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四章 我们来做好姐妹
第四章 我们来做好姐妹 文 / 立誓成妖 更新时间:2013-7-31 11:20:11
 

 

 

 

苏昀很干脆地将自己这次如此快的痊愈全都归功于刮痧疗法,提出要请那妙手仁心的大夫享受一顿大餐以聊表谢意,某吃货自然是欣然接受。

当晚,苏昀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半个钟头,横竖无事,便索性独自进了学校,一边逛一边打听女生宿舍楼的位置。

正逢期末考试期间,平日里哪怕再不思学业的顽劣学生这会儿也在忙着临时抱佛脚,指望考神显灵能少挂一科就少挂一科。这会儿天已擦黑,到处都是晚饭后步履匆匆赶去教室自修的莘莘学子,为偌大的校园平添了几分紧张肃然的氛围。

苏昀打从中学一毕业就进了娱乐圈,大学也就此变成了他一直渴望而不可企及的梦想。此时漫步其中,觉得自己的身上像是都染上了书卷香。于是心情大好,连带着步伐都松快起来,恨不能蹦跳几下以宣泄那股仿佛逆着时光重回体内的青春活力。

虽说他如今是不当红了,却也难免会被路人给认出来,况且还是在这样年轻人汇聚的地方。出门前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苏昀穿了件深色的斗篷款外套,在鸭舌帽外面又加了个兜帽,双手插在口袋里闲逛。

只在问路时,让两个女生因其颀长的身量和好听的声音而忍不住多瞧了几眼,被即便遮了眉眼也依然清晰俊朗的面部轮廓给小小惊艳了一把。

到女生宿舍楼几乎要穿过大半个校园,等苏昀一路溜达到,距离约好在校门口碰头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他本还担心两人会不会走岔了道错过,正想给温淼打个电话,便见不远处的宿舍区聚集了许多人,很是热闹的样子。漫步过去一瞧,原来是个男生正弹着吉他唱着歌,表着白来求着爱。

那男生高高大大发型飘逸,自弹自唱的样子很有几分潇洒的味道,应该是个颇受同龄女孩子欢迎的人物。

站在他面前接收着这场爱的告白的女生不知是不是害羞,始终默不作声低着头。

然而从苏昀这个角度望过去,却恰好可见其满脸都是极力压抑着的不耐。

男生一曲唱完,拿过早已准备好的一大束玫瑰花递到女生跟前,用几乎覆盖方圆五百米的音量大声喊:“温淼,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

一旁显然是他亲友团的几个小伙子开始玩命吹口哨鼓掌,成功带领着围观群众有节奏地高呼:“在一起,在一起!”

气氛一时被烘托到了极致。

袖手站在外围的苏昀,也笑眯眯看得颇有兴致。

而温淼终于抬起头,非常淡定同时也非常清晰地对着男生说了句:“噢。”

众人:“……”

男生自信满满的笑容顿时僵住,愣了半天才想起来问:“你什么意思?”

“你要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麻烦让一让,我还有事儿。”温淼面无表情地推开目瞪口呆的表白者,推开瞠目结舌的围观者,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中不紧不慢地走到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的苏昀面前,“迟到了,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苏昀连忙摆手,又悄悄指了指木立在那儿感觉整个人生观都轰然坍塌了的可怜男生,“你真的就……这么走啦?”

温淼皱眉,先迈步说:“我饿了。”

“可这小伙子瞧着不错啊。”苏昀跟上她,唯恐天下不乱地唠叨不休,“又是唱歌又是送花的,多浪漫呀,而且你们小女生不就喜欢这一套吗?”

温淼一开始明显懒得理他,闷头走了一阵,忽地一撇嘴,冒出一句:“我才不稀罕那一堆植物呢!”

苏昀:“……”

一直到在餐厅坐下点好单,苏昀都在默默反省自己想当年捧着大束大束的鲜花去追女生,是件多么猥琐多么下流多么丧心病狂遭天打雷劈的流氓行为……

而反观正津津有味吃着餐前开胃小点的温淼,则仿佛永远一副“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超脱模样,心里不免就有了那么点儿的不平衡,遂笑着打趣:“如果刚才那个小帅哥,拿着一盒蛋糕来跟你表白,你是不是就答应了?”

温淼回答得毫不犹豫:“不。”

苏昀依然不死心,追问:“可毕竟人家那么爱你,又肯为了你花这么多的心思啊!难道之前在所有人齐声高呼‘在一起’的时候,你就真的完全不感动?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心动都没有?”

温淼断然摇头,端起果汁喝了两口,想了一会儿,才慢吞吞说道:“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情,对方答不答应,也应该完全由那人自己来做决定。为什么非要闹得全天下都知道呢?除了满足成为众人瞩目焦点的虚荣心,更想要借着不知情人的瞎起哄来制造压力,逼得对方不得不答应。所以,他爱的不是我,只是爱出风头的感觉。”

停了片刻,她用叉子戳了戳当配菜的小番茄,大概觉得如此评断一个年轻雄性的勇敢求偶之举貌似有寡情不公之嫌,便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换了种自认已经非常温和厚道的说法:“或者应该这样讲,他的所作所为并不全是出于对我的爱,而且他用的那种方式方法,也正好是我最反感的。”

这番乍一听是歪理,仔细想想又好像还真有那么些意思的言论,倒是出了苏昀的意料之外。果然越接触就越会觉得,这姑娘的大脑恐怕真是长得和正常人不太一样啊……这么一想,便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又担心被温淼误会是在嘲笑她刚刚的话,忙别过脸清咳两声,顺势望向了窗外。

餐厅里的灯光并不明亮,倒将外面的普通街灯衬出了几分耀目。在那下面恰恰走过一对年轻的男女,穿着厚厚的情侣冬装,搂着肩勾着腰,你一口我一口地分食着一串热气腾腾的羊肉串。

再简单平实不过的一幕,却也最是甜蜜。

只是,这样不吝与全世界分享自己幸福爱情的年纪和心境,早已离他远去了。

在本该简单的年纪,他看到了太多见不得光的阴暗。而现今虽未老朽却已然沧桑的心境,又该如何去追求最初的简单?

所以人这辈子啊,就是要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一旦错过了,便永远只能是个遗憾。

苏昀的视线一直随着那对小情侣到了街边拐角才怅然收回,转而看着面前吃得两腮微鼓的“奶油包子”,不禁又笑了开来。抽出纸巾为她擦了擦嘴角沾上的残渣,“你的这个想法在你现在这个岁数,还的确蛮少见的。”

这个本该满是暧昧的动作,却因为他之前的恍惚未消而心无杂念,于是做得仿佛吃饭喝水般的再自然不过,在这方面天生缺根筋的温淼便也接受得毫无压力,还随口问了句:“那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我?”苏昀微微有些愣怔,旋即收回手向后靠了靠,一手转着玻璃杯一手搭着桌沿,侧了身子倚了椅背,不动声色便拉开了一个于他而言相对安全的距离,沉默少顷,淡淡回了句,“那会儿我刚到台湾,每天忙着排练忙着赶通告,连睡觉的时间几乎都没有了,哪还有空去想这些呢?”

他的面部轮廓有一多半藏在了灯光造成的阴影里,就好像,他那些未曾曝光于公众前的过往,带着点儿神秘,诱人去探寻。

必须要实事求是地说,温淼绝不是个好奇的人。但也必须要承认,她好奇起来不是人……

“从你出道到现在,差不多九年了,基本没有传过什么绯闻,该不会真的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吧?”

如此直白堪比狗仔队的发问让苏昀不禁一呆,“你不是对娱乐圈的事情不感兴趣的吗,怎么会知道我没有绯闻……又是康导说的?”

温淼摇头,“我自己查的。”

“为什么?”

“想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儿呗……”温淼其实也对自己的行为有点困惑,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合情合理且符合科学精神的解释,豁然开朗,“就像想知道那些古尸活着的时候经历过什么。”

苏昀面目扭曲了半晌,方受宠若惊地喃喃自语“能和古尸相提并论,我真是……何德何能啊……”

对这个眨眼间便让自己与“木乃伊”有了密不可分之关系的问题,苏昀非常睿智地决定还是不要继续为妙,喝了半杯水换了个姿势,顺便将服务生新上的甜品推到温淼面前,“对了,我刚刚就想问来着,被你一打岔险些给忘了。”

温淼的注意力半点没带挣扎地便全被栗子慕斯给吸引了过去,只顾得“嗯”了一声聊做敷衍。

她这样全无心机,倒让苏昀觉得自己又坏又狡猾,果然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出于愧疚心作祟,不好意思为了岔开话题而随便乱扯,于是思量少顷,寻了个真想了解的问题出来:“既然你对类似送花啊唱歌啊这样闹得人尽皆知的告白不屑一顾,那么,究竟怎样才是你所喜欢的方式呢?”

温淼有些诧异地歪头看了他几眼,像是没料到他竟会问这个。认真仔细地想了想,然后极其难得地放下了勺子弃食物于不顾,撑着下巴亮着双眸,“在古时候,人们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也没有飞机没有汽车,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可能要走很久很久。于是有的人,就会跋山涉水步行几个月,只为了对心爱的人说一句,我想你了。和如今发达的通信与交通相比,那时候的生活无疑是极其落后和不便的。但是,那种不畏千难万险,只为送去一份思念的情感,却是现在的我们永远都没有办法体会得到的。”

说完,怔怔地出了会儿神,最后耸耸肩,大概也觉得自己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太不靠谱。遂重整旗鼓再度投入到了消灭慕斯的战斗中去,嘴巴里还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不过也许就是因为不可能,所以我才会喜欢的吧?纯粹是人类的劣根性,嗯对,就是劣根性!”

苏昀莞尔,却又忍不住心中似有所触。

原来,她喜欢的竟是这样的表达方式吗?只是恐怕现在真的没有人,能够做得到吧……

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是自己呢?

却也不过就仅仅一个闪念,终究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对几乎所有的现代人而言,时间,早就已经变成了最值得斤斤计较的一项成本。

于是感情,是用来经营的,最终的目的,是用最少的成本来换取最大的回报。

花上几个月甚至更久,只为了告诉对方一句早已平常得没有任何意义的话,未免太傻。

而对于恨不能将自己的一切爱恨纠葛都含了出人头地的算计的娱乐圈中人,这样的傻,简直可笑。

将杯中饮料一口喝干,苏昀以手撑着额角,沉默良久,忽地低低问了句:“雷子,会那么做吗?”

“什么?”温淼先是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嗤了一声,“乖,别闹!”

苏昀一乐,“他是这么对你说的?”

温淼鄙视,“是我在对你说。”

“……”

直到吃完了最后一口甜点,温淼才总算心满意足地长舒一口气,也总算抽出空来仔细瞧了瞧对面这个已有一阵子没说话的人。

臭棋篓子说得没错,这家伙的酒量真是差得令人发指。饮料里不过是含了一点点的酒精成分,他居然便像是有了醉意。就连脸颊上白皙的肤色都染了三分红,映得本是漆黑如墨的瞳仁仿若也带了一丝殷红,被垂下的长睫若隐若现地遮着,晕染了水润双眸。

温淼瞧着瞧着,不知怎的,竟瞧出了些许的落寞来。

可好端端的,是为什么呢?

好奇心再度一发而不可收,摸着下巴苦思冥想将今晚所提及的内容前后这么一联系,灵光乍现,双手一拍,“啊,我知道了!”

兀自沉在某种思绪中不可自拔的苏昀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抬眼茫然,“什么?”

“你为什么没交过女朋友!”

苏昀心道,究竟是谁说我没交过的?我一身心健康的大男人,既不是太监又不是和尚……

然而还未容他想好到底要不要辩驳,温淼便已神秘兮兮地凑近,附耳低语:“因为你喜欢的人,是雷焱。”

苏昀:“……”

五雷轰顶。

无语地觑着这张几乎与自己鼻息相闻的“包子脸”,苏昀只觉万分的糟心。

他暂时并没工夫去研究这货是怎么得出如此惊悚结论的,几乎是拼了老命才勉强压抑住用那最简单粗暴却也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来向这个竟当真一心要与自己做好姐妹的吃货证明,自己喜欢的是女人。过去,现在,将来,都只喜欢女人!

然而,现在他却也只能默默扭头,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心中一动,皮笑肉不笑地问了句:“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我真的喜欢雷子,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苏昀的视线瞟向桌子上的调味料。

温淼看着那小白瓶上硕大的“醋”迷茫了一会儿,“这有什么?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喜欢一个人,完全是自己的事儿。所以你喜欢雷焱,与他无关,更与我无关啊。”

苏昀想,这下总算是明白雷焱那小子为什么敢在外面胡作非为,而完全不担心温淼知道会不高兴了。

苏昀还想,自己居然连做温淼的情敌都没戏,而且,居然还为了这个耿耿于怀。到底是怎么就混到了这个倒霉份儿上的?

苏昀又想,看来雷焱关于温淼是童养媳的说法并不全是信口胡扯,那么,他是不是应该马上澄清自己不是太监不是和尚更加绝对不是对好兄弟心怀不轨的同性恋呢?

苏昀最后想想,算了,在温淼的面前,还是继续躺尸装死比较安全……

 

那个敲锣打鼓向温淼表白的男生叫唐鸿宇,长得帅、性子活又有两手才艺,算是这届学生中数得着的出挑人物。

温淼扬长而去后,唐鸿宇愣在原地对自己的人生默默反思了三分钟,就又满状态复活了。而且那副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模样,看上去简直比抱得美人归还要志得意满。

据与他已经认识了七八年的汪晓冉说,此人声称,自己爱的就是温淼这种“碉堡”的酷劲儿,经此一役,更是爱得死死的,誓要死心塌地坚决死不悔改力争死得其所!

对唐鸿宇的壮志雄心,汪晓冉的评价就一个字——贱。

正忙着在淘宝研究哪种棒棒糖好吃的温淼表示无异议。

将游戏中的BOSS成功推倒后,汪晓冉伸了个懒腰,又想起一事,“对了,昨天我去上自修错过了好戏,来接你的那个人是谁啊?唐鸿宇嚷嚷着要找人家决斗呢!”

温淼随口回答:“你认识的。”

汪晓冉顿时来了精神,“听说那人的个子很高身材很正点,装束还挺神秘,乍一看上去跟《盗墓笔记》里的小哥似的……哎哟,难道是隔壁学校的那谁?我就说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呢……”

她尚未来得及发散的八卦思维被温淼慢吞吞的一句话扼杀:“别瞎猜了,是苏昀。”

“哪个苏昀?”

“就是你说他剃光头最好看的那个呗。”

汪晓冉愣了愣,斜眼问:“你怎么不干脆说雷焱呢?”

温淼也想了想,然后出于对那“护食”到了一定境界的家伙的了解,实事求是地回答:“如果是雷焱,当时就可以满足唐鸿宇要决斗的心愿。”

汪晓冉表示懒得理她。

鉴于温淼视万物为浮云的性子,她的人生始终都过得十分低调。即便在同一屋檐下的室友眼中,她也最多就是个家庭环境还算不错的普通学生。所以无论是曾经大红大紫过的苏昀,还是一直如日中天的雷焱,与她当然都是不可能会有任何实际关联的。

汪晓冉只当向来绝少提及自己事情的温淼这会儿毛病又犯了不愿多谈,也就不再追问,再度沉浸到杀怪大业中鞠躬尽瘁。

砍了一阵,眼角瞥见又因不知吃了多少零食而心满意足喜笑颜开的温淼,忽地心生感慨,“我算是看出来了,凡是喜欢上你的人啊,必须得有颗强大的心脏啊,否则,过不了两天就会被你这幅没心肝的小德性给活活气死!”

温淼无所谓地摸摸鼻子,没有异议。

如果此时此刻苏昀在场,估计会心有戚戚焉地默默将汪晓冉引为知己。

倒也不是说他真的喜欢上了温淼——至少目前应该还没,只不过觉得自己的身上似乎多了个比较诡异的属性,且日益膨胀大有一发而不可收之态。

比如,明明每次和温淼相处时,基本上都十分崩溃,有时候甚至恨不能喷出心头一口老血,却又偏偏越来越享受这种感觉。

简直将“没事找找虐”这一“M”特质,演绎得淋漓尽致……

 

康衍结束了那部清装剧的拍摄后,又用原班人马拍了个贺岁单元剧。

既然是用来贺岁的,那图的就是个喜庆,又因为要照顾那帮剃了头发的光脑壳,所以便将角色设定为饭店大厨,讲的就是这群戴着白色大高帽的家伙们是怎么在想法子弄出别出新意的年夜饭的过程中卖萌犯二的故事。

虽然制作周期就只有半个月不到,时间紧任务重,不过剧组成员之间早已磨合得熟了配合起来事半功倍,而且整体剧情也很简单很欢乐,所以大家的心情都相当好。

因为主要拍摄场景就在温淼学校的附近,当然,关键在于那是个传统糕点制作颇有名气的中餐馆,而且康衍面子大,居然请动了一位收山多年的老师傅在片中展现几近失传的绝活,她若不去凑凑热闹简直枉为一个优秀的吃货。

于是揣着本“臭棋篓子”绝, 对看不懂的棋谱,晃着“导演之师”的威武大旗,温淼理直气壮地混进了剧组,如愿以偿地吃到了有钱也买不到的绝世小点。

不过,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她也总不好意思满足了口腹之欲就抹嘴走人,便顺手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跑跑腿打打杂什么的。

与同年龄的女孩子相比,温淼的性子确实不大活泼,并不是那种能三言两语就博得别人好感的类型。但难得她完全不娇气也丝毫不做作,又慢慢吞吞的像是什么都不计较,所以三两天下来,工作人员倒都与她都相处得还算不错。

而温淼也是头一回目睹了一个无形无质的故事,是如何在一个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变成了摄像机里的一个个镜头,并终将具化为屏幕上那一帧帧光影斑斓的画面。

她觉得,拍戏似乎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儿。而目前所见到的那些同属娱乐圈的演职人员们,其实也不像雷焱说得那么不堪,大部分应该还是算个好东西的……

眼下,就正有两个“好东西”裹着厚厚的羽绒大衣窝在休息椅上候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

季亿霖是正牌艺术学院毕业的科班生,目前的职业是舞台剧和话剧,影视剧则算是一种表演经验的积累,顺便赚几笔不菲的外快。

他大学时就上过康衍的课,虽然直到去年才有机会首次合作,但两人多年来一直都有接触,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忘年交关系。

所以对在业界颇有影响力的康大导演,季亿霖的态度向来很随意。

好比现在,他就边抖着手中的剧本大纲边吐槽:“我是真不知道康老头安的是什么心!就算没有佳丽三千,也要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吧?就算不表现一下后宫争宠,好歹也要有微服私访来段露水情缘什么的给民间格格留个找爹的理由吧?演皇上居然真的演成了孤家寡人,而且还两次,估计古今中外古往今来也就只有我这独一份喽!”

苏昀也正在翻着一样的本子,闻言但笑不语。

康衍计划筹拍的新戏,主要讲述一对惺惺相惜的君臣如何在先秦时代那群雄逐鹿的大背景下,同心同德兴邦振国,终为日后的天下一统奠定了牢不可破的根基。

题材依然是康衍所擅长的历史正剧,也依然是一部热血谱春秋的男人戏,所以女性角色的作用,便只是为了在那暗沉如铁的江山争霸中,添一抹细细的瑰丽亮色。

因了通过这次的合作,认为季亿霖和苏昀相互搭戏的感觉比较对路,康衍便决定再度启用两人来分饰君臣。

当然,身为男主和男配都是有红粉知己的,只不过,他们与红颜在一起的戏份,却还不到彼此间的十分之一。

对此,苏昀倒是无所谓,反正感情戏一向是自己比较薄弱的环节,相较而言,他更愿意与脾气相投的大老爷们一块儿做事,而且还会省掉很多的麻烦。

看着他这幅毫不在意的模样,季亿霖有些不平衡,扶了扶高高的厨师帽,笑得不怀好意:“你小子还真别不当回事儿。现在的小姑娘不知中了什么邪,最喜欢给男人和男人拉郎配,叫什么配对不配对的。像那些普通言情剧她们都恨不能让基本没有对手戏的男一和男二三四什么的相亲相爱,更别说是咱们这种……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激情四射!到时候啊,你就等着瞧好吧嘿嘿嘿……”

他边说边忽然掏出一面镜子凑到苏昀身边,冲着里面映出来的两张英俊面孔搔首弄姿地妩媚一笑,捏着嗓子:“不过别说,就咱俩这小模样,瞧着还真是挺般配的!你说呢,朕的亲亲苏卿家?”

苏昀被恶心得汗毛倒竖,刚想也回敬上几句没正形的话,却瞥到了站在几步开外的温淼。

只见捏着几片刚从厨房大师傅那儿顺过来的蝴蝶酥当早饭的温淼,在听到季亿霖的一番话后,小眼神在两个摆着暧昧姿势的男人身上扫过来,又扫过去,原本因美食而无比满足的小表情里,就多了几分不可言的微妙。

成功让苏昀再度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糟心感。

季亿霖却依然无知无觉,不畏死地冲着温淼招招手,故意扭曲着发音:“小喵喵,来,给哥哥吃一块呗。”

温淼面无表情地扫他一眼,然后不急不忙的,在每块蝴蝶酥上都细致全面地咬了一口。

季亿霖:“……”

苏昀忍不住大笑。

吃了瘪的季亿霖哀怨地扑在苏昀肩上,“她欺负人家,苏亲亲,你可要为朕做主啊!”

于是苏昀得以继续体会着又是恶心又是糟心的心路历程。

温淼走过来,歪着脑袋瞅了一瞅,忽地冒出两个字:“不配。”

季亿霖抬起头,“什么不配?”

苏昀突然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而温淼则果然不负他所望,紧接着就说了句:“还不如和雷焱配呢。”

季亿霖一时摸不到头绪,茫然四顾。

苏昀却只能默默扭头,开始认真考虑事到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