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七章 三涉房事
第七章 三涉房事 文 / 邹武林 更新时间:2013-7-11 9:58:04
 

 

 

1

一如当时的楼市,2008年初的天气阴冷,雨水不断,粤北山区下起了小雪。旧雪刚化,新雪又来,形成了那场“冻雨”灾害。京珠高速公路滞留了大量的车辆,整个高速公路成了一个大停车场,走走停停。粤赣铁路也时通时不通,广州火车站每天都有上十万的旅客滞留。商会长回乡探亲的计划泡汤,李文化和阿华开车陪同回乡的打算也一并落空。

一整天心情郁闷。傍晚的时候小陈叫李文化开车送她到环湖花园。

自从小陈买到环湖花园那套复式豪宅后,房价就一路飙长,即使市场低迷,市值也不会低于120万元。一直租给一家公司办公,也住了两个小姑娘。看起来她们很注意保养房子,花园、鱼池一如李文化第一次见到时一样生机勃勃。

今天是来续签合同的,租金涨10%。经理说不涨的话就续租三年,一次性交清一年租金。小陈坚持了一下也就同意了。接着上二楼查看损坏的雨栅,原来是钢化玻璃老化开裂漏水,双方约定了维修事项,就告辞出来。小陈叫李文化送她去南海广场。

路上说到房租。秀红一直住在李文化在澜石的房子里,小陈说你可以收点租,500也行,600也行,抵抵利息。再说他们的新房子都不知道保不保得住,如果保不住,就得长期住下去。现在小李也回来了,说定今年结婚,你不收租他们就住不安心。

李文化说秀红也说过,他推辞了,下不了决心啊。

小陈说你不要管,我来出面。

停了车,李文化说我不上去可不可以。一者担心耳目多,很多人都知道过去两人关系暧昧。现在人家都这么美满,传到行长的耳朵里不好,传到李敏贞那里也不好。二者李文化对逛商场有天生的恐惧症,李夫人很少逛,逛的时候也不勉强李文化。

小陈撒娇说不行。

南海广场灯火辉煌,装饰华丽,商品低中高档一应俱全,年终的时候人山人海。李文化跟着小陈走了几个女装专卖店,她进去试衣服,李文化就坐在接待桌旁,翻看时装杂志。

小陈的身材属于丰满型,她摒弃性感空灵的款式,专挑高贵型的试。她穿着走了出来,宛若仙人。那衣服用料高档,质地柔软,紧贴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把身体的性感全部转化成线条与凸凹,款款动人,轻盈地向李文化走过来,要他帮忙把腰带系上。

小陈站在镜子前面,李文化站在镜子后面。看到镜中的人容光焕发,笑容可掬,洁如凝脂的皮肤把李文化衬托得有点滑稽。李文化轻轻地拉动腰带,在导购的指引下笨手笨脚地系上,小陈的纤腰就表现了出来。

小陈的腰李文化很熟悉,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柔若无骨。那是一条和秀红的风情完全不同的腰,比例比秀红的大了一圈,力度也不如秀红的强劲,如果说秀红属于热情火辣型,那小陈就属于轻盈曼妙型。如果非要用古代的美女的标准来比喻,环肥燕瘦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导购员小姐赞叹说,先生你看,这衣服完全是为你夫人量身定制的嘛。

但小陈还是想听取李文化的评价。李文化说太好了。她就和导购谈折扣。最后7折成交,刷的是小陈的卡。其实李文化也有刷卡的冲动,都送到导购员的手上了,被小陈制止了。李文化真心希望他心爱的女人能穿一件自己买的衣服。

小陈可能是考虑价格太贵吧,她什么时候都为李文化考虑。她仿佛看透了李文化的心,又选了一套内衣,李文化用现金付了款,小陈也没有推辞。

然后到男衣专柜,先看了梦特娇、金利来、劳克斯顿,最后来到皮尔·卡丹看西装。开始李文化以为是给陈行长买,后来才知道是要给自己买。

平时,李文化的全部行头都是夫人一手置办,孩子的也一样。他们也讲究品位,衣服中不乏名牌。但更关注价格,一般都是春节过后买冬装,能穿一两次就进入盛夏;国庆节过后买夏装,入冬前都能穿。

桥登堡公司的管理人员有统一的西装,品质都不低,牌子是红豆或劳克斯顿。

小陈看上了一套浅黑纯羊毛的西服,折后5800,也不征求李文化的意见,就和专柜经理谈优惠。经理说折是不能再打了,可以送皮尔·卡丹领带和长袖衬衫各一件。小陈说能不能再送一条皮带?

经理看了李文化一眼,苦笑说,先生你看你夫人迫得我们都没有活路了。小陈就了付款。李文化才一米七多一点点,身材有点发胖,买西装时上衣合适,裤子得让店里改。后来,这套行头年前一直放在办公室里,直到年后升了职才拿出来穿,还特地约了小陈出来喝茶,两人的心里都美滋滋的。妻子也一直没有问。

改裤子还须等待,两人就到广场的顶楼喝咖。小陈说秀红现在有点顶不住了,28万的房贷每月要供2000多,现在借了典当行的50万每月要还5000元利息。小李出来后马董一直没有通知他上班,整天在家里玩电子游戏。

李文化说顶不住就把房子卖了。小陈说当初卖了就好,现在这楼市,也卖不到好价钱了。李文化说她每月交利息有压力呀,你就帮她卖了,早卖早轻松。

小陈问李文化现在有没有考虑进套房子,嫂子不是一直说二手二手的吗?

李文化说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哪里有钱?小陈说了一些楼盘行情,建议他有时间带嫂子看看恒福新城50万一套的房子,或者看看旁边的怡翠玫瑰园。

 

2

星期天早上,李文化和妻子开车到澜石接了小李、秀红出来喝茶,小李不太说话,秀红还是口无遮拦。

李文化怕秀红说话伤了小李,就把话题引到了今年南方的雪灾。这真是一场没有经历过的灾害,粤北以北地区,路面都结了薄冰,车辆打滑,交通瘫痪。电线粘了雨雪,刚刚融化就结了冰,一层一层,结果都像手臂一样粗大,直把电线杆坠得东倒西歪。因为不能承受冰雪之重,树木全都枝折干倒。

喝完茶就驱车到恒福新城看房。售楼部的门口彩旗飘飘,但里面相当冷清,昔日人头涌动的地方,如今门可罗雀。销售人员一改昔日的爱理不理,面脸带笑,热情地介绍他们看50100平的特价房,还招来电瓶车把四个人送往工地。

秀红眼高,根本看不上那房子。一是位置太偏,已经到小区的最东边。二是景观太差,窗外就是与南海交界的镇安村,低矮的村屋杂乱无章,河道臭气熏天。三是朝向不好,不是广告里说的南偏东,而是东偏南,甚至可以说是东西向。在南方,东西向的房子最差,早晚都晒。李夫人也颇不感冒,房子一梯四户,通风性能不好,即使是样板房,采光、舒适度都比不上自家绿景轩的房子。

然后到怡翠玫瑰园。广告上说有价格4900元的特价房,一问都卖完了。他们就看大户型的,142平,一梯两户,南北对流,在12楼的欧式风格的,是小区里最好的房子,5800一平,80多万,当时的政策是首付2成。李文化和妻子有点心动。秀红又挑了一通毛病,说得李文化夫妻俩的信心都消失了。

周一上班,有几个同事问李校长你又要进三房了?李文化一脸茫然,他们才说李文化看房的照片都上报了。到阅览室打开当天的报纸,在楼市版看到李文化他们看房的照片,被放大了做压题照,文章的题目是《南州楼市有回暖迹象,救市政策初见成效》。

 

3

虽然是冰天雪地,交通堵塞,春节李文化全家还是回了一趟赣东。岳母大人身体有恙,妻子心急如焚。

汽车不能开,800多公里的路程,多处中断。火车是一票难求,即使买到票了,也没有信心,走走停停,时间等不起。飞机票一点折没有打,加上小舅子两人,5张票加上机场建设费,刷去了差不多5000块钱,买得李夫人咬牙切齿。

回到南昌的时候,找了在旅行社工作的同学黄川订了11号的返程火车票,还是卧铺的,夫人高兴得欣喜若狂。

当晚在南昌住下。黄川已经荣升总经理,坚持要宴请李文化夫妇,百般推辞不脱,只得赴宴。

晚宴设在黄川的旅行社的对面,他带了一个漂亮的公司女秘书过来接待李文化夫妇,李夫人一开始很不适应。宴会主打菜肴是鄱阳湖大闸蟹。每人先上一只超过半斤重的大闸蟹,边吃边聊,话题就开始了。

鄱阳湖大闸蟹是江南著名食材,很有历史渊源,是历代皇家贡品,“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李文化在南昌求学的时候,鄱阳湖大闸蟹的价格还不像今天这样昂贵。今天李文化品尝的这只蟹,酒店价格应该在200元以上,当时在市场上也就三两元钱。当然三两元钱李文化都是买不起的,他吃的多是那种个头小或样子差的蟹。

中秋过后,市场上到处在卖蟹,大小饭店也开卖大闸蟹。李文化和黄川他们几个诗人等市场闹过才来,看到蟹农卖得所剩无几,剩下的都是个头小的,蟹脚不齐的,颜色稍差的,两三元钱就买了一堆,到学校对面的小吃店加工来吃。有时候李敏贞也在场,有时黄川的女朋友赵娜也在场。她们都不喜欢边吃螃蟹边论诗,说是把诗都玷污了。

黄川的女秘书姓钟,开始有点腼腆,说到大闸蟹就来了兴致,介绍了很多大家都不知道的知识,她原来是大学旅游学院的高材生,导游出身,口才又好,又能喝酒,又能调侃。菜未上齐,气氛就活跃了起来。

李敏贞回家心切,神情不是很安定,被黄川看了出来。黄川说明天我公司派车送你们回赣东。李敏贞说我们人多坐不下,还是坐快巴好了。黄川说用商务车。

趁钟秘书上洗手间,李敏贞抓了机会,问:“赵娜呢?”

黄川说离了,这年头就流行这个。黄川是中文系的,和阿华不同班。他写诗最喜欢用“啊”开头,写应景诗气势磅礴,抒情诗荡气回肠,文学社的人称他为“啊诗人”,发表的作品最多,挣的稿费最多,把赵娜迷得不得了,在晚会上多次朗诵黄川的作品,用现在的话叫铁杆粉丝。相恋4年,毕业时动用赵家的关系,双双留在南昌,不久就结婚了。文学社的成员当时有几十对才子佳人,毕业时多数都一拍两散,只有4对开花结果。现在黄川弃旧结新,其他两对也都离了婚,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不好评说,只有嘘唏。

黄川端起酒杯祝酒:“大李,祝福你们白头到老,老时陪你们上庐山解同心锁。”说的是大四那年暑假,文学社到庐山采风,都携了男(女)朋友同往。上白鹿书院旧址的途中,在陡壁阶梯的安全铁链上,每对情侣都挂了同心锁,约定50年后的当天,能白头偕老的人约大家一起重回庐山解锁。

李夫人酒后感言:“能成为唯一幸存的一对,我们深感责任重大。但广东花红柳绿,大李整天花天酒地,说不定我们哪天离了,那几十对同心锁真的无人能解。”话中有骄傲,有讽喻,李文化同黄川都听得清清楚楚。

呆在江西老家的一周多时间,主要是陪岳母在医院治疗。突发冠心病住院,在阎王府前走了个往返,岳母仿佛一下子就老了很多。

期间带着小舅子和他女朋友拜会江西科技教育学院的同学,落实工作的事情。因为先前已经递交了材料,情况都比较熟悉,人事处比较满意,这次主要是看看人。小舅子提出了让女朋友拿到学位一起过来。处长看了看那女孩,问了一些情况,没有当场表态,说要汇报分管人事的院长。

 

4

年初四在火车上折腾了10多个小时,第二天凌晨才回到南州,一下火车就被小偷抢了一个挎包。

飞车抢包的镜头在珠三角各地每天都在上演,抢到自己的身上,才觉得疼。出了站,李文化自己到小卖店买包烟,打开点了一支,猛吸了两口,才解下挎包,准备付款。店主说小心!话未讲完,原先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小伙子,突然猛冲上来抢走了他的挎包。李文化还没有反应过来,包就到了人家的手上,那人撒腿就跑,跨上一辆飞驰过来的摩托车,向南州大道绝尘而去。李文化一边追一边大喊“抢劫了”,可刚跑了几步,摩托车已经消失在视野之外。

妻子孩子围了过来,治安员也过来问情况。李文化指了他们逃走的方向,两个治安员开摩托车追赶,另两个治安员带他们到警务室报案。

值班的干警过来问讯,李文化和妻子一起回忆,清点财物损失,主要是现金,共7000多元。其中有儿子春节期间交给李文化保管的红包,尚未来得及清点,有1000元左右吧;派发给亲朋好友剩下的红包,大概也有一两千,还有一台新的华为手机,和一个发工资用的银行卡。

做完笔录,已经是早上八点多。阿华闻讯开车过来,问了情况,安慰了一番,李文化总算从失态中恢复理智,不停地劝慰妻子。阿华把他们送回绿景轩。

一下子损失了近万元,妻子一直闷闷不乐。知道的朋友和公司同事,都打电话过来慰问,心情才慢慢好起来。初六晚上,阿华在家里摆酒为李文化压惊,请了王总、梁园长、小李、小陈,张总也从广州过来,都是一家子来的,坐了满满两桌。

小孩那桌唧唧喳喳,一段时间不见了,都在交流春节见闻。大人这桌气氛有点沉闷。也难怪,王总、小李刚刚在股市翻了跟斗,王总、张总因为债务与股权闹得不愉快,只有靠酒来调和了。

阿华夫妇、张总夫妇向小陈敬酒表谢,大家才知道他们春节前买了新房子。张总买在怡翠玫瑰园,单价4980元,总价70万元,买到了他们春节前看到的那种户型。阿华买在海景蓝湾,是155方的户型,6500元单价都不到,总价近100万。找关系打折、贷款都是小陈夫妻办理,应该优惠了不少。

海景蓝湾真是一个好楼盘!正月十六的时候李文化夫妇专程跑去看过,在东平河的北岸,是陈行长说的那种南面向水,背有靠山的房子,可惜春节过后价格已经涨了一千多,小陈建议看看再说,就没有买。大家都兴致勃勃地谈论房子,冲淡了各种不快的情绪。李敏贞买房的欲望,也在这次宴会中被空前地激发了起来。

阿华初八回广州上班,初七早上和李文化在山水茶居请商会长喝早茶,顺便拜年。商会长风趣地说,虽说初七了,但现在还不到十点,都算是拜早年了。说完一起笑了起来,给李文化和阿华派红包。老人家又问了老家受灾的情况,李文化一一回答,根据自己看到的,补上报纸上说的。老人家沉静了好一会儿,说明年春节怎么都要回去看看。送商会长走时,李文化把带来的老家特产奉上,老人家看起来很喜欢。

 

5

李文化上楼结账,接到秀红的电话,说小李今天回老家了,问李文化现在在哪里。

李文化说在山水茶居。

她让李文化等等她。

李文化问要不要开车接,她说不用,自己打的过来就行了。

秀红好一阵子才到,说是春节期间的士难打。三杯两盏茶水之后,秀红愁肠百结。她说大家都买车买房,他们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车子没买上,债欠了一屁股。

李文化问现在还款压力大不大,考不考虑把房子卖了?

她说正想找李文化的商量,现在每月偿还7000多元的房贷和利息,气都喘不过来,关键是财务公司的高利贷,还有小李爸爸想把宅基地赎回来。

李文化说就卖了吧!低价卖房表面上是亏了,实际上早卖一个月少付一个月的利息,把宅基地赎回来,还是少亏了。

秀红就打电话给小陈。

小陈说现在忙着,过不来,可以让朋友先放盘,让公司重点推介,在报纸上放广告,遇到合适的买家就快出手。又问秀红的底价是多少。

秀红和李文化商量一下,说多多益善,100万左右吧!

秀红喝了一口茶,说哥我好命苦,挑三拣四怎么找了阿成这个泥壶。几年了一事无成,还把父母的养老本和我的血汗钱败个精光,哥你说我亏不亏?

李文化说秀红呀,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一切都是命。你们不是说年后结婚吗,准备得怎么样了?

秀红听了很激动:“结什么婚!一无所有,还住着你的房子,房租也不付,你说阿成他怎样就住得下呢?每天无所事事,泡在电脑上半天都不肯下来,也不吃饭,也不睡觉,我都害臊!你说这样结婚我脸往哪里搁,我父母回老家怎样见人,我的同学怎么说?”说得泪如雨下,楚楚动人。

李文化说:“秀红呀,别人怎么看不重要,日子是自己过的,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你都27了,再过几年就30了。那意味着什么?别和自己过不去,有饭吃有工作做就行,房子不房子,汽车不汽车,那都不重要。相信哥,小李是个潜力股,这次跌倒了,是没有看准人。吃一堑,长一智,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住哥的房咋的了?只要你不嫌弃,就用来做新房,还帮嫂子把菜种了,帮哥把水电费交了。”

说得秀红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把手压在李文化的手上,又拿起李文化的手捂在她的脸上,沾了泪水,湿漉漉的。李文化轻轻地拍打她的背,说了很多安慰的话,才平息她的情绪。

临走前秀红从坤包里拿出一个盒子。原来是一台诺基亚手机,说是别人送的,嫌个子太大一直没有使用,现在你终于用得着了,带卫星导航的。你眼睛不好,认路能力又差,开车外出能派上用场。

李文化说:“我怎么能收你的礼物呢?你自己都舍不得用。”

秀红说哥你要体会小妹的良苦用心。李文化只能收了。

秀红要了李文化那台旧手机,把卡拆下来,装到新机里,把旧机装到盒子里,全部递到李文化的手上,说:“好了!”满脸天真无邪的笑容,那神情真像个十来岁的豆蔻少女,任你是心硬如铁的男人,都要被融化。

 

6

年初八中午,总公司大小领导一行十几人,到南州公司拜年,一个副总带队,阿华也来,到各办公室派利是。

派完利是副总宣布股权确认结果,和人事微调。阿华仍兼任芳村(南州)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文化和王总协助,王总负责芳村的工作,李文化负责南州的工作。股权定了下来,工资也涨了,也算是升职吧。

然后带领导到各教学点巡视。副总看到南州各个教学点管理严谨,教学有秩序,每一个小节都做得很细致,当场就给各教学点负责人派发大红包。

这两年李文化看到市内几个国有民办中学抢夺生源很厉害,就牵头开发了一个“小升初名校课程”班。

“小升初名校课程”吸引人的噱头是保证考取名校,考不上退费。在操作上就有许多讲究。如入读的学生都经过严格的考试,差的一律不签。毕业时根据学生的实际成绩,推荐他考不同的名校。像郊区有一所叫西山实验学校的名校,中等偏上的孩子报考百发百中。真的考不上,就同稍低端的名校联系降分录取,成功率很高。

个别真的不行就退费,退50%,扣除各种各样的费用,退到家长手中也就极少了。

最关键的是组织优质师资,提高教学质量。他们原来做的是低端培训,一下转型,优质师资不够,就用高薪吸引在职教师加盟兼课。寒暑假甚至买机票空运江西、江苏那边的特级教师来上课。

课程都是统一的,教学部的十几个骨干教师已经把市内几个名校的入学考试命题的规律钻透了,教材都开发了出来。特级教师水平胜人一筹,来上一两节课后就能入门,如虎添翼,声名鹊起。做到后来“小升初名校课程”一位难求,座无虚席,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效益,桥登堡的低端培训,即原来的进校合作兴趣班,全部退回市场,实现战略转型。

副总当即决定,下个月在南州举行一次现场会,各地分公司的老总、教学部负责人、骨干教师参加,推广“小升初名校课程”。

阿华老总现在手执着总公司国际教育、公务员考试培训、“小升初名校课程”三张王牌中的两张,真是春风得意,大有向总公司副老总冲刺的势头。

视察完教学点,阿华在南州宾馆宴请总公司的领导。

 

7

晚宴后李文化赶回家,做南州现场会的方案。

十点钟的时候,王总的电话打了过来,说:“大李,马上到钱柜K歌!”

李文化向夫人请了假过去,原来是他一个人在K房里喝闷酒,叫的姑娘又没有到,李文化就陪他消愁。老总又变成了副总,谁都有点失落。

李文化说看开点,又不是你一个人。这次参加石总炒股团的每个人不都栽了?你算最好的了。正的副的其实都一样,公司还不是你说了算?

王总说我王某人是参加了炒股团,但我没有动用一分公款,亏了赚了都是我一个人的,谁管谁?姓张的太欺侮人了,想占我的股份,占不成就告了我的鸟状。

李文化说都是自己兄弟,又没有什么证据,说谁告状有意思吗?你炒股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事。再说这个也没有意义。现在芳村公司、南州公司不都是你在当家?你一支笔签下去兄弟们才有饭吃,谁敢不看你脸色?

听了此话,他的口气才好了许多。

来的姑娘原来是上次同王总在湘豪大酒店一起被逮住的那两位,后来出现在石总的追悼会上,使李文化改变了对她们的看法,其实还是讲义气的。

李文化说患难见真情,同我们王总的感情是越发深了。

那两位姑娘是何等机灵,端起酒杯过来敬酒:“李校长的搭救之恩没齿难忘。”

李文化开玩笑地说:“上次给两位支付每人5000元的培训费何时偿还?”

一个姑娘自饮一杯,说:“小女子要钱没有,只有以身相许。”说得像真的一样,装出很可怜的样子。

四人嘻嘻哈哈聊了会儿天,就两两结对唱了起来。

李文化一心想着方案,唱得不起劲。阿兰就过来玩甩子,有输有赢,都喝了不少酒。

王总和另一个女孩也唱得有一搭无一搭,跳起舞来丑态百出,你伏在我的脖子上,我伏在你的脖子上,简直是在漫步,最后一起跌倒在沙发上,斜着身子调情。

十二点一过,李文化买了单。王总拉住李文化说,这下不住宾馆了,住她们租的公寓,安全得很。

李文化说不是安全不安全的问题,我要是不回去,李敏贞会把我连你一起杀了。

回到家接着做方案。李文化从骨子里向往“红袖添香夜读书”的生活。K歌回来后更觉得思路畅通,方案一蹴而就。

你也许觉得李文化有点可耻,连他都觉得自己可耻。又不是陆游,又不是王安石,现在衣食都不周,还想什么红袖?太太16岁就跟着自己,从红袖变成了黄袖,每天为生活而奔波,红颜消瘦。

但李文化常常管得住自己的手脚,却管不住自己思想,思想深处蛰藏的念头,一到合适的时机就迅速蔓延。

你不要说你不花心,那是你还没有花心的本钱,或没有遇上让你花心的异性。当你有了花心有本钱,又遇上了能让你花心的异性,那你的花心就像三月的野草一样疯长。

比如一直提携李文化夫妇的廖老。当他还在一中教书的时候,上有当校长的岳父,下有强势的老婆,像磐石一样压在头上。那时候他的花心只要一萌芽,马上就被压倒、砸碎。当他做了教育局的副局长以后,他的花心就有了广阔的生长空间,权力、金钱、时间就是催生花心的空气、水分、土壤,他的情感如“野火烧死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草般疯狂蔓延。那个幼教女教研员李文化他们都见过,才艺、容貌都是一流的,双眼流光溢彩,顾盼生辉。那时候她刚刚结婚,享受着爱情的雨露,像一朵完全盛开的荷花,珠圆玉润,芳香四溢,估计迷倒的也不止廖局长一个男人吧?那时候的廖副局长40出头,说话有文采,办事有魄力,衣着得体,玉树临风,迷到的又不止一个女同事。郎才女貌放在那个特定的环境里,才能滋生一段孽情啊。

人之已死,逝者为大,本来是不应该拿石一景总经理说事的。你一定会说他就是天生的花心萝卜。李文化说大错特错。石总出生在锦衣玉食之家,自小就聪明过人,接受了超常的优质教育。他有条件花心。如果把他放到《红楼梦》里,他就是大观园里众多美女的大众情人,是混世魔王贾宝玉再世。如果把他放到《金瓶梅》里,他就是西门庆第二,妻妾成群。你说他太滥情了!因为他有滥情的资本,只不过他降低了滥情的标准。

解剖自己需要勇气,李文化自己都不敢说自己不花心。自己既不能和廖老师比,也不敢和石总比,出身、才气、儒雅、容貌、机遇、身家都不在同一档次上。就和王总比吧,实际上比王总都差很多,但也有相近的地方。王总喜形于色,敢说敢做,敢做敢当,能扛得住事,总体来讲是个将才,是个有资本花心的人。但那资本是有上限的,一者搞不定家里那只雌性的九头鸟,二者财力也不够,付500元陪唱费有,付1000元过夜费也有,他的花心只能在那些歌女的身上挥霍。李文化比他更惨,李文化才干比不上他,财力比不上他,只有才情胜他一筹。但光有才情有什么用呢?用李夫人的话说,当初看上你一身儒雅,现在才觉得是穷酸。表面上看,李文化对那些陪唱歌女不屑一顾,实际上内心并不排斥他们,有时甚至有和她们一起欢歌纵酒度春宵的欲望。只因了多年职业习惯,才把这种欲望挤压掉罢了。如果有一天遇到杜十娘、董小宛、柳如是那样才情的人,李文化还能守身如玉吗?这不是花心是什么?他同小陈、秀红他们交往,发乎情,止乎礼,不是不想,是不能。

就是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把南州现场会议的方案完成了,第二天就发到了总公司领导的邮箱。

 

8

城里的楼市一天天回暖,可郊区的房价却还在寒冬中。陈行长带队出国考察去了,周六周日两天李文化陪小陈到顺德看别墅。

真让李文化开了眼界。人们在城中住得挨挨挤挤,顺德人却在自己的土地上营造另一种奢华:碧桂园、碧桂园西苑、半岛碧桂园、君兰国际、碧桂花城等,在原来的荒郊野岭和水边上,建造了大片大片欧洲童话般的别墅。有独立的,有双拼的,也有联排的,颜色鲜艳,排列错乱,远看重重叠叠,近看每一座都有自己的繁华。

有人评论说,这是典型的农民意识,想住抬头能看天,低头能看地的房子,关上小门成一统,老婆孩子一炕头。的确,李文化看到很多人家,偌大的花园种的都是瓜瓜菜菜,鱼池养的是鲤鲩鲮鲫四大家鱼,捞上来就能煮菜。但李文化后来到美国、加拿大、泰国、马来西亚,看到他们这样的房子也遍布城里乡下,只是花园更大,占地更多。

小陈看中了南桂花园一座小型的独立别墅,靠山临水,是陈行长喜欢的座向。尖顶平台,红瓦蓝砖,欧洲风格,建筑面积210平,花园面积400平,毛坯房,总价230万,比开盘时整整低了50万。

小陈当场用手机拍了照,发给行长。行长问能否建造游泳池?小陈请正在邻座装修的工程师来视察,工程师说完全没有问题。

小陈找关系打折,当场打了95折。行长又通过太平洋彼岸的电话,拿下2个点的折扣,刷卡下了20万定金。小陈告诉过李文化,买房子这样的大宗商品,只要满意,订金可以多下点,防止开发商或一手业主反悔。一旦毁约,获得的赔偿是按定金计的。

据李文化所知,小陈手头上现在已经拥有4套房子。同济新村那套旧房已经转到她和佳佳的名下,环湖花园的复式大宅每年都能给她带来四五万的收益,现在住的丽日玫瑰的房子是行长全额购买。

去年底的时候,小陈又以超低的价格,在澜石街购进了一套破旧不堪的自建房。说是旧屋当地卖,李文化笑她有钱无处花。

小陈和秀红一样,是个爱房如命的女人。她说过房子也是有生命的,你爱它,它也爱你。不要说丽日玫瑰、环湖花园那种豪宅,让她理得熠熠生辉。同济新村那样的旧小区房,外面破败陈旧,楼梯低矮阴暗,房子甚至还是砖混结构的,住那里的人以租房者居多。但她那小房子却打理得温馨宜人,现在每月租800块钱,每年有上万收益。

那四层的自建房是怎样破旧不堪呢?

房子的主人是一个做不锈钢生意发了家的土著居民。透过残旧的装饰还可以看见房子当年的奢华,从楼梯到地面,铺设的都是大理石,全楼都安装了天花板吊顶,每一个房间都安装了空调。

房子建好30多年了,弃置了10多年。木板天花板完全变了形,尘埃盖了厚厚一层。最主要的是楼顶、洗手间全部漏水,墙体斑斑驳驳,老鼠横行,蚊蚁丛生。

房子的位置也差,在一条小巷子的深处。小巷子积累了历史年头,坑坑洼洼,污水横流,臭不可闻,偶然还有空调滴水从高处落下。巷子里住满了农民工、小商贩,巷子的空旷处停放了人力车,堆满了废物,看得行长直摇头。

唯一的卖点就是面积大,500多平,结构好。小陈以80万买了下来。因为面积大,又要交土地升值税,过户花了将近30万元,还找了不少的关系。

小陈就是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人。

她请了几个农民工,花了整整一天的功夫,把房子的天花板板全部拆除,废弃的物品全部清理干净,几台旧空调卖出了农民工的工钱。

又请人补了楼顶,修好洗手间,清理了排水排污管道,清洗了外墙瓷片,刷了内墙,大理石地面重新抛光,把500多平的面积,隔出了12间宽敞明亮、简洁舒适的套房,还有一个底层仓库。

完工那天,她带着李文化楼上楼下看了几个来回,很享受那个过程,也要李文化分享她的精明、能干。房子很快就租了出去,是租给杭宇公司做宿舍和仓库,租金多少李文化就不问了。

小陈因为自己的刻苦、精明,现在连别墅都买上了,至于行长手上有没有其他房产,他们是不会让李文化知道的。

秀红难道就不刻苦、精明吗?那是怎样一个苦命的女子!就一套区区100平的房子,都快要易主了。小陈今天说起秀红的房子,有一个客商已经出到95万的价格,秀红还在坚持105万,说比高峰时已经掉了20多万。

为了这套房子,秀红扼杀了自己的爱情。难道不是吗?小李现在是回来了,每天和秀红同眠共枕。他的事业正处于低谷,需要一个地方小憩,需要一个雌性动物轻舔伤疤,疗养拼杀事业暂败的剧痛,积累下次腾飞的力量。秀红自己也知道,他们的爱情是不可能回到当初的,恩爱如初是不敢奢望了,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希望都渺茫。

为了这套房子,秀红已经倾尽所有。先是付了45万给小李炒股,后来又抵押出50万拯救小李。

为了这套房子,秀红还在倍受煎熬。卖了心疼,不卖也不行。大笔已经付出了95万。交了契税、物业维修基金,不下3万吧,还有一年多的利息呢?95万成交不是在割秀红的心头肉吗?卖了房子,还了银行贷款28万,还有财务公司的50万,秀红还剩什么?

小李爸爸不说,但秀红知道还有一笔钱也很急,就是抵押乡下的宅基地,借了人家8万块钱。如果不按时还,宅基地就要易主,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秀红当初也许会不管。但当时她只想做李家的好媳妇,就急在心头了。

每月的房贷、高利贷利息已经压得秀红喘不过气来。过去对于把学生带回家里来做家教,她是不屑一顾的。那是一个在讲台上挥洒才华的端庄女教师,那是一个在商业场上做现场翻译的女丽人。现在周末也在家里开起了早班晚班。

 

9

南州现场会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正是冲刺中考、小升初考的关键时期,教学工作一刻也不能放松。教学人员使出浑身解数,管理人员严阵以待,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全部教学点周一至周五的晚上辅导班也开了起来,一开就几十个班,人手就显得严重不足。

会议方案出来后,阿华作了总体布置,就勿勿赶回广州去了。国际教育全面开花,珠三角9个城市40所合作学校同时推进,3000多个招生指标全部获得批准,只等中考成绩一出,就可以招生。眼前抓的是设备配置和师资培训,工作千头万绪,任你阿华三头六臂,也是焦头烂额。

王总到南州坐镇指挥会议准备工作。李文化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教学上,就趁机提出让小李过来帮忙,正合王总心意。

王总打电话向总公司请示。总公司回复说分公司用人,总公司不管。言下之意都已经明确,正是用人之际,就不计前嫌了。

小李转了一圈,又回到南州公司。王总怕他心有芥蒂,上班当天晚上举行了一个小小的欢迎宴会,三杯下肚,肝胆相照的话都说了出来,仍旧好兄弟,就放开手脚做事了。

 

10

秀红的房子还是卖了。买家是新闻中心的一位部门主任。因为喜欢,所以有谈价格的空间。秀红也不再坚持,可能是供得太累。最后以99.8万元总价成交,先付24万偿还银行贷款解押,再付50万偿还财务公司,其余的使用住房公积金按揭。税费全部由买家支付。

李文化和小陈陪秀红签完合同,秀红已经泪流满面。辛苦三年,最后回到原点,秀红亏呀!

送走秀红,小陈有眼神暗示,就一起到了她家旁边的杯子红,各要了一杯哈根达斯冰淇淋,坐着吃了起来。她先说了自己的别墅购买进程,已经付完首付。因为是现房销售,办完按揭就可以收房了。

小陈问李文化有没有购买别墅的想法。

李文化以为她开玩笑,就说:“不敢奢望。你们去度假的时候,偶尔带上我们一家就行了。”

小陈说认真点,李文化说是真的。她就介绍了起来,是朋友刚刚收到的放盘。房子也在南桂花园,北向四拼户型,单边的,建筑面积175平,花园却有差不多200平,100万多一点应该可以搞定。

听到100万李文化吓了一跳。他说他哪里有钱?手头原本有20多万,但岳母心脏病又花了一大笔。

小陈说没出息,你现在只要把90万贷款接了,付了过户税费,房子就是你的了。人家首付的40多万,一年多的月供,在开发商基本装修基础上增加的10多万装修都亏掉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0元购房,竟有这等的好事!李文化第一次在小陈面前失态。当场打电话给夫人,叫她把明天早上的课调了,吃过早餐就去看房。

小陈说看你急的,都还没有约好人家。

第二天看房的时候,李敏贞瞪着双眼,一言不发,上上下下看了三遍。这个不怪李敏贞,如果李文化上次没有看到小陈环湖花园的复式豪宅,今天他也会像李敏贞一样惊诧,一点都不奇怪。

一个乡下长大的孩子,对房子的认识就是四墙加一顶,遮风又挡雨。一个小县城来的老师,对房子的认识就是小小方寸间,功能都齐全。一个在小城市生活了四年的妇人,对房子的认识是电梯能上下,保安看好家。

这房子的款式,这奢侈的装修,冲击了她的视野,打破了她对房子认识的界限。在这两层半的小楼里面,每一个平方都尽态极妍,每一个室的功能都得到夸张的呈现,那舒适的程度,以夫妇俩的认识水平,无法找到一个参照物进行比较。总之楼上楼下,四个套房,一个餐厅,一个厨房,五个卫生间,一个客厅,一个书房。一种风格下,各有特色,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门和十几户大大小小的窗,无不倾注了主人的用心。除了床、家具、家电,其他已经全部就绪。

李夫人已经完全喜欢上了这房子。

天台花园已经装修完毕,小巧玲珑,稀疏别致。地下花园则只装修了一半,鱼池已经完工,上面的亭子也完成了框架,只欠装饰,就停工了。看起来停工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小陈的朋友说,业主在东莞的工厂已经倒闭,房子的按揭已经断供数月,很快会遭遇银行的查封拍卖,只能抢住最后的时机卖掉,损失减少一点是一点。

看完房子,业主黄先生才到。那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胡子拉碴。黄夫人也跟着过来,两人准备卖了房子就到深圳打工。原来他们是从湖南到广东创业的年轻人。

黄先生夫妇的话很少,知道李文化他们也是外乡人,才慢慢交流起来。李夫人甚至拉了黄夫人的手说话,可见女人之间的交流比男人之间要方便得多。

大家一起到北滘房管所,用业主黄先生的身份证,查证了房子的权属和抵押情况后,就回到小陈朋友公司的接待室,交了两万元定金,把合同签了。

看到黄先生夫妇,李文化有点心酸。那是一对十分年轻的夫妇,男的看起来有点疲惫,女的看起来有点委屈,涵养素质都不错,谈吐不俗。这应该是先前创业成功的主要原因吧。

他们经历了多少艰辛李文化不得而知,但从妻子委屈的神情中,李文化知道他们于心不甘。辛辛苦苦买了房子,精心做了装修,都已经准备入住了。他们付出的心血,从房子的里里外外都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对热爱生活,充满浪漫情怀的年轻人。但金融海啸这个东西实在是不讲人情。工厂说不行就不行了,墙倒众人推啊!

中介经理问,有两项业务办不办,一项是证件加快,一项是减少税费。

李文化问怎样加快,怎样减税。

经理说,办快证就是原本要走一个月的程序,一个星期走完,拿到房产证。

李文化还没有回答,黄先生说办,问要多少钱?经理说4000。黄先生说减少一半,我们两家分摊,如何?经理没有意见。李文化征求小陈的意思,她说可以,就决定办了,当场付了款。

说到减税,经理请黄先生夫妻回避,就介绍了起来。他说这房子,评估价格在140万左右,即使不计征个人收入所得税,土地增值税和契税都在14万左右。如果找了人,报70万过户,税就减少了一半,但要支付2万元给有关人员。

妻子有点心动,问小陈行不行?小陈说这种情况行内是有的。

但长期在桥登堡跟阿华工作,李文化已经养成严谨的财务意识,歪门邪道,心存侥幸的念头,第一时间就能在大脑过滤掉。

李文化说得经理很不好意思,忙说就按照90万成交报税。小陈说报80万吧,能过就过,不能过再说。晚上她还是打电话找了人。

第二天他们到北滘房管所递交交易文件,三天后批了下来。完税后过户,刚好一个星期就拿到房产证。

 
上篇:第六章 李成的股市沉浮(二)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八章 李成的二次背叛
点击人数(5689)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