒喝得索然无味。坐一会儿都散了。

想当初他们是那么恩爱。

一到周末,李文化下班回家才一会儿,有时饭还没有做到一半,秀红就到了。下班回到家,小李总是心不在焉,只有秀红到了,才舒展开。

秀红到来之前,家里很沉闷,李文化的小孩也提不起精神。只有秀红到了,满屋的人都来了神。就那么一个有气场的人。

秀红一进门,换上便装,便逗小孩玩,或到厨房看看李夫人做饭。她问小李:“想我不?”小李笑而不答,大家都乐了。

李文化的小孩做英语作业,不喜欢问自己妈妈,喜欢跑进他们的房间问,刚刚进去又跑出来了,说叔叔阿姨不知丑,咯咯地笑。

李夫人不太喜欢秀红的穿着,秀红反倒劝说,嫂子你的身材很好,为什么不穿裙子。还给她几套比较保守的时装,后来李夫人还穿着参加了协会的活动,十分得体。

就这么对金童玉女,最后还是一拍两散了,这不是人生无常吗?

从认识小李开始,秀红就希望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别人家买了房子,她常常非常羡慕;别人家搬进新房,她总是上门祝贺,看看人家的装修,摸摸人家的家具,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肯起来。

为了房子,她一次次折磨小李,折磨自己,看了无数的楼盘。

为了房子,她什么都愿意。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却搞得男朋友也没了,房子也没了。

房子呵,房子。

 

8

小李、秀红的爱情夭折,使大家在2007年春节都过得很沉闷。往年迎来送往,杯盘交错,今年除了房价在涨,大家都过得很消沉。

李文化初四送小李到机场,回来后又到澜石安慰秀红。

秀红显得很消沉,一个人坐在天台花园的雨篷下喝红酒,给李文化也倒了一杯。

140平的房子显得有些空旷。这年春天又不冷,花园的菜品长势很好。鸡蛋花的落叶飘了一地。广东的植物就这样,春天才落叶,他们也没有打扫。番石榴的花已经开得很灿烂,白的是公花,黄的是母花,母花柄上的小石榴清晰可见,洋柠檬的果实累累,挂满枝头。

静静地喝酒,也不需要什么语言,难得秀红这么安静。天气不冷,秀红只穿着一件浅灰色的紧身线衣,下身也只有一件紧身裤,把极好的身材包裹得十分别致,连内衣都清晰可见。李夫人说过,秀红的穿着很有品位。还是住在集体宿舍的时候,只要她来度假了,阳台上凉的衣物色彩斑斓,长的短的,都让人遐想万千。她的内衣都是名牌货,什么安琪儿,红豆,梦露,佳娜。

有一次两家人去海滩度假,李文化目睹了秀红的一流身材。

那天她穿了比基尼泳衣,火红火红的,衬托出她白皙的皮肤,弹性十足,整个一惹火女郎的形象。秀红怕腰腿长粗,从不做激烈运动,只是练习逾迦,肌肉柔韧性很好。

那天太阳很大,小李奉命给秀红擦防晒霜,从脖子开始,一直到大腿,惹来了海滩上无数的目光。

秀红是湖南女子,爱吃辣椒,脸上偶然会长痘痘,且嘴巴有点大,嘴唇有点厚,放在过去,有点受嫌,但在多元化审美的今天,完全不受影响。特别是她长期受英语文化浸润,涵养了另一种美,又爱发嗲,就是今天说的卖萌。

按照李文化的评分,秀红不是天姿国色,也是上等姿色。

秀红和小李走在一起,一个洋气,一个土气。小李只是中下姿色,才一米七二的身高。但小李来自一个干部家庭,修养很好,智商是比较高的,完全没有什么不良习惯,从小到大都是资优学生这类,充满自信,不为经济发愁,有理想追求,宁可放弃读博、当公务员这样的诱惑,跑到企业来就职,本身就是一只潜力股,能给秀红许多期待。

秀红的家庭背景和李夫人差不多。虽说是长沙市人,但从上次她父母到南州的情况看,李文化判断她家生活经济也不是很好。自古寒门出俊杰,就怕红颜多薄命呀。

那次在海滩度假,李文化就想这么个美人儿,如果不是在相对封闭的校园里当老师,会有多少野蜂浪蝶来招惹?

即使在校园里,也不是一个绝对保险的世界。就说李文化老家的那所中学吧,如果来了一个美女,不知有多少饿狼一般的眼睛在盯着,美女是稀世珍宝啊!

李文化当初那么热衷留王亭在学校任教,心中就没有半点杂念?说出来连自己都不相信。

这是一个充满荷尔蒙的世界。在角逐异性动物的争斗中,各有各的方法,各有各的手段。年轻有年轻的资本,英俊有英俊的优势,聪明有聪明的方法。但总体来说靠的是实力,所谓实力,其实就是拼财力、权力。

秀红的气场是不言而喻的。她出现的地方,那些心存艳想的男人没有不丢盔弃甲,举手招降的。在海滩的那天,李文化就想入非非,心神不定。晚上在温泉宾馆里和妻子亲热,连妻子都察觉到了李文化的反常。

 

9

喝着喝着,秀红的话慢慢多了起来。李文化问她委屈不委屈,她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流。

她说:“哥呀,我想得开,我和阿成不是同路人,迟早要分开。不过我还是感激他,是他让我留在了广东,认识了你们这些好人,还把俩人挣的钱全部留给我。哥你说阿成他安的是什么心,他的父母安的是什么心?我们都要结婚了,他们也总不肯买房子,让我一个人折腾。这一下30多万都拿了出来,早拿出来不就没事了?我只不过想要个房子结婚,我有什么错?”

秀红越说越激动,李文化只能慢慢开导。积累了那么多的情绪,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虽然早熟,其实还是个大孩子。那么大的事小李不肯和她一起扛,她一个人哪扛得住?

她虽然出身卑微,但冰雪聪明,又受过良好的教育。她虽然不拘小节,口无遮拦,但工作认认真真,业余时间拼命挣钱。她待人热情,对人友好,身上一点邪气都没有,老少都喜欢。

在学校,秀红开始带一年级,现在带二年级。学生也都喜欢得不得了,有一大帮粉丝。有一次下雨李文化开车送她上学,一进校门,就有一个男生撑着雨伞来接。

她带学生排练的英语话剧在全市获得了第一名,还要代表市到省参加比赛。在金马剧院比赛那天李文化全家都去捧场,秀红的造型简直就是一个古典美人,下场的时候收到不少于10束的鲜花。

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大家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人们为了生存,为了房子,为了孩子上学,都在拿青春和才华拼搏。他们不但没有伤害过别人,而且还会尽力帮助能帮助的人。

李文化说秀红呀,你还年轻,不要消沉,房子会有的,家也会有的。

说这话的时候,李文化也知道很苍白无力。但秀红听得很受用,她说从今后好好做一个老师,什么都不想了。

酒越喝话越多。秀红甚至说起读书时候的事。

她说:“哥你说阿成他们家条件是比我家好,我沾过光吗?我能进东平中学还不是华哥和你的帮忙,他做了什么?我读书的时候就拼命地做家教,周六周日还要到中大陪他,到南州陪他。住研究生宿舍时,每周末就把大师兄赶回家,没有到外面开过一次房。”

秀红说:“哥我知道你和嫂子都是好人。你是正人君子,陈姐都同我说了。阿成他怎么就不能学学你。他什么时候顾及过我?你别看他老实,骨子里坏得很,经期都不肯放过我,说经期做爱有益健康。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他做爱都不肯关门,你儿子那么小,他都不肯顾及一下。他电脑里存着上千A片和黄图,常常一边做一边看,什么下流动作都要我做。我又不是小姐,一点儿尊严都不给我留。他人在加拿大,每天晚上都要把自己脱光了,让我打开视频,光着身子做各种下流动作来刺激他,直到他满足。你说他是人吗,你说他把我当人看吗?玩小姐都没有这种玩法!”

听了秀红的话李文化都脸红,真是开了眼界,原来斯文的外表,隐藏着这等的风流;腼腆的背面,滋生了如许的龌龊;遥远的距离,还能产生模拟的激情。

李文化从小就自诩是一个风流书生。自我感觉良好,16岁就拥有了现在的夫人,高中阶段艰苦的打工生活也不乏激情,工余时间能得到她赏赐的香吻,下工后一起看电影读诗歌。大学时代都在热恋中,热衷于诗会舞会。在整个数学系里,他的诗歌是写得最好的。在所有的校园诗人中,他的数学是最好的。结婚后激情渐行渐远,艰苦的现实磨平了许多浪漫情怀。但赣东诗社带他重新进入一个激情天地。那里有当时的县长、局长,也有农民诗人,不分贵贱,只论诗文的高下,激情放歌。因为有当权者参与,经费来得容易,他们的足迹遍及全省及邻省。和一帮文艺女青年一起混,未必有真情,但绝对有诗意。来广东后认识了小陈,结为异性知己,相互提携,也见识了不同的风情。

李文化结交异性,重在怡情,以过界为耻。殊不知小李朴实的外表,创造了如此的精彩。秀红说的事,他觉得是外星人的生活。如果不是酒后真言,打死他都不相信。

秀红说:“哥你别说我喝醉了,我心如明镜。陈姐说的我开始不相信,世界上只有一种人能做到你那样,就是无能者。每次我喝醉都故意打电话给你。你抱我上楼我故意压着你,挑逗你,每次都把你搞得血气高涨,证明你不是个无能者。哥你虚伪,你用意志战胜了自己,享受了做正人君子的快乐。可你想过我没有?阿成出国都半年了,我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的情绪怎么释放,我的需求谁来满足?你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住在那样的大房子里,怎么过夜?你害了我你知道不?你顺了我,我还能和姓石的那禽兽一起?哥你鄙视我是吧,嫌我脏是吧。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别不承认吧。”

听了秀红的话李文化很震惊,他的虚伪竟然给秀红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早知这样,他就当仁不让了。

秀红紧紧地拉着李文化的手,李文化也轻轻地拥了她,安慰她道:“一切还有哥呢。”

过了年初八,大家都陆陆续续上班。陈小姐到售楼部给秀红的房子改名,遇到了麻烦。说是资料已经送达房管局和土地局备案。再说当事人现在国外。只好搁了下来。

 

10

陈行长买的丽日玫瑰的房子去年底就收了楼,已经进入办证程序,产权证写有小陈和佳佳的名字,使李文化觉得很安慰。

丽日玫瑰所处地段一流,配套成熟,交通便利,是当时顶级的楼盘。

2007年底房产低迷的时候,李文化和妻子去丽日玫瑰看过,只剩下最后一套,142方,一口价96万。妻子忙拉李文化出来走了。<, /SPAN>

小陈他们买的是样板房,不怎么用装修,只要订购家具。小陈和陈行长已经登记,登了记就算正式夫妻。搬进新居那天,在家乡风情酒店摆了两桌,迁新和婚宴合二为一。

陈行长是外省调入干部,父母、前妻、儿子都在国外,没有什么亲友参加,只是来了几位同事。

小陈的亲友有父母、哥嫂和全体同事,还有就是李文化夫妻和秀红。李文化第一见到小陈的家人,佳佳和他们也很生分。李文化猜想是小陈过去的日子不好过,不愿连累家人吧。

既不是婚礼,又不是迁新宴,很难为李文化这个主持人。李文化只好创新,一句“全体亲友恭贺陈金生、陈小丽伉俪喜迁新居”带过迁新程序,李夫人、秀红作代表,敬上贺礼,是请商会长亲笔书写的“千秋基业”的横幅,苍劲有力,气势非凡。商会长是本土著名书法家,省书协副主席,但为人拘谨,一字难求,全因上次得到李文化那卷书法作品《兰亭集》,鉴定后觉得贵重,几次要退回,恰好李文化给陈家求字,老爷子才不提退回二字。

然后走婚礼程序。陈行长随后发表了即席演讲:爸爸妈妈,各位亲友作证,小丽、佳佳,你们不要听我怎样说,请你们看我怎么做。内容和小陈上次对李文化说的,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不知道是陈行长克隆的还是原创。

看得出来,陈行长很喜欢佳佳,50岁的人了,儿子不知道成了家没有,突然得到美人,捎带一洋娃娃般的女儿,是当儿女和孙女两重来疼爱的吧?

创利公司在广东的业务蒸蒸日上,分店如雨后春笋,想把南州的加盟店统一收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小陈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自立公司,二是归顺。她选择第二种,谈妥价格,把业务作了全面交接。几个大项目下来应该赚得差不多了,激流勇退,回家做全职太太。

绿景轩离丽日玫瑰也不远,清闲时候,李文化夫妻到惠景公园散步,常常看到小陈小鸟依人般挽着陈行长的手臂散步。佳佳像个小天使,走在两人的前面或后面,幸福写在脸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痛,李文化的心情已经慢慢平复。他们都是善良的小人物,一起来到这座城市打拼,最大的希望是亲人朋友幸福平安。命运安排他们相互搀扶走一段,他们都服从命运的安排。现在幸运降临给对方,李文化没有理由表现出一丝的不快,影响对方的幸福感受。她今天的幸福和李文化当初的克制不无关系。如果当初李文化沾污了这段情感,小陈也没有心境进入一段新的情感,陈行长也会看不起她们。

想到对方的幸福有李文化的努力,就让李文化分享她的幸福和快乐吧。

 
上篇:第二章 再涉房事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秀红的房战(二)
点击人数(3900)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