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四章 秀红的房战(二)
第四章 秀红的房战(二) 文 / 邹武林 更新时间:2013-7-11 9:55:58
 

 

1

李文化买车的事和房子也有关。

2007年李文化手头上攒了差不多10万块钱。真是省吃俭用呀,其中的辛酸就不说了,夫妻方向一致,就开始看车。

首先看丰田卡罗拉。那是一款刚刚上市的新车,很符合李文化的审美标准,内饰很美,性能很好,口碑很好。只是价格太高,包牌价14.8万元,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接着看了三厢飞度。那车价格合适,但那车看起来挺软的。

然后看了铃木的三厢雨燕,那车宽度不够。

连续看了一个月的车,过程就不详细说了,挑三拣四,都没有买成。

一天傍晚,散步时见到小陈夫妻,一起走了一段,说起买车的事。陈行长突然问,介不介意买二手的。李文化说真的没有考虑过。因为妻子对李文化有点不满,说过一句话挺刺激他的话:大李你买什么都是二手的,只有老婆不是二手的。

虽然说是开玩笑,但意思很明白。2007年上半年南州房价飞涨,虽说李文化的两个房子价格都翻了一番,但涨得还是没有一手房涨得快。比如秀红订的那个房子吧,53万成交,不到一年就涨到100多万了。

陈行长说,他们行的史副行长调到外省工作,想转让他的福特蒙迪欧,但价格没有问过。如果有意思,可以帮问一问。

蒙迪欧是李文化喜欢的一款车。李文化说就麻烦您问问吧。

第二天就有信息反馈回来,两年车龄,行程3万公里,16万新买的,12万左右转让。

李夫人坚决反对。她说,13万多都可以买个东风标志307自动版了,参加团购更优惠。

说着当天真的就去了看了307,试驾了一下。那真是一款好车,欧洲车就是不一样,用料十足,感觉十分厚重,驾驶起来稳重,动力强劲,和三厢飞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导购员不停地怂恿李文化夫妇下订金,说了很多优惠,还可以贷款。李夫人就是不松口。

李夫人还是在内心打价格战。手头上就10万块钱。这几年公司的业务好,收入水涨船高。但开支也日益增长。孩子的支出费用大,老人年龄见长,身体不断出现问题。特别是小舅子的花费巨大,妻子同李文化唠叨了好几次。

星期天早上,小陈夫妻约李文化夫妇到西湖茶苑喝早茶。

喝早茶是广东特有的生活方式,来粤几年李文化已经完全喜欢上了。那种悠闲的状态完全符合李文化那种偶尔懒散的心态,朋友说是文艺范。

有闲的周末,晚起洗漱,散步来到茶楼,选一个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的景致、过往的车辆、脚步匆匆的行人,就着精美的茶点,三壶两盏,看完一份《南方都市报》,天下大事都知道得七七八八了。也可以和朋友闲聊,话题完全是散文式的,说到哪是哪。江西那边来探望李文化的亲友,特别是同道的朋友,李文化都推荐他们去喝早茶。

上个月吴胜带着王亭来广东,路过南州住了两天。李文化不敢让老婆出面,和阿华带上秀红接待。第一晚上住在西樵山上,开了两个房,男女各一间,说是方便聊天,其实李文化心里还是有小九九,他们俩迟早要出事,到时组织和老婆追查起来,李文化也能脱身。吴胜的老婆也是不好对付的角色,这个他们在江西就很熟悉。第二天早上就在宾馆的餐厅喝早茶。大概局长平时都很忙吧,吴胜一下就迷上了,一喝就喝到中午。

王亭现在是成熟了,穿着时髦,言行得体。毕竟是干部,很会照顾人,都赶得上秀红了。俩女孩也很合得来,都是会享受的角色,说的都是化妆品、美容、时装,他们一句都插不上嘴。

第二晚住在鹰牌会所。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在石湾公园里面,是鹰牌集团接待高端客户的地方,休闲设施一应俱全。晚上李文化不陪宿,但他还是坚持开了两间房。阿华说完全是浪费金钱。但是,几年后来真的出事了,吴胜夫人细心追查,因为李文化的细心,保全了两家多年的友谊。

西湖茶苑在惠景城里边,惠景书城的后面。里面装饰雅致,房间都是以江南的湖来命名的,点心特别精致。茶是陈先生自带,说是当年西湖清明龙井。

两个孩子一见面,就唧唧喳喳。他们有一段时间不见面了。吃什么喝什么,全由两孩子张罗,吃饱了牵着手上了惠景书城,不影响大人说事。

小陈赋闲在家,应该是把家人都照顾得很好吧!陈行长看起来精神多了,挂在脸上的疲惫一点都没有了,越发容光焕发,幸福写在言笑间,平时严谨的服装现在都换成休闲式的。也难怪,陈先生到南州很多年了,一直单身,虽说贵为行长、海归人士,但那又怎么样呢,回到家里还不是形单影只,锅冰灶冷?

小陈在生活上的细心李文化也享受过一段时间。不同于李夫人,因为生活的压力,吃以饱,穿以暖为标准,一点儿都不精细,江南才女的才情已经被生活改造得面目全非。

小陈在独居同济新村的时候,李文化有时背个米送个油,或顺路把放学的佳佳送回去,记忆中没有一次是喝白开水或瓶装水的,都是泡了茶让陪你慢慢喝,如果急着走就在茶里加点冷水让你喝。

茶几上面的水果盘没有空过。李文化在家吃苹果都是洗干净就咬,最多是削了皮。小陈即使再赶时间,也要把水果削了皮,把蕊去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整齐地放在玻璃器皿上,插上牙签送到你的面前。

家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尘不染,公司的保洁阿姨隔三差五就上门搞卫生,东西摆放整齐。2006年她车祸在家休养,虽说有公司里那个叫小兰的姑娘照料。李文化偶尔探看,有时会看到她跛着脚在拖地或整理杂物。

李文化没有名士才气,但名士的作风一点不少,大大咧咧,衣着漫不经心。小陈说过好几次,没有效果也就不说了,逮住机会就把衣领拉一拉,领带紧一紧,扣子正一正。

50岁的成功人士魅力是无穷的。陈行长和李文化就几岁的差距,但他举止优雅,言谈不俗,说话条理清晰。

他先说家庭用车,其实就是个代步的工具,讲的是安全性能,再就是舒适,其他不必过于在意。

他再说第一次买车,驾驶保养都不是很熟悉,方向盘都没有摸过一次,难免有个磕碰,免得心痛。

他又说到理财,2007年上半年的房价和股市,都像雨后春笋般的一个劲地往上涨,大笔钱买了车,过一年就折旧不少,史副行长的蒙迪欧两年就损失了好几万。

他最后说如果你们同意,就出8万块钱,把身份证和户口本拿过来,他让行里的司机把过户手续办了。

说得李文化妻子心服口服,当场下了决心。

行长一个电话过去,喝着茶,银行的司机就把车开了过来。行程3万公里的车,和新车没有什么两样,油黑发亮。公司市场部王总开的就是这款车,李文化夫妻都坐过,李文化也开过,只是配置没有这么高级,天窗、真皮沙发、金属边,打理得一尘不染。李文化当场就把车开了回去。

 

2

车是买好了,除了李夫人说句,房是二手的,车是也是二手的,其他一切感觉良好,和公司那几台破车的感觉完全不同。

下午下了班,李文化带了妻子出去练车。李夫人开始的时候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往返几个来回,就找回了感觉。

1998年的时候刚刚带完一个毕业班,一位中下生在临考前两个月,成绩突飞猛进,李夫人是下了大功夫的,结果就考上了重点线。那家的家长是交通局的领导,十分高兴,一再邀请宴会,他们都没有去,送红包,他们又不收,就送了两张驾驶员培训优惠券过来。夫妻俩收了,到培训学校报名,才交800元。教练循循善诱,也不嫌他们笨,迁就他们的时间教,早早晚晚,勤学苦练,才拿到驾照。

秀红在驾驶员学校报了名,刚刚考完笔试、桩试,也来跟着练习,小陈陪过来当教练。都是冰雪聪明的人,路又平直,几天下来,都开得十分平稳,其他功能要在以后的实践中慢慢熟悉。

李文化看着自己心疼和心疼自已的三个女人都在同一车上,以自己为师,虚心请教,偶尔还可以吓唬一下她们,那感觉真是良好。

股市牛得不得了。南州仿佛一夜之间就好像回到上世纪90年代末,男女老少都在谈论股市、基金,进去的都有斩获,投入多的收获多,投入少的收获少。很多老股民吸取90年代那场股灾的教训,赚了钱就买房。

房价一天一个样,楼市频现日光盘的神话。

许多楼盘刚一开盘就一抢而空。加推时,前两天就开始排队,塞了一条路,忙得警察团团转。

李文化看到有不少农民工模样的人也在排队,莫非他们也跟着温州人来南州搅局?原来有人请了农民工帮排队,200块一天,加三个盒饭,说是买到就赚到。

陈行长整天乐呵呵。利息涨了五次,达到了历史新高,也阻止不了人们购房的脚步。

因为房价问题,小李和他女朋友第二次翻脸。

 

 

3

练习开车的时候,李文化就听到三个女人在嘀咕,东平新城那边的房价升得像坐飞机,秀红订的那个房子现在已经涨到一万多块钱一方。

本来这房子春节时已经处理过,但处理得不彻底,既没有办内部转名,也没有转贷款,一直在秀红的账上扣款。

小李已经回国了,直接在总公司上班,负责国际教育项目。

项目开展得很顺利,首期招生300人,学位供不应求,公司就考虑扩招,选了南州五中做试点,小李直接来谈,李文化陪了过去。都是电话预约过的,双方共赢的事,所以谈得很顺利,报告当天就呈到教育局。

第二天小李约了秀红去房产交易所转名,工作人员说已经过了内部转名期,下个月都可以收房子了。建议收完房上完税,办了房产证,再按照二手房买卖程序过户。

接着去办贷款过户。银行说贷款使用的是秀红的公职人员住房公积金贷款权限,转不了。要等房产证出来后,以提前还款再贷的方式转。

房子过户就搁了下来。

小李第二次来南州的时候,五中国际部教育项目已经批了下来,但新生录取工作早已经结束,都开始军训了,只能在在读学生中发动报名兼读,每年收费2万,收30人,明年再设2所实验校,重新招生。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桥登堡公司的战略转移很成功,慢慢减少低端培训,开拓中高端培训产品。

小李约了秀红,到澜石收拾自己的东西。不一会儿小李打电话给李文化,说两人吵了起来,叫李文化同小陈快来救火。

李文化刚刚把车停到路边,小陈也在停车,是新买的一部黄色的现代迷你酷派。李文化等了她,一起上楼。

李文化上一次来公务员小区是五月份,来领澜石房地产开发公司退还的土地出让补偿金。李文化买这房子的时候被告知要交1.4万元的土地出让补偿金,就交了。

想不到对面银苑商住城的一帮街坊发现,开发商当初并没有交土地出让补偿金。两个小区同一开发商,先后开发,进住的大多是当地的公职人员、安置户、保障户,少量外卖,大多数人没有办理房产证。只有转让的才办证,转让时一般税费都是买家负责,就没有谁关注此事。一个细心人发现了,告知大家,就组织起来向开发商讨要。

开发商开始不以为然,懒得理睬。一帮街坊就成立维权队,多次打电话发信息叫李文化参加。因为忙,也觉得没有希望,只来过一次,到银苑72楼卢伯家。卢伯说大家选李文化同他牵头搞。李文化先谢过大家的信任,说只因工作忙,就只参与不牵头,交了200元行动费。

他们闹出很大动静。后来又发现每户房产证面积比交款时的发票上注明的面积缩水510平,一并闹开,广州、南州的许多媒体都惊动了。每天都聚集一二百人,拉上标语,到小区门口、政府门口、开发公司门口坐坐,喊喊口号,都是一些退休人员、无业老人。

这一闹惊动了街道领导。领导对照政策,给开发公司指示:未办房产证的,公司统一给国土局补交;办了房产证的,凭交费收据马上退还。下一步退还缩水面积所交款项和利息。

公告出来,陈伯问二手买卖的呢?公司说找一手业主来办。陈伯不依不饶,说还是要找市委书记。开发商就松了口,说一视同仁。

接到陈伯电话,李文化就拿了收据来排队取款。公司说只要提供收据和存折号码,转账支付。第二天就收到了那笔钱。后来这座房子还给李文化带来了更多的财富,此是后话。

上楼的时候李文化把土地出让补偿金的事告诉小陈,小陈说她都知道了。敲门前她习惯性地整理一下李文化的衣领,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李文化常常想起他们一起度过的艰苦日子,和那段日子中拥有的激情。李文化知道小陈也很珍惜,她一直关注着李文化,总是关照着李文化,有什么好事第一时间告诉他。

自从她有了新的恋情,李文化再也没有拉过她的手,她在李文化面前也变得很矜持。

她见李文化怔在那里不敲门,“哥”一声推了李文化一把,李文化才反应过来。

 

4

小李、秀红两人开了门,都红着脸。还没有等李文化们坐下喝口水,秀红就开始说话了。

小李也抢着说,但还是没有改变过去的格局,说一半就被秀红打断了。

李文化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故意一言不发,专心倾听。再说小李已经是部门总经理,成了李文化的领导。兄弟是兄弟,表面的尊重还是不能少的。

秀红说,阿成你从来都没有照顾过我,不过是一套房子,都不肯让我。刚刚从我身上下来就翻脸。我跟了你四五年,你一直把我当小姐玩,都把我玩成什么了?玩腻了,人老珠黄了。你也升官了,涨工资了,就一脚踢开。

说得李文化同小陈都红脸。

小李插了一句:“说偏了。”

秀红又打断他,说哪里偏了,占我的便宜你什么时候偏过?大哥陈姐,你们说说看,都分开了,他每次来南州都找我,我好欺侮是不?我还要不要嫁人?大年初三分了手,那晚我大姨妈都来了,还要搞。你说什么来的?明天你就出国,你一去就半年,没荤没腥,就让你吃个够吧,我都从了你。

小李又插了一句:“说房子的事。”

秀红说,我说的都是房子的事,都是在房子里做的事。当初在学校读书,也不分个场合,操场、阅览室、宿舍,逮着机会就搞,当着大师兄的面也搞。你看明娟、小平她们,傍个大款4年,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好单位也有了,我有什么?

说得小李恼火,嘟了一句:“你不也享受了。”

秀红急了,踢了小李一脚,嚷了起来:“我享受了?我享受了?享受了满床的血,享受了做小姐的待遇,我享受了一身的妇科病。”

小李也急了,嚷了一句:“谁知道是谁弄的。”

秀红急了眼,也顾不得斯文,拿起水杯连水一起砸了过去,人也跟着扑了过去,又哭又闹。两人撕打在一起。

李文化急忙拉开他们,小陈拉着恸哭的秀红进了房间。

 

5

李文化同小陈心如明镜。这是一场关于房子的战争。

表面温情脉脉,暗地里却硝烟弥漫。战争的双方都是高智商的人士,各有各的杀手锏,各有各的筹码,现在是战况不明,各有优势。

一个100多平的房子,就能使两个原来如胶似漆的情侣反目为仇,你死我活,话都说到那份上了。

这是人性的弱点。也不能怪秀红,也不能怪小李,要怪就怪那不停上涨的房价。50多万订下的房子,一转眼就变成70多万。分手时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才过半年,又涨到100万了。面对巨大的利益,既然已经分手,谁还能顾及曾经的温柔?

小李现在已经贵为部门老总,少年得志,春风得意,要抱个美人轻而易举。但一到南州,就找秀红过夜,表面是重温旧情,实际是为了完成房子的过户手续。开始是想内部转名,因时机已过,就想办二手过户。2007年的时候,南州执行评估上税制度比较宽松,100万左右的新房子找一下人,报六七十万都能通过,所得税计征额不大。但时机未到,要等收完房上完税办好证才能过户,在这段时间里不能惹怒了秀红。他也没有想到秀红每次都能顺了他,既省了开房费,又得与美人同眠,一举两得。

秀红哪里是一盏省油的灯?小李的每次求欢,她都开门笑迎,除衣解裘,侍候得舒舒服服,开开心心。

两人表面上开心地在一起,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其实完全不同,都各怀心事。

为了这套房子,秀红已经心力疲惫,开始是为了营造一个和小李一起生活的家。梦想破灭后,是为自己的今后着想。

假戏真做也好,逢场作戏也好,在买这房子的时候得到过两个男人的帮助,已成公开的事实。

一位老板除了借钱,还动用了权力关系,为房子打了近5万元的折扣。这在当年南州的市场上,绝对是高难度的运作。市面上都供不应求,还有什么打折可言。那时的口号是买到就是赚到。买到都不容易,打折更不容易,买到一梯两户南北对流并临江的小户型住宅,对李文化这个层面的人,几率几乎为零。

这么难的事秀红都办到了,现在有了转机当然不会轻言放弃。

当初放弃是迫于无奈。石夫人来势汹汹,那气势把涉世不深的秀红吓蒙了,束手就擒,毫无还手之力。但小李知根知底,对付起来自我感觉绰绰有余。秀红的风情大家都已经见识,身藏利器,波涛汹涌,回头一笑百媚生,举手投足倾人国,从来就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这次拿下小李就更不在话下了。

再说这房子已经倾尽了她省吃俭用、加班加点的积蓄,动用了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的月供一直都是秀红供着。

虽然年初三的时候拿过小李15万,小李也偿还了秀红的15万借款。但房子还没有履行过任何具有法律意义的手续。秀红问过小陈,这套房子法律名义上还是秀红的。

小陈一再告诫秀红不要轻举妄动。秀红感觉已经有能力偿还30万给小李,加上略施色计,估计小李会束手就擒。

没有想到小李也是心怀鬼胎,一谈就崩。

从一开始小李就信心满满。那也难怪嘛,多年来这孩子太顺,一点儿挫折都没有经历过。高考一炮考上了万人倾慕的中山大学,推荐读了研究生。看上的女人一追就上手。想进的公司就进,一到社会就比人优越,职位高,薪酬也高。

秀红的事当初对他有点打击,但回国后早就翻篇了。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那么聪明的人,他应该感觉到秀红对房子不死心。但小李觉得,那都是铁板钉钉的事。自己付出了30万,而且两人已经达成了协议,领导、朋友都可以作证的。

现在秀红来这么温柔一招,小李有点措手莫及。

 

6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只能坐下来谈判。秀红是横下一条心,任你小李铁石心肠。小李是软硬不吃,管你昨晚温情。

通过此事,李文化还真佩服小李。换成李文化,早就缴械投降。你一个男人,昨晚上还伏在人家身上享乐,享受人家的无边风景、万种风情。李文化不相信现在的年轻人会只做不说,总有甜言蜜语,信誓旦旦什么的。秀红有一次酒后胡说八道,泄漏了他们在床上的无限风光,真是花样百出,让李文化大开眼界。现在已经分手,久别胜新婚,又心怀鬼胎,各自在床上定会倍加温柔。人说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斩不断。秀红现在提出房子的要求,你怎么能拒绝人家?

谈判是单刀直入。平复情绪后,小李和秀红说话都斯斯文文,但句句都绵里藏针。

秀红的美人计宣告失败,就没有必要弯山曲水了。她首先声明,已经咨询过律师,从法律上讲,房子的归属丝毫没有发生改变,只存在借贷关系。

秀红接着说,李成退还的的30万中,有5万是二人的共同财产,5万当时是补偿性质,20万是我个人举债。

秀红最后说,现在还你30万,加上5万利息和房价差,你同不同意都不影响我办理房产证和收房。打官司我奉陪。

小李说秀红算你狠,做人不能昧了良心。

秀红又急眼了,说谁没有良心。

李文化他们连忙制止,骂秀红总是打断小李说话,不让他把话说完。

小李说:“我的意见是按照年初三的协议执行,都有人证物证,还有录音,打起官司谁输谁赢还说不定。我把你一年多支付的房贷,按照现行贷款利息支付给你,再支付你5万块钱的利息差,补偿你住房公积金使用权限。”

秀红急红了眼,从沙发上直接就跳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红红的,噙着泪水,骂道,李成你真是个极品男人,你为什么不把我陪你睡觉一次次算了补偿?你真行,还录了音,大哥陈姐你看清他的嘴脸了,我们睡觉你拍了照没有,是不是要不到房子就公布在网上呀?

小陈按住秀红,小李哼哼唧唧,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谈判搁浅,两人的态度已经明朗,诉求也已经摆上桌面,底线也已交待明白,就可以中止了。

小李急着赶回去广州开会,先行告辞。李文化送出门口,他交待几句:“大哥你转告秀红,叫她别痴心妄想了,房子我要定了。咱们好聚好散,不要上法庭丢人现眼。”

听了这话,加上刚才说的录音,李文化心里像吃了个死苍蝇。人心叵测呀!李文化处世与人为善,处处为人着想,很少想到过留一手。不禁想到刚才秀红说到睡觉拍照的事,还有她上次酒后胡言,说到他们隔着太平洋的激情,小李会不会把视频留了下来?还有他们的激情做爱都边看A片边进行,小李会不会顺手打开录影?如果有这些证据,秀红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文化把小李的话原原本本告诉秀红,秀红又是一阵骂,骂够了,李文化他们才离开。

 

7

回去的时候,小陈在下楼梯时问李文化:“哥,如果这样的情形发生在我们之间,你会让我吗?”

李文化想都不想就回答了。他处事的原则是和女人、朋友打交道,宁可自己吃亏,也决不占便宜。何况从法律的角度讲,房子还是人家的,人家把钱还给你,还付你利息。打起官司来,你说你能不能赢?

李文华刚刚说完小陈就抱住了他,久久不肯放开,直到听到楼下有脚步声。这是一年多后再次得到她的拥抱。

李文化问小陈,如果你是秀红你会让我吗?李文化知道这个问题是多余的,她怎么会和自己争呢?绿景轩的房子明明有近8万的利益差,她第一个就想到了李文化,那时她明明有能力把两个房子一起买入,她买另一套复式大宅就没有贷多少款项,以她运作能力,2006年贷款根本不成问题。

她狠狠的掐了李文华一把,狠狠地说:“傻瓜才会让你。”

李文化打开车门,小陈溜了进来坐在副驾座上。

天色已经黄昏。澜石公园、澜石广场热闹非凡,广播里放着音乐,小贩在大声叫卖,跳舞的,打球的,人来人往。黎冲河涌堤岸上,来回着散步的市民。

李文化点了火,关了车门,开了空调。两人静静地坐在夜色中,慢慢平复被小李和秀红激起的愤怒情绪。

就着隔了窗玻璃和遮光膜射进来的微弱灯光,李文化看着小陈,小陈也看着李文化。虽然刚才在楼梯里的温情还在,但李文化还是强忍着。

小陈一袭白色连衣裙,套着粉红色的短袖罩衫,冰清玉洁,端庄高雅,不就是一尊女神么?

她就是李文化生命中的女神。外面的空气那么浑浊,现实又那么残酷,李文化每天和妻子为了生活奔波,2007年南州的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竞争进入白热化,业务坎坷,到处遭人白眼,教学偶尔被人投诉,效益下滑受上司排挤。只有她默默地支持着李文化,从来不索取什么。

李文化把她放在心中最柔软的那根神经上,只要想起她,就有柔情万种。李文化相信,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反驳;现在做什么,她都不会逆了李文化。但李文化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

她也盯着李文化看,眼神忽闪忽闪的,那样圣洁迷人。就这样一个女人,现在已经贵为行长夫人,开着几十万的小跑车,住在全南州最顶级的楼房里,锦衣玉食。

但在李文化看来,她的神情和当初那个开着摩托车做业务的女中介没有什么两样。说话总是慢条斯理,满脸恬静,一丝丝的傲气都没有,对李文化没有,对别人也没有。

30岁的女人正是怒放的鲜花,魅力十足,所有的妩媚都达到极致。但她在丈夫面前不卑不亢,温柔有加,陈行长的信任与宠爱写在她的脸上。

她是那样珍视朋友感情,热心帮助朋友。再棘手的问题,从不推脱,出的主意有理有据,不偏不颇。秀红是闺中密友,小李是多年朋友,她没有偏袒任何一方。

这个女人虽然不是母亲,不是妻子,但她与李文化同甘苦,共患难,在李文化心中,她和母亲、妻子一样重要。李文化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和她一起同行。

 

8

小李和秀红的房战还在继续。明争已经没有必要,暗斗拉开序幕。

秀红不依不饶,不停地打电话叫小李来拿钱。小李不理不睬。过去都是秀红当家,小李所有的卡都在秀红手上。到加拿大学习前带走了那个发工资的卡,换成国际卡,号码秀红不知道,到公司又问不出来,桥登堡的管理严密是人尽皆知的,何况两人的事公司上下都知道。

小李除了托李文化和小陈,又托阿华和王总这些熟人劝秀红履行协议。虽然是曾经的部下,但毕竟今非昔比。公司的高管托办的事,大家都不得不认真对待。秀红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谁都说不动。

两人都有公堂对簿的打算。

小李到南州公司,偶尔钻进法律顾问室咨询,估计律师给出的胜算把握不是很大,所以一直没有动手。

秀红本来已经收了心,安心教学,带了毕业班,很少出来参加应酬。因受了小李的刺激,近段情绪反常,小陈和李夫人轮流陪同,也劝说秀红放弃,毕竟有协议在先,可以考虑升值部分两人平分。秀红说凭什么,我用自己的住房公积金贷款买的房子,赚的钱他来分?他是我什么人?

秀红又说,怕他什么,有本事他到法院起诉。话是这样说,毕竟有所顾忌。大家撕破了脸,在法庭上把丑事都抖了出来,吃亏的还是秀红自己。小李没有什么损失?拍拍屁股回广州了。秀红还要在南州混,南州才多大的地方?

 

9

月底李文化到广州参加总公司国际教育项目阶段总结表彰会。会后有宴会,设在广州酒家小宴会厅。

那天,一向风流轻佻的石总,显得稳重又精神。平时夸夸其谈,口若悬河,今天显得特别矜持,风度翩翩,一桌一桌地敬酒。国际教育是他的原创,一炮打响。最主要的是他最近得了公司股神的称号,说是有内部消息,买了几只股票,一路疯涨,一转眼就翻番。只因私房钱太少,斩获有限,石夫人后悔不已。据说石夫人最近已经把经济大权作了移交,石总正准备大干一场。公司一帮人整天跟他屁股后面,总想从他嘴里得到点什么内部消息。

小李和石总冰释前嫌,走得很近。宴会的时候跟在石总的后面给大家敬酒。一因和秀红分了手;二因一起运作国际教育项目,接触多了,就有了共同语言。就这点,李文化心里有疙瘩。老家人说,君子有三种仇,不能不报,一曰杀父之仇 二曰夺妻之恨,三曰亡国之辱。

股市还在涨,房价还在涨。金融分析家整天在电视、广播、报纸、网站上说,会一直涨到2008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

那天小陈请秀红在惠景公园对面的清馨茶苑喝早茶,陈行长也在,把李文化夫妻也叫了出来。先说到李文化他们公司的股神,话题转到当今股市。

李文化说买车后手头上还剩点钱,想入市碰碰运气,问陈行长行情。

陈行长说看不透,电视、广播、报纸、网站上说的,都是扯谈,更没有什么内部消息。如果有闲钱,又没有太多功夫关注行情,可以买点基金,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撤离,不会有太大风险。

陈行长总觉得行情太牛不是什么好事,上世纪末那场股灾中多少人倾家荡产,万劫不复?冲上一万个点那是什么行情?中国的实体经济还没有这样的实力。这几天银行内参上说美国华尔街颇不平静。

李文化那天外出办事,经过一家售楼部,排队的人把路堵个水泄不通,据说是三天后开盘。李文化看到许多农民工模样的人在排队,也有人带了睡椅、被子来排队,真是疯了。

省领导整天号召产业升级,南州市领导号召腾笼换鸟,把污染大的陶瓷企业赶出南州,据说澜石金属企业也要外迁,引进高新企业。其实就是卖地,卖给房地产企业搞商品房开发。

南州新的地王层出不穷,每平方米房子摊上的地价都过万了,开发出来的房子会是什么价格?

媒体整天在推波助澜,拆迁户又赶着买房,房子还不卖疯?已经有中介给过秀红的房子120万的价格。

李文化承认,秀红很有眼光。她那房子大家都去看过。那天陈行长请客到体育馆游泳,完了就去看秀红的房子。

房子在东平河的南岸,是小区最北边的一栋小高层的顶楼。工程已经全部完工,电梯都已经安装好,正在铺设道路搞绿化。

李文化他们几个搭乘电梯上去。进入房子,就觉得风很大,通透性强。景观阳台朝北,东平河两岸的景色一览无余,还可以使用60平方米的天台花园。一下楼就有一个后门通往南州公园,与体育馆之间有绿地相连。

秀红不在的时候陈行长说,那房子风水不好。广东人虽然以水为财,但一开窗就看到直面冲来的水,家庭容易不和睦;前低后高,没有后靠,官运不畅,也容易破财。其实河边最好的房子在北岸。

小陈嘲笑老陈老八股,秀红家庭不和全地球人都知道。

10

十月底的时候,总公司突然召开紧急会议,各地分公司的负责人都要参加。阿华正在国外考察,由李文化代表公司参加。

原来石总、小李双双跳槽到远航公司担任董事兼老总、副总,乔登堡公司国际教育项目危在旦夕。

远航公司是一个运行多年的行业内中型公司,在国际教育、公务员考试培训两个板块与桥登堡公司有竞争,但不激烈。但是小李执掌国际部以后,他们的国际教育日渐式微。他们挖掉桥登堡公司国际部的墙脚,桥登堡公司措手不及。

这招太狠了!也太不不地道了!从个人的角度看,有违国家法律和道义,属于不正当竞争。比如小李,刚刚被桥登堡公司送到国外培训一年,培训费数额巨大,服务年限没有达到约定的最低年限,按规定是要赔偿培训经费的。且有规定,从公司退职后数年内不能从事相关行业。

2007年前,整个培训市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恶性竞争随处可见。桥登堡公司是行业老大,常常受伤。好在家大业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办学声誉高,每次都能很快恢复,管理制度也随之完善。远航公司的董事长马永达当年就是桥登堡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找到投资人,另立炉灶。后来很多骨干教师和管理人员效仿,成立了无数的中小培训机构,培训市场从此噩梦丛生。

国际部空缺,阿华受任于危难之际,执掌总公司国际教育。阿华推荐李文化担任分公司的负责人。李文化百般推辞,不是不想,是不能。分公司设在广州芳村区,南州的业务只是其中一部分。李文化从来都没有在芳村工作过,对公司的运作一无所知,他只负责分公司的教学培训这块工作,协助阿华管理南州业务。再说他从来没有做过正职,在老家做主任都是副的,后来做了校长也是副的。李文化说话随意,做事随性,做分公司老总,他担不起这个责任。后来市场部的王总就上了,李文化做助手,分工不变。

紧急会议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免,公布应对措施,并说保留追究远航公司和石总、小李法律责任的权利,之后就散会了。大家都知道后面的话只是说说而已,这样的事年年都有,后来更多,也不见追究过谁的责任。

李文化从会场出来,上车就打电话给小李,说恭喜兄弟荣升副总。

小李在打哈哈,但得意之情电话里都听得出来,叫李文化到远航公司坐坐。

这个时候桥登堡公司风声鹤唳,一个风吹草动都能掀起轩然大波。李文化虽然不是公司大员,但也是地区一级专员,举足轻重,这个时候到远航公司,不是自找麻烦么?李文化当即就收线回南州了。

小李回国后一直很关照李文化。他到南州都指定由李文化陪同,跑国际教育业务,他离开后就由李文化直接跟进。国际教育培训油水多,公司的人都想分一杯羹。李文化胸无大志,只想合法赚钱。

 
上篇:第三章 秀红的房战(一) 返回目录 下篇:第五章 李成的股市沉浮(一)
点击人数(3753)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