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志节篇之四:扶危济困天下义 勇而有义真豪杰
志节篇之四:扶危济困天下义 勇而有义真豪杰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9-29 16:42:03
 
吾与尔有何瓜葛?尔与吾有何恩惠?萍水相逢,偶然巧会,遂慨然相助。助即助矣,何以又捐躯殒命? 伍员逃难,偷过昭关疾行,至于鄂渚,遥望大江,茫茫浩浩,波涛万顷,无舟可渡。伍员前阻大水,后虑追兵,心中十分焦急。忽见有渔翁乘船,从下流泝水而上,员喜曰:“天不绝我命也!”乃急呼曰:“渔父渡我!渔父速速渡我!”那渔父方欲拢船,见岸上又有人行动,乃放声歌曰:   日月昭昭乎侵已驰,与子期乎芦之漪。   伍员闻歌会意,即望下流沿江趋走,至于芦洲,以芦荻自隐。少顷,渔翁将船拢岸,不见了伍员,复放声歌曰:   日已夕兮,予心忧悲;月已驰兮,何不渡为?   伍员同芈胜从芦丛中钻出,渔翁急招之。二人践石登舟,渔翁将船一篙点开,轻桦兰桨,飘飘而去。不勾一个时辰,达于对岸。渔翁曰:“夜来梦将星坠于吾舟,老汉知必有异人问渡,所以荡桨出来,不期遇子。观子容貌,的非常人,可实告我,勿相隐也。”伍员遂告姓名,渔翁嗟呀不已,曰:“子面有饥色,吾往取食啖子,子姑少待。”渔翁将舟系于绿杨下,入村取食。久而不至,员谓胜曰:“人心难测,安知不聚徒擒我?”乃复隐于芦花深处。   少顷,渔翁取麦饭、鲍鱼羹、盎浆,来至树下,不见伍员,乃高唤曰:“芦中人!芦中人!吾非以子求利者也!”伍员乃出芦中而应。渔翁曰:“知子饥困,特为取食,奈何相避耶?”伍员曰:“性命属天,今属于丈人矣。忧患所积,中心惶惶,岂敢相避?”渔翁进食,员与胜饱餐一顿。临去,伍员解佩剑以授渔翁,曰:“此先王所赐,吾祖父佩之三世矣。中有七星,价值百金,以此答丈人之惠。”渔翁笑曰:“吾闻楚王有令:‘得伍员者,赐粟五万石,爵上大夫。’吾不图上卿之赏,而利汝百金之剑乎?且‘君子无剑不游’,子所必需,吾无所用也。”员曰:“丈人既不受剑,愿乞姓名,以图后报!”渔翁怒曰:“吾以子含冤负屈,故渡汝过江。子以后报啖我,非丈夫也!”员曰:“丈人虽不望报,某心何以自安?”固请言之。渔翁曰:“今日相逢,子逃楚难,吾纵楚贼,安用姓名为哉?况我舟揖活计,波浪生涯;虽有名姓,何期而会?万一天遣相逢,我但呼子为‘芦中人’,子呼我为‘渔丈人’,足为志记耳。”员乃欣然拜谢。方行数步,复转身谓渔翁曰:“倘后有追兵来至,勿泄吾机。”渔翁仰天叹曰:“吾为德于子,子犹见疑。倘若追兵别渡,吾何以自明?请以一死绝君之疑!”言讫,解缆开船,拔舵放桨,倒翻船底,溺于江心。史臣有诗云:   数载逃名隐钓纶,扁舟渡得楚亡臣。 绝君后虑甘君死,千古传名渔丈人。   伍员见渔丈人自溺,叹曰:“我得汝而活,汝为我而死,岂不哀哉!” 伍员与芈胜入吴境。行至溧阳,馁而乞食。遇一女子,方浣纱于濑水之上,管中有饭。伍员停足问曰:“夫人可假一餐乎?”女子垂头应曰:“妾独与母居,三十未嫁,岂敢售餐于行客哉?”伍员曰:“某在穷途,愿乞一饭自活!夫人行赈恤之德,又何嫌乎?”女子抬头看见伍员状貌魁伟,乃曰:“妾观君之貌,似非常人,宁以小嫌,坐视穷困?”于是发其箪,取盎浆,跪而进之。胥与胜一餐而止。女子曰:“君似有远行,何不饱食?”二人乃再餐,尽其器。临行谓女子曰:“蒙夫人活命之恩,恩在肺腑,某实亡命之夫,倘遇他人,愿夫人勿言!”女子凄然叹曰:“嗟乎!妾侍寡母三十未嫁,贞明自矢,何期馈饭,乃与男子交言。败义堕节,何以为人!子行矣。”伍员别去,行数步,回头视之,此女抱一大石,自投濑水中而死。后人有赞云:   溧水之阳,击绵之女,惟治母餐,不通男语。矜此旅人,发其筐筥,君腹虽充,吾节已窳。捐此孱躯,以存壶矩。濑流不竭,兹人千古!   伍员见女子投水,感伤不已,咬破指头,沥血书二十字于石上,曰:尔浣纱,我行乞;我腹饱,尔身溺。十年之后,千金报德! 华夏民族历来就有“仁爱”的传统:扶危济困,仗义行侠,于人危难之际出手相救。即使是一位普通人,像渔丈人、浣纱女,也不会坐视穷困而无动于衷。但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救活别人而自殒生命,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 细读故事,我们不难发现,他们都有着“名节为重”人生观念。“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记得有这样的一首诗: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 给而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的懂得, 人的身躯, 怎能从狗洞子爬出! …… 以己之死,绝人之疑,全己之节,这是一种人生的尊严,其高尚的人格情操,不能不使后人为之震撼! ※ ※ ※ ※ 列国人以勇为荣耀,君王亦喜爱勇士,建什么“五乘之宾”、“龙虎二爵”,甚至把勇士作为亲信。但什么是真正的勇?却有不同的观念。 翟主白部胡引兵犯界,晋军元帅先轸奉晋襄公之命,率军抵御。一日先轸升帐,点集诸军,问众将曰:“谁肯为前部先锋者?”一人昂然而出曰:“某愿往。”先轸视之,乃新拜车右将军狼曋也。先轸心中不喜,遂骂曰:“尔新进小卒,偶斩一囚,遂获重用。今大敌在境,汝全无退让之意,岂藐我帐下无一良将耶?”狼曋曰:“小将愿为国家出力,元帅何故见阻?”先轸曰:“眼前亦不少出力之人,汝有何谋勇,辄敢掩诸将之上?”遂叱去不用。狼曋垂首叹气,恨恨而出,遇其友人鲜伯于途,问曰:“闻元帅选将御敌,子安能在此闲行?”狼曋曰:“我自请冲锋,本为国家出力,谁知反触了先轸那厮之怒。他道我有何谋勇,不该掩诸将之上,已将我罢职不用矣!”鲜伯大怒曰:“先轸妒贤嫉能,我与你共起家丁,刺杀那厮,以出胸中不平之气,便死也落得爽快!”狼曋曰:“不可,不可!大丈夫死必有义,死而无义,非勇也。我以勇受知于君,得为戎右,先轸以为无勇而黜之。若死于不义,则我今日之被黜,乃黜一不义之人,反使嫉妒者得借其口矣。子姑待之。”鲜伯叹曰:“子之高见,吾不及也!” 这话从何说起? 当初,秦晋崤山大战,曾俘获秦军先锋褒蛮子。那褒蛮子惯使八十斤重的一柄方天画戟,抡动如飞,自谓勇力无比,天下无敌,为秦军前部先锋。当行至东崤山时,忽然山凹里鼓声大震,飞出一队车马,车上立着一员大将,当先拦路,问:“汝是秦将孟明否?吾等候多时矣。” 褒蛮子曰:“来将可通姓名。”那将答曰:“吾乃晋国大将莱驹是也!”蛮子曰:“教汝国栾枝、魏犨来到,还斗上几合戏耍,汝乃无名小卒,何敢拦吾归路?快快闪开,让我过去。若迟慢时,怕你捱不得我一戟!”莱驹大怒,挺长戈当胸刺去。蛮子轻轻拨开,就势一戟刺来。莱驹急闪,那戟来势太重,就刺在那车衡之上。蛮子将戟一绞,把衡木折做两段。莱驹见其神勇,不觉赞叹一声道:“好孟明,名不虚传!”蛮子呵呵大笑曰:“我乃孟明元帅部下牙将褒蛮子便是!我元帅岂肯与汝鼠辈交锋耶?汝速速躲避,我元帅随后兵到,汝无噍类矣!”莱驹吓得魂不附体,想道:“牙将且如此英雄,不知孟明还是如何?”遂高声叫曰:“我放汝过去,不可伤害吾军!”遂将车马约在一边,让褒蛮子前队过去。 秦军进入崤山险地,被重重包围,全军覆没,三帅被俘。褒蛮子恃勇前进,不料堕于陷坑之中,被晋军将挠钩搭起,绑缚上了囚车,尽数解到晋襄公大营。襄公墨缞受俘,军中欢呼动地。襄公问了三帅姓名,又问:“褒蛮子何人也?”梁弘曰:“此人虽则牙将,有兼人之勇,莱驹曾失利一阵,若非落于陷坑,亦难制缚。”襄公骇然曰:“既如此骁勇,留之恐有他变!”唤莱驹上前:“汝前日战输与他,今日在寡人面前,可斩其头以泄恨。”莱驹领命,将褒蛮子缚于庭柱,手握大刀,方欲砍去,那蛮子大呼曰:“汝是我手下败将,安敢犯吾?”这一声,就如半空中起个霹雳一般,屋宇俱震动。蛮子就呼声中,将两臂一撑,麻索俱断。莱驹吃一大惊,不觉手颤,堕刀于地。蛮子便来抢这把大刀。有个小校,从旁观见,先抢刀在手,将蛮子一刀劈倒;再复一刀,将头割下,献于晋侯之前。此小校即狼曋也。襄公大喜曰:“莱驹之勇,不及一小校也!”乃黜退莱驹不用,立狼曋为车右之职。狼曋谢恩而出,自谓受知于君,不往元帅先轸处拜谢。先轸心中,颇有不悦之意,以至于今日发作。 因母夫人嬴氏之请,秦三帅被晋襄公赦免归国。 周襄王二十七年春二月,秦孟明视请于穆公,欲报崤山之败,同西乞、白乙,率车四百乘伐晋。晋襄公拜先且居为大将,赵衰为副,狐鞫居为车右,迎秦师于境上。先且居者,先轸之子也。 大军将发之际,狼曋自请以私属效劳,先且居许之。时孟明等尚未出境,先且居曰:“与其俟秦至而战,不如伐秦。”遂西行。至于彭衙方与秦兵相遇,两边各排成阵势。狼曋请于先且居曰:“昔先元帅以曋为无勇,罢黜不用。今日曋请自试,非敢求录功,但以雪前之耻耳。”言毕,遂与其友鲜伯等百余人,直犯秦阵,所向披靡,杀死秦兵无算,鲜伯为白乙所杀。先且居登车,望见秦阵己乱,遂驱大军掩杀前去。孟明等不能当,大败而走。先且居救出狼曋,曋遍体皆伤,呕血斗余,逾日而亡。晋兵凯歌还朝,且居奏于襄公曰:“今日之胜,狼曋之力,与臣无与也。”襄公命以上大夫之礼,葬狼曋于西郭,使群臣皆送其葬。 史臣有诗夸狼曋之勇云:   壮哉狼车右,斩囚如割鸡!被黜不妄怒,轻身犯敌威。 一死表生平,秦师因以摧。重泉若有知,先轸应低眉。 狼曋之勇,表现在孤军犯敌,所向不惧;狼曋之勇又在于有义,以自己的英勇杀敌雪耻,舍身报国正名,而非斗私怨。 “大丈夫死必有义,死而无义,非勇也”一语,为“勇士”一词做了最确切的诠释,“义”是“勇”灵魂,无义难以称“勇” ,狼曋堂堂之丈夫也!狼曋此言应该成为千古名言! 由此,联想到了那赫赫有名的壮士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千古英名。然比照狼曋相去何其远耶!太子丹向荆轲晓以刺秦之意,荆轲则“沉思良久”,“再三谦逊”,辞以“臣驽下,恐不足当任使。”太子丹为之筑“荆馆”,尊荆轲为上卿,日造门下问安,供以太牢;间进车骑美女,恣其所欲,惟恐其意之不适也。轲一日与太子游东宫,观池水,有大龟出池旁。轲偶拾瓦投龟,太子丹捧金丸进之以代瓦。又一日共试骑,太子丹有马日行千里,轲偶言马肝味美,须臾,庖人进肝,所杀即千里马也。太子丹治酒于华阳之台,请荆轲与樊於期相会,出所幸美人奉酒,复使美人鼓琴娱客。荆轲见其两手如玉,赞曰,“美哉手也!”席散,丹使内侍以玉盘赠物于轲。轲启视之,乃美人之断手。太子丹自明于轲,无所吝惜。轲叹曰:“太子遇轲厚,乃至此乎?当以死报之!” 从荆轲的“沉思良久”到“叹曰”,我们可以看出,荆轲刺秦王没有足够的“义”的心愿,只有报答太子丹恩遇的心理。且金丸代瓦、屠骥食肝,甚至斩美人之手,奢心侈行,暴殄天物,何其残忍!太子丹本非佳士,然荆轲竟为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而感动,何得有义?只不过被收买而已。何得称为“勇士”?一亡命匹夫而已! 列国中又有另外一种“勇士”。 齐灵公之时,养二勇士——殖绰、郭最,俱有万夫不当之勇。齐晋战于平阴,因晋兵势大难敌,齐将暂避之。齐灵公问诸将:“谁人敢为后殿?”夙沙卫曰:“小臣愿引一军断后,力保主公无虞。”忽有二将并出奏曰:“堂堂齐国,岂无一勇力之士?而使寺人殿其师,岂不为诸侯笑乎?。”二将者,殖绰、郭最也。灵公曰:“将军为殿,寡人无后顾之忧矣。”夙沙卫见齐侯不用,羞惭满面而退,只得随齐侯先走。约行二十余里,至石门山,乃是险隘去处,两边俱是大石,只中间一条路径。夙沙卫怀恨绰、最二人,欲败其功。候齐军过尽,将随行马三十余匹,杀之以塞其路。又将大车数乘,联络如城,横截山口。   绰、最二将领兵断后,缓缓而退。将及石门隘口,见死马纵横,又有大车拦截,不便驰驱,乃相顾曰:“此必夙沙卫衔恨于心,故意为此。”急教军士搬运死马,疏通路径。因前有车阻,逐匹要退后抬出,撇于空处,不知费了多少工夫。军士虽多,其奈路隘,有力无用。背后尘头起处,晋骁将州绰一军早到。殖绰方欲回车迎敌,州绰一箭飞来,恰射中殖绰的左肩。郭最弯弓来救,殖绰摇手止之。州绰见殖绰如此光景,亦不动手。殖绰不慌不忙,拔箭而问曰:“来将何人?能射殖绰之肩,也算好汉了!愿通姓名。”对曰:“吾乃晋国名将州绰也。”殖绰曰:“小将非别,齐国名将殖绰的便是。将军岂不闻人语云:‘莫相谑,怕二绰?’我与将军以勇力齐名,好汉惜好汉,何忍自相戕贼乎?”州绰曰:“汝言虽当,但各为其主,不得不然。将军若肯束身归顺,小将力保将军不死。”殖绰曰:“得无相欺否?”州绰曰:“将军如不见信,请为立誓!若不能保全将军之命,愿与俱死。”殖绰曰:“郭最性命,今亦交付将军。”言罢,二人双双就缚。随行士卒,尽皆投降。 晋军元帅中行偃退军中途,忽然头上生一疡疽,痛不可忍,乃逗溜于著雍之地。延至二月,其疡溃烂,目睛俱脱而死。殖绰、郭最乘偃之变,破械而出,逃回齐国去了。 齐灵公死,庄公即位。庄公为人,亦好勇喜胜,不屑居人之下。尝欲广求勇力之士,必须力举千斤,射穿七札者,方与其选。欲自为一队,亲率之以横行天下。先得殖绰、郭最,次又得贾举、邴师、公孙傲、封具、铎甫、襄尹、偻堙等,共是九人。于卿大夫士之外,别立“勇爵”,禄比大夫。 一日,晋大夫栾盈被逐,来奔齐国。庄公喜曰:“寡人正思报晋之怨,今其世臣来奔,寡人之志遂矣。”遣人往迎之,赐以大馆,设宴相款。州绰、邢蒯侍于栾盈之傍,庄公见其身大貌伟,问其姓名,二人以实告。庄公曰:“向日平阴之役,擒我殖绰、郭最者非尔耶?”绰、蒯叩首谢罪。庄公曰:“寡人慕尔久矣!”命赐酒食,因谓盈曰:“寡人有求于卿,卿不可辞。”盈对曰:“苟可以应君命者,即发肤无所爱。”庄公曰:“寡人无他求,欲暂乞二勇士为伴耳。”栾盈不敢拒,只得应允。   庄公得州绰、邢蒯,列于“勇爵”之未,二人心中不服。一日,与殖绰、郭最同侍于庄公之侧,二人假意佯惊,指绰、最曰:“此吾国之囚,何得在此?”郭最应曰:“吾等昔为奄狗所误,须不比你跟人逃窜也。”州绰怒曰:“汝乃我口中之虱,尚敢跳动耶?”殖绰亦怒曰:“汝今日在我国中,也是我盘中之肉矣。”邢蒯曰:“既然汝等不能相容,即当复归吾主。”郭最曰:“堂堂齐国,难道少了你两人不成!”四人语硬面赤,各以手抚佩剑,渐有相并之意。庄公用好言劝解,取酒劳之。谓州绰、邢蒯曰:“寡人固知二卿不屑居齐人之下也。”乃更“勇爵”之名为“龙”“虎”二爵,分为左右。右班“龙爵”,州绰、邢蒯为首,又选得齐人卢蒲癸、王何,使列其下。左班“虎爵”,则以殖绰、郭最为首,贾举等七人,依旧次序。众人与其列者,皆以为荣,惟州、邢、殖、郭四人,到底心下各不和顺。  栾盈欲复还晋国,州绰、邢蒯请从。庄公恐其归晋,乃使殖绰、郭最代之,嘱曰:“事栾将军,犹事寡人也。”此时殖绰、郭最虽则与盈同事,然州绰、邢蒯却是栾盈带往齐国去的;齐侯作兴了他,绰、最每受其奚落。俗语云:“怪树怪丫叉”,绰、最与州、邢二将有些心病,原原本本,未免迁怒到栾盈身上。况栾盈口口声声只夸督戎之勇,并无俯仰绰、最之意,绰、最怎肯把热气去呵他冷面。且亦有坐观成败之意,不肯出力。督戎攻打晋固宫南门,连连得胜。栾盈谓其下曰:“吾若有两督戎,何患固宫不破耶?” 殖绰践郭最之足,郭最以目答之,各低头不语。惟有栾乐、栾鲂,思欲建功,不避矢石。到第三日,栾盈得败军之报,言:“督戎被杀,全军俱没。”吓得手足无措,方请殖绰、郭最商议。绰最笑曰:“督戎且失利,况我曹乎?”当两军交战之际,殖绰、郭最趁栾乐回车引敌之势,大呼 “栾乐败矣!”御人闻呼,心中错乱,举头四望,辔乱马逸。 车轮误触槐根而覆,把栾乐跌将出来,被晋军杀死。栾军大败,殖绰、郭最逃之夭夭,又难回齐国,郭最奔秦,殖绰奔卫。 且不言“勇士们”的成败得失,单就其人品而论即已泾渭分明了——为勇不明大义,为臣不懂忠诚,为将临阵怯敌,为友心怀妒忌;大敌当前,只顾一己之私,比起狼曋、华周和杞梁何其渺小耶欤?其生也浑浑沌沌,其死也不明不白,怎能赢得世人的崇敬和怜悯,怎能配得上勇士的称号呢? 古来“义勇”二字常常连用,义勇义勇,见义而勇。见义而勇则为勇,不义而勇则为贼。勇不是一种单纯的行为表现,而是一种内涵深厚的道德行为。
 
上篇:志节篇之三:忠于职守不惧死 直言敢谏是忠臣 返回目录 下篇:志节篇之五:人生在世重名节 大义灭亲称“纯臣”
点击人数(2588)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