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六章 李成的股市沉浮(二)
第六章 李成的股市沉浮(二) 文 / 邹武林 更新时间:2013-7-11 9:57:17
 

 

1

周五快下班的时候,王总终于把钱还给了李文化,是直接转到他的账上的。真是雪中送炭。

李文化都快顶不住了。每月初妻子都要通过网银给两家老人和弟弟妹妹转生活费,还房贷。给老人的钱从李文化的账上转,给她弟弟妹妹的从自己账上转,账号、密码她一并掌握,K宝也在她手里。虽说账上不至于老人家的生活费都转不上,但如果转账的时候发现空亏两万多块,那李文化身上即使有十张口,每张口里有十条舌,也无济于事。

李文化觉得王总在报账上钻了空子。桥登堡公司的财务制度很完善,每家分公司的财务总监都是分公司的重要股东,公司利益与总监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这就起到牵制分公司总经理的作用。公司的现金流一律从银行的渠道上走,每一项开支都记录得清清楚楚,要交的税一分不差。接待开支尽量不使用现金,基本做到定点消费。方方面面都是在无数次教训中完善的。

但也不是水泼不入。阿华自己公正不阿,别人很难钻空子。王总自己有想法,还是有机可乘的。比如说国际教育的前期开支就很大,监管制度跟不上。前段校长换届,接待经费超出比例,这个总公司都是默许的。再说各分公司本身就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实体,创办的主要资金来自合伙人的股本投入,只是借用公司的声誉,套用公司成熟的制度来运行,收益各占比例。总公司起到的作用是把各分公司抱团,抱成一条巨大的商业航空母舰,形成品牌,通过产品的创新抢占市场份额,甚至形成垄断。

阿华离职时,叫李文化把账管得紧点,李文化和财务部的张总监也有沟通。这次王总钻什么空子李文化一清二楚,张总监也不是吃素的。李文化不说,是因为这钱打到自己的账上。张总监不说,也许是他和王总之间形成了什么默契。说穿了,李文化是公司的外人,他俩都是公司的重要股东,合作多年,和阿华他们都情同手足。

李文化来的时候阿华答应给点股份,属于管理层的赠送股份,股东会议也已经通过,每年都分红,但一直没有得到总公司的确认,这也是阿华升职时李文化不愿意接任的原因之一。直到阿华交接工作的时候,总公司的财务总监来审查财务,阿华为了提高李文化在公司的地位,要从自己的股份中转五分之一给李文化。李文化死活不肯答应。阿华说了他的苦衷以后,李文化才接受,李文化这才成为公司的重要股东。

总公司和阿华的担心有二:一是怕李文化跳槽或自立门户,小李就是最大的教训,都担任了总公司的高层,还没有来得及配股就被挖走,危害公司利益;二怕王总一家独大,所以让李文化和张总牵制他,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保障公司的平稳过度。

 

2

股市要破灭,小陈夫妻看得很准,李文化也有预感,但他没有想到来得那么快,那么猛,那么狠,狠得让那些股市狂人没有一点准备。无数人一夜间倾家荡产。难怪说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李文化路过彩票销售点的时候,也喜欢打10块钱彩票,有时是双色球,有时是南粤风采,用全家的生日组成的一组数字,一成不变。他期待有朝一日能摇出那组数字,那他所有的理想都能在倾刻间实现:买间大点的房,必须是一手的;买部大点的车,必须是一手的;给双方父母做间楼房,给足养老费;把弟弟妹妹的学费包了,生活费给多点。但李文化是数学专业出身的,他知道那样的概率几乎为零。2元一注的彩票十几年都没有涨过价,李文化10元封顶的购买额也一直没有涨过;买的时候很随意,中不中也很随意。悟出的彩票宣言是:买也不一定中,但不买就一定不中。

1226下午,还没有下班,王总的电话打了过来,慌慌张张,叫李文化马上到他办公室。李文化进了门也不给让座,也不给倒水,脸呈土色,神情慌张,只说了两个字“完了”就软倒在沙发上,把头埋在两腿间,两手用力地抓头发。

李文化知道是出事了。

 

3

这几天王总总是心神不定,说话没有了平日的从容,李文化知道股市一路狂泻刺激了他,一直不敢搭他的茬。

一直坐到下班时候,李文化问究竟出了什么事。他一语惊天:“远航的石总跳楼自尽了!”

李文化以为自己听错了,让他再说一次,谁知他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我100多万全打水漂了,我就要无家可归了。”

李文化把纸巾递给他,急忙坐到他的电脑前,移动鼠标,屏幕恢复显示状态,一条新闻标语映入眼帘:远航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跳楼身亡。再看内容,只有寥寥几句:今天1436分,广州远航文化培训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石一景,从远航大夏28楼坠落身亡。经警方初步侦查,基本排除他杀。石一景任职远航公司不足两个月,此前一直在本地的另一家公司担任高管。

李文化就着标题在百度搜索一下,新闻被转载了几千次。打开广南两地的重要门户网站,新闻都在显著位置,腾讯、广南网除了放在头条,还放在滚动栏。李文化想知道更具体的情况,但所有网页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他连忙用座机给小李打电话,一直忙音,就掏出手机发信息:见字后速回电话。给广州公司的其他同事打电话,打了几个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小李的电话打了进来:“哥,你都知道了?”李文化说都知道了,然后是沉默。李文化也不敢往深里问,安慰了几句,说:“叫秀红过来陪陪你?”他说不用。李文化说就这样吧,想开点,就挂了电话。

李文化立即打秀红的电话,说明原委,原来秀红都已经知道。李文化也不绕圈,把自己的担心和想法同她说了,她同意到广州陪他。

李文化让她在学校等着,让公司的司机开车过去送。

 

4

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李文化给王总倒了一杯水,他一饮而尽,面色好多了,情绪初步得到控制。

李文化先问损失有多大。他说100多万。

李文化问当前最难的问题是什么?他说房子抵押给财务公司,月息1分借了50万,股份抵押给张总,借了30万,其他都是自有资金。

李文化听了松了一口气。桥登堡公司的财务制度真不是虚有其名!只要王总没有触犯法律和公司利益,其他一切都好说。

所谓的财务公司就是地下钱庄,营业所挂的招牌是典当公司,在南州的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表面上是当点首饰什么的,其实暗地干着押房押车的大买卖。50万不算太多,月息5000元,只要按月还息,他们一般都不会为难你。

借张总的30万有点坑人。李文化看了借款单,是私人借贷,3个月免息,6个月还款,超过6个月未能还清,王的个人股权归张所有。成立公司的时候王总投入的钱不少,按照现在的市值超过百万,每年分红都在20万以上。

李文化理了理头绪。只要保住股权,其他一切都好说。他就把想法说了:一是卖掉汽车。现在你都是老总了,出入使用公司的车辆更合算,油费、养路费、养车费全省了。嫂子一向管家,让她凑一凑,借一借,把张总的30万还了,把股权赎回来。二是办理房子二次抵押贷款,把财务公司的钱还了,相当于再次供房。

说开了,王总缓了过来。李文化知道王总和他一样惧内,面对夫人对王总来说也是一大难关,便提出送他回家,和嫂子一起商量,他同意了。

李文化还抽空发了个信息给秀红:要冷静,摸清情况,看看有无动用公款。秀红回复:明白。

 

5

王夫人应该什么都不知道,看到李文化,笑呵呵地说:“稀客,李校长来访,真是不多见。”心直口快,声音爽朗。

都是熟得不得了的人,见李文化支支吾吾,脸上就挂不住了,说:“李大才子什么时候变成结巴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就平时这说话风格,也不必要绕圈子了,李文化就直接说了。

她听完一愣,好久才缓过来。那可真是个大嗓门啊。湖景湾K座四单元7楼的上下左右邻居都应该还记得,20071226那个晚上,710单位闹了整整大半夜,他们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几个好心邻居还敲了门。

王夫人把王家的祖宗三代都问候个遍,把王永青的丑事、傻事、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说了一箩筐,顺便把李文化数落了一通。她说王永青和李文化整天一起吃喝嫖赌,不败家才怪。真是一把辛酸泪,苦大仇深的样子。

李文化嘿嘿笑了两声,王总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王总的岳母那天从湖北老家过来,刚好也在。人们常说湖北人是九头鸟,李文化不知道有无地域歧视。但王总家那两只母鸟真是太凶悍了,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见其女如见其母。两只母老虎把家里吵得翻江倒海,不得安宁。

期间秀红的信息发了过来:是否方便接听电话?李文化回复:稍后,这边翻了天,你那边情况如何?秀红马上又发了过来:情况不妙。李文化回复:沉着,等我电话。信息中透露出情况严重。

李文化估计这边一时半会也脱不开身,就发了个信息给小陈:方不方便马上打个电话给秀红?小陈回复:好的。

哭哭啼啼,一直闹到深夜。李文化不断安慰要冷静,那俩女人才停了下来。李文化心急如焚地说:“嫂子,你不是要永青跟着石总一起跳楼吧?”王夫人才彻底收了声,坐下来说事。

他们家的情形和李文化家惊人相似,两人都来自农村,家境不好。但他们来粤时间长,而且在公司占大股份,每年的分红不薄,100多万不至于摧毁这个家庭,但打击沉重是毋庸置否的。

别看王夫人嘴巴厉害,其实是那种遇到大事没有主见的角儿。李文化把解决方案一揽子说了出来。他们都全盘接受,但卖车就不至于,30万借一借能解决。

李文化走的时候还特地把王夫人叫出门口,叮嘱了一句:千金散尽还复来,要抚慰王总的情绪,不要影响在公司的地位。

 

6

李文化开车出来,已经是夜深人静。赶到丽日玫瑰,打了小陈家的座机,忙音,就拨了陈行长的手机,问方不方便上去?行长说快请。

小陈和秀红的电话还在持续,行长示意小陈进房间打。

行长对李文化说,情况不妙啊!关键是动用了公司的100多万公款,明天一定要补上,否则司法介入,谁都救不了。他们炒的是一只“×莎股份”,内部消息的确是有,史副行长他们也在炒。小李他们买入的时候已经是高位,那时候史行长他们已经做好了抛售的准备。那真是一只妖股啊,一点儿下跌的迹象都没有,突然就来数个跌停。史行长那样的老狐狸,中位买进的,都保不住全身而退,把大部分家当搭了进去。石总那样的泥马,只能粉身碎骨。听说亏空了三千多万,大部分是亲戚朋友委托的,还包括公款500万。

陈行长说,大李啊,我们都要帮帮小李。刚才小丽他们电话里说的我都听到了,小李父母已经筹集到50万,还在努力,估计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小李求秀红了,要她用房产证押出个四五十万出来救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他们那是一间什么破公司?石总轻易就能把500万转到私人账号上来炒股!

李文化说远航集团本来就是资本公司。他们看上培训市场,特别是国际教育项目,已经在桥登堡公司手上运作成熟了,便把两人挖过去,稍作努力,年收益几千万,投入几百万算什么?

小陈在里边喊话:“大哥,秀红叫你接电话。”

李文化觉得进入房间接电话比较失礼,就拿起客厅主机的话筒,让小陈挂了分机,李文化就听到秀红的说话了。秀红听到李文化的声音,哭哭啼啼,说大哥你说阿成出的是什么馊主意,要我拿房子抵押出50万,他凭什么打我房子的主意,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哥,他叫你过来一趟。李文化说你们等我。就挂了电话。

陈行长说,他俩要你过去,无非是想和好,让你做个见证,让秀红明天能拿出产权证来抵押。大李你就辛苦一趟,做做秀红的工作,让她明天一早到史行长弟弟的典当行取款,我马上打电话联系。

李文化顺便说了王总的事,问现在能否贷出款来补高利贷的缺。

陈行长说关键是王家的房产证押在典当行。只要房产证能拿出来,又没有在房管局注册过抵押的,应该没有问题。

李文化马上打电话问王总,在财务公司拿款的时候,有没有到房管局办理过债权注册。他说没有。

陈行长在一旁听了,摇了摇头说:“这是一家什么典当公司?小丽你具体同王总办理一下。在我们行办理有诸多不便,就到丘行长他们行办吧。”

李文化马不停蹄地往广州赶。

 

7

小李住在远航大厦的公寓里。因为昨天才出了人命,又是凌晨三点,李文化颇费周折才把车停在大厦的楼下,上了12楼。按门铃,小李来给李文化开门,他的眼睛有点蒙眬,可能是等李文化的时候,两人稍作了小憩。

折腾了一天一夜,该说的都说了,大家都累了。小李当着李文化的面向秀红表了个态,与秀红和好,春节后结婚。说完签了份借款协议。秀红让李文化也在协议上证人栏签上名字。

李文化给他们分析了一下形势。昨天刑警找过小李,调查石总自杀的事。估计今天一上班,经警就来带人,远航公司昨天报了案,账已经查清,所有人都在警方的监控之中。

李文化吩咐秀红马上打的回南州。找谁,做什么都一一交待清楚,钱直接从财务公司打到远航培训的账上。又叫小李发信息给父母,把账号一一交待明白。

李文化对秀红说:“我们今天一早就要和阿华老总找一下马董事长,争取他的谅解,就不陪你回南州了,我陪陪小李吧。”

小李还在惊恐之中。石总的死刺激了他,又怀着鬼胎,把马总投入开拓国际教育市场的前期资金大部分让石总炒股。29年的人生经历哪里有过如此大的跌宕?说起来还是一个孩子,只因了野心,或者说是贪婪,才陷入今天的困境。

同龄人都还在懵懵之中,他已经捷足先登,步入了事业的正轨,一帆风顺,没有一点波折,所以他的欲望在膨胀。他就是想快一点拥有更多的资金,拥有属于自己掌控的商业王国。

又何止一个小李,石总投进去的3000多万,除了500万公款和他的家底,其他都是和小李这样怀揣发财梦想的人投进去的。小李和石总骗马董事长说整天跑国际教育的业务,实际都是在珠三角各个城市联络熟人,筹集股资。

李文化安慰小李说,事情很快就会过去。如果顺利,公款十点前就能还上,马董事长谅解了你,公安还会把你怎么样?就是对不起秀红呀,多好的一个姑娘呀,她要房子干什么,不就是想拥有一个和你在一起的家吗?那个房子是她的全部心血呀。都分手了,谁还能做得到像她那样呢?

将陷牢狱,其言也善。小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哥,我想好了。这次如果能脱身,什么都不想了,就回到南州公司,回到秀红的身边,和你一样,脚踏实地干培训。也不让我父母操心了。”

说起父母,小李的眼圈又红了起来,说:“他们都60多的人了,当了一辈子的小干部、小教师,省吃俭用培养我,他们能有多少钱?乡下干部教师工资这么低,去年赔了30万,现在又要赔进50万,我真的把他们的骨髓都榨干了。哥你说我还是人吗?”

说着说着,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8

九点十五分的时候,小李父亲的电话把两人吵醒了,说钱已经汇入指定账号,汇了50万。今天早上老俩口八点多就在银行门口排队,把自家的存款、向亲友的借款凑齐。还把一块在老家镇上的宅基地抵了出去,借人家8万,半年不赎宅基地就是人家的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再过二十多分钟,秀红的电话也打了过来,说50万因为陈行长已经交待过,所以转得很顺利。房子已经抵押过给银行,现在只能到公证处做公证。多痴心的女人呀!

说话间十点已到。阿华在电话里说已经到了马董事长的办公室,叫他们上去。

远航培训占了远航大厦28楼整整一层,两千多平,颇有气派,说明他们这几年的业务发展不错,特别是公务员考试辅导这一块,他们抢占了先机,辅导点遍布珠三角,收费奇高,但仍是门庭若市。

早一步吃肉,迟一步喝汤。桥登堡公司通过调研,觉得公考培训这块是望尘莫及了,但在调研中发现了另一个市场。珠三角的富裕家庭送孩子出国读书逐渐兴盛,这一块过去一直是出国中介公司在做。但他们以低端为主,服务对象大部分是在国内考不上大学的孩子,送出去很多进了野鸡学校,引发很多纠纷。高端市场一直空缺,桥登堡公司就做了起来,正做得名声鹊起,谁知马董来个斧底抽薪。如今惹出这么大的麻烦,真是两败俱伤。

都是熟人,就省了许多客套。小李先向董事长道歉,再把还款流水电子信息发给了马董。马董电话吩咐财务核查,一分钟不到就回复了。马董就给公司法律顾问打了电话,叫他到公安机关撤案。

话没有说完,经侦队的人马就到了,交涉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要把人带走,说要协助核查石总的账目。马董吩咐法律顾问跟进,争取24小时内把人领回来,争取在侦查阶段解决问题,要不等到检察院批捕麻烦就大了。

送走了一行人,三个人坐下来喝茶。马董说起这次事故,痛心疾首,损失不小。马董对桥登堡公司的管理赞赏有加,说这事如果出在桥登堡公司,不可能造成什么损失。

阿华说桥登堡公司是没有损失,但公司管理人员损失惨重。石总的人脉资源都在桥登堡,不知连带多少人倾家荡产。

阿华对马董说,我们两家公司争什么,不如出资合作,成立一个新公司运作这个朝阳项目,把项目做大。马董说我正有此意,上次到南州就吩咐过大李,约你谈此事。李文化连忙说是,只是阿华刚刚履新,还没有如愿。阿华说如果马董信得过,等小李出来,我俩草拟一个合作方案如何?马董赞同,说等小李出来,先做着我的助手,新公司成立后再重新安排。

阿华就是这样一个人,任何时候都视朋友如兄弟,一有机会就提携。

 

9

2007年底的金融危机来得猛,仿佛一夜之间就从大洋彼岸的华尔街,传导到了人们的身边。工厂没有订单,工人没有工开,很多在建工程说停就停了下来。东莞最惨,都是加工型企业,外向型企业,在美洲市场份额大,受到的影响也大。中小企业的工人昨天还在上班,一觉醒来老板走了,机器也运走了,只剩下空荡荡的厂房。

乔登堡总公司开会的时候,东莞的老总汇报说,很多孩子上个月还在公司上培训班,下个月就跟父母回家了。一些高端班的学员也开始拖欠学费。这是开办10多年以来没有过的。只得撤并一半的教学点,下一步还要撤并。多出的教师一时无法消化,都是签了正式合同的,辞退不得。

南州没有这么严重。虽然也是制造基地,但南州的企业都有品牌,且很响亮。起码当时看来,影响有限,市场一派繁荣。特别是国家马上出了救市政策,什么家电下乡,汽车下乡,都有政府补贴。由政府引导的市政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如雨后春笋,很多道路明明才新铺设混凝土不久,又重新开工铺设沥青,说是拉动内需。

南州依然是百业兴旺,只有房地产牛气不再。昨天还是一房难求,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无人问津。上半年国家的政策是打压,升了7次利息,达到历史新高,各种税收从严计征,百般刁难,还是遏制不住人们购房的热情,炒房成风。

华尔街的次贷危机一来,房地产就不行了。国家出台了救市政策,贷款利率降低到最低点,还可以打七折,而且审批宽松,房市还是疲软不堪。

 

10

2008年的春节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一天天向人们走来。小李在里面呆了3天才出来,算是滞留审查。

小李出来那天,石总的追悼会在广州殡仪馆举行。殡仪馆和宾馆听起来只有一字之差,都是人休息的地方,但功能完全不同,人进去了就永远休息了,不像进宾馆,休息好了再出来。

这几天来电视、电台、报纸、网站关于石总的报道铺天盖地。人都走了,结论也下了,经济也查清了,媒体就是不让你安宁。

石总出生于锦衣玉食之家,留学回来后一直在大学任教,后来参与了桥登堡公司的创业,占有一定的股份。他脑子灵活,见识广泛,朋友众多,口才出众,风流倜傥,公司上下对他尊重有加。

他的变故,好像冥冥中早有定数。他成也国际教育,败也国际教育。他偶然得到“公司股神”的称号,到最后真的变成一幅遗像了。那晚在K房里最后一次听他唱歌,唱的是《泰坦尼克号》,唱完了大家称赞为“绝唱”,真的成为绝唱了。

现在人也死了,即使平时有一千个芥蒂,有一万种不快,到此时也已经灰飞烟灭,一切都能放下了。远航公司成立了治丧理事会,马董任理事长亲自操办丧事,公司全体员工、新旧同事、亲朋好友都得到了通知。马董亲自撰写并宣读悼词,相关公司和部门都赠送了花圈,同事亲友一一到灵前献花。

轮到李文化上去献花,看到石总挂在灵堂上的遗像,眼泪夺眶面出,掩面而泣,泣不成声。家属行答谢礼,李文化上前呜咽了一句:“嫂子节哀顺变。”石夫人泪如雨下。

在追悼的人群中,李文化居然发现了上次陪他们唱歌的几个女大学生,丽丽也在其中,穿着统一的黑衣衫,戴着墨镜,有点扎眼。有美女相送,李文化想石总可以安息了。

 
上篇:第五章 李成的股市沉浮(一)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七章 三涉房事
点击人数(4225)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