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志节篇之三:忠于职守不惧死 直言敢谏是忠臣
志节篇之三:忠于职守不惧死 直言敢谏是忠臣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9-29 16:37:25
 
忠臣者,忠于职守,勇于担当;直言敢谏,刚正不阿;不计私利,不徇私情;为国为民,勇于献身;君主之肱股,国家之栋梁。 有崔杼者,刺杀齐庄公,但心中惶惑,惧留下弑君之恶名,命太史伯以疟疾书庄公之死。太史伯不从,书于简曰:“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光。”杼见之大怒,杀太史。太史有弟三人,曰仲、叔、季。仲复书如前,杼又杀之;叔亦如之,杼复杀之;季又书,杼执其简谓季曰:“汝三兄皆死,汝独不爱性命乎?若更其语,当免汝。”季对曰:“据事直书,史氏之职也。失职而生,不如死!昔赵穿弑晋灵公,太史董狐,以赵盾位为正卿,不能讨贼,书曰:‘赵盾弑其君夷皋。’盾不为怪,知史职不可废也。某即不书,天下必有书之者。不书不足以盖相国之丑,而徒贻识者之笑,某是以不爱其死,惟相国裁之!”崔杼屈,支吾曰:“吾惧社稷之陨,不得已而为此。虽直书,人必谅我。”乃掷简还季。崔杼愧太史之笔,委罪贾竖而杀之。成语有“董狐直笔”的典故,赞美了这忠于职守、刚正不阿的史官。 中军尉祁奚年七十余矣,告老致政。晋悼公问曰:“孰可以代卿者?”奚对曰:莫如解狐。”悼公曰:“闻解狐卿之仇也,何以举之”? 奚对曰:“君问可,非问臣之仇也。”悼公乃召解狐,未及拜官,狐已病死,悼公复问曰:“解狐之外,更有何人?”奚对曰:“其次莫如午。”悼公曰:“午非卿之子耶?”奚对曰:“君问可,非问臣之子也。”悼公曰:“今中军尉副羊舌职亦死,卿为我并择其代。”奚对曰:“职有二子,曰赤,曰肹。二人皆贤,惟君所用。”悼公从其言,以祁午为中军尉,羊舌赤副之,诸大夫无不悦服。后世遂流传“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的美谈。 晋悼公立三军之法,行以逸待劳之计,欲拖疲楚军。 荀罂传令:第一次上军出征,但取盟约归报,便算有功,更不许与楚兵交战。公子杨干,乃悼公之同母弟,年方一十九岁,新拜中军戎御之职,血气方刚,未经战阵。闻得治兵伐郑,磨拳擦掌,巴不得独当一队,立刻上前厮杀。但不见荀罂点用,心中一股锐气,按纳不住,遂自请为先锋,愿效死力。荀罂曰:“吾今日分军之计,只要速进速退,不以战胜为功。分派已定,小将军虽勇,无所用之。”杨干固请自效。荀罂曰:“既小将军坚请,权于荀大夫部下接应新军。”杨干又道:“新军派在第三次出征,等待不及,求拨在第一军部下。”荀罂不从。杨干恃自家是晋侯亲弟,迳将本部车卒,自成一队,列于中军副将范匄之后。 司马魏绛奉令整肃行伍,见杨干越次成列,即鸣鼓告于众曰:“杨干故违将令,乱了行伍之序,论军法本该斩首。念是晋侯亲弟,姑将仆御代戮,以肃军政。”即命军校擒其御车之人斩之。悬首坛下,军中肃然。   杨干素骄贵自恣,不知军法;见御人被戮,吓得魂不附体,十分惧怕中,又带了三分羞,三分恼。当下驾车驰出军营,迳奔晋悼公之前,哭拜于地,诉说魏绛如此欺负人,无颜见诸将之面。悼公爱弟之心,不暇致详,遂拂然大怒曰:“魏绛辱寡人之弟,如辱寡人。必杀魏绛,不可纵也!”乃召中军尉副羊舌职往取魏绛。羊舌职入宫见悼公曰:“绛志节之士,有事不避难,有罪不避刑;军事已毕,必当自来谢罪,不须臣往。”顷刻间,魏绛果至,右手仗剑,左手执书,将入朝待罪。至午门,闻悼公欲使人取己,遂以书付仆人,令其申奏,便欲伏剑而死。只见两位官员,喘吁吁的奔至,乃是下军副将士鲂,主候大夫张老。见绛欲自刎,忙夺其剑曰:“此乃国家公事,司马奉法无私,何必自丧其身?不须令仆上书,某等愿代为启奏。”三人同至宫门,士鲂张老先入,请见悼公,呈上魏绛之书,悼公启而览之,略云:   君不以臣为不肖,使承中军司马之职。臣闻:“三军之命,系于元帅;元帅之权,在乎命令。”有令不遵,有命不用,此河曲之所以无功,邲城之所以致败也。臣戮不用命者,以尽司马之职。臣自知上触介弟,罪当万死!请伏剑于君侧,以明君侯亲亲之谊。   悼公读罢其书,急问士鲂张老曰:“魏绛安在?”鲂等答曰:“绛惧罪欲自杀,臣等力止之,见在宫门待罪!”悼公悚然起席,不暇穿履,遂跣足步出宫门,执魏绛之手,曰:“寡人之言,兄弟之情也;子之所行,军旅之事也。寡人不能教训其弟,以犯军刑,过在寡人,于卿无与,卿速就职。”羊舌职在旁大声曰:“君已恕绛无罪,绛宜退!”魏绛乃叩谢不杀之恩。羊舌职与士鲂张老,同时稽首称贺曰:“君有奉法之臣如此,何患伯业不就?”四人辞悼公一齐出朝。悼公回宫,大骂杨干:“不知礼法,几陷寡人于过,杀吾爱将!”使内侍押往公族大夫韩无忌处,学礼三月,方许相见。 忠臣志士,刚正不阿;不计生死,尽职尽责;撑国之栋梁,为官之楷模! ※ ※ ※ ※ 文臣武将,君主之肱股。战场上杀敌不惧刀枪,朝廷上谏君不避斧钺。 旅即位三年,不出号令,日事田猎。及在宫中,惟日夜与妇人饮酒为乐。且悬令于朝门曰:“有敢谏者,死无赦!”大臣们目睹此景,忧心如焚。 大夫申无畏入谒。庄王右抱郑姬,左抱蔡女,踞坐于钟鼓之间,问曰:“大夫之来,欲饮酒乎?闻乐乎?抑有所欲言也?”申无畏曰:“臣非饮酒听乐也。适臣行于郊,有以隐语进臣者,臣不能解,愿闻之于大王。”庄王曰:“噫!是何隐语,而大夫不能解。盍为寡为言之!”申无畏曰:“有大鸟,身被五色,止于楚之高阜三年矣。不见其飞,不闻其鸣,不知此何鸟也?”庄王知其讽己,笑曰:“寡人知之矣!是非凡鸟也。三年不飞,飞必冲天;三年不鸣,鸣必惊人。子其俟之。”申无畏不敢多言,再拜而退。 居数日,庄王淫乐如故。大夫苏从痛心疾首,请间见庄王,至而大哭。庄王曰:“苏子何哀之甚也?”苏从对曰:“臣哭夫身死而楚国之将亡也!”庄王曰:“子何为而死?楚国又何为而亡乎?”苏从曰:“臣欲进谏于王,王不听,必杀臣。臣死而楚国更无谏者,恣王之意,以堕楚政,楚之亡可立而待矣。”庄王勃然变色曰:“寡人有令:‘敢谏者死。’明知谏之必死,而又欲入犯寡人,不亦愚乎?”苏从曰:“臣之愚,不及王愚之甚也!”庄王益怒曰:“寡人胡以愚甚?”苏从曰:“大王居万乘之尊,享千里之税;士马精强,诸侯畏服;四时贡献,不绝于庭,此万世之利也。今荒于酒色,溺于音乐;不理朝政,不亲贤才;大国攻于外,小国叛于内;乐在目前,患在日后。夫以一时之乐,而弃万世之利,非愚甚而何?臣之愚,不过杀身,后世将呼臣为忠臣,与龙逢、比干并肩,臣不愚也。君之愚,乃至求为匹夫而不可得。臣言毕于此矣,请借大王之佩剑,臣当刎颈王前,以信大王之令!”庄王幡然起立曰:“大夫休矣!大夫之言,忠言也,寡人听子。”乃绝钟鼓之悬,屏郑姬,疏蔡女,立樊姬为夫人,使主宫政。早朝宴罢,发号施令。自是楚势日强,庄王遂侈然有争伯中原之志。如无有申无畏、苏从这样耿耿于怀的忠臣,庄王焉能幡然悔悟? 列国之最大忠臣莫过于伍子胥。 列国之时最富戏剧色彩的事件当属吴越之争。越当没而不没,且称霸天下;吴当霸而不霸,反被越奴欺凌,身死国灭,后人无不扼腕而叹息。但最悔者莫过于夫差了——夫差被勾践困于阳山,吃生稻,饮沟渠;七次求和而不得。勾践仗“步光”之剑,立于军前,使人告吴王曰:“世无万岁之君,总之一死,何必使吾师加刃于王耶?”夫差乃太息数声,四顾而望,泣曰:“吾杀忠臣子胥、公孙圣,今自杀晚矣!”谓左右曰:“使死者有知,无面目见子胥、公孙圣于地下,必重罗三幅,以掩吾面!”当此之时,伍子胥忠心可鉴,夫差何其悔也! 当初,伍子胥力主杀掉勾践,强谏吴王五挫而不悔,可谓痛心疾首。夫差拒逆耳忠言,悯僵死之蛇,竟赐伍子胥死于“属镂”剑下。 其前,吴越椒山大战,越军大将灵姑浮翻船落水而死,胥犴也中箭而亡,勾践带着残兵败将逃到了会稽山。清点人马,只剩下五千人,再战必然国灭身死。勾践叹了口气说:“从先王到我,三十年来,未尝惨败如此。”为苟活,只好派人贿求伯噽,向吴王请成,愿臣妾吴国。 勾践肉袒伏于吴宫阶下,夫人亦随之,再拜稽首曰:“东海役臣勾践,不自量力,得罪边境。大王赦其深辜,使执箕帚;诚蒙厚恩,得保须臾之命,不胜感戴!勾践谨叩首顿首。”夫差曰:“寡人若念先君之仇,子今日无生理!”勾践复叩首曰:“臣实当死,惟大王怜之!”时子胥在旁,目若熛火,声如雷霆,乃进曰:“夫飞鸟在青云之上,尚欲弯弓而射之,况近集于庭庑乎?勾践为人机险,今为釜中之鱼,命制庖人,故谄词令色,以求免刑诛。一旦稍得志,如放虎于山,纵鲸于海,不复可制矣!”夫差一时语塞,继而曰:“孤闻诛降杀服,祸及三世。孤非爱越而不诛,恐见咎于天耳!”太宰嚭曰:“子胥明于一时之计,不知安国之道。吾王诚仁者之言也!”子胥见吴王信伯嚭之佞言,不用其谏,愤愤而退。 此子胥一谏吴王也——杀无赦。 当此之时,即“君有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夫差若听子婿,即永绝后患,怎会有阳山之绝境? 一日,夫差登姑苏台,望见越王及夫人端坐于马粪之旁,范蠡操箠而立于左,君臣之礼存,夫妇之仪具。夫差顾谓太宰嚭曰:“彼越王不过小国之君,范蠡不过一介之士,虽在穷厄之地,不失君臣之礼,寡人心甚敬之。”伯嚭对曰:“不惟可敬,亦可怜也。”夫差曰:“诚如太宰之言,寡人目不忍见。倘彼悔过自新,亦可赦乎?”嚭对曰:“臣闻‘无德不复。’大王以圣王之心,哀孤穷之士,加恩于越,越岂无厚报?愿大王决意。”夫差曰:“可命太史择吉日,赦越王归国。”子胥闻之,急入见曰:“昔桀囚汤而不诛,纣囚文王而不杀,天道还反,祸转成福。故桀为汤所放,商为周所灭。今大王既囚越君,而不行诛,诚恐夏、殷之患至矣。”夫差因子胥之言,复有杀越王之意。 此子胥二谏吴王——囚勿放。 熟料,勾践听范蠡行“问病偿便”之计,夫差大悦曰:“仁哉勾践也!臣子之事君父,孰肯尝粪而决疾者?”时太宰嚭在旁,夫差问曰:“汝能乎?”嚭摇首曰:“臣虽甚爱大王,然此事亦不能。”夫差曰:“不但太宰,虽吾太子亦不能也。”即命勾践离其石室,就便栖止,“待孤疾瘳,遣伊还国。”至期,夫差命置酒于文台之上,召勾践沐浴更衣赴宴,设北面之坐,以客礼待之。诸大夫皆列坐于旁。子胥见吴王忘仇待敌,心中不忿,不肯入坐,拂衣而出。 至次早,子胥入见吴王曰:“昨日大王以客礼待仇人,果何见也?勾践内怀虎狼之心,外饰温恭之貌。大王爱须臾之谀,不虑后日之患;弃忠直而听谗言,溺小仁而养大仇。譬如纵毛于炉炭之上,而幸其不焦;投卵于千钧之下,而望其必全,岂可得耶?”吴王咈然曰:“寡人卧疾三月,相国并无一好言相慰,是相国之不忠也;不进一好物相送,是相国之不仁也。为人臣不仁不忠,要他何用!越王弃其国家,千里来归寡人,献其货财,身为奴婢,是其忠也;寡人有疾,亲为尝粪,略无怨恨之心,是其仁也。寡人若徇相国私意,诛此善士,皇天必不佑寡人矣。”子胥曰:“王何言之相反也。夫虎卑其势,将有击也;狸缩其身,将有取也。越王入臣于吴,怨恨在心,大王何得知之?其下尝大王之粪,实上食大王之心,王若不察,中其奸谋,吴必为擒矣。”吴王曰:“相国置之勿言,寡人意已决!”子胥知不可谏,遂郁郁而退。 此子胥三谏吴王——悟,勿执迷,此时,犹“君之病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 越王归国,教习美女三年,技态尽善,饰以珠幌,坐以宝丰,所过街,香风闻于远近,又以美婢旋波,移光……等六人为侍女,使相国范蠡进之吴国。夫差望见,以为神仙之下降也,魂魄俱醉。子胥谏曰:“臣闻‘夏亡以妹喜,殷亡以妲己,周亡以褒姒。’夫美女者,亡国之物,王不可受!”夫差曰:“好色,人之同心。勾践得此美女不自用,而进于寡人,此乃尽忠于吴之证也。相国勿疑。”遂受之。 越又聘工于击剑之处女、习于弓弩之楚人训练士卒。子胥闻之,乃求见夫差,流涕而言曰:“大王信越之臣顺,今越用范蠡,日夜训练士卒,剑戟弓矢之艺,无不精良。一旦乘吾间而入,吾国祸不支矣。王如不信,何不使人察之?”夫差果使人探听越国,备知处女、陈音之事,回报夫差。夫差谓伯嚭曰:“越已服矣,复治兵欲何为乎?”嚭对曰:“越蒙大王赐地,非兵莫守。夫治兵,乃守国之常事,王何疑焉?”夫差终不释然,遂有兴兵伐越之意。 此子胥四谏吴王——警,勿受欺。此时,犹“君之病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可叹的是,吴王这一点点警惕之心又被蛊惑,最终卸却心理上的武装,不以勾践为意,遂征九郡之兵,决心争霸中原。 吴兵将发,子胥又谏曰:“越在,我心腹之病也;若齐,特疥癞耳。今王兴十万之师,行粮千里,以争疥癞之患,而忘大毒之在腹心。臣恐齐未必胜,而越祸已至也。”夫差怒曰:“孤发兵有期,老贼故出不祥之语,阻挠大计,当得何罪?”意欲杀之。 吴王伐齐得胜而归,群臣俱贺;子胥亦到,独无一言。夫差乃让之曰:“子谏寡人不当伐齐,今得胜而回,子独无功,宁不自羞?”子胥攘臂大怒,释剑而对曰:“天之将亡人国,先逢其小喜,而后授之以大忧。胜齐不过小喜也,臣恐大忧之即至也。” 过数日,越王勾践率群臣亲至吴邦来朝,并贺战胜;吴庭诸臣,俱有馈赂。吴王置酒于文台之上,越王侍坐,诸大夫皆侍立于侧。夫差曰:“寡人闻之:‘君不忘有功之臣,父不没有力之子。’今太宰嚭为寡人治兵有功,吾将赏为上卿;越王孝事寡人,始终不倦,吾将再增其国,以酬助伐之功,于众大夫之意如何?”群臣皆曰:“大王赏功酬劳,此霸王之事也。”于是子胥伏地涕泣曰:“呜呼哀哉!忠臣掩口,谗夫在侧,邪说谀辞,以曲为直。养乱畜奸,将灭吴国,庙社为墟,殿生荆棘。”夫差大怒曰:“老贼多诈,为吴妖孽,乃欲专权擅威,倾覆吾国。寡人以前王之故,不忍加诛,今退自谋,无劳再见!”子胥曰:“老臣若不忠不信,不得为前王之臣。譬如龙逢逢桀,比干逢纣,臣虽见诛,君亦随灭,臣与王永辞,不复见矣。”遂趋出。 此子胥五谏吴王——警,勿伐中原。但此时,夫差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 吴王怒犹未息。伯嚭曰:“臣闻子胥使齐,以其子托于齐臣鲍氏,有叛吴之心,王其察之!”夫差乃使人赐子胥以“属镂”之剑。子胥接剑在手,叹曰:“王欲吾自裁也!”乃徒跣下阶,立于中庭,仰天大呼曰:“天乎,天乎!昔先王不欲立汝,赖吾力争,汝得嗣位。吾为汝破楚败越,威加诸侯。今汝不用吾言,反赐我死!我今日死,明日越兵至,掘汝社稷矣。”乃谓家人曰:“吾死后,可抉吾之目,悬于东门,以观越兵之入吴也!”言讫,自刎其喉而绝。使者取剑还报,述其临终之嘱。夫差往视其尸,数之曰:“胥,汝一死之后,尚何知哉?”乃自断其头,置于盘门城楼之上;取其尸,盛以鸱夷之器,使人载去,投于江中,谓曰:“日月炙汝骨,鱼鳖食汝肉,汝骨变形灰,复何所见!” 伍子胥忠而遭谤,直而被谄;虽遭不白之冤,只有对国家前途的的忧虑,而无自我悔怨之言。这就是忠臣! 百里奚知虞君之不可谏而不谏,谓宫之奇曰:“吾闻进嘉言于愚人之前,犹委珠玉于道也。桀杀关龙逢,纣杀比干,惟强谏耳。子其危哉!”百里奚知机而退,可谓聪明之士也。但智士止于明哲保身,却谈不得忠心报国。伍员则逆其道而行之,宁可“珠玉委道”,知其不可而强为之,其忠可称为“耿耿忠心”,至死不渝;令人惊异,亦令人感叹。 《论语·宪问》:子露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与?” 从这这句话中,人们在不解与嘲笑的背后又悟出做人的大道理,演绎出一句名言——“知其不可而为之”。孔夫子即使到处碰壁,也执着的追求“克己复礼”,“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司马徽曾评说诸葛亮出山辅佐刘备之举为“得其人未得其时”,预言诸葛亮不会成功;而诸葛亮则说“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忠心可鉴,世代感佩!古人常以龙逢、比干自勉,“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忠君报国,敢与“死神”相碰。因此,鲁迅赞扬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忠臣孝子”——这是华夏民族三千年来形成的道德观念。这种观念的形成,既是社会发展的结果,同时又引领社会潮流。忠既是忠于君主,又是忠于国家和民族;忠既制衡昏庸,又抗衡奸佞。忠臣虽屡遭陷害,甚至家破人亡,但忠心不泯,忠臣辈出。忠的核心是“以身许国,不计私利”。以此,华夏民族才得以摆脱百年衰败,再现复兴。忠与孝是维系国家繁荣富强与社会和谐的道德力量,是民族长盛不衰的精神维生素。这忠臣的故事像一首首激昂赞歌,激荡着一代代人的心灵,滋养着爱国主义的心理基因。
 
上篇:志节篇之二:守信如金甘赴难 弟兄争死见真情 返回目录 下篇:志节篇之四:扶危济困天下义 勇而有义真豪杰
点击人数(2598)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